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乏味的幽會※

※成人向、有輕微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我不想弄髒你的地板,可以抱我去玄關嗎?」


擦拭完身體,我坐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擋住稍微抬高的屁股,一邊努力讓雙腳懸空盡可能什麼東西都別弄髒。

雖然我是這麼說,其實沙發早已被我們的汗水跟體液弄得有些髒亂,水漬也到處都是。

今天又是偶爾無法忍到全把衣服脫完……或者該說只脫下內褲兩個人就忍不住的日子,甚至到現在連腳上的扣帶高跟鞋都還沒脫下來。

而這種時候陽太都會比較賣力,興致也感覺特別高昂,讓我開始不禁疑惑……究竟是很想要才忍不住穿著衣服做,還是他骨子裡就是喜歡我穿著衣服做的人呢?


「妳先把鞋子脫掉不就好了?」

「我現在的姿勢不方便啦……不然你幫我脫。」


本來是當作撒嬌的藉口,說不定會被陽太用溫柔的方式抱起來,我還可以用回禮的藉口趁機多親他兩口。

但陽太非但沒意會到,還理都不理我先去撿回自己的四角褲。

面對他不體貼的反應,我選擇再一次跟他討價還價,而這一次他終於勉強妥協。

嘴巴上念念有詞,但他還是先把內褲穿好之後,找了空間蹲在我的面前。


「好啦……妳不要亂動。」

「……好。」


其實客觀來說他的臉就在我胯下不遠處,但他仔細解開扣帶的模樣讓我沒這麼在意這檔事。

他捧著我的腳踝仔細地來回調整將鞋子慢慢脫下來,彷彿毫不在意骯髒的鞋底,並且盡力讓我的腳掌維持在舒服的姿勢。

而他偌大的手掌幾乎可以一手掌握我的腳,被他這樣的體格差距細心對待,心中萌生了細微的興奮。

雖然計謀沒有得逞,他蹲低盯著我下半身的模樣,反倒讓我還有些溫熱的身體又微微加溫了一些。

這樣偶爾細緻又貼心的舉動,總是會讓我無預警地心頭一震。


「好了,自己拿去玄關。」

「……啊?陽太不幫我拿嗎!?」

「妳不是有手有腳嗎?」

「是這樣沒錯……你也太不貼心了吧!」


才剛感悟於陽太的溫柔沒兩秒鐘,他馬上把我過多的美好想像給打碎。

我調整了姿勢把掛在小腿上的內褲穿回去,有些不滿地將鞋子搶到手中並走去玄關放好。


「真是的,你的溫柔有夠短暫的。」

「……我幫妳倒一杯水,這樣有溫柔嗎?」

「那還真是多謝你啊。」


陽太拿著杯子轉身去廚房,我則是在空曠的地方來回扭著腰身,轉頭確認自己的衣服有沒有沾到顯而易見的污漬。

雖然裙子內側不可避免沾染到一些液體,但只要別留下任何可能從外面直接看到的可能性,怎樣的結果還算可以接受。


「嗯……看來外面都沒有弄髒……」

「來,妳的水。」

「謝謝……啊,幫我拿一下衛生紙。」

「……我水先放桌上。」


從廚房回來的陽太將水杯遞給我,我正準備接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大腿內側的還有一痕水印……那是陽太拔出來之後把鈴口上的殘液抹到我身上的痕跡。

不得不說他這個色情的小舉動,很容易在做完之後又馬上讓我承受到視覺上的刺激。

但現在只覺得這抹痕跡有些困擾的我,接過陽太拿來的衛生紙後便坐回沙發上簡單地清理自己。


「我之前就有一個疑問。」

「……嗯?什麼疑問啊?」


陽太站在不遠處盯著我,我不在意陽太盯著我的視線,撩起裙子慢慢擦拭著大腿。

原本以為他是用好色的眼光在偷看我的裙底,但抬頭時卻發現他的表情有些困惑。

他仔細端詳我整個人,我也差不多在這時候清理完畢,便將衛生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裡面。


