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2_歡愉的緘默※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這樣插……好棒!要不行了……」


我反手緊抓著棉被,在床緣被陽太激烈地熱吻子宮。

被巨大的陰莖撐開小穴,失去唇瓣保護的陰蒂也同時被他用拇指的指腹搓揉著。

在一連串難以抵抗的攻勢下,強烈過頭的快感使我不斷收縮著內壁,也很清楚自己很快就會撐不下去。


陽太沉默不語,對我的話語絲毫沒有回應的意思。

雖然他平常也都是如此強硬,此時卻是更加刻意地保持沉默。

但我也不是真的在求饒,而是慢慢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他我快要高潮了。


「那邊……太舒服……好舒服……裡面、還要裡面!」


而我也很清楚現在的陽太不能出聲,便更加激烈地傳達自己的感受,也不掩飾自己的慾望。

但承受過頭的感官刺激也是事實,雖然身體一直發出歡愉的反應,但無法抵抗快感的眼淚不斷從眼角落下。

連內臟都像是被擠壓的存在感,讓我的失禁感愈來愈強烈,更不用說又伴隨抽插的律動被加以用手指玩弄。

裡頭被進攻的位置也像是陽太精挑細選的敏感點,全身最有感覺的地方被一次攻擊,好像不努力維持清醒就會讓腦袋喜悅得失去理智。


「陽太……我會……會忍不住!」


我抓緊棉被的手變得更緊,陽太那原本在搓揉我的手暫時放過我,轉而抓住我的兩腳腳踝。

被陽太加以控制的雙腳,我因為身體的本能反應想稍微閉合的大腿,在他稍加施力下就被撐得更高更開。

就像是更強硬地撬開我,用遠比剛才更加激烈的方式進攻,此時不僅是下腹……甚至連全身都感覺被陽太擠壓開來。


「陽太……呀啊、陽太……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


陽太又深又快的攻勢讓我無法抵抗,最舒服的位置一直被陽太刻意磨過,難以忍受的失禁感層層堆疊。

而我也能從陽太逐漸鼓脹的下體,還有那變得更快速的喘息知道他也差不多要射了。

這個能同時迎來高潮的機會我不想放過,在這時候接受陽太的內射對我來說會是個讓全身發出歡喜的結果。

除了依舊緊抓棉被的手之外我刻意放鬆下來,除了蜜壺被抽插時自然產生的緊縮,將感官全部集中用最無防備的身軀去迎接陽太的熱液。


「好深、好粗……陽太……好想要陽太的種子……哈啊、哈啊……」


期待著這一刻的發生,我知道自己早就越過了高潮的邊線,用著極為符合現在場景的淫語邀請陽太。

只要陽太洩出來的瞬間猛力抵住我的最深處,我的身體就會自然而然釋放出所有累積在身體裡的淫水,一口氣濺濕陽太的腹部。

當我全心全意面對這一刻的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陽太並沒有選擇讓我期待的一切發生。


「噫、噫嗚……不、不要……呀啊啊啊………」


陽太狠心地在我將快感累積過頭,準備釋放潮水的那一瞬間把他的凶器抽出來。

空虛的肉穴毫無任何保留,將原本想跟陽太一起高潮的潮水全部噴濺出來。


「好舒服……啊啊、咿啊啊!」





強烈得連我自己都難以想像的水柱,就這樣又直又徹底地洩出。

不只如此,我也無法阻止身體產生的顫抖,就這樣將猛烈的潮吹隨意灑到了陽太的身上,不只是胸口還是肚子……甚至是陰莖都被我濺得都是水痕。

完全無法想像的激烈潮吹讓我一時之間視線模糊,不知所措的眼淚再一次浸滿眼眶之中,連好好看清楚自己的身體反應都沒辦法。

一片空白的腦袋只塞得下兩件事情——好舒服,還有陽太還沒有射進來……


「啊嗚……陽太……」


當陽太重新扶著自己的分身,準備再一次侵入我那充滿淫液並且能輕易地深入到最底部的小穴時,我不小心發出了期待的喊聲。

因為我明白自己會產生比剛才更舒服的感覺,就算才剛剛高潮完我也急迫地想要更多的陽太,好像就算被這樣抽插到變得不像自己也無所謂了。

眼眶裡堆滿的淚水終於逐漸散去,我開始能用較為清晰的視線看著慢慢進入我的陽太。

而那頭頂生著毛茸茸狗耳朵,表情卻認真不已的樣貌……讓我不由得露出了充滿喜悅的微笑。


「陽太……真是乖狗狗……呵呵、唔咕……好、好大喔……」


才笑到一半的我,再一次好好抓緊了身後的棉被,重新體驗了一次被陽太一口氣撬開的感覺。

同時不由得心想,不管是聽話還是不聽話的陽太都是最棒不過的對象了。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麼奇妙的狀況,陽太頭上的狗耳朵又怎麼來的……就要回想一下稍早發生的事情了。


