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安價】小薰與哥哥※




※成人向、有性描寫、爭議性內容,來源是噗浪安價

本書所有場景皆為虛構背景且為純創作內容,

不涉及任何現實存在的人物、團體、事件、地點、法律、政治環境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妳望向房間那不太牢靠的冷氣,妳覺得它今天今天又出問題了……即使妳根本還沒打開它。

妳穿著放學後還沒換下的國中制服,主動走進隔壁的房間,裡頭是妳那在學校有些受歡迎的哥哥。

妳的哥哥已經換下制服,但想必身上還是會有一些汗味吧?不過妳並不在意這個問題就是了。

該說是因為炎熱的天氣嗎?還是該說要進到哥哥房間這件事情,讓妳事先脫下制服裙底下的內褲。


「哥哥,冷氣又壞了。」


即使同齡的同學們開始用名字來直呼兄姊,妳仍然沒有改變自小習慣的稱呼,只稱呼他為哥哥,還是最親膩的那種語調。

而這句話,也是屬於妳跟讀高中的哥哥才能明白……獨特的暗號。


「嗯。」


不等哥哥同意,妳自顧自地坐到他那狹小的床上,望向那比妳寬厚許多的背影。

看來他又在玩著妳不熟悉的手機遊戲,並沒有很積極地搭理妳。

媽媽去買菜了,更不用說早出晚歸的爸爸,如今家裡只剩妳跟哥哥……還有那隻喜歡窩在哥哥房間的任性貓咪。

妳撫摸了一下在哥哥床上休息的貓,這臭貓跟哥哥一樣不怎麼願意搭理妳。

妳的哥哥就讀跟妳同樣學校的高中部,明明帶著一樣的血緣,妳比平均身高還矮,哥哥卻比一般男生高多了,更不用說還有豐富的運動細胞。曬到黝黑的肌膚,完全顯露出他到底有多愛在烈日下打籃球。

有運動習慣的哥哥,手臂長著比一般高中生更結實一點的肌肉。

而身穿無袖汗衫的他,妳能從他的肩膀處看見衣服留下的些微曬痕。


妳滾到了床上,家裡的貓感受到妳的存在後蹦跳到他處。

妳翻轉了一下身體,刻意讓裙襬往大腿上纏繞。

多滾了幾下之後,妳很快就把白皙的臀部露出了大半。

妳半側半仰地躺著望向哥哥,無法預料哥哥什麼時候會注意到妳空無一物的裙底,心跳也為之變得急促。

妳默默喘著愈來愈沉重的呼吸,等待哥哥放下手機的那一刻,暗自期待這個刻意卸下防備的舉動能被哥哥早點注意到。


終於,哥哥停下手邊的動作,一起身從座位上離開就注意到擺出痴態的妳。

他先是怔了一下,但短短一瞬間就冷靜下來開口詢問妳。


「小薰……妳為什麼沒穿內褲?」

「因為太熱了,想這樣吹哥哥房間的冷氣。」


妳再清楚不過,太熱不過就是一個藉口而已。

而眼前默默逼近妳的哥哥,也不可能不明白妳心裡打的盤算。


「反正等一下就要脫掉了,趁媽媽還沒回家……快點?」


妳不僅沒有想要遮掩的意思,甚至還用雙手拉扯了一下裙擺,讓哥哥能夠看得更清楚裙底的樣貌。

妳跟哥哥都明白這樣的行為有多麼病態,但自從那一天與哥哥結合之後,妳們兩人就走上了不歸路。


「可是我還沒洗澡。」

「我不介意……」


哥哥跨到了床緣,撫摸著妳綁起馬尾的後頸,妳感受到脖子上的微微汗水被哥哥的指尖勾起。

哥哥撫摸著妳初次經歷換季才穿沒多久的夏季制服,而相反地,他明年就要卸下高中制服成為大學生了。

這是妳們能一起穿著制服面對彼此的短暫一年,妳也喜歡穿上制服而變得成熟的自己。

當然妳才剛開始發育,但客觀而言妳發育得並不算太好。

但至少還有些懵懂的妳,覺得自己想要瘦的地方夠瘦、想要翹的地方也夠翹。

妳對於可愛或美麗還只有模糊的概念,但旁人跟哥哥的評語,都讓妳明白自己比別人更加好看。

妳嬌小的體型得到學長們很高的評價,但妳倒是覺得想要再長得高一點,縮小跟哥哥的差距。

妳沒有等待太久,哥哥就開始撫摸著妳的小穴確認妳的濕潤。

同樣處於青春期的你們,對於忍耐這件事都並非很擅長,早在進入哥哥房間前妳就準備好了。

哥哥撫摸著妳下面剛開始生長的稀疏毛髮,一邊刺激不斷泌出春汁的半熟果實。


「可以了嗎?」

「嗯……」


哥哥脫下棉質短褲,底下的碩物彰顯著自己的強烈存在。

妳只看過哥哥的,所以無法確定哥哥跟其他人比起來到底算大還是小……

但至少對妳來說,這已經大得會讓妳有點辛苦的存在了。

不過就算有些吃力妳還是對此欲罷不能,這嬌小的身軀早就已經病入膏肓。

當哥哥逐漸進入來撐開妳的身體時,妳的意識回到了……妳跟哥哥「一起吹冷氣」的那天。

這不過是妳最近一次剛放暑假,也就是說將近一年前的事情。

那是跟現在有些燥熱的初夏不同,是一個又濕又熱的仲夏之夜。

讓妳跟哥哥的關係產生改變的契機,正是妳的房間冷氣壞掉這件事。


進入高年級之後,妳有了用舊房間改造的個人臥室,也對於有私人空間感到開心。

更不用說可以跟那個粗魯又渾身體味的哥哥分開,這讓妳雀躍無比。

妳享受了一、兩年的獨立空間並產生了領地意識,開始不讓哥哥隨便進入妳的房間。

妳在夜裡翻來覆去,無論如何就是無法伴隨炎熱入睡。

妳哀怨著自己房間那不中用的冷氣,懷念起原本屬於妳們兩人共同房間的那一台。

只穿單薄的睡衣仍感到悶熱,妳猶豫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離開房間,並扣上了妳以前從來不會理會的第一個鈕扣。

