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歡愉的緘默※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這樣插……好棒!要不行了……」


我反手緊抓著棉被,在床緣被陽太激烈地熱吻子宮。

被巨大的陰莖撐開小穴,失去唇瓣保護的陰蒂也同時被他用拇指的指腹搓揉著。

在一連串難以抵抗的攻勢下,強烈過頭的快感使我不斷收縮著內壁,也很清楚自己很快就會撐不下去。


陽太沉默不語,對我的話語絲毫沒有回應的意思。

雖然他平常也都是如此強硬,此時卻是更加刻意地保持沉默。

但我也不是真的在求饒,而是慢慢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他我快要高潮了。


「那邊……太舒服……好舒服……裡面、還要裡面!」


而我也很清楚現在的陽太不能出聲,便更加激烈地傳達自己的感受,也不掩飾自己的慾望。

但承受過頭的感官刺激也是事實,雖然身體一直發出歡愉的反應,但無法抵抗快感的眼淚不斷從眼角落下。

連內臟都像是被擠壓的存在感,讓我的失禁感愈來愈強烈,更不用說又伴隨抽插的律動被加以用手指玩弄。

裡頭被進攻的位置也像是陽太精挑細選的敏感點,全身最有感覺的地方被一次攻擊,好像不努力維持清醒就會讓腦袋喜悅得失去理智。


「陽太……我會……會忍不住!」


我抓緊棉被的手變得更緊,陽太那原本在搓揉我的手暫時放過我,轉而抓住我的兩腳腳踝。

被陽太加以控制的雙腳,我因為身體的本能反應想稍微閉合的大腿,在他稍加施力下就被撐得更高更開。

就像是更強硬地撬開我,用遠比剛才更加激烈的方式進攻,此時不僅是下腹……甚至連全身都感覺被陽太擠壓開來。


「陽太……呀啊、陽太……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


陽太又深又快的攻勢讓我無法抵抗,最舒服的位置一直被陽太刻意磨過,難以忍受的失禁感層層堆疊。

而我也能從陽太逐漸鼓脹的下體,還有那變得更快速的喘息知道他也差不多要射了。

這個能同時迎來高潮的機會我不想放過,在這時候接受陽太的內射對我來說會是個讓全身發出歡喜的結果。

除了依舊緊抓棉被的手之外我刻意放鬆下來,除了蜜壺被抽插時自然產生的緊縮,將感官全部集中用最無防備的身軀去迎接陽太的熱液。


「好深、好粗……陽太……好想要陽太的種子……哈啊、哈啊……」


期待著這一刻的發生,我知道自己早就越過了高潮的邊線,用著極為符合現在場景的淫語邀請陽太。

只要陽太洩出來的瞬間猛力抵住我的最深處,我的身體就會自然而然釋放出所有累積在身體裡的淫水,一口氣濺濕陽太的腹部。

當我全心全意面對這一刻的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陽太並沒有選擇讓我期待的一切發生。


「噫、噫嗚……不、不要……呀啊啊啊………」


陽太狠心地在我將快感累積過頭,準備釋放潮水的那一瞬間把他的凶器抽出來。

空虛的肉穴毫無任何保留,將原本想跟陽太一起高潮的潮水全部噴濺出來。


「好舒服……啊啊、咿啊啊!」





強烈得連我自己都難以想像的水柱,就這樣又直又徹底地洩出。

不只如此,我也無法阻止身體產生的顫抖,就這樣將猛烈的潮吹隨意灑到了陽太的身上,不只是胸口還是肚子……甚至是陰莖都被我濺得都是水痕。

完全無法想像的激烈潮吹讓我一時之間視線模糊,不知所措的眼淚再一次浸滿眼眶之中,連好好看清楚自己的身體反應都沒辦法。

一片空白的腦袋只塞得下兩件事情——好舒服,還有陽太還沒有射進來……


「啊嗚……陽太……」


當陽太重新扶著自己的分身,準備再一次侵入我那充滿淫液並且能輕易地深入到最底部的小穴時,我不小心發出了期待的喊聲。

因為我明白自己會產生比剛才更舒服的感覺,就算才剛剛高潮完我也急迫地想要更多的陽太,好像就算被這樣抽插到變得不像自己也無所謂了。

眼眶裡堆滿的淚水終於逐漸散去,我開始能用較為清晰的視線看著慢慢進入我的陽太。

而那頭頂生著毛茸茸狗耳朵,表情卻認真不已的樣貌……讓我不由得露出了充滿喜悅的微笑。


「陽太……真是乖狗狗……呵呵、唔咕……好、好大喔……」


才笑到一半的我,再一次好好抓緊了身後的棉被,重新體驗了一次被陽太一口氣撬開的感覺。

同時不由得心想,不管是聽話還是不聽話的陽太都是最棒不過的對象了。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麼奇妙的狀況,陽太頭上的狗耳朵又怎麼來的……就要回想一下稍早發生的事情了。


