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女子限定的覆盤※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來來來,小忍快點坐下來吧」 眼前這名身材姣好、外表亮麗,髮色如同櫻餅一樣可愛的女性不斷催促我入座。我眼前是一張擺滿西式點心的華麗餐桌,配上跟桌子同款式的亮色洋式靠椅。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華美的瓷器餐具,奢侈地讓我有些難以適應。 「甘露寺小姐,其實不用這麼鋪張的」 蜜璃笑咪咪直盯著我,雖然有時會傻裡傻氣到讓人無奈,但那股真誠的笑容可以說是鬼殺隊中治癒大家的存在。 「小忍又來了,不是說私底下只有女孩子的時候,喊名字就好了嗎?」 她揮了揮手,眼神中充滿期待,看起來這裡不喊她的名字是不行的了。 「……蜜璃,妳不用這麼精心準備沒關係的」 蜜璃前幾天利用鎹鴉聯繫我,信裡面除了一些簡單又可愛的問候之外,還提到了義勇在我生日前夕時的表現。那天義勇在她一回到宅邸後就馬上登門造訪,面對突如其來的訪客蜜璃也相當訝異,但還是禮貌性地請義勇表明來意。 『我不知道該送胡蝶什麼……』一開場就是這樣的自白,對於一個不擅言辭、一個詞彙量不足的兩人來說,蜜璃光是為了搞清楚狀況就花費了不少時間。義勇似乎也真的考慮了很多,他一開始是想買一些飾品或化妝品的,最後卻選擇親手做出一個殺傷力這麼強的禮物給我……我下意識地將手放在我腰間的位置上,稍微確認了一下藥盒的存在。 信裡面當然也不是普通的噓寒問暖而已,蜜璃想知道我生日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所以特別邀請我到她家,邊享用著下午茶邊進行一些只屬於女孩子的話題。如果是平常我不會選擇接受的,但一想到她那天給予義勇至關重要的建議,間接造就了那美好的一夜,所以在我的心中還是有一股想報答她的意念存在。 為了感謝她,今天就破例跟蜜璃聊聊只屬於女孩子的話題吧。 「那怎麼可以,好不容易邀請小忍到我這裡,當然要好好招待一番啊!」 「來吧,小忍。先從鹹的開始吃,等等的甜食就會更美味喔!」 「我……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蜜璃推著我的背讓我坐到了椅子上,看著眼前眼花撩亂的器具跟餐點,即使有一些簡單的概念仍然讓我無從下手。但蜜璃很快地在幫我沖茶的時候,教導了我一些簡單的禮俗跟文化。據她所說,這是名為『英吉利午茶』的餐點,在看到實物之前我也只在書中讀過而已。對於習慣和食的我來說,可說是完全沒接觸過的新穎事物。 多虧蜜璃的教學,我慢慢地體驗著難得的午茶時光。隨著食物慢慢減少(雖然將近九成是被蜜璃吃掉的),我還期盼著她會不會就這樣遺忘我們本來的目的,用完餐後就放我回家了。但就在我們吃完司康準備進入最後的甜點階段時,她終於提起了我最不想面對的話題。 「那麼,那天冨岡先生有去找小忍嗎?」 「……有啊」 蜜璃興奮地問我,彷彿都能看到她鼻孔噴出來的氣體。為了怕她感到尷尬,我會嘗試率直而面帶微笑地回答所有的問題。 「冨岡先生找我時的眼神真的好認真,我都有些心動了……當然!我沒有要跟小忍搶的意思,我只是覺得認真替小忍著想的冨岡先生真的很棒而已!」 「如果是那樣子的冨岡先生,肯定得出了一個很棒的答案吧?」 「呵呵,這可不好說」 「也是多虧了蜜璃……不然憑那個大木頭的木魚腦袋,肯定會瞎忙一場」 對著蜜璃挖苦了一下義勇後,我掏出了那天他精心製作的藥盒。本來不太喜歡展露私人領域的我,此時卻不知怎麼地想跟蜜璃分享這份禮物……看來這簡單的木盒意外地深得我心。 「好棒喔……小忍能夠這麼開心真的太好了」 「我也希望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呢,有個真心為自己著想的對象什麼的……」 不是早就有了嗎?但我還是默默地將吐槽忍住,希望她有朝一日會發現自己也是很幸運的人。 「不過說什麼『我想第一個祝賀妳』,大半夜的跑到女孩子的房間也實在是……」 或許是周圍的氣氛太過和緩,在聊天的過程中太大意了……看到她炯炯有神地張大眼睛,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說溜了嘴。 「欸欸欸欸!?冨岡先生半夜跑去找小忍!?」 我們深夜幽會已經超過一年以上……一直以來都隱藏得很好。雖然有一次我剛好不在家,義勇跑來找我卻被伊之助撞見……還好伊之助是個單純的孩子(其實是證言的可信度不高),才沒演變成更大的風波。 「啊……嗯,對……就生日那天」 「那肯定發生了什麼浪漫的事情,對吧!?」 她興奮地緊握著我的手,我想找藉口逃開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為蜜璃一進入這個狀態就很難停下,會持續到聽完想聽的東西而冷靜下來為止。 「請務必告訴我那天的詳細情形,拜託妳了!小忍,我好想聽!」 但即使如此,把過程全告訴蜜璃還是太羞恥了,這裡只好技巧性地引導她…… 「蜜璃,妳冷靜一點……應該說,妳想問我什麼?」 「嗚嗚……好多都想問耶」 「我們一個一個來吧,好嗎?」 總之先盡量把話題侷限在一個範圍內,由蜜璃來發問也比較好選擇自己應該回答到哪裡。雖然不想曝光得太多,但又不想對蜜璃說謊……只好選擇性地回答事實了。 「我想想喔……」 「冨岡先生有說什麼浪漫的話嗎?」 「……沒有喔,還是一樣笨拙」 那天以他的表現來說,就算不說什麼情話對我來說威力也夠強了。他送禮時害臊尋找不到合適措詞的模樣,對比上禮物所蘊含的情意,當中的反差根本讓人無法抵抗。但事實上就是沒說什麼浪漫的話,就結果而言應該也沒說錯。 「怎麼這樣……那至少有喊小忍的名字吧?」 「……喊了很多次」 那天我被擁在懷裡後,義勇便迫不及待地在我耳邊喊著我的名字。平常被喊名字就會身體癱軟地不像自己,那天的情境又比以往更加激情……不斷喊著名字的同時,他還同時用指尖玩弄著我身體敏感的地方,在正戲開始之前我就已經無法抵抗地先輸掉三局了。 而義勇平常這麼遲鈍,在這種地方的學習能力卻意外地好……只要我哪裡的反應特別明顯,他下一次絕對不會忘記並且會趁隙進攻,搞到現在我身體的每個弱點幾乎都被他掌握住了,從一開始我佔據優勢,到現在基本上是輸多贏少。 「欸欸!?那你們有抱在一起嗎?」 「……有啊,冨岡先生很溫柔地抱著我」 很溫柔……但也只有一開始的幾次。對於熟稔呼吸法的我們來說,常保充足的體能是很容易的事,卻無法改變敏感的地方就是敏感的事實。明明已經快哭著跟他說不行了,義勇還是把全身無力的我抱起來,持續著用很刺激的角度進攻著我,害我整個身體都被弄得亂七八糟的…… 「好棒喔,那應該也有牽手吧?」 「唔……有……還十指交扣」 蜜璃這個提問讓我想起義勇的索求無度……在我整個人將近失神還帶著淚水跟鼻水哽咽時,義勇才終於饒了我,把我擁在懷裡入睡。但晨曦才剛顯現,在我還昏昏沉沉時就開始挑逗我,隨後又壓在我身上,還緊握著我的手直接深入到底部……雖然那時我也有同意他這麼做就是了……但那是懵懵懂懂時的回答呀!又加上剛起床時的義勇也很誘人……忍不住答應也不能怪我。 最糟糕的我們還忘記時間,直到小葵來問我用早膳時都還持續著,我們驚訝地停下動作並壓低聲音才躲過被發現的危機。不過在那之後,我們還是沒有中途停下,確認沒有留下遺憾後我才依依不捨地送走義勇。 「那麼那麼!接吻呢?小忍有跟冨岡先生接吻了嗎?」 「……嗯」 義勇的唇柔軟地驚人,不僅是我身體上的毒素,更重要的是他的嘴唇有致命的吸引力。所以平常除了不讓他喊名字之外,多半場合我也禁止他吻我,這比被撫摸更容易上癮。 不過那天情況特殊,在確認雙方心意之後我用嘴把毒素的解藥餵給義勇,他很清楚這是允許他接吻的訊號。他也很狡猾,明知道我的意思,卻不像玩弄我的身體一般頻繁地吻我,而是在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身體的其他地方時,才偶爾偷襲我的嘴讓我措手不及。 好不容易把小葵支開後也是……用嘴巴封住我的聲音卻同時用很激烈的動作,還不斷用舌尖攪動我,強迫彼此交換對方的體液……真是個討人厭的男人。

