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獨特的慰勞※


※成人向、有輕微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我有個想法。」

「……妳先說。」


自從在陽太開口回應我的邀請之後,我跟他就一直維持互相解決需求的關係。

以一般的觀點來說的話,這就是所謂的炮友吧?


陽太家的隱密性非常高,這個只要走出門按個門鈴就能相約的對象,實在是再完美不過了。

更何況不只是一開始吸引我的臉蛋而已,隨著一路做到底的親密行為,更是發現他幾乎所有地方都符合我的喜好。

除了那有點乖僻性格的因素,在跟他溝通的時候需要多花費一點心力就是了。


自從我開心地答應陽太親口說出的請求,把自己準備得完美無瑕迎接第二次的纏綿時之後,我按下他家門鈴的次數已經超過一隻手能數的數字了。

或許是這段關係太沒有負擔了,在我想要又雙方都有空閒的時候就會往陽太的家去,好好填補身心的需求才安心地回家睡覺。

而這僅僅只是我知道陽太的名字後,還不到一個月的事情。

然而還是有些不便的地方,那就是我們沒辦法準確地拿捏對方的空閒時間。


「我想跟陽太做更完整的約定。」


這一天又滿足地完事一次,我們赤裸地一起躺在他的床上。

側身裹著他的柔軟棉被,我露出微笑一派輕鬆地看著他仰視天花板時的側臉。

陽太的表情有點微妙,但他並沒有阻止我繼續說下去。

看見他這樣的反應,我便不理會他有沒有附和,便逕自說了下去。


「除了彼此寂寞的時候可以找對方之外,我想讓我們的關係變得更方便一點。」

「……嗯。」

「雖然不能留下證據,這些只能口頭跟陽太約定就是了。」

「妳繼續說……」


似乎是覺得我會廢話有點多,陽太突然坐起身來,只穿著四角褲去廚房的冰箱拿了兩瓶冰鎮的啤酒。

他邊走邊用單手打開罐子,並將另一瓶還沒打開的鋁罐交給我,但剛成年還沒喝過酒的我將其推回去拒絕陽太的好意。


「我沒喝過酒,你留著自己喝吧。」

「是嗎……」


他將另一罐未開封的啤酒放置在茶几上,走到了陽台一口一口喝起來。

起初我並沒有發現陽太有喝酒的習慣,接吻的時候也沒嚐過酒精的氣味。

因為事後待在陽太家裡的時間愈來愈長,我也才漸漸有機會見識到除了床上以外更多的面貌。

如果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或許也能夠挖掘到他意外的一面。


「陽太你這樣不冷嗎?」

「……妳剛剛的東西說到一半而已。」

「啊……總之就是,我想跟陽太立下彼此要遵守的公約。」


我稍微放大了音量,讓站在陽台的他也能夠聽見我說什麼。

雖然直接跟上去是最快的,但現在一絲不掛的狀態還是不太方便出現在落地窗的附近。


「首先就是最重要的,不管我們的頻率多高、多享受現在的關係,我們都要避免牽涉對方的私領域。」

「哈……然後?」


陽太喝了一大口酒之後呼出悠長的氣息,語氣有點冷淡不過感覺得出來他有仔細在聽我說話。

確認他有好好在聆聽,我就繼續接著說下去。


「再來就是,如果陽太有交往對象一定要跟我說,我可不想牽扯進太複雜的關係裡……」

「萬一妳先找到對象呢?」

「怎麼可能啦!只要我還在當偶像就不可能,我連找到能做愛的人都這麼千辛萬苦了……能找男友的話哪還需要你啊?」

「……是嗎?」

「對啦!總之雖然少了一個像你這樣的好對象很可惜,但再怎樣也比當第三者好多了。」


說到這裡,他似乎是把酒喝完了,轉身回到房間之後把落地窗關了起來。