***


「嘿!嘿!這邊手再……轉個圈!」


雖然機會不多,但買了遊戲主機放在陽太家之後我們的確偶爾會一起玩。

除了我們都曾經玩過的賽車遊戲之外,我還另外買了能一起跟著流行曲感應跳舞的遊戲。

起初對我跟陽太來說都是沒有接觸過的類型,畢竟這對我來說是很熟悉的領域,沒多久就抓到該怎麼玩了。

倒是陽太比想像中還僵硬,光是跟上節拍就已經很勉強的感覺。


「呼……呼……為什麼……妳能這麼輕鬆……」


再跳完一曲之後,面對臉不紅氣不喘的我,體力很好的陽太反常地呼著大氣。

或許是做了過於不擅長的事情,陽太消耗了比想像中更多的體能。

而明明一樣是今天才接觸這款遊戲,我看起來這麼輕易就習慣讓陽太有些不滿,似乎懷疑我沒玩過是裝出來的。


「陽太是在懷疑我嗎?」

「不,我只是問問……」

「什麼嘛……就讓你見識一下!」


感覺自己被小看了,我便做了一些基礎的芭蕾動作,同時特別展現肢體的柔軟度給陽太看。

我接著擺了一個垂直一字馬的動作,輕鬆地用單腳維持平衡並跟陽太對話。


「我可是小時候就學會跳舞的呢,這種遊戲才難不倒我呢。」

「……是嗎?」


我一下子就注意到陽太的視線從我的臉一路向下滑動,最後注視的地方是完全無法說若隱若現的寬鬆褲裙內部。

不過我也早就知道這個動作,會引來陽太好色的觀察……畢竟現在來見陽太,只要有機會我都會特別穿之前買來的情趣內衣。

不只如此,雖然不一定會用到,來的時候我也會在包包裡放置一些額外的玩具,畢竟難保不會有突然想玩開一點的情慾。

看著陽太目光飄向與前一次不同款式,那比起性感更著重在可愛上的綁帶內褲,我在內心得意地笑了。


「妳想靠這個證明什麼?」

「沒什麼……只是要告訴陽太我真的會跳舞之外,還有要不是我能做到這種動作,腰早就被你折斷了。」


陽太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提問,大概是想掩飾自己視線中的企圖吧?

不過陽太常常壓著我的身體用一些很誇張的方式來做愛也是事實,光是第一次跟陽太做,他無情地把我整個人撐起來的動作就夠刺激了。

雖然沒有特別告訴過陽太,但從一次又一次挑戰我柔軟度的體位來看,我想陽太也早就發現這個事實了。


「嘿咻……所以陽太想回去玩賽車了嗎?」

「都好,隨便妳。」


我鬆開手把腳放回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便把話題拉回遊戲上面。

雖然陽太沒有特別表示,但他不怎麼期待這個跳舞遊戲是顯而易見的。

為了讓陽太願意跟我玩,開始改玩跳舞遊戲之前我給了他一點小小的罪惡感。

因為我賽車一直輸給陽太,他最後才會答應玩這個他不太擅長的遊戲吧?


「真拿你沒辦法,那我們就回去玩賽車吧。」

「嗯。」


陽太努力掩飾自己的喜悅,故作冷靜的回應裡完全藏不住他那鬆一口氣的神情。

如果陽太此時有狗尾巴,肯定會像太郎一樣毫無表情卻拼命地搖尾巴。

觀察這樣的陽太,我不由得注意了一下今天帶來的包包……或許可以讓我出門前打的盤算在這邊實現。


「不過在那之前……遊戲的贏家可以下一次命令給對方喔。」

「等等……妳根本沒提過這件事吧?」

「我剛剛才決定的,就算是給好不容易贏了的我一點點獎勵嘛。」


陽太對我這個要求露出他一貫的困惑表情,就像在用他的眉間表達:「妳這女人又在想什麼」之類的不滿情緒。

不過我也差不多習慣這樣的陽太了,直接無視他眉宇中的反抗,繼續說自己想說的話。


「不會有什麼奇怪的命令啦,你等我一下。」

「……我只有不好的預感。」


雖然這個要求方式有點無賴,但不用這樣的請求法我想陽太是不會輕易答應我的。

我開心地取了包包,拉著陽太的手往他的臥房走去。

我想只要做這樣簡單的舉動,就能讓陽太明白我會提出什麼類型的要求了吧?