「那……小忍……」 總覺得再問下去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同時,蜜璃的鎹鴉剛好飛回來,同時還帶了一封內容不算少的信件。 「啊,小忍不好意思,我可以先看一下信嗎」 「嗯,不用客氣」 蜜璃似乎有些期待這封信,我便靜靜地看著她讀信的容貌。而她一看到內容就露出充滿朝氣又可愛的笑容,我很快便明白這封信的主人是誰了。 「這是伊黑先生寄來的吧?」 「欸!?小忍妳怎麼知道的,好厲害!」 看表情就明白了……但真的得感謝伊黑的這場及時雨。 「那麼,蜜璃妳慢慢看吧,我就先行離開了」 「咦?小忍不再坐一下嗎?」 蜜璃看著我起身離開,露出了有點寂寞的神情,同時又看起來很在意信件的樣子。 「不了,我還有一些蝶屋的工作要處理。更何況……」 「蜜璃妳還要想怎麼回伊黑先生信吧?」 就這樣,我終於從蜜璃那天真無邪卻令人害羞的詢問中解放。但也多虧了剛剛的回憶……整個身體都蠢蠢欲動的,那天義勇的樣貌不斷在腦海裡繚繞著。 心情就像羽織的不規則紋路般紊亂,但這個原因可不是因為我自己啊……得要找始作俑者來好好負責才行。等等就請鎹鴉帶個口信,請冨岡義勇在完成今日的任務後,迅速到蝶屋尋找胡蝶忍本人。 當然,最好先洗完澡再過來。



