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1_胡鬧的盛宴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陽太……陽太!」

我輕拍陽太惺忪的睡臉,他看起來異常地疲累。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因為昨天我們幾乎沒羞沒臊地做了整個晚上。

昨天我又一直引誘他,還第一次穿上了之前買的情趣內衣,搞得陽太完全沒有辦法休息。

加上現在多了一個禮拜只有三天能做的約定,反而見面的時候會更積極地把時間留給做愛。

雖然共處的時間是變少了一點……但次數完全沒有減少嘛。

「唔……幹嘛……?」

陽太的頭髮因為睡姿不好整個蓬鬆地炸開,被陽光照得睜不開眼的樣子也顯得無比狼狽。

我戳著戳他可愛又無防備的睡臉,取笑著比我還晚起床的他。

至於我,早就已經用了放在陽太浴室的新買牙刷,好好地刷完牙洗完臉,順便還做好簡單的早餐等陽太吃了。

「吃早餐了,我用你冰箱的材料做了一點東西。」

「妳幹嘛擅自……唔……」

「今天錄的節目要做料理,我想說當個事前練習,吃完記得告訴我感想喔。」

確認陽太有意識之後,我確認差不多應該出門了便走到陽太的衣櫃前。

在這邊過夜了這麼多次,我遺留了幾套內衣在陽太家裡,他事後總是會好好地幫我洗好並收納在衣櫃裡。

從中取出一條最樸素的內褲之後,我毫不猶豫地在陽太的面前掀起裙子將其穿上。

真的離開之前,我還是先照了一下陽太房間的鏡子確認了儀容,還在床上的陽太則有點怨言想跟我說。

「喂……妳又要留下東西嗎?」

「反正這是情趣用的……先放你這吧?有空我再自己洗。」





陽太抓著留在床上的白色綁帶內褲,上面沾滿了我們體液的痕跡,陽太對於我把內褲又留在他家不是很滿意。

不過那是就算穿得好好也有可能讓私處的一部分被看見的超低腰極小內褲,我可還記得他試著解開帶子時的興奮神情。

當然,做完一次之後讓我把內褲先穿回去再進行第二輪的請求,我也還記得。

面對愈來愈老實的陽太,最近總讓我有種他變得像平時假裝冷淡,熱情時又會變得黏人的大狗狗。

「那我先出門了,你記得吃早餐。」

「喂……等等……」

正當我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已經下床穿著室內拖鞋,卻仍然全身赤裸著的陽太叫住了我。

陽太有些猶豫的神情,讓我停下了腳步,默默等待他開口跟我說些什麼。

「妳睡到早上才離開,也是只算一天吧?」

「陽太……」

明明是有點下流的問題,我卻覺得這個時候的陽太有點可愛。

現在這個搔著頭讓自己看起來沒這麼在意的樣子,我倒是挺喜歡的。

「如果我說算兩天的話呢?」

「……那妳晚上就再過來一趟。」

「你真的是……算一天就好了啦,陽太真的很愛鑽牛角尖耶。」

明明只是口頭上的約定,彼此默認一下就好了,陽太非得在定義上搞得非常明確才行。

不過對陽太來說,少一天能做或許是至關重要的問題吧?

「今天晚上不會過來啦,錄影完可能會花很多時間。」

「喔……」

「總之你記得吃早餐啦,經紀人應該在等我了。」

我踩起昨天穿來的鞋子,先回到自己家重新化妝並換上另一套衣服。

最近幾乎晚上去陽太家做愛的話都會直接在那過夜,這讓我認真思考要不要放一些衣物跟化妝品在他那裡,這樣隔天可以不用先回家一趟直接去上班。

我想只要以現在過夜的頻率來看,就算不先徵求同意,事後再說待到早上這樣會更方便,陽太就會答應了吧?


總覺得最近愈來愈難肯定跟陽太的關係是什麼了,我們現在這樣真的只能算是炮友嗎?