「陽太你先坐著。」

「妳到底要幹嘛?喂……」

「嘿嘿……好可愛……」


我將包包裡的狗耳朵髮箍取出,本來是另一批用陽太地址再買的網購。

上次戴著兔子耳朵做完之後,陽太一直以為我另外買來的狗耳朵是要給自己戴的。

但我一直覺得陽太很適合扮成狗狗……現在看來真的適合不過了,他現在根本就是一隻超可愛的大狗狗。


「陽太現在就是我的乖狗狗了,要聽主人的話喔。」

「……這是怎樣?」


趁著陽太還在困惑之中,我趕緊取出在包包裡的另一樣物品。

那是買回來至今還沒有給陽太看過的道具,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情況想給陽太還有自己一個驚喜。

我拿著用人工皮革製成不容易傷到皮膚的手銬,想趁機將陽太的手繫住來掌控全部的主導權。

但果然沒有這麼容易能騙過陽太,我才準備抓住他的時候就被發現企圖,很快就變成我反過來被壓制在床上的狀態。


「妳想幹什麼?」

「我想……今天讓我自己動就好了嘛……」

「這不用妳煩惱。」


陽太奪走我手裡的手銬隨意丟到一旁,認真的眼神配上可愛的狗耳朵不免讓我發出笑聲。

他似乎注意到我笑意的來源,有些不滿地托起我的下頷,像是在對我的行為表達抗議。

我不服輸地繼續說心中擬好的設定,想要陽太陪著我做充滿情趣的角色扮演。


「壞狗狗……不聽主人的話。」

「所以妳是會跟寵物做愛的變態嗎?」

「如果狗狗是陽太的話,那我才會……」

「……嘖。」


陽太雖然發出了咋舌聲,一臉好像不滿意我的答案的樣子。

但我知道自己只要持續說著這樣的話,他很快就會無法按捺自己的慾望。

雖然發展跟我一開始想要的不太一樣,但跟以往同樣被陽太壓制……或許才是最容易讓我感到興奮的方式。


「因為陽太狗狗很色,發情的時候不看好你……會造成別人困擾的……」

「發情的是妳才對吧?」

「唔、那就……哈啊……」


話說到一半,陽太不安分的手已經慢慢將我的上衣脫去。

等胸罩的扣環被解開之後,也一併伸進我的裙底挑逗著我的私處。

我也伸手去協助陽太脫掉他的衣服,只不過髮箍卻因此一併掉落下來。

我趕緊將掉在床上的髮箍撿回,好好地把它戴回陽太的頭上。


「真是的……不能掉下來啦,陽太要好好扮演狗狗……啊嗚……」


而我才剛幫陽太戴回去,他就迫不急待地用舌頭開始吸吮我的奶頭,玩弄下體的手也變得更積極。

大概是腦海裡創造出一個新的情境,陽太此時的愛撫變得更容易讓我有感覺,胸口也一下子變得好熱。


「然後狗狗……是不能……說話的……唔嗯、哈啊……」

「……又是什麼鬼設定。」





我摸著陽太的後髮,像是在鼓勵寵物繼續玩弄我一樣。

而陽太也像是慢慢融入這個設定之中,變得更加沉默的同時,吸吮也漸漸被舔弄給取代。

知道陽太並沒有拒絕我的提議,我便繼續享受著他的攻勢,一邊獨自直播起現在的情境。


「陽太狗狗一整年都在發情……所以我必須……唔、唔咿……」


說到這裡的時候,陽太似乎有稍微停下動作看了我一眼,但我展開微笑回應他的視線後,他又回去舔拭我的另一側乳房。

看著他用舌根拼命擠壓我的胸部並留下唾液痕跡時,我心中燃起了一股強烈的興奮之情……事前我完全無法想像,僅僅只是加上一些奇妙的設定,就可以讓我們變得如此投入。


「而且我知道……陽太狗狗其實更喜歡舔撫子主人的這裡……」


我抬起了陽太的頭,讓他停下玩弄我那已經完全突起的乳頭,用視線示意他往我的下腹移動。

我撫摸陽太一直隔著內褲撥弄我陰唇的大手,請他先脫掉我的褲裙。


「來,喝水水的時間到了……」


當全身只剩下綁帶內褲時,我期待著陽太會像之前穿成這樣時,輕輕扯開帶子解開我最後的防備。

但陽太沒有這麼做,像是在刻意營造自己的身分,又或者是抗議我給他的設定。

