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伊葵+炭香】騎肩膀

「唉……」 最近嘆氣的頻率增加了,但變成這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該怎麼辦阿……」 如果是樹果或是橡實之類的還好處理,最近開始會出現動物的屍體…… 雖然屠宰的過程都相當巧妙,該慶幸他仍然是一名優秀的劍士嗎? 如果是容易料理的動物也就算了,這個是……獾沒錯吧? 「唉……」 再度嘆了一口氣之後,我把放在桌上的獾帶到了廚房,努力思考這到底適合拿來做什麼料理。 那肥厚的脂肪跟濃厚的腥味……完全不知道該從何下手才好。 「這個好吃耶!妳真是天才!」 「小葵好厲害……這肉的質感好特別……」 「聞起來有一種很獨特的味道呢。」 啊……烤過後拿來煮湯算是賭對了嗎? 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伊之助、香奈乎跟炭治郎,心中的大石也好不容易放了下來。 鬼殺隊完成自己的職責並解散之後,忍大人留給我們的遺產由我跟香奈乎繼承了下來。 雖然解散的事實讓人感到寂寞,但蝶屋延續了忍大人的意志,持續用自己的方式在治療著有需要的大家。 戰後留下的影響還殘留著,不只是逝者的遺志,活下來的許多人也需要背負相伴一生的重傷。 即使忍大人不在了,蝶屋的大家仍然在努力撫平大家的創傷。 而不僅是志業要努力,香奈乎跟炭治郎的感情也逐漸開花結果。 兩人各有身體上不方便的地方,為了互相照應,炭治郎搬來蝶屋生活。 無法適應只有善逸跟禰豆子的空間,伊之助也跟在他的屁股後面跟了過來。 對於空房間很多的蝶屋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很讓人困擾的問題。 除了看診跟治療之外,我們也在努力尋找能夠讓開啟斑紋之人延長壽命的方法。 當然過去遺留下來的資料並不多,也沒有找到有效的方法……作為一名醫者,還是不想輕易地放棄任何可能性。 但無論是水柱大人還是風柱大人,甚至是炭治郎,都已經接受這樣的結果並好好地活著每一天。 看著這樣的他們,或許這樣的執念我也該盡早放下了。 另一方面,我也漸漸開始有了想追逐的新事物。 那是一個我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但我知道不能再繼續猶豫下去的事情。 「伊、伊之助先生,這幾天你有空嗎!?」 我在用完餐之後緊張地大聲詢問他,就像是平常在責罵他的音量,似乎讓他嚇了一跳。 但我沒有這樣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開口而已。 *** 到了約好「想出去走走」的那天,快到約定的時間我仍在猶豫應該穿怎樣的衣服。 本來想說他根本不會在意我穿了什麼,但開口的人是我自己又想要打扮得謹慎一點。 覺得自己為這些小事煩惱很笨,但我就是沒辦法不讓自己多想。 「葵!走啦!」 「伊之助先生!?……等等!這裡是我的房間耶!」 「哈啊?不是妳跟我約這個時間的嗎?」 我還在房裡試衣服站在鏡子前,伊之助突然不耐煩地闖進房裡……明明約好的時間還沒到啊! 對於自己很少穿上的裙子被他看見,明知道他不會有反應還是讓我害臊了起來。 明明他跟平常一樣裸著上身又戴著珍愛的山豬頭,所以我根本完全不需要在意的。 「走吧!」 「等……等等啦……」 我被他牽著走,完全不給我一點時間猶豫。 但總覺得……他的心情比平常更為亢奮一點。 所謂的出去走走,我也沒期待過他能理解成什麼。 但伊之助就照字面的意思,蹦蹦跳跳地引領著我上山,我就在他身後跟著腳步前進。 「這樣子可來不及在日落前下山啊!」 「……我們有要去這麼遠嗎?」 「因為那棵樹,很遠啊!」 他指著遠方的一顆超大山毛櫸,似乎是想採橡實吧? 「這樣的話……我們用跑的?」 「不行,不能讓妳的新衣服弄髒。」 「……欸?」 才剛說完他便把我搬到了肩膀上,讓我能夠跨坐在他的雙肩上。 「原來你有注意到衣服嗎?」 「不懂妳為什麼要穿這麼好看的衣服,這樣上山很奇怪。」 「……好看嗎?」 聽到了伊之助似是而非的稱讚,我有點好奇他的意思而重複了他的話。 「就說了……葵穿這麼好看的衣服,不適合上山!」 「是這樣子啊……」 感受到他開心時就會冒出的輕飄飄氣息,原來這就是今天我一直沒察覺清楚的心情。 我不自覺地笑了出來,伊之助似乎沒注意到我的反應。 「抓好,我要加速了!」 「好、好的!」 我就像騎著馬一般緊抓著他的山豬頭,我也感受到了他努力地不讓我失去平衡而維持不過頭的速度。 這時我終於不小心笑出聲來,感受著樹林裡吹來帶有土味的徐風。 「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 「不,沒有,我只是對於出來走走感到很開心而已。」 我搭乘著這有些奇特的交通工具,許多開心的回憶都湧上心頭,發出無法克制的笑容。 「伊之助先生,你送我的那些禮物有特別的意思嗎?」 「……沒什麼意思。」 「我啊……想收到又大又漂亮的橡實,如果可以的話,想比你送給任何人的都還要漂亮!」 「是嗎!?這個簡單,交給本大爺吧!」 而總有一天,希望他可以明白,我永遠沒有拒絕這些禮物的原因。

標記:

64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