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我心難掩】雪泥鴻爪※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睡不著嗎?」 伴隨劃過側髮的輕柔撫摸,一如往昔的低沉嗓音在耳邊響起。 大概是我被義勇粗大的手臂摟在懷裡卻不安分地準備入睡,手指仍然在他駢脅的胸膛上游移的緣故。 原本停佇在我腰際的手掌,也像是要哄我入睡一般開始輕拍起我的背。 他相對於我來說相當碩大的軀幹及雄厚結實的身材,能夠輕易地支撐我整個人並讓我安穩地入睡。 而心跳跟呼吸都聽得一清二楚,毫無阻隔的肌膚之親,也幾乎變成我們交媾一晚後的睡前慣例了。 有時候我會因為體力不支而昏睡過去,但如果我還能保持意識的話我們就會蹭著對方的身體,慢慢在簡單而了無新意的枕邊對話中睡去。 即使沒有點燃燭火,仍被今夜的皎潔明月照射得相當明亮的臥室讓我意外地清醒。 義勇緩緩閉上雙眼準備入睡時,我不禁細數著他身上那無數的傷痕……每一道被遺留下來的傷痕都代表了一個回憶。 「沒事,我只是在看冨岡先生你身上的傷痕而已。」 「……」 他沒有回應我,但仍舊沒有停下那摩挲的雙手。 以我對他的了解,大概是覺得:『雖然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但妳開心就好。』吧? 「呵呵,這個傷痕……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留下的吧?」 稍微算算也好幾年前了,當時的義勇雖然跟現在一樣難以親近,至少還是帶有一些少年的稚氣。 當時的我肯定無法想像,我們居然會變成現在這樣的關係且樂此不疲。 「我記得,冨岡先生像是被迷住一樣盯著一個女孩子,絲毫不掩飾那視線耶。」 「……都過去的事了。」 「……是嗎?但這些記憶,都會用某種方式留存下來喔。」 輕輕戳了一下左手臂當時留下的傷疤後,他像是被驚動到的小狗一樣顫動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襲擊似乎讓他有點不滿,用眼神示意我停止之後便恢復了他稍微停滯的溫柔撫摸。 「呵呵,對不起嘛。」 為了表達歉意,我回應他的舉措也將自己的身軀更緊依在他的身上,讓他能夠更大限度地感受我的體溫。 另一方面,我將側臉倚靠在他的左胸上,靜靜聽著他平穩而毫無激情的心臟跳動。 接著……仔細用手指觀察著他皮膚的起伏,些許的回憶又湧上了心頭。 「這是……被太呂襲擊留下的吧?」「看來除了鬼之外,毛茸茸的小東西也能讓你受傷呀。」 「……這是玩耍留下的,不是襲擊。」 「好啦好啦,是玩耍……能玩到手跟頭都被咬到流血,也是不簡單啊你。」 「唔……」 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燦爛到不可理喻的笑容,因為有點噁心一開始看真的很不習慣。 但多看幾次後就覺得這樣的義勇也挺可愛,也會為了偶爾見一次他那樣的笑容而特別準備他愛吃的料理。 「希望八重還堅強地活著……」 「她的話……沒問題的。」 「有機會我們抽一天去吃那間很好吃的鮭魚蘿蔔,順便再偷偷看八重過得怎麼樣吧?」 「好啊。」 「你這時候倒是一點猶豫都沒有呢。」 明明剛才都有氣無力地回覆我,一提到關鍵字就變得果斷無比……這男人有時真的有夠好理解的。 本來我們不會特別去接觸曾被鬼影響的人們,但八重的事情總覺得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大概就是義勇那超乎想像的笑臉,讓整個事件在我心中有著不小的份量。 但或許也有很大一部分,不過單純是跟義勇在一起的回憶之一,我才根本不想去遺忘吧? 「不過冨岡先生……你最近真的安份很多。」「漸漸地不會隨便受傷了。」 「因為胡蝶……妳說會擔心。」 「對呀,我真的會擔心……」 義勇也明白這是我自私的表現,對於他先我一步離開我感到相當恐懼。 但他對於我所立下的誓言,卻從來沒有一句怨言……就這樣保持著給我依偎的默契,一直默默地常伴在我左右。 「話又說回來,有一陣子冨岡先生你不管受了什麼小傷,都會跑來蝶屋找我療傷。」 我撐起身體稍稍離開被窩,並注視著他仰望天花板的雙眼。 似乎查覺到我要說什麼,義勇的目光突然不這麼澄淨了。 「那時你還會故意問說有沒有鮭魚蘿蔔可以吃……」「現在看來,你該不會是用鮭魚蘿蔔來掩飾,其實是為了見我而已吧?」 ……看他的反應,似乎說中了。 雖然平常不太有表情,也不願意時常透露自己的心聲,但往往燒紅的耳根都出賣了他。 「呵呵……我當初就猜到一些了,冨岡先生果然也是有狡猾的一面呢。」 「……妳討厭?」 「才不會……反而就是因為你這些惱人的小地方,我才會被你迷上了也說不定。」 「是嗎……」 他語氣剛落,便突然將我拉入懷裡緊緊擁住,但力道恰到好處不至於讓我喘不過氣。 「……怎麼了嗎?」 「沒事,覺得剛剛的胡蝶很迷人罷了。」 「真會說話……」 但隨著重新展開的親密接觸,我同時驚覺到了他下腹部的蠢動。 「冨岡先生……你怎麼又勃起了?」 「……抱歉。」 「真是的……說好要準備睡的不是你嗎?」 我伸出手不斷地滑過那因充血而顫動,導致我大腿不斷被磨蹭的元兇周圍。 為了懲罰他因不安分而挑起彼此情慾的舉動,我刻意迴避掉會讓他感到特別舒服的位置,僅在他大腿附近摸索。 「這裡……也有一個很深的疤痕。」 那是在他左腿恥骨附近的巨大傷口,差一點就會傷及股動脈跟腹股溝韌帶,為此我花了不少工夫去進行治療。 義勇也被迫待在蝶屋好幾天直到完全康復,在那之後他一反常態躲避了我好一陣子。 「當時每天早上幫你換藥,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呢。」 雖然在醫療行為中我盡量會保持專業,將任何病患單純地視為病患,但病患本身卻不一定能這麼認為。 義勇畢竟也是健全的男性,早上肯定會有自己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 因為一大清早擅自挺立的小水柱感到尷尬,但還是別過臉乖乖給我換藥的樣子,總是讓我會心一笑。 「還好那時我還沒有這麼在意你,不然我也沒辦法好好專心幫你換藥了。」 「……沒有嗎?」 「嗯,那時還沒有。」 似乎是覺得自己當時自作多情,義勇稍微放鬆抱住我的力道。 為了安撫他這明顯不過的失落,我將他減少的力道通通加倍奉還,使勁地更緊貼在他身上。 「但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胡蝶……」 我們兩人的呼吸漸漸一致,吐納產生的細聲如同共鳴般起落。 「明天我工作比較少,我想睡晚一點……」 「……那早上我先完成巡邏,回來再叫妳起床。」 「嗯……」 睡到超過時間才被心愛的男人喚醒,這是只有在義勇家過夜才能享受的特權。 在外務沒這麼繁忙的時期,我偶爾會體驗一下這種慵懶的感覺。 「早飯想吃什麼?」 「冨岡先生是說……哪一種早飯?」 「……普通的那種。」 「那這樣的話……冨岡先生決定就好……」 他的體貼與身上令人安心的氣味,總是能成為我入睡前最好的助眠劑。 今夜我也在不知不覺中,比他先一步進入夢鄉。 在逐漸失去意識的過程,我依舊能感受到身體被纖巧細緻地撫摸著。 身上沒有像義勇般雜亂的疤痕,這些觸感便成了我在腦海中印下回憶的重要依據。 這一天,他也在我身上留下了無數的回憶……