「妳平常在家都是這樣穿嗎?」

「咦?怎麼可能啦……」


我這時整理了一下儀容,收起雙腿變回淑女一點的坐姿,回應的過程中似乎有點能理解陽太的意思。

現在的我穿著連身洋裝,腰間還扣了有些醒目的腰帶,再加上被我掛在玄關的毛呢外套基本上可以直接外出見人了。

當然今天的內衣也是成套又好看的款式,這點尤其是我不會輕易妥協的部分。


「連香水都擦……不覺得麻煩嗎?」

「……唉,陽太你真的不懂耶。」


陽太來迎接我都是穿寬鬆的居家服,對他來說我的裝扮可能跟他比起來太過正式了一點。

只要有時間的話,我除了會細心搭配服裝,也會稍微在重點部位點綴一下氣味輕盈的香水。

但這也是我想讓自己更投入在這段關係裡面的手段之一,也是某一種增加儀式感的行為。


「我來陽太家,可不是只是為了你胯下那根東西而已。」

「……不是嗎?」

「當然不是!啊……雖然大部分是啦……」


面對我粗野的比喻,陽太似乎真心覺得我只是單純為了肉體上的歡愉而來到這裡。

但即使肉慾很容易被填滿,需要活生生的人來滿足的額外需求,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其他人約砲,想要的話都可以在來一發前逛個街、約個會什麼的……」


我喝了一口陽太遞給我的水,稍微輕咳了一下準備說出我的理論。

而這其中,也帶有了只有我才能明白的哀傷情緒。


「而我什麼都不能做,我也想跟有興趣的男生約會啊……」


才沒說兩句我就悲哀地開始乾笑著,但又很清楚這是因為自己選擇了這份職業。

平常沒什麼資格抱怨,現在終於一股腦地全部丟出來。


「至少穿得好看來這裡,我會有一種來約會的氛圍……雖然只有氛圍就是了。」


而發起牢騷之後,似乎就變得有些一發不可收拾。

那股從心理蔓延出來的縱情想法,馬上淹沒了我的理智,突然之間都想要放聲哭喊了。


「我也好想要約會……好想跟陽太看電影、出去逛街什麼的……啊啊……好想要啊……」


我整個人賴在沙發上癱軟地像要陷進去一樣,心理素質也在這時候像一團爛泥般脆弱。

看著我一連串的抱怨,陽太一句話都沒說,眼神中充滿了無法理解的情緒。

已經把一切矜持都拋下的我,卻在此時萌生了一股新的意圖。

如果不能去約會……就自己創造約會的氣氛不就好了。


「陽太家的電視……我記得可以選購電影對吧?」

「……妳想幹什麼?」


對於我的發言,陽太發出了強烈的警戒氣息,他似乎已經完全發覺我的想法了。

不過既然他都已經察覺,那我也不必多加掩飾,直接將我的想法通盤說出。


「一起來看電影吧?反正離你讀書的時間還很久。」

「我可以選擇拒絕嗎?」

「拜託你啦……就讓我體驗一次久違的約會、體驗跟男生一起看電影的心跳加速嘛。」


我起身抓住陽太的衣擺不讓他遠離,臉上困擾的表情與死命撒嬌的我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知道了!陪妳看就是了,別拉我的衣服……」

