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糟糕的相識(上)※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今天也辛苦妳了,愛華。」 先行讓其他團員回到各自家中後,車上只剩下我跟經紀人。 通常到了這個時候,我們會開始聊起只有此時才能掛在嘴邊的話題。 即使是出道以來一直同甘共苦的成員,都沒有觸及過這一部份的內容。 「那麼三枝小姐應該有幫好好完成今天工作的我,帶來我拜託妳的東西吧?」 「妳這孩子…在前面的置物箱裡面。」 留著俐落短髮的三枝小姐握著方向盤,示意坐在副駕駛座的我打開前方的置物箱。 將其打開後看著寫著雙頭遙控、多段變速、高度擬真等等字樣的包裝盒,裡面是我最原始的慾望。 自從以藝人身分出道並愈來愈受矚目後,別說是和某個人親密接觸了……連購買這樣的東西,都得拜託經紀人幫忙。 「我居然會對這樣的東西感到期待……哈哈……」 「要是『日本建國以來第一美少女』仔細看著這東西的樣子被拍到,我看我就要回家吃自己了。」 「不要再提那個稱號了啦,還不都是媒體隨便冠上的。」 「哈哈哈,可是我覺得這是事實啊。」 三枝小姐帶著聽不出是玩笑還是認真的笑意說著這些話,我也不想再一次提出反駁。 也不曉得是出自哪個人的文案,連首張專輯都還沒誕生就讓我被冠上這樣的封號,出道的過程中自然也備受檢視。 雖然不敢說已經完全排除掉名不符實的噓聲……但我認為一年後的現在,質疑這件事情的人愈來愈少了。 畢竟千年一遇的美少女這類的梗,大家也都看得很膩了吧? 「總之,只要能盡量減少妳上八卦雜誌的可能性,我都會在許可範圍內幫妳的。」 「嗯……謝謝妳。」 雖然還能靠網購之類的手段,但一舉一動都可能意外曝光的情況下,不管何時都要避免風險。 要是人們眼中的十七歲國民偶像被發現買了特大型號情趣玩具(含超高速震動功能),可不是用炎上兩個字就能形容的事情。 「不過妳可別玩過頭而影響工作了。」 「三枝小姐不用擔心啦,至今為止我有讓妳失望過嗎?」 「這倒是……無話可說。」 三枝小姐聽完我的解釋便不再叮嚀我,將注意力全部放回到駕駛上面。 將偌大的包裝盒放進自己的提袋裡,確保從外觀上不會被看到後,我又一次因為自己選擇了這條路而造成的不便而感到哀傷。 而眼前車窗反射出的臉龐,那是屬於國民偶像『橘愛華』的臉蛋。 不到一年前我跟著海選的夥伴一起以CYRA這個團體的名義出道,原本只是為了圓滿一個成為藝人的夢。 但我們迅速地走紅,不只首發的單曲賣得好,在各地的電視台也都能逐漸看見我們的身影。 被選為團體核心的我,也在不知不覺中從大眾媒體口中的『美少女新人』變成了『國民偶像』。 曾幾何時,那個只是喜歡被誇獎唱歌好聽、長得可愛的我已經成為如此遙不可及的存在。 但對現在的我來說,我只想把身為偶像的自己扮演得完美無瑕,我也不希望讓任何支持我這個形象的人感到幻滅。 所以……在沒有門路的情況下,也只能忍耐了啊。 「真好啊……三枝小姐都可以有男友。」 「這話題我們談過好幾次了吧,因為妳是偶像,我只是個平凡的經紀人啊。」 「真好啊……我也想當經紀人。」 「別說這種傻話,能夠當妳們的經紀人我可是相當自豪的。」 「嘿嘿……多謝誇獎。」 年紀並沒有比我大多少的三枝小姐,自從出道前的團體訓練時期就擔任著我們的經紀人。 雖然總是帶有一身帥氣又俐落的氣場,但我可是知道的……她跟長跑多年的男友獨處時可是會變成另一個樣子。 「話說應該有跟妳提過了吧,明天沒有行程,妳好好利用一下休假吧。」 「嗯,雖說我也沒什麼事情能做……三枝小姐有什麼預定嗎?」 「我今天會去男友那過夜。」 