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只因為你】7_忍戀,昭然若揭




「呃……妳說,忍大人最近怪怪的?」


一起替晚餐善後時,香奈乎突然抓著我的袖口說出「師父最近怪怪的……」,我重複這個疑問後她困擾地猛點頭,並露出了些許擔憂的神情。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雖然我大概猜到她會這麼問的理由了……原以為至少香奈乎可以不用知道這件事情,但看起來連她都瞞不住了。


「師父的眼神,最近提到冨岡先生、或是跟他待在一起時……感覺師父不太自在。」「呼吸不穩跟心跳忽快忽慢之類的……」


『啊啊啊……果然是這件事情啊……』我用掌心按住自己的眉心,對於要怎麼回答香奈乎這個問題讓我有點頭疼。

看來眼神細膩到連一條神經的變化都能掌握,能否掌握這簡單不過的心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師父是不是生病了?」


香奈乎……別用這麼真誠的眼神看著我,也不要這麼擔心忍大人啊!忍大人只是……只是在跟水柱大人交往而已,絕對不是哪裡生病了!


「香奈乎,沒這回事喔。」


忍大人跟水柱大人暗中交往這件事,雖然不是所有鬼殺隊的人都有察覺到,但不要太遲鈍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由於兩人一直覺得自己隱藏得很好,大家也很識相地不戳破這件事情……這時候很羨慕被忍大人告知真相的戀柱大人,可以毫無顧忌地跟忍大人談論這件事情。

忍大人沒有生病,但他們兩人的天真倒是快讓周圍的人憋出病了。比起其他一知半解的人,經常待在他們身邊的人……譬如我,甚至都知道他們進展到什麼地步了。


忍大人以為她自己洗棉被跟貼身衣物這種不自然的行為,我們會完全沒發現嗎?前幾次為了給她台階下,都會趁機詢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她似乎以為我們很好糊弄,一臉通紅地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想一筆帶過,「啊哈哈……突然想自己洗……」之類的理由誰會輕易地相信啊!


生日那天水柱大人一直待到早上才離開也是,聽到忍大人的嬌喘聲我就不敢再繼續問她吃早餐的事情了……工作時她身上到處是藏不住的吻痕,要當作沒發現也讓我很痛苦。


「可是……我擔心師父……」

.

香奈乎啊,要是忍大人知道妳這麼單純地替她擔心,她一定會覺得很愧疚的。


「沒事的。」


我伸出手蓋在她的手背上,試圖讓她感到安心。


「香奈乎,妳知道嗎?妳跟炭治郎待在一起的時候,也會露出忍大人那樣的表情喔。」



原本我很不擅長應對香奈乎的……自從差點被音柱大人帶走那件事,加上忍大人替我們準備的一切,我們已經可以很自然地像這樣對話了。而且香奈乎又是這麼心地善良的孩子,要讓人怎樣討厭她呢?


「咦?」


講到炭治郎的時候,香奈乎將手縮回去撫摸自己通紅的臉頰。看來不只不懂忍大人的狀況,香奈乎也搞不清楚自己的處境啊。


「香奈乎會覺得自己生病了嗎?」

「……不會。」


聽完我這麼問,她將雙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啊啊……空氣中整個瀰漫著戀愛喜劇的氣味。


「那麼,忍大人也只是經歷了跟妳一樣的事情而已喔。」

「……是這樣嗎?」

「嗯,所以就別在意忍大人了。」


妳要是太在意,連我都會有罪惡感的……


「可是……就算是這樣……」

「呃……又怎麼了?」


香奈乎好像又察覺到什麼,若有所思地看著別處。


「前陣子炭治郎他們聊天的時候,我聽到了一些關於師父的事情。」


嗚哇……不好的預感全都冒出來了……


「……妳聽到了什麼?」

「炭治郎說最近在蝶屋休養的時候,一直在師父身上聞到水柱大人的氣味,很擔心自己的鼻子是否不靈光了。」


因為他們隨身攜帶了對方的信物在身上吧……水柱大人收到什麼我並不清楚,但是忍大人最近在工作的時候會把藥盒拿出來把玩,露出以為沒人發現的笑容再收起來。頻率高到小清她們都能猜到那是水柱大人的禮物,但比起困擾的我來說,她們似乎更能享受默默關懷充滿少女心的忍大人。


「啊啊……請炭治郎不用擔心,只是因為兩位大人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比較常碰面而已。不只炭治郎沒事,兩位大人也什麼事都沒有……啊,順便一提,下次碰到炭治郎,請他不要隨便聞淑女身上的味道。」


