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乏味的幽會※

※成人向、有輕微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我不想弄髒你的地板,可以抱我去玄關嗎?」


擦拭完身體,我坐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擋住稍微抬高的屁股,一邊努力讓雙腳懸空盡可能什麼東西都別弄髒。

雖然我是這麼說,其實沙發早已被我們的汗水跟體液弄得有些髒亂,水漬也到處都是。

今天又是偶爾無法忍到全把衣服脫完……或者該說只脫下內褲兩個人就忍不住的日子,甚至到現在連腳上的扣帶高跟鞋都還沒脫下來。

而這種時候陽太都會比較賣力,興致也感覺特別高昂,讓我開始不禁疑惑……究竟是很想要才忍不住穿著衣服做,還是他骨子裡就是喜歡我穿著衣服做的人呢?


「妳先把鞋子脫掉不就好了?」

「我現在的姿勢不方便啦……不然你幫我脫。」


本來是當作撒嬌的藉口,說不定會被陽太用溫柔的方式抱起來,我還可以用回禮的藉口趁機多親他兩口。

但陽太非但沒意會到,還理都不理我先去撿回自己的四角褲。

面對他不體貼的反應,我選擇再一次跟他討價還價,而這一次他終於勉強妥協。

嘴巴上念念有詞,但他還是先把內褲穿好之後,找了空間蹲在我的面前。


「好啦……妳不要亂動。」

「……好。」


其實客觀來說他的臉就在我胯下不遠處,但他仔細解開扣帶的模樣讓我沒這麼在意這檔事。

他捧著我的腳踝仔細地來回調整將鞋子慢慢脫下來,彷彿毫不在意骯髒的鞋底,並且盡力讓我的腳掌維持在舒服的姿勢。

而他偌大的手掌幾乎可以一手掌握我的腳,被他這樣的體格差距細心對待,心中萌生了細微的興奮。

雖然計謀沒有得逞,他蹲低盯著我下半身的模樣,反倒讓我還有些溫熱的身體又微微加溫了一些。

這樣偶爾細緻又貼心的舉動,總是會讓我無預警地心頭一震。


「好了,自己拿去玄關。」

「……啊?陽太不幫我拿嗎!?」

「妳不是有手有腳嗎?」

「是這樣沒錯……你也太不貼心了吧!」


才剛感悟於陽太的溫柔沒兩秒鐘,他馬上把我過多的美好想像給打碎。

我調整了姿勢把掛在小腿上的內褲穿回去,有些不滿地將鞋子搶到手中並走去玄關放好。


「真是的,你的溫柔有夠短暫的。」

「……我幫妳倒一杯水,這樣有溫柔嗎?」

「那還真是多謝你啊。」


陽太拿著杯子轉身去廚房,我則是在空曠的地方來回扭著腰身,轉頭確認自己的衣服有沒有沾到顯而易見的污漬。

雖然裙子內側不可避免沾染到一些液體,但只要別留下任何可能從外面直接看到的可能性,怎樣的結果還算可以接受。


「嗯……看來外面都沒有弄髒……」

「來,妳的水。」

「謝謝……啊,幫我拿一下衛生紙。」

「……我水先放桌上。」


從廚房回來的陽太將水杯遞給我,我正準備接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大腿內側的還有一痕水印……那是陽太拔出來之後把鈴口上的殘液抹到我身上的痕跡。

不得不說他這個色情的小舉動,很容易在做完之後又馬上讓我承受到視覺上的刺激。

但現在只覺得這抹痕跡有些困擾的我,接過陽太拿來的衛生紙後便坐回沙發上簡單地清理自己。


「我之前就有一個疑問。」

「……嗯?什麼疑問啊?」


陽太站在不遠處盯著我,我不在意陽太盯著我的視線,撩起裙子慢慢擦拭著大腿。

原本以為他是用好色的眼光在偷看我的裙底,但抬頭時卻發現他的表情有些困惑。

他仔細端詳我整個人,我也差不多在這時候清理完畢,便將衛生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裡面。


