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我心難掩】遠花火


燈火通明,熙來攘往…… 這是我對於鮮少接觸的市街抱有的第一印象。 雖說蔦子姊姊還在世時,她偶爾會趁祭典時帶我到街上體驗熱鬧的氣氛。 自從投身到鱗滝師父的教誨下,我就再也沒有為了娛樂身處如此環境之中了。 除了找不出參與其中的必要性之外,另外的原因也是覺得自己與這些事物非常格格不入。 不過最重要的因素或許是……在這種地方獨自待著,會比平常更容易感到失落。 看著那些擦身而過,與家人攜手歡笑的孩子們,總會自然而然地與自己過去的身影重疊。 『如果沒有鬼的話……』,這樣的心情我不可能沒擁有過。 但只要那股情緒浮現,就很容易讓自己陷入負面的連鎖中。 所以我並不喜歡上街,更不喜歡這樣闔家歡樂的氣氛…… 今天的我卻不得不待在這地。 這時背部傳來輕搔的觸感,微弱到隔著衣服就幾乎感受不到的浮動,就是讓我今日不得不佇足在此的理由。 「吶,冨岡先生。」 這個舉動就像是要引起我注意的暗號,她從許久以前就有這個習慣了。 一開始只是不想予以理會她我才毫無回應,但到最後卻產生了一股奇特的默契。 她也永遠知道,這樣的舉措永遠能把我的思緒拉回到她身上。 「讓您久等了。」 聲音的主人雖然肩上披著眼熟的蝶紋羽織,裡頭身穿的卻是我未曾見過的一襲華服。 雖說已經看過不少次她穿便裝出門,卻從未見過她如此精心打扮的一面。 縱使說不上她與平常哪裡不同,但全身所散發出的氣質,讓她的舉手投足都充滿了撫媚。 「……我們走吧。」 看著忍那美得令人目炫神迷的樣貌,要是不說些什麼稱讚的話大概又會被酸澀的挖苦伺候。 光是注視她出水芙蓉般的儀態,就讓我腦袋悶熱到有些昏沉,近乎無法運轉。 無論如何都找不出足以形容她美貌的適合話語之下,最終只能給出如此冷淡又會讓她發脾氣的反應。 「……呵呵,好的。」 起初她遲疑了一下,但她望向我的臉一陣子後便帶著微笑湊到我身旁,也沒有因為我的不解風情而做出尖銳的反應。 只要一離開自己熟悉的據點,無論何種形式我們都會攜帶著日輪刀以防萬一。 忍的左手小心地手持包裹一切所需裝備的布袋,另一隻手輕柔地繞進我的掌心,將纖細的手指悉數穿過我的指縫間。 我們並不常在外頭做出這樣的舉動,我立刻意識到她的企圖,用她能輕易感受到的力道緊扣她嬌小的手,並配合她比我小得多的步伐緩緩前進。 與忍漫步在人潮中,等待她時產生的孤寂感全被掌心傳來的安心感一掃而空。 也因為忍的出現,我最近開始理解到一個人愈是習慣寂寞,就愈會去害怕寂寞。 不管日常的鍛鍊還是習以為常的單獨任務,被工作填滿時並不會去多想。 但只要發現自己失去的比別人更多時,內心總是會湧出一股如同泥淖般綁住雙腳,匍匐蔓延而來的恐懼。 願意待在我身旁的忍,就像是朝霧一般默默地圍繞在視線所及之處。 她遮蔽了我如同幻夢般的遙遠目標,同時也不讓我輕易地被身旁的黑暗所吞噬。 等到我更加了解她之後,又會發現她如同夕霧般散發著迷濛而溫暖的餘暉,無孔不入地滲透內心中每一個角落。 只要有她在,即便是待在這樣熱鬧的場合,我再也不會覺得自己比別人擁有的更少。 被忍引領前行的過程中,我不禁低頭看著她比平常更加精緻的臉龐。 由胭脂點綴的兩頰與嘴唇,如同工藝品般細膩嬌艷,收斂起的笑容也完美地拿捏出動人的姿色。 愈是盯著愈覺得自己腦門脹熱,卻又完全止不住自己想多看幾眼的心情。 或許是注意到我的漫不經心,忍稍稍用斜眼望著我,隨後用微小的橫移將肩膀靠在我手臂上。 「今天……我期待很久了。」 這並非什麼撩人的情話,但忍纖柔飄逸的聲音仍讓我感到一陣酩酊。 縱使透過化妝將臉上的操勞幾近完美地掩飾起來,身體的動作還是略顯出些許的疲態。

