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純白的誘惑※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所以啊……撫子妳什麼時候會回來一趟?」

「還不清楚,但我會跟經紀人爭取看看。」


我把手機架在客廳的咖啡桌上,邊開著視訊功能邊擦指甲油。

鏡頭的另一側,是許久未見到本人的媽媽。

出道之後不會說每天都忙到完全沒自己的時間,但老家沒有新幹線能直達,回去一趟如果包含轉車就要將近五個小時,這樣的來回時間是目前難排出連假的我負擔不起的。


「妳就安排一下吧,妳爸很想妳的。」

「我知道啦……請爸爸不用擔心我。」


媽媽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開心,像是有什麼喜訊想要偷偷告訴我。

但神情之中,似乎又透露了一股分享八卦的興奮感。


「這次的新專輯,妳爸又偷偷買了好幾張……」

「叫他不要這樣啦……」

「明明當初最反對妳去東京的人就是他,現在空房全推滿妳的東西了。」


爸爸他不太擅長對家人表達關心,明明身為海產店老闆在做生意的時候都很熱情,在家卻常常板著臉。

不過從我有記憶以來,身為獨生女的我只要別提出太過份的要求,爸媽幾乎都不曾拒絕過。

不管是小時候花錢學舞蹈還是中學時學韻律體操,或者是高中去參加偶像徵選,可以說我是在家庭的極度關愛下長大的。


但就算不說,我也隱約感受到他們希望我成為一個行為端莊並飽讀詩書的乖孩子。

我想……高中三年因為太放縱而成績不上不下,接著又在畢業時下定決心前往東京嘗試當偶像,這樣的我肯定讓爸爸感到無所適從。

一開始他強烈反對我的決定,認為這是個風險太高的選擇。

當我被爸爸的說法說服而快要放棄的時候,他反過來說願意接受我的想法並提供剛來東京時的額外開銷,獲得這麼多來自家庭的資源,廣義上來說我完全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吧?

而正式出道之後的各種報導跟專輯周邊,都被爸爸好好地整理收藏在原本空下來的房間裡。

雖然覺得有點丟臉,也沒勇氣踏入那個爸爸架設的收藏室……但這也是我被好好愛護的證明之一。


「爸爸……有為我感到驕傲嗎?」

「肯定的啊,雖然不能告訴太多人妳是我們的女兒,但除了爸爸,其他親戚也都很支持妳喔。」

「嗯……幫我謝謝大家。」


畢竟對外的宣稱,我還是個未成年的少女偶像,個人資料曝光的機會愈少愈好,這也是經紀公司跟家人協調好的決定。

而出身純樸港村的我過去沒有留下太多資訊,只要別太招搖就能減少許多意外發生,而剩下未能注意的部分,三枝小姐跟事務所似乎都盡量幫我處理好了。


「啊,對了,也讓太郎看看妳吧。」

「太郎,太郎有想我嗎?」


媽媽把鏡頭轉到地板上的寵物床鋪,上頭躺著一隻慵懶的黃金獵犬。

手機近到能看見我的表情時,我開心地向他打了招呼。

他搖著尾巴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微微抬起頭看著鏡頭裡的我。

不過盯了沒幾秒又回到他舒服的休息姿勢,尾巴的擺動速度也慢慢變趨緩。


「真是的,他還是一點都不興奮。」

「沒關係啦,媽媽……太郎年紀也大了,就讓他多休息吧。」


太郎是從小陪伴我長大的家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對一切表現得興趣缺缺。

想跟他玩都愛理不理的,卻總是喜歡待在我旁邊晃著尾巴休息。

但就是這樣的太郎,才是一直陪伴我許久的好夥伴。


「妳離開這麼久了,太郎還是一樣冷淡啊。」

「我知道太郎很想見我就好了啦……他只是不太會表達啦。」


那毛絨絨又蓬鬆的觸感令人難忘,但工作愈忙就愈難有機會回家。

我剛來東京的時候甚至會把小太郎當成太郎,一個人對著娃娃說話才能安心地入眠。

隨著偶像事業變得順利,社交活動也因為CYRA的存在變得豐富起來,對於小太郎的依存性也沒有像以前這麼強了。

但偶爾的寂寞還是會有,也才讓我更進一步認識了陽太,雖然有點極端地不照順序來就是了。


「不過撫子妳啊……最近氣色變得紅潤不少,看來有好好吃飯了。」

「哈哈哈,可能是因為最近工作壓力變小了吧?」

「那就好,好好照顧自己,別讓妳爸擔心了。」

「我知道啦……」


我嘟起嘴,用彆扭的態度表現不想被過度關心。

當然我也是有一點心虛的部分,並非所有事情都能夠坦然地跟他們報告。

譬如跟隔壁鄰居維持炮友般的肉體關係,還是一個禮拜好幾次的頻率……之類的事情。

要是說出這個可能是讓我氣色變好的原因,爸爸媽媽一定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好啦,那就不煩妳了,有空就打電話回來。」

