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07_手心的溫度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刺眼的聚光燈,聚焦在肌膚上傳來的微微灼熱,隨著舞步灑落的汗水。

雖然眼前只有工作人員跟少數現場觀眾,但我知道此時此刻有來自全國的粉絲正注視著我。

使勁地讓自己融入在歌曲裡面,畢竟連日來的排練就是為了這一天。

把最燦亮的笑容展現出來,也不能忘記在攝影機拉近的時候對著大家致意。


就算只能透過眼神跟走位來溝通,但舞步一致到我甚至能感受到大家的呼吸都同步了。

即使沒有觀眾的歡呼,我仍然可以明白自己今天的表現毫無缺憾。

每每到了這種正式上場的時刻,如果能拿出比自己想像中的表現就會讓我無比振奮。

幾首歌的時間,就足以讓我們看起來閃閃發光。


不管是小時候愛唱歌的我,還是請求讓家人出錢學舞蹈的我,肯定都難以想像我有一天能站在這個舞台上。

這條路犧牲了許多的個人空間,也給自己的生活帶來許多不便,但發光發熱的實感成就了現在的我。

偶像徵選時跟身邊早熟的女孩子們相比,我已經起步得太晚,當下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選擇。

但成功脫穎而出並且被賦予帶領眾人前進的重任,我便知道這是屬於我的天賦。


「謝謝大家!」


擺出結束的姿勢,燈光也逐漸暗去,在導播的指示下我們循彩排的路線離開表演區。

現場剩下的燈光足以讓我們在退場時確認彼此的表情,沒有一個人不是滿足又飽滿的笑容。


果然能夠身為一名偶像真的……太開心了。


***


今天是一個直播著稱的音樂節目,每年秋季鄰近開播周年都會固定有的特別環節,不只會邀請更多更大牌的藝人,節目的時間也會比平常更長。

對於能夠在這麼重要的場合登場,我們無一不嚴陣以待用最嚴格的標準來準備。


在等待表演並觀看年度回顧影片的段落時,身旁坐的盡是一些難以想像的歌手。

許多還是我還只是小撫子就開始著迷,甚至用從小聽他們歌來形容也不奇怪的存在。

雖然進入演藝圈這段時間,這種情景並不是首次遇到……但這種事情來幾次都會心跳加速而緊張不已,更何況是在這樣的現場節目裡。


不過比起我,坐在我身旁平常粗神經的悠步反應更加誇張。

我相信CYRA的大家都是足以承擔這樣大場面的演出,但如果情緒緊張就很難說了。

想要幫助她做些什麼,情急之下我握住了悠步的手想讓她感到放鬆。


「悠步,妳看……妳喜歡的那個修修在我們斜對面耶。」

「咦?愛華妳居然記得我喜歡……」

「對啊,妳說過以前就是他的歌迷。」


我自己也因為即將上台而激動地發出微微戰慄,但悠步冰冷的手掌讓我知道自己比她還冷靜得多。

提到她還沒踏入演藝圈之前就追捧的當紅男星,與對方同台演出的現實感似乎將她從慌張中拉回來不少。

至少要讓悠步明白,能夠坐在這裡就表示我們跟他們比起來絲毫不遜色。


「等今天收錄完之後,請三枝小姐讓我們去跟對方打招呼吧?」

「唔……我可能會興奮得像痴女一樣,不要啦……」

「妳像痴女的時候也很可愛,所以沒問題啦。」

「是嗎……等等,妳好歹否認一下痴女這件事啊!」


我們一起笑了出來,被我緊握的手心也變得沒這麼僵硬。

將視線放回到主舞台上後,我用堅定的語氣對悠步說出心裡的想法。


「我們彩排了這麼多次,跟往常一樣輕鬆去做就行了。」


我相信壓力沒這麼容易就可以消除,或許我說這些也只是多管閒事。

