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6_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明明今天是滿月卻欣賞不到,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雖然宜人,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偏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也是有可能感冒的。


「你說是吧?冨岡先生。」


我望向躺在床鋪上的男人,這是我們不曉得第幾次被藤屋的老太太誤認為夫妻。而我們從來也沒有否認過,就這麼順從地接受她給我們的同床安排。他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或許我有點享受著這種被人誤會的感覺吧?況且我一點都不討厭他,要說對他有好感也沒有錯。


此時房內唯一的床單不僅雜亂且充滿皺褶,枕頭與棉被也四散在床鋪周圍。作為棉被的替代品,今晚與我同床共枕之人僅僅披著一件如同蝴蝶翅膀般的羽織。而我鑽進了他的羽織內,將頭靠在結實的臂膀上並將整個身體依偎著他。


「……妳想說月色好美嗎?」

「哎呀,被發現了。」


月色好美……我與他獨處時,如果月相不錯我總會習慣地帶上嘴邊。本來只是想捉弄他才故意開這個玩笑,可是這無情的男人卻從來沒有回應過我任何一句,隨著共事的時間長了才明白他可能完全不懂其中的涵義吧?這樣也好……如果他這時候回應我了,我可能反倒會措手不及。


「冨岡先生……」


我湊到他的耳廓邊輕輕吹了一口氣,因出奇不意的襲擊而產生的顫抖,明顯得讓我會心一笑。他轉過頭來緊縮眉間,眼神彷彿在責怪我剛才的舉動。但我並沒有因此停下來的念頭,只用往常的笑容回應他責難的視線,並將手游移到他的胸膛上。


他才剛流了滿身大汗,即使經過短暫的休息,皮膚還是保有一些濕潤的觸感。我將指尖滑過他胸肌間的起伏,同時用緊貼的肌膚感受著他身體所發出的溫熱氣息。僅僅只是撫摸著他厚實的身材,就讓我內心再次躁動起來,稍微輕喘出聲。


「胡蝶……」


在聽到我的喘息聲後,他也開始有所行動。他轉過身將另一隻手環繞住我,將我整個人擁進懷裡。我的視線僅有咫尺之遙,面部甚至能直接感受到彼此的吐息。本來想再欣賞一下他深邃的瞳孔,他卻沒有要就此停下的意思。他將手指拂過我的背,順勢地滑到我的骶骨上頭,並輕柔地用指腹施加力氣。


剛才被徹底蹂躪的餘韻還殘留著,只有短短的時間並無法抹去記憶。由於身體早就被情慾接管,稍加挑逗便能讓我難以掌控自己的思緒。全身的神經彷彿已經跟下體連接在一起,不過輕輕一揉,就讓我重新想起花心不斷被他猛烈進攻的快感。


「啊……」


我發出了絕對不能在人前被聽到的羞恥嬌喘聲,但此前我早就喊了更多更響亮,更不能被人聽到的淫穢私語。而他似乎特別喜歡我這樣,幾乎將我有所反應的位置記得一清二楚了,每每進行到一半我總是難以抵擋他的攻勢。


對比平常他的笨拙與木頭,在床上的靈活技巧跟學習能力,總是能夠讓我體無完膚地敗北在他手上。但是我一點都不討厭被他如此對待,或許我還享受抵抗他的進攻卻無計可施的屈辱感也說不定。而他也不是完全無視我的意志……交歡時比起滿足自己的性需求,他通常會先給我多到難以負荷的肉體愉悅,才慢慢一同享受到達頂點的極致靈肉合一。

而這些舉動,正是這個男人——冨岡義勇。對於平時在外頭被我玩弄得死死的,在床上就能報一箭之仇的幼稚想法也不一定。


「胡蝶的聲音很棒……」

「別故意說出來……」


義勇將手指深入到我的雙臀之間,搓揉我臀部內側的同時還湊到我耳邊用他低沉的嗓音撥弄我的感官。近乎全身無力的身體中,少數還能施力的手仍舊靠在他胸前,我便下意識加深力道想推開他,但僅僅只能在他紋風不動的身軀上留下一些些肌膚的凹陷處。


