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手心的溫度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刺眼的聚光燈,聚焦在肌膚上傳來的微微灼熱,隨著舞步灑落的汗水。

雖然眼前只有工作人員跟少數現場觀眾,但我知道此時此刻有來自全國的粉絲正注視著我。

使勁地讓自己融入在歌曲裡面,畢竟連日來的排練就是為了這一天。

把最燦亮的笑容展現出來,也不能忘記在攝影機拉近的時候對著大家致意。


就算只能透過眼神跟走位來溝通,但舞步一致到我甚至能感受到大家的呼吸都同步了。

即使沒有觀眾的歡呼,我仍然可以明白自己今天的表現毫無缺憾。

每每到了這種正式上場的時刻,如果能拿出比自己想像中的表現就會讓我無比振奮。

幾首歌的時間,就足以讓我們看起來閃閃發光。


不管是小時候愛唱歌的我,還是請求讓家人出錢學舞蹈的我,肯定都難以想像我有一天能站在這個舞台上。

這條路犧牲了許多的個人空間,也給自己的生活帶來許多不便,但發光發熱的實感成就了現在的我。

偶像徵選時跟身邊早熟的女孩子們相比,我已經起步得太晚,當下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選擇。

但成功脫穎而出並且被賦予帶領眾人前進的重任,我便知道這是屬於我的天賦。


「謝謝大家!」


擺出結束的姿勢,燈光也逐漸暗去,在導播的指示下我們循彩排的路線離開表演區。

現場剩下的燈光足以讓我們在退場時確認彼此的表情,沒有一個人不是滿足又飽滿的笑容。


果然能夠身為一名偶像真的……太開心了。


***


今天是一個直播著稱的音樂節目,每年秋季鄰近開播周年都會固定有的特別環節,不只會邀請更多更大牌的藝人,節目的時間也會比平常更長。

對於能夠在這麼重要的場合登場,我們無一不嚴陣以待用最嚴格的標準來準備。


在等待表演並觀看年度回顧影片的段落時,身旁坐的盡是一些難以想像的歌手。

許多還是我還只是小撫子就開始著迷,甚至用從小聽他們歌來形容也不奇怪的存在。

雖然進入演藝圈這段時間,這種情景並不是首次遇到……但這種事情來幾次都會心跳加速而緊張不已,更何況是在這樣的現場節目裡。


不過比起我,坐在我身旁平常粗神經的悠步反應更加誇張。

我相信CYRA的大家都是足以承擔這樣大場面的演出,但如果情緒緊張就很難說了。

想要幫助她做些什麼,情急之下我握住了悠步的手想讓她感到放鬆。


「悠步,妳看……妳喜歡的那個修修在我們斜對面耶。」

「咦?愛華妳居然記得我喜歡……」

「對啊,妳說過以前就是他的歌迷。」


我自己也因為即將上台而激動地發出微微戰慄,但悠步冰冷的手掌讓我知道自己比她還冷靜得多。

提到她還沒踏入演藝圈之前就追捧的當紅男星,與對方同台演出的現實感似乎將她從慌張中拉回來不少。

至少要讓悠步明白,能夠坐在這裡就表示我們跟他們比起來絲毫不遜色。


「等今天收錄完之後,請三枝小姐讓我們去跟對方打招呼吧?」

「唔……我可能會興奮得像痴女一樣,不要啦……」

「妳像痴女的時候也很可愛,所以沒問題啦。」

「是嗎……等等,妳好歹否認一下痴女這件事啊!」


我們一起笑了出來,被我緊握的手心也變得沒這麼僵硬。

將視線放回到主舞台上後,我用堅定的語氣對悠步說出心裡的想法。


「我們彩排了這麼多次,跟往常一樣輕鬆去做就行了。」


我相信壓力沒這麼容易就可以消除,或許我說這些也只是多管閒事。

但一切就像童話的發展般,我們踏實地一步一步走向更高的舞台。

而最終也如同我所預告的一樣,我們端出了毫無缺憾的表現。


「最喜歡大家了,啾!」



悠步甚至在最後一個單人鏡頭,送出了排練時從未擺出的小小飛吻,臨時的加戲也讓攝影師先生嚇了一跳。

從她興奮的神情來看,應該足夠享受在現場表演之中了。


回到更衣室進行簡單的梳理,我們再一次回到棚裡與其他藝人一起映入螢幕中。

原本因為緊張而無法好好觀察的攝影棚,變得遠比自己意識到得更加開闊。

坐回屬於自己的位置之後,也可以輕鬆看待其他藝人們的演出。


錄影的時間也因為放鬆下來而飛快地結束,節目完結之後換下表演服,剩下的就是在現場舉辦的慶功宴了。

擺放著各式料理的自助吧,說不上非常美味但這種場合的重點我認為也不是在食物本身,而是給予大家一個交流的機會。


「愛華,我剛剛的笑容會很奇怪嗎?」

「妳想要我說出實情嗎?」

「不……還是算了,反正一定很奇怪……」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給妳看剛剛幫你們拍的合照。」