但一切就像童話的發展般,我們踏實地一步一步走向更高的舞台。

而最終也如同我所預告的一樣,我們端出了毫無缺憾的表現。


「最喜歡大家了,啾!」



悠步甚至在最後一個單人鏡頭,送出了排練時從未擺出的小小飛吻,臨時的加戲也讓攝影師先生嚇了一跳。

從她興奮的神情來看,應該足夠享受在現場表演之中了。


回到更衣室進行簡單的梳理,我們再一次回到棚裡與其他藝人一起映入螢幕中。

原本因為緊張而無法好好觀察的攝影棚,變得遠比自己意識到得更加開闊。

坐回屬於自己的位置之後,也可以輕鬆看待其他藝人們的演出。


錄影的時間也因為放鬆下來而飛快地結束,節目完結之後換下表演服,剩下的就是在現場舉辦的慶功宴了。

擺放著各式料理的自助吧,說不上非常美味但這種場合的重點我認為也不是在食物本身,而是給予大家一個交流的機會。


「愛華,我剛剛的笑容會很奇怪嗎?」

「妳想要我說出實情嗎?」

「不……還是算了,反正一定很奇怪……」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給妳看剛剛幫你們拍的合照。」


慶功宴開始一段時間,面對悠步的猶豫不決,我想辦法拖著三枝小姐跟悠步跑去找藤原修汰——也就是悠步口中的修修打招呼。

三枝小姐起初露出了非常困擾的神情,但拗不過我的請求仍然陪我做了這個多餘的事。

雖然CYRA的聲勢逐漸高漲,但兩間公司的規模還是有著不少差距。

對方是養著數以千計年輕男星的日本王牌事務所,而我們則是還在中堅地位力爭更高處發展的中上游公司。


當然三枝小姐還是用了不失禮的方式介紹了自家藝人,並且成功跟對方交換到了名片。

悠步也用小歌迷的姿態實現夢想,讓我幫她跟藤原先生一起拍了合照。

雖然鏡頭裡的她看起來笑得尷尬無比,但充滿了符合她這個年紀的純真與可愛。


「欸……我笑得好彆扭喔……」

「才不會呢,三枝小姐也覺得可愛對吧?」

「妳不管怎麼問,我永遠都會回答我的藝人很可愛。」

「看吧,三枝小姐也覺得可愛。」

「什麼嘛……」


悠步有些不滿意我們的一搭一唱,嘟起嘴來看似有些在鬧脾氣。

而三枝小姐看了一下手錶,應該是在確認現在的時間。


「好了,也差不多到小朋友該回家的時間了。」

「咦……?時間過這麼快嗎?」

「沒錯,我再跟幾個重要人士知會一下,之後就送妳們回家。」

「好~~」


悠步有些敷衍地回應三枝小姐,畢竟能參加這種慶功宴的機會不多,見到的每個人都充滿了驚喜。

現在已經是慶功宴,並沒有受限於未成年藝人表演規定,但待到太晚也不太適合。

只要情況許可,三枝小姐總是會想盡辦法在夜完全深以前讓大家離開工作地點。

此時我們決定先跟智代梨還有怜會合,順便轉告他們三枝小姐說的話。


遠遠就能看見她們的身影,正想與大聲打招呼的時候,卻先注意到了她們正在跟一名中年男子對話。

然而我一下子就能從她們兩人的神情感受到不對勁,直覺不斷提醒我應該盡早插入她們的話題之中。

而靠近一點便能發現對方是極為老牌的男歌手,但我也是只從電視中看過,並沒有實際與他交談的經驗。


「智代梨、怜,還有……您好?」

「哎呀,這不是四個人都到齊了嗎?我剛剛講到哪裡了……?」


我稍微點點頭示意並介入話題裡,智代梨跟怜像露出些微苦惱又說不出口的尷尬神情。

縱使還有不清楚的事情,看她們有些怯懦地站往比她們更嬌小的我身後,只能猜測是剛剛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狀況。