知道我現在隨便被怎麼做都無法反抗的義勇,轉身將我按倒在床鋪上,飄逸的長髮就這麼垂落在我的臉頰兩側。他的眼神在這時總是特別有神,要是一不注意就會被勾走魂魄,接著完全任由他擺布。


我撇過頭望著身旁的地板,但很快就讓我後悔。散落的棉被與衣物,加上沾滿地板各處的水痕,無一不在證實我們究竟做過了什麼……回憶湧上來的同時,裝載著兩人體液的蜜穴再次蠢動起來,如同滿盈的茶壺般慢慢滑落出涓涓細流。也感受到自己被唇瓣包裹的蓓蕾,自作主張地膨大並探頭出來。看著義勇撐在地板而顯露出青筋跟血管的手臂,我不經伸出自己的手撫摸他的上臂,示意他愛撫我難受的位置。


「冨岡先生,摸我……」


義勇深知我的索求,但他起身後並沒有聽從請求撫摸我想要的位置,反而提起我的腳掌用舌頭在我的指縫中游移……還故意抬高我的雙腿,讓我已經氾濫成災的穴口,完整地呈現在自己眼前。他濕滑柔軟的舌尖在輕戳著虎口處,銳利的視線地緊盯著我因快感而開合的蜜壺。我也感受到自己的下體終於無法再負荷自己分泌出來的蜜汁,與義勇先前注入到我身體內的精液一同流瀉出來。


短暫的高潮讓我反覆收縮著自己的內壁,同時擠出更多乳白色的穢液到床鋪上。而義勇絲毫沒有要讓我停下的意思,撫摸著我大腿的同時,讓自己的嘴邊進攻邊順著腳內側舔上來。就這麼從旁邊劃過我極癢難耐的陰戶,親吻著我的肚臍……再到胸口,隨後一路吸吮到我的鎖骨。兩手也沒因此空閒下來,很快地從側邊按摩起我的乳房。總算開始被玩弄自己敏感的部分後,呼吸迅速急促起來並發出愈來愈混濁的嬌喘聲。


「冨岡先生……這裡……不要……」

「……胡蝶,要繼續了。」



我明白他接下來會陸續進攻我的敏感點,並漸進地撕裂我的理性。但明白歸明白,當他用拇指跟中指開始玩弄起我的乳頭時,一切的預期心理都派不上用場。我趕緊伸出手抓住被褥,避免自己因為過度的快感而抽動。突然襲來的酥麻感讓我連腳趾都伸了出去,整個人筆直地在床上顫抖著。


當我慢慢習慣他的柔軟的指觸時,他又會刻意用手指上長繭的粗糙位置來撫摸我敏感的乳尖。與此同時還利用空出來的食指,偶爾滑過我意識未加防備的位置。除了任他玩弄之外,僅能期待他快點搓揉我那熱得像要燒起來的陰蒂……或是用他靈活的手指探入我不甘寂寞的小穴,摳弄我浸在淫水中太久的肉壁。


「胡蝶……忍不住了嗎?」

「嗯……拜託你了……」


我用渴求的眼神望著義勇,盈眶的淚水已經讓我眼中的他有些模糊。或許是今天趁著月色昏暗時我們一起洗了澡,從那時候就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我們趁著輪流刷背的時候替對方按摩,當然也沒有放過對性器的愛撫……先是用乳房抵著義勇寬闊後背,玩弄著那需要兩隻手才能勉強掌握的男根;輪到我坐在義勇懷裡時,被他用仔細洗淨的名義搓揉身體的每一處。進入澡盆裡享受溫熱洗澡水的同時,也沒有讓彼此的性慾冷卻,這毫無間斷的愛撫讓我們還沒回到房間就已經蓄勢待發。