「妳只是想趁機傷害我吧?妳才是最需要擔心做太多影響工作表現的人吧!」 三枝小姐聽了我的反駁,用了睥睨又討人厭的語氣噴出了一絲笑聲,並且用眼神示意了我提袋裡的情趣用品。 「哪裡哪裡,我的表現應該沒讓妳失望過吧?愛華小姐。」 「唔……那我也只能祝福妳明天休假玩得愉快啦。」 而話聲才剛落,便注意到車子已經開到了住家附近的巷口,三枝小姐也因此將話題轉回到我身上。 「妳家要到了,要送妳到家門口嗎?」 「不用了啦,保姆車這麼難找停車位……我這邊安全性蠻好的,妳就趕快回去休息吧。」 快到達我所住的公寓樓下時,三枝小姐溫柔地詢問我需不需要護送。 最後確認沒有任何遺留的物品跟交代事項後,我打開了車門並向她做今晚的道別。 「妳快點把車開回公司,早點去男友那休息吧。」 「我會的,妳也好好玩妳的新玩具吧。」 三枝小姐的車燈一直正對著我的公寓門口,一直到確認我拿出感應卡並完全進入公寓的腹地後,她才慢慢驅車離開。 這裡是經紀人考量到最近開始變得受注目,加上舒適跟通勤,還有最重要的隱密度後所選擇的新住家地點。 這棟完全封閉式的高級公寓,除了少數的陽台外幾乎完全遮蔽了外來的鏡頭。 只有在出入大門口的時候才需要擔心狗仔的跟拍,大部分的外來人士也會被警衛給阻擋住。 當然,到目前為止根據經紀人的說法,連公司內部的人員都只有少數人知道我確切的租屋處,更別說八卦記者了。 作為一名偶像有諸多不便的同時,我也享受到了來自經紀公司給予的高度保護跟一定程度的特殊待遇,所以我的私生活並沒有遭受到實質上的騷擾。 「啊,您好。」 「嗯……妳好。」 到達電梯時已經有一名拿著超商塑膠袋的男子在等待了,他是比我早居住在此地的隔壁鄰居。 他的聲音有些微微沙啞,但乍聽之下更像是因疲累引起的嗓子緊迫,也或許是因為我們相遇時總是接近深夜。 雖然跟我居住同一層並且只有一牆之隔,但搬來這裡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也只有搭電梯的這時候會與他對到話。 一進到公寓大門我就會摘下眼鏡或帽子之類隱瞞身分的配件讓自己放鬆一點,他好像也沒因此發現我的身份並表現出特別的關切。 在我下班的時候偶爾會碰到他,提袋裡都會有許多提神用的飲品,眼神也看起來有疲憊。 由於這個時間並不算早,也讓我感到好奇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需要這些東西。 不過與其說好奇他在做些什麼……不如說他本人讓我感到好奇吧。 雖然我並沒有仔細用正眼去看過他,但不管是外型還是身材……完全就是我喜歡的類型。 如果有機會給我好好看他的容貌,我大概會邊心跳加速地慢慢欣賞邊滿心歡喜地感到滿足。 不過我們的交流也僅只於此,離開電梯並掏出各自的鑰匙打開家門為止,我們都沒有再對到任何一句話。 只要回到家之前有看到他,都會讓我的情緒特別高昂…… 但另一方面礙於自己的身份,又會覺得沒辦法主動去認識對方有點可惜。 「唉……好想知道鄰居先生叫什麼名字喔。」 打開客廳的大燈並將包包跟外套丟在沙發的角落,我吐著大大的嘆息打開了三枝小姐給我的包裝盒。 將裡頭反射燈光而些微泛著古銅色暗沉光芒的矽膠玩具取出,我不由得發出了微微的嘆息。 「唔哇……做得有點逼真耶……」 看著標榜真人建模的擬真玩具,連膚色跟紋理都做得有模有像,我把自然分泌出的唾液趕緊吞了回去。 雖然想趕緊體驗看看,但還是先壓下慾望,將工作一天而沾滿灰塵的身體清洗乾淨。 同時利用洗澡的時間卸妝,並連同玩具一起稍加用沐浴乳清洗。 「不過真的會有人長這麼大嗎?有點難以想像……」 看著用兩隻手都握不完的巨大模型,開始讓我懷疑它的宣傳是否屬實。 