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8_逝者伊人




「謝謝你來看我姊姊,冨岡先生。」


最後的參拜結束後,身旁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向日我道謝。但與其說面無表情,不如說是帶著毫無感情的笑容更為貼切。今天來上香的路上巧遇故人的妹妹,便和她一起完成掃墓的工作了。


今天是胡蝶香奈惠,也就是胡蝶忍的姊姊慘遭惡鬼毒手而殞命的日子。

鬼殺隊的隊士很少替同事掃墓,不只因為在我們人生中會送走無數的夥伴。隨時準備的遺書被交到該收下的對象時,他的一切就正式跟鬼殺隊斷絕關聯了。

雖然我們很多都是孤苦無依的人,卻很明白自己是身為消耗品的事實,從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死亡成為存活者的包袱。但我與身旁的胡蝶忍,都是不明白這個道理的蠢材。


身上的羽織此時變得沉重無比,但眼前的少女所攬在身上的是比我更巨大的重擔。這個努力模仿亡姊的笑容,對於看過她兒時模樣的我來說實在無比尷尬,但那瞳孔深處隱藏起來的激情,卻讓我想起來幾乎塵封的記憶……


那是許多年前……要追溯到我通過最終選拔考試,失去了蔦子姊姊以及錆兔,宛如行屍走肉的日子。

考試結束後我回到滝鱗師父身邊,除了休養之外也為了告知他錆兔的消息。在收到任務而離開他的教誨前,我披上如同自虐的半半羽織。將那只要一回想起來就會痛不欲身,讓自己害怕想起的記憶隨時攜帶在身邊。


我的第一次出擊就是龐大的協同任務,小聚落被剛鬼化的數名鬼所襲擊而幾近滅村,收到指派的隊士陸陸續續前往該處圍剿了犯下兇案的惡鬼。雖然沒有成功將所有的鬼斬首,在眾人的努力下還是拖到了黎明將剩餘的鬼通通燒成灰燼。但當天也有許多人跟我一樣第一次接到出擊的任務,還沒立下任何功績、甚至連記下他們名字都來不及就命喪黃泉了。


我雖然也在戰鬥中身負重傷,但我不想再發生如同錆兔的悲劇,硬是在左手骨折、頭骨裂傷加上全身大小撕裂傷的狀況下浴血奮戰。最終活了下來,腎上腺素消退後的劇痛卻讓我痛苦地呻吟,整個人倒坐在牆邊完全無法移動。羽織也在戰鬥中遺落在某處,身上僅剩殘破不堪的隊服。


意識模糊不清的時候,我注意到傳說中的『隱』前來接應我們,而指揮他們的卻是年紀跟我相仿的女孩子……


「大家要小心一點喔,傷者都很脆弱的。」「在拯救隊士之前,先確認有沒有平民的傷者,優先將他們送到附近的城鎮給醫生治療。」


她有著超過腰間的秀髮,就算稚氣未脫仍然能感受到她超凡的氣質。除了出水芙蓉般的美貌外,兩側的大蝴蝶髮飾也讓人印象深刻……


「姊姊,那邊角落也有人。」

「哎呀,那小忍妳去看望一下他吧。」


此時透過對話才發現她身旁跟了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因為沒身穿隊服而是褶裙沒意識到她們是一起行動的人。她在收到指示後小跑步帶著醫療箱向我奔來,步伐看起來有些習武的基礎而非凡俗之人。


「少年,你剛剛一直盯著我姊姊看吧。」

「……唔?」


她口中不斷嘮叨的姊姊,就是剛剛的長髮少女吧?眼前的小女孩綁著夜會卷,腦袋後方的髮飾看起來與她姊姊是相同樣式的異色款。髮飾搭配她嬌小的臉蛋,顯得髮飾極其巨大,更替她增添了一股稚嫩的氣息。


「就算你一直看也不會有機會的,不,不會讓你們有機會的。」

「……我沒……嗚……」


她手法俐落地拿起創傷藥在我身上各處傷口塗抹,皺著眉頭的臉龐卻會讓人覺得她是不是在生氣……


「右手還能動嗎?幫我解開一下衣服。」

「……沒辦法。」


雖然右手沒有骨折,但我放在扣子上時完全施不上力,最終還是無力地垂了下來。看到這一幕的小女孩不打算遮掩地嘆了一口氣,用有點嫌麻煩的眼神望向我。


「實在是不想做這樣的事情……但還是失禮了。」


她細心地在不觸動到傷口的前提下,緩慢地解開我衣服的釦子,並同樣仔細照護原本被衣物遮蔽的傷口。最後也將我頭部跟左手的傷勢完美地處理好,如此純熟的技巧很難意識到她是年紀比我還小的女生。


「……你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剛剛是姊姊,現在是我嗎?嗚哇,真恐怖……」

「才……才沒有!」


她像是對我的視線表達不滿般吐了吐舌頭……但我也清楚自己的否認並非全是本心,在這短暫的時間裡,我也早已明白她在容貌上絲毫不會輸給自己的姊姊。等到她跟我同年的時候,肯定已經是一名毫無疑問的美少女了。


「……開玩笑的,沒想到你也會臉紅啊。」「看你還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她鬆開眉頭展露出自信的微笑,雖然她的容貌與蔦子姊姊絲毫沒有相似之處……卻在她身上讓我感受到相同的溫暖,那是出自於內心深處,溫柔又體貼的關懷。