這是我們能一日來回的地理範圍內,今年最後的一場祭典。 已經入夜許久,街上還是點滿了電氣燈跟各式各樣的燈籠,隨處可見攤商跟街頭表演者。 為了能湊出這一晚的時間,忍在邀請我之後大概了不少心力去消化手上的工作。 明白她的期待毫無虛假,便鬆開手輕輕地摟住她的腰,讓她能夠更緊貼在我的身邊。 「……我不太懂祭典該做什麼,胡蝶妳玩得開心就好。」 被摟在身邊的忍聽完,便抬頭用瞇成彎月的眼睛笑著凝望我。 「冨岡先生這麼無趣的人,我不會期待會有多擅長這種場合啦。」 這一如往常毫不留情的結論,我早已理解不是詆毀。 「只要你在身邊,這樣就夠了。」 而是她心中,最誠摯的感受。 *** 「冨岡先生,你看那隻猴子的臉,是不是很像炭治郎說謊時的表情。」 觀看跟隨表演者的鼓聲擺出整齊動作的猴子時,忍指著其中表情特別滑稽的猴子這麼說道。 「……唔。」 由於忍的描述實在太具針對性,炭治郎的臉馬上在腦海中浮現。 那猙獰的樣貌與眼前的猴子極為相似,讓我不小心咳出了一口氣。 「啊……炭治郎要是知道尊敬的義勇先生這樣笑自己,肯定會難過的。」 我的失態被忍逮個正著,她馬上用手指戳著我的臉頰,像是試圖讓我表情停留在這一刻。 「妳不也笑得很開心嗎?」 「我不一樣啊,我又不是炭治郎的師兄。」 忍此時燦爛又無防備的笑容,總覺得很多年沒有看見了。 雖然這裡離我們的據點有些距離,碰上同為鬼殺隊成員的可能性不高。 但只要一瞬間……被目擊到我與忍此時的景況,大概會傳出不少謠言。 對於不喜歡這段關係被拉到檯面上的我們來說,這應該是要極力避免的情況。 不過忍此時徹底符合年紀的笑容,讓我把這些風險全都拋諸腦後。 此行的另一個目的是欣賞最後施放的煙火,在那之前我們就一直在鎮裡悠轉著。 我其實仍然不明白祭典的有趣之處,或許是自己的童心,早已在潛心於獵殺鬼的同時被泯滅。 但心臟自從忍的出現後就不停高速跳動著,溫熱的悸動也未曾間斷地傳遞至全身的血管。 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或許得追溯到初次擁抱忍那柔軟嬌嫩的身軀時。 我搞不懂這樣的魔力是什麼原因而顯現的…… 只知道這名為第一次的約會還沒有結束,我已經感到流連忘返了。 甚至擅自開始害怕起……再也看不見忍這樣的笑靨。 「冨岡先生,前面似乎有體驗活動耶。」 忍指著一群穿著西方服飾的年輕男女,男性穿著方方正正的服飾,女性則身著簡便的上衣跟裙擺及膝的下身服裝。 而現場似乎可以嘗試這樣的穿著,並且讓寫真師將珍貴的影像用黑盒子保存下來。 這似乎被稱為「摩登」的造型,近年愈來愈多人開始以這樣的裝扮出沒在市街上。 與此同時的是外來引入的夜生活文化,人們在夜晚的活動時間愈來愈長,即使月亮高掛,在外閒晃也變得很普遍。 當然,鬼也是…… 要是哪天一整個夜晚都能變成人類活動的主要時間,鬼也會變得更神出鬼沒難以捉摸。 不樂見如此情況出現的我,或許多少也在潛意識裡排斥著讓文明獲得進步與改變的西方文化吧。 「我們……來試試吧?」 忍似乎對於我穿上摩登服飾這點感到很期待,最終我也敵不過她的請求,只能乖乖地陪她一起排隊等待。 當然另一方面,我也認為西方蓬鬆又鮮豔的服飾肯定會很適合忍。 這些期待也是我沒有猶豫太久,便點頭答應她的原因之一。 等待的時間有些漫長,祭典也在我們等待時迎來了高潮。 華麗的神輿與表演者將氣氛炒熱到最高點,所有參加者也都歡欣鼓舞地狂歡或飲酒作樂。 「看起來很快就輪到我們了,拍完照我們還趕得上煙火呢。」 忍踮起腳尖在人群中環顧四周,欣賞遊行的同時也不斷注意著隊伍的變化。 「嗯。」 我發出低沉的回應,將無論如何都會陪伴她的心意訴諸出來。 但就在即將輪到我們的時候,熟悉的鳥類嘶吼聲,將我們硬生生地從幻夢般的夜晚拉回冰冷的現實。 「嗄!嗄!」 原本面帶微笑的忍徹底收起自己的笑容,低垂的眼角也變得銳利無比。 「傳達指令!」「近滝泉寺處與身份、數量不明的鬼交戰中,三里內各隊士即刻應戰!即刻應戰!」 周圍的人們並不曉得這是由鎹鴉所發出的聲音,頂多因為不明的吼聲而有些騷動。 忍在聽完傳令後迅速地放開我的手,並俐落地拆掉一直攜帶著的布袋。 裡頭露出的刀械終於讓身邊的人感到震驚而慌亂不已,與此同時我也大方地顯露出事前被忍告誡一定要藏好的日輪刀。 「看來……今天就到此為止了。」 忍用嚴肅的眼神確認我是否蓄勢待發,我點點頭後便一同躍上屋頂,趕往屬於我們真正的歸宿之地。 「雖然穿成這樣有些行動不便,但也無暇更換隊服了。」 在屋頂上趕路的過程中,忍因為不合適的服裝漸漸跟不上我的腳步。 「冨岡先生你先趕過去吧,我需要稍微調整一下衣服。」 忍邊說邊停下了腳步,準備整理身上的衣服讓行動變得更方便。 「……我帶著妳就好。」 我不予理會她的請求,迅速地將右手繞過她的臀部並將她整個人抬到自己的胸前,同時讓她空出雙手扶在我另一側的肩膀上。 「等等……這樣的抱法……」 突然被單手抱到胸前,忍緊握手中的日輪刀並難以控制力道地抓住我身上的羽織。 「妳很輕,不會影響我的速度。」 「……你真的是……那就拜託你盡快了。」 我不確定這樣帶著她是不是正確答案,但我沒聽見她以前被扛在肩膀上的抱怨…… 或許……姑且可以當作她不會討厭吧。 忍真的很輕,抱著她急奔比任何的負重訓練都要輕鬆。 我也被這股如鴻毛般的輕盈所迫,再一次地意識到她究竟是下了多少苦心才走到這裡。 想到這裡,我不禁想快點到達目的地,去遺忘那些我不想去承認的事實。 那些……我絕對不想面對的事實。 *** 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附近後,我先一步放下了忍並進入備戰狀態。 但現場的情形與我預期的完全不同,比我們更早到達的三名丙級劍士成功地支援原本苦戰的隊士,並順利將棘手的鬼繩之以法。 除了等待隱前來善後之外,早就沒有任何需要我們的地方了。 明明沒有任何人重傷或死亡,應該是值得慶幸的事情,這一股從心底不斷湧出的虛無感是怎麼回事? 就在忍交代完他們簡單的事宜並準備離開時,我注意到遠處的天空發出了鮮豔的火光。 茂密的線狀光芒遍布遠方的地平線,低沉而微弱的轟鳴聲卻在火光出現的十數秒後才傳達到此地。 忍在看見煙火之後,回頭望向我並指著附近一棵沒有葉子的樹梢,下一刻便消失在地面上。 明白她的意圖後,我便跳上她指定的樹梢與她會合。 我們在樹梢上靠著肩膀,欣賞著近乎無聲的煙火。 這個距離已經遠到無法稱其華麗炫爛,僅能說是廣闊夜空的小小裝飾。 我尋找不出襯托這個景色的話語,只能默默望著眼前的景色,體會隔著衣物傳達過來的些許溫度。 「今天結束得有些倉促呢……」 「嗯……」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不斷浮現的無力感讓我只能用如此簡短的方式去同意她。 「不如我去買衣服跟寫真機……自己來拍照吧……」 最後為了安慰彼此的失落,我擠出如此無稽的意見。 「……傻瓜,問題不在那裡。」 忍伸出手輕捏我的鼻子,但肩膀沒有因此離開我,她也了解我這句疑問只是形式上的補救。 「……那,只好明年再來了。」 「嗯……明年再與冨岡先生一起來吧。」 最後一發的遙遠煙火,就在忍的這句話中緩慢消逝。 漆黑的夜色裡,能看見我們剛才離開……燈火一盞一盞逐漸熄滅的熱鬧小鎮。 最終視線內什麼也不剩,只能用其他感官去全心感受著樹梢上依偎的彼此。 「明年,一定要一起來。」 「嗯。」 再重複一次這個決心的同時,我也不自覺地將忍緊緊擁在懷裡。