也不由得想像了一下,萬一真的有這樣的對象存在,我會用什麼樣的方式被…… 「唔……」 我將手中的玩具放置在水沖不到的安全位置,不由自主地撫觀察起自己的身體。 寬敞的浴室裡除了蓮蓬頭灑落的水聲之外,也開始迴響起我些微的低吟。 心中的慾火一點一滴被點燃起來,輕輕地觸碰私處便能感受到自己已經完全進入了狀態。 「嗚……哈啊……」 我努力憑藉意志力,讓手指趕緊脫離自己的肌膚,不允許自己再恣意地發洩慾望。 但稍稍玩弄產生的餘韻讓我渾身發熱,我明白已經無法再忍耐更多的時間,確認身上都沖洗乾淨後便趕緊關上水並圍上浴袍。 「要是一個不小心,我看澡就洗不完了。」 我小跑步帶著新夥伴離開浴室回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重新端詳手上偌大的玩具。 嘗試性地打開了電源開關後,一下子就發出比想像中更驚人的震動,看著它色情的不斷伸縮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看起來……還真有這麼一回事耶。」 雖然還沒看過說明書,但我按照自己的經驗憑直覺成功關閉了電源。 取來平常慣用的潤滑液均勻塗抹後,我迫不及待地將其底在了自己的私密處。 我維持著張開腿跨坐的動作,把腳都放在了沙發上,只要低頭就可以輕易地看見不符合自己身體比例的巨根抵在了穴口。 「好色喔……」 看著因為永久除毛而光滑無比的私處,配上難以言喻的巨大玩具……明明只是在自慰卻充滿了莫名的背德感。 我輕輕吸了一口氣,想像起準備迎來的壓迫感,便慢慢地將其深入身體裡。 「唔……好像……有點吃力……」 尚未打開電源,只是被前端給撐開就讓我咬緊牙關吐出一絲熱氣。 顫動的身軀讓我無法闔上自己的嘴,只能目不轉睛地盯著慢慢被進入的交接處。 「呼……呼嗚……」 好不容易終於完整地放了進去,強烈的異物感讓我有些不自在,好像只要手一放鬆力道就會被身體給擠出來。 我喘著大氣,對要不要把開關打開感到有些猶豫。 但已經箭在弦上的狀態下,理智終究還是被想要的感覺給淹沒。 我用指尖輕輕地打開電源,沉重的衝擊把我整個人的平衡破壞殆盡。 伴隨些微悶痛的快感讓我蜷起腳尖,原本大開的膝蓋也難以克制地併攏。 「啊……!這個……」 感受著比以往的玩具都還要更真實的竄動,我盡快適應著在體內不斷深入的玩具,並開始想像起更有臨場感的畫面。 我將剛才收緊的膝蓋微微打開,開始欣賞起自己流出混雜潤滑油與自身體液,開始濺出水沫的地方。 因為被強硬地去承受過大的尺寸,陰唇只能緊密貼合著玩具的輪廓,看著如此擬真的場景我閉上眼睛,將腦海裡的畫面與眼前最後的暫留視覺重疊起來。 「鄰居先生……好大……」 想著不知所謂的淫語,閉上眼睛想像出的樣貌是最近感到有興趣的對象。 我既不曉得他薄外套下面的身形,也對他的個性一無所知……甚至可以說是除了臉蛋之外我什麼都不知道。 居然拿毫無瓜葛的鄰居當成自慰用的配菜,雖然短暫地湧出罪惡感,但比起最近工作上碰到的討厭男人、過去親密關係的遙遠記憶……他是我此時此刻最有慾念的對象了。 罪惡感一下子就被我的想像力所沖散,腦海裡他的樣貌變得愈來愈具體,我甚至已經能想像他正把我壓在沙發上讓我得喘不過氣。 我愈來愈不加克制的叫聲慢慢傳遍了客廳,身上的浴袍也凌亂不開毫無遮掩的效果。 等到我再一次張開眼睛,視線早已無法從自己被玩具抽插的畫面中移開。 回神過來時,震動的頻率也已經被我調大不少,洩出的淫水也已經蔓延在整個沙發邊緣並染上了水漬,我想不起來自己是什麼時候經歷了高潮……只知道我再繼續這樣忘我地玩弄下去,只會讓上頭的水痕變得更加凌亂而誇張。 