妳穿著整齊地敲了敲哥哥的門,並祈求哥哥還沒睡著。


「哥哥……」


妳在門外小聲地呼喊,沒多久哥哥就打開房門,房間內冰涼的空氣也讓妳舒心無比。


「怎麼了?」

「冷氣壞了……」


妳簡短的回應,讓哥哥猶豫了一下。

最後他還是搔了搔頭,讓妳進到房間裡。

他把備用的被子鋪到了地上,但妳的直覺告訴妳,這一定硬得沒辦法入睡。


「那妳就睡地板吧。」

「……嗯。」


雖然耍一下任性的話,耐不住性子的哥哥說不定會遷就妳讓妳睡床,他自己就會去睡地板。

但妳知道自己已經是懂事的年紀了,作為請求人的那一方,並沒有資格要求太多。

然而妳才躺在棉被上沒多久,妳就後悔剛剛的決定,向早已在床上躺好的哥哥發出請求。


「我可以跟哥哥一起睡床嗎?地板好硬……」

「妳認真?」


哥哥從床上回應妳,聲音充滿了驚訝。

畢竟先排斥與哥哥有身體接觸,並且嫌他汗味太重的人就是妳。

如今又提出這樣的要求,哥哥會感到訝異也毫不意外。


哥哥雖然表現出了訝異卻沒有直接拒絕妳,妳見狀便默默自行爬到了哥哥那稍嫌狹窄的單人床上,幸好妳的身體夠嬌小纖細而不至於太擁擠。

而哥哥也讓出了一小塊空間,讓妳能舒服一點躺著。


妳們躺在床上,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有明顯的睡意。

曾幾何時,哥哥的手已經摟住了妳的腰部,讓距離變得更近。

而妳望向哥哥那還很有精神的雙眼,想起了許多事情。

妳也發現哥哥此時看妳的眼神與以往都不同,妳起初以為這只是時隔許久近距離接觸而產生的錯覺。


如果有所謂的情感,那哥哥可以說就是妳情竇初開的對象。

但妳的本能告訴妳,這種情感不應該投射在哥哥身上。

隨著妳慢慢長大,妳也早就遺忘了這個原初的心動感。

不知道為什麼所有想法卻在這時候湧出,心跳變得難以壓抑。


妳發現哥哥的手已經伸進妳的睡衣,撫摸起妳那纖細的腰身。

妳體溫瞬間高漲,呼吸急促得讓妳近乎缺氧,卻完全沒有想反抗的想法。

對面妳的順從,哥哥開始愈來愈大膽地把妳摟到懷裡,妳也聞到了哥哥的體味從胸膛傳出。


那與以前妳嫌棄的汗味不同,是帶著洗完澡的清香並讓妳心跳加速的費洛蒙。

妳最近才從書中學到,近親會對彼此的體味產生本能上的排斥……想必這樣的自己,一定是哪裡出問題了吧?

不過妳依舊沒有抵抗,任由哥哥有力的掌心在身上游移,胸口跟大腿內側都變得脹熱。

「哥哥……」


對此,妳忍不住發出了嬌媚的聲音呼喊著自己的哥哥。

妳不明白哥哥為什麼這麼突然有這樣的舉動,但妳更加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自己一點都沒有想拒絕的意思。

還在好奇哥哥下一步會怎麼做的時候,他就突然撐起自己的身體,單手伸進妳的睡褲中。

哥哥的手在妳的內褲外頭來回磨蹭私處,妳仰躺著四處張望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是妳有自己房間之後,才明白摸起來會很舒服的地方。