標記:

100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我心難掩】於七的故事

即使是最緊急的任務,我都從未如此焦急過。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地趕路,僅是為了縮短到達忍所在之處所需的時間。 ……一秒也好,只想盡快到達她身邊。 一切的起因是一場巧遇。 最後一次跟忍有聯繫,是她三天前請鎹鴉燒信給我。 說明這幾天公務較為繁忙無法見面,也請我不用去打擾她,等完成手邊的工作會主動聯絡我。 而今天中午在街上尋找用餐處時,遭遇了前來採購的栗花落與神崎,便稍微問一下忍的狀況。 『

【我心難掩】我心難掩※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兩位大人有需要再告知我,老身先退下了。」 就在我用完餐去洗淨身體的這段時間內,藤屋的婆婆俐落地將我們用完的餐具收拾好,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把床單也舖好。 洗澡時留在澡堂的隊服也被整理好與行囊放置在一起,這些都是在我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完成的。 她的身手靈巧到讓人想探究她是何方神聖的地步,每次都讓我感到一陣驚嘆。 另一方面讓我很在意的是,她

【我心難掩】致有點在意的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那麼胡蝶閣下,您的刀由老夫代為保管,這幾天就請您在此好好歇息吧。」 眼前這名戴著火男面具的矮小老男人,不僅面具上的吹火嘴誇張得近乎古怪,態度也總是隨興得難以捉摸。 但身為鐵匠村的村長,鐵地河原鐵珍大人的技術毫無疑問位於匠人中的頂端。 不僅按照我的需求製作出針對刺擊進行強化的特製日輪刀,甚至能在刀鞘中調製毒藥如此無理的要求都照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