「那個……經紀人在找妳們,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咦?好的……」


我指著會場的某處,假裝三枝小姐有事情要找她們,而這些當然是我隨便編的藉口。

一時之間沒察覺到這個意圖的兩人,也因此在不需要任何演技的情況下配合了我的演出。


「唔……這樣子……」

「啊!沒關係!沒關係!妳們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那……悠步,妳帶她們去找三枝小姐吧?」

「嗯。」


智代梨跟怜猶豫不決的模樣被對方看見,他就故作大方地擺出手勢讓兩人離開。

我其實想直接帶著大家一起離開,三枝小姐也說過盡量不要單獨跟其他人應對,但我無法確定會有什麼後果,尤其是在這個不能得罪任何人的場合。

在他已經授意兩人離開之下,這已經是我臨時起意能想到的最好手段了。

先不管究竟發生了什麼,三枝小姐知道的話肯定會來幫我吧?


「您是……楠木先生吧?」

「哦,妳居然知道?沒想到我在小女生之間也是有點受歡迎的嘛。」

「嗯、嗯……畢竟楠木先生很有名嘛。」

「哈哈哈……再怎麼有名,也比不過妳們這些年輕貌美的小女孩啊。」


他的口氣充滿了與年齡不符合的輕浮,油腔滑調的感覺讓人分不出他究竟是稱讚還是挖苦。

本來就是沒什麼機會交流的對象,現在我馬上明白智代梨她們為什麼露出如此苦惱的表情。


「對對對,剛剛就是講到這個……妳們這一代的藝人真的很不錯。」

「……謝謝您的誇獎。」

「這年頭網路這麼發達,一下子就能『啪!』地賺到一堆歌迷,想當年我們……」


啊,原來是這種類型的啊……假裝親切地照顧後輩,其實是為了講述當年勇什麼的……


「可是要去旅館賣唱,自己開著車到處找工作來接的啊。」

「真的嗎?聽起來真的挺不容易耶……」


或許沒辦法相提並論,但我們正式出道前也是從街頭一路走來才能順利出道的。

短短幾句對話就有無數想抱怨的地方,都只能想辦法忍下來並投以微笑。


接下來的話題還講到了這個節目,以前都是真正實力派的女歌手才能上,如今卻充滿了能不能紅一年都不知道的女偶像團體。

發片量的基準不再是歌手本身的歌聲,而是靠行銷跟包裝經營出來的虛假數字,歌曲本身已經不是唱片的重點。

還有講了很多類似的話題,一字一句都好像是在故意刺激我……不過都沒有比他接下來說的讓我無言以對。


「不過妳們都還這麼小,聽我這個大叔的話,幸運紅了幾年就趕快引退吧。」

「楠木先生這麼說……有什麼原因嗎?」

「我看過太多了啊……紅過頭就錯過結婚的年紀,譬如那個誰……等到想結婚的時候都沒人要了。」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楠木先生的視線飄到了遠處一名讓我很尊敬的前輩上。