回到房間後,還沒來得及回到床上我們就開始享受著這一夜……完善的前戲讓身體雖然比平時更為敏感,可是卻也更能夠承受義勇多次的進攻。剛才披著羽織休息前,義勇早就在我體內穿梭無數回,好幾次將自私的慾望灌注到我體內,直到無法裝盛而逆流出來才停止。


而我們也知道夜晚還很長,在短暫的休息後便會開始了下一輪,我也不曉得現在究竟是第幾次被義勇玩弄了……畢竟以我們經年累月熟悉呼吸法的要訣,絲毫不可能因此而感受疲憊,可以就這麼進行到其中一方失去慾望或是性器無法負荷為止。不過我可能也快到極限了……這一次義勇的攻勢惱人得很徹底,以我現在心癢難耐的程度來看,我很有可能在這一次就這麼認輸投降。


「……」


義勇的手從乳頭上移開,緩緩移到我的陰戶附近,料想到接下來要迎接的刺激,我緩緩閉上眼睛等待義勇的動作……由於下體因為興奮而腫脹不堪,陰蒂也早就顯露在外,所以完全不需要撥弄我的陰唇就可以直接觸摸最敏感的位置。因此我也毫無辦法預測時機……

在他指尖碰到我的同時,我仍舊無法阻止自己身體產生的痙攣……僅僅輕輕的幾次按壓,就讓我被遍佈全身的電擊給擊潰。


「呀……不要……」


明知道不可能緩解自己的反應,我仍舊喊著毫無意義的囈語。而剛才一直緩慢地玩弄我身體的義勇突然不再這麼溫柔,就在我剛被陰蒂產生的高潮猛烈敲擊思緒後的瞬間,他抬起我的雙腿跟臀部,就這麼把他堅挺而粗壯的陰莖挺入到我體內,毫無阻礙地直抵我的花心。


「啊……啊………」

「……胡蝶……唔!」


兩次幾乎沒有間隔的快感一次襲來,我也幾乎放棄反抗自己身體產生的反應,就這麼盛大地洩出潮水沾染在義勇身上,義勇似乎也被我的緊縮而逼出舒服的聲音。

強烈的高潮讓內壁急速收縮後,我還沒來得及習慣下體被撐開所傳來的快感,他便開始擺動自己的臀部,挺著身軀來回磨蹭著我陰道內最敏感的深處。而我止不住的潮水也隨著義勇的無情,到處噴濺在我們四周。我此時除了用全身去感受義勇的貪慾之外,早就無暇思考其他事情。


在愈加頻繁而猛烈的快感不斷進攻著我時,義勇維持著結合的狀態將我搬了起來強迫我站著。由於我跟他的身材差距太巨大,我被壓在牆邊抬起一隻腳時,僅能用兩指腳趾勉強掂著地面。

只要一讓身體鬆懈,就會壓迫到舒服過頭而產生難受感的極深處,逼得我不得不勉強施力讓自己保持平衡。但他急促又猛烈的抽送,讓我難以僅用指尖支撐自己,還是數度失去重心而被過深的刺激逼出宏亮的嬌聲。

隨著動作愈來愈激烈,義勇的喘息聲漸漸地與我的呼吸一致。他似乎也因為我不斷收縮而感到愉悅,將我唯一接觸地面的腳也抬起來,就這麼把我全身擠在牆上。我只能任由他恣意進攻讓我上下擺動,並無能為力地伸出手環繞著他頸部避免滑落。



