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我心難掩】致有點在意的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那麼胡蝶閣下,您的刀由老夫代為保管,這幾天就請您在此好好歇息吧。」 眼前這名戴著火男面具的矮小老男人,不僅面具上的吹火嘴誇張得近乎古怪,態度也總是隨興得難以捉摸。 但身為鐵匠村的村長,鐵地河原鐵珍大人的技術毫無疑問位於匠人中的頂端。 不僅按照我的需求製作出針對刺擊進行強化的特製日輪刀,甚至能在刀鞘中調製毒藥如此無理的要求都照單全收。 蜜璃那如同皮鞭柔軟而強韌的日輪刀也是他親手鍛製而成,一直以來我們都受到他諸多照顧。 此次前來也是為了定期保養,確保它的特殊功能在需要時能正常運作。 「能夠替胡蝶閣下這樣年輕可愛的女性保養日輪刀,乃老夫的榮幸。」 「……那真是太好了呢。」 不過對比鐵珍大人他在鍛造的自我要求,對於年輕女性總是展現出很輕浮的態度。 但自己多多少少也因此得到一些便宜,這方面也不方便直接戳破。 總之是個不至於到為老不尊……但是除了公務以外,不會讓人想要更多接觸的長者,反倒有些在意平常蜜璃是怎樣應付他的。 「晚膳已請下人幫您準備,在那之前胡蝶閣下可至溫泉稍作歇息,老夫就先告辭了。」 「是。」 在寒暄得差不多後,鐵珍大人引領著身旁兩名同樣頭戴火男面具的村人離開,臨行前似乎想起什麼,停下腳步再度囑託我。 「其實除了胡蝶閣下以外尚有另一名柱在此地休養,老夫也已全部交代給下人,如有任何需求再詢問他們。」 「……我明白了。」 另一名柱……會是誰呢? 但常有隊士在此養傷,也有不少人作為護衛在此地常駐。 就算柱前來拜訪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真的碰到再打聲招呼就好了。 雖然此行的目的是整修日輪刀,但長途奔波還是不免留下疲勞感。 而且開始試毒之後,四肢偶爾會產生一些無法隨時間散去的寒意。 ……整理一下,之後去泡個溫泉吧。 就當作是……給一直以來努力不懈的自己一個小小的犒賞。 為了確保自己不失禮儀,將衣物及髮飾取下後,我努力洗淨每一處有可能沾染塵土的細節之處。 而淨身用的水源也是取自於泉水,潑灑在身上時慢慢有一股溫熱感沁透進皮膚裡,身體的循環彷彿也暢通不少。 因為藥物的副作用,即使泡熱水澡也無法驅散的苦悶感,就這樣輕易地減緩不少。 對於這久違的療效,我也開始逐漸期待起泡溫泉這件事。 仔細清潔完身體,我取了一條足以在出浴時包裹住自己身體的浴巾,便前往露天浴場。 雖說基本上是混浴,但鐵匠村的人們為了確保柱能夠享受到最完善的休養,劃定了一小處只有柱才能使用的浴池。 佔地不大,但確實是個清幽且閒逸的好地方。 確認沒有其他訪客後,我便將浴衣放在不會被水浸濕的石頭上緩緩入浴。 比平常的洗澡水更高的溫度,一開始像無數細針撥弄皮膚般,但那股搔癢感很快就被氣血通暢的輕盈感取代。 身子也迅速在短時間內溫暖起來,很久沒感受到這種毫無負擔的狀態,簡直讓我想一整天都溺在這裡。 這種讓人卸下所有防備的舒暢,讓我自然而然地發出了些許如同自言自語的感嘆聲。 「呼……」 然而就像呼應這平淡無奇的讚嘆,浴池的某處隨後發出了濺水的聲音……如同有人從浴池中起身的聲音。 這裡是柱專用的浴場,理論上不會有任何閒雜人等闖入,為以防萬一我還是提起了警戒心。 由於手邊沒有日輪刀,如果真的遇上宵小…甚至是鬼,我都無法輕易地全身而退。 其次就是其他人誤闖,再來最好的結果就是鐵珍大人所說的另一名柱吧? 為了確認情況,我放低身子緩慢地往聲音的來源前進。 但對方似乎察覺到我的動作,可以聽見慢慢遠離我的潑水聲,這下我至少知道對方有想要逃離我的企圖。 不過位置剛好被大石擋住視線,我只能加速並繞過它去捉拿這個不知為何要逃走的搗蛋鬼。 當我終於用視線追上他,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身材結實,無法辨認其身分的背影。 身後的肌膚幾乎被散落在胸口高度的黑髮遮蔽,仍能從髮絲的隙縫中看見他因舊傷而殘留的數道疤痕。 雖然一時間無法肯定,但這些隆起的肌肉線條跟傷痕加上黑色的長髮,似乎是我在診療時數度見識過的對象。 「……冨岡先生?」 聽見我的聲音,悄悄遠離的背影僵立在原地一語不發,但泛紅的身體已經透露了他部份的尷尬。 *** 「所以說,冨岡先生一早就在溫泉裡面,聽到我的聲音怕產生誤會才默默離開……是這樣嗎?」 「……嗯。」 在充滿意外的相遇後,我背靠在大石上,隔著它與冨岡先生展開對話。 而事發時我一絲不掛,浴巾等等能遮蔽身體的物品都沒有拿,多虧他背對著我才沒有被佔到任何便宜。 