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致有點討厭的你



搞砸了…… 為了替姊姊報仇;為了殺死那可恨的鬼,自從姊姊過世之後我一直在嘗試不同的方法。 最近甚至開始讓自己攝取毒素,藉由累積在體內的毒與鬼同歸於盡。 喜歡吞食少女且貪得無厭,那既是女性又身為柱的自己,對他來說肯定是很好的誘餌吧? 在不斷反覆測試不同配方的過程中,我正一步一步尋找容易累積又對身體負荷最小的配方,但萬萬沒想到今天所攝取的幾種藥物,混合在一起居然有催淫的效果。 這藥效居然還不是速效性的,一直到調查任務的途中才產生症狀,只能說這是自己學藝不精的下場。除了愈加嚴重的口乾舌燥外,還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慢慢脹熱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甚至連下體都不受控制地分泌大量的潮水,真是太屈辱了……這時候就很希望,有另一個像我一樣在藥學上有高度造詣的人存在,更客觀地尋找適合的配方。 但比起這些,當中最糟糕的其實是──要跟這傢伙一起行動。 「胡蝶,妳怎麼了?」 一道渾厚而沉穩的嗓音,用低沉且不帶感情的方式呼喚著我的名字。 我跟他距離有將近十尺,但他準確地用我能聽到的音量叫喚著我。 「沒事的,冨岡先生。請你不用理會我,專心巡邏即可」 我盡量讓語調與平時和他對話相同,即使我與他的距離比我們平時一起執行任務時更遠。 「……妳今天很奇怪」 在我話語剛畢時他陷入短暫的沉默,過了一陣子才擠出幾個聽起來不怎麼禮貌的字詞。 「……冨岡先生說話還是一樣沒頭沒尾呢,你是想要打架嗎?」 我硬擠出平時的笑容,壓抑著本應展現出來的怒火。 雖不至於到想拿日輪刀戳他的程度,但他的發言還是讓我些許青筋暴露。 「……」 面對我的詰問,他馬上像懶得解釋般不發一語,才短短兩句就戛然中止了這次的交流。 他總是如此,讓人搞不懂他是否不喜歡和人溝通。 就是這樣,大家才會…… 唉……反而是我不由自主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為什麼身體都這麼不適了,還要花費心思去關心他的人際關係啊? 簡陋的林間小徑在我們靜下來後,周圍只剩下我們的腳步聲以及禽鳥的叫聲。稍微深吸了屬於林間裡混雜濕氣與泥土的氣息,讓自己稍微平穩下來。 雖然身體偶爾擅自產生的反應還是讓我很不自在,但情緒穩定下來多多少少也對症狀有所改善。 然而這與身體內的躁動不合的平靜,使我下意識地將視線漂移到了他的側臉上。對比現在有諸多困擾的我,他那若無其事直視前方的樣貌讓我一瞬間感到不太愉快。 他還算標緻的輪廓,此時看來格外吸引人,這樣貌彷彿觸動了自己心中的某些開關。要是再看下去可能會有不好的影響,我用力地將視線別開,試圖將注意力分散到別的地方去…… 冨岡義勇,是比我年長三歲、身高比我高一個頭的男性同僚。 同樣身為劍士頂點『柱』的我們,偶爾會有共事的機會。今天則接到了可能是下弦鬼出沒的情報,主公大人才派遣我們一起去調查這件事情的真假。 身為水柱的他,劍術的高超可以說無庸置疑。但就算在性格迥異的柱裡面,他也可以算是最難讓人親近的一位了。往往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麼,想要認真跟他對話的時候,常常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 吃飯的習慣又差、容易被狗討厭、因為不善言辭常常引起各種誤會……笨拙又少根筋,總是感受不到別人對他的關心這點,也讓人很不愉快。 但總覺得無法真的討厭他……畢竟他還是有一些些優點的,嗯,一些些。 「胡蝶」 「是……是!?」 思緒被突如其來的呼聲給打斷,讓我驚慌失措地不小心抬高音調,旁人看來或許會有些狼狽。 「妳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 繼續踏著平穩的步伐,他發出了感受不到任何情緒起伏的提問。 「……為什麼我要對冨岡先生不滿,難道冨岡先生有做什麼會讓我不高興的事情嗎?」 他的疑問激起了我些許的好奇心,不由得想知道他現在究竟露出什麼樣的表情。而明知現在看到他的臉會有點危險,我還是難以控制自己。 翩然的五官此時抹上了一絲旁人無法察覺的陰霾,但我多多少少能知道這是他覺得失落時的神情。這人比想像中還要麻煩許多,必須仔細觀察這些細微的變化才能了解到他的感情波動,感情就不能再更豐富一點嗎? ……雖然,我也沒資格說他就是了──自從姊姊過世之後。 不過……真的不能再看下去了。再多看幾秒我恐怕就會難以按捺心中的情慾,做出一些除非藥物影響不然根本不可能做出的舉動。 「…………沒有」 他在短暫的猶豫之後回應了我的疑問,正當我因此放下心來準備要回歸沉靜的時候,他又再度開口了。 「但今天胡蝶妳……一次都沒有戳過我」 「…咦?」 我瞬間能感受到自己的臉脹紅起來,心跳聲也逐漸高揚起來,肯定是藥效發作的緣故。 「而且我們的距離也比平常還遠,以往並行的時候連羽織都會接觸到……」 「好了!不要再說了……」 我摀住自己的臉,伸出手試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我感受到伸出的手傳來一股厚重的力道。 趁我沒有防備的時候,他逼近到我身邊抓住了我,粗大而充滿繭的手掌完整地包覆我那可憐又缺乏力氣的手腕。雖然我第一時間就想將手抽回來,但完全無法抵抗他。 「冨岡先生,可以請你鬆開手嗎?我要生氣了喔」 在無法順把手收回來的情況下,我只能整頓自己的呼吸來避免更加心煩意亂。 