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3_常伴你左右


柱的一天開始得非常早。


除了每天例行不間斷的磨練和砥礪外,還有一般人難以勝任的大範圍巡邏工作,調查鬼的情報以及作為上下聯繫的橋梁等等也是幾乎的每日課題。

更不用說其他隊士遭遇棘手的鬼,柱也有緊急出動的必要,所以每一天的工作安排都沒有馬虎的餘地。並不是說柱沒有休息的時間,而是行程上要是有什麼延誤,都會導致後來的工作愈來愈繁重。


我在腦海中思索今天應該進行的事項--由於天氣溫和也沒有突然降雨的疑慮,是個適合進行巡邏並且適當地探聽近期傳聞的日子。決定好今天的行程並確認一切無誤後,我便帶上日輪刀跟羽織準備離開宅邸,但……


「冨岡先生,早啊。」


一打開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身材略顯嬌小的少女。她開心地瞇起眼睛向我打招呼,白皙潔淨的臉蛋搭配艷麗的胭脂,一如以往地讓人無法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胡蝶忍……可以說是我再熟識不過的對象了。


面對突然出現的忍我頓時無語,不僅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會面,她身上一襲難得的便裝也讓我有些錯愕。櫻花紋樣的小紋和服加上胡蝶樣式的腰帶,看起來就像要去逛街一樣。但不論我怎麼回想,我都很肯定今天並沒有跟忍有這樣的約定。


「冨岡先生,早啊。」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認為她是覺得我沒聽清楚所以才再說一次已經說過的話。但她的語調口氣都與剛才並無二致,跟她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慢慢搞清楚……


「……胡蝶,早。」


這是針對我不予理會,所透漏出來的倔強訊號。


「冨岡先生準備要出門巡邏了嗎?」

「那麼,我是建議你再等一下喔,可能會有些變化也說不定。」


忍抓住了我的手,像是怕我就這麼離開。

不管是她所說的一切,還是她現在所做的事情我都難以理解,但除了靜待她葫蘆裡賣什麼膏藥外別無他法。


「傳令!傳令!」


隨後,鎹鴉正如忍所預測的一般傳達新的指令。


「來自總部的傳令,水柱-冨岡義勇,傳達指令!」

「冨岡義勇的負責區域,由高野、近藤、小豆、村田、竈門炭治郎暫時代管!」

「今日,冨岡義勇待命!今日,冨岡義勇待命!」


我訝異地看著眼前的忍,完全搞不清楚她究竟做了什麼。

但我的表情似乎都在她意料之中,絲毫沒有打算遮掩她這股充滿自信的微笑。



「主公決定讓你休息一天。」

「有炭治郎在的話,你應該也能安心了吧?」


……主公讓我休假?為什麼?


「你的想法全部透露在臉上了……比起思考這些事情,不如先換上便裝跟我一起出門吧。」

「出門……去哪?」


我勉強擠出一些疑問,試圖讓忍解釋給我聽。


「我有不少藥材需要添購……蝶屋的孩子們也需要製作新衣服的布料,所以我想要冨岡先生陪我去街上一趟。」


她緊緊抓住我的手掌,與其說是親密的舉動,不如說更像是套牢住獵物一般。


「我一個人可帶不了這麼多東西……就拜託冨岡先生了。」


說著這句話同時還故意摟著我的手,看似祈求的眼神這下顯得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我還能有其他的選擇嗎?


「我知道了……」


***


「今天謝謝你了,冨岡先生。」


採買完必要的東西後,傍晚我們在一間團子屋坐下來稍作歇息。

我手邊放著忍今天採購的物資,似乎不像她所說的誇張,我只用一隻手也能勉強將全部的東西抱住。


她低著頭啜飲店家奉上的茶,因為嬌小而纖細的手,與我手持相同樣式的杯子在她手中卻顯得有些大。

或許是還處於東風解凍之際,她的手背跟耳朵被餘寒未消的寒風吹得有些通紅。向我道謝的臉,也比往常的時候還要紅潤。



「結果冨岡先生還是穿著隊服跟我出門,真是不解風情呢。」


她放下茶杯,瞇起眼睛微笑地望著我。

比起看習慣的隊服,身著便服的她透露出一股平時不見的嬌媚。我趁這個機會握住她擱在椅子上的手,在掌心內的小手還是一樣嬌柔、一樣細緻……一樣冰冷。


忍的體溫比常人還要低得多,經過無數次的肌膚之親後,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身體用微妙且難以感受的幅度緩慢變得更寒冷。

雖然箇中原因我已明白,但基於比情愫更重要的職責,我不但無權阻止,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一己之私改變她的想法。但至少……溫暖她的手這點小事情,我還是能辦到。