年近四十的她,叱吒歌壇的時間比我的年紀還長,也是令我很尊敬的前輩。

希望不是我自己想太多,但隨著話題一閃而過的視線讓我難以忘懷。

如果我們兩個想到的是同一個人,那事實或許不是楠木先生口中所說的那樣。


「可是很多人……不都是自己選擇單身而已嗎?」

「那都只是嫁不出去的好聽說法而已啦,會進演藝圈的女人都是為了抬高身價嫁給有錢人而已啦。」


聽到這邊,我已經有點按捺不住火氣,必須要強迫自己深呼吸才不至於口出惡言。

但我還是努力地維持天真無邪的面孔,扮成一個想跟前輩好好討教的晚輩。


「所以聽我的不會吃虧啦,要就趁身價最高的時候引退嫁給好人家,女人不需要太能幹啦。」

「原來是這樣啊……學到了。」

「能明白就好,哎呀,好久沒碰到這麼肯聽話的孩子了。」


楠木邊說著令人不快的稱讚,一邊將手抬了起來,我渾身散發出的不祥預感也在短短一瞬間成真。

他用著像是安撫晚輩的態勢輕拍我的頭頂,手臂上的皮膚因此竄出了無數的雞皮疙瘩。

我強忍著不快,裝出對這樣的行為一點都不排斥、甚至不懂對方用意的神情,把滿滿的委屈都堆積在肚子裡。


「楠木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聊天了。」

「妳是……?」

「之前有跟您拜會過,我是她們的經紀人,敝姓三枝。」


等待已久的奧援,也終於在這時候姍姍來遲地登場了。

我感動地看著帶著三個小朋友來找我的三枝小姐,心想終於能脫離這個苦海。


「啊、抱歉,我忘記這回事了啊。」

「不……因為楠木先生人脈太廣,我們接觸的機會比較少不記得也很正常。」


三枝小姐刻意切入到我跟楠木之間,從胸口取出自己的名片遞交給他。

還用著一時之間難以察覺的挖苦,好好地回敬了對方一番。

接著她微微轉身示意我出口方向的身影,比起平常看起來更加可靠。


「那麼,楠木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必須要送尚未成年的她們離開。」

「哦、哦……」

「有機會同台的話我會再好好打聲招呼,就先告辭了。」


跟著三枝小姐的腳步,我們緩步離開寬敞的會場。

還等不及到安靜的走廊,CYRA的其他人就牽住了我的手……急著對我表達她們的關心。

面對她們的純真,即使碰到這樣的難堪局面我也只能露出真誠的微笑了。


或許也是察覺到我的這一層顧慮,敏銳的三枝小姐並沒有在大家都在場的時候多說些什麼。

我們的話題都集中在今天的表演,還有趁機調侃悠步找藤原先生合照的事情,那張照片當然也成了我們討論的核心。

一直到其他人都平安到達住家,三枝小姐才稍微提起了這件事。


「那個,愛華……抱歉啊,這是我的疏失。」

「三枝小姐別說了啦,這完全是那男人的問題。」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我讓妳單獨面對了很難搞的老前輩也是事實。」

「哈哈哈……我很努力別讓CYRA丟臉了……」

「嗯,我知道。」


三枝小姐冷靜地回答,她也很清楚這只是一樁飛來橫禍,實際上我們誰都沒有錯。

但一股微微鼻酸的感觸湧出心頭,無法具體地形容那種難受感。


「接下來的話可能有點多餘,我想妳也早就明白了,但作為公司的員工與你們的經紀人還是必須要說。」

「三枝小姐……」

「楠木先生沒有惡意,他只是講話比較直。」

「嗯,我明白妳的意思。」

「……總之,妳忍住沒有與他起爭執,做得很好。」

「唉唷……這樣又太肉麻了啦。」


我笑著揮揮手,半開玩笑似地結束了這話題,三枝小姐一路上也不再多說些什麼。

而她所說的事情我也明白不過,像楠木先生那樣的藝人,經歷的時代與我們不同,彼此很難達到完全互相理解的境界。

不可否認的另一點,早有耳聞直腸子的他幫許多不分男女的年輕藝人爭取到機會,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提攜後輩也使他在圈內的名聲並不差。