呵呵……救命啊,忍大人……我下地獄要被割舌頭了。


「嗯……」


聽完我的結論,香奈乎好像還是有什麼想說的話,這裡姑且還是問一下吧。


「除了炭治郎……善逸跟伊之助有說些什麼嗎?」


我的擔心是真的,他們果然趁著這個話題也聊了些什麼。除了炭治郎之外,伊之助也用他超乎常人的感官,在深夜時感受到有人進出忍大人的房間。但炭治郎與伊之助似乎搞不清楚實際上發生了什麼,我想這一切對他們來說太早了。

而善逸……作為好色之徒的代表,對此反而沒發表什麼意見,理論上以他的聽力來說應該很容易察覺到才對。隨後在香奈乎的補充說明後,才知道炭治郎曾說善逸會半夜突然從床上坐起,像是冥想般閉起眼睛什麼話都不說。乍看之下好像是夢遊,卻能看見他豎起耳朵並且從鼻孔冒出血絲……


「……香奈乎,有機會的話請幫我踹他一腳。」

「咦?好、好的。」


看來再放任他們下去真的不行,要盡快告訴忍大人早就被發現的事情……


「哎呀,香奈乎在幫忙小葵嗎?」

「啊……忍大人……」「師父……」


忍大人身上雖然套著羽織,裡面卻穿著一身便裝,以平常這個時間還在工作的她來說算是滿少見的狀況。但是從她比平常更謹慎的妝容以及偷偷更換過的胭脂,加上刻意從髮側落下的些許髮絲……無一不在透漏著自己的行程。再加上明明現在病患不多,忍大人卻連日加班把工作的進度推前,沒有意外的話應該就是為了今天的傳統祭典做準備。


「我要出門一趟,可能要麻煩妳們看家一下了。」

「好的……」

「如果太晚回來的話就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她用著與高貴裝扮不同的矯捷身段,一下子就跳離我們的視線。我看見香奈乎帶著一絲困惑的臉,稍稍用手撫摸她的頭。

由於忍大人平常太能幹了,我常常會忘記她也只是一名與我年紀相仿的少女……像這樣的忍大人,有花樣年華的一面再正常不過了。


「總之,我們不用擔心忍大人的。」

「……嗯。」

「畢竟,就算是忍大人,也有享受幸福一刻的權力啊。」


我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默默地祝福忍大人,同時在心中盤算著,到底要怎樣跟她開口自己了解多少……順便祈禱她今天會去水柱大人那過夜,我才不用再尷尬地面對忍大人偷偷洗棉被的羞愧樣貌。


因為那樣的忍大人,可愛得會讓人想無視分寸緊緊地抱下去。



標記:

18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只因為你】9_深藏心底的花荵

「不好意思,天元,特別請你過來一趟。」 產屋敷耀哉的臥房裡搖曳的火光映照出數人的身影,除了妻子天音陪侍在其左右之外,還有另外畢恭畢敬的四人。為首的男性左眼帶著眼罩,寬鬆的左手袖子內空無一物,但這些身體上的殘缺毫無減損他俊俏的容貌。 十二鬼月誕生以來過了數百個秋冬,鬼殺隊長久以來的夙願也終於在第一隻掛有上弦名號的鬼被討伐而跨出了第一步。雖然真正的始作俑者鬼舞辻無慘仍然逍遙法外,但空前的勝利還是讓鬼殺

【只因為你】8_逝者伊人

「謝謝你來看我姊姊,冨岡先生。」 最後的參拜結束後,身旁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向日我道謝。但與其說面無表情,不如說是帶著毫無感情的笑容更為貼切。今天來上香的路上巧遇故人的妹妹,便和她一起完成掃墓的工作了。 今天是胡蝶香奈惠,也就是胡蝶忍的姊姊慘遭惡鬼毒手而殞命的日子。 鬼殺隊的隊士很少替同事掃墓,不只因為在我們人生中會送走無數的夥伴。隨時準備的遺書被交到該收下的對象時,他的一切就正式跟鬼殺隊斷絕關聯了。

【只因為你】6_只因為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明明今天是滿月卻欣賞不到,有點可惜啊……」 從微開的門縫望出去,厚重的雲層覆蓋住了月光而顯得昏暗無比。微涼的初夏晚風吹拂庭外的枝葉,簌簌的聲響替這個夜晚更增添了一股涼意。這個時節的氣溫雖然宜人,但怕身體著涼而受風寒,我還是默默地闔上了房門。 要說為什麼……畢竟我現在近乎全身赤裸著,僅披著一件對我來說偏大的半半羽織,即使是夏天也是有可能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