「冨岡先生的手還是一樣溫暖呢。」

「……是妳的手太冰了。」


一想到未來充滿了變數,諸多想法在腦海內角力著,我不經在掌心多施了一些力。


「冨岡先生。」

「可以請你閉上眼睛嗎?」


此時忍的聲音聽起來和緩而誠懇,眼神遙望著前方而沒有看著我--這是她真心請求時的反應。

雖然一整天下來還是有許多疑問,但面對她的請求後我並沒有太多猶豫,默默地閉上眼睛等待她的下一步。


我閉上眼睛後忍並沒有馬上動作,過了數秒我才感受到附近空氣跟地面的震動。她似乎走到我的面前……隨後雙手環繞到我的後頸上,將什麼東西掛到我身上的樣子。


「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


眼前忍那羞赧又可愛的神情,稀有到讓我難以遏止自己訝異地張開口。

她似乎也注意到我的想法,突然伸出手遮住了我的視線。


「抱……抱歉!我沒想到送生日禮物會比我想像中還害羞得多。」


這時我才發覺,她剛才泛紅的耳根並不是因為嚴寒,而是心中拿捏不定的忐忑所引起的。

但撇除忍的反應,她的一席話讓我搞不太懂……生日禮物是甚麼意思?


待她整理好呼吸,才終於慢慢將手收回,但羞紅的臉蛋仍然無法隱瞞她的害羞。

雖然還殘留不少不自然的感覺,但看得出來她在努力撫平激動的心情。

我也趁著這個時機,注意我脖子上所吊掛的物品--那是一個精美的手製錦囊,即使不湊到面前也能聞到一股淡淡的紫藤花香味,那股香氣除了紫藤花之外還有些許漫布在蝶屋的藥草氣味。

但最後我才發現,其實這氣息的組成沒有這麼複雜,它比我自己想像中的更令我熟悉……這是忍平常身上所散發的淡雅香味。


「這叫做藥玉。」

「古時用來祈求對方長壽,比起實際效用更重於概念的一種護身符。」


藥玉的概念我明白……但為什麼要特別選在今天,甚至不惜讓主公安排我一天休假……


「……為什麼送我這個?」


聽到我的疑問,忍從原本靦腆的樣貌變成瞪大眼睛看著我。須臾之後,她噗嗤地笑了起來。


「冨岡先生還是一樣不懂措詞的重要性呢。」

「如果我不是胡蝶忍的話,聽到你的話早就生氣地走了。」


忍像是看透我心中的疑問,輕輕嘆了一口氣之後坐回到我的身旁。


「今天啊,是冨岡先生的生日呢。」

「在西洋人的傳統裡,人們會在這一天將自己的心意送給重要的人。」


忍對著我微笑著……夕陽餘暉下,她的笑容更顯得燦爛。

但這深深的笑容下,卻藏著一絲只有我們自己才能理解的陰霾。


「就如字面上所說,我希望冨岡先生……可以長命百歲。」


我們彼此都很明白,這個希望是有但書的……但誰都沒戳破這個能讓我們偶爾沉浸在凡人的幸福,那脆弱如薄幕的保護傘。雖然我試著擠出一些答覆,但絞盡腦汁卻說不出任何一個詞。


忍也知道這是個難以回應的祈願……被她這一天所給予我的祝福圍繞,我們默默地牽著手安靜地坐著;她緊緊依偎在我的身旁,我也緊握著她的手……


就這麼持續這個狀態到店家打烊,直到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居所並重拾身為鬼殺隊--身為「柱」的責任為止。


我人生初次所迎來的生日慶祝,就在一個平凡而洋溢渺小幸福,但喉嚨深處充滿著苦澀味的一天中結束了。




標記:

243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9_深藏心底的花荵

「不好意思,天元,特別請你過來一趟。」 產屋敷耀哉的臥房裡搖曳的火光映照出數人的身影,除了妻子天音陪侍在其左右之外,還有另外畢恭畢敬的四人。為首的男性左眼帶著眼罩,寬鬆的左手袖子內空無一物,但這些身體上的殘缺毫無減損他俊俏的容貌。 十二鬼月誕生以來過了數百個秋冬,鬼殺隊長久以來的夙願也終於在第一隻掛有上弦名號的鬼被討伐而跨出了第一步。雖然真正的始作俑者鬼舞辻無慘仍然逍遙法外,但空前的勝利還是讓鬼殺

【只因為你】8_逝者伊人

「謝謝你來看我姊姊,冨岡先生。」 最後的參拜結束後,身旁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向日我道謝。但與其說面無表情,不如說是帶著毫無感情的笑容更為貼切。今天來上香的路上巧遇故人的妹妹,便和她一起完成掃墓的工作了。 今天是胡蝶香奈惠,也就是胡蝶忍的姊姊慘遭惡鬼毒手而殞命的日子。 鬼殺隊的隊士很少替同事掃墓,不只因為在我們人生中會送走無數的夥伴。隨時準備的遺書被交到該收下的對象時,他的一切就正式跟鬼殺隊斷絕關聯了。

【只因為你】7_忍戀,昭然若揭

「呃……妳說,忍大人最近怪怪的?」 一起替晚餐善後時,香奈乎突然抓著我的袖口說出「師父最近怪怪的……」,我重複這個疑問後她困擾地猛點頭,並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情。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雖然我大概猜到她會這麼問的理由了……原以為至少香奈乎可以不用知道這件事情,但看起來連她都瞞不住了。 「師父的眼神,最近提到冨岡先生、或是跟他待在一起時……感覺師父不太自在。」「呼吸不穩跟心跳忽快忽慢之類的……

header.all-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