他就這麼直接隔著內褲大力地舔,原本就已經被玩弄得有些濕潤的絲質內褲,一瞬間又被唾液跟泌出的淫水弄得更濕。

一下子就沒辦法分辨,究竟內褲是會被什麼東西弄濕了。


「啊……陽太……壞狗狗……」


我嘴巴上在責罵他的粗魯,但雙手持續撫摸著陽太的側髮,就像是在表揚這個行為一樣。

而陽太也從剛剛開始,就再也不說任何一句話了……認真地扮演我想要給他的身分。


「哈啊、哈啊……好敏感……」


隔著內褲很快就無法滿足陽太,他短暫停下舔弄的動作解開我的內褲繫帶之後,又馬上把嘴埋回我的雙腿之間。

雖然來之前先洗過澡了,但想到剛剛跳舞可能會留下些微的汗味,我卻沒有感到任何一絲緊張。

或許是這個設定給我帶來的亢奮,又或者我已經不在意那點體味被陽太察覺了呢?

但不管怎樣,陽太拼命吸吮我泌出給他的淫水時,那刻意發出的吸水聲如同陽太津津有味在品嘗我,讓我變得無比興奮。


「主人的水……好喝嗎?」


陽太沒有出聲理會我,但我問完之後他舔得更加激烈,並且還變本加厲輕捏起我的陰蒂,讓我發出了劇烈的顫抖。

我一瞬間無法忍受這樣的刺激,原本按住陽太的雙手下意識縮到了身前,摀住嘴巴的同時,用另一隻手抓住了一旁的棉被。


「呀、呀啊……豆豆……不行……」


雖然我在嘴巴裡做出了制止,但那股快感強烈得讓我無法抗拒。

陽太的技巧還是一樣出色,總是能輕易拿捏到我最舒服的力道,讓我一下子不知道該反抗還是接受。


「啊啊……陽、陽太……」


而陽太持續著比剛才還要緩慢而悠長的攻勢,不時在我過於敏感的時候放緩攻勢,或者是不直接觸碰而是透過擠壓旁邊的嫩肉來間接給我刺激。

這一次我終於真的忍不住,迎接微微高潮的同時夾住了陽太的頭,避免他繼續再給我更多快感。


「哈啊……哈啊……陽太……」


而陽太也真的放過了我,站在床緣默默看著我。

不過當他開始解開自己的拉鍊要把褲子脫掉的時候,我馬上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伸手繞過自己張開的大腿根部,輕輕地扯開自己的花穴,讓陽太看看他想進來的地方已經多麼緊實多汁。


「陽太狗狗……要做你最喜歡的……哈啊……進、進來了……」


不等我說完,知道彼此都完全準備好的陽太就一股腦插了進來。

這股強烈的歡愉前兆,完全預告著等等會有多麼強烈的高潮在等著我。


「你最喜歡……在主人身體裡面播種了……對不對?」


我微笑地看著毫不手下留情的陽太,沒來由地認為今天會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日子。

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情況的一切由來了。


我的思緒回到了當下,我感受到陽太射精慾望的高峰,每一次都狠狠撞擊著我。

此時的他不僅變得又硬又大,動作也會更加粗暴,彷彿肚子都要被他頂得微微鼓起。

有時候稍稍後仰,似乎真的能看見他的輪廓在下腹部浮現,那衝擊的畫面讓我難以忘懷。


但任何事情,都沒有辦法比用還在發燙的子宮迎接陽太滿滿的精液更使我恍惚。

明明以前不管怎麼樣,無論如何都堅持要戴套子的……當時面對不太熟悉的陽太,即使一開始就有服藥,我到現在仍無法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說出射在身體裡的提議。

事後也因為那強烈的滿足感,讓我並沒有產生後悔的感覺,只有滿滿的得意猶未盡。


高中被告白的時候,我不討厭對方就答應了,也因為順著對方的要求就嘗試了性……事後只覺得是挺讓人舒服的事情,也沒有排斥感。

感覺沒了就分手,直到下一個有感覺的人跟我告白,就這樣渾渾噩噩地交了幾個男友。

但明明關係上被稱呼為情侶,現在回憶起來,似乎都沒有比陽太更加讓我感到……該怎麼說,心動嗎?

