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4_微動的漣漪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雖然沒住到海景很漂亮的房間有點可惜,但臨時換成現在這個房間……好像反而賺到了。」

「嗯,全部的東西都好高級。」


悠步望向緊緊拉上的窗簾帶著些許感慨,我則在一旁附和她的說法。

這次我們為了拍攝新的寫真集相片來到了沖繩,今天的拍攝進度還算順利,明天我們則要穿上泳裝去海邊營造盛夏風情。

雖然海風還是帶有一些寒氣,但跟此時已經冷颼颼的東京比起來,已經算是很有良心的安排了。


而我們原本安排入住景色很好的海景飯店,而且還是分開來住的雙人房。

但三枝小姐臨時改變計畫,讓我們住進安檢更加嚴格一些的高級飯店並不允許拉開窗簾。

雖然一開始我們覺得有些失望,但看見房間的內裝之後就興奮地在大床上翻滾了。

不僅有超大的雙人床,還有乾溼分離的寬敞浴室,要不是為了工作真的很有度假的氛圍。

對我這個年紀,甚至是更小的其他人來說,這樣的體驗是難得無比的事情。

而我們被再三叮嚀不能到處亂跑,有任何需要就告知助理或經紀人,所以也只能窩在房間裡面自己玩了。


在輪流洗過澡之後,我們窩在床上玩起了悠步帶來的桌上遊戲。

雖然三枝小姐百般叮嚀我們不是來這邊觀光旅遊的,也禁止了私人行程,但心態上我們還是會有玩樂的期待。

由於有一段時間沒有像這樣四個人在空閒時間聚在一起,加上又是難得的飯店住宿,大家都顯得比平常更加興奮一些。

只不過怜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察覺到這件事情的智代梨,終於在怜又一次輸掉遊戲後忍不住開口詢問。


「怜,妳還在想今天工作的事情嗎?」

「啊……不、不是的……」


面對突如其來的關切,怜顯得有些慌張,趕緊放下卡牌趕緊否認。

但智代梨靜靜看著她的反應,也慢慢地琢磨自己該如何回應,最終才願意做出正面的答覆。


「嗯。」


怜有些失落地點點頭,一起工作的我們當然明白其中的涵義。

這一次寫真集主打的題目是「女朋友」,想要藉由相片傳達出正在與戀人約會的氣氛。

但怜似乎拿捏不到要領,儘管照片中呈現出她可愛又美麗的姿態,卻不斷被攝影團隊認為不足夠符合主題。

鏡頭的怜依舊好看,但她的樣貌太過自然,少了那一股刻意給予鏡頭的展示感。

最終雖然交出了合格的成品,但拖慢進度加上反覆重拍的過程,想必她也消磨掉許多精神並累積了壓力。


「大家有什麼訣竅嗎?」


怜的眼神充滿了純真的好學,如果不是從事演藝事業的話,那她也只不過是剛就讀高中的小女孩而已。

加上一直以來都就讀規定比較多的貴族學校,對於沒有經驗的人際互動方式,應該讓怜苦惱了很久。

悠步跟智代梨互看了一下對方,要找到能夠直接給予幫助的建議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眼看沉默持續地愈久就會變得愈尷尬,我趕緊思索了一下自己能夠幫上忙的地方。


「拍攝的時候,試著在腦海裡想像在意的人怎麼樣呢?」

「在意的人……?」


怜思考了一下這個名詞的意義,但臉上帶有一些困惑與不解。

在意的人有許多種解釋的方向,如果怜聽到這句話卻完全沒有想到任何人的話,想必這樣的對象是還沒存在的吧?

就在我提出這個看法的時候,悠步跟智代梨的反應顯得有些不自在。

畢竟他們也是花樣年華的少女,心中有一兩個在意的對象,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過既然這個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話題也就勢必得繼續進行下去才行。