然而礙於身分跟社會地位,面對這種無惡意的言語羞辱卻無法反駁,正是讓人最心灰意冷的地方。

更何況他的口氣再怎麼讓人不愉快,終究有一部份呈現了事實,走上偶像這條路的時候,就注定不會所有人都把妳當成靠實力成名的存在。

我無神地盯著窗外幽暗的街景,總覺得今晚會變得有點漫長。

令人慶幸的是除了明天沒有工作之後,未來幾天也有比較多的休息時間。


***


回到家後,拖著比想像中更疲憊的心情讓自己好好個澡。

本來以為已經習慣這一路走來的各種起伏,今天受到的影響卻比想像中更重了一些。

明明不斷說服自己這並不是什麼值得去花心思在意的事情,卻反而變得更加揮之不去。


睡前該做的事情都做完時,我窩在被子裡用著手機。

對於今天直播上的表現,網路上看到的反應都很不錯,悠步送秋波的笑容也成了話題的中心。

一路漫無目的滑著關於我們的消息,只是想讓自己盡快放空並產生睡意。


「談到喜歡的類型,話題美少女偶像CYRA的反應是?」


看到關於前幾天節目的文字報導,理所當然地讓我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

本來今天想好好地獨自沉澱下來,卻被這標題勾起了關於陽太的記憶。

但比起平常一想到他就充滿了慾望,這時我卻有了不一樣的情緒。


彷彿手指被無形的力道牽引著,無意間把陽太的訊息紀錄打開。

訊息最後留下的時間,便是趁著在陽太家洗衣服一起客廳共度的那天。

我沒有猶豫太久,明知道這樣做會產生糟糕的後果,我還是按下了從未碰過的語音通話鍵。


看著畫面角落的時鐘快接近午夜,陽太說不定已經睡了。

做出如此任性決定,我已經有了會被陽太罵一頓的心理準備。

但儘管如此,還是有股衝動想聽聽他的聲音。


緊張的情緒在撥號聲發出後才突然浮現,開始擔心自己會無法好好地說話。

不斷猶豫要不要就此掛斷,但我還是把手指放下看著畫面裡的頭像。

這個煎熬的過程並沒有持續太久,響鈴數次之後便接通了。


「幹嘛?」


透過訊號傳出來的嗓音,比平常更加低沉,也聽得出來有一些不滿的情緒。

本來想像平常一樣用輕鬆調侃的態度跟他說話,想過的幾個開場白卻都全部卡在喉嚨中。


「陽太……」


這個並非我本來想好的回應,卻讓我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

我毫無力氣地喊出他的名字,自己都不知道想聽見他回應我什麼。」


「……到底怎麼了?」


陽太的疑惑在通話中表露無遺,語氣中也帶著一些責備的意思。

但這樣的反應已經比我想像中還要更柔和,便鼓起了勇氣說出我當下的想法。


「沒什麼,只是想……」


本來沒多加思考便打算說出心中第一時間的想法,最後還是決定收了回去。


「只是想找個人說話而已。」


要是沒有忍耐下來,或許說出口的就會是另外一句,讓彼此都會感到困擾的話語了。

譬如「我只是想聽陽太的聲音」之類的話語。


「……妳說。」

「陽太居然不抱怨嗎?對於這麼晚撥語音通話給你……」

「妳如果很想被抱怨,我倒是有很多想罵的話沒錯。」

「對、對不起嘛,我只是覺得這時間點還沒睡的人,應該就只有陽太了。」


雖然這是事實,但我還有在這個事實之外的考量。

我自己心裡很清楚,這時候我並不是任何人的聲音都想聽到。

而我低迷的情緒也在這短短的來回對話裡,得到了一點點舒緩。


「唉……我記得一開始的規則,全部都是妳訂的。」

「我知道啦,我會補償陽太的。」

「不,沒這必要……」


跟平常不同,看不見陽太的表情反而讓我對聲音中的情緒變化更加敏感。

要是能看到他的臉,肯定又是皺起眉頭的哀怨樣貌吧?


