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心滿】再一次的幸運草※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我可以……更靠近一點嗎?」


這一天的夜色有些昏暗,房間只些許透進微弱的月光。 在這不甚浪漫的夜裡,我跟滿在床邊正襟危坐,並且肩膀之間保持了一點點微妙的距離。


「嗯……」


我低著頭,不敢看滿這時候回應我的表情…… 但他應該跟我一樣,因為緊張跟一些期待,使得臉頰又熱又紅吧?


今天一晚,郁乃她們幫我照顧了愛,留給我與滿獨處的時間。 在愛出生後的這幾個月裡,我一直在努力成為一個合格的媽媽。 但把愈多感情放在由自己孕育出來的愛身上,我就愈在意那些我曾經失去……與滿經歷的過程。


未來她們時常叮嚀著她們認知中我們過去的樣子,也不斷重複我與滿應該要有卻遺忘了的共同回憶。 隨著時間過去,除了身體像是本能般殘留對滿的情感之外,隱隱約約也會像幻覺般會閃過我沒有印象,但確實經歷過的事情。 這樣消縱即逝的景象雖然會伴隨一些頭痛,卻總是讓我從內心湧出無數的喜悅,彷彿從這個過程中慢慢取回屬於自己的一部分般。


即使記憶有些模糊,只要看見愛的樣子,我就能想像懷上她時的自己有多幸福。 每一次被滿擁抱、被滿親吻、被滿撫摸自己的身體,過去滿留在身上的觸感會與現在我實際體會到的一起浮現。 懷著愛的期間,我也閱讀了許多資料跟五郎所帶回來的文獻,取得了未來說我曾經非常有興趣的「性知識」。


然而我卻非常慶幸現在的自己,也對這樣的未知感到好奇…… 因為這代表了,就算遺忘了一些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作為「我」的自己也不會有所改變。 同樣的……存在這裡,全心全意愛著滿的「我」也是出於自己意志的選擇。


即使再怎樣好奇,肚子裡的愛對我們彼此……甚至是大家來說都是重要的存在。 我好好地忍耐住只有接吻跟撫摸的生活,愛出生之後也謹守媽媽的職責,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與滿一同生下的女兒。 但是在我沒有跟郁乃商量的情況下,她主動提出要跟直美一起照顧愛的要求。


『妳就跟滿好好休息一天吧。』


她這麼說之後,便約好了代替我們照顧愛的日子。 我也很快明白她的意思……請利用這個時間與滿作為夫妻,重拾那只存在於消逝的回憶裡最重要的一段互動。


這一天我在睡前仔細洗乾淨了身體,連平常比較不會注意的小角落都特別小心地處理。 但不管怎樣有心理準備,一想到會滿被看光光,加上即將要進行的行為……都讓我興奮又害羞,腦袋也有些昏昏沉沉。


經歷了數百次的同床共眠,今天夜裡我們卻無法冷靜下來地躺在床上看著對方的臉道聲晚安。 就這樣拘謹地坐在床緣,像是有些陌生的情人一般,連簡單的對話都感到羞恥。 直到我鼓起最大的勇氣靠在滿的身旁,才好不容易中斷這對峙已久的尷尬互動。


「我們之前……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我也不曉得……」


透過各種讀來的知識,我大概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實際上該如何開頭卻毫無頭緒。 面對著屬於自己身體裡那未知的情慾,我也一直都沒有勇氣去探索。 只知道當滿被撫摸時,總是會有股從下腹部蔓延出來的悶熱感,讓自己總是不自覺地挪動身體並收緊雙腿。 要是不集中意識來保持理智,可能就會讓自己心裡慢慢被那股感覺佔據,滿腦子都只能想著滿。


「心……」


滿輕摟著我的肩膀並小聲地喊了我的名字,明明喊出來就會像詛咒一般產生劇烈的頭痛,但私底下我們都當作這是應證我們愛情的方法之一。 體會著如此疼痛的同時,我們也能明白對方是多麼讓自己深愛的存在。


「滿……」


像是從脊髓發出的反射反應,很快地向電流一般襲擊我的腦門,身不由己地被逼出些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我還來不及向滿索求,那柔軟的唇便止住了我的疼痛,我也主動地伸出自己的舌頭與他交纏著,讓唾液自然而然交換到彼此的體內。 這一吻相當悠長,比他過去示愛或安慰的吻都還要更柔和、更持久……更充滿了慾望。


而我不用多久,便感受到了自己身體的蠢動……那是從身體的中心發出的訊號。 也就是無數次在與滿親密接觸時,不斷在腦海裡重複出現的原始渴望。 想要像讀過的書一樣……跟滿做到最後的步驟……