現在的我,腦海全部被眼前……還有記憶中這幾個月來的陽太給填滿。

就算沒辦法明確定義陽太是什麼人也關係,我只想要徹底去享受跟陽太做的過程以及結果。

只想要……陽太趕快把我的所有縫隙,都用他的熱流填得滿滿的。


「啊啊……啊啊……」


或許是忍得太過頭,這一次陽太射得有點突然,但我能從射精的脈動中察覺到他在慢慢灌進來。

一次又一次的鼓動,我明白小穴漸漸從內部慢慢往外被填滿,便放鬆全身去體會這濃烈的餘韻。

當陽太還撐在我身上喘息的時候,我伸手摘去他的狗耳朵髮箍,也差不多該結束這一次角色扮演了。


「陽太射得好多……舒服嗎?」

「嗯……」


被解放之後的陽太,也終於肯用話語來回應我。

但現在被限制見面頻率的我們,都很明白僅僅一次是無法滿足彼此的。

在陽太還沒拔出來之前,我先行索求了一個深刻的吻,預告著這一切還沒完結。


「我還是喜歡陽太射的時候,好好喊出我的名字。」

「……不是妳叫我不准說話的嗎?」

「對啦……所以等等不要了,我要聽陽太喊……啊……」


陽太把自己退了出來,而我又不由自主地隨著陽太的抽出而漏了一些淫水,好像都快要習慣這樣的情況了。

因為陽太真的太過巨大,每一次都讓我很難控制這時產生的刺激……好像水都流不完似的。


平常都是陽太急著想做下一次,接連的進攻總是讓我無法承受。

但我今天的狀態似乎好到不行,似乎現在就可以馬上跟陽太再做更激烈的一次。

而想到剛射完的陽太會比剛才更加持久而猛烈,我不由得心生一些期待。


「陽太,今天可以直接再來喔。」

「不……休息一下……」

「是、是嗎?」


面對自己難得地提出馬上做的請求卻被好色的陽太拒絕,要說完全沒有訝異絕對是假的。

但剛剛真的比平常更加激烈,或許陽太也消耗了更多的體力也不一定。

而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陽太將狗耳朵戴到了我的頭上。


「……陽太?」

「妳是說,遊戲的贏家可以命令對方,對吧?」

「……對、對啊。」


看見陽太冷靜的表情,我卻反而緊張得不知所措,因為他身上散發著莫名的自信。

以往這個時候,他都會開始認真地反駁我的歪理,並且徹底把我駁倒。


「妳沒有說是哪一場,那今天比的賽車也算。」

「不……才不是……」

「我比妳多贏了兩場。」


而我心中的不安也全部化為了現實,陽太將我一開始想要銬上他的手銬撿回來,毫不猶豫撕開魔鬼氈扣環。

用確保我兩手無法隨意行動的緊度,去扣住了我的雙手。


「扮演好狗狗,還有把手銬上。」

「唔……等、等一下啦……」

「我記得妳說,狗狗是不會說話的。」


陽太盯著我,那壓迫感讓我不敢再提出反駁。

我無法看見自己戴著耳朵的樣貌,但像這樣被陽太強迫……我好像比剛才更加興奮了。

下腹部一瞬間發出又熱又癢的感覺,迫切地希望趕快陽太快點進來。

但陽太的一言一語還有他冷漠的眼神,讓我不敢再說出任何言詞並傻傻地抬頭仰望陽太,心境變得像真的在等待指示一樣。


「我們先休息,這次我允許妳坐在懷裡。」


陽太就像看透了我的索求,完全沒有要更進一步的意思,就這樣讓兩人維持全裸把我牽到了客廳。

在平常的位置坐下之後,陽太刻意移出了雙腿間的位置,讓我能夠坐在懷中。

那是我平常無論怎麼撒嬌,都很難讓陽太同意的地方,現在這麼輕易地能坐到反而讓我心癢難耐。

但很快就融入狗狗身分的我,完全順著陽太的意思乖乖坐下。


「嗯……好乖。」


而陽太輕輕在我的耳邊誇讚我的行為,雙手同時抱住我的下胸跟小腹,讓我全身微微顫抖了一下。

他也將原本停留在遊戲畫面的電視切回一般訊號,開始播起平凡不過的綜藝節目。

不過他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螢幕上,讓手細微地在我身上移動著。

原本在腰間的手,也刻意無比移去撫摸我雙腿的內側。

陽太明明就知道……那是我除了私處之外,最敏感的地方……


「唔……嗯唔……」

「撫子,妳又在發情了嗎?」


我拼命搖頭,想否認陽太給予的設定。

但低頭望向自己不斷被撫摸卻無力閉上的雙腿,以及緊張地流出濁液的穴口,我知道自己無法從心理否認這件事情。