「悠步有什麼想法嗎?」

「我、我嗎!?」


聽到我特別指明她,原本態度就不太自然的悠步突然變得更加激動。

而她邊玩弄自己的手指,邊將視線飄往了其他地方,看起來非常手足無措。

在一旁的智代梨一語不發,似乎對於話題中心不在自己身上感到慶幸。


「關於我剛剛提的方式……之類的想法?」

「妳說心中想著在意的人嗎?我覺得很好啊……哈哈哈……」

「悠步?」


就算怜再怎麼天真,也看得出來悠步想要迴避某些特定的問題。

本來就不太擅長說謊的悠步,被怜這麼一關切,馬上就被攻破了心防。

隨後悠步默默舉起了手,視線掃過大家的面容,緩緩道出接下來的話語。


「關於這個,我有必須跟大家說的事情……」


像是在告解一般,悠步帶著歉疚的面容。

我們靜靜地看著悠步,想知道她會說出什麼事情。


「唔唔……好難開口……」


悠步咬緊牙關,幾度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大家更不敢隨意插嘴。

最後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終於鼓起了勇氣一口氣全盤托出。


「就、就是……我其實……有交男朋友……」


看著悠步一個字一個字從嘴裡吐露出來,我們一致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尤其是智代梨,更是激動地抓住了悠步的手。


「等等,我沒聽說過這件事情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根本沒跟任何人說過嘛……」

「所以連三枝小姐都不知道嗎?」

「肯、肯定是啊!被她知道我會被罵死的……」

「妳知道妳在幹什麼嗎?」

「我……我就是知道!才一直不敢跟大家說啊……」


看著悠步愧疚的神情,智代梨也終於慢慢恢復了冷靜。

悠步的手被鬆開之後,她才重新整理好情緒繼續說出前一刻還被隱藏的大秘密。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告訴妳們,我是真的良心不安耶!」


而這個話題比起責問悠步的人際關係,我們從中感受到更多不同的心情,那便是好奇心跟難以否認的亢奮心情。


「咳咳……所以對象是什麼人呢?」


我輕咳了一聲,想要壓抑自己快藏不住的興奮神情。

果然不管身分或年紀如何,戀愛話題總是最讓人無法抵抗的東西。


「同班同學……」

「哦~~」


聽到這邊,就連原本沒什麼概念的怜都變得興致十足。

她閃亮亮的大眼睛看著悠步,讓她更加無法抵抗地說出實情。


「他是個很親切的人,而且總是對經常缺席的我很……」

「告白呢?是誰告白的?」


智代梨急著想問出更多的事情,跟悠步的距離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近。

近到悠步必須要伸手推開的程度後,智代梨才有些不甘願地回到原處。


「妳太興奮過頭了吧……聽我說完啦。」


我們看著害羞說出這些的悠步,只差沒發出奇聲來呼應這樣的故事。

吞了一口口水做出短暫的休息後,悠步繼續說著。


「我們不是因為工作常常要請假嗎?他總是主動告訴我課業的進度,還總是特別幫我整理好筆記……」


這孩子還挺能幹的嘛?我心裡不禁這麼想著,對於一個沒辦法經歷完整校園生活的偶像來說,這的確是強調自己存在感的方法。

但看著悠步帶著開心又靦腆的笑容述說這些回憶,能明白她是真的喜歡對方。


「有一天我收到了情書,因為他總是幫我整理筆記,我一看就知道是誰的筆跡……」


悠步雖然一樣在玩弄自己的手指,但跟剛才慌張的樣貌不同,此時的笑容看起來相當真誠,卻又帶有一絲絲的尷尬。


「所以就算沒有屬名,我還是知道放學後赴約會見到誰,那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地……一直在想這件事……」


悠步看著自己的手,繼續說了下去。


「我當然很清楚自己不能答應,但只要上課時偷偷看到他的背影,就會讓我做不了決定。」

「嗯……」

「就是那時候我才發現,啊……原來我這麼在意他……」


悠步此時所露出那戀愛中的面容,耀眼得讓我們不得不認同她的決定。

即使我們都明白接下來的結果了,但還是默默聽完她的故事。


「那天我並沒有赴約,因為我怕自己的回答被其他人看見……所以我偷偷塞了一封信,放回他的鞋櫃……」

「那妳寫了什麼?」

「說、說不出口啦!總之我答應了他……之後我們就偷偷在一起了。」


將這一切說出口後,悠步的心情顯然放鬆了不少。

或許這個秘密她一直認為應該告訴我們,終於能藉這個機會好好說出來。

只不過看著如此充滿罪惡感而不得不說出實情的悠步,我心中也有一股莫名的愧疚。

比起悠步的經歷,我這邊可是有更多絕對不能告訴大家的事情啊……


「不過我們只有到牽手跟交換日記什麼的!親吻這種不能做的事情,我都還沒做喔!」

「唔……」


而悠步那純粹的見解,又不小心戳中了我的痛處。

就算定義上我依然是單身,但跟陽太的所作所為果然都不是能跟大家分享的事情。

不過知道不是自己才有對大家隱瞞的事情,還是讓我覺得鬆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交換日記這種事情也太傳統了吧?沒想到能從悠步的嘴巴裡聽到這個東西。