而我們視線交會的那瞬間,我感受到他彷彿觸動到了什麼,在我體內變得更加巨大並一陣顫抖。此時他放慢了動作……好像若有所思地盯著我的鼻頭。


「冨岡先生……嗚……!!!」


然而就在我好奇之際,他趁著我兩手無法行動的時候湊到我的唇上,用力地吸吮我嘴唇的同時將舌頭攪動到我的嘴裡。我驚訝地不管自己有沒有掉落的危險,放開他的脖子並用力地推開他。但自己貧弱的身軀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他吻著自己。而這第一次的吻,我徹底感受到義勇嘴唇有多柔軟,在我嘴裡的舌頭也靈活得像蛇一般……加上他不斷在我體內一顫一顫的性器,腦袋像被這上下夾攻而接近融化。但最後的理智還是讓我緊閉起自己的嘴,阻止他不斷接觸我唾液的舌頭繼續肆虐。其實我可以咬下去阻止他的……但本意就是不想傷害他,可以的話會希望自己不要造成義勇任何的傷害。


「胡蝶……」


在我緊閉嘴巴的同時,義勇深情地看著我,似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他了……以他的力氣來說靠在牆邊用一隻手撐起我完全是綽綽有餘的,便將原本扶在我雙臀上的手,將其中一隻轉來抬起我的下巴。

感受到他想再次吻我時,我不經顫抖了一下……就算心裡明白有可能會害義勇中毒,但他雙唇的觸感遲遲在我嘴上無法消散,面對他愈來愈逼近的臉,我的嘴唇竟然擅自地微微張開。這一次我無法再抵抗他的柔情攻勢,交纏在一起的舌尖痴狂地交換唾液,同時再度擺動著自己的身軀。


我將雙手環抱回去他的脖子,開始享受著接吻。其實我一直都想要這樣……想要這樣用全身的感官與義勇結合。我總是以防萬一帶著自己身上毒素的解藥,或許就是在期待著這麼一刻,義勇無視我們的約定而擁吻著我的瞬間吧?


「……唔。」

「哈……哈啊……冨岡先生……」


畢竟已經是不知道第幾輪了,義勇每一次的時間也都愈來愈長……如今我也只能放鬆全身讓自己不斷到達頂點,直到他願意把最後的淫慾吐露給我。就在我無法計算自己究竟是第幾次迎來全身的顫抖時,我終於感受到在體內的凶器變得難以置信的膨大。伴隨著彼此急促的呼吸,他終於把最後一滴的慾念注入給我那早就無法裝載的容器,我們兩人的體液就在他緩緩拔出的一刻灑落到地面上,也結束了我們漫長的一戰。


「哈啊……哈啊……今天真的是相當辛苦耶……」


義勇將我放開後,我跪坐在地上喘著大氣。用手撫摸剛才還跟義勇連接在一起的地方,無法用手捧住的濃稠液體只能任由它被身體排出到地板上。每次我們借宿都是這樣的結果,實在是有些對不起藤屋的婆婆……


「後面真的讓我有點招架……冨岡……先生……?」


然而在我們結束後,義勇通常還會抱著我或撫摸我,讓我享受著最後的餘韻。但此時將我放回地面後,他卻用手撐著地板低頭不說任何一句話。


「……哎呀。看來是冨岡先生不乖,被蝴蝶的毒給反噬了呢。」


我讓義勇仰躺在地面上,隨後去尋找自己隨身攜帶的解藥給他服用。作為他剛剛硬要親我的回禮,我用嘴把藥物送入他的口內。在服用完藥物之後,原本眉頭深鎖且冷汗直流的義勇很快地好轉下來。雖然意識還有些模糊的樣子,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危險了。


我將自己的羽織覆蓋在他身上,並披上他的半半羽織。其實這個交換羽織的舉動沒有任何的意義,也是我們不知不覺養成的習慣……大概是我們都想從給予彼此的慰藉中,尋求一個短暫逃避自己內心責任的避風港吧?唯有這個時候,我們可以放下自己的執念,陪伴在還來得及重視的人身邊。