因為我現在的確很想要陽太,被這樣欺負還因此變得更加難受。


「不行,我沒說可以。」


因為太過難受,我本來想用自己的手來緩解寂寞,但陽太勾住了手銬的連接處將我的手拉得高舉。

而陽太不斷在耳邊命令般的細語,就像是喚醒了我沉睡已久的癖好,完完全全征服了我所有意識。


「妳想要的話,得先讓我恢復精神。」

「唔……」


我輕輕地點頭,當他故意用仍在勃起的下體稍稍抵住我的背時,便馬上搞懂陽太想讓我做的事情。

我自行跪到了陽太的面前,用行動不方便的雙手捧起了那還帶著一些液體在上面的碩物。

帶著精液跟自己體液交雜的味道,迅速蔓延在口腔之中,我努力含住肉身發出淫靡的鼻息。


以前的我根本不會這麼認真用嘴巴幫人服務,我卻一直很努力找機會讓自己習慣陽太的形狀。

而平常射完沒清理乾淨就不會讓我舔的陽太,如今卻很享受讓我幫他清理上面的殘液。

當我把根部附近的淫水都舔乾淨之後,我埋頭吸吮著陽太鈴口上殘留的些許白漿。


這麼有精神……還需要恢復嗎?

我心中帶著一些疑問,但還是極力將陽太放進嘴裡,經過勤加練習的我已經可以將大半的陽太含住。

雖然喉嚨產生的強烈不適感依然存在,但能忍耐的程度愈來愈大,只因為最近的我想讓陽太變得更加舒服。


「撫子……很好……咕……」


而當陽太開始喊著我的名字並輕拍我的頭,我似乎被這樣的鼓勵激起更多的鬥志。

我開始不顧下顎的酸楚,極力模仿性交的過程讓陽太在我嘴中抽送著,就像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了被陽太寵愛的小狗狗一樣。

雖然蜜穴焦急地想要被陽太用任何方式磨蹭,但我忍耐著用手去撫摸的慾望,將全部心力灌注在陽太身上。


彷彿忘了跟陽太再做一次的初衷,變得想直接將陽太給榨取出來。

明明想要得不行,卻因為陽太覺得舒服而無法停下,使我產生這種心態的人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所以我剛剛說的話並不是全然只是劇情設定上的謊言……我真的只有狗狗是陽太,才願意做得這麼徹底,每天花這麼多時間去享受性這件事。


「好了……可以了……」


我還在陶醉怎麼讓陽太變得更加舒服的時候,陽太自己主動先讓我鬆口。

倏然而止的深入喉嚨,讓我來不及將唾液收回,只能讓陽太的凶器被我弄得溼答答的。

而陽太似乎比我放入嘴裡之前還要有精神,眼前的巨物也變得更加巨大。


「來。」


陽太牽起我,讓我背對著他。

他將我的雙腳張開抬起,幾乎懸空的我只能用腳底的一小點接觸到沙發。

突然一陣興奮而揪緊身體的我,不小心又擠了一些淫水滴到陽太的下腹。


「我要進去了,幫我扶著。」


一直流暢地對我下命令的陽太,似乎比我想像中更樂在其中。

我也照著陽太的指示,往下伸手讓陽太能對準自己的入口。

陽太的分身一接觸到我的身體,就藉著滿是精液而滑到不行的穴口慢慢放下我,而我也被毫無阻礙地深入。


「哈唔……哈啊……」

「怎麼了?這是撫子妳最喜歡的不是嗎?」


陽太切換開關後的狀態讓我有點難以適應,尤其是他那一直在耳邊輕聲細語的呢喃,讓我只能無力地唯唯諾諾。

現在這樣幾乎無法抵抗的插入方式,也讓我一下子就把先前失去的快感累積到高點。

也可能是裡面寂寞得太久,花心每被陽太磨過一次,我的身體就發出了近似高潮的顫抖。


「發情的撫子,最喜歡被播種了……」

「唔嗯……呼啊……唔嗯嗯嗯!」


像這種對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掌控能力的體位,是我近期最愛跟陽太做的方式。

自從體會過整個人被抬到空中的火車便當之後,我似乎就變成這種姿勢的俘虜了。

有機會就會趁陽太還有體力的時候提出要求,現在這個從背後被控制住身體的方式,更是讓我體會了前所未有的心靈刺激。


除了低頭看著自己不斷被陽太的大肉棒進出的私處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只能任憑陽太不斷堆高快感。

