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心滿】從天而降的茜草


※小惡魔PARO※

. .

下了一整天的雷陣暴雨,天空即使雨勢稍歇仍佈滿厚重的雲層。 混凝土混著積水產生揮之不去的霉味,濃稠的空氣不斷堆積在因下班而疲憊的身軀裡。 縱使慶幸下班回家的路上已經無風無雨,仍然讓我無法打從心底開心起來。 「不如說是雨停才離開公司吧……真可悲。」 不是雨剛好在我離開時驟停,而是我趁著沒雨才能離開工作場所。 看著手中的錶,指針所示的位置早已過了末班車的時間。 徒步便能回到自宅,或許是這糟糕到不行的工作待遇唯一可取之處。 「真是下下籤啊,哈哈……」 現在的我不管就誰看來,都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社畜吧? 早出晚歸、週休半日,扣掉工作只剩洗澡吃飯跟永遠不足的睡眠時間。 但變成現在這個慘狀,實在不是我能選擇的。 做為一名天使,被外派到人界從事特定行業或交際圈,觀察人類並定時回報結果是必經之路。 而無能又資歷淺薄的我,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就無奈地被分配為一般白領,並且來到這個人界傳聞中惡貫滿盈的大公司。 只提供租屋處,生活一切開銷由天使本人在人界賺取的薪晌來支付; 每個月兩次,列出五千字以上的觀察報告; 一期兩年,續簽與否由天界管理部視該員表現來決定。 這就是身為低階天使被迫執行的人界服役生活,要是表現不好一輩子被貶在人界都有可能。 如今已經待了快要一年,感覺這具接近人類的軀殼不管在心靈還肉體上都快要達到極限了。 只能祈禱服役期滿後,上司能夠滿意我的表現並放過我。 一想到這些惱人的事情,胃又會開始不舒服。 即使沒什麼胃口還是得硬塞一些食物,要是倒下就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自己的薪水相較於人界同齡的社會新鮮人還算多,但沒有命花費的前提下一直都過著盡量簡樸的生活。 今天的晚餐在沒有太多時間下,一樣只能吃微波便當了吧…… 「呀……」 「啊…抱歉!」 而我自顧自地邊思考邊走路,在沒有注意的情況下似乎撞到了路人。 她的聲音中透露著些許稚氣,聽起來似乎是年紀比我還小的少女。 我趕緊出聲道歉,並且把目光集中到她的身上。 她一身在深夜的街道裡極為突兀的純白色服裝,僅僅遮蔽著幾處重點部位顯得暴露不已。 加上沾滿水珠的亞麻色長髮、濕透到顯出膚色的輕薄布料,無一不在提醒我她的異質。 而身上那不屬於人類的氣場,還有頭上偌大的類羊角……我馬上就知道她是怎樣的存在。 一名魔界的居民。 「為、為什麼…我被看見了?」 她張大那天藍色的雙瞳,一臉詫異地望著我。 在感知到我的真正身份前,先是開始困惑地觀察自己。 魔界居民身上的氣息,對天使來說是相當劇烈的刺鼻味。 當我下意識要伸手捏住自己的鼻子時,才發現令我也感到難以理解的事實。 「一點……都不臭?」 不僅沒有濃烈的味道,甚至從她身上感受到了令我心跳突然急遽加速的賀爾蒙。 而她泫然欲泣的表情,也在短時間內佔據了我所有的視線,讓我一陣目眩。 全身血管都被她的容姿所擴張的瞬間,背後那收在衣服下屬於天使證明的純白羽翼,也感受到強烈的腐蝕性刺痛。 「等…等等……這不對……吧……」 我痛苦地摀住自己的喉頭,一股快把肺給乾嘔出來的痛苦猛烈襲來。 那是我從未體驗過,只曾經在教科書上閱讀過的症狀。 墮天。 當天使違背信條或是對非此界者動心的時候,生理上會立即出現的症狀。 任何天使出生便帶有的白色翅膀,會在一瞬間染成罪孽的黑色…… 「那、那個,先生你沒事吧?」 這名魔界的少女似乎擔心起我的狀況,向我靠近了一步。 魔界的居民應該是充滿惡臭的生物,只要在視線範圍內我肯定能立即發覺並迴避他們。 只要互不干涉,我們都可以完成彼此在人間的職責。 但因為目睹一名魔界少女就墮天什麼的……完全不可理喻! 要是這件事情被天界發現,不要說期滿調離了……還有可能被分配到更糟糕的環境裡。 一想到這令人恐懼的事情,我趕緊甩開她那想要攙扶我的手。 手背因撞擊而產生的刺痛感逐漸蔓延後,我便抬頭望向眼前的她。 我身上的痛苦依舊存在,但她握著自己被甩開的手,臉上充滿了似乎比我還難過的表情。 「你沒、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 「…等等!」 當她張開蝙蝠般的翅膀並轉身準備縱身一跳時,我像是亂了陣腳一般抓住她的手。 她纖細而白皙的臂膀沒什麼抵抗的能力,只能訝異地回頭望向我。 不解而驚恐的視線,就像是在質問我此舉的用意為何。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 但我就像是深怕她離開,我就再也見不到她一樣。 我本來以為她會劇烈地反抗,已經做好被甩開的心理準備。 她驚慌失措的樣貌卻快速恢復冷靜下來,並且從困頓中變成我無法理解的情緒。 「我…我居然…沒有討厭的感覺?」 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結白而尖銳的虎牙也毫無忌憚地顯露出來。 「我不怕男生了!」 就像是發現什麼驚人的事實一般,她用空出來的手緊緊握住我緊抓她的位置。 她瞇起眼睛笑得更加無忌,如同深夜裡的烈日般灼燒我的心智。 身後的翅膀依舊劇痛,但我已經無暇去感受那個痛。 ……這就是不敢觸碰男人的見習魅魔以及無能的墮天使,第一次的邂逅。 【距離魅魔學校畢業,尚有345天,以及300次吸取精氣】

標記:

2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勇先生,你看……外頭的雲霞好美。」 「嗯。」 忍從窗戶望向富士山,被夕陽映照的晚霞襯著山峰的影子,在薄霧之中仍能看見明顯的輪廓。 婚後這幾年來一直都沒有好好讓她放鬆,身處在如此悠閒的旅遊中,至今的我仍難以想像。 而眼前忍的笑容,卻比任何事物都還要更加真實。 「抽到招待券真的太好了呢,義勇先生。」 「啊啊……」 身穿旅館提供的浴衣,忍的樣貌除了跟往常一般嬌美外,又比平時更增添了一絲嫵媚。 前陣子

「那麼,冨岡先生我們該往哪裡走呢?」 再一次遇上岔路,我刻意提出了疑問,讓手持地圖的人決定接下來的路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地圖,隨後抬頭望向前方的岔路口,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冨岡先生?」 「走這邊……」 在我又一聲的催促後,他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指了其中一個方向。 我下意識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深怕不小心發出的微笑會透露出情緒,並顯得還在邊走邊吃的自己更加不優雅。 「那麼,就照冨岡先生的指示

「痛……」 頭頂被鬆軟的雪球正中紅心,崩解的白雪一下子就從冨岡先生的頭上滑落下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他低著頭發出像是在抱怨的感想。 「冨岡先生,破綻太多了喔。」 我開懷地笑著,望著他笨拙回頭的埋怨眼神,更是藏不住眼裡的笑意。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欣賞皚皚的初雪美景,並沒有打算捉弄冨岡先生。 但看到他開啟難得的玩心,抓起一球白雪捏起來時,便趁著他全身都是破綻的時候偷襲他。 「冨岡先生有打過雪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