***


「嘿!嘿!這邊手再……轉個圈!」


雖然機會不多,但買了遊戲主機放在陽太家之後我們的確偶爾會一起玩。

除了我們都曾經玩過的賽車遊戲之外,我還另外買了能一起跟著流行曲感應跳舞的遊戲。

起初對我跟陽太來說都是沒有接觸過的類型,畢竟這對我來說是很熟悉的領域,沒多久就抓到該怎麼玩了。

倒是陽太比想像中還僵硬,光是跟上節拍就已經很勉強的感覺。


「呼……呼……為什麼……妳能這麼輕鬆……」


再跳完一曲之後,面對臉不紅氣不喘的我,體力很好的陽太反常地呼著大氣。

或許是做了過於不擅長的事情,陽太消耗了比想像中更多的體能。

而明明一樣是今天才接觸這款遊戲,我看起來這麼輕易就習慣讓陽太有些不滿,似乎懷疑我沒玩過是裝出來的。


「陽太是在懷疑我嗎?」

「不,我只是問問……」

「什麼嘛……就讓你見識一下!」


感覺自己被小看了,我便做了一些基礎的芭蕾動作,同時特別展現肢體的柔軟度給陽太看。

我接著擺了一個垂直一字馬的動作,輕鬆地用單腳維持平衡並跟陽太對話。


「我可是小時候就學會跳舞的呢,這種遊戲才難不倒我呢。」

「……是嗎?」


我一下子就注意到陽太的視線從我的臉一路向下滑動,最後注視的地方是完全無法說若隱若現的寬鬆褲裙內部。

不過我也早就知道這個動作,會引來陽太好色的觀察……畢竟現在來見陽太,只要有機會我都會特別穿之前買來的情趣內衣。

不只如此,雖然不一定會用到,來的時候我也會在包包裡放置一些額外的玩具,畢竟難保不會有突然想玩開一點的情慾。

看著陽太目光飄向與前一次不同款式,那比起性感更著重在可愛上的綁帶內褲,我在內心得意地笑了。


「妳想靠這個證明什麼?」

「沒什麼……只是要告訴陽太我真的會跳舞之外,還有要不是我能做到這種動作,腰早就被你折斷了。」


陽太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提問,大概是想掩飾自己視線中的企圖吧?

不過陽太常常壓著我的身體用一些很誇張的方式來做愛也是事實,光是第一次跟陽太做,他無情地把我整個人撐起來的動作就夠刺激了。

雖然沒有特別告訴過陽太,但從一次又一次挑戰我柔軟度的體位來看,我想陽太也早就發現這個事實了。


「嘿咻……所以陽太想回去玩賽車了嗎?」

「都好,隨便妳。」


我鬆開手把腳放回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便把話題拉回遊戲上面。

雖然陽太沒有特別表示,但他不怎麼期待這個跳舞遊戲是顯而易見的。

為了讓陽太願意跟我玩,開始改玩跳舞遊戲之前我給了他一點小小的罪惡感。

因為我賽車一直輸給陽太,他最後才會答應玩這個他不太擅長的遊戲吧?


「真拿你沒辦法,那我們就回去玩賽車吧。」

「嗯。」


陽太努力掩飾自己的喜悅,故作冷靜的回應裡完全藏不住他那鬆一口氣的神情。

如果陽太此時有狗尾巴,肯定會像太郎一樣毫無表情卻拼命地搖尾巴。

觀察這樣的陽太,我不由得注意了一下今天帶來的包包……或許可以讓我出門前打的盤算在這邊實現。


「不過在那之前……遊戲的贏家可以下一次命令給對方喔。」

「等等……妳根本沒提過這件事吧?」

「我剛剛才決定的,就算是給好不容易贏了的我一點點獎勵嘛。」


陽太對我這個要求露出他一貫的困惑表情,就像在用他的眉間表達:「妳這女人又在想什麼」之類的不滿情緒。

不過我也差不多習慣這樣的陽太了,直接無視他眉宇中的反抗,繼續說自己想說的話。


「不會有什麼奇怪的命令啦,你等我一下。」

「……我只有不好的預感。」


雖然這個要求方式有點無賴,但不用這樣的請求法我想陽太是不會輕易答應我的。

我開心地取了包包,拉著陽太的手往他的臥房走去。

我想只要做這樣簡單的舉動,就能讓陽太明白我會提出什麼類型的要求了吧?