但哥哥那色情的大手,有著截然不同的刺激,那是妳自己無法賦與的。

哥哥不是每一下都摸得相當準確,大部分時候讓妳有些苦悶,但又會突然比妳自己摸還要舒服得多。


「妳下面都濕了。」


哥哥喘著氣,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強烈的色慾。

他從未用這個眼神看著妳,妳也因此產生了一些未知的冷顫。

在這樣下去,妳真的會搞不清楚自己在跟哥哥做什麼。

而哥哥沒有給妳太多時間思考,他的手指已經越過妳純白的內褲,用手指撥弄只有妳自己觸碰過的地方。

妳明明早就知道陰蒂摸起來會產生多強烈的快感,但哥哥有些粗糙的指紋摸起來遠遠超乎妳的想像。

身體裡前所未有的強大濕潤感,讓妳一度以為有水流要從裡面湧出來。

「哥哥……不要……」

「但妳的身體不是這麼說的。」


妳不明白哥哥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但這樣的挑逗卻讓妳迷惘,更加無法抵抗。

一直到哥哥把手指放進連妳都沒伸手去觸摸過的地方時,一股強烈的歡愉讓妳發出了聲音。


「啊、呀啊……那裡……好奇怪……」


就算妳已經學會自慰了一段時間,那仍舊是妳沒有勇氣探尋的幽徑。

如今就這樣輕易地被哥哥所攻陷,難以言喻的快感一直被哥哥的輕輕摳弄所帶出。

哥哥看著妳舒服到嘴巴牽著涎絲的臉,在妳耳邊輕輕喊了一聲。


「小薰,舒服嗎?」


妳用手背摀住嘴,愈來愈模糊的意識讓妳無法好好回答。

妳很想對哥哥的疑問搖頭,但妳無論如何都無法做出這樣的回應。

但同時,妳也無法對此得出肯定的點頭,只能任憑哥哥繼續玩弄妳。


「雖然妳的身體已經回答了。」


妳搖搖頭,不希望自己的身體再被哥哥探索下去,妳都快要變得不像自己了。

妳一點都不討厭哥哥……但妳還是對於哥哥突然襲擊妳感到有些惶恐。

原本還很高亢且期待的情緒,此時突然意識到什麼是對未知的恐懼。


「我不知道……哥哥、呀啊……哥哥!」


妳眼角帶著一些不明所以的淚珠,妳分不清是因為快感還是徬徨而產生的。

妳聽著自己身體裡面不斷發出的水聲,有太多太多妳搞不清楚的事情。

要是什麼都不做,妳跟哥哥肯定會無法自拔地繼續這一切。

哥哥聽到妳的驚叫,將動作停了下來。

隨後他把在妳身體裡的手指抽出,妳的臀部跟下肢也因此顫抖了一下。

就算哥哥沒有刻意在昏暗的光線下展現,妳還是瞄到了哥哥的手指上有著大量泛著水光的透明液體。


妳跟哥哥面面相覷,彷彿剛剛鑄下了什麼大錯一般。

哥哥的眼神裡多了一些虧欠,而妳也意識到了這件事情。

妳抓住哥哥胸口的衣襟,覺得不留住哥哥,彷彿他會就此離妳遠去,再也不會回來。

「哥哥……不要走……」


妳扯著哥哥的衣服,用帶著哽咽的聲音呼喊他。

連妳自己都不明白叫他不要走,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

妳的喘息依舊沉重,眼睛死死盯著眼前的哥哥,不想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真的可以嗎?」