但我也不曉得,所謂的炮友應該要什麼感覺就是了……只覺得像這樣偶爾打打鬧鬧,想要的時候就膩在一起,彼此有性慾的時候就做愛,就已經是很理想的距離了。

不過跟陽太相處得愈久,原本那種為了緩解性慾所以才選擇他的心情,似乎也變得愈來愈奇妙。

我本來可能會想得更多,但一出公寓大廳就看到在車上等我的三枝小姐還有CYRA,如此思緒也在此中斷。

我重新想起自己身為偶像的身分,便用最有精神的笑容向大家打了招呼。

「大家抱歉,有等很久嗎?」

「還好,妳最近似乎出門愈來愈匆忙了,沒事吧?」

「哈哈……挑衣服花了一些時間。」

我跟CYRA一起坐在後座,其他人都對於今天的工作都感到非常興奮。

「愛華,好期待今天的工作喔!」

「妳太興奮了啦……」

悠步看著事先拿到的工作備忘錄,不斷開心地拍打我的肩膀,她應該期待這份工作很久了。

一貫流程是藝人做指定的料理,接著由來賓跟主持人評比,最後再對所有來過節目的人做出總排名。

作為曾經中斷多年的綜藝節目,今年找了原本的主持陣容在令和年間復活,播放時幾經變更的流程也恢復到了最原始的模式。

節目裡有個象徵排名的金字塔,最後不管是把名牌放在最頂端的尖塔,還是糟糕到被丟到攝影棚外都充滿節目效果。

而本次我們作為來賓,對一個中斷十幾年的節目來說,我們當然都是第一次上這個節目,而悠步更是早就磨刀霍霍了。

「小時候看過這個節目,結果才剛喜歡上就停播了,沒想到居然有機會上這個通告!」

「可是……悠步不是不太擅長料理嗎?」

「嘿嘿嘿,怜妳太天真了……」

怜對於悠步的反應感到好奇,因為我們去悠步家玩的時候,已經見證過她悲劇的廚藝了。

說得難聽一點,可能悠步那兩個準備上小學的弟妹都比悠步還要會做菜。

但悠步展現的自信心,簡直高到了讓人可疑的程度。

「所以啊……我偷偷探聽到等等的題目了,這正是所謂的贏在起跑點!」

「咦?為什麼……我怎麼沒聽說這件事!」

「當然不能跟妳們說啊,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對手了。」

悠步跟智代梨在車上打打鬧鬧著,我都能聽見駕駛座的三枝小姐發出無言的嘆息了。

雖然我也沒聽說題目,但他們會出的多半都是家庭料理常見的東西,大概就是糖醋肉或青椒鑲肉之類,我覺得自己應該還能應付的東西。

扣除掉已經知道題目的悠步,智代梨畢竟一個人生活,簡單的料理如果有做過,應該也會有不錯的表現。

而怜的話……我想到時候實際上場,大家就會明白了。

***

「唔欸欸欸欸!為什麼材料上面都沒有標籤!?」

然而才剛開始料理環節,不遠處的悠步就已經發出悲鳴了。

看來悠步還是太粗淺了,這個節目啊……調味料跟材料都是沒有標籤的,要全憑經驗來拿啊!

當然肉跟蔬菜這種一看就知道是什麼的,不會有什麼問題,但顏色相近的調味料才是真正的難關。

「麵粉……到底哪一個是麵粉啦!」

事前誇下海口的悠步,一直到訪問環節都還想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直到正式料理階段才打算利用記在腦海中的食譜給大家一個驚喜。

但她太小看製作單位的伏兵了,或者該說還好我的童年跟這個節目重疊的時間比較長一點,所以對這件事情有心理準備。

「智代梨,幫幫我啦……」

「對不起,主持人說不可以作弊。」

我跟怜都早早就拿完材料了,只剩下還在猶豫的悠步跟智代梨,但個性正經的智代梨一點都不願意讓步。

「哦哦,小悠步一開始就遇到瓶頸了嗎。」

「不是啦,我只是在想要怎麼呈現腦海裡的料理而已……等、等一下,智代梨!?」

等到智代梨也決定好材料離開,正好被訪問到的悠步卻正好錯過了跟著拿材料的機會,看來真的前途多舛了。

不過既然是熟悉的東西,那對橘愛華來說就不是什麼太大的難事了。

當然我也不是沒有想過故意裝傻來搏點版面,但我想節目效果今天應該光靠悠步一個人就夠了吧?