想到這,我輕輕撫摸著他的側臉,並偷看一下他此時的睡臉。看到他此時不太安心的樣貌,我不小心笑出了聲。


「你就這麼想吻我嗎?冨岡義勇……看來要到達明鏡止水的境界,還差得很遠呢。」


此時趁著藥效還在,我又輕輕地吻了他的唇。


「不過,我也沒資格說你就是了……因為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感情,非常不成熟的人啊。」


在僅存鼻息聲的深夜,外頭從原本昏沉無光的幽暗中透露出一絲月光。我再度將門簾稍稍拉開,抬頭仰望從雲層中若隱若現的明月。


「……月色,真的好美啊。」

「你說是吧?」


但我想訴說的對象,似乎還在難過地入睡呢。可惜呀可惜……

吐露出只有我聽得見的小小嘆息後,我再度闔上門板回到義勇身邊,享受著獨自一人的後戲。


***


一大早我跟義勇離開前稍微整理了房間,並且正襟危坐地等待婆婆前來。等到她來呼喚我們的時候,我們用誠懇的下跪替房間被弄得一塌糊塗的事情道歉。畢竟我們每一次來到這裡,幾乎都給她添這樣的麻煩,除了道歉我們也沒有可以表達愧疚的方法了。


「哎呀哎呀……兩位請起身。」


婆婆溫柔地請我們起身後,也坐在我們的面前。


「這裡是給予你們最大的避風港,儘管無後顧之憂地歇息吧。」


說著說著,從來沒見過她張開的瞇瞇眼,似乎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看著我們。


「況且老身當年也有跟老伴初結連理的時候,我很明白兩位的心情。」

「也希望兩位能延續優秀的血脈……繼續保護大家。」


我與義勇面面相覷,同時難得地看見他困擾的神情。想起昨天他對我做出的種種,讓生出我有一股趁機捉弄他的想法。


「婆婆這麼說了耶……那就麻煩你了,親愛的?」


我望著他並撫摸自己的下腹部,此時義勇的表情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謝謝您了,藤屋的婆婆。多虧了您,讓我有一個滿載而歸的一天一夜。



標記:

942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9_深藏心底的花荵

「不好意思,天元,特別請你過來一趟。」 產屋敷耀哉的臥房裡搖曳的火光映照出數人的身影,除了妻子天音陪侍在其左右之外,還有另外畢恭畢敬的四人。為首的男性左眼帶著眼罩,寬鬆的左手袖子內空無一物,但這些身體上的殘缺毫無減損他俊俏的容貌。 十二鬼月誕生以來過了數百個秋冬,鬼殺隊長久以來的夙願也終於在第一隻掛有上弦名號的鬼被討伐而跨出了第一步。雖然真正的始作俑者鬼舞辻無慘仍然逍遙法外,但空前的勝利還是讓鬼殺

【只因為你】8_逝者伊人

「謝謝你來看我姊姊,冨岡先生。」 最後的參拜結束後,身旁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向日我道謝。但與其說面無表情,不如說是帶著毫無感情的笑容更為貼切。今天來上香的路上巧遇故人的妹妹,便和她一起完成掃墓的工作了。 今天是胡蝶香奈惠,也就是胡蝶忍的姊姊慘遭惡鬼毒手而殞命的日子。 鬼殺隊的隊士很少替同事掃墓,不只因為在我們人生中會送走無數的夥伴。隨時準備的遺書被交到該收下的對象時,他的一切就正式跟鬼殺隊斷絕關聯了。

【只因為你】7_忍戀,昭然若揭

「呃……妳說,忍大人最近怪怪的?」 一起替晚餐善後時,香奈乎突然抓著我的袖口說出「師父最近怪怪的……」,我重複這個疑問後她困擾地猛點頭,並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情。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雖然我大概猜到她會這麼問的理由了……原以為至少香奈乎可以不用知道這件事情,但看起來連她都瞞不住了。 「師父的眼神,最近提到冨岡先生、或是跟他待在一起時……感覺師父不太自在。」「呼吸不穩跟心跳忽快忽慢之類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