「妳平常在家都是這樣穿嗎?」

「咦?怎麼可能啦……」


我這時整理了一下儀容,收起雙腿變回淑女一點的坐姿,回應的過程中似乎有點能理解陽太的意思。

現在的我穿著連身洋裝,腰間還扣了有些醒目的腰帶,再加上被我掛在玄關的毛呢外套基本上可以直接外出見人了。

當然今天的內衣也是成套又好看的款式,這點尤其是我不會輕易妥協的部分。


「連香水都擦……不覺得麻煩嗎?」

「……唉,陽太你真的不懂耶。」


陽太來迎接我都是穿寬鬆的居家服,對他來說我的裝扮可能跟他比起來太過正式了一點。

只要有時間的話,我除了會細心搭配服裝,也會稍微在重點部位點綴一下氣味輕盈的香水。

但這也是我想讓自己更投入在這段關係裡面的手段之一,也是某一種增加儀式感的行為。


「我來陽太家,可不是只是為了你胯下那根東西而已。」

「……不是嗎?」

「當然不是!啊……雖然大部分是啦……」


面對我粗野的比喻,陽太似乎真心覺得我只是單純為了肉體上的歡愉而來到這裡。

但即使肉慾很容易被填滿,需要活生生的人來滿足的額外需求,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其他人約砲,想要的話都可以在來一發前逛個街、約個會什麼的……」


我喝了一口陽太遞給我的水,稍微輕咳了一下準備說出我的理論。

而這其中,也帶有了只有我才能明白的哀傷情緒。


「而我什麼都不能做,我也想跟有興趣的男生約會啊……」


才沒說兩句我就悲哀地開始乾笑著,但又很清楚這是因為自己選擇了這份職業。

平常沒什麼資格抱怨,現在終於一股腦地全部丟出來。


「至少穿得好看來這裡,我會有一種來約會的氛圍……雖然只有氛圍就是了。」


而發起牢騷之後,似乎就變得有些一發不可收拾。

那股從心理蔓延出來的縱情想法,馬上淹沒了我的理智,突然之間都想要放聲哭喊了。


「我也好想要約會……好想跟陽太看電影、出去逛街什麼的……啊啊……好想要啊……」


我整個人賴在沙發上癱軟地像要陷進去一樣,心理素質也在這時候像一團爛泥般脆弱。

看著我一連串的抱怨,陽太一句話都沒說,眼神中充滿了無法理解的情緒。

已經把一切矜持都拋下的我,卻在此時萌生了一股新的意圖。

如果不能去約會……就自己創造約會的氣氛不就好了。


「陽太家的電視……我記得可以選購電影對吧?」

「……妳想幹什麼?」


對於我的發言,陽太發出了強烈的警戒氣息,他似乎已經完全發覺我的想法了。

不過既然他都已經察覺,那我也不必多加掩飾,直接將我的想法通盤說出。


「一起來看電影吧?反正離你讀書的時間還很久。」

「我可以選擇拒絕嗎?」

「拜託你啦……就讓我體驗一次久違的約會、體驗跟男生一起看電影的心跳加速嘛。」


我起身抓住陽太的衣擺不讓他遠離,臉上困擾的表情與死命撒嬌的我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知道了!陪妳看就是了,別拉我的衣服……」