「謝謝,陽太你真溫柔。」

「……這種故意的挖苦就不必了。」

「彼此彼此啦。」


陽太在通話裡回應得有點緩慢,我說完每一句話都要等待一下才聽見他的聲音。

本來以為是網路不穩定,但我慢慢才明白他似乎比平常還有所顧慮。

如果陽太不留情面地責備我,反而會讓我更加自在一點。

但也因為這樣的陽太,我完全捨不得將電話掛斷。

為了讓自己有睡意才拿起手機,卻因為跟陽太對話而感到愈來愈有精神,不知不覺就一直周旋在毫無意義的對話中。


「所以,妳到底想做什麼?」


陽太似乎是覺得差不多該結束對話了,用像是催促我掛斷的語氣詢問著我。

再看一次通話的時間,的確一不留意就拉著陽太講了太久。

可是現在的我,真的不想就這樣一個人入眠……我也搞不懂自己在想什麼。


一念之間,我想起了看鬼片的那天……陽太那驚慌失措想要我陪伴的樣貌。

當時陽太的心情,我好像有一點明白了。

並不是想要人陪伴的心情——而是向對方提出請求前的忐忑不安。


「陽太……」


我深吸了一口氣,在說出接下來的話之前呼吸都為之靜止。

聲音中帶有的怯懦,連我自己都聽得一清二楚。


「你可以……來陪我一起睡嗎?」


說出口的瞬間才明白提出這個請求有多羞恥,過去對陽太提出任何請求都沒有如此緊張。

但好不容易把自己的任性拋出後,卻反倒有種鬆一口氣的錯覺。


「……妳要我去妳家過夜?」

「不、不行嗎?明明陽太也這麼邀請過……」

「不是這個問題……」


陽太在那頭深吸了一大口氣,好像在猶豫些什麼一直欲言又止。

我靜靜地等待他給我的答案,不敢再多插嘴任何一句話。


「妳只是想一起睡?」

「唔嗯……可以這麼說……」

「那把妳的破娃娃帶來吧。」

「什麼破娃娃!他有名字,叫小太郎啦!」


即使沒特別指名,我依然知道陽太那沒禮貌的說法是在說我床邊的毛絨狗娃娃。

之所以激動地反駁這個說法,因為以前在家也常常被媽媽嫌棄舊娃娃該丟掉了。

但陪伴了這麼久的娃娃,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就丟掉。


即使明白陽太的用意,今天低迷的情緒還是讓我想更任意妄為一些。

明明去陽太家也沒關係……但我還是想冒著被拒絕的風險,說出心中無理的要求。


「我還是想陽太來我這邊。」

「我就跟妳說……」

「我會等陽太的,不想來的話再發訊息跟我說。」

「喂、喂……」


我掛斷通話,將手機按在自己胸口處。

要是有新的訊息發過來,我就能在第一時間察覺到震動。

我知道這陽太並沒有非得答應我的理由,如果陽太選擇拒絕的話,我希望愈早得到答案愈好。

但心中默數著時間,沉寂許久仍然沒有任何動靜,直到家裡的門鈴在不合時宜的深夜響起才劃破沉默。


我急忙地從被窩中鑽出來,躍下床後我穿起室內拖鞋趕緊跑向玄關。

只響了一次的短暫門鈴,一直到我湊到大門的貓眼之前都沒再響起,一度讓自己懷疑是否聽錯。

畢竟這個門鈴在我搬進這裡之後,根本沒有多少響起的機會,我都快忘記它原本的音調了。


我伸直身體望著貓眼,外頭那熟悉的身影若不是站得稍微遠離一點,可能高得連臉的輪廓都看不見。

我小心地打開門,才想起自己急忙從床舖裡跳下來,連褲子都忘了穿上。

我往下拉著衣襬盡量遮住大腿,偷偷躲在門後將其緩緩打開。


沒有等大門完全敞開,陽太便拎著手機跟鑰匙跨了進來。

他稍微打量了我一下,似乎有注意到我有些隨便的穿著,短袖上衣再怎麼樣努力還是會露出大部分的內褲。


「……妳也太沒防備了吧?」

「準備要睡覺了,這很正常吧?」


我嘴硬地反駁陽太充滿疑惑的神態,索性將一直拉著衣服想遮掩的手也一併放開。

裝作不在意如此暴露的裝扮,我將門關上並請陽太把拖鞋放在玄關。


「妳家比我想像中還乾淨。」

「明明就很普通……你是覺得我平常多邋遢啊?」

「我以為藝人私底下都很不愛乾淨。」

「那你現在至少知道,我不是那一類了。」


根據印象,的確不少人的生活習慣有點糟糕。

但大部分都是因為工作過於繁重,回到家後根本沒太多時間打理自己的環境。

這種狀況在努力爭取通告必須到處試鏡的藝人中更加明顯,相較之下我還算是幸運又有餘裕的那一方了。


「沒有要做的話,我要睡了。」

「當、當然,找你來就只是要睡覺而已。」


我刻意無視陽太語帶玄機的挖苦,指著自己房間請陽太跟著我一起走。

他穿著休閒褲跟輕便的上衣,此時才將連帽薄外套的帽子掀下來,似乎是連在外面的短短時間都不想被發現進到鄰居家中吧?