「唔……哈啊……」 我感受到眼角泛出了淚珠,除了因為快感的累積而釋放出生理的淚水之外,一股難以言喻的心酸也從心底裡竄出。 現在感受到愈舒服的感覺,我就愈想要一個真正的伴一起陪我做這樣的事情。 無論自慰給我多大的快感,只要少了一個對象……就會永遠有那一份無法被填滿的慾望角落。 「鄰居……先生……啊!」 我依舊喊著不知第幾次的鄰居先生,連姓氏都不知道的對象在我身上擺動腰肢的樣貌卻如此鮮明。 明白自己準備要再一次迎接高潮,我開始用控制握住玩具的手,配合著伸縮讓其更深入、更激烈。 「啊……哈啊!」 最後一次氾濫的洪水湧出,透明的水柱畫出一道雜亂的弧線噴濺到了沙發跟地板上。 手不過短暫放鬆了力道讓自己沉浸在痙攣中,沒有緊握住的玩具就這樣被高潮後的強烈壓迫給彈了出去。 即使聽到塑膠跟磁磚撞擊的聲響,我也無力去拾起掉落的物體 我整個人就這麼癱軟地躺在沙發上,渾身通紅地喘著每一口大氣。 看見咖啡桌上的桌鏡剛好照到自己狼狽的模樣,摸著依舊濕潤無比的私處,我不由得露出了無奈的微笑。 這笑容裡頭複雜的情緒,連我都無法解釋清楚……但唯一能肯定的是其中帶有不少寂寞的情緒。 「不行……不能睡,還得保養皮膚才行……」 我拖起疲憊又敏感的身軀,本來想說回床上抱頭就睡,但維持職業壽命的每日保養絕對不能馬虎。 雖然也想把凌亂的客廳也一併整理好再睡,但想到明天有一整天的休假我便打算放置著不管了。 該做的保養做完並換上睡衣之後,一埋入床裡我便很快不省人事。 或許是久違玩得很盡興,這一夜我的睡得非常安穩而悠長。 *** 「呼啊啊啊~~~」 我沐浴在窗簾隙縫的晨光伸起懶腰,發出毫無品味可言的哈欠聲。 雖然有一股想繼續再睡久一點的想法,但想起昨晚尚未整理乾淨的客廳我還是努力爬了起來。 還沒換下睡衣我便先進到廚房把早餐要用的材料放置在檯面上,吐司也放進烤土司機後便悠悠地盥洗並換上居家服。 如此難得的整天假日,如果不是近期愈來愈頻繁的粉絲指認或要求合照,還真想出去輕鬆逛個街。 「認命吧,撫子,這就是妳成為愛華的代價之一。」 我自言自語收拾著遺落在沙發上的浴袍跟地上的情趣用品,半埋怨似地說著自己的兩種身分。 我作為佐佐木撫子出生,如今映入大家眼中的身分則只能是偶像橘愛華。 能夠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真的很開心,跟其他團員一起努力並成功闖出一片天也相當有成就感。 現在的生活絕對不能說上頗有怨言,但比想像中更不便的生活是我當初參加海選前沒有料想到的。 覺得自己手還算巧,烤土司跟培根煎蛋都可以被我煮得像早午餐店端出來的餐點。 但連拍食物照上傳到個人頁面的行為都要小心萬分並且經過經紀人同意,據她的說法是照片上難以想像的小細節皆有可能被狂熱份子比對出可能的居住地。 更別說手上這個玩具了……這不僅僅是購買什麼的隱私問題而已。 我稍微擦拭上頭的污漬,將它一起放入我充滿珍藏物品的箱子了。 出道這一年裡都是這些好夥伴陪著我度過每一個孤獨的夜晚,如今這個新朋友讓我挺滿意的……下次可以考慮跟其他玩具一起玩。 闔上箱蓋並暫時跟他們道別後,我回到廚房準備早餐並琢磨今天應該如何度過。 「唔……CYRA的其他人都有行程了。」 邊吃著早餐看著群組中加上我共四個人的訊息反覆跳出,想約其他人一起出門的計畫似乎也無法達成了。 想到獨自面對可能會遇上的粉絲,雖然覺得有點心煩但還是想稍微出去曬曬太陽、逛逛街,畢竟也好一陣子沒買新衣服了。 「平日的早上應該會安全一點吧。」 把最後一口吐司含在嘴裡把碗盤放入流理台,我下定決心換上萬全的外出服裝。 雖然可以把自己大膽地搞成完全不像橘愛華的樣子,但你永遠無法想像會在怎樣的情況下被指認出來。 