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常伴妳左右



冨岡義勇似乎非常困惑。 這幾天他把每日的工作完成之後,便四處奔波尋找與我們有所聯繫的人。炭治郎等等與他比較親近的人不用說,小葵跟香奈乎也都受到他的拜訪了。至於演變成這個狀況的原因,我心裡再明白不過。 兩週前的那天,作為生日禮物我將自己精心製作的藥玉送給義勇。本來就只是個心意而已,我也從來沒期待過那個大木頭會做出什麼回應。但就在我生日快來臨的時候,他不知道從誰那得知了我的生日,突然開始了一連串的緊湊行程。 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傳到我耳裡,隨著眾人茶餘飯後的流言蜚語,他的焦躁連我都快感受到了。雖然想再強調一次,我真的不期待他能送出什麼特別的回禮,但看他這麼努力的樣子都不經在心中默默替他加油。也不自覺在生日前夕,一絲絲好奇他到底會得出什麼結論。 但還是有些令人擔心的事情。他尋找了與我們有聯繫的"所有人"。只要有一點情報可以搾取的人,義勇都無一例外地詢問他們的意見,包含那個做出高露出度隊服的前田雅夫……希望義勇不要聽進奇怪的話才好。要是真的收到奇怪的禮物,我怕我會讓那個下流眼鏡提前去見閻王。 但這些事情也沒有容我置喙的餘地,也只能默默進行自己的工作等待生日的到來。不過自己沒有如想像中的冷靜,一整天下來頭腦都昏昏沉沉的。明明不斷說服自己沒什麼好期待,腦袋卻又擅自去在意這件事情,不管外表裝得再冷靜,內心的波瀾終究無法抑止。 面對堆積如山的內勤工作,不好好令自己心平氣和是不行的,職務還是不可迴避的責任。正當我想打起精神投入到工作中時,門外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忍大人,今天也是在辦公處用晚膳嗎?」 小葵在門外有禮貌地詢問我晚餐的事宜,仔細想想現在也沒辦法集中精神,不如就趁這個機會先讓自己調劑一下好了。 「不了,我跟你們一起用膳吧」 聽到我這麼說,她從原本眉清目秀但嚴肅的臉龐中露出滿顏歡笑,真是個率直的孩子。 「好的,那我馬上去幫您準備!」 作為實際上支撐著整個蝶屋運作的人,有她在實在是令人安心的事情。就算我出差等等原因不在家,她也好好地打理了這裡的一切。即使是沒有殺鬼的才能的人,也總能找到發揮自己長才的地方,想到這我不禁感到一股欣慰。 在確定跟大家用餐後,我伸展一下身體發出慵懶的聲音,起身前往與她們會合。大概是為了慰勞我連日的辛勞,小葵今天煮了我喜歡的生薑佃煮。在悠閒的用餐過程中,也聽了一下今天的傳聞,香奈乎也少見地稍微說了幾句……炭治郎給她的改變真的很大。 大略整理內容的話……蜜璃今天結束了遠征,終於在從為期兩週的出差中解放出來。但第一個前去替她洗塵的並不是大家熟知的蛇柱—伊黑小芭內,而是水柱—冨岡義勇。也因為被義勇捷足先登,伊黑先生似乎有些不悅但沒有引發更大的糾紛。最後義勇在蜜璃那邊待了一段時間才離開,但沒有人知道他去做了什麼。 從旁人的敘述來看,在送走義勇之後的蜜璃一直處於心花怒放的狀態,嘴裡嚷嚷「啊啊……冨岡先生跟小忍……好棒……」之類的話。聊到這裡時,我感受到了小葵她們好奇的視線,但我要她們不再要深入這個話題。 另一方面,義勇離開蜜璃那後就直接回到自己家裡,再來就沒有人看見他了。剩下的就是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不死川先生一如往常地愛發脾氣、悲鳴嶼先生又因為一些小事流淚。但這些平凡無聊的小事,正是鬼殺隊仍舊正常運轉的最好證明。 用完晚餐後我繼續投入在工作內一段時間,直到明月高掛時才匆匆去洗個澡準備就寢。但當我躺在床上時,卻又輾轉難眠。 「已經子時了吧……」 這一刻起我又默默長了一歲,如果繼續無病無痛下去,我很快就會比姊姊還要老了……但那個畫面我卻無法想像。與他人白頭偕老什麼的,對於劍士的自己來說根本是荒誕無稽的童話。但只有轉瞬之間也好,也想在自己身為柱以外的部分留下些什麼。而且比起自己長命百歲,我更希望我重視的人們可以快樂地活下去。不管是香奈乎、小葵、小清、奈穗、小澄、所有鬼殺隊的成員們,以及……冨岡義勇。 當我陷入深夜的苦惱時,我似乎聽見那個令我殷切期盼的腳步聲。聲音的主人在屋外停留下來,隨後用渾厚而低沉的嗓子呼喚我。 「胡蝶……我可以進去嗎?」 皎潔的明月在障子上映照出他的身影,直到我回應前他都杵在那動也不動。 「嗯,進來吧」 我稍微從床舖中坐起身,等待這深夜拜訪不知禮貌的貴客進來。 「冨岡先生,大半夜地跑來女孩子的房裡,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可是會被當變態的」 我忍著心中那小小雀躍的欣喜之情,挖苦著一身便裝的他。義勇……你真的是讓人討厭不起來的傻瓜。 「……沒關係」 「呃……沒關係是指被當成變態沒關係,還是……?」 他無視我的疑問,面無表情地關上門並正坐在我的床鋪旁。就這樣一語不發地望著我,看起來又進入欲言又止的傻呼呼狀態了。這時候不引導他說些什麼,恐怕會陷入持久戰吧…… 「所以,冨岡先生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今天是胡蝶妳的生日」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冷靜地面對,但當他說出關鍵詞的時候還是瞬間讓我燥熱起來,期待著他接下來會做些什麼。 「我想成為第一個祝賀妳的人」 他從腰間掏出一個數吋大的木盒子,放到我伸手便可以拿取的位置。 「所以這是……生日禮物?」 「……嗯」 這時我仔細凝望他的臉,才發現他的耳根到脖子都紅通通地,完全跟那天我送他禮物時一模一樣看來我們兩個人都不太習慣這種場合啊……為了留給他一些顏面,我決定不點破這件事情。 我拿起義勇所準備的木盒,看大小原本以為會有些重量卻意外地輕盈。我滿心期待地將木盒打開,裏頭卻空無一物……失望的感情瞬間湧出。 但僅僅只有一瞬間而已,我很快便明白這個禮物的用意。 「這個是……藥盒嗎?」 聽到我的疑問,義勇他點了點頭。 在前線進行救援工作時,我會隨身攜帶一些簡單的藥物在身上,而這個木盒的大小與我平時裝藥物的容器相仿。但比起專業的工匠所製作的精美木盒,這盒子不管面還是角都顯得有些粗糙。 「這該不會是冨岡先生你自己做的吧?」 看來他今天一整天待在家裡,似乎就是為了完成這個……我也注意到他的手上多了一些不明顯的擦傷,看來刀子使喚得多熟練,做木工又是另一回事了呢。 「……這幾天,一直在尋找適合妳的禮物」 「我上街了很多次,看過許多適合妳的東西,但都覺得差了一點」 義勇有神的眼睛直盯著我,他露出這樣認真的神情時,總是讓我招架不住。 「最後我拜訪了甘露寺,她告訴我……送禮最重要的是心意」 「她要我想像妳替我準備禮物時的心情,才能真誠地知道自己想送什麼給妳」 蜜璃!!!妳這樣說不就代表我很在意義勇嗎!?……雖然……大部份是事實就是了。 「妳送的藥玉我會隨身攜帶,所以……」 說到這裡,接下來的台詞似乎已經超過他羞恥心的極限了。『我希望妳也能帶著』他大概是想說這樣的話吧?我笑著讓他面對自己的害羞,開始把玩手中的木盒。 因為光線昏暗,我第一時間並沒有注意到盒子中的端倪,在照射到月光後我才發現蓋子的內側似乎刻了些什麼…… 「為了見到妳……呵呵……」 看到一半我就懂了,沒想到義勇也有這麼詩情畫意的一面。 「吶……為什麼冨岡先生會刻下這首和歌給我呢?」 我握住他滾燙的手,但此時我的體溫也高得難以置信。原本他因為羞恥心而撇開的視線,也緩緩地回到我的臉上。 「……我只是覺得,這很符合我的心情」 他的瞳孔像是要我把吸進去般深情地望著我,我心中那翻騰的情慾再也無法埋藏起來。我從被子中鑽出,緊貼在義勇身上並輕輕地將他壓倒在地上。