「那麼,就輪到智代梨吧?」

「為什麼是我?」

「我剛剛講自己事情的時候,妳看起來一定也瞞了什麼,快點啦……不能只有我坦承……」

「等等,不要拉睡衣……胸部!胸部要露出來了!」






悠步把自己全部的秘密供出來是為了減低自己的罪惡感,但同時卻又對只有自己吃虧感到不甘心。

而大家都看得出來智代梨肯定也藏了一些沒說出口的實情,在悠步不斷拉扯之下,智代梨終於發出了投降的態勢。

雖然有點奇怪,但在拉扯的過程中我不禁注視著悠步那只隔著衣服在晃動的天然胸型,果然很雄偉得讓人感嘆……


「我說、我說就是了,妳先放開啦。」

「這是妳說的喔。」

「對啦,雖然我認為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平時一向冷靜的智代梨,此時猶豫不決的困擾模樣讓人感到有些新鮮。

如果不說實際年齡的話,她經常被認為是團體裡面最成熟的一個。

以傳統的定位來看,她或許就會是人們口中的隊長或小組長吧?


「是因為愛華提到在意的人,我才說這些事的……跟悠步不同,我沒有交往的對象。」

「好啦,我都明白,妳快說對方是誰啦。」


看著智代梨不斷想撇清,著急的悠步催促著智代梨趕快切入重點。

面對悠步的催促,還有殷殷期盼的其他兩人,智代梨終於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我有個朋友,可以說是兒時玩伴吧?會嘗試參加海選,接著一個人來東京發展,有一部份是因為他的鼓勵。」

「嗯嗯。」

「妳們的眼神太認真了吧,有點恐怖。」


雖然智代梨嘴裡說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但光是聽到這樣的開場就足以讓我們有無限的遐想。

與悠步同年的智代梨,為了成為偶像所犧牲的東西比其他人想像中更多。

孤身一個人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並且轉學到演藝人員為主的學校,這種環境到底有多陌生完全不言而喻。


相對於住在家裡,以及早就從高中畢業的我來說,智代梨光是在這個位置上就必須比其他人更加投入。

或許也是這樣的一層因素,她比其他人更不允許失敗,也更沒有機會讓自己鬆懈下來。

而如果正如智代梨所說的,對方的鼓勵能夠讓她做到這種程度,那麼在她心裡肯定是很重要的人。


「不過只是我單方面在意他而已,他肯定沒想這麼多。」

「是這樣嗎?」

「我不曉得……但現在的我只想好好把握機會,對於工作以外的事情不敢期待太多。」


智代梨看著放在床面那關上螢幕的手機,無法得知她此時在想些什麼。

但從她堅毅的面容看得出來,一切事物的輕重在她腦海裡都有她決定好的順序。

對於正在逐步上升的時期來說,對智代梨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或許是CYRA吧?


而才剛說完,智代梨的手機震動聲劃破了短暫的寂靜。

剛才全黑的螢幕亮了起來,畫面中心出現了大家都熟悉的通訊軟體新訊息畫面。

就算我們不刻意去注意,那簡短而明確的內容也清晰地映入我們眼裡,而能看見訊息來源是一個名叫「祐介」的人。


「睡了嗎?」


而事情發生得有些突然,智代梨沒有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

但她一確認訊息的內容後便馬上將手機收回手上,並且將螢幕蓋在胸前不讓我們繼續看見裡頭的內容。


「我離開一下。」

「好、好的!」


經過剛剛的坦承,我想大家都很明白現在是什麼情形,一致同意她的離席。

面對如此尷尬的場景,我們都不忍心繼續為難智代梨,完全沒有阻止她獨自前往浴室。

不管她在裡面做什麼,接下來我們都不能去多管閒事。

只不過從裏頭傳來智代梨微微的對話聲,實在讓我們在意無比。

為了不讓屋裡的空氣變得更加混濁,悠步先開口繼續剛才的話題。


「剛才的事情,有幫助到怜嗎?」

「嗯……大家在拍攝的時候,都會想到某個人的身影嗎?」

「我的話,應該沒有刻意去想吧?」


悠步想了一下,似乎沒辦法給出非常肯定的答案。

不過對她來說,可能只是很自然的展現自己,卻剛好能表現出攝影師想要的一切吧?