所以穿著既不太顯眼,被發現是本人時又能維持自身品味的服裝是最好的。 確保眼鏡、帽子、口罩等一切都到位後,只剩挑選好鞋子便可以準備出門了。 「……咦?」 然而到達玄關打開鞋櫃時,靠近大門門縫的地方卻掉落了一張便條紙。 湧現的好奇心並沒有讓我對其感到警戒,對上頭寫滿文字的內容也相當在意。 我蹲下身撿取並閱讀當中的訊息時,我整個人僵硬得無法思考。 血氣像是全部衝到腦門上一般,腦袋也一時間難以理清上面包含的資訊。 『隔壁鄰居的小姐,由於晚上的狀況已經發生很多次,希望妳能克制一點並降低音量。』 這裡一層的房間不多,我又剛好住在走廊最深處的位置。 寫這張紙條的鄰居會是誰,根本沒有其他答案了……就是昨天跟我對話的帥氣男生…… 也就是我唯一一個實際上的鄰居。 在真正認識到他之前,我用了一個最難堪、最羞恥的方式去開啟了相識的契機。 而這張紙條上沉重又充滿控訴的筆勁,就算我放下紙條也遲遲無法忘懷。 原本想逛街的慾望也完全消散,只想一股腦回到被窩裡忘記這一切。 「唔……唔啊啊……」 我也不顧自己一身的外出裝扮,整個頭悶在枕頭裡充滿著羞恥的懊悔。 不管是否是事實,鄰居先生一定會覺得我是個無可救藥的大痴女……說不定連我最近喊著鄰居先生的聲音都被聽進去了。 更糟糕的是萬一他知道我是誰的話……啊啊啊……我完全不敢想像了。 「總而言之,還是找個機會跟他道個歉吧……」 但是,絕對不會是今天。 今天的我不是想出門的愛華,是決定躲在家裡絕對不出門的撫子! 「啊啊啊啊啊啊……」 懊悔的聲音,又再一次在我的房間內響起。 我就這樣什麼也不做,一動也不動地待在被窩裡思考著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必須要承受這麼丟臉的待遇。 不過我通常又很快地放棄思考,再一次進入自暴自棄的狀態。 雖然只有吃了一頓早餐,但直到夕陽西下,房間變得一片昏暗我仍然不想下床。 隨著時間過去,我一件一件把身上準備外出的衣物跟配件脫去並四處亂扔,從某個時間點我就只剩內衣跟棉被包裹著自己了。 由於公寓處在較為靜謐的純住宅區,往來的車輛少又沒什麼喧鬧的人聲,入夜之後會變得非常寧靜。 這樣的寧靜也給了我更多冷靜的空間,開始思考著自己是不是要乾脆拜託三枝小姐讓我搬家,從此遠走高飛…… 但剛搬來這邊沒有多久,要怎麼跟三枝小姐說明事情的原由也是問題。 『妳說妳自慰太大聲被鄰居聽到,所以要搬家!?』 想像她提出如此疑問的樣貌,我又開始感到一陣頭疼。 ……果然只剩下老老實實道歉的選項了吧? 但是要直接當面對他說,還是跟他一樣寫個小紙條道歉,也是個令人困擾的問題。 「……?」 然而不知道是否是錯覺,我隱約聽見了一些對話的聲音傳到耳裡。 原本以為是外頭傳來的聲音,但仔細側耳傾聽便能察覺是從隔壁傳過來的。 「鄰居先生帶朋友來家裡嗎?」 或許是平常這個時間點我根本不會待在臥室,所以住在這裡還是第一次產生這樣的狀況。 我認為我沒有刻意去偷聽,但對話的聲音依舊不斷細碎地傳來。 聲音清楚到我只要集中精神,甚至能聽出確切的對話內容。 然而也讓我知道這所謂的高級公寓,其實隔音差勁得不得了。 如此推斷的話,我在自慰的時候喊的話語大概也凶多吉少了…… 「啊啊……不要再讓我想起這件事了……」 我坐起身來,在床上用雙掌搓揉自己開始發熱的臉頰,我又開始無法遏止地因為害羞而頭昏腦脹。 在這個我因為懊悔而煩惱不已的時刻,隔壁傳來的聲音卻一次又一次劃破沉默。 漸漸地,我發現似乎跟我一開始想像的不太一樣。 「啊啊……不要!」 「呀啊…啊啊啊啊!!」 「太大了……太舒服了……」 就像是鄰居先生在跟某位女性做愛一樣,淫靡的高聲呻吟不斷傳來。 