我看他在床邊整理自己的衣服準備穿上,我便也把剛剛提高的音量降了下來,盡量用只有彼此能聽到的聲音說話。


「而且我都只跟陽太做,暫時可能也不會有變化……雖然是單方面為了我的健康著想,但還是希望你這段時間可以維持我這個單一對象。」

「……」


陽太選擇了沉默,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請求。

但經過幾次的交流之後,我發現他沉默不語有很多種含意,有時候或許只是選擇聽完後續的內容再決定如何回應。


「當然也有戴套子這個選項……考慮到陽太如果有其他性伴侶,我們的關係有可能因此會被發現,到時還是想暫時中斷關係。」

「我知道了。」

「嗯……我可能提了一些比較不公平的要求……」

「不……挺合理的。」


陽太邊漫不經心地附和我邊穿好衣服,隨後拿起了手機跟錢包看起來要準備出門的樣子,我便趁這個時候向陽太提出了改善聯絡方式的提議。


「啊……再來就是,我希望可以多一個按門鈴以外的聯絡方法。」


我拿出了放在床頭的私人用手機,將自己的通訊軟體帳號展現給陽太看。

即使陽太的生活再規律,不管是在一同搭到電梯時藉機約定時間,或是我直接猜他有空又想要的時候按下門鈴都有機會撲空。

另一方面也缺乏了讓陽太來主動約我的手段,除了他很可愛地提問那次,之後都是我自己來到陽太家打擾。


「當然直接發曖昧的訊息是不行的,我想了一些簡單又好理解的暗號……只是需要你也同意。」

「……這沒什麼,妳要加就加吧。」


陽太把手機對準我的螢幕,很快便收到了加入好友的通知。


「YOUTA……你的帳號就直接叫陽太耶。」

「妳有比較好嗎……佐佐木。」

「唔……總之我們有一方很想要的時候,就發一下這個貼圖。」


我點了內建的罐頭貼圖傳給陽太,是個簡單到不行,人物又醜到沒什人用的『OK?』


「回答的人再用YES或NO的貼圖來回應,有什麼特殊狀況我們再想其他暗語就好。」

「大概懂了。」

「到目前為止,陽太都沒問題吧?」

「……有個問題。」

陽太穿好衣服之後,突然掀開了我蓋著的棉被,將雙手都撐到了我的肩膀側緣。

看著他垂下來的劉海跟認真的表情,這一瞬間我還真的開始緊張甚至心跳加速了起來。

或許是剛喝完酒的關係,他的臉上有些紅暈,神情也變得更加誘人。

「一方很想要的時候就可以嗎?」

「……要、要看狀況啦,陽太你還想要喔?」

「不……我說說而已,我出個門……妳自便。」


本來被這樣壓著,像是自然反應一般的下腹緊縮,隨著陽太起身離去都瞬間消散。

當然也意外地發現,陽太潛藏的慾望似乎不像他的外表般這麼冷淡……

雖然一開始是我主動送上門的,可是當陽太做出一些很積極的舉動時,總是會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再一次看著在床上毫無防備的自己,還有今天與陽太在這張床上做的這一切……我會一而再地有所期待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畢竟……這方面真的太過契合了嘛……」


一次就足以讓我滿足一整天,可是不管陽太還要多少我仍然可以繼續享受其中的過程。

除了身體本身很適合之外,他周到的愛撫跟細微的觀察力,讓我都會有一種身體漸漸被他溶解的感覺。

或許也就是這麼完美的狀態才讓我如此流連忘返,幾乎快忘記能進到陽太家之前的一年,我是怎樣化解無聊跟寂寞的。


「話說回來,陽太也太相信我了吧。」


看著已經剩下我一個人在的空房,我不禁感嘆起他的無所防備。

憑我們現在微妙的關係,他留我一個人在家裡也是相當地有勇氣,就不怕我在他家亂搞嗎?


