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休塔菲倫】合照

「住宿安排好了、物資也都買好了,我就……」 「芙莉蓮大人。」 當眾人把今天採買的食材跟日用品放回這幾天寄宿的旅館,芙莉蓮撐著腰滿意欣賞自己辛苦帶回來的成果。 她轉身正準備離開房間時,卻被身旁一同採買歸來的菲倫扯住了披肩動彈不得。 菲倫從錢袋裡面倒出了一枚銀幣與數枚銅幣,像是意有所指般特地展現給芙莉蓮見識。 「為什麼把這個拿給我看?」 「這是旅費。」 「是這樣嗎?那只好在這邊找找能賺錢的打工了。」 菲倫簡短地回答疑問,芙莉蓮也很快就搞懂他們處於怎樣的困境。 待在這的幾天或許還過得去,但到了下一個城市恐怕會連住宿的押金都不夠支付。 明明待在城市裡卻被迫露宿街頭,那種感覺可是比在外野營還要悲慘。 「那就拜託你們了,贊因、休塔爾克。」 任性地指名了在屋裡打磨裝備的休塔爾克以及準備休息的贊因,芙莉蓮便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 這座不大不小的鎮裡有一座歷史悠久的圖書館,芙莉蓮聽聞裡頭蘊藏一些特別的書籍而稍稍繞了一些路前來此地。 久未整理的書庫堆積了不少灰塵,藏書的擺放也漸漸變得沒有條理。 作為交換條件,如果幫忙打理內部不僅能隨便翻閱裡頭的收藏,事成之後還會獲得一些微薄的報酬。 但許多古籍只有芙莉蓮才能明白其中的涵義,整理的工作交由她一人獨力完成會更有效率。 突然被喚名的休塔爾克跟贊因雖然看起來有些慵懶,但作為旅途同伴的默契還是老老實實放下手邊想做的事情踏出了門外。 三人走在路上打聽消息的同時,也注意到這個不位於通商必經之路的城鎮並沒有太多的流動人口。 由於大家都很安分守己地過著寧和的生活,想尋找到臨時又有收入的委託會比預期多花不少時間。 最後贊因打著去酒館探聽消息比較有效率的名義後,便與兩人分頭行動了。 「贊因大人,真的會好好賺錢嗎?」 「他說會一口氣賺到接下來的旅費,就相信他吧。」 「希望他別把最後的盤纏耗光了。」 菲倫的眼神看起來不帶任何的情緒,就像是用形容非生物的方式在形容蓄著山羊鬍的同伴。 就算希望有些渺茫,但兩人還是默默祈禱贊因別為了一獲千金把僅剩的旅費給賭光了。 「話說回來,這裡真的好安靜……」 「嗯,也只能慢慢詢問了。」 扣除掉比較麻煩無法在當天完成的討伐魔物,一整個下午都只接到送貨或捎信之類的簡單任務。 雖然多少還是能補充那寒酸的錢袋,但整體上還是不足以支應接下來的需求。 原本休塔爾克跟菲倫打算先打道回府,隔天好好準備後再來執行困難的工作,但在繞路的過程中被裝潢精美的小店鋪所吸引。 它坐落在城鎮的廣場附近,石頭與原木共構的屋子有著獨樹一格的美感。 招牌有好好被保養,作為做生意的店面本身卻看起來沒有擺設商品,精心設計的內裝也變得有些不相襯。 在門外修剪灌木的中年女子神色慈祥,看起來與當地的其他村民無異,菲倫卻很快地察覺到她的獨特身分。 菲倫與她像是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一般,在擦肩而過之前彼此四目相交。 「哎呀,是一位可愛的小魔法師呢。」 「……您好。」 被突然搭話的菲倫並沒有對這樣的攀談感到訝異,因為早在前面幾步,菲倫就注意到她非比尋常的魔力。 雖然不到海塔或芙莉蓮這類超脫常人的等級,但在人類的個體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存在。 「看妳對我的店很有興趣,進來坐坐吧。」 「……謝謝妳。」 菲倫雖然第一時間想拒絕,但對於這名魔法師經營什麼樣的事業感到好奇。 對於『普普通通』喜歡魔法的菲倫來說,會想知道其他與自己類似的人從事什麼商業行為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拉開門進到店內,牆壁上擺了形形色色的彩色畫像,乍看之下或許會認為是裝飾品。 但其精緻度堪比實物,菲倫跟休塔爾克很快就發覺到這是一間經營何種生意的店。 「這些都是照片嗎?」 「是啊,小妹妹妳很瞭解。」 影像保存本身並不是很強力的魔法,但能夠專精的魔法師不多,因此照片這樣的商品不常見也難以複製。 菲倫一直帶著與父母一同拍下的全家福照片,至今也是她緬懷家人的重要遺物。 所以看著琳瑯滿目的各式照片,菲倫不由自主地看得出神,也不小心沉浸在每一張照片所蘊藏的回憶裡。 「這些照片的背景都是這座小鎮的景色,是不是挺美的?」 「嗯……」 魔法師指著自己的自信之作,一五一十地訴說這附近的美麗之處。 不僅講解著當地的風俗民情,還順便敘述照片裡頭帶有什麼小故事。 但說到一半,她突然停了下來並打量著菲倫與休塔爾克兩人。 「話說回來,今天到處詢問有沒有零工的人就是你們嗎?」 「是的。」 「小地方的消息傳遞很快的啊。」 菲倫點點頭回應魔法師的疑問,並老實說出一行人是為了賺取旅費。 魔法師聽完似乎想到什麼,帶著溫暖的笑意提出了誘人的提議。 