而且真要說的話,吃虧比較多的反而是他才對。 畢竟除了診察時會需要注意的地方外,一些可能只有他父母才看過的地方也被我看光了。 對話的過程中得知他此行的目的與我相似,但安養舊傷的成份比我更多一些。 他常常不顧自己的傷勢以完成任務為首要目標,在身上也殘留了無數象徵其功勳的傷痕。 但看似冷淡的冨岡義勇,偶爾也會顯露出感情豐富的一面,例如現在…… 「冨岡先生原來也知道這些事……也是會害羞的呀?」 「……唔。」 我一直以為他是不懂拿捏男女分寸的大木頭,沒想到有這麼純情的一面。 再怎麼說他是個抓住女性的手卻毫不在意,還會把人扛在肩膀上的討厭鬼。 要是沒有剛剛這齣,我還以為他會直盯著別人身體,嘴裡嚷嚷:「妳太瘦了,要多吃一點」之類的鬼話。 「……在那之後,妳身體還好嗎?」 「承蒙您的關照,沒什麼大礙。」 「是這樣嗎……明白了。」 他說的恐怕是我們最後一次碰面,並與他一同執行任務的事情吧……那對我來說是有些羞恥的記憶。 因為無預警的藥效而自亂陣腳,甚至對著冨岡義勇陷入近乎發…發情的狀態。 一陣騷動後我像米俵一樣被他扛到街區,他也找到了一個花費不高的歇腳處讓我靜養。 稍微對老闆交代我的狀況後,就繼續去執行他的份內工作了。 而我就只能獨自躺在被窩裡,與時不時就擅自湧出的情慾對抗著,在藥效消退前只能不斷用自己的手去安撫躁動不安的軀體。 最惱人的事情是那天辛苦地壓抑症狀時,腦海裡卻不斷浮現冨岡義勇的身影。 好不容易病徵快消退時,一想到他的樣貌又會挑起藏在心裡的慾望星火。 而且從恍惚之中回神時,我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呼喊他的名字……甚至開始妄想起撫摸著自己身體的是他的手掌。 更讓我不能接受的是,當天夜裡從沾滿汗水的被褥中醒來時…… 我居然想著「幸好一同執行任務的是富岡義勇,而不是其他人」。 然後我也無法反駁這樣的自己,是真的直到現在……我都沒辦法想像自己被冨岡義勇以外的男性撫摸身體的景象。 事後想起來還會覺得……要是當下是其他男性做類似的舉動,可能會讓我更不舒服也說不定。 即使自己內心有多少糾葛,終究還是得面對現實的。 胡蝶忍……妳一點都不討厭冨岡義勇。 就連現在也暗自慶幸,與我一同在浴場裡的是他。 如果是同為女性的蜜璃的話就算了,其他男性的柱可讓人無法恭維…… 會從背影一眼就能認出本人,不也是因為自己平常一直都在偷偷觀察他的身材。 就算隔著大石,也不可能任何人都能讓我接受與其共浴。 接著也得承認,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間自己還是看著他的背影入迷了……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間。 而當他終於明白我也是一名異性而驚慌失措時,我不禁得意起來。 畢竟只有我為了他心煩意亂,可說不上是一件公平的事情。 「吶,冨岡先生?」 「……怎麼了?」 這樣子伴隨美妙的景致,在寂靜的夜裡泡著溫泉與他對話……這感覺挺好的。 但待在溫泉裡太久,讓不擅長久泡的我已經有些頭暈目眩了。 加上我一直在胡思亂想讓自己心浮氣躁,這樣下去可能會不小心泡到失去意識。 「我要先離開了,你可別趁機偷看喔。」 「我不會。」 起身後想趁這機會調侃他一下,卻沒想到他少見地迅速否認。 雖然知道他肯定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得到這樣的回應還是讓人有點不滿。 「不過畢竟我把冨岡先生都看光光了,要是只有一兩眼,我想我還可以接受啦。」 「……不會這麼做。」 這一次除了回應比較慢之外,還聽到除了話語之外的潑水聲……這樣的結果讓我挺滿意的。 邊圍上浴巾邊聽著他的反應,我露出他根本無法看見的竊笑,但還是下意識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嘴角。 「那麼,我會期待等等一起用膳的。」 「我啊……還滿喜歡看冨岡先生把飯吃得到處都是的蠢樣喔。」 他此時沒有再做出任何回應。 但用餐時拘謹地深怕任何飯粒掉落,綁手綁腳地卻還是有些許飯粒沾到臉頰上; 為了隱藏自己的羞赧沒有說太多話,耳根卻從頭到尾紅通通的樣子…… 全部都被我看在眼裡。 最後我伸出手,將他臉頰上的飯粒取下時,原本只集中在耳根的潮紅一瞬間蔓延到整張臉。 只差最後把飯粒塞到我自己嘴裡,給他最後的一擊……但這邊就先饒過他吧。 對這個讓我一直很在意的冨岡義勇來說,先讓他在意我到這個程度就好了。 即使沒有最在意,至少也要讓他有點在意才行。 因為不是只有冨岡義勇……不喜歡輸的感覺。