慶功宴開始一段時間,面對悠步的猶豫不決,我想辦法拖著三枝小姐跟悠步跑去找藤原修汰——也就是悠步口中的修修打招呼。

三枝小姐起初露出了非常困擾的神情,但拗不過我的請求仍然陪我做了這個多餘的事。

雖然CYRA的聲勢逐漸高漲,但兩間公司的規模還是有著不少差距。

對方是養著數以千計年輕男星的日本王牌事務所,而我們則是還在中堅地位力爭更高處發展的中上游公司。


當然三枝小姐還是用了不失禮的方式介紹了自家藝人,並且成功跟對方交換到了名片。

悠步也用小歌迷的姿態實現夢想,讓我幫她跟藤原先生一起拍了合照。

雖然鏡頭裡的她看起來笑得尷尬無比,但充滿了符合她這個年紀的純真與可愛。


「欸……我笑得好彆扭喔……」

「才不會呢,三枝小姐也覺得可愛對吧?」

「妳不管怎麼問,我永遠都會回答我的藝人很可愛。」

「看吧,三枝小姐也覺得可愛。」

「什麼嘛……」


悠步有些不滿意我們的一搭一唱,嘟起嘴來看似有些在鬧脾氣。

而三枝小姐看了一下手錶,應該是在確認現在的時間。


「好了,也差不多到小朋友該回家的時間了。」

「咦……?時間過這麼快嗎?」

「沒錯,我再跟幾個重要人士知會一下,之後就送妳們回家。」

「好~~」


悠步有些敷衍地回應三枝小姐,畢竟能參加這種慶功宴的機會不多,見到的每個人都充滿了驚喜。

現在已經是慶功宴,並沒有受限於未成年藝人表演規定,但待到太晚也不太適合。

只要情況許可,三枝小姐總是會想盡辦法在夜完全深以前讓大家離開工作地點。

此時我們決定先跟智代梨還有怜會合,順便轉告他們三枝小姐說的話。


遠遠就能看見她們的身影,正想與大聲打招呼的時候,卻先注意到了她們正在跟一名中年男子對話。

然而我一下子就能從她們兩人的神情感受到不對勁,直覺不斷提醒我應該盡早插入她們的話題之中。

而靠近一點便能發現對方是極為老牌的男歌手,但我也是只從電視中看過,並沒有實際與他交談的經驗。


「智代梨、怜,還有……您好?」

「哎呀,這不是四個人都到齊了嗎?我剛剛講到哪裡了……?」


我稍微點點頭示意並介入話題裡,智代梨跟怜像露出些微苦惱又說不出口的尷尬神情。

縱使還有不清楚的事情,看她們有些怯懦地站往比她們更嬌小的我身後,只能猜測是剛剛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狀況。


「那個……經紀人在找妳們,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咦?好的……」


我指著會場的某處,假裝三枝小姐有事情要找她們,而這些當然是我隨便編的藉口。

一時之間沒察覺到這個意圖的兩人,也因此在不需要任何演技的情況下配合了我的演出。


「唔……這樣子……」

「啊!沒關係!沒關係!妳們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那……悠步,妳帶她們去找三枝小姐吧?」

「嗯。」


智代梨跟怜猶豫不決的模樣被對方看見,他就故作大方地擺出手勢讓兩人離開。

我其實想直接帶著大家一起離開,三枝小姐也說過盡量不要單獨跟其他人應對,但我無法確定會有什麼後果,尤其是在這個不能得罪任何人的場合。

在他已經授意兩人離開之下,這已經是我臨時起意能想到的最好手段了。

先不管究竟發生了什麼,三枝小姐知道的話肯定會來幫我吧?