看著遠處還在手忙腳亂的悠步,總覺得今天晚上要默默祈禱大家的胃。

因為除了悠步外的三個人,早就在去她家拜訪的時候試吃過她充滿信心的家常菜了。

我們是一直到真正吃下肚之前,都以為她的弟妹說擔心我們的安危只是童言童語。

「我記得是小火,但怎樣的火算是小火啦!」

「加一點番茄醬?這樣子嗎……啊,蓋子掉下來了……」

開場我們就在悠步的狂亂,以及智代梨邊做邊詢問工作人員意見卻不得要領的慌忙狀態中結束了。

料理時間表定是四十五分鐘,我們當然在事前也有做簡單的彩排,但大部分還是得靠臨場反應。

至於表現方式,三枝小姐跟節目製作人討論的結果,也是讓我們自由發揮就好,我也就盡量隨興來做了。

「小愛華,看起來很順手呢。」

「嗯!我正在把洋蔥弄得更碎一點。」

「咦?有什麼用意嗎?」

「用意……啊,我想讓討厭洋蔥的人能忘記它的存在。」

其實我幾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因為主持人的提問,我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想做出吃不出洋蔥口感的漢堡。

而我剛剛腦海裡想到的人,居然是八嶋陽太……眼前漢堡肉的材料,居然是我下意識考慮陽太口味做出來的東西。

「哦~~小愛華真是體貼啊。」

「嘿嘿,這是可是為了大家喔!」

我邊切著洋蔥邊看向鏡頭,希望擺出營業用的笑容可以讓我忘記自己剛剛的想法。

而主持人也迅速地到下一個人,也就是能當成壓軸的怜。

「小怜在準備什麼?妳的漢堡醬汁顏色好特別。」

「那、那個……這個是荷蘭醬……要當等等醬汁的基底……」

怜有些害羞地回答,輕易地說出了家常菜中不太可能出現的名詞。

我想主持人的詫異程度,應該跟我們第一次見到怜的手藝時一樣吧?

怜有三個比她年紀大很多又很寵她的哥哥,其中一個在有名到不行的餐廳當副廚,可以說怜是自小就被訓練出不凡的味覺跟廚藝。

要是沒有選擇當偶像的話,我覺得怜不只是廚師,做什麼都對這個小天才來說都沒什麼問題。

她總是說只是跟哥哥學了一點點皮毛,但我想一般人是沒辦法在這麼混亂的情況下做出這種東西的。

與學習家庭料理的我不同,怜是從小就有機會接觸到法式料理的材料跟基礎。

不得不說,在嘗試過悠步悲劇般的手藝,讓怜挽救一切重做一份一模一樣的東西出來時,我跟智代梨彷彿都獲得了救贖。

更別說悠步那兩個弟妹,簡直是把怜當成天使一樣來崇拜。

料理的環節就在各自奮戰下結束了,而在製作單位的安排下,決定讓我來打頭陣。

大概是考量到成品的衝擊性來說,我做出來的漢堡大概是最低的吧?