標記:

142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我心難掩】於七的故事

即使是最緊急的任務,我都從未如此焦急過。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地趕路,僅是為了縮短到達忍所在之處所需的時間。 ……一秒也好,只想盡快到達她身邊。 一切的起因是一場巧遇。 最後一次跟忍有聯繫,是她三天前請鎹鴉燒信給我。 說明這幾天公務較為繁忙無法見面,也請我不用去打擾她,等完成手邊的工作會主動聯絡我。 而今天中午在街上尋找用餐處時,遭遇了前來採購的栗花落與神崎,便稍微問一下忍的狀況。 『

【我心難掩】我心難掩※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兩位大人有需要再告知我,老身先退下了。」 就在我用完餐去洗淨身體的這段時間內,藤屋的婆婆俐落地將我們用完的餐具收拾好,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把床單也舖好。 洗澡時留在澡堂的隊服也被整理好與行囊放置在一起,這些都是在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完成的。 她的身手靈巧到讓人想探究她是何方神聖的地步,每次都讓我感到一陣驚嘆。 另一方面讓我很在意的是,她

【我心難掩】遠花火

燈火通明,熙來攘往…… 這是我對於鮮少接觸的市街抱有的第一印象。 雖說蔦子姊姊還在世時,她偶爾會趁祭典時帶我到街上體驗熱鬧的氣氛。 自從投身到鱗滝師父的教誨下,我就再也沒有為了娛樂身處如此環境之中了。 除了找不出參與其中的必要性之外,另外的原因也是覺得自己與這些事物非常格格不入。 不過最重要的因素或許是……在這種地方獨自待著,會比平常更容易感到失落。 看著那些擦身而過,與家人攜手歡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