同時也讓自己的語調比平時更低沉,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警告。 「……」 但他沒有回應,甚至還死盯著我的臉,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殺傷力有點強烈…感覺自己的臉龐都快脹熱到接近暈眩了。 「冨岡先生,你今天有點難纏耶,平常你不是都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你嗎?」 我用盡最後的力氣調侃他,並從或許快要融化的表情中硬擠出一抹銳利的眼光。 「……」 「說些什麼好嗎?冨岡先生?如果沒有要說的話,就麻煩你先放手可以嗎?」 他每一秒不說話,都讓我感覺恍如隔世。而經過了宛如幾世的時間,我終於等到他嘴角開始抽動的一刻。 「……因為,唯獨胡蝶……我不想被討厭」 咦咦咦咦!這男人是怎樣? 為什麼可以用這麼認真的表情,輕易地說出這麼讓人無法承受的話語…… 「所以,我想知道……我是不是有做錯什麼」 雖然就旁人來看,他可能像平常一樣面無表情。但這時候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就像是被拋棄的幼犬般無辜,彷彿頭上都生出兩個低垂而失落的狗耳朵一般。 這下子我真的要不行了……嗎? 在將放棄的前一刻,我用潛藏在心底的理智倒抽了一口大氣,終於把快要飛到九霄之外的意識拉回來。 「那個……冨岡先生,我沒有討厭你喔。我只是身體不太舒服而已,怕影響到你才盡量遠離你,所以差不多可以請你把手放開了吧?真的有點抓住我太久了,麻煩你了。」 然後,用盡力氣,將想說的話全部一次說完。 他這時也終於識相地鬆開手,讓我從難以控制的雜亂思緒中解放出來。 「……抱歉」 他稍微退開了兩步,聲音中聽起來有些愧疚。 而我在解脫之後也失去站穩的力氣,一放鬆心情之後,身體跪坐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著,似乎把剛才忍住的一切反應都在這時候釋放出來了…… 「嗯……謝謝你……冨岡先生,讓我……休息一下……」 我喘著大氣,發出了些許嬌嗔的氣音。剛才手腕被握住產生的餘韻,還有他最後直盯著我的神情,到現在還在影響著我。看來要恢復到平常的狀態,會比想像中更花時間啊…… 「失禮了」 在我來得及反應之前,他突然又在沒有徵詢我的同意下靠近了我。並且用他的手環繞住我的腰,此時的我根本沒有力氣再反抗他了。 「冨岡先生!?」 「妳這樣子無法執行任務的,我先帶妳去能休息的地方」 他單手環抱住我的同時,還將自己的身體鑽到了我另一側的腰際內。 「我送妳吧,好好休息」 他蓬鬆的長髮稍微磨蹭到我的身軀,發出細碎的沙沙聲,溫熱的大手即使隔了數層的衣物還是好好地傳達到我的肌膚上。而面對這樣偶爾溫柔的他,我也終於放下了防備,想說就隨著自己身體的反應去吧……我已經有點疲憊了。 然後,一陣強大的力道將我拋上一公尺高的位置,我順利地俯視著泥濘的林間道路……咦? 「那個,富岡先生,為什麼要用像是對待米俵一樣的方式扛著我呢?」 期待著他會溫柔地對待我的自己,真是天大的傻瓜。 「這樣比較好運送」 「……你把我當成需要方便才能運送的什麼東西了?」 他將我扛在肩膀上,我無力的癱軟身軀只能任憑他處置,即使胸部已經緊貼他的背也沒辦法…… 然後,他的手也太接近我的屁股了吧,一定得用這麼害羞的姿勢嗎? 「……胡蝶希望我怎樣搬?」 像公主一樣……?我怎麼可能說得出這些話。 「算了,就這樣吧……只是麻煩你不要摸到我的屁股了」 「然後到能夠休息的地方後,我希望可以一整天都不用看見富岡先生,我想要自己一個人安靜一下」 對於剛才自己內心所說的事情,我想要收回來。 我果然還是有點討厭冨岡義勇,討厭這個笨拙又少根筋的冨岡義勇。 唉……想到這,我嘆了一口大氣。

標記:

41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正好今天是滿月卻看不見,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著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是很宜人的,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太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

【只因為你】女子限定的覆盤※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來來來,小忍快點坐下來吧」 眼前這名身材姣好、外表亮麗,髮色如同櫻餅一樣可愛的女性不斷催促我入座。我眼前是一張擺滿西式點心的華麗餐桌,配上跟桌子同款式的亮色洋式靠椅。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華美的瓷器餐具,奢侈地讓我有些難以適應。 「甘露寺小姐,其實不用這麼鋪張的」 蜜璃笑咪咪直盯著我,雖然有時會傻裡傻氣到讓人無奈,但那股真誠的笑

【只因為你】常伴妳左右

冨岡義勇似乎非常困惑。 這幾天他把每日的工作完成之後,便四處奔波尋找與我們有所聯繫的人。炭治郎等等與他比較親近的人不用說,小葵跟香奈乎也都受到他的拜訪了。至於演變成這個狀況的原因,我心裡再明白不過。 兩週前的那天,作為生日禮物我將自己精心製作的藥玉送給義勇。本來就只是個心意而已,我也從來沒期待過那個大木頭會做出什麼回應。但就在我生日快來臨的時候,他不知道從誰那得知了我的生日,突然開始了一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