「來,這是愛華特製漢堡,有太陽蛋在上面喔。」

將製作好的漢堡拿上桌後,映入主持人們眼裡的是漢堡加醬汁加荷包蛋的基本款。

雖然我也想要弄得更好看一點……但我就只會做這樣的東西嘛。

「啊……是女偶像親手煎的漢堡呢。」

「妳以前不也是偶像嗎?只不過是二十世紀的事情。」

「……就算你是前輩,有些話也是不能說的啊!」

畢竟是綜藝節目,不管什麼環節他們都要盡力地用誇張的台詞來做效果。

除了已經年過半百的前男偶像之外,今天另一個客座來賓是偶像界的超級大前輩,是在我出生前就身為女偶像團體一員的人。

作為曾經的老牌節目,為了情懷找過去曾經主持過或參與過的人來出演也是節目復活之後的賣點。

「嗯……該怎麼說?」

「我覺得……有戀愛的味道……」

「喂,一個大叔說這種話很噁心耶。」

「真的啦,好像有小女生問了:『你喜歡吃什麼料理?』之後私底下一直練習,最後終於成功一次,滿手OK繃拿給男友吃的那種感覺。」

「這麼鉅細靡遺……感覺更噁心了……」

雖然我知道這只是節目效果,但聽到主持人這樣形容,顯得剛剛想到陽太的我好像是為了想給陽太吃,才做出這道漢堡排的……

但我也只能在鏡頭前展現笑容,盡量掩飾我心中那些微的動搖,並在內心極力否認這樣的結論。


「哈哈哈……謝謝誇獎。」

「節目一開始吃到正常的料理,實在是令人開心的事情。」

「那就趁著這個氣勢,請下一位上菜吧。」


簡短俐落的評比階段很快就交棒給了下一個成員,而接在我後頭的是沒什麼自信的智代梨。

她端出來的是比平常還要龐大又厚重的漢堡排,讓人懷疑她是不是忘記只要做一人份就可了。


「小智代梨,這是一人份嗎?」

「嗯,是讓工作再疲憊都能好好補充需要能量的漢堡。」

「唔哇……年輕真好啊……」


當來賓一起試吃這個存在感大得驚人的漢堡後,所有人一致性地皺起了眉頭。

其中年紀特別大的男藝人,甚至用手抓了一下自己的心臟處。


「好……好鹹!」

「感覺吃下去的瞬間,血壓都升高了。」

「咦!?真的假的?」


智代梨對於大家的反應感到不解,接過叉子也吃了一口。

只見智代梨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好像不知道原因。


「咦……我明明都按照比例加倍去做的……」

「該不會連醬汁也……?」

「……不行這樣嗎?」


所有人的表情都明白問題出在哪了,只不過高血壓的大叔還是努力把眼前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吃掉。

最後智代梨上前去關心他,那顯而易見的幸福模樣似乎顯得過鹹的料理一點都不重要了。

而就在大家試吃完智代梨的料理後,大家的面容似乎變得有些沉重,因為大家都知道下一道要贏來悠步的傑作。

大家看在眼裡的料理過程,也埋下了所有人不安的種子。


「悠步小姐,請問妳做的是漢堡排嗎?」

「對呀,雖然一下鍋就散掉了……但味道應該還可以吧!」


端上桌的是如同洋蔥炒絞肉一般,除了清晰可見的洋蔥塊之外,還有大量的汁水在盤底。

加上顏色既暗沉又詭異,同時又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氣味。

然而或許是眼前的景象太過衝擊,連主持人還謹慎地對悠步用敬語來稱呼。


「為什麼肉的顏色會這麼黑……」

「因為我加了咖哩粉!想做咖哩風味的漢堡排。」

「……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雖然我來不及試吃!」

「給我好好試吃啊!」


眾人面面相覷,但畢竟這份主持工作就是不管藝人端上什麼都得好好品嚐味道。

對比面對信心滿滿的悠步,大家都勉為其難地塞了一口進嘴巴裡。


「唔啊……難吃!」

「……失禮了。」

「咦!?等等……不要去啊!」


除了反應明顯到完全不想演的前偶像之外,平常好好愛惜食物的主持人也飛奔到了後台尋找愛的垃圾桶。

悠步伸手想阻止主持人飛奔離開,但完全無法阻止他的求生意志。

如果這是正式播放的話,螢幕上肯定切換到「請欣賞各種美食」的畫面了。

主持人回到現場沒多久,大家便重新回到了講評階段。


「該怎麼說……完全沒有咖哩的味道,而且苦到不行。」

「咦?你們說她剛剛加的不是咖哩……是可可粉?」


主持人聽著製作單位打的小報告,悠步似乎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犯的錯誤。

雖然可可入菜也不是不行,但像悠步那樣把可可當咖哩那樣大量加下去……完全不敢想像會是什麼味道。

更不用說後續的其他步驟,似乎除了咖哩粉之外,還把牛奶拿成豆漿、糖跟鹽巴的比例放反等等,由各種失誤累積起來的災難。


「總之……小悠步,希望妳下一次做菜,可以先試試味道。」

「欸?可是這樣就沒有驚喜了耶……」

「不需要這種驚喜啦!」


悠步就在被責難之中度過了審查,但我想到時候悠步的粉絲應該都會覺得這樣的她很可愛吧?