「陽太你先坐著。」

「妳到底要幹嘛?喂……」

「嘿嘿……好可愛……」


我將包包裡的狗耳朵髮箍取出,本來是另一批用陽太地址再買的網購。

上次戴著兔子耳朵做完之後,陽太一直以為我另外買來的狗耳朵是要給自己戴的。

但我一直覺得陽太很適合扮成狗狗……現在看來真的適合不過了,他現在根本就是一隻超可愛的大狗狗。


「陽太現在就是我的乖狗狗了,要聽主人的話喔。」

「……這是怎樣?」


趁著陽太還在困惑之中,我趕緊取出在包包裡的另一樣物品。

那是買回來至今還沒有給陽太看過的道具,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情況想給陽太還有自己一個驚喜。

我拿著用人工皮革製成不容易傷到皮膚的手銬,想趁機將陽太的手繫住來掌控全部的主導權。

但果然沒有這麼容易能騙過陽太,我才準備抓住他的時候就被發現企圖,很快就變成我反過來被壓制在床上的狀態。


「妳想幹什麼?」

「我想……今天讓我自己動就好了嘛……」

「這不用妳煩惱。」


陽太奪走我手裡的手銬隨意丟到一旁,認真的眼神配上可愛的狗耳朵不免讓我發出笑聲。

他似乎注意到我笑意的來源,有些不滿地托起我的下頷,像是在對我的行為表達抗議。

我不服輸地繼續說心中擬好的設定,想要陽太陪著我做充滿情趣的角色扮演。


「壞狗狗……不聽主人的話。」

「所以妳是會跟寵物做愛的變態嗎?」

「如果狗狗是陽太的話,那我才會……」

「……嘖。」


陽太雖然發出了咋舌聲,一臉好像不滿意我的答案的樣子。

但我知道自己只要持續說著這樣的話,他很快就會無法按捺自己的慾望。

雖然發展跟我一開始想要的不太一樣,但跟以往同樣被陽太壓制……或許才是最容易讓我感到興奮的方式。


「因為陽太狗狗很色,發情的時候不看好你……會造成別人困擾的……」

「發情的是妳才對吧?」

「唔、那就……哈啊……」


話說到一半,陽太不安分的手已經慢慢將我的上衣脫去。

等胸罩的扣環被解開之後,也一併伸進我的裙底挑逗著我的私處。

我也伸手去協助陽太脫掉他的衣服,只不過髮箍卻因此一併掉落下來。

我趕緊將掉在床上的髮箍撿回,好好地把它戴回陽太的頭上。


「真是的……不能掉下來啦,陽太要好好扮演狗狗……啊嗚……」


而我才剛幫陽太戴回去,他就迫不急待地用舌頭開始吸吮我的奶頭,玩弄下體的手也變得更積極。

大概是腦海裡創造出一個新的情境,陽太此時的愛撫變得更容易讓我有感覺,胸口也一下子變得好熱。


「然後狗狗……是不能……說話的……唔嗯、哈啊……」

「……又是什麼鬼設定。」





我摸著陽太的後髮,像是在鼓勵寵物繼續玩弄我一樣。

而陽太也像是慢慢融入這個設定之中,變得更加沉默的同時,吸吮也漸漸被舔弄給取代。

知道陽太並沒有拒絕我的提議,我便繼續享受著他的攻勢,一邊獨自直播起現在的情境。


「陽太狗狗一整年都在發情……所以我必須……唔、唔咿……」


說到這裡的時候,陽太似乎有稍微停下動作看了我一眼,但我展開微笑回應他的視線後,他又回去舔拭我的另一側乳房。

看著他用舌根拼命擠壓我的胸部並留下唾液痕跡時,我心中燃起了一股強烈的興奮之情……事前我完全無法想像,僅僅只是加上一些奇妙的設定,就可以讓我們變得如此投入。


「而且我知道……陽太狗狗其實更喜歡舔撫子主人的這裡……」


我抬起了陽太的頭,讓他停下玩弄我那已經完全突起的乳頭,用視線示意他往我的下腹移動。

我撫摸陽太一直隔著內褲撥弄我陰唇的大手,請他先脫掉我的褲裙。


「來,喝水水的時間到了……」


當全身只剩下綁帶內褲時,我期待著陽太會像之前穿成這樣時,輕輕扯開帶子解開我最後的防備。

但陽太沒有這麼做,像是在刻意營造自己的身分,又或者是抗議我給他的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