妳從哥哥的詢問中感受到了一股獸慾,妳現在有一點懂那是怎樣的情緒了。

這一次妳點點頭,雖然依舊有一絲絲恐懼。

妳不明白等等還會發生什麼事,但心底湧出的好奇讓妳放鬆了抵抗,將雙手敞開到床上。

對於妳卸下防備的宣示,哥哥根據妳的動作全部明白了。


哥哥細心地一一解開妳胸前的扣子,露出了妳介於平坦與微微隆起之間的胸部。

他先是戳了戳妳的下胸,像是在確認妳有多柔軟一樣。

妳的微乳因為哥哥的輕撥而小小彈了一下,妳也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

哥哥並沒有讓妳的身體吹太久的冷風,很快就用他溫熱的嘴吸舔妳精緻小巧的乳粒。

原本軟嫩的小果實,一下子就被哥哥的舌頭弄得堅挺起來。

明明被自己摸的時候都要一些時間才會挺立到這個程度,妳亢奮得發出喘息,也對於自己的乳頭這麼快有所反應感到訝異。

而原本被哥哥摳弄過而變得濕潤無比的小穴,似乎又因為哥哥玩弄起胸部變得更加多汁。

妳下意識夾緊了自己的大腿,彷彿不這麼做就會讓滿盈的淫水洩出。

但另一方面,妳又期待著更多由哥哥帶來的未知體驗。


「哥哥……」


妳呼喊了還在品嘗乳尖的哥哥,妳望向哥哥那跟胸部牽著絲的舌尖,油生了更大膽的想法。

妳不顧身上凌亂的上衣,主動伸手脫去了下身的睡褲。

即使妳主動將剛長出像胎毛般柔軟毛髮的私處展現給哥哥看,妳心中也沒有太多的羞恥感。

或者倒不如說,妳那羞恥感被洶湧的期待給完全淹沒了。


「那個……我想要哥哥舔……舔……」


妳一時之間語塞,不確定該怎麼樣將那個詞語說出口。

明明腦海中很清楚自己想要說什麼,但就是卡在喉嚨中無法出聲。


「舔我水嫩嫩的……小水蜜桃……」


妳用著隱語指出自己的慾望,想模仿哥哥剛才的挑逗,但說完之後遠比妳想像中的更加羞恥。

幸好哥哥完全明白妳的意思,將執拗進攻胸口的嘴巴從妳的肌膚上離開。

而在他實行妳的請求之前最後的回應,似乎變回了妳熟悉的那個輕浮哥哥。


「那小薰一定很多汁。」


說罷,哥哥用雙手撥開了妳小穴外頭緊閉的唇瓣。

幾乎成細細一直線被包裹好好的小穴裡,那粉嫩的茱萸一下子就被哥哥翻出來。

而妳期待已久的舌尖,一下子就嚐遍了原本只屬於妳的小水蜜桃。


「啊、啊嗚……呀啊、啊啊!」


哥哥就像是飢渴的猛獸,不斷地用舌頭勾走妳滲出的蜜桃汁。

而妳也被哥哥猛烈的進攻弄得全身劇顫,每一股快感都是妳未曾經歷過的強烈。

妳敏感得叫出聲,只能想盡辦法用雙手遮住自己的嘴。

妳想把大腿夾緊讓哥哥的動作慢一點,不過因歡愉而無力的下肢根本無法抵抗哥哥的力氣。

除了舔弄妳之外,哥哥還在妳小穴附近的肌膚吸吮,力道強到幾乎會留下印記。

漸漸地,妳已經分不清楚滿是水痕的大腿內側,究竟是哥哥的唾液多還是自己分泌的愛液多。

而今天之前的妳也根本無法想像,還沒上國中的自己會跟親哥哥做如此害臊的事情。

妳也不敢想像,要是被在樓下睡覺的爸媽發現會有什麼下場。


但妳看著邊陶醉舔著自己的小穴,空出一隻手伸到自己褲子裡面撫摸自己性器的哥哥。

現在的妳,只想知道所謂的性行為,要是跟哥哥一起做的話會有什麼感覺。

要是會因此跟哥哥一起被懲罰,那至少有人可以一起下地獄。

妳看著哥哥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脫掉,最終他跟妳一樣赤裸著身體。

妳死死盯著哥哥雙腿間那挺拔的陽根,腦袋裡一片混亂,妳完全分不清自己有多期待。

妳微微張開雙腳,用身體做出歡迎哥哥的舉動,而哥哥也沒有冷落妳太久。


他將陰莖抵在妳狹小的穴口附近時,妳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存在壓迫著妳。

哥哥反覆地堵住妳,好幾次妳以為那偌大的龜頭侵略到妳的身軀時,最後還是滑開並磨蹭到妳的陰蒂上。

妳的呼吸變得有些焦躁,就算被哥哥磨蹭陰蒂很舒服,也不是妳現在最想要的。


「哥哥……不想進來嗎?」

「很想……但小薰好像太小了,我進不去……唔……」

哥哥的語氣也變得有些急躁,妳在聲音中感受到了跟妳一樣的不安。

妳下意識夾緊了自己的蜜穴,才意識到眼前哥哥的凶器跟自己的身體相比,根本是一頭巨獸……

要是哥哥繼續這麼焦躁,妳肯定也沒辦法好好承受這樣的哥哥。


「那……怎麼辦……?」


妳無助地詢問哥哥,不想要就此在這邊停下,妳想要讓哥哥進來的思緒填滿了腦海。

而哥哥試著冷靜了下來,反過來對妳提出另一個新的疑問。


「……很想要我進去嗎?」

「嗯……好想要,裡面好熱……」

「那小薰要不要試試看自己放進來?」


妳起初不明白哥哥的意思,哥哥想盡辦法都辦不到的事情,妳又要怎麼做到?

但哥哥躺在床上,並且把妳抱到他的腰際之處時,妳好像就明白了什麼。

哥哥扶著妳的腿跟妳雙腿間的陰莖,再一次好好地抵在妳的穴口上。


「這、這樣子嗎?」

「嗯……試看看……」


妳稍微扭動了一下臀部,哥哥似乎終於朝妳的身體裡面邁進了幾公釐。

妳看著哥哥的神情,妳感受到他眼神裡的期待。

而妳也沒來由地有自信,自己應該可以做得很好。

妳伸出手與哥哥一同扶著那準備進入的碩物,緩緩用自己體重下沉,讓哥哥慢慢沒入自己的體內。

而如同讓下腹部麻痺的痛楚,隨著愈是深入就變得愈加強烈。

起初妳還能忍受的疼痛,才進入一小部分就讓妳無法再承受更多。


「唔、嗚嗚啊……哥哥……好辛苦……」


妳幾乎哭了出來,淚珠已經在眼角不斷打轉。

而妳不斷抽搐的下半身也幾乎脫離自己的掌控,妳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因為小穴不受控制的收縮,妳幾乎狠狠絞緊了哥哥。