但很快地我便發現到其中的端倪,有一些話是我剛才不久才聽過,不管內容還是聲調都一模一樣的台詞。 也會發生某句話或某個叫聲戛然而止,一瞬間變成其他聲音的情況。 原本懊惱跟害羞的情緒,如今全部化為一股不甘心的血氣。 我在房間裡煩惱了一整天,而鄰居先生居然這麼悠哉地看色情片…… 而且根本就超清楚的,還在煞有其事地指正我的音量太大! 如果我之前這個時候有待在房間的話,現在被責怪的人就是鄰居先生了! 一想到這裡,想道歉的情緒就煙消雲散,累積一整天的餓意也開始湧現。 因為這件事情而放棄出去逛街也讓我介懷不已,如今只能利用家裡剩下的材料做些簡單的晚餐,一整天的假期都浪費掉了。 至於要不要依舊對鄰居先生表達一些歉意,已經不是我想考慮的事情了。 「真的是……有夠糟糕的一天。」 就在我生著悶氣的過程中,隔壁傳來的色情聲響也不知不覺中靜止下來。 我看著空無一物的牆壁,不知道是不是想對著牆對面的人……說著嘴裡的嘟囔。 「玩得很愉快嘛,鄰居先生。」 *** 在連續幾天的繁忙工作後,我們又再一次迎來了假期。 據三枝小姐所稱,由於我們有繳出足夠好的成績,未來例行的訓練課程跟照會行程會變得更簡單,相對而言休息的時間也變多了。 這幾天我也思考了一下與鄰居先生之間的爭議,雖然他讓人有點不爽,但我造成他的困擾也是事實。 另一方面雖然至今沒有異狀,但萬一他在網路上抱怨起我的事情,說不定會引發更嚴重的問題。 而他沒有實際上造成我的困擾這點,也是事實……本著以和為貴的想法,或許還是得正式地向他說一些道歉的話。 不過這樣的機會並沒有讓我等太久,這一天下班的時間又讓我在電梯口碰到了他。 往常都可以很自然地搭話的我,這次不但發不出聲音打招呼,也不敢像往常一樣偷看他的側臉。 他若無其事地抬頭看著電梯上顯示的樓層訊號,似乎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直到進入電梯裡,他依舊是一副對我漠不關心的樣子。 看到這樣的他,不曉得為什麼……原本想要趁著在電梯裡先跟他道歉的自己,先一步選擇說出了其他話。 「明明鄰居先生看片子的聲音也很大……」 「……啊?」 我雙手拎著提包,視線望向自己身前偏低的位置。 雖然我沒有直接看向他,但他迫切又誇張的轉頭樣貌全部從環繞電梯的鏡中映入我的眼簾。 「我是說,你看片子的聲音也有吵到我啦,很大聲耶!」 「哈啊!?才沒這回事吧!」 他有些激動地瞪著我,我用眼角餘光偷瞄他的反應,此時才能稍微清楚地見到他的正臉。 這個男生有著一臉清爽的俊俏臉孔,厚實的眉毛也一再凸顯他的深刻輪廓。 他身上的服裝搭配簡單歸簡單,品味倒是還可以,就算提著超商的塑膠袋也不會有太強烈的隨便氣息。 而我此時穿著鞋跟很高的瑪莉珍鞋也只不過到他的鼻緣處,也能從這輕易觀察出我們彼此的身高差距。 雖然是我先出聲調侃他的,但他此時緊張的樣貌讓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卻因此多了一層人性。 想著他或許有比我想像中更可愛的一面,我又不禁再一次覺得他的外型跟身材都很對我的喜好。 「你想要的話,我還可以重複我聽到的台詞給你聽喔。」 「等、等等!我認為我並沒有刻意放得很大聲,妳那個才是太誇張了!」 「什麼嘛!我也是在自己家用我認為還可以的音量而已,鄰居先生你根本就是故意偷聽的吧。」 「哈啊?為什麼我讀書一直被妳打擾還要被妳質疑,妳才是故意讓我聽到聲音的痴女吧!」 「什……!?」 隨著電梯到達我們樓層的叮咚聲響起,在電梯門打開的前一刻我們都閉上了嘴。 由於走廊無比的寧靜,任何一點對話的聲音都會產生回音,我也不敢繼續跟他對質。 