原以為自己不敢再落下眼淚,怕自己一掉下眼淚就會回想起自己所失去的全部。但此時眼前這名女孩子言語中透露出的暖流,卻讓我在毫無預警下流出潺潺的淚水。


「……怎麼了!?有哪裡痛嗎?」


模糊的視線裡能看見她慌張地四處移動,為了不想讓她擔心我急忙地帶著哽咽回應。


「沒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是這樣嗎……?」


她停下動作站在我面前,隨後我感受到自己的腦門傳來溫柔的觸感。


「很好很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這很棒。」


她輕拍著我的頭,像是在安慰小孩子般。被比自己年紀還小的女生這樣對待讓我有點羞愧,我內心卻沒有任何抗拒她繼續做的意思。


「不管怎麼樣,你活下來了,這比什麼都重要。」「如果你繼續殺死惡鬼並活下來的話,等到我加入鬼殺隊後一定能再會的。」


我抬頭仰望她,她像是半開玩笑般瞇起眼睛。


「因為你已經被我迷住了吧?就當作為了再見到我,努力地活下來吧。」

「才……沒……!」


她不給我否認的機會便擅自跳開,在踏上離去的步伐前她用側身向我道別。


「等等隱忙完就會來接走你,就好好待著休息吧。」

「……那個!」

「嗯?」

「妳的名字是?」


我急忙地在她離去前叫住她,她才發覺自己還沒自我介紹,露出像是犯錯般的尷尬笑容。


「我真是迷糊了。」「我是胡蝶忍,那麼就祝你早日康復。」


她成為了我短短一瞬間的救贖,但很快我又被自己心中的深沉之物給困住。

我們也如同當時那形式粗糙的約定在數年後再會,但畢竟她拯救了無數人,也很自然地遺忘了我這個身為過客的小夥子。

而她喜怒無常卻真摯的面貌,在我們相會沒多久便隨著胡蝶香奈惠的逝去一同消失,那個又哭又笑的胡蝶忍早已不復存在。


『冨岡先生您好,我再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新上任的蟲柱,胡蝶忍。』



她付出了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緊跟在我的腳步後成為了柱。我們交流的機會愈來愈多,卻讓我愈來愈不願意回想起,當年那個對我伸出援手的純真少女。

因為對我來說,胡蝶忍的轉變,正是映照自身如何逃避現實的雪亮鏡子。


我不像胡蝶忍這麼勇敢,能夠面對無視故人的遺願去執行自己的意志,我甚至連想起故人的勇氣都沒有。我不斷逃避柱的重量,或許也只是不願意想起,自己究竟該傳遞什麼東西下去;只是為了不讓自己覺得痛苦,所以不願意想起自己被託付了什麼。


但即使是這樣,我仍有胡蝶忍能夠放下那過多責任一刻半晌的希望,讓她能夠好好面對心中那原本屬於自己的激情。

我於心不忍地拍了拍她的腦門,她似乎被這一舉動給嚇壞了。


「你做什麼!?冨岡先生,這是性騷擾喔!」


她急忙地退開一步,用手像是要抹去頭上殘留的觸感。


「胡蝶……能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覺得是很不錯的事情。」


她瞪大眼睛看著我,嘴巴裡好像想吐出什麼字又數度縮了回去。總是被她抱怨不擅溝通的自己,平時難以回嘴的時候就是長這樣吧?


「冨岡先生,你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名曾經存在過的少女,她所對我說過的話。」


我不曉得此時我擺出了什麼樣的神情……但我能注意到胡蝶忍在我眼前,第一次顯露出滿臉羞紅的樣子。


「而我希望,能找回她……」


為了讓她再次獲得蟲柱之外的身份,我在心中許下小小的願望。

希望自己成為胡蝶忍能夠展露自我的遮風避雨之地……如此擅自作主的願望。


標記:

10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9_深藏心底的花荵

「不好意思,天元,特別請你過來一趟。」 產屋敷耀哉的臥房裡搖曳的火光映照出數人的身影,除了妻子天音陪侍在其左右之外,還有另外畢恭畢敬的四人。為首的男性左眼帶著眼罩,寬鬆的左手袖子內空無一物,但這些身體上的殘缺毫無減損他俊俏的容貌。 十二鬼月誕生以來過了數百個秋冬,鬼殺隊長久以來的夙願也終於在第一隻掛有上弦名號的鬼被討伐而跨出了第一步。雖然真正的始作俑者鬼舞辻無慘仍然逍遙法外,但空前的勝利還是讓鬼殺

【只因為你】7_忍戀,昭然若揭

「呃……妳說,忍大人最近怪怪的?」 一起替晚餐善後時,香奈乎突然抓著我的袖口說出「師父最近怪怪的……」,我重複這個疑問後她困擾地猛點頭,並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情。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雖然我大概猜到她會這麼問的理由了……原以為至少香奈乎可以不用知道這件事情,但看起來連她都瞞不住了。 「師父的眼神,最近提到冨岡先生、或是跟他待在一起時……感覺師父不太自在。」「呼吸不穩跟心跳忽快忽慢之類的……

【只因為你】6_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明明今天是滿月卻欣賞不到,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雖然宜人,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偏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也是有可能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