妳鼓起勇氣低頭看向自己雙腿間的驚人景象,雖然大部分還在外面,但妳總算是讓哥哥好好進來了。

同時妳也從心底湧出一股莫名的興奮,那是一股說不上快感卻讓妳很想要追求更多的感覺。

因為無論如何,妳都成功地靠自己讓哥哥進入妳根本還沒完全成熟的肉體中。

不過妳想嘗試接納更多的哥哥時,妳發現已經腿軟得無法再更進一步了。

而妳就算想抽離一些,讓體內的哥哥產生些微的摩娑也辦不到,只能在酸楚與微微快感的夾縫間動彈不得。

但哥哥還是注意到這樣的妳了,維持著插入的狀態撐起了上半身,並且用一隻手摟住妳的腰、另一隻手撫摸妳的頭。


「接下來換哥哥試試可以嗎?」

「嗯……唔嗯……」


雖然像是下腹部被狠狠壓迫一般帶著無法形容的辛苦,但妳感覺到剛剛哥哥起身時又深入一些些的舉動,讓妳產生了一些比痛楚更強烈的快感。

所以妳含糊地點點頭,將臉埋在哥哥的肩膀上。

對於把掌控權交還給哥哥這點,妳暗自期待著哥哥能否再更加深入……將那剩餘的一半都通通進入妳的體內。


哥哥接著扶起妳的身體,將妳放倒回床上。

妳害怕失去平衡所以抱住他的背,妳才發現哥哥的背上充滿明顯的肌肉紋理。

或許是哥哥很有力,也有可能是妳的身體太輕盈,哥哥短暫把妳抱起似乎顯得相當不費力。

妳被哥哥安穩地放下,彼此交合的地方仍好好連接著。

變換姿勢之後妳本能性地抬高雙腿,想自己調整角度讓哥哥在體內的存在感沒這麼強烈。

而哥哥也撐起妳的膝蓋內側,作勢要準備更加深入。


「小薰的裡面好舒服……」


哥哥的喘息變得沉重,妳能看見他胸口明顯的起伏。

妳小小的腦袋試著理解哥哥話語中的意思,卻只能從哥哥愈來愈熱的體溫,以及仍在微微變得更大的陰莖去感受不明白的事物。

不過妳肯定是明白的,因為就算哥哥還沒開始動,光是待在妳的體內就足以使妳被快感逼得顫抖不已。


「那哥哥快繼續……」


昏暗的室內有著從窗戶透進來的微光,妳盯著被映照的交合處,無法再等待更久。

妳扶著哥哥的腰際,微微施力拉扯著哥哥,想要他快一點展開行動。

而哥哥也順著妳的意,這一次沒有任何宣告就開始讓臀部慢慢下沉,妳也馬上感受到愈來愈強烈的壓迫。


「啊、啊啊……好大、哥哥好大……」

妳的下體像是閃過電光,頻繁的麻痺感不斷重擊妳各處的神經。

妳原本以為會是伴隨痛苦的愉悅,沒想到襲來的卻是深不見底的快感。

隨著哥哥愈來愈深入,妳的快感也愈來愈得到增幅,妳無法想像年幼又毫無經驗的自己為什麼可以好好地容納哥哥的巨物。

哥哥長驅直入,妳滿是淫水的濕滑小穴完全無力抵抗,一直到子宮似乎都被擠得變形,哥哥才終於停下。


「啊、嗚嗯……啊啊、碰到……好裡面……」

「因為我……親到小薰的子宮了。」


子宮頸被重重磨過的瞬間,妳張大嘴想吸入更多的空氣。

而哥哥多餘的一句話,讓妳難以自拔地想像裡頭的景象,腦海裡都是小穴被哥哥塞滿的畫面。

妳忍不住伸手去撫摸哥哥的輪廓,妳發現還有些許的根部露在外頭……雖然妳想讓哥哥再進來一些,但或許這就是妳的極限了。


「哥哥是不是……不能再更進來了?」

「嗯……小薰的穴穴還太小了。」


妳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哥哥說的這件事,卻無法壓抑內心那股無法完全滿足哥哥的失落。

而妳仔細端詳了哥哥與自己的身材差異,這又完全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但一想到嬌小的自己能哥哥好好結合,妳的身體又變得更想追求快感,想讓哥哥的粗長在裡頭好好肆虐。