「或者應該說……他是明白我什麼都做不了才對。」


如果真的出了什麼狀況,我才是最困擾的人,想必他是明白這點才這麼放心地一個人出門。

而直到現在,我仍然對他所知不多,我們就只是單純維繫著解決需求的肉體關係,除此之外我並沒有多加過問。

但我自己知道,內心裡頭還是有一處小小的好奇心,想要多多瞭解這個人。


放下多餘的思緒,我決定先趁著陽太離開的時候把散落在房間的衣物一一穿回去。

我拿起暫時放在枕頭旁邊被陽太扯去,帶著小蝴蝶結的低腰內褲,準備穿上時又讓我一陣感嘆。


「這還真是……好色……」


看著上頭尚未乾透的水痕,還有手上潮濕的觸感,都是還穿在身上時被陽太細心撫摸的成果。

他每次隔著內褲準確磨蹭的技巧,還有刻意讓我去注意到的手勢,每次都讓我莫名地興奮。

我本來就知道自己很容易進入狀況,但陽太總是能讓我比預期更加投入。

雖然內褲現在的觸感有點糟糕,但就算已經乾了,被現在的我穿上去沒多久也會濕透吧……畢竟才剛做完沒有多久,裡頭還裝著不少隨時會突然湧出,原本都屬於陽太的東西。


回想起來自己真的做了很大膽的事情,不只主動邀請鄰居一起排解寂寞,甚至因為太過亢奮,從頭到尾都沒考慮到戴套的事情。

那時候的思緒都亂成一團,陽太脫下褲子的時候我滿腦子都只能想像他會怎樣進來的畫面。

不過一開始就大膽下了讓陽太直接射進來的決定,我也初次體會了那種美好的感覺……

只要回想起那股刺激,我總是會腦袋一片空白地想要更多,導致現在的我完全沒辦法考慮其他的選項了。


「……先別煩惱這些,好好享受過程吧,撫子。」


甩開多餘的煩惱,雖然回頭看當時的行為充滿了風險,至少現在該慶幸的是獲得了很好的結果。

陽太不只比我想像中更愛乾淨之外,我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指甲自從第二次的做愛之後,都一直維持短到幾乎看不見痕跡的狀態。

除此之外,每次打完炮他總是能拿出乾爽的乾淨毛巾給我……服務周到得讓我幾乎要起雞皮疙瘩了。


我邊思考邊穿回內衣,也把穿上的衣裙都好好地整理一番。

雖然只是到鄰居家跟他做個愛如此簡單的事情,但我還是仔細地穿上合身的裙裝跟成套的內衣。

不只為了替這件事增加一些儀式感,也是為了讓自己用更好的心情去迎接要進行的行為。

至於陽太看得開不開心或喜不喜歡都是額外的附加價值而已,最重要的是我喜歡打扮得好看的自己。


稍微借用了陽太家的鏡子確認自己的儀容,簡單化上的淡妝沒有受到太多影響,除了因為有點激烈的運動讓頭髮有一些毛躁之外都並沒有什麼問題。

而我反覆確認了自己的臉蛋,一天比一天更加滋潤,也充滿了精神飽滿的光澤。

這段期間的日常所產生最大的變化,就算我不多加思考也呼之欲出了。


「所謂的壓力得到紓解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正當我還在仔細觀察自己變得更緊緻的毛孔時,便聽見了大門開闔的聲音。