再怎麼說,這也是夜深人靜的時刻……平常進到陽太家也是會刻意注意走廊上的狀況,會等到完全沒人的時候才走進陽太家裡。


「……我可以脫褲子睡吧?」

「嗯,就姑且當自己家吧。」


進到房間後,陽太看著我的床如此發問。

在得到我的首肯後,陽太將自己的休閒褲脫下,並整齊地折在茶几上放好。

看過許多次只穿上衣跟四角褲的裝扮,今天卻格外地讓我在意。

今天一直像是被堵塞住的沉悶心情,在陽太來到家裡後舒緩了不少。

鑽到被窩之前甚至有一股與上次去陽太家過夜不同,相當細微的亢奮心情在心中攪動著。


不等我邀請,陽太先一步將被子掀開後躺到了床上。

他側躺盯著我的眼神,就像是在抱怨我拖拖拉拉耽誤了太多時間。

為了不讓他再有機會埋怨,我趕緊也跳上了床,自然地把頭放在他伸直的臂膀上。


「陽太,謝謝你。」

「……這樣就算扯平了。」

「嗯,但有機會我還是會回禮的。」


我背對著陽太,靠著他的上臂感受呼吸起伏。

雖然心情平復了不少,甚至雀躍的想法在腦海裡亂竄。

但望著眼前單調的牆面,總覺得自己並沒有因此感到滿足。


「陽太,可以抱我嗎?」

「妳想怎樣抱?」

「都好,用陽太舒服的姿勢就好。」


才說完沒多久,陽太便用另一隻手環抱住我的腰間,手臂有一些抵住了我的下胸。

陽太的手掌按在了我的腰際,整個人也稍稍地被拉住他的懷中。

只不過陽太的身體似乎有些不太安分,一直在細微地調整自己的姿勢。


「陽太如果有想摸的地方,也沒關係的……」

「說什麼傻話,要睡了。」

「陽太……今天好正經耶。」

「是妳說只要陪妳睡覺就好。」



被稍微貼住之後,屁股附近那一直頂住我的堅硬觸感,就算我不用揣測也能知道是什麼。

加上他那一直忍耐著,克制自己停在我的下胸不繼續往上亂摸的手,都透露了一些陽太的想法。


「雖然我是這麼說,只要一起睡就好……」

「那妳就趕快睡吧。」

「可是陽太你的生理反應很明顯耶。」

「……抱著妳會這樣很正常。」


我感受著陽太貼在側腹的手心溫度,下意識地伸出雙手疊在他的手背上。

比我還高的體溫顯得有些溫熱,透過交疊的指縫我感受到了更多暖意。

明明比起平常的接觸,這樣的行為顯得內斂多了,卻讓我的心跳變得迅速無比。


「反正妳今天沒有那個意思吧?再不睡我就走了。」

「不要,我想陽太留下來。」


在我嘗試將自己亢奮的心情壓抑下來之後,思緒變得澄澈無比。

拋下煩惱並變得老實的同時,我聽到了陽太的心跳聲……

當我明白他的心律不會比我還慢的時候,我似乎帶著些許的微笑墜入夢鄉。


這一夜,我沒有抱著小太郎。

取而代之是陽太的手掌,我像是抓住什麼珍惜的寶物一般一直不讓他離開半吋。

比平常還要平穩的呼吸徹底掌控了我的睡眠,一直到早上醒來之前幾乎毫無意識可言。

不但沒有做任何影響睡眠的夢,甚至還讓我忘記今天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當我恢復意識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睡覺前的記憶。

