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我心難掩】夜闌幽香


不曉得這是第幾次,看著她那看不厭的睡臉了。 她安詳地依偎在我的懷中,蜷曲的睡姿讓她看起來比平時更為嬌小。 如此毫無防備的模樣,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那個在工作中一絲不苟的蟲柱。 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感受到她那微若細絲的呼吸,寂靜地不像一名頂尖的劍士。 隨著妝容被汗水與淚水所抹去,顯露出平常被胭脂所粉飾,蒼白到像初雪一般的肌膚。 脫去人前穿著的寬鬆隊服,則是纖細的肢體以及削瘦到顯現胸骨輪廓的軀幹。 比同年齡的女性隊士都還要瘦弱,甚至連鬼的脖子都斬不斷。 但她還是咬著牙挺過來,並站上比所有人都還要高的地位。 實在很難想像她究竟下了多少苦心,才能像這樣保持著優雅的姿態,完美地將所有狼狽藏匿起來。 但……無論如何,再徹底的偽裝也總有無法支撐的日子。 此時仍在睡夢中的她抿起嘴唇,眼角也隨之泛出些微的淚珠。 這正是她幾乎不展露給他人,脆弱又惹人憐惜的另一面。 「姊姊……」 聽見她如此明顯的夢囈,我不自覺伸出手,用拇指輕輕撥去她即將墜落的眼淚。 但也因為這個舉動,似乎讓她被驚擾而緩緩甦醒。 「……義勇……先生?」 她嫚嫚矇矓的雙瞳望向我,在現實與睡夢的夾縫中摸索半晌後,才帶著一抹微笑再度更緊靠在我身上。 「抱歉,吵醒妳了嗎?」 「沒有……我剛好醒了而已。」 她用額頭磨蹭著我的胸口,嘴巴上沒說但我明白她的索求為何。 我伸出手環繞她那幾乎用一隻手就能掌握的腰際,盡所能地不留任何空隙將她緊抱住。 「義勇先生的身體,真的好溫暖……」 「嗯。」 她只要平靜下來,那冰冷的體溫跟微弱的脈搏就會提醒我……她的身體被毒素折磨得有多虛弱。 縱使外觀再怎麼遮掩,透過肌膚之親永遠能感受到最真實的她。 事到如今,我也早已不忍心從自己口中述說她的身體變化。 或許有一部分,也是自欺欺人。 擅自認為只要不說出口,即將面對的一切就會變得遲滯……如此無聊的自我說服。 「我想喝口水,可是外頭好冷喔……」 「因為還飄著雪……先穿上衣服吧。」 「嗯,謝謝。」 我從床舖中伸出手,憑自己的印象找到襯衫的位置,隨後幫她套上並扣上胸前的釦子。 「哎呀,這件好像不是我的呢。」 扣子扣上後意外地寬鬆,她便邊開始打量起身上的白色襯衫。 只能露出指尖的袖口跟長到可以擋住半邊大腿的衣角……看樣子我拿錯到自己那件了。 「抱歉,我去拿妳的那件……」 「沒關係,就這樣穿吧……」 「……那我去幫妳拿水。」 我起身去拿取火缽上的茶壺,邊確認水溫不至於燙口邊沏著茶水。 而留在原地的她,似乎查覺到什麼而聞起自己的袖子。 「這是……蓮花的香味?」「沒想到義勇先生也會用這些香氛類的小道具。」 她所說的,是今天一直放在隊服內袋,還沒實際使用過的體香膏…… 在街上採買消耗品時,抵不過毛唐的商人熱情推銷而買下的奢侈品。 「那是被推銷才買的,我沒使用過這類東西。」 我將瀰漫水氣的水杯放到她的身旁,並撿起散落在地上的羽織。 「……是這樣嗎?」 然而她明明才說想要喝茶,卻無視我準備的一切,趁著我準備替她披上羽織時逼近我眼前。 「究竟要怎樣口若懸河的商人,才能說服一毛不拔的水柱大人,買下如此不實用的高級玩物呢?」 她迷媚卻澄淨的瞳孔,此時像是透析心理般試圖挖掘著我未說盡的話語。 另一方面,掌心則貼在我的左胸前感受著我的心跳跟呼吸起伏。 「譬如說……這香味可以迷倒心怡的女孩子之類的?」 「……沒這回事。」 我別過頭,她的一字一句都狠狠地戳中我沒有說出的事實。 「哈哈……義勇先生就算不做到這樣,對我來說也夠迷人了。」「但是,會想耍一些小手段的義勇先生,也挺可愛的不是嗎?」 「……先披好羽織再說吧。」 這次她終於乖乖地讓我把羽織套上,臉上卻帶著故意讓我感到困擾的勝利表情。 但至少這次她終於安靜下來,緩緩啜飲我遞給她的熱茶。 「……義勇先生會冷嗎?」 「我沒事。」 喝著手上的溫熱茶水,她邊微微低頭用惹人憐愛的眼神由下往上望著我。 「義勇先生,手可以給我嗎?」 她將茶杯放回地面之後,搓揉著自己的雙掌如此詢問我。 雖然不明白她的意圖,但我還是照她的請求伸出手來。 「這樣子,我也可以當溫暖你的人了。」 透過茶杯帶來的餘溫,她泛紅的雙手溫熱地包覆我伸出的手掌。 她仔細撫摸任何一處溫度較低的位置,即使效果很薄弱,仍然些微提升了我的體溫。 不過比起手掌傳來的溫熱感,或許自己的心跳跟血流突然加速才是讓體溫升高的原因吧? 與此同時,她臉上的面容卻是那個我很熟悉,只有感到無力時才會露出的微笑。 「義勇先生的衣服跟手掌真的……都很大呢。」 「嗯……」 身材嬌小這件事,永遠都是她最無法抹滅的悔恨。 只要一不注意,她往往都會陷入到這樣自我懷疑的狀態中。 然而這種心中的痛楚,沒有任何外人能夠理解,說再多都是虛假而無用的安慰。 「有時候我會想,要是自己是男孩子就好了……」 「忍這樣就好了,忍就是忍。」 「呵呵……」 她抬起頭來,輕輕地用嘴唇劃過我的側臉。 被觸碰到的地方沒過多久,便產生了一股熱麻的刺痛感。 她體內的毒素已經濃烈至能讓晚上才服用短效解藥的我,在藥物失效後輕易地產生中毒反應。 「那是因為我是男孩子,義勇先生就沒辦法享受跟我魚水之歡了吧?」 「……我不否認。」 臉上的不適感並不能動搖我,我盡可能掃去猶疑正視她的雙眼。 她隨即用艷麗的笑容回敬我,恢復成另一個我更常見到的面貌。 「不頂嘴的義勇先生,實在是不太有趣呢。」 「是嗎?」 「嗯,但我還是挺開心的。」 她勾起食指挑過我的下顎前緣,並拾起她行李中的藥盒,隨後用誘人且難以招架的笑容拿出裡面她早已準備好的液體藥物。 「那麼,在天明之前我就再滿足一次義勇先生的請求吧。」「為了不讓你做到一半死掉,得重新再服用一次藥物才行。」 「……是誰會死掉還不曉得。」 我們雙雙露出睥睨的苦笑,做出了今夜裡最深沉的一吻。 而這一吻,充滿藥物的苦澀味。


