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休塔菲倫】嚴寒的夜裡

北方諸國的冬天非常危險。 在暴雪肆虐的蒂克地區,就算是低海拔處仍然冷得讓人無法行動。 連日來靠著柴火跟有限的毛毯度過嚴冬,休塔爾克已經逐漸適應這樣的夜晚。 但今天有些不同,相較這幾天瑟縮在角落只能淺眠,今天感到特別溫暖又容易入睡。 彷彿外頭的暴風雪與自己無關,回到了古拉特納伯爵領的蓬鬆床舖裡。 這難得的安穩讓休塔爾克下意識地想抱住的事物,就像在旅館裡抱著軟綿綿的枕頭一樣。 這朦朧間傳來的觸感他並沒有類似的印象,但鼻頭傳來的清香卻默默掀開了他回憶的蓋子。 那是一股很好聞的香味,上一次聞到也是在自己意識不清的時候,卻想不起來它的源頭來自何處。 但胸前被他緊抱住的物體柔軟得難以言喻,休塔爾克的睡意終究還是被那想探尋的心情給驅散。 他緩緩地睜開雙眼,望向在毛毯裡面瑟瑟發抖的紫色物體。 模糊的腦袋一時之間無法釐清狀況,但休塔爾克看得出來在被窩裡摟著自己的東西是菲倫。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意識也強硬地在一瞬間完全清醒,本能上感到不妙的休塔爾克趕緊把抱住菲倫腰際的雙手抽開,並像是求饒一般擺出沒有人看得見的投降姿勢。 「菲……菲倫?」 為了確認菲倫是否還睡著,休塔爾克發出怯懦又膽怯的聲音呼喊她的名字。 不斷微微顫抖的菲倫並沒有回應,躲在毛毯裡的身軀也有些蒼白而冰冷。 休塔爾克望向了本來應該與菲倫一同裹著毛毯的芙莉蓮,很快地他便明白整個事情的經過。 芙莉蓮把毛毯全部捲在自己身上,就像是緊實的培根肉捲不留絲毫的空隙。 在寒冬中不斷承受沒有被子的低溫,睡夢裡不知所措的菲倫便自然地鑽進了離自己最近的休塔爾克懷裡。 縱使明白的事發的經過,卻不會改變休塔爾克無所適從的事實。 菲倫那毫無防備的身姿就在自己眼前,隨著發抖不斷磨蹭的臉頰跟秀髮,拼命地散發出誘人又好聞的氣味。 照理來說應該要把菲倫喚醒,並且讓她重新回到跟芙莉蓮一同蓋的被子裡。 不過要是就這樣把菲倫叫醒,她醒來看見這個狀況又不曉得會怎樣看待自己。 對休塔爾克來說,平常怎樣被挖苦都沒有比真的被菲倫討厭更加來得難過。 一想到這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休塔爾克又不爭氣地讓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了。 高舉的雙手遲遲不敢放下,笨拙的腦袋也一直在思考著脫身的方法。 看著菲倫慢慢平穩的呼吸以及恢復不少的血色,休塔爾克不禁看得有些出神。 他並沒有太多跟同齡女孩子相處的經驗,就算待在利凱爾峽谷的那三年,多半也是跟小孩子在一起打鬧。 平常很能幹又肩負起照顧芙莉蓮這個難搞的老孩子,休塔爾克有時候會遺忘菲倫的年紀實際上比自己還小一些。 此時閉上雙眼的修長睫毛、柔順的長髮,還有那小巧細緻的臉蛋,一再觸動了休塔爾克心中的某種情感。 在那股情感的驅使下,休塔爾克數度差點按捺不住利用毛毯將菲倫的身體包裹住的衝動。 不過想到事後會被菲倫那充滿精神傷害的言語所攻擊,休塔爾克依舊忍下來讓自己一動也不動。 只是飄雪的深夜裡,一時的清醒很快就會被低溫壟罩的環境給逼出睡意,僵硬的肢體動作也比他想像中更耗體力。 不管內心怎樣提醒自己不能睡著,最後還是難敵睡魔的侵襲。 身體放鬆下來後休塔爾克很快地入睡,高舉的雙手也順勢放了下來,並在睡夢中抱緊了身上那軟綿綿的事物。 不過來自內心深處的求生意志,還是讓他反射性地別過頭,不讓自己整個頭埋在菲倫那好聞的秀髮裡。 不管是休塔爾克還是菲倫,今天都比往常的嚴冬都還要睡得更好,但其中的原因彼此都還不明白。 「……休塔爾克大人?」 從這幾乎可以用緊緊相擁來形容的睡姿中先一步清醒的,是菲倫。 她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習慣,三人旅行的時候也經常是第一個醒過來的。 菲倫很快發現到自己處於多麼尷尬的姿態裡,不僅被溫柔地抱著,自己也緊緊貼在倚靠牆邊坐著的休塔爾克身上。 菲倫對此喊出了聲並且想迅速地掙脫,腦海裡也充斥著因為這樣的行為而必須羞辱休塔爾克的辭彙。 但理智終究是戰勝了衝動,他仰望著休塔爾克安詳不過的睡臉很快便發現了端倪。 回頭望向把毛毯全部捲在身上的芙莉蓮,菲倫很快地搞懂自己為什麼睡在休塔爾克的被子裡。 第一時間菲倫湧出了繼續這樣待著似乎也沒什麼不好的想法,看見克拉夫特早就將自己的被褥整理好並不見蹤影,又馬上改變了這個想法。 她在不弄醒休塔爾克的前提下緩緩抽身,離開小屋之前還再一次確認休塔爾克是否還沒醒。 「休塔爾克大人。」 休塔爾克沒有回應,菲倫對此感到有些安心。 要是休塔爾克有意識到這件事情,自己不曉得該用怎樣的方式去面對他。 雖然只要先一步讓自己氣鼓鼓地把問題怪罪給他,休塔爾克就會很老實地向自己道歉吧。 唯有今天,菲倫覺得不能這麼做,所以不需要這麼做的時候才會感到一陣安心。 走到雪勢趨緩的屋外,克拉夫特已經在外頭準備今天要用的柴火。 菲倫看著這位高深莫測的精靈武僧,想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 儘管菲倫擺出那與平常無異的慵懶神情,克拉夫特還是很快意識到菲倫的眼神帶有什麼意思。 克拉夫特回到小屋前拍了拍站在門前的菲倫,動作中充滿了他想傳遞給菲倫的訊息。 「休塔爾克,起床,該開始早上的鍛鍊了。」 屋內傳出了克拉夫特爽朗又宏亮的聲音,就像在告知菲倫自己起床時什麼都沒看到。 當然已經發生的事情,不管是休塔爾克還是菲倫都沒這麼容易忘記,但只要不向對方提起就可以一直當作沒發生過。 不過另一方面,就算只是這樣的小小插曲,只要任何一個人放在心裡都有可能對彼此的看法產生一些變化。 而漫長的旅途也會一直持續下去,更多難以預料的意外展開也會朝著他們兩人而來。 等到他們意識到對方是有多特別的存在時,已經是好一陣子之後的事情了。

標記:

2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