標記:

169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正好今天是滿月卻看不見,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著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是很宜人的,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太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

【只因為你】常伴妳左右

冨岡義勇似乎非常困惑。 這幾天他把每日的工作完成之後,便四處奔波尋找與我們有所聯繫的人。炭治郎等等與他比較親近的人不用說,小葵跟香奈乎也都受到他的拜訪了。至於演變成這個狀況的原因,我心裡再明白不過。 兩週前的那天,作為生日禮物我將自己精心製作的藥玉送給義勇。本來就只是個心意而已,我也從來沒期待過那個大木頭會做出什麼回應。但就在我生日快來臨的時候,他不知道從誰那得知了我的生日,突然開始了一連

【只因為你】常伴你左右

柱的一天來臨的非常早。 除了每天例行不斷的磨練與砥礪外,還有相當大範圍的區域巡邏責任,調查鬼的情報以及作為上下聯繫的橋梁等等也是幾乎每日必行的課題。更不用說其他人遭遇棘手的鬼,柱也有緊急出動的必要,所以每一天的工作安排都沒有馬虎的餘地。並不是說柱沒有休息的時間,而是行程上要是有什麼延誤,都會導致後來的工作愈來愈繁重。 我在腦海中思索今天應該進行的事項——由於天氣溫和也沒有突然降雨的疑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