我也不能否認陽太口中那羞恥的淫語,因為我如果能開口,大概也會呻吟著請求陽太射進來。

現在的我,就是只能乖乖聽話並樂在其中的狗狗。

「……回房間吧。」


說完,陽太就突然稍微改變了抱住我的位置,直接扣起我整個人站了起來,我的頭也幾乎埋到了自己被強迫高舉的雙腿之間。

維持著這個挑戰我柔軟度並插入到深處的姿勢,陽太就這麼將我搬起來走向臥室。

步伐間產生的震動,讓我沒有因此得到喘息的時間,反而變得更加敏感。


「呀啊……啊啊……」


我被放倒在床上,陽太像是模仿狗狗交配一樣壓在我的身後,並輕輕壓制我的背部。

我維持著胸口貼在床鋪上,屁股卻翹得高高的姿勢,重新開始承受陽太的抽送。

與剛才截然不同的角度刺激著我體內的各處,一下子就逼得我再次濺出大量潮液弄濕陽太的床。


我埋著頭哭喊,用最不保留的高亢呻吟訴說自己有多敏感。

短時間內接連的高潮已經讓我難以招架,棉被中難以吸入氧氣的鼻頭也使我加快呼吸的節奏。

而陽太繼續毫不留情地展開攻勢,我感覺到陽太趁著我完全無法反抗的時候,用他的手玩弄起我的菊穴。


「妳連屁股都這麼可愛。」

「不、呀啊……」


起初想出聲阻止陽太,但像是被命令制約的我卻自己收回了喊聲。

與往常不輕易觸碰到的狀況不同,我很明顯感受到陽太執拗地在玩弄我的屁眼。

不斷被指腹輕撫過的感覺,讓我徹底縮緊了下半身,卻因為陽太的抽送被輕易地撐開。


「妳的這裡……顏色也是很色情的粉紅色啊。」


我緊張地面對陽太的下一步,不斷搖頭的內心卻閃過一個念頭。

如果我真的是在跟陽太交配的狗狗,此時身後的尾巴會高高地翹起來歡迎他吧?

而同時我又想到了上次寄來沒使用到的肛塞尾巴……要是使用它的話……


「啊、啊啊……」


陽太沒有給我來得及思考的時間,我感受到陽太將手指伸進了我的屁股裡面輕輕摳弄。

完全無法解釋的快感湧上,舌頭不顧我的意願擅自吐了一半出來,嬌喘也變得更加扭曲。

腦袋裡面全部都是兩穴一起被陽太玩弄的事實,讓我快要被自己身體產生的反應給逼瘋。


「好緊……」

「啊……唔咕、呀嗚……」


我無法克制自己用力夾緊屁股的反射動作,但被陽太撐開雙腿加上子宮頸一直被搗弄讓我使不上力,無力地放任陽太輕輕摳弄我的後庭內部。

而兩股硬物推擠在一起,我感覺蜜壺變得更加狹窄,被陽太擠得更加徹底,好像沒有任何一個皺摺能逃過強硬的摸索。

只是陽太的手指就可以讓我變成這樣,要是真的塞著肛塞跟陽太做,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啊、啊嗚……唔嗚……」