過去只要閃過這樣的想法,我都會盡快讓自己抽離以回到自己的本份裡。 但今天就是為這一切才特別準備的,我可以不用讓自己多想……只要順從自己的慾望就可以了。 不管滿想對我做什麼,我都希望他不要停下來,就這樣對我做出他所有想做的事情。


「我要摸妳了……」 「好……」


我的聲音已經有些虛弱,在慾望驅動下也顯得比平常更為嬌嗔,僅僅一句同意都像在跟他撒嬌。 滿將自己的手伸入到我的衣物之內,開始撫摸起我的腰窩,劇烈的搔癢感跟些微的快感讓我下意識縮起身子,但並沒有做太多的抵抗。 隨著他的指間從我的背部繞回來,也慢慢大膽地涉入胸部附近令我敏感的位置。


滿鮮少撫摸這樣私密的位置,過去就算有也只是淺嚐般的試探,但我們知道今天彼此都不會僅僅滿足於此。 當他用虎口輕輕托住我的乳房時,像是發脹的難受感全部悶在了胸口,這未知的體驗讓我有些徬徨。 但我沒有任何餘力去思考原因為何,只能用自己的動作去請求滿緩解這股疼痛。


慢慢失去力氣的我,也在情慾的催化下,自然地在床鋪上撐著身體讓滿繼續撫摸。 不過我很快地便知道,我的身體在渴求著什麼……趕緊扶著滿的手,請他摸索那我早已濕溽不堪的輕薄布料之內。 指尖不過是輕輕地放入凹陷處,唇瓣就像是吸附著他的指腹不願分開,也不斷泌出更多的汁液請求他進行更深度的接觸。


快感湧出的同時,也從腦海裡浮現出一股熟悉的幻覺。 雙腳微微發顫,這舒服到極致的些微失禁感我明明從未體驗過……身體卻像是牢記這樣的反應般,非常明白應該如何去享受它。 滿的手朝著芯蕊一陣摩娑,意識也慢慢飄浮起來,只能緊緊地繃緊神經並抓住滿的手,去體會那不止歇的身體愉悅。


但我很快就懂了,身體上留下的痕跡……並不是一次、兩次交歡就能殘留下來了。 想必是在短短的時間裡,我們就追求對方的身體無數次才能留下這麼強烈的烙印吧。 意識到彼此深層的靈魂,究竟是有多麼緊密地糾纏,我用有些模糊的視線盡力去凝視位於眼前的滿。


「滿……」 「不、不舒服嗎?」 「不是……我覺得很喜歡……也好幸福……」


感受到我的撒嬌,滿停下手指的動作抱住了我,我也盡力去感受著緊貼傳來的體溫。 縱使隔著兩層睡衣,我仍舊能感受到滿那劇烈又迅速的心跳聲。


我拉開睡衣的裙襬到胸際,盡力將自己更多的胴體顯現在滿的眼裡。 不只是想讓滿更輕易地觸碰我的肌膚各處,還有一層更純粹地想要他看著自己的想法。


「心的身體……很美。」 「嗯……」


我迫不及待地讓滿脫去內褲,那被淫水所浸濕的布團看在自己眼裡,還是不由得害羞起來。 但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既濕潤又飽滿地呈現在滿的眼前時,這股毫無保留的坦誠相見卻反而讓我感到更為興奮。


當手指再度磨蹭到陰蒂時,我感覺到自己黏稠的愛液像是有意識一般,因為短暫的分開而發出了不捨的水聲。 從穴口不斷氾濫的蜜液也紛紛攀上滿的手指,提醒滿快點探究我那寂寞不堪的深處。


「呀……啊!」


不小心發出了淫靡的撒嬌,屁股也擅自扭動起來發出渴求的訊號。 然而這樣的請求沒有持續太久,滿那纖細又靈活的指節深入我的蜜壺,緩慢地畫了平穩的弧線。 內壁被輕輕地如此一摸,裡面的汁液就像被擠壓的果實般被滿引出,在他的手上纏上數道銀絲。


「這樣子……唔……滿……」


隨著我發出愈來愈自然而舒服的喘氣聲,滿的動作也變得不再保守。 花心被勾勒的瞬間,我必須努力發出深沉的喘息,才能讓自己不至於發出太過頭的叫聲。 但即使用舌尖極力抵住自己的下唇,我仍然發出強烈的呻吟聲並蜷曲著肢體。


「抱歉……這樣很不舒服嗎?」


滿擔心地望著我的臉,持續不斷的挑逗也停了下來。 不管是滿興奮的呼吸聲還是我舒服到忘我的吐息,也都在此時化為了寂靜。 看著他已經有些紅潤的雙頰,我伸出手去撫摸他雙腿之間,那緊繃到不行近乎變形的褲頭。