「真的嗎!陽太你真識相!」

「妳再這麼說話我就趕妳走了。」

「啊……別這樣,我最喜歡陽太了啦……要看什麼片子好呢……」


我放開陽太之後馬上把桌上的遙控器握在手裡,彎起腳抱膝靠在椅背上。

看著那些當初沒辦法去電影院,到此時已經在影音平台上架的片單,我興奮地尋找有興趣的電影。


「喂、喂!妳不要隨便亂買下去,我平常不會在這上面花錢。」

「欸——陽太不要這麼小氣嘛,不然我出錢給你?」

「不是這個問題,妳給我去免費區找。」


陽太坐到我身旁用手擋下了遙控器,似乎非常不想我這麼做,即使我說了要自己出錢也是一樣。

畢竟我剛剛已經對他任性過了一次,也不能在陽太的家裡太過自作主張,我還是乖乖聽從了他的話。

翻找到限時免費的電影時,發現剛好是經典老片的活動期間。

看著上頭只看過名字卻從未見識過的老電影,我的興致又突然高昂了起來。


「好像不錯耶……蠻多可以看的。」

「那妳就從裡面挑吧。」

「嗯……我找一下……」


二戰的德國有錢人去救猶太人、紐約黑幫老大的故事、無辜入獄的人想逃出監獄……

雖然這些電影的年紀都比我大了,但感覺都是很不錯的電影,只是現在的我似乎提不起興趣去看這麼正經的內容。

我持續翻找,畢竟免費區沒什麼選擇,一下子就滑到了最底部。

而我此時眼睛一亮,注意到我小時候看過的經典名作,如今卻沒什麼印象的電影。


「啊!我想看這個。」

「……妳想看這個?」

「對啊,我完全忘記內容了耶。」


我指著封面那皮膚泛著藍色,瞳孔全黑的小男生,迫不及待想按下播放鍵看這部經典鬼片。

但陽太舉起手指著電視螢幕,擋住了螢幕的感應處讓我沒辦法順利控制。


「旁邊那個豪華郵輪撞冰山的電影不好嗎?」

「那部太長了啦……而且我現在沒有想看部。」

「……等、等等!」


雖然不知道陽太在阻止什麼,但我嫌陽太擋路將他的手撥走開始播放電影,接著從沙發上跳起來。

而且既然要看鬼片的話,當然要先把燈都關起來才行。


「妳想幹嘛?」

「關燈啊,看這種電影就是要這樣對吧?」

「妳別自作主張啊……」


趁著還在播放開頭畫面,我迅速地關好燈跳回陽太的身旁。

縮起腳的同時我更進一步蹭上去,貼身地靠緊他的上臂。

即使是近乎放鬆的狀態,還是可以撫摸到他稍微鍛鍊過的肌肉紋理。


「嗯,果然這樣就很有約會的感覺了。」

「唉……妳開心就好。」

不過看著沒什麼互動意願的陽太,還是讓我覺得還是少了些溫情。

加上開頭有些駭人的黑白畫面演出,微微的冷顫使我又一次鼓起勇氣向陽太提出更多的要求。


「這氣氛有點恐怖……我可以再更靠近一點嗎?」

「已經不能再近了吧……」

「陽太摟著我的話,就可以更近一點了。」

「真是……這不是妳自己選的片子嗎?」


因為盯著電視螢幕,我沒辦法看到陽太的表情,但我知道他的聲音帶有些許的埋怨。

他沒有在口頭上給我肯定的答案,但還是開始挪動了身體讓我能更方便挽住他的手。

電視裡頭那充滿噪點的老舊影像,凌厲逼人的寒氣也在這時候逐漸消散。

雖然我的眼睛依舊盯著前方,但我很自然地分出注意力在陽太起伏的溫熱胸口上。


「陽太有看過這部嗎?」

「不,我不愛看恐怖片。」

「是嗎?我不敢一個人看……但說不定我還滿喜歡看的。」


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都會找朋友一起看,自從獨居之後就沒什麼機會了。

另一方面也是現在自己看電影的話,會不由自主地去研究演技跟表現手法……為了哪一天自己也有機會站在那個舞台上。

但兩人緊貼著就像沉浸在些許的約會氛圍中,似乎讓我放下了一切跟工作有關的情緒,能夠好好地專注在電影裡面。


每每出現毛骨悚然的畫面時,我都會不自覺地更加縮起身子。

尤其幾幕突如其來的突發驚嚇,更讓我緊張地抓住陽太的衣服,想要尋求一些心靈上的慰藉。

而陽太的反應異常泰然自若,不論多驚悚的畫面都沒太大的反應。


一直到電影後半部的初次高潮後,即使場景轉換成比較明媚畫面,前面配合音效的完美演出讓我無法忘懷。

害怕得無所適從的我,無助地發出了聲音並初次將視線從畫面中移開。

我抬頭仰望著陽太,他的視線依舊直視著前方毫無動搖可言。

而此時的我,早就幾乎整個人塞到陽太身旁,腳都縮到了沙發上也無暇在意自己的。




「陽太……怎麼這麼恐怖……」

「……妳真的這麼怕就不要看了吧?」

「不行啦……都看到這裡了,我想看完它。」


陽太沒有回應我,但他內心一定又在埋怨我自己找麻煩。

但肌膚的寒意還在不斷堆疊,我終於忍不住跨過新的界線,再一次提出更不要臉的要求。

「我可以坐在你前面嗎?」

「……又來?」

「就真的很恐怖嘛……有人在後面會讓我安心很多。」


不等陽太說可以,我先未經同意爬進他的懷裡。