兩種快感交雜在一起,一下子就超過了忍耐的極限。

我想往前爬行逃離陽太的攻勢,但陽太用另一隻手扣住了我的下腹部控制我的行動。

而按壓的位置剛好延伸到了子宮,我愈想要逃跑陽太就抓得愈用力,身體也就被快感逼得更難受。


「啊……啊嗚……」


這下子我真的哭了出來,眼淚跟淫水都像是栓不緊的水龍頭,頻頻落下水流。

我不敢再逃離陽太的掌控,只能扭動自己的臀部緩解難受的感覺。

但我那屈服的表現,似乎又更激發了陽太的欺負慾,開始被頂得更加用力我只能泣不成聲。


「舒服得受不了嗎?」

「唔嗯、嗯嗯……」





我只能邊哭邊點頭,轉頭讓陽太看見我舒服到落淚的模樣。

就像是在央求他放鬆力道,給我一點喘息的空間。

但陽太並沒有放過我,反而扣緊我的後庭深處,更加賣力地衝擊我的敏感帶。

陽太此時的攻勢遠比我想像中要更強烈,彷彿身體大半都被陽太所攻佔,讓我產生了一絲難以宣洩的難受。


陽太的欲求愈來愈誇張,完全掌握住我隨意肆虐。

我高聲呻吟的嘴叫得很誇張,原本迷濛的雙眼也因此閉上。

我就像是真正的小狗狗一樣,雙手也被陽太銬住而無極限地被壓制著。

一片混亂的腦袋已經無法瞭解自己的處境,彷彿只有讓陽太再一次射精才能從這個窘境中解放。


「撫子……種子……要給妳了……」

「嗯嗯……嗯!」


陽太開口說出了我最喜歡聽的話語,我期待已久的場景終於出現,加上現在自己是狗狗的設定更讓我亢奮無比。

收緊自己的小穴迎接陽太的種子,並體會菊穴裡的摳弄,是行動幾乎都被限制的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努力緊緊絞著陽太,好讓射出來的東西能停留在我的身體裡面久一點。

並不是想要什麼實質上的享受,我現在就只是……想讓陽太射進來而已。


「要去了……接……好!」

「好……好!唔嗯嗯嗯!」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回應陽太,用最真切的態度去迎接這一次經歷漫長過程的內射。

而陽太也沒有讓我失望,精力旺盛的他給了我許多難以想像的熱流,過了一陣子仍然能感覺到射出的脈動。

我趴在床上滿足地回頭看陽太,無論是鼓起勇氣要求陽太扮成狗狗,還是接受陽太的反擊……都讓我有些欲罷不能。


「手銬要幫妳解開嗎?」


陽太拔出來之後一下子切換回原本的角色,從狗狗跟主人的扮演中變回了撫子與陽太。

似乎是覺得有點玩過頭,陽太先是稍微輕摸了我的側臉才打算幫我鬆綁。

但隨即改變了沒維持多久的溫柔態度,輕巧地從後方托起我的下巴,並且再一次湊到我的耳邊細語。


「不過妳自己就可以解開的吧?」


聽到這句話,我頭上的狗耳朵隨著我輕輕一顫跳動了起來。

畢竟手銬是陽太親手幫我銬上的,他很清楚這個手銬根本就沒有這麼強的限制能力。

我沒有開口回應,而是用趴躺的狀態,只靠癱軟無力的手腕就能撕開魔鬼氈,直接證實了陽太說的話。

所以陽太的確不用動手,我自己就可以……將手銬拿下來。


「看來妳很樂在其中嘛。」


陽太全程看著我親自卸下手上的手銬,聲音充滿了從上而下的征服感。

而我點點頭,試著告訴陽太其實我想要的話,隨時都可以掙脫或反抗。

我也從眼角的餘光中,看到剛剛還待在我體內的凶器一下子變得精神無比。

他那宛如看著獵物的眼神,讓我期待起他的下一波攻勢。


「我要再進去了,妳同意的話……就『汪』一聲。」


陽太那居高臨下的態度,又再一次激發起我心裡未曾被開發的領域。

我不敢看著陽太的瞳孔,怕反射出自己快要融化的渴求表情。

等我準備就緒之後,埋頭發出了給予陽太的回應。


「汪……」


而我欲求不滿在搖盪的屁股,此時若有尾巴肯定是翹得高高的吧?

我滿腦子都是剛剛好舒服的想法,完全不想就這麼結束這一晚。

此時絕不能讓陽太看見我那微妙的苦笑,因為一想到陽太接下來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我就興奮得不像自己。


我也知道佐佐木撫子這下子,今天真的要變成一整天對著陽太發情的小狗狗了。

也不禁去想,或許我應該要好好地裝上狗狗尾巴,找個一天變成真正專屬於陽太的寵物……應該會成為超棒的一天。

4,76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所以啊……撫子妳什麼時候會回來一趟?」 「還不清楚,但我會跟經紀人爭取看看。」 我把手機架在客廳的咖啡桌上,邊開著視訊功能邊擦指甲油。 鏡頭的另一側,是許久未見到本人的媽媽。...

※有性暗示※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唔唔……忘記買菜了……」 本來想在下班回家的時候,從冰箱找一些簡單的食材來做點吃的,卻忘記食材前幾天被我用完了…… 看著幾乎空無一物,只剩下美乃滋跟用剩調味料的冰箱,兩難的想法全部卡在腦袋裡。...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陽太……陽太!」 我輕拍陽太惺忪的睡臉,他看起來異常地疲累。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因為昨天我們幾乎沒羞沒臊地做了整個晚上。 昨天我又一直引誘他,還第一次穿上了之前買的情趣內衣,搞得陽太完全沒有辦法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