「……可以動了嗎?」

「嗯,可以……」


哥哥的聲音變得有力,但彼此急促的呼吸沒有任何改變。

你們一起看著慢慢抽出的陰莖,也一起因為這股摩擦而舒服起來。

這股讓人欲罷不能的歡愉,很快地讓哥哥再一次深入,也多虧妳濕潤而多汁的蜜肉,哥哥進入時受到的阻礙愈來愈小。


「啊、啊啊……好奇怪……變得好舒服……」

「小聲一點,會被聽見……」


哥哥開始抽插之後,妳根本無法忍耐住自己的聲音,看著不斷勾出水光的陰莖不能自己。

而哥哥一邊持續著動作,一邊用手強硬地摀住妳的嘴,試圖讓妳的聲音留在喉嚨裡。

妳也知道自己的聲音愈來愈高亢,便認份地讓哥哥如此粗魯對待妳。


隨著哥哥的動作愈來愈激烈,妳累積的快感也迅速接近爆發邊緣。

一股完全無法具名的感受,一直充滿妳的下腹部,妳的高聲嬌喘也快從哥哥的指縫中漏出。

妳因為這難以理解的刺激落下了眼淚,但一點都沒有感到不舒服……倒不如說,簡直舒服得讓妳難以理解。


「唔嗯……唔嗯……唔嗯嗯嗯嗯!」


妳嘗試喊著哥哥,但被摀住的嘴根本無法好好發聲,感覺眼前出現白光時也只能隨意地緊抓哥哥身上任何一個妳能握住的位置。

妳突然感受到全身大力地顫抖著,小穴也不斷湧出熱流,完全無法停下來。

妳無助地發出悲鳴,擔心自己被哥哥插到失禁,簡直不敢想像自己一直在流著難以止歇的水流。


「唔……不行了……小薰……!」


妳因為這未知的感覺而不由自主的緊縮,讓這段衝刺無法持續太久。

哥哥被妳用力夾住沒多久,他像是發了狂一般讓動作變得更加劇烈,大腿根部也一顫一顫的,神情變得有些倉皇失措。


一說完,哥哥就將他完整的分身抽出,大量的白濁液體用驚人的氣勢射到了妳的胸口上,甚至連妳的嘴角都沾到了些許的液體。

妳原本被哥哥擠壓而堵住的腺體,也洩出了大量殘留在裡頭的淫水將哥哥的床鋪弄得更加髒亂,小穴流出的潺潺水流也完全沒有止歇的意思。

但哥哥像是警覺到什麼事情,沒有像妳一樣享受著事後的餘韻,反而緊張地趴在床上翻開妳被插完而無法完整閉合的穴口。

當妳試著明白哥哥在做什麼的時候,妳不自覺用舌尖舔了舔嘴角清理唇邊,也因此嚐到哥哥留下的精液。

是個有著濃烈腥味,像極了生雞蛋的口感,但充滿了哥哥專有味道的液體。


「小薰,抱歉……」


哥哥看著妳還不斷流出汁液的蜜穴,神色凝重地向妳道歉。


「太舒服來不及拔出來……好像大部分都射進去了……」


聰明又好學的妳,一聽完哥哥說的話就明白他的意思。

但同時妳又感到訝異,射在妳身上的居然只有哥哥給予的一部分,妳不免去想像自己體內究竟留下了多少哥哥贈與的禮物。

而妳也終於明白,妳一直以為事後仍無法停下的水流,原來是哥哥射進來的精液。

妳思考了一下,知道自己並不討厭身體裡面變得黏乎乎的感覺,尤其那又是哥哥帶來給妳的。


而無論是妳自行習來的知識,還是性觀念相對開明而願意好好教導妳的媽媽,都讓妳明白被哥哥注滿的子宮還無法懷上寶寶。

妳爬起來伸手去摸摸哥哥的頭,年幼的妳像慈母一般安撫還處於驚慌狀態,那本來應該比妳更成熟的哥哥。


「哥哥,我不會有事的。」


這一天,妳們還是一起睡在哥哥的床上,也成了彼此最深的兩人秘密。

長達兩個月的暑假,即使冷氣已經很快地請人來修好,妳還是會有事沒事跑到哥哥房間睡覺。

而妳的防備心也愈來愈薄弱,甚至有時候會穿著妳覺得可愛的衣服去找哥哥。


不過距離成年還差一點點的哥哥,或者是根本還沒成為國中生的妳,都無法循正常管道取得保險套。

妳們忍不住彼此的性衝動,幾乎每一天都從事著帶有風險的無套體外射精。

即使妳的初潮還沒來,哥哥也一直謹記妳們並非完美的初夜,再也沒有忍耐不住射精的衝動射在妳的體內。

將近一年過去,時間也回到當下,妳身上穿著還沒熟悉多久的夏季國中制服在跟哥哥做愛。

即使妳們身高差了足足三十公分,哥哥每一次的抽插,已經可以完完全全塞滿到妳的體內了。

妳逐漸習慣哥哥那粗壯的陰莖,原本無法埋入的那一些些根部位置,妳被哥哥訓練過後那柔軟而有彈性的小穴也能好好容納進來了。


「哥哥、哥哥……!」


妳知道家裡沒有人,叫聲變得無比洪亮,而哥哥也沒有再像平常夜裡做愛時摀住妳的嘴。

妳回憶著初次做愛時的面對面互擁的姿態,現在的快感比那次更加明顯,除了很舒服外妳想不到任何的形容詞來形容全身的感受。

不過妳還是充滿好奇,想要哥哥更加激烈一點,並用妳未曾體驗過的方式去探索自己身體的奧秘。


「唔……妳在幹嘛!?」


妳輕舔了哥哥的耳根,經過一整個暑假的鍛鍊妳早就發現哥哥的這裡非常脆弱。

每次只要稍稍進攻,哥哥在妳體內的肉棒都會微之顫抖,臉上的表情也會變得可愛無比。


「哥哥……激烈一點……」

妳望向自己被哥哥抽插沒多久就流出淫水的蜜壺,開始想追求更強烈的快感。


「妳的小穴都在噴水了,還不夠激烈嗎?」


雖然妳敏感得只要哥哥激烈一些,就會不由自主地高潮……沒錯,妳後來終於知道初次跟哥哥做愛那無法控制的感覺,其實就是所謂的高潮。

但妳私底下偷偷觀看過的色情影片,裡頭的男男女女都曾用過激烈無比的體位來交纏,妳也很想跟哥哥嘗試看看……


「哥哥……還記得……哈啊、哈啊……昨天一起看的影片嗎?」

「妳是說……昨天做完後看的外國色情影片嗎?」


妳持續讓哥哥撞擊著蜜壺的終點,喘著大氣盯著哥哥的雙眼。

他的汗珠從下巴滑落,看起來很認真在讓自己舒服,但沒有忘記回應妳的疑問。


妳昨天又一次在偷偷完事後待在哥哥房間,跟哥哥一起看了拜現在網路方便之賜隨處可見的色情影片。

裡頭嬌小的日本女性跟渾身肌肉的黝黑男子,身材差距幾乎是妳們兩人的翻版,只不過妳比女方更加矮小、而哥哥也沒有裡頭的男性如此粗壯。

這不是妳第一次跟哥哥這麼做,每一次一起看這些東西,妳都會知道哥哥在妳耳邊說的那些色情話語是從哪裡學來的。

從哥哥那搜尋時的熟練態度來看,哥哥或許從以前就很愛看這些東西了吧?

妳忘不了昨天自己死盯著裡頭的女孩子,看著她懸空被抱起來用力抽插的模樣。

她的叫聲非常淒厲,妳覺得她痛苦得像是在哭一樣,卻又覺得她的表情舒服得都融化成一團。

更不用妳看見低角度拍攝時的交接處時,那不斷滴落淫水的景象讓妳一整天都無法遺忘。


「裡面男生把女生抱起來,女生看起來好舒服……我也想被哥哥抱抱……」


妳摟住哥哥的脖子,施了點力道讓哥哥明白妳不會輕易鬆手,已經隨時準備好讓哥哥抬起自己。

哥哥猶豫了一下,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件事情。

但妳深信哥哥那有力的臂膀,一定能好好抱起自己那幼嫩的軀體。


「那妳抓好。」

「好、呀啊……啊嗚……」


哥哥維持不拔出來的狀態,把妳拉到床緣並踩到了地板上。

他將雙手環繞到妳的後腰,用力撐起妳腰窩之處。

而才剛感受到明顯的失重感,妳就知道哥哥插到了比任何時候都深的位置。

每一下都超出了妳好不容易才習慣的負荷範圍,隨著每一次身體下墜,妳都發出了慘烈的悲鳴。

由呻吟跟嬌喘構成的泣聲,大聲到連房裡的貓都訝異地盯著妳,彷彿無法理解妳們的行為。

妳終於明白為什麼影片裡的女孩子會叫得這麼高昂,因為妳除了大聲叫出來之外沒辦法給予任何反應。


妳知道妳又高潮了,淫水沿著哥哥的陽根,再經由他的陰囊滴落到地上。

妳心底有一小處後悔向哥哥提出這樣的請求,大部份心思卻覺得有嘗試讓哥哥這樣幹自己實在太好了。

妳很快就舒服得腦袋一片空白,彷彿連意識都快拋離身體,再這樣下去可能會直接被哥哥抱著插到失神。


「哥、哥哥……啊啊……」

「小薰……妳喜歡嗎?」


哥哥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不管妳再怎麼輕、再怎麼抓緊哥哥減少他的負擔,妳終究還是有重量的。