我甚至不再取得他的同意,便抓住位在我兩側的褲管。

感受到陽太在身後的存在感之後,即使眼前的畫面再驚悚,還是有一股安心感不斷湧出。


雖然之後還是被嚇到不少次,但只要想著陽太在旁邊就沒這麼害怕了。

當然真的最恐怖的地方,我還是不自覺地想尋求更多的安心感。

我沒有想太多地抓住陽太的手,想讓他從後面整個抱住我的腰。

本來還以為陽太會拒絕,卻意外地隨意我擺布,我也就毫不客氣地讓彼此的距離更加緊密。

也多虧了陽太讓我予取予求,才沒臨陣脫逃看完了整部片子,也好好欣賞了最後的片尾名單。


「真不愧是經典的老片呢……」

「嗯,拍得很好。」

「我都快嚇死了……陽太都不會怕嗎?」

「……也不至於完全不會。」


我鬆開了手讓陽太不用再抱住我,在佩服陽太膽量的同時拿手機看了時間。

對於沒有佔用到陽太平常的讀書時間,內心浮現了一絲絲的欣慰。


「還好沒有很長,應該沒耽誤到你的時間吧?」

「妳擔心這種事情的話,一開始就別叫我陪妳看電影啊。」

「唔……我是有點衝動沒錯……」


我回頭看他不太愉快的表情,對於強迫他一起看電影這件事情突然感到有些虧欠。

對於他接受我這樣的任性,我想還是有必要表示一些感謝。


「陽太有喜歡吃的東西嗎?」

「問這幹嘛?」

「你回答就是了。」


陽太起初不太願意回答,在逼問跟輕戳胸口的攻勢並用下,他終於受不了我的騷擾而作出回答。


「咖哩飯啦……不要再戳了。」

「比我想像中簡單耶,那當作回禮我有機會就做給你吃吧。」

「……可以。」

「哎呀呀……」


真難得這麼老實……差點就說出口的感想我終究還是憋了回去,怕講出來陽太又要鬧彆扭了。

不過陽太願意接受這樣的回禮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我也有想過如果他不想要這個,還可以給他一些色色的甜頭……不過看起來現在不需要用到這招。


「那不打擾你讀書,我先回去了。」

「……嗯。」


我起身拿起包包,本來想要就這麼離去了,但陽太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

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有些複雜的表情充滿了我無法理解的情緒。


「……陽太?」

「沒事,妳快回去吧。」

「嗯、嗯……我先回去了?」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要用疑問句說著自己要離開的事實,總覺得陽太好像希望我留下來。

但我不太曉得自己的結論是否正確,除非陽太說出口不然我不太敢說出太篤定的答案。


「晚安。」

「嗯,陽太也晚安。」


而這就是我在離開陽太家之前最後的對話,雖然一直有感受到陽太與往常不同的氛圍,但我還是決定先回家。

反正陽太若有所思的樣子,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有什麼需求,我想他終究會直接跟我說的。


回到家中脫下才剛穿回去沒多久的外套,確認完未來幾天的行程我便去洗澡了。

在搓洗身體的時候總是會自然地想起與陽太纏綿的過程,雖然事後清理有些麻煩,之後一整天也會不斷產生黏呼呼的異樣感。

但當下追求極致的快感,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去考慮,只會盡可能陽太進來得更裡面……

而且那種時候陽太的表情,總是會讓我忍不住想跟他接觸得更徹底。


沖洗身體時,我不自覺去觀察充滿黏液的穴口。

趁著清理時稍微摳出一點在指尖把玩,差點又讓我掉入回想的漩渦裡。

我甩了甩頭,重新專注把身體的裡外都清理乾淨。


「都是陽太的錯……」


雖然心底很明白不是他的錯,泡進浴缸的時候還是自顧自抱怨起來。

但陽太與一般男生,尤其是跟他同齡的人比起來有真的一種截然不同的氣質。

就算是過去交往的對象,也沒有人可以像他這樣讓我放下戒心。


他有許多討人厭的性格,尤其是不服輸跟喜歡挖苦人的這些地方。

但不管是他接受我任性的要求,還是仔細撫摸我的身體任何一處角落……意念跟身體的連結都讓我舒適無比。

更不用說那難以言喻的契合,每次回憶都讓我感嘆不已。


泡在浴缸裡,我又擅自開始撫摸起自己的身體。

輕輕按摩各處的同時,總是會閃過陽太的大手更加舒服的想法。

遲遲無法散去的餘韻,讓我不自覺又想起陽太的身影。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別想太多,疲勞一消除便趕緊從浴缸中離開。