雖然不確定到底幫了怜多少,但怜也開始琢磨自己的經歷想拍出更好的作品。


「從小相處最多的人就是哥哥們,我好像想不到……像悠步或智代梨那樣的人」

「啊……這還真是……」


這讓我想起怜曾經不只一次提過自己的哥哥們,從她的口中聽到的側寫總是讓我覺得不得了。

身為家中么女的她,跟三個哥哥都有一些年齡差異,可以說是從小被寵到大的標準案例。

而從怜的口中聽到,她的哥哥們曾說:「只能接受自己妹妹比自己更優秀的人交往。」這件事,更是讓人擔憂怜的未來。

畢竟如果從一般世俗的角度來看,她的哥哥們分別是職業棒球的先發陣容、知名飯店的副廚以及準醫生的頂尖大學生,像這樣社會地位極高的存在。

雖然怜的身分也不是什麼普通人,但有如此門檻加上她又對哥哥們說過的話深信不疑,身邊的潛在對象全部被忽視也不是很讓人意外的事情。


「如果真的想不到的話,試著展示給哥哥看怎麼樣?」

「哥哥們……嗎?」

「畢竟他們也算是怜重要的人吧?雖然是親人就是了。」

「嗯……我會試試看的。」


看著天真又努力的怜,似乎暫時找到了解決的方法。

但總覺得,總有一天還是得讓她脫離這樣不健康的狀態才可以。


「可是……那愛華呢?愛華心裡也有這樣的人嗎?」

「對耶,一開始是妳提出來的耶,肯定有吧!」


而找到解決方法的怜,疑惑一口氣轉到了我的身上,我馬上能感受到兩人的視線飄向這裡。

由於起初開啟這個話題的人是我,她們的好奇也全部轉到了我的身上。


「是跟妳一起拍廣告那個藝人嗎!?他真的很帥耶!」

「冷靜一點,妳不要一激動就抓衣服啦!」


悠步一激動起來就抓著袖口不放,剛剛智代梨經歷的一切同樣在我身上發生。

我強硬地推開悠步,試著讓兩人都冷靜下來。

但從浴室離開,正準備與我們會合的智代梨看見這樣的場景,似乎也有點不太安分。


「嗯?輪到愛華要說自己的事情了嗎?」

「對啊,妳不會感到好奇嗎?」

「如果是能讓愛華感興趣的人……是有點好奇。」


似乎在她們的心中,我一直是個全心投入在工作之中的人。

與她們有校園生活不同,這段在東京的獨居期間我很少有工作場合以外的人際關係。

雖然實際上也是如此……如果扣掉這幾個月跟鄰居發生的大大小小插曲的話。


而前陣子我的確完成了一個廣告的通告,是跟年紀相仿的新生代男星合演的廣告。

雖然時間不長,也是在攝影棚裡面一下子就完成的東西,很簡單的跳個舞、擺個姿勢幫飲料品牌宣傳,如此簡單的內容。

但就算只是這樣,年輕的偶像只要同框都會引發一些話題,就看程度如何而已。

對於第一次有類似的機會,悠步會從中感到有所期待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總之不是那個男星啦,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欸?愛華說有在意的人,我馬上就想到他耶,我還以為你們互動很不錯。」

「那只是工作上的互動啦……甚至連聯絡方式都沒留。」

「是嗎?好可惜喔,聽說是個性很好的人耶。」


我苦笑著回應,對於悠步積極地推銷能夠理解。

但我思考了一下,仔細確認他帶給我的感覺。

認為這並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便老老實實告訴大家。


「該怎麼說呢?好像有點太軟了,我可能比較喜歡再酷一點的人……我是說類型啦。」

「還有呢?」

「呃……還有乍看之下不好相處,其實骨子裡很溫柔,啊……」


在悠步的催促下,我不由得多說了一些。

但說到一半,看到大家欣慰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這時候不管怎樣撇清,都很難擺脫真的有這一個對象的感覺。