我用有些埋怨的眼神盯著一起走到深處而與我並行的鄰居先生,走路時也刻意用鞋跟發出響亮的腳步聲。 「晚安!鄰居先生。」 「……嘖。」 他發出了明顯的咋舌聲,沒有回應我那極度充滿攻擊性的問候便打開門鎖進到了自己家。 關上門的聲響也聽得出來有些用力,他似乎對於我的行徑感到相當憤怒。 「啊……」 然後才在此刻想起來,我應該要好好跟他相處的初衷,而這一切都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唉,撫子妳太衝動了啦。」 我嘆著氣哀怨自己一時的腦充血,與鄰居的和解過程又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但木已成舟,也只能另外再找方法向他表達我心中那微微的歉意……對,現在只剩下微微的。 進了家門把鞋子跟小短襪隨意脫在玄關,只想要趕緊洗去今天的疲憊並迎接明天的休假。 不過當我準備好一切回到臥室的時候,一打開臥房的門我便聽見了有些熟悉的聲音。 但比起前幾天我聽到的還要更大更響亮,就算不用腦袋去思考,我也可以明白那是隔壁鄰居放得超大聲的色情影片。 「這傢伙……也太幼稚了吧!」 完全無法休息就算了,還讓我更加地心浮氣躁。 本來以為他會就這樣放到早上讓我無法安眠,但多虧他還算是有良心,在我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的時候便安靜下來了。 看來他雖然幼稚,但還是知道現在幾點而有基本的常識吧? 不過我也不想就這麼輕易地罷休,縱使今天一點做這種事情的心情都沒有,我還是跑到了放置珍藏品的木箱裡隨意挑選了幾樣玩具。 「既然你嫌我吵又這麼幼稚,我也不會讓你好好休息的。」 反正我明天有一整天的休息時間,我咕噥著自己今天擁有的優勢,下定決心要好好地陪他。 既然你覺得我是故意讓你聽見的話,我就讓你知道什樣才叫做故意。 可別小看當紅女藝人,我認真起來不論哭腔或假音都不會比你看見的那些要遜色。 而這也是我搬來這裡之後睡眠時間最晚,又喊了最多、最大聲的「鄰居先生」的一夜。 我之前從來沒有這麼期望,他能夠仔細又確實地聽見這些話。 *** 「愛華,雖然工作表現沒問題……但你最近看起來有些精神不濟。」 「啊……抱歉讓妳擔心了,只是有點睡眠不足而已。」 同樣是在保姆車裡我跟三枝小姐聊著今天的工作表現,她卻難得地對我表達出擔憂。 當然我自己很明白真正的起因為何,只能跟她說明一部份的原因。 在電梯與鄰居先生起爭執後的那天起,便進入了被我稱為「自慰大對決」的日子。 我們持續著幼稚又無聊的鬥爭,只要在電梯巧遇的那天我們便會刻意去出聲騷擾對方。 完全沒有對話,也沒有視線交流的我們,似乎變成這種莫名其妙的方式在家中問候對方。 不過也多虧如此愚蠢的行為,煩惱也變得沒辦法好好發散,不少時間被無謂浪費在孩子氣的鬥爭上。 起初只是一個賭氣的行為,如今卻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這種行為帶來的疲憊跟精神耗弱,也慢慢累積在身上變成一種有形的負擔。 我也自知這樣百害無一利,卻一直找不到時機停止這樣的行為。 「妳該不會真的是因為玩太多了吧?自從上次買完之後妳就沒再拜託我買新的,該不會真的讓妳沉迷在裡面了吧?」 「才不是啦!雖然很好用但我也不會沉迷其中好不好!」 但實際上的原因更糟糕,我完全沒臉跟三枝小姐坦承這一切。 「總之,我會盡快恢復狀態,不會讓大家還有三枝小姐失望的。」 「嗯……我也相信妳做得到。」 只能盡快許下空泛的承諾,並祈求自己能早日恢復冷靜別再幹這些蠢事。 