不過哥哥喘著氣詢問妳的聲音,反而讓妳一陣酥麻,耳根瞬間熱得發燙。


「嗯……喜歡、喜歡哥哥……」


妳說著語焉不詳的告白,主詞變得跟妳原本想像中的不同。

而哥哥就像是被妳這樣一句話給刺激到,在妳體內的碩物突然變得又硬又脹。

這個預兆妳體會過太多次了,妳知道哥哥馬上就要狠狠地抽出來,並拋出他體內急需噴發的慾念。

哥哥高高地把妳抬起,讓妳的身體徹底與他的肉棒分離。

由於妳看不見底下的狀況,妳不清楚哥哥射到了哪裡,但臀肉上溫熱的濃厚黏液感還是讓妳知道哥哥射出來了。

妳暗自慶幸著自己還有意識,雖然妳知道只靠餘韻就讓妳全身舒服得顫抖,小穴也一直噴出不甘寂寞的淫水……但至少沒有暈倒在哥哥身上。


妳等哥哥把妳放回床上後,一同看了一下時鐘確認現在的時間。

距離媽媽回家還有好一段時間,妳們足以趁這個機會好好共浴。

而這也不過是妳們大膽的秘密生活中,許許多多值得提到的點滴之一而已。

時光飛逝,妳跟哥哥愉快的時光過得比想像中更快。

妳們開始不排斥一起搭公車上下學,不只同進同出,也會大方地向同儕介紹彼此的兄妹。

在家的感情也好到讓媽媽感到困惑,明明才分房睡沒兩年,好奇妳們什麼時候又恢復成小時候那般要好。


哥哥成年之後也能合法地添購保險套,他像是良心不安般詢問妳是否該在性行為的時候戴上套子。

即使月經已經來拜訪妳了。甚至妳連保險套的觸感是甚麼都不知道,妳還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妳自己很清楚地知道,妳不想要跟哥哥有那一層額外的隔閡。

因為對任性的妳來說,已經什麼禍都闖過了,不戴套子做愛或許也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額外瑕疵罷了。

這一年之間,除了讓哥哥射在裡面,還有狹窄過頭的屁股還沒有心理準備而絕不讓哥哥觸碰之外,妳們幾乎什麼大膽又色情的行為都做了,而神奇的事情是——妳們沒有曝光給任何人知道妳與哥哥的特殊關係。


***


幾個月後,哥哥畢業典禮的這一天,是妳們最後一次能夠一起待在同一個校園裡。

成績優異的哥哥考上了外縣市的大學,暑假結束之後就要與妳分開。

在這個在校生還需要正常上課的日子裡,妳跟哥哥相約在校園隱密的一角。


這天結束之後,哥哥就再也不是這間學校的學生了。

而今天的妳依然是個需要正常上課的國一學生,對哥哥來說如此特別的日子妳卻難以直接參與。

不過妳還是用了一些巧思,在畢業典禮結束只有少數高三生留在學校的午後,想方設法與哥哥獨處。


妳本來應該在保健室休息的,要是被發現妳亂跑說不定會遭受嚴重的懲罰。

但一直以來的莽撞行為,已經讓妳膽子變得愈來愈大,彷彿沒有什麼事情比這時候跟哥哥獨處重要。

而妳們最想在這一刻會做的事情,當然也只有唯一的那一件事。


妳跟哥哥躲在禮堂的舞台後方,不久之前這裡還是個坐著幾百名畢業生的場合。

除了布條跟一些裝飾之外,環境都已經復原成本來日常的狀態。

妳們躲在堆積大量椅子的準備室,因為外頭有厚重的布幕所以聲音難以傳出去。


妳雙手撐在牆上,抬高屁股讓哥哥盡情地進入妳。

妳努力踮高腳尖,不想讓哥哥蹲得太辛苦,但他還是得放低身子才能避免妳雙腳懸空。

這一年來妳長高了一些,胸部也變得豐滿不再完全平坦,客觀而言妳已經成了別人眼中的美少女。

但是還沒完全結束發育期的哥哥,他長比妳還多,妳們的身高差距非但沒縮減反倒還增加了。


準備考大學的期間卻仍維持運動習慣的哥哥,肉體趨於成熟的他也變得愈來愈結實。

此時的哥哥要把妳抱起來隨意蹂躪,已經不是太困難的事情了。

而妳也曾經如同自己擔憂的一般,真的經歷了被哥哥幹到直接在他懷裡昏過去……雖然那是一個妳早就發燒而意識有點模糊的日子。


「哥、哥哥……小薰的裡面舒服嗎?」

「嗯,小薰夾得很緊,很色。」

「因為哥哥的肉棒太舒服……才讓小薰這麼色……」


妳學會了怎麼用激烈的淫語勾引哥哥,明明妳上午還用這張淫穢的小嘴跟隔壁的男同學討論課業。

妳知道那個男生有點喜歡妳,但妳無法接受對方如此純樸的感情,只把他當普通的同儕。

妳相當清楚,妳跟他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妳也認為妳在未來幾年的學校生活,大概都不會對同齡的同學產生心動的感覺了。