「沒有……只是有點太刺激了……」 「是、是嗎?」 「嗯……我已經完全忍不住了。」 「我也是……」


眼前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我最愛、最喜歡的人,想要他填滿我的欲求早已溢出能忍受的範圍。 或許我們攝取了不少關於性的知識,但我認為我跟滿都不是因為書上說的那些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而是就如同本能,抑或是我們曾經歷的過程……我們都明白所謂的忍不住,究竟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 並不是為了繁衍,而是為了與最喜歡的人去享受最純粹的性行為。 我們也不用多做思考,潛意識裡那股無法被抹消的刻痕,一直在引導著我們去做能讓彼此都感到舒服的事。


我想要讓滿那原初的慾望展露在我眼前,卻有些粗魯地像是扯下他的褲子一般。 看到如此笨拙的自己,我與滿都不自覺顫抖了起來,又幸福得想發笑。 將彼此全部遮掩身體的衣物都褪下,我們初次體會了就算是一同洗澡時也沒有過的坦誠相見。


但果然……這種感覺好熟悉…… 所有的體驗都沒不存在於記憶裡,但存在過的事實……無論如何都不會消失。


即使有說不出的害羞,我還是好好地將自己的雙腿抬起,並且用指尖引導著滿自己在渴望什麼。 然而滿也似乎不需要我的肢體語言,早就已經明白我們接著應該怎麼做。 看著滿那臃腫而佈滿肌理的陰莖,我不敢想像放進來之後會比手指舒服多少。 但光是稍稍有所期待,身體裡面就像是深知那快感的濃郁,不斷變得濕潤來邀請滿進入。


滿抵住我的穴口時,我也感受到氾濫的蜜汁被擠出而延著會陰滑落。 腦袋裡的那一片空白,早已被快樂的期盼所填滿,任何一點縫隙都沒有留給思考的空間。


「滿……快點……」


那是毫無理性可言的動作,在滿輕輕攙扶我的身體讓自己更好進入的同時,我也用指尖撥開自己緊密的穴口將裡面的全部蜜肉更貼合地去吸附滿的肉體。 孕育著色慾的水聲再度悄悄響起,加上肌膚摩擦那細微的聲響……以及我們又漫長、又沉重,卻象徵著絕對的快樂的吐息。


前端、一半……一直到全部埋入我的體內,這過程中只有短短的幾秒但卻讓我身體不斷劇烈地顫抖。 難以言喻的快感不斷電擊我的軀體,一股像是強烈尿意的感覺從肚子裡湧出,隨著自己被完全地塞滿時這股感覺也達到了最高點。 我還來不及用意志去抵抗,它便強烈地對下體發出解放的指示,等到我來得及反應時早就已經傾洩出洶湧的潮水。


「滿……好大……好舒服……」 「心……」


雖然起初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在這重要的關頭失禁了,但本能上明白這只是身體表達舒服的一種方式而已。 而也只是這一瞬間,我們也因此想起了不做到如此就無法瞭解的事物。


「滿,剛剛我好像看到了什麼……」 「我也是。」 「我們……果然不是第一次這麼做呢。」 「嗯。」


我們維持埋入最底部的姿勢,進行了深深的一吻。 這股至高的幸福感不是假的,而是過去的「心」留給現在的「心」的重要留言。


那是一個在充滿月光的夜裡,互相傾訴著情意……最終結為連理的故事。 是幻覺還是重要的遺產都好,這一刻的我想著愛上滿果然是正確的事情。 不管是怎樣的心,能夠喜歡上滿跟被滿喜歡,都是最幸福……最幸福的人了。


「心,我要繼續了。」 「嗯……請繼續……把全部都注進來……」 「好的……」 「就像懷上愛的時候一樣……全部……注入給我……」


我用全身去感受滿的形狀跟溫度,一下子就陷入在官能的愉悅裡。 當滿慢慢離開我的身體,跟著性器摩擦產生的刺激,裡面便擅自充滿淫水在每一個因滿離去而寂寞的角落。 毫無空隙的蜜穴再一次被滿入侵時,無處宣洩的蜜液因為滿把每個角落都填滿,都飛濺了出來。


一次又一次地,重新體會被充滿的過程,享受快感早已成為我唯一能思考的事情。 即使下面不斷發出色情的咕啾咕啾聲,也早已成為我沉溺在與滿交歡中的一部份。 我毫無抵抗地去接受任何產生的感覺,再次高漲的失禁感我也無意阻止,就這樣任由身體將它轉變成高潮。