「義勇先生,你知道這首和歌是在描寫什麼人嗎?」 「……這是偷偷到女孩子家與她纏綿一整夜,直到天明都不願離開的男子喔」 我緩緩解開衣衫,整個人伏在他身上。在簡短的猶豫後,他不只用肌膚給予我溫暖,還更進一步用粗壯的雙手摟住我。 「義勇先生也是這樣嗎?」 「唯有今天,義勇先生想怎麼做都可以……就算叫我的名字也是」 原本被他呼喊自己的名字,我就會全身酥麻地不像自己而難以反抗。但如果是現在的話,我覺得不管被怎樣對待都無所謂了。唯有今天,我想要被義勇好好疼愛一番。 『為了見到妳,我可以捨去性命;但見到了妳,卻又想長相廝守』 被用這種方式告白,有哪個人能夠承受呢……笨拙又少根筋的冨岡義勇。或許正是這份少根筋,你才有辦法做出一般人無法想像的羞恥舉動吧?想到這,我不經希望這一夜能夠更長一點,也希望在天明之時,他也會像和歌中的主角一般流連忘返。 唯有今天,我不想要他從我身邊離開。



標記:

55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正好今天是滿月卻看不見,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著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是很宜人的,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太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

【只因為你】女子限定的覆盤※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來來來,小忍快點坐下來吧」 眼前這名身材姣好、外表亮麗,髮色如同櫻餅一樣可愛的女性不斷催促我入座。我眼前是一張擺滿西式點心的華麗餐桌,配上跟桌子同款式的亮色洋式靠椅。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華美的瓷器餐具,奢侈地讓我有些難以適應。 「甘露寺小姐,其實不用這麼鋪張的」 蜜璃笑咪咪直盯著我,雖然有時會傻裡傻氣到讓人無奈,但那股真誠的笑

【只因為你】常伴你左右

柱的一天來臨的非常早。 除了每天例行不斷的磨練與砥礪外,還有相當大範圍的區域巡邏責任,調查鬼的情報以及作為上下聯繫的橋梁等等也是幾乎每日必行的課題。更不用說其他人遭遇棘手的鬼,柱也有緊急出動的必要,所以每一天的工作安排都沒有馬虎的餘地。並不是說柱沒有休息的時間,而是行程上要是有什麼延誤,都會導致後來的工作愈來愈繁重。 我在腦海中思索今天應該進行的事項——由於天氣溫和也沒有突然降雨的疑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