在這個獨特的日子裡與哥哥做愛,讓妳想起了好多事情。

每一個回憶都異常鮮明,就像是剛剛才發生的一樣。


一天假日午後,電視在播著聲光效果十足的電影,而妳跟哥哥並肩坐在沙發上。

妳們都明白媽媽在身後的廚房做菜,陣陣炒菜的香味跟鍋子煎炒的聲音不斷提醒妳們媽媽的存在。

而妳的無袖小可愛跟短裙底下什麼都沒穿,任由哥哥伸手進去妳的身體各處肆虐。

妳也趁機伸把哥哥褲子的拉鍊打開,掏出他完全勃起的陽物,不斷撥弄他鈴口泌出的透明濁液。

最後是媽媽的一聲「吃飯了」,才讓妳們停下動作,裝作什麼事地都沒發生走到餐廳。

而一家人用餐的時候,妳跟哥哥滿腦子想的都是回到房間繼續剛才的事情。


爸爸媽媽都不在的另一天,妳們趁機到了比妳們房間都還要整齊的主臥室,在爸媽的床緣狠狠做了一次。

妳跟哥哥在過程中流出的體液全部都沾到了地板上,甚至妳們事後澡還是在主臥室的浴室裡面一起洗的。

明明看到全家合照的當下讓妳們意識到彼此是家人,卻變得比往常都還要興奮。

而暑假回老家避暑時,妳們見到了一年未見的堂親。

在妳眼中大家都沒太大的差異,親戚卻紛紛說妳變得更優雅、更可愛,才短短一年好像就變成無比成熟的大女孩。


妳跟哥哥或許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因為哥哥讓妳提前知道了許多身為大人才能理解的事物。

而連續數天不能親密接觸讓妳跟哥哥心癢難耐,用著出去晃晃的藉口到了四下無人的樹林之中。

妳們挑了一個看起來靜謐又乾淨的地方,用自身柔軟的身軀抬起單腳與哥哥面對面抱著插入。

獨特的氛圍跟野外隨時會被發現的警覺心,哥哥差點忍不住直接射在身體裡。

那段時間裡,只要有時間妳都會偷偷跟哥哥前往那個秘密地點,緩解沒有獨處機會而無法排解的性慾。


某一次妳來了月事,卻難以忍受無法跟哥哥纏綿的痛苦。

妳在哥哥放學後無人的教室裡,用貪婪的口慾含著哥哥的分身。

由於被發現的風險比之前任何時候都大,哥哥那次射得又多又快,而妳也徹底飽餐了一頓。

那天晚餐時妳吃得比較少,因為黏黏的口感一直留在嘴裡,而妳也先讓哥哥餵過妳一餐了。


而妳們在學校幹過的誇張行徑遠遠不只如此,全校都幾乎在午休時間睡午覺的時候,妳跟哥哥卻相約在高中與國中校區的交界處。

那裡的廁所因為地方偏遠,沒什麼學生會使用,更不用說午休時間了。

在安靜的校園裡面,要是仔細一點就能聽見妳發出的嬌喘……想到這裡,妳把哥哥夾得比平常更緊。

雖然哥哥最後好好地射在外面,但還是有一些沾到了妳的內褲上,這讓妳下午的課程有了哥哥的陪伴,不時就會想到跟哥哥一起回家之後的事情。


出去吃飯的時候也沒閒著,妳有一次在跟家人去家庭餐廳吃飯時,心血來潮想讓哥哥品嚐妳的味道。

妳把無鹽薯條夾在內褲裡的肉縫上,一直忍著不告訴哥哥,當然還有妳的爸爸媽媽。

一回到回家,妳就直奔哥哥的房間掀起裙子讓哥哥品嚐沾滿妳淫水的薯條。

妳也告訴哥哥只能用嘴巴接走而不能使用手,這讓哥哥獸性大發在妳大腿內側留下了無數的吻痕。


接著是上學的公車很擁擠,站與站之間的車程又很漫長。

妳起初不明白為什麼父母非得逼自己讀這麼遠的中學,還得跟哥哥同一間學校。

但當妳習慣在擁擠的公車上跟哥哥互相撫摸性器時,妳根本就喜歡上學校很遠這件事了。

而其中一次妳們不曉得從哪裡獲得的膽子,居然讓哥哥從西裝褲中掏出肉棒直接透過妳的內褲磨蹭小穴。

雖然妳們都沒有因此高潮,卻是過往的回憶中最驚人的一段了。


有太多太多的回憶蔓延在腦海中,妳無法一一細數,因為肯定還有更多妳們做過的變態行徑是妳當下想不起來的。

而妳利用回憶沉浸在做愛的快感之中時,哥哥的一句話打破了妳的思緒,讓妳一片混亂。

「今天,我想射在小薰身體裡可以嗎?」


妳聽見哥哥這麼詢問,小穴沒來由地收縮,彷彿全身都因為哥哥的一句話而興奮起來。

這是妳第一次聽見哥哥如此要求,他從來不敢如此魯莽而大膽,這也是妳們最後的理智防線。

妳想不起來今天是不是危險期……甚至妳很清楚就算是安全期,也不能答應哥哥如此請求。


不過……妳最不會的事情之一,就是拒絕哥哥了。

聽完哥哥請求的妳本能上把屁股翹得更高,在出口回應哥哥之前就先用身體做出了反應。

儘管妳不斷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