裹上浴巾離開浴室後,我回到沙發開始每天繁複又漫長的肌膚保養。

雖然不免會有覺得麻煩的時候,但我還是會忍著惰性不讓自己懈怠。

不管怎麼說,我也有自己有一部分是靠外表,而不是全靠自身技藝而成名的自覺。


趁著敷面膜無所事事的時間,我打開放在桌上的粉絲來信。

用箱子裝起來的信件每一封都是已拆封的狀態,工作人員會先過濾一次避免惡意來信。

即使如此最近的來信還是變得有點多,必須要特別安排時間才能全部讀完。

有一部分我甚至會帶著在通勤的時間閱讀,當然也成了我投入在工作裡面的動力。


時間差不多後我將面膜撕下,並且拿出手機拍下這周收到的粉絲來信,作為之後給橘愛華的帳號管理人發文用的材料。

現在所謂愛華的官方帳號,基本上全權交給經紀公司來管理了,我只需要提供一些發文上的意見跟提供生活照即可。

甚至在我沒注意力去關注的時候,帳號裡頭的橘愛華也把熱愛工作的形象經營得很完美。

這部分也多虧了經紀公司安排給我的形象跟帳號裡頭的形象相當吻合,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將管理者當成是我本人來看待了。


就在我準備檢查拍好的照片時,一旁的私人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除了以前的好友跟家人之外,並沒有什麼人會傳到那台手機的帳號上,更何況是這麼晚的時間。