「那麼,你們要不要當模特兒,有錢拿的那種。」 這家店開幕了一陣子,至今的顧客也幾乎都是本地人。 這個旅人不多又年齡逐漸老化的地方,要找到年輕的男女並不容易。 在種類繁多的樣品中,的確也不太看得到與兩人年紀相仿的人。 「只要拍照就行了嗎?」 「事實上是這樣的,有個很不錯的地點我一直都找不到當地的年輕人來拍。」 魔法師指著不遠處的老樹,兩顆盤根錯節的古木緊密地纏在一起,已經難以清楚劃分兩者的界線。 這是週邊地區小有名氣的景點,以年輕情侶若在樹下約會就很能維持長期而穩定的感情著稱。 然而私底下幽會就算了,如果在資訊這麼容易流通的小地方留下這樣的照片而廣為人知,不管有沒有那個意思都可以說是再尷尬不過的狀況。 想要讓年輕人在這獨具意義的地方留影,只能拜託不會滯留在當地太久的外地人了。 「等等,菲倫就算了,我這張臉不適合跟她一起拍照吧。」 在菲倫即將為了豐厚的酬勞準備點頭答應時,休塔爾克卻緊張地想要打退堂鼓。 他指著自己額頭上的傷疤,認為如果跟菲倫一起拍照會讓照片變得不好看。 菲倫聽到休塔爾克如此沒自信地否定自己,皺起眉頭用有點複雜的神情望向休塔爾克。 「休塔爾克大人,請不要這麼說。」 「菲倫……?」 「不管有沒有傷疤,休塔爾克大人就是休塔爾克大人。」 「對不起……」 「哎呀哎呀……」 魔法師看著義正詞嚴糾正休塔爾克的菲倫,發出了成熟女性獨特的感嘆。 對於選擇這兩人當作這一次的模特兒,她露出滿足而得意的微笑。 這項委託工作也就在菲倫半強迫的堅持下,再怎麼軟弱的休塔爾克也得好好答應了。 「嗯,再加油一點,能再深情一點就好了……」 然而他們沒有料到的,真正的需求是要拍出像戀人的相片。 魔法師不斷要求兩人擺出親密一點的姿態,對此毫無經驗的他們可以說綁手綁腳。 在不斷地修正姿勢還有神態之後,攝影所花費的時間遠遠比想像中還要長。 眼看太陽就快要下山了,不把握時間恐怕今天就沒辦法順利完成這項工作。 菲倫在調整動作時,視線不小心掃到了左手腕上的手鐲。 看著上頭的鏡蓮花裝飾,菲倫心一橫便伸出手端到休塔爾克的眼前。 「休塔爾克大人。」 喊著對方的名字同時,菲倫的手勢就像是在邀請休塔爾克牽住自己的手。 「這是為了旅費。」 就像是給予彼此一個合理的藉口,菲倫說出這些字眼時並沒有太多的抑揚頓挫。 對於被攝影有些不知所措的休塔爾克,也因為這一席話冷靜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他用極為自然的姿態牽起了菲倫的手。 「我明白了。」 然而並沒有任何刻意的企圖,一瞬間兩人都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對方身上,眼神也都深情地注視彼此。 如此稍縱即逝的美好畫面或許只是巧合,魔法師依然完美地把當下的畫面捕捉起來。 回到店鋪裡面,魔法師不斷欣賞著剛剛拍下來作成實體的照片,對成果似乎感到相當滿意。 「您很喜歡拍照嗎?」 「或許吧?但我喜歡收集相片這點應該無庸置疑。」 「原來如此。」 「小妹妹妳居然可以明白嗎?」 「嗯,因為熟人有類似的感覺。」 菲倫腦海裡面的身影雖然與眼前的中年婦人大相逕庭,但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名魔法師有自己熟悉的氣息了。 成熟穩重以及強大的力量背後,都有一股只屬於他們的童心跟堅持在支持她們。 「那麼,作為報酬的工資就交給你們了。」 「謝謝……」 收下酬勞後踏上回到旅館的路程,兩人在逐漸昏暗的夕陽照映下回憶著剛才的照片。 裡頭的兩人看起來親密無比,存在感即使跟壯觀的背景相較也絲毫不顯得遜色。 就算這一瞬間有多麼短暫,照片的存在都可以永遠把這樣的景色封存在其中。 懷抱著不同的思緒,兩人都不敢對照片做出太多的評論。 或許正因為照片裡頭的樣貌太過於真實而美麗,才更無法把心中最誠懇的感想告訴對方吧? 「歡迎回來,我今天在圖書館找到不錯的食譜,等等就來試吃看看吧。」 「休塔爾克、菲倫,今天晚上有加菜了。」 回到旅館後,芙莉蓮已經準備好晚餐,贊因也在炫耀著今天豐厚的收入。 雖然在菲倫的質問下,贊因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透露自己的收入來源是什麼,但多少心裡有數了。 本來大家都以為菲倫會因此氣呼呼地埋怨贊因跑去賭博,菲倫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平靜。 「菲倫今天有遇到什麼好事嗎?」 「沒有,跟往常一樣。」 「這樣子啊,那妳多吃一點。」 面對芙莉蓮的詢問,菲倫並沒有著墨太多。 但芙莉蓮與菲倫相處了將近十年,嘗試去瞭解菲倫還是或多或少取得了一些成果。 雖然不明白菲倫心情好的原因,但她知道讓明天的菲倫跟休塔爾克一起行動,肯定也沒什麼問題了。

標記:

2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