明明才剛開始沒有多久,我便已經舒服到開始有些虛脫的無力感。 但身體被滿所攙扶著,我只需要好好的接受這一切,什麼都不用思考。


然而就在我其中一次被抵住最深處時,不僅是子宮發出又熱又緊的酥麻感,連胸口也一併出現暖意。 起初只是以為這只是感覺舒服的一部份,直到我不自覺想用手去輕揉敏感的乳房時,才發現有些微的濕潤感。 我張眼注目著自己的乳尖,才發現乳白色的微透體液緩緩從其上滑落至我的側乳。


原本以為只是錯覺,但隨著滿的動作變得更激烈,胸部產生的熱脹感就愈明顯。 直到我發現滴落的汁液再也無法止歇時,連坦誠相見都不曾產生的羞愧感逼急了我。 明明是為了哺育愛的乳汁,卻因為我感到舒服而不斷冒出來的羞恥心,讓我想急於停止這個現象。


「滿……幫幫我……」


我有些無助地望著我,手指上早已沾滿了自己的母乳。 不知道該如何讓它們停下來,我只好請求滿的幫助。


「……我明白了。」


滿將自己的嘴巴抵住我的胸口,像年幼的愛一樣對著我的乳暈吸吮著。 他的舌頭劃過我的尖端時,我敏感地叫出聲來,但過於強烈的解放感也讓我吐出迷亂的陶醉吐息。 我很快便搞不清楚,填滿那濕潤的嘴,究竟是滿自己的唾液還是自己被舔弄之後所分泌出來更多的乳汁。


「滿……另一邊……也麻煩你……」


我稍稍遮住自己的嘴巴,有些羞怯地提出自己任性的欲求。 像是不甘寂寞,滿愈是飲下,另一邊空出的乳房也像是催促著滿也關愛自己不斷溢出更多的乳汁。 那就像是無法被填滿的慾望一般,愈是想滿足餘下的空間就愈大。


滿盡力地服侍我,就算細心地玩弄我的胸部,腰上的動作也從未和緩過。 眼看著身體各處都有著無窮的慾望,想要讓滿全部都在一時間內滿足會給他帶來困擾的…… 我扶起滿的腰,打算讓他重新回歸到我們最原始的期盼。


「謝謝你……滿……唔嗯……」 「心……」 「滿……讓自己舒服……就好了……」


示意著他快點傾洩出自己的精液,我也開始伴隨他的律動扭起了腰。 除了身體自行在搔刮中產生的緊縮外,我也盡量使出力氣緊緊含住滿的性器。 想要讓滿知道……我真的很想要滿把全部的一切都給我。


「唔……哈啊……滿……」 「咕……心……」


不停喊著彼此的名字,我們在劇烈的疼痛裡感受到更敏銳的歡愉。 房間內充滿著水聲跟叫聲,還有身體交纏時產生的碰撞聲。 明天開始我們就要恢復到爸爸與媽媽的身分裡,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愛。


但現在的我們,就像是想重拾初戀,再一次將對方納為己有的求愛者。 雖然在這十七年的歲月裡,我們失去了最重要的一段故事。 卻有著沒有根據的錯覺……只要我們再一次循著消失的記憶做出一樣的事情,我們或許可以找回許多遺失的感情。


牽手、擁抱、接吻、為彼此戴上戒指……做愛、懷孕到生出愛情的結晶,然後再一次嘗試全部的事情。 一切的一切只要我們願意去觸碰,我想就可以重塑成完整的自己。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唯一能夠用言語傳達的事情。


「滿……好喜歡……好愛你。」 「我也是。」


在最真誠的告白下、在慾望與感情交織之下,我們也把距離拉到今天最緊密的一次。 狠狠地插到最深處,我跟滿都發出了驚人的蕩漾吟叫,一陣顫抖中我能感受滿不斷把熱漿注入我的蜜穴深處。 我不曉得他射了多少,但我不斷絞緊穴口,想讓他盡量注滿自己的子宮。 想要跟滿……再一次孕育愛的結晶。


我的眼睛早已被盈眶的眼淚阻擋視線,難以看清滿的表情。 但我們就像深知所求為何,就這樣維持插入的姿勢再一次陷入擁吻中。 短短的深吻,我很快發覺滿納有些疲軟的陰莖重新在我的體內勃發。


不需要任何的語言,彷彿暗號早就存在心中一樣。 將嘴唇分離,在彼此唾液牽起的淫線斷落後,我們也重新專注在下一輪的性行為裡。 即使我早已因為快感讓而疲憊不堪,意識也變得分崩離析……但我還是想要跟滿再來一次。


這一夜,我經歷了第二次的第一次。 我拾回了許多重要的事物,也瞭解我過去是抱持怎樣的心情懷上愛。 我相信要是有那麼一天,愛的弟弟、妹妹們也會被同樣的心情懷上。

因為那是我跟滿實際經歷過許多事情,才能產生的寶物。





標記:

17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