標記:

62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我心難掩】於七的故事

即使是最緊急的任務,我都從未如此焦急過。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地趕路,僅是為了縮短到達忍所在之處所需的時間。 ……一秒也好,只想盡快到達她身邊。 一切的起因是一場巧遇。 最後一次跟忍有聯繫,是她三天前請鎹鴉燒信給我。 說明這幾天公務較為繁忙無法見面,也請我不用去打擾她,等完成手邊的工作會主動聯絡我。 而今天中午在街上尋找用餐處時,遭遇了前來採購的栗花落與神崎,便稍微問一下忍的狀況。 『

【我心難掩】我心難掩※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兩位大人有需要再告知我,老身先退下了。」 就在我用完餐去洗淨身體的這段時間內,藤屋的婆婆俐落地將我們用完的餐具收拾好,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把床單也舖好。 洗澡時留在澡堂的隊服也被整理好與行囊放置在一起,這些都是在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完成的。 她的身手靈巧到讓人想探究她是何方神聖的地步,每次都讓我感到一陣驚嘆。 另一方面讓我很在意的是,她

【我心難掩】致有點在意的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那麼胡蝶閣下,您的刀由老夫代為保管,這幾天就請您在此好好歇息吧。」 眼前這名戴著火男面具的矮小老男人,不僅面具上的吹火嘴誇張得近乎古怪,態度也總是隨興得難以捉摸。 但身為鐵匠村的村長,鐵地河原鐵珍大人的技術毫無疑問位於匠人中的頂端。 不僅按照我的需求製作出針對刺擊進行強化的特製日輪刀,甚至能在刀鞘中調製毒藥如此無理的要求都照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