而我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一瞬間,腦海裡浮現的是陽太的臉龐。


我用掌心貼著自己的臉頰,想盡快讓發熱的雙頰盡快降溫,並且讓失去冷靜的腦袋靜下來。

但一發不可收拾的狀況已經蔓延開來,我完全無法阻止悠步跟智代梨的好奇。


「然後呢!對方!對方是誰?」

「是怎麼認識的?我們知道的人嗎?」


面對兩個人輪番的質問,我已經漸漸無法招架。

不管我怎麼試圖伸手阻止她們繼續問,都沒辦法抵擋強烈的攻勢。


「呃……不是,我是說如果有這樣的人……不要這樣看我啦……」


關於陽太的事情,就算只是一點點線索都不能透露出來。

更何況我跟他所做過的任何互動,徹徹底底都是身為偶像絕對不能發生的事情。

就算只是稍微去想像,我都能猜到這幾名女孩會有什麼激烈的反應了。

但愈是被這樣逼問,腦海裡陽太的身影就變得更明顯而強烈。

要是再被這樣糾纏,我大概會承受不住而說溜嘴。


「長得高嗎?該不會很帥吧?」

「不行……不可以說啦!」

「所以是又高又帥的人!」

「我沒這麼說……哎呀……不要再問了啦!」

「幾位小姐,該睡了。」


我嘗試躲進被子裡面逃避悠步的追問,就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意外的救星出來拯救了我。

拿著備用房卡進門的三枝小姐,看著我們在打鬧而露出無奈的神情。

一聽到三枝小姐的喝斥,我們馬上陷入了一片寧靜。


「如果能維持工作效率,多晚睡我都不會干涉,但妳們沒辦法對吧?」

「好……」


在三枝小姐那無法讓人辯駁的結論下,悠步只好悻悻然地放過我。

其他人也只好乖乖準備就寢,只不過對我來說是最幸運的結果。

最終我跟智代梨躺在同一張床上,就算熄了燈,從呼吸的起伏我們都明白對方還沒有睡。

而另一邊的悠步跟怜,或許因為工作一天下來的疲累,很快就睡著而毫無反應了。


我轉頭望向看著天花板的智代梨,他若有所思的眼眸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隨後她輕聲用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述說著自己的心情。


「愛華……有喜歡的人嗎?」

「……怎麼了嗎?」


聽見智代梨這麼問,比起驚訝,更多的是好奇她提出這個疑問的原因。

要是沒有今天坦誠的一切,我們在彼此心裡的形象都只有工作上的那一面。

看見聊起最深層心事的智代梨,我便打算先詢問她的意圖跟想法。


「我其實……滿喜歡他的。」

「是那個叫祐介的男生嗎?」

「嗯,果然被看到了嗎……來到東京跟從小相處的他分開之後,我才知道自己的心情。」


智代梨依舊望著天花板,像在講故事一般冷靜,而我也默默聽著她說著這些如同故事的心路歷程。


「但就算沒有禁令,我也認為現在的自己沒辦法同時處理好兩件事。」

「以我們的身分來說,的確是很困難的事情呢。」

「嗯……可是我又很害怕……會不會等到我準備好了,他也不在我的身邊了。」

「智代梨……」


看見智代梨說出這樣的話,我忍不住將被窩裡的手伸往她的方向。

牽住手的時候,我才發現智代梨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格外緊張,彷彿她的擔憂會成真一樣。