標記:

22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我心難掩】於七的故事

即使是最緊急的任務,我都從未如此焦急過。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地趕路,僅是為了縮短到達忍所在之處所需的時間。 ……一秒也好,只想盡快到達她身邊。 一切的起因是一場巧遇。 最後一次跟忍有聯繫,是她三天前請鎹鴉燒信給我。 說明這幾天公務較為繁忙無法見面,也請我不用去打擾她,等完成手邊的工作會主動聯絡我。 而今天中午在街上尋找用餐處時,遭遇了前來採購的栗花落與神崎,便稍微問一下忍的狀況。 『

【我心難掩】我心難掩※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兩位大人有需要再告知我,老身先退下了。」 就在我用完餐去洗淨身體的這段時間內,藤屋的婆婆俐落地將我們用完的餐具收拾好,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把床單也舖好。 洗澡時留在澡堂的隊服也被整理好與行囊放置在一起,這些都是在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完成的。 她的身手靈巧到讓人想探究她是何方神聖的地步,每次都讓我感到一陣驚嘆。 另一方面讓我很在意的是,她

【我心難掩】致有點在意的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那麼胡蝶閣下,您的刀由老夫代為保管,這幾天就請您在此好好歇息吧。」 眼前這名戴著火男面具的矮小老男人,不僅面具上的吹火嘴誇張得近乎古怪,態度也總是隨興得難以捉摸。 但身為鐵匠村的村長,鐵地河原鐵珍大人的技術毫無疑問位於匠人中的頂端。 不僅按照我的需求製作出針對刺擊進行強化的特製日輪刀,甚至能在刀鞘中調製毒藥如此無理的要求都照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