那搖晃的鑰匙串聲響也不是第一次聽見,很明顯是陽太回到家裡了。

確認了自己的儀容毫無瑕疵後,我也自顧自地回到客廳去迎接他的回來。


「陽太又要準備讀書了嗎?」

「……就像妳有偶像的工作一樣,這是我的工作。」

「真是辛苦你了。」


看著他提著一大包印有超商商標的塑膠袋,我已經能猜出裡頭裝了什麼。

雖然這是屬於他個人的選擇,但我還是不免抱怨他糟蹋身體的行為。


「陽太你不是有廚房?別總是吃超商的便當跟提神飲料啦……」

「……嗄?」

「偶爾自己買點菜來做,對你的身體比較好吧。」

「妳是老媽子嗎?」


聽見他有些不屑且帶有嘲諷的反駁,真想一巴掌去打剛剛覺得他比想像中成熟的自己。

看他那幼稚的態度,我眉頭也不免皺了起來。


「老、老媽子……我只是關心你耶。」

「妳不是才剛約定不能干涉私人領域……妳會不會忘得太快了?」

「唔咕……無法反駁……」


被陽太的氣勢給震懾住,我下意識地把重心挪後,身體也自然退了半步。

但他說得對,才剛立下約定就先破戒的我,一開始就沒有資格要求他。


「總之……煮飯太花時間了,我也不會做菜。」

「……欸,那反過來說,不用花到你的時間又不用動手做的話,就會選擇吃健康一點嗎?」

「……妳又在打什麼盤算?」


陽太的敏銳直覺是個方便的東西,他總是可以理解到我的言下之意讓我直接進入主題。

不管他是否有所警戒,我直接不客氣地說出我的想法——我認為一個為他好的想法。


「下次有空我點東西做給你吃吧。」

「看不出來妳會下廚……」

「這種事是看得出來的嗎?」

「妳任性成這個樣子,我很難想像妳做菜的樣子。」

「哈啊……有時候真的會覺得,陽太你是故意找架吵耶。」


我又一次發出了嘆息,但陽太不但沒理會我,還逕自回到自己的書桌前打開桌燈,劃出一個不可侵犯他領域的氣場。

明白他也有必須要集中精神的事物,我通常也會選擇不在這個時間打擾他。

我拎起包包確認家裡的鑰匙有在裡面後,便湊到陽太的耳邊向他告別。


「你就當作是我的回禮吧。」


陽太很少對我的挑逗產生直接的反應,也沒看過他因此害羞的樣子。

但只要沒受到他的直接駁斥,我還是對於說出下流到近乎性騷擾的發言感到樂此不疲。

況且就算沒什麼明顯的作用,我還是能在床上的互動感受到那一點微妙的變化。

或許陽太沒有直接說出口,但我毫無防備地頻頻示好還是對他產生了一些影響也說不定。


「畢竟陽太你已經讓我帶了好幾次伴手禮回家了嘛……」


我故意把聲音說得很嬌嗔,語氣比起行為中對他的撒嬌更加柔媚。

同一時間我還做著他不回頭根本不會看見的動作,輕輕撫摸了自己的下腹部。


「妳……」

「那麼,陽太晚安了……今天我也很滿足。」


面對我過度的示好,陽太轉過頭來似乎準備要驅趕我離開。

但我不給他這些機會,在那之前我就充滿喜悅地小跳步到玄關,抬起一隻腳穿起了我的高跟涼鞋。


「下一次相約,我們就用通訊軟體吧。」

「隨便妳。」


陽太知道我要離開,又低頭注視著剛打開的教科書。

對於他這個不怎麼體貼的送別我也習慣了,但這樣的距離反而讓我感到自在。

即使結合的時候再怎麼濃烈,離開的時候總是可以清爽地毫不沾黏,如此完美的距離。


走了幾步回到自己家又要開始轉換回橘愛華的身分,思考著今天該做的拉筋跟運動、保養跟需要服用的藥品。

但不一樣的是,我的腦海裡開始多了另一個想法……也就是該幫陽太準備怎樣健康又好吃的東西。


***


『OK?』跟『YES』,好幾天沒有新訊息的聯絡人裡面,首次出現了訊息。

上頭暱稱被我改成八嶋的人,就是跟我立下秘密約定的人。


自從上次跟陽太約好要做菜之後,一轉眼就過了半個月。

突然變得繁忙的我一直湊不出時間,甚至擔心陽太會不會以為我是誇下海口卻做不出來,才膽怯地不聯繫他。

直到今天終於有一整天的休假,一起床我就傳了訊息給陽太。

確定收到陽太的肯定回覆,我又追加了夕陽跟米飯的表情符號,希望他可以明白我是要準備晚餐給他。

直到他回答第二次的YES,我便放心地出門去超市採買需要的材料。


雖然小時候跟媽媽都是去傳統的商店街比較多,但比起婆婆媽媽很多的商店街,在超市裡即使稍微裝扮也不會太過顯眼。

而且被認出來就會一瞬間傳遍大街小巷的傳統市集,目前的我實在沒有勇氣去探訪。

