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兔子的聚會_番外篇

※自我滿足的產物※


「好了,大家先休息個……二十分鐘好了!」


在現場指揮的號令下,大家舒展了筋骨紛紛前往休息區。

我也伸著懶腰,讓自己藉這個機會多恢復一些體力。


今天是替雜誌封面跟專題拍攝照片的現場,CYRA的大家都卯足全力拍出最好的照片。

而這本是面向年輕族群的雜誌,除了一般的穿搭引導或兩性話題之外,偶爾也會有比較性感或過激的內容。

我們這一次收到的工作,就是要替兔女郎特輯拍攝以『可愛、性感』為主題的一系列照片。


穿上不習慣的服裝,大家一開始都綁手綁腳地放不開,拍攝也並不是很順利。

直到我完全放手一搏,用玩弄自己頭髮的姿勢拍出一張不錯的成品後才漸入佳境。

但過長的拍攝時間還是讓大家有點吃不消,或許是看到這樣的情況才先讓我們休息一下吧?


我們四個人都各自穿著風格大相逕庭的兔女郎服,我被分配到的是穿著黑絲襪的黑色兔女郎並加著一些華麗的金屬飾品,或許也有考慮到我們各自的外貌特質。

當我先行一步坐在椅子上時,穿著純白色服裝的悠步選擇坐在了我身旁,那雄偉的上圍被貼身的衣服更加凸顯出來。

而不只是悠步,怜的長腿跟智代梨的細腰也都讓我在意得不得了,其他人身上都有令人羨慕的要素存在。

或許是我的視線太過於明顯,怜似乎有點害羞地縮起身子……明明剛剛拍攝時她相當大膽的說。


「愛、愛華,別盯著我這樣看啦……」

「抱歉,我只是覺得怜的腳很好看,好羨慕……」

「妳說了抱歉,但視線還是……」


怜的聲音聽起來極為羞怯,但我實在是無法把視線從大家身上轉移開來。

而智代梨或許也對我的行為感到困擾,試圖詢問我在想些什麼。


「愛華,妳怎麼了啦?」

「智代梨也是,妳的腰真的好細,鎖骨也好性感……」


我用視線掃過智代梨的胴體,但很快就被她用手掌遮住我的視線。


「妳到底在做什麼啦……」

「沒有啦,我只是有點羨慕大家的身材而已。」


就像是我說了什麼不應該說的話一樣,悠步跟智代梨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盯著我。

而怜跟智代梨就像達成了什麼默契,互相點點頭之後便向我逼近過來。

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她們三人就像要逼問我一樣死死盯著我。


「愛華,妳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耶。」

「妳的屁股明明又翹又小!」

「而且最難瘦的大腿,也很勻稱……」


她們七嘴八舌地責備我,我也有點不服氣地反駁,告訴她們身上有多少令人羨慕的地方。

最後這短暫的休息時間,全部變成我們的羨慕大會。

悠步說著肩膀比大家都還要寬、還有下胸出汗跟扣子會爆開的困擾時,我們一致無法體會她的煩惱。

智代梨則說自己腰看起來細,那是因為屁股比我們都還要大,才凸顯腰部的曲線。

而怜雖然有著修長的腿,但覺得自己膝蓋沒有其他人好看,一直努力學習怎麼保養。

剩下的我就抱持著……想要胸部大一點、腰更細一點、腿更長一點,如此貪心的想法。


雖然大家都沒提出什麼有用的意見,結束在單純不過的互相安慰跟稱讚中。

但後續的拍攝裡我們也各自意識到被稱讚的優點,嘗試凸顯自己的優勢後,攝影時獲得的評價也愈來愈好。


只不過在完成這一天的工作前,除了她們的話語外,我想起了另一個意識到自己的屁股很嬌小的原因。

那是陽太能夠一隻手抓住我的一邊屁股,將我整個人輕易抬起來的畫面。

一想到這邊,最後的幾張照片我又沒辦法在攝影中好好展現自己的背影了……

91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