該怎麼說……悠步的粉絲狂熱度非常高,她天生就是做什麼都會引起話題的性格。

到時候有人在社群上模仿悠步的料理,並且把成品一口一口好好吃完都不會讓我感到訝異。


「那也差不多該迎來最後一位了,小怜來吧。」

「好、好的……這是雙起司漢堡排佐荷蘭醬水波蛋……」


怜羞怯地把漢堡端上桌,來賓們都難掩驚訝的表情,尤其是剛迎接完悠步得意之作的當下。

怜做了擺盤媲美高級餐廳的漢堡排,食材也都整齊劃一地擺放在她想要的位置上。

完美沾著均勻醬汁的漢堡放了精美的熱熔起司,一旁的水波蛋淋上香蒜荷蘭醬,讓人不禁懷疑這是有辦法在幾十分鐘內完成的料理嗎?


「原來我們這節目會出現這麼正經的料理。」

「不過外觀不能證明一切……還是得吃下去才知道。」

「其實是妳急著想吃了吧?」


而所有人吃下去的反應完全沒有意外,都露出了幸福洋溢的神情。

直到有人正式發表感想之前,怜一直是有點擔心不夠好吃的表情。

但我想……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在吃過悠步料理之後,再吃怜那充滿救贖的味道是什麼感覺。

我跟身旁的智代梨四目相交,同時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名牌被放在停車場啦!」

「嚴格上來說,是放在停車場的垃圾桶上面。」


進入排名階段時,悠步即使想阻止主持人離開,仍舊無法阻擋節目安排的命運。

悠步坐在回程的車上抱怨著,卻馬上被三枝小姐狠狠地吐槽。

最終悠步被放到了停車場外,名牌連待在攝影棚的機會都沒有,暫列目前所有上通告的藝人中最後一名。


「沒關係啦,聽說以前有人被要求把名牌帶回家……悠步還不算慘啦。」

「愛華……留在金字塔裡面的人,都沒有資格安慰我。」

「別這樣嘛,我最喜歡悠步了。」

「那愛華下次來家裡,會願意吃我做的東西嗎?」

「啊……抱歉,只有這點不行。」

「妳們兩個,小聲一點啦……」





我跟悠步坐在車廂裡打鬧,視線看到了在最後座的智代梨,以及靠在她肩膀上熟睡的怜。

她注意到我跟悠步的打鬧,伸出了食指抵在唇邊示意要我們安靜一點。

智代梨用手牽著疲憊的怜,就像在照顧比自己年紀小的妹妹。


最後除了悠步之外,我們都順利留在可見的排行榜之中,尤其是怜還成為了現役前幾名而被放到了塔頂。

或許對怜來說,也想靠著這個節目證明自己從哥哥那邊學來的廚藝是貨真價實的。

帶著我們無法明白的壓力,錄了這一整天的節目或許也讓怜比我們還要更加疲累也說不定。


我跟悠步意識到智代梨的意思,也很快放輕了動作並安靜下來。

並且一起欣賞著CYRA中年紀最小,也是我們最想特別疼愛的怜……她那可愛的睡臉。


只不過,比想像中還要更快結束的錄影,這讓我思考了早上與陽太的對話。

如果我就這樣去找陽太,跟他說我還是來找你了……不知道楊太會不會覺得很開心呢?

雖然我也漸漸意識到,陽太出現在我思緒之中的頻率愈來愈高,但我似乎沒辦法阻止這樣的自己。


原本覺得一個禮拜三天或許沒什麼,但意識到這個限制之後,我或許也變得更加貪心。

以前沒有特別意識到的事情,現在卻會覺得……一周只有三天可以選擇跟陽太碰面,似乎有點不太夠了。

今天莫名其妙地,好想做漢堡排給陽太吃。


而且想做的還是,今天在攝影棚所做出來,完全一模一樣的料理。

百般猶豫之後,我還是決定等等跟陽太聯絡。

傳給他:「陽太,晚餐要一起吃嗎?」這樣的訊息。




1,46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