「嗯,你們也要好好休息啊,別因為店裡工作太勞累了。」

「這妳不用擔心,我們還硬朗得很。」


雖然並不是時時刻刻都會掛心他們,但通電話的時候還是會格外注意這些事。

即使沒辦法常常回家,能看見媽媽健康的樣子還是令我欣慰。


「那就等妳回家,再做烤魚給妳吃。」

「嗯,約好了。」


切斷視訊之後,指甲油也差不多乾了。

伸起懶腰拉個筋,便開始重新整理家裡。

我把曬好的衣服一一從洗烘衣機裡面拿出來,並同時感嘆現代科技的進步。


當初三枝小姐請我搬家的時候,我起先是有些排斥的,畢竟再怎麼樣都是一個工程。

但是搬入這個已經備有家具跟高檔電器的新家後,我很快就脫離不了這邊各種方便的生活。

靜謐的環境加上舒適的生活空間……除了隔音有些差勁之外,幾乎找不到缺點。

不過某方面,也得感謝這個隔音不好的客廳牆壁就是了。


「嗯?」


如同窺探了我內心的想法一般,腦海裡的當事人正巧在這個時候發了訊息給我。


「今天有空嗎?」


這句簡短又毫無禮儀可言的留言,只有我跟陽太能夠明白當中的涵義。

只要時間上有餘裕,至今我們似乎都未曾拒絕過這樣的邀請……就像是不存在「今天沒有那個心情」一般。

隨著陽太邀請我的頻率愈來愈高,最近甚至不需要我主動去提起,變成只要一有空就會接受邀約往陽太家跑。

明明自己過去也不是性需求這麼誇張的人,這樣幾乎每天都在跟非伴侶的人做愛的日子……究竟該怎麼定義這層關係呢?


「整理烘完的衣服就過去。」


我迅速地回應完訊息,就把手機丟著繼續整理衣服了。

雖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家事要做,但先把衣服收進衣櫃,晚上從陽太那回來再做也還來得及。

畢竟一整天的休假很長,就算扣掉跟陽太相處的時間,剩下的應該還是夠我做家事吧?


然而我打開衣櫃準備整理衣服的時候,整齊掛在衣櫥一旁的數件套裝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華麗而燦爛奪目,不屬於日常會穿出門的服飾。


出道之後我們穿了許多各式各樣的舞台服,不管是錄製專輯還是演唱會,衣服都會有不同的主題。

本來只是抱持著試試的心態去詢問公司,能否在活動結束後將衣服私下保留,沒想到有時候還真的能獲得製作單位的同意。

而最靠近我這一側的,正是錄製「NEVER」時穿著的迷你裙婚紗……

看著全白的禮服,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我心中萌芽。


「……嘗試看看好了。」


會有這個想法,有一部分也是因為陽太當時的一句話。

我想陽太……應該會開心的吧?


***


上半身是精緻的無袖白紗禮服,除了大量的蕾絲造型外還有一套搭配用的頸飾。

下半身則以短婚紗為概念,做成了輕飄飄的薄紗短裙,以及裡頭會根據裙襬舞動而若隱若現的長大腿襪。

身上潔白的舞台服,由於同一套衣服在錄製影片以及宣傳時期需要重複穿脫,並非一次性的設計讓衣服有一定的韌性。

最後再戴上頭紗造型的髮箍並穿上自己的白色高跟鞋,就幾乎是銀幕前的正式造型了。

至於為什麼是幾乎?眼尖的陽太大概一下子就會發現了。


過去只要是使用頻率變低的服裝,在取得團隊的許可後我都會帶回家作為自己偶像活動的紀念。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看著一件一件在衣櫃好好被收藏,就會有慢慢在這條路中成長的實感。

但要是被設計師知道這件衣服即將被我用在私慾之上,心情應該會很複雜吧……?

不過這也不是我亂來的第一件事情了,只希望他能接受我心中的小小愧歉。


確定一切就緒之後,我發了訊息給陽太,告訴他我改變了心意。

原本說家事做完就會去找他,但現在我有了更不一樣的想法。

而曾經說過「衣服不難看」的陽太,要是沒因此感到開心我可是會生氣的。


「改成陽太過來我家好嗎?」


這則訊息很快就被已讀,但過了一段時間卻沒有獲得回應。

我等得不耐煩想再傳一次訊息之前,陽太好巧不巧先發出了訊息。


「妳知道我們等等的行程是什麼吧?」

「當然知道啦。」

「妳如果沒問題,我是無所謂。」

「我現在不太方便過去,陽太你來就是了。」


如果那一天陽太沒先在我這邊過夜的話,我應該提不出這麼大膽的請求。

但穿著舞台服按陽太的門鈴跟邀請陽太來家裡,還是後者的危險性更低一點吧?

