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微動的漣漪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雖然沒住到海景很漂亮的房間有點可惜,但臨時換成現在這個房間……好像反而賺到了。」

「嗯,全部的東西都好高級。」


悠步望向緊緊拉上的窗簾帶著些許感慨,我則在一旁附和她的說法。

這次我們為了拍攝新的寫真集相片來到了沖繩,今天的拍攝進度還算順利,明天我們則要穿上泳裝去海邊營造盛夏風情。

雖然海風還是帶有一些寒氣,但跟此時已經冷颼颼的東京比起來,已經算是很有良心的安排了。


而我們原本安排入住景色很好的海景飯店,而且還是分開來住的雙人房。

但三枝小姐臨時改變計畫,讓我們住進安檢更加嚴格一些的高級飯店並不允許拉開窗簾。

雖然一開始我們覺得有些失望,但看見房間的內裝之後就興奮地在大床上翻滾了。

不僅有超大的雙人床,還有乾溼分離的寬敞浴室,要不是為了工作真的很有度假的氛圍。

對我這個年紀,甚至是更小的其他人來說,這樣的體驗是難得無比的事情。

而我們被再三叮嚀不能到處亂跑,有任何需要就告知助理或經紀人,所以也只能窩在房間裡面自己玩了。


在輪流洗過澡之後,我們窩在床上玩起了悠步帶來的桌上遊戲。

雖然三枝小姐百般叮嚀我們不是來這邊觀光旅遊的,也禁止了私人行程,但心態上我們還是會有玩樂的期待。

由於有一段時間沒有像這樣四個人在空閒時間聚在一起,加上又是難得的飯店住宿,大家都顯得比平常更加興奮一些。

只不過怜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察覺到這件事情的智代梨,終於在怜又一次輸掉遊戲後忍不住開口詢問。


「怜,妳還在想今天工作的事情嗎?」

「啊……不、不是的……」


面對突如其來的關切,怜顯得有些慌張,趕緊放下卡牌趕緊否認。

但智代梨靜靜看著她的反應,也慢慢地琢磨自己該如何回應,最終才願意做出正面的答覆。


「嗯。」


怜有些失落地點點頭,一起工作的我們當然明白其中的涵義。

這一次寫真集主打的題目是「女朋友」,想要藉由相片傳達出正在與戀人約會的氣氛。

但怜似乎拿捏不到要領,儘管照片中呈現出她可愛又美麗的姿態,卻不斷被攝影團隊認為不足夠符合主題。

鏡頭的怜依舊好看,但她的樣貌太過自然,少了那一股刻意給予鏡頭的展示感。

最終雖然交出了合格的成品,但拖慢進度加上反覆重拍的過程,想必她也消磨掉許多精神並累積了壓力。


「大家有什麼訣竅嗎?」


怜的眼神充滿了純真的好學,如果不是從事演藝事業的話,那她也只不過是剛就讀高中的小女孩而已。

加上一直以來都就讀規定比較多的貴族學校,對於沒有經驗的人際互動方式,應該讓怜苦惱了很久。

悠步跟智代梨互看了一下對方,要找到能夠直接給予幫助的建議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眼看沉默持續地愈久就會變得愈尷尬,我趕緊思索了一下自己能夠幫上忙的地方。


「拍攝的時候,試著在腦海裡想像在意的人怎麼樣呢?」

「在意的人……?」


怜思考了一下這個名詞的意義,但臉上帶有一些困惑與不解。

在意的人有許多種解釋的方向,如果怜聽到這句話卻完全沒有想到任何人的話,想必這樣的對象是還沒存在的吧?

就在我提出這個看法的時候,悠步跟智代梨的反應顯得有些不自在。

畢竟他們也是花樣年華的少女,心中有一兩個在意的對象,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過既然這個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話題也就勢必得繼續進行下去才行。


「悠步有什麼想法嗎?」

「我、我嗎!?」


聽到我特別指明她,原本態度就不太自然的悠步突然變得更加激動。

而她邊玩弄自己的手指,邊將視線飄往了其他地方,看起來非常手足無措。

在一旁的智代梨一語不發,似乎對於話題中心不在自己身上感到慶幸。


「關於我剛剛提的方式……之類的想法?」

「妳說心中想著在意的人嗎?我覺得很好啊……哈哈哈……」

「悠步?」


就算怜再怎麼天真,也看得出來悠步想要迴避某些特定的問題。

本來就不太擅長說謊的悠步,被怜這麼一關切,馬上就被攻破了心防。

隨後悠步默默舉起了手,視線掃過大家的面容,緩緩道出接下來的話語。


「關於這個,我有必須跟大家說的事情……」


像是在告解一般,悠步帶著歉疚的面容。

我們靜靜地看著悠步,想知道她會說出什麼事情。


「唔唔……好難開口……」


悠步咬緊牙關,幾度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大家更不敢隨意插嘴。

最後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終於鼓起了勇氣一口氣全盤托出。


「就、就是……我其實……有交男朋友……」


看著悠步一個字一個字從嘴裡吐露出來,我們一致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尤其是智代梨,更是激動地抓住了悠步的手。


「等等,我沒聽說過這件事情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根本沒跟任何人說過嘛……」

「所以連三枝小姐都不知道嗎?」

「肯、肯定是啊!被她知道我會被罵死的……」

「妳知道妳在幹什麼嗎?」

「我……我就是知道!才一直不敢跟大家說啊……」


看著悠步愧疚的神情,智代梨也終於慢慢恢復了冷靜。

悠步的手被鬆開之後,她才重新整理好情緒繼續說出前一刻還被隱藏的大秘密。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告訴妳們,我是真的良心不安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