然而契機比我想像中的更快到來,這一天我也在電梯口遇見了鄰居先生。 雖然他在這個時間點總是帶有一絲倦意,但這個時候的他比我記憶中的樣貌更憔悴。 他就像這個月以來一樣,並沒有花費多餘的注意力在我身上,又或者說他刻意在減少與我的一切交流。 但今天或許就如同那天吵架一樣,總覺得今天在電梯裡面我能夠開口跟他說上幾句話。 我下定決心,跨入電梯之後要好好中止這毫無意義的爭執並靜下心來對話,甚至從此劃清一個不再干涉彼此的界線。 然而一進入電梯後看見貼在其中的公告,讓我心中下好的計畫全部都被打亂。 『近日有住戶嚴重影響深夜安寧,管理組合已經接受到不少住戶投訴,請造成他人困擾的人自重並尊重其他住戶……』 下頭還有滿長篇幅的內容,但我已經無心去詳細閱讀,因為一眼就知道這樣的公告是針對誰。 我有些啞口無言地看著公告,眼神不自覺地飄到了與我一同注視公告的鄰居先生。 原本關係差勁的我們在這時候面面相覷,只要看到我就會擺出臭臉的他,也能從臉色裡看出了一抹羞愧。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此時笑了出來,笑容甚至讓我想要遮住自己的嘴角。 我看著像是被責罵的小孩子一般困惑的鄰居先生,發出了一個對彼此都好的誠心建議。 「我們……休戰吧?」 「……嗯。」 難得我們如此地有默契,畢竟面對這樣的公告也沒什麼繼續堅持己見的理由了。 他老實地對我提出的建議點頭,我心中累積了將近一個月的不滿也突然變得微不足道。 「你說之前我吵到你讀書……鄰居先生是學生嗎?」 「大三。」 「這樣子啊……抱歉之前吵到你……」 電梯到達的叮咚聲響起,我中斷了自己正在說的話並緩步離開電梯。 這一次我們一樣並肩朝著自己家前進,但腳步聲比往常都還要柔和。 「那麼晚安了,鄰居先生。」 到家門口時我向他道晚安,本來並沒有其他乖僻的他會給予什麼回應。 「……晚安。」 雖然很小聲又模糊,但在他進門之前我很確定我聽見了他的回應。 但他一說完便趕緊躲回了自己的家,房門也迅速地深鎖像刻意與外界隔離,如此舉動讓我又不經意竊笑起來。 「真的是……很幼稚呢。」 在這一天之後,我便再也沒有聽見鄰居先生看片子發出的聲響了。 而我這個月來因為煩躁而無處消散的慾望,也隨著這股寧靜慢慢重新開始凝結起來。


255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獨特的慰勞※

※成人向、有輕微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我有個想法。」 「……妳先說。」 自從在陽太開口回應我的邀請之後,我跟他就一直維持互相解決需求的關係。 以一般的觀點來說的話,這就是所謂的炮友吧? 陽太家的隱密性非常高,這個只要走出門按個門鈴就能相約的對象,實在是再完美不過了。 更何況不只是一開始吸引我的臉蛋而已,隨著一路做到底的親密行為,更是發現他幾乎所有地方都符合我的

【撫子與陽太】糟糕的相識(下)※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我想不論是誰,總會有慾望特別高漲的日子。 恢復到過去祥和無比的晚間後,我也終於再次提起興致去消耗累積的性慾。 我為了不打擾鄰居先生,還是盡量壓低了音量並開始選擇更為隱密的臥室來進行。 隨著日子過去,季節也從夏天變成了秋天。 我與鄰居先生的相處變得相安無事,彼此的自慰也不會打擾任何人。 我們偶爾在電梯的巧遇過程變得圓潤許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