「雖然我沒有資格這麼說,但我相信他不會錯過像智代梨這麼好的女孩子。」

「是這樣嗎……」

「嗯,如果他沒有等妳,我跟悠步還有怜一定會去討公道的。」

「哈哈……那又太過頭了啦,但……謝謝……」


智代梨鬆開我的手,望向天花板的臉龐露出了輕柔的微笑。

面對主動跟我分享這些心事的智代梨,也讓我埋藏的秘密主動探頭出來。

我的心裡似乎認為,不能只有她單方面說出這些話……


「我最近也有一個有點在意的人。」

「又高又帥,酷酷但是溫柔的人?」

「妳記得太清楚了吧!但在我心裡,他現在的確是這樣的人沒錯……」

「是叫『八嶋』嗎?」

「欸……?」


智代梨轉頭看著我,她的笑容變得更加明顯,笑意裡面也帶著一些狡猾。

好像我的反應都在她預料之中,一下子雙方的立場就產生了逆轉。


「哈哈,之前一起去錄廣播的時候,妳太大意被我看到了啦。」

「妳是說……啊……」

「還好是被我看見,愛華是以為我不會注意到這些嗎?」

「雖然有點不禮貌,但我當時真的以為妳的眼裡只有工作……」

「真是的……下次小心一點。」


我跟智代梨互望著,我們明白彼此的心裡都住了一個存在感極強的人。

或許是這樣的共同立場,我們並沒有立下什麼誓言,卻能明白之後該做什麼。


「那愛華,那個人……我說八嶋實際上是怎樣的人呢?」

「唔……還不能跟妳說他的身分,但他除了優點之外,平常是個小氣又幼稚的人,總是在小事上面爭一口氣。」

「啊,聽起來跟祐介好像。」

「是嗎?我不小心吃到他的那一份,才一口就會氣噗噗的。」

「呵呵,真的好像喔……」


跟智代梨聊天讓我的思緒中斷在那個地方,也使我不用太過深思這個問題。

就算已經知道了答案,我還是不敢再繼續琢磨自己的心意。

就這樣不願意停下話題,我們聊了彼此在意的人直到完全睡去。


為期數天的拍攝工作,在我們一天又一天的進步之下變得愈來愈順利。

不管怜找到了什麼方法或有什麼想法,原本對此困擾的怜得到了明顯的進步。

智代梨跟悠步也拍攝出一系列又美又棒的照片,是值得所有人讚揚的好作品。


當然不只是她們,我也拍出了連自己都感到滿意的照片。

那是張身穿白色比基尼,帶著草帽向鏡頭露齒而笑的場景。

完全傳達出盛夏氣息,並且用雙眼說話的神態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而我露出笑容拍攝的時候,心裡想著的事情是:「陽太,這樣好看嗎?」




***


連日的出差結束之後,拖著剛下飛機的疲憊身軀應該要直奔家中好好休息的。

但帶著行李箱的我,卻按下了陽太家的門鈴。

我沒有事先徵詢陽太的同意,但知道我什麼時候回東京的陽太看見我的身影,似乎沒有露出太過訝異的神情。


「妳不先回家嗎?」

「陽太不歡迎我嗎?明明這麼多天沒見了。」

「也沒有不歡迎。」


我脫下鞋子,抱住了陽太寬厚的身軀。

似乎感受到我的慵懶,陽太沒有多說什麼,卻將我抱起來放到了沙發上。

通常他做這樣的行為,都是想要做色色的事情。


然而這一次,他卻只是把我放到沙發上並幫我蓋上毛毯。

大概是我想睡的表情一覽無遺,完全藏不住自己全身的疲憊吧?


「妳累了為什麼不回家睡?」

「唔……因為……我想見陽太嘛……」


陽太準備轉身的時候,我抓住了他不讓他離開。

在我執拗地堅持下,陽太最終還是坐了下來。

而我也順勢扭動了身體靠在陽太的大腿上,毛毯則理所當然地掉落下來。


「……妳還是快睡吧。」


我感受到陽太重新將毛毯蓋在我的身上,但意識已經愈來愈模糊。

不僅聽不清楚陽太說什麼,我也沒辦法搞清楚自己說出什麼。


「陽太……」


說到這裡,我的睡意便已經完全湧上,就算陽太起身不讓我睡在他的大腿上,我也只沒辦法施力撒嬌。

理應不會有任何意識的我,卻在隱約之中聽見了陽太說了什麼話。


「……晚安。」


同一時間,唇邊產生的溫熱觸感成了陪伴我入眠最好的催化劑。

我完全沒有做任何的夢,似乎是沒辦法再更加熟睡了。


至於好幾天沒有見面,在我醒來之後,跟陽太一口氣補足空缺下來的纏綿……就是一點都不重要的日常故事了。

只不過從今天開始,還是有一些與過去不同的變化。

那就是在佐佐木撫子的內心裡,八嶋陽太所佔的比率變得愈來愈大了。

1,023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