我充滿好奇地滑開螢幕,上頭是八嶋傳過來的訊息。

與過去頻繁往來的貼圖不同,這一次他初次寫了簡單明瞭的文字。


『睡了嗎?』


對於陽太突然的行為我感到有些不解,百般猶豫之下我還是直接用文字回應他。


『還沒,連頭髮都還沒吹』


發出的訊息馬上變成已讀狀態,沒過多久陽太就發出回應。


『我有吹風機,今晚來我這過夜』

「……哈啊!?」


還沒能反應過來陽太的意思,我先一步發出了充滿困惑的喊聲。

而且他充滿命令感的留言讓我有點不悅,只能靜下心來詢問他的意圖。


『現在嗎?』

『嗯』


突然這麼要求是有一點讓人困擾,一時之間也搞不清楚陽太的目的。

本來想狠下心來拒絕他,卻又想起今天陽太才答應了我無理的要求。

雖然已經約好要做他喜歡吃的食物……但早點回報他的溫柔也不是不行。


『好』


最後還是決定答應陽太的請求,便開始做外出的準備。

陽太那簡短的訊息,讓我擅自妄想起跟陽太一起過夜睡覺的景象。

突然感覺這樣也不錯的我,發現自己身上仍舊只裹著一條浴巾。

當下便反射性地思考要不要穿得好看一點再過去,直到發現自己睡前還有不少事情要做。


雖然明天早上的行程是例行訓練,不用化太麻煩的妝,但早上要做的保養也不能馬虎。

該吃的藥也要帶著,今天的份還沒有吃……

還有陪伴我多年的絨毛娃娃,也應該……要帶去吧?沒了他我可是會睡不著的。

啊啊……可是衣服還沒決定要怎麼穿……


就這樣莽莽撞撞地準備,要帶的東西一下子就塞滿一小袋了。

最後還是決定穿著短褲睡衣加外套的輕便服裝,就出發按下陽太家的門鈴了。

而現在仔細想想……這不僅是我第一次在陽太面前完全素顏,甚至從未這麼隨便地出門過。

我還沒好好重新整理想法,甚至開始擔心還濕著的頭髮會不會很難看的時候,陽太就已經出來應門了。


「陽太,我來了。」

「……妳怎麼帶這麼多東西?」

「女孩子每天需要的東西比你想像中多啦。」

「……那破破爛爛的娃娃也是?」

「對、對啦!」


陽太露出懷疑的眼神盯著我手上的狗娃娃,我無視他的提問逕自走進屋裡。

他當然是不能離身的啊!這可是從我小學就陪著我了,沒辦法理解的人就是沒辦法理解。


「打擾了。」

「……嗯,吹風機我放客廳的桌上。」


我將包包跟脫下的外套放在客廳的沙發上,也是我們不久之前還抱在一起的位置。

也在此時感受到異常明亮的室內空間,陽太幾乎把家裡的每盞燈都打開了,電視也開著播放深夜的綜藝節目。

我還在嘗試搞清楚狀況,並且想開口詢問陽太找我來的理由時,陽太便自顧自地拿了衣服跑去洗澡。


「咦?這麼晚了……陽太你還沒洗澡嗎?」

「我習慣這時候洗澡。」

「是這樣嗎……?」


雖然沒什麼明確的證據,但陽太給我的印象應該是更愛乾淨一點的人,我還以為他會在我走之後馬上洗澡。

不過既然他都跑去洗澡了,我也把握時間趕緊把已經風乾好一陣子的頭髮吹乾。

然而種種細微的異樣,讓我對剛剛心中產生的懷疑有了更進一步的肯定。


等到陽太洗好澡出來,我還是忍住了開口詢問的慾望。

他瞄了正在沙發上拉筋的我一眼之後,便坐回在電視旁邊滿是教科書的書桌前。

在開始埋頭做筆記之前,背對著我沒什麼情緒起伏地說話。


「要睡的時候跟我說。」

「嗯,差不多了……桌上的水我可以喝吧?」

「可以。」


我邊繼續做著睡前運動邊與他對話,陽太晚上幫我裝的水還放在桌上倒是幫了我一些忙。

在簡單地收尾跟擦完乳霜之後,我便從帶來的小袋子裡面取出幾乎每天都要吃的調經藥。

本來是不想讓不穩定的月事打亂工作行程而服用的,沒想到在遇見陽太之後有了額外的功能。


但我並沒有刻意向陽太提過這件事情,也覺得沒有必要。

畢竟能不能射在裡面只要雙方合意就好,基於什麼理由、為什麼可以什麼的……並不是很重要。

或許陽太能理解我的想法,抑或是根本沒多想,但至少他沒有過問太多或提出一些令人不舒服的疑問。

也或許雙方在深度隱私上都保留一定的空間,他也給了我不少尊重,才會讓我選擇繼續與他保持良好的關係吧?


「陽太,我好了。」

「……那睡吧。」


我確認今天一切該做的事情都做完後,抱起我帶來的娃娃呼喊著陽太。

而他也熄掉桌燈站起身來,一一把臥室以外的光源都關掉,也包含他平常看起來沒在使用的空房間。

我將娃娃放在床頭之後,便一股腦鑽進了陽太床上的被子裡。

雖然躺在他的床上並不是第一次,也早已在上面用了各種姿勢做過了,但要直接在這裡過夜還是讓我有些小鹿亂撞。


「你怎麼突然想要我一起睡,還不惜發文字訊息找我?」

「……有嗎?」


他留了一盞茶几上的小燈,跟在我後頭進到棉被裡。

有些故意在裝傻,卻又面無表情的樣貌讓我覺得有些好笑。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與他爭那一口氣了。


只不過,我內心的疑惑終究要得到化解。

一直忍住不提出來的疑問,就是為了在此刻問出來。


「陽太……」

「……妳幹嘛?」


我整個人鑽進了被子裡,撲到了陽太的腹部上。

然後趁著陽太還在感到困惑的時候,將整個被子拉起來讓我的臉從棉被裡面顯現出來。

就如同晚上看的恐怖片,女配角掀開被子看見女鬼而被抓走的瞬間一樣。


「唔……」

「陽太你該不會……其實很怕看鬼片吧?」


陽太擺出了被我嚇傻的表情,連斥責我的行為都來不及。

我知道他因此感到害怕,便急忙湊上去緊緊抱住他,試圖讓他感到安心。


「叫我來陪你睡覺,也是這個緣故吧?」

「……少囉嗦。」

「呵呵……真是的,你要是真的怕,說出來我就不會硬要你陪我看了。」


我明白他是個愛逞強的人,但為了面子他還是死撐著把整部片給看完了。

途中對於我的撒嬌也全部照單全收,回想起來這人真的是可愛得有點過份。


「陽太不敢說,是怕我笑你?」

「別再問了……」

「好啦,我不問了……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也很害怕……所以不會笑你的。」


這時候,我知道我即將要撒一個小小的謊。

不過這也是我給陽太的小小安慰,給予一個安撫他擔心受怕的心靈的理由。

另一個原因則是——跟幼稚的陽太不同,我已經是社會人士、是一個大人了。

給小鬼頭一點面子,也是大人充滿餘裕的展現。


「其實我也怕得睡不著……還好陽太有找我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