「真的嗎!陽太你真識相!」

「妳再這麼說話我就趕妳走了。」

「啊……別這樣,我最喜歡陽太了啦……要看什麼片子好呢……」


我放開陽太之後馬上把桌上的遙控器握在手裡,彎起腳抱膝靠在椅背上。

看著那些當初沒辦法去電影院,到此時已經在影音平台上架的片單,我興奮地尋找有興趣的電影。


「喂、喂!妳不要隨便亂買下去,我平常不會在這上面花錢。」

「欸——陽太不要這麼小氣嘛,不然我出錢給你?」

「不是這個問題,妳給我去免費區找。」


陽太坐到我身旁用手擋下了遙控器,似乎非常不想我這麼做,即使我說了要自己出錢也是一樣。

畢竟我剛剛已經對他任性過了一次,也不能在陽太的家裡太過自作主張,我還是乖乖聽從了他的話。

翻找到限時免費的電影時,發現剛好是經典老片的活動期間。

看著上頭只看過名字卻從未見識過的老電影,我的興致又突然高昂了起來。


「好像不錯耶……蠻多可以看的。」

「那妳就從裡面挑吧。」

「嗯……我找一下……」


二戰的德國有錢人去救猶太人、紐約黑幫老大的故事、無辜入獄的人想逃出監獄……

雖然這些電影的年紀都比我大了,但感覺都是很不錯的電影,只是現在的我似乎提不起興趣去看這麼正經的內容。

我持續翻找,畢竟免費區沒什麼選擇,一下子就滑到了最底部。

而我此時眼睛一亮,注意到我小時候看過的經典名作,如今卻沒什麼印象的電影。


「啊!我想看這個。」

「……妳想看這個?」

「對啊,我完全忘記內容了耶。」


我指著封面那皮膚泛著藍色,瞳孔全黑的小男生,迫不及待想按下播放鍵看這部經典鬼片。

但陽太舉起手指著電視螢幕,擋住了螢幕的感應處讓我沒辦法順利控制。


「旁邊那個豪華郵輪撞冰山的電影不好嗎?」

「那部太長了啦……而且我現在沒有想看部。」

「……等、等等!」


雖然不知道陽太在阻止什麼,但我嫌陽太擋路將他的手撥走開始播放電影,接著從沙發上跳起來。

而且既然要看鬼片的話,當然要先把燈都關起來才行。


「妳想幹嘛?」

「關燈啊,看這種電影就是要這樣對吧?」

「妳別自作主張啊……」


趁著還在播放開頭畫面,我迅速地關好燈跳回陽太的身旁。

縮起腳的同時我更進一步蹭上去,貼身地靠緊他的上臂。

即使是近乎放鬆的狀態,還是可以撫摸到他稍微鍛鍊過的肌肉紋理。


「嗯,果然這樣就很有約會的感覺了。」

「唉……妳開心就好。」

不過看著沒什麼互動意願的陽太,還是讓我覺得還是少了些溫情。

加上開頭有些駭人的黑白畫面演出,微微的冷顫使我又一次鼓起勇氣向陽太提出更多的要求。


「這氣氛有點恐怖……我可以再更靠近一點嗎?」

「已經不能再近了吧……」

「陽太摟著我的話,就可以更近一點了。」

「真是……這不是妳自己選的片子嗎?」


因為盯著電視螢幕,我沒辦法看到陽太的表情,但我知道他的聲音帶有些許的埋怨。

他沒有在口頭上給我肯定的答案,但還是開始挪動了身體讓我能更方便挽住他的手。

電視裡頭那充滿噪點的老舊影像,凌厲逼人的寒氣也在這時候逐漸消散。

雖然我的眼睛依舊盯著前方,但我很自然地分出注意力在陽太起伏的溫熱胸口上。


「陽太有看過這部嗎?」

「不,我不愛看恐怖片。」

「是嗎?我不敢一個人看……但說不定我還滿喜歡看的。」


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都會找朋友一起看,自從獨居之後就沒什麼機會了。

另一方面也是現在自己看電影的話,會不由自主地去研究演技跟表現手法……為了哪一天自己也有機會站在那個舞台上。

但兩人緊貼著就像沉浸在些許的約會氛圍中,似乎讓我放下了一切跟工作有關的情緒,能夠好好地專注在電影裡面。


每每出現毛骨悚然的畫面時,我都會不自覺地更加縮起身子。

尤其幾幕突如其來的突發驚嚇,更讓我緊張地抓住陽太的衣服,想要尋求一些心靈上的慰藉。

而陽太的反應異常泰然自若,不論多驚悚的畫面都沒太大的反應。


一直到電影後半部的初次高潮後,即使場景轉換成比較明媚畫面,前面配合音效的完美演出讓我無法忘懷。

害怕得無所適從的我,無助地發出了聲音並初次將視線從畫面中移開。

我抬頭仰望著陽太,他的視線依舊直視著前方毫無動搖可言。

而此時的我,早就幾乎整個人塞到陽太身旁,腳都縮到了沙發上也無暇在意自己的。




「陽太……怎麼這麼恐怖……」

「……妳真的這麼怕就不要看了吧?」

「不行啦……都看到這裡了,我想看完它。」


陽太沒有回應我,但他內心一定又在埋怨我自己找麻煩。

但肌膚的寒意還在不斷堆疊,我終於忍不住跨過新的界線,再一次提出更不要臉的要求。

「我可以坐在你前面嗎?」

「……又來?」

「就真的很恐怖嘛……有人在後面會讓我安心很多。」


不等陽太說可以,我先未經同意爬進他的懷裡。

我甚至不再取得他的同意,便抓住位在我兩側的褲管。

感受到陽太在身後的存在感之後,即使眼前的畫面再驚悚,還是有一股安心感不斷湧出。


雖然之後還是被嚇到不少次,但只要想著陽太在旁邊就沒這麼害怕了。

當然真的最恐怖的地方,我還是不自覺地想尋求更多的安心感。

我沒有想太多地抓住陽太的手,想讓他從後面整個抱住我的腰。

本來還以為陽太會拒絕,卻意外地隨意我擺布,我也就毫不客氣地讓彼此的距離更加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