「您是……楠木先生吧?」

「哦,妳居然知道?沒想到我在小女生之間也是有點受歡迎的嘛。」

「嗯、嗯……畢竟楠木先生很有名嘛。」

「哈哈哈……再怎麼有名,也比不過妳們這些年輕貌美的小女孩啊。」


他的口氣充滿了與年齡不符合的輕浮,油腔滑調的感覺讓人分不出他究竟是稱讚還是挖苦。

本來就是沒什麼機會交流的對象,現在我馬上明白智代梨她們為什麼露出如此苦惱的表情。


「對對對,剛剛就是講到這個……妳們這一代的藝人真的很不錯。」

「……謝謝您的誇獎。」

「這年頭網路這麼發達,一下子就能『啪!』地賺到一堆歌迷,想當年我們……」


啊,原來是這種類型的啊……假裝親切地照顧後輩,其實是為了講述當年勇什麼的……


「可是要去旅館賣唱,自己開著車到處找工作來接的啊。」

「真的嗎?聽起來真的挺不容易耶……」


或許沒辦法相提並論,但我們正式出道前也是從街頭一路走來才能順利出道的。

短短幾句對話就有無數想抱怨的地方,都只能想辦法忍下來並投以微笑。


接下來的話題還講到了這個節目,以前都是真正實力派的女歌手才能上,如今卻充滿了能不能紅一年都不知道的女偶像團體。

發片量的基準不再是歌手本身的歌聲,而是靠行銷跟包裝經營出來的虛假數字,歌曲本身已經不是唱片的重點。

還有講了很多類似的話題,一字一句都好像是在故意刺激我……不過都沒有比他接下來說的讓我無言以對。


「不過妳們都還這麼小,聽我這個大叔的話,幸運紅了幾年就趕快引退吧。」

「楠木先生這麼說……有什麼原因嗎?」

「我看過太多了啊……紅過頭就錯過結婚的年紀,譬如那個誰……等到想結婚的時候都沒人要了。」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楠木先生的視線飄到了遠處一名讓我很尊敬的前輩上。

年近四十的她,叱吒歌壇的時間比我的年紀還長,也是令我很尊敬的前輩。

希望不是我自己想太多,但隨著話題一閃而過的視線讓我難以忘懷。

如果我們兩個想到的是同一個人,那事實或許不是楠木先生口中所說的那樣。


「可是很多人……不都是自己選擇單身而已嗎?」

「那都只是嫁不出去的好聽說法而已啦,會進演藝圈的女人都是為了抬高身價嫁給有錢人而已啦。」


聽到這邊,我已經有點按捺不住火氣,必須要強迫自己深呼吸才不至於口出惡言。

但我還是努力地維持天真無邪的面孔,扮成一個想跟前輩好好討教的晚輩。


「所以聽我的不會吃虧啦,要就趁身價最高的時候引退嫁給好人家,女人不需要太能幹啦。」

「原來是這樣啊……學到了。」

「能明白就好,哎呀,好久沒碰到這麼肯聽話的孩子了。」


楠木邊說著令人不快的稱讚,一邊將手抬了起來,我渾身散發出的不祥預感也在短短一瞬間成真。

他用著像是安撫晚輩的態勢輕拍我的頭頂,手臂上的皮膚因此竄出了無數的雞皮疙瘩。

我強忍著不快,裝出對這樣的行為一點都不排斥、甚至不懂對方用意的神情,把滿滿的委屈都堆積在肚子裡。


「楠木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聊天了。」

「妳是……?」

「之前有跟您拜會過,我是她們的經紀人,敝姓三枝。」


等待已久的奧援,也終於在這時候姍姍來遲地登場了。

我感動地看著帶著三個小朋友來找我的三枝小姐,心想終於能脫離這個苦海。


「啊、抱歉,我忘記這回事了啊。」

「不……因為楠木先生人脈太廣,我們接觸的機會比較少不記得也很正常。」


三枝小姐刻意切入到我跟楠木之間,從胸口取出自己的名片遞交給他。

還用著一時之間難以察覺的挖苦,好好地回敬了對方一番。

接著她微微轉身示意我出口方向的身影,比起平常看起來更加可靠。


「那麼,楠木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必須要送尚未成年的她們離開。」

「哦、哦……」

「有機會同台的話我會再好好打聲招呼,就先告辭了。」


跟著三枝小姐的腳步,我們緩步離開寬敞的會場。

還等不及到安靜的走廊,CYRA的其他人就牽住了我的手……急著對我表達她們的關心。

面對她們的純真,即使碰到這樣的難堪局面我也只能露出真誠的微笑了。


或許也是察覺到我的這一層顧慮,敏銳的三枝小姐並沒有在大家都在場的時候多說些什麼。

我們的話題都集中在今天的表演,還有趁機調侃悠步找藤原先生合照的事情,那張照片當然也成了我們討論的核心。

一直到其他人都平安到達住家,三枝小姐才稍微提起了這件事。


「那個,愛華……抱歉啊,這是我的疏失。」

「三枝小姐別說了啦,這完全是那男人的問題。」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我讓妳單獨面對了很難搞的老前輩也是事實。」

「哈哈哈……我很努力別讓CYRA丟臉了……」

「嗯,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