眼前近得難以理解的灰色雙瞳,微微睜開盯著我的場景讓我從睡夢中驚醒。

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在做夢的同時,才想起了自己與陽太共枕的事實。


「早、早安啊……陽太……」

「妳總算是醒了,放開我的衣服。」

「啊?抱、抱歉……」


陽太看見我醒來之後,他轉而盯著我死抓著他衣服不放的手。

我或許在翻身的過程中轉向了陽太,並且也在不知不覺中改變姿勢。

這時我已經沒睡在陽太的手上,取而代之是整個人窩在了陽太懷裡。

我急忙將手放開,陽太才無奈地坐起身來整理快被我抓爛的衣服。


「陽太你醒來可以叫我啊。」

「妳睡得像死人一樣,我可不想浪費體力。」

「才不會呢!我明明睡相不算太糟糕吧?」

「妳嘴角上的口水可不是這麼說的。」


陽太坐起身來穿回休閒褲,我則趕緊伸手想去抹他說的嘴角。

但摸了半天都摸不到什麼東西,才想起來我根本不是睡覺會流口水的人。


「根、根本什麼都沒有嘛!」

「是嗎?可能我看錯了。」


陽太穿好褲子之後,拿起了自己的手機跟鑰匙,稍微整理一下身上的衣物便打算離開。


「陽太要走了嗎?」

「早上有課,我要回去準備了。」

「我送你……」

「不必了,我會把門關上的。」


我們這邊是只要將門關起來就會自動鎖住的設計,理論上也的確不需要屋主送行。

但至少在禮貌上,我還是想好好地送陽太離開才不會顯得太隨便。


「妳只穿內褲的邋遢模樣,有沒有送行都沒差。」


不給我機會反駁這樣的說法,陽太一下子就走到了玄關前。

這時就算趕緊穿上褲子大概也來不及,我也只好從房間裡面目送陽太。

大門確實地闔上後,也宣告了陽太的離開。


雖然一切結束得有些迅速,記憶也曖昧不清。

但身體裏頭那溫潤暖和的感覺,一直殘留在身體裡面遲遲沒散去。

我撫摸起自己的腰際——也就是昨天陽太抱著我入睡的位置,感受著明明已經消散的溫度。


我伸個懶腰走到窗邊,透過窗簾的隙縫望向朝陽。

沒有任何的根據,但我覺得今天會是個神清氣爽的好日子。


1,60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討厭,居然下雨了……」 本來只是想出來透透氣,從連日工作裡面尋找一些讓自己放鬆的機會。 結果就這麼好巧不巧碰上了突如其來的豪雨,在什麼遮蔽物稀少的公園裡只能暫時先躲在涼亭裡。 然而這也是自己的疏忽跟粗心大意,整個公園裡幾乎沒有訪客,就算有零星來閒晃的人也都好好地帶著傘。 而我卻在這個已經不算炎熱的天氣裡……只穿著單薄的衣物淋得滿身濕。 「該怎麼辦……」 連身裙因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要先洗澡嗎?」 「看妳吧。」 「那……晚點好了。」 我就像黏著陽太不放的無尾熊,無視落在各處的黏液跟汗水緊緊貼住他。 聽到我決定沒有要這麼快去洗澡,陽太便將原本散落在腰間的棉被拉到能覆蓋我肩際的高度。 起初一個為了排解寂寞而開啟的肉體關係,現在共處的時間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意義。 「我想再抱一下。」 「嗯。」 明明氣象說有寒流來襲,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打從那平安夜的約定開始,我跟陽太的關係進入了一種更加奇妙的狀態。 從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被陽太冷淡以對,也被他前所未有的溫柔給好好呵護。 雖然陽太有說我還是可以對他任性,但我開始害怕惹得陽太不高興,所以這陣子一直盡量收斂起來。 原本跟陽太定下的一週見三天的約定,一開始還覺得這有點不上不下的頻繁。 最近這陣子卻覺得不太夠,甚至常常萌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