加上今天剛好是例假日,打扮成出來買菜的學生族群是再適合不過了。


挑好擬定的材料並確定沒有遺漏後,我便花了一整個下午去精心準備。

或許是很久沒有讓自己以外的人明白手藝好壞,下廚的過程我既開心又期待陽太的反應。

相信我那連媽媽都給予肯定的廚藝,一定也能得到陽太的稱讚。


一切都準備好之後,我把大大小小的餐盒,還有保溫鍋一起提著按下陽太家的門鈴。

當然身上的裝扮也一樣沒有馬虎,我可不會因此鬆懈了其他地方。

陽太應門的時間比想像中更久,甚至一度讓我擔心是不是撲了個空。

但想起他有確實地回應訊息,我想應該不至於爽約才對。


等待許久之後,陽太才穿著簡單的居家服出來應門。

他的髮型比起平日需要上學的時候更加散漫,看起來也更不修邊幅一點,下巴的鬍渣也隱約可見。

有些渙散的目光,也好像一再提醒我他的精神不佳。


「陽太你剛睡醒嗎?」

「嗯……下午睡了一下……」

「不錯啊,我還擔心你會不會睡眠不足呢。」

「……所以我才要趁假日補眠。」

「餐點擺餐桌上可以嗎?」

「嗯……」


當我把餐盒一一擺上餐桌時陽太並沒有來協助我,反而拿了一套衣服跑去了浴室。

裡頭發出盥洗的水聲,電動刮鬍刀的低鳴聲也傳遞從敞開的門縫傳遞出來。


「餐具我都可以用嗎?」

「隨便妳……我先沖個身體。」


我向浴室裡的陽太提出疑問,似乎是邊洗澡邊回答我所以聲音有些模糊。

聽到他的首肯,我便取下他看起來許久沒使用的碗盤跟餐具,由於有一絲疑慮我還是稍微洗過才擺上桌子。

當我整理得差不多準備可以開動的時候,陽太也剛好整理完自己的儀容並換了衣服從浴室出來。


他此時看起來比剛才更有精神,臉上也變得清爽許多。

唯一與往常不同的是,他未加整理的頭髮還是比平常更加凌亂毛躁。

但看見比較讓我熟悉的陽太,還是讓我發出了會心一笑。


「我想你手也順便洗了,我們就直接開飯吧?」

「嗯……無所謂。」


我使著手勢彰顯桌上的菜色,無論是菜飯還是雞湯都是我的得意家常菜。


「……挺香的。」

「哼哼……你很快就會知道不只是香而已。」

「我開動了。」


我拿起筷子雙手合十,陽太也差不多同一個時機做了相同的動作。

兩人發出的聲音幾乎重疊起來,很快地我們便開始動起了筷子。


「……等等。」

「怎麼了嗎?」


陽太喝了一口雞湯,夾了一些菜到碟子裡並將飯送到嘴裡之後,我首先得到的反應並不是稱讚。

而是他一臉狐疑地看著桌上的菜,臉上還出現了極為明顯的困惑。


「……比想像中好吃太多了。」

「呃……雖然我自認味道不差,但陽太你的反應太過頭了吧?」


陽太沒有回答我,反而是再啜飲了一口雞湯,還發出了好像很好喝的聲音。

當我還因為他的稱讚而飄飄然的時候,我突然之間明白了陽太剛剛話裡隱藏的含意。


「不對……陽太你剛剛的意思,其實是你本來以為很難吃吧?」

「……我沒這麼說。」

「但你不一定沒這麼想……我明白了。」


雖然陽太那惡劣的性格讓我的心情一瞬間不那麼美好,但看見他滿意地一口一口扒著飯,還是讓我不禁看得出神。

本來認為這分量會吃不完,可能要把剩下的菜帶回去自己慢慢吃。

但看著逐漸減少的盤中飧,我也慢慢難掩臉上滿意的笑容。


「……妳笑得有點噁心。」

「咦?是嗎?那也沒關係,因為我現在真的很開心。」


就像之前一樣,比起言語,陽太真實的反應更讓我感到喜悅。

比想像中更好的是,除了除了量比較多的雞湯無法避免地有剩下之外,全部都被陽太清得乾乾淨淨。


「好吃嗎?」

「……」


我托著臉頰,欣賞陽太酒足飯飽的模樣。

對於我近似宣告勝利的疑問,陽太低頭看著桌上的空碗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我。

但猶豫了一下之後,我還是聽到了他老實的稱讚。


「嗯……味道還不差……」

「這些東西比你平常吃的健康多了,而且很好吃,對吧?」

「……妳又想說什麼?」

「哪天很有空的話,我再做不同的東西給你吃。」

「都好。」

「嘿嘿……那我再借一下你的廚房洗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