當然我自己也明白,這都是因為選擇了穿上這套衣服誘惑陽太才會有的結果。


沒過多久門鈴響了,我興奮地踩著高跟鞋,響著叩叩聲想直接迎接陽太。

但最後一刻理智拉了警報,才想起來門外的人並不一定是他。

趕緊在打開門鎖前偷看了一眼貓眼,確定是那個高大俊俏的男生才安心轉開門把。


「歡、歡迎光臨。」

「……妳這是什麼打扮?」

「等、等等!門先關上啦!」


突然意識到自己這身裝扮要被看見,打招呼的時候突然讓我有些害羞。

而被我邀請來的陽太在門外盯著我,呆站在門口的一臉愕然是我從未見過的神情。

深怕這一幕被其他住戶看見,我急忙把他拉進屋裡並迅速關上大門。

我牽住陽太的大手展現出自己的不解,並且在口頭上稍加做出了質問。


「你剛剛為什麼呆住了啦……」

「不……這是當然的吧?」


我本來預期陽太的反應,應該是那個什麼話都不說就湊上來親吻的性欲怪獸。

現在反覆盯著我的樣子卻什麼都還不出手,反倒讓我覺得有些意外。


「陽太該不會覺得不好看吧?」

「並沒有。」

「因為陽太跟平常比……唔嗯!?」


而我才準備試著適應這個不太一樣的陽太,他就搶先一步抱起我展開激烈的擁吻。

原本還想說陽太變得純情一些有點可愛,我馬上就對這個念頭感到後悔。

陽太總是能在粗魯跟挑逗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就算是這種突如其來的襲吻,被他的舌頭輕輕地攪動也會讓我一下子就陷入到情慾之中。

更不用說他能用那寬闊的臂膀將我的人輕輕抬起,需要踮著腳的深吻更進一步讓我感到頭暈目眩。


「陽太……哈、唔……喜歡這身裝扮嗎?」

「……挺不錯的。」

「呵呵……能這麼近看到的人,只有陽太喔。」


我推開陽太不讓他繼續親,希望可以先轉移陣地讓他好好看我身上的裝扮。

我試著牽起他的手往房間走,不想把鞋子踏進屋裡的陽太急著將腳上的拖鞋甩掉。

跟陽太試圖搞清楚狀況而有些猶豫不決相比,我的腳步顯得果決不少。


我領著陽太進到自己的房間,將他按在單人扶手沙發上。

我雙手扶著陽太的肩,微微張開腳跟自己的肩膀同寬,站到了他的眼前。

此時佇立在房間明亮的燈光下,陽太終於可以好好仔細欣賞我的樣貌。


「這是妳電視上穿的那套?」

「嗯……給你一個驚喜啊。」

「但這裙子也太透,內褲都……」

「因為我沒穿裡面本來要有的短褲,這樣看起來比較色不是嗎?」


外層的紗裙在陽光照射之下,輕易地透出裡頭的樣貌。

本來裡頭還有一件蓬鬆的燈籠褲,但我想今天不需要穿上它。

而陽太褲子被勃起所撐起的輪廓,也應證了我的選擇沒有錯。

知道陽太看著隱隱浮現的裙底,我稍微搖晃了自己的臀部讓裙擺飄盪。


「愛華的這裡……想被摸摸。」

「妳這叫法……不是說愛華不能做這樣的事?」

「嗯……但鄰居的陽太先生,把愛華帶壞了。」


我撒嬌似地喘氣,原本有些排斥的自稱也隨著背德感湧現而變成了快感。

在這不長不短的相處時間裡,我不斷因為陽太而一一打破自己定下的戒律。

但現在的我已經無法阻止身為偶像的自己,去想像用這個身分跟陽太做愛的景色。

愈想到自己有個橘愛華的身分、愈想到自己是眾人擁簇的偶像,我就更加無法去忍住請求陽太撫慰自己的心。


陽太的雙手伸進我的裙底,一隻手扶著腰的同時撐起了我的裙襬。

另一隻手則是像他往常熟練的技巧,輕輕用靈活的指尖,準確地在我的陰蒂周圍畫圓。

最敏感的地帶沒有被直接刺激,但想像力補足了這點。

光是看著陽太認真撫摸我的樣子,陰部外側的刺激就足以讓我雙膝微微發顫。


「妳的內褲太薄了……才摸一下就整個濕透。」

「因為愛華穿這樣,陽太會很興奮嘛……哈啊……」

「我不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