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重疊的身影(上)※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好了……各位的表現很好,明天我們再繼續吧。」

「是的!」「好!」


舞蹈指導宣告一整天的排練結束,打起精神回應之後便跟大家一起回到更衣室。

而這是新單曲正式發片之前,為唯一一次在電視台的直播演唱做準備。

為了讓直播時能做出最好的演出,CYRA的大家都不敢懈怠。


「唉……今天也好累喔……」

「打起精神來,悠步。」

「我知道啦……只是抱怨一下下……」


不過到了休息時間,只剩我們四個人的時候還是會徹底放鬆下來。

悠步像是累癱了一般搖搖晃晃地打開衣櫃,跟在後頭的智代梨則露出認真的神情鼓勵她。

兩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地打,邊換起衣服邊聊天。


「怜,今天也辛苦了。」

「啊,謝謝……」


我向裡頭年紀最小但長得比我高一些的怜做了簡單的問候,她也馬上有禮貌地開口回應。

怜留著清爽短髮,外表雖然看起來是有些冷淡的孩子,實際上是所有人裡面最有少女心的。

而公司也徹底地運用了她唱功最好這點,將她塑造成酷炫又不愛說話,只有舞台上會展現爆發力的形象。


不只是橘愛華,我們都有利用本身特質來包裝形象的成分存在。

乖巧可愛並頂著齊劉海的悠步、經常綁著馬尾而認真親切的智代梨,以及清爽開朗常保笑容的愛華。

不過跟我不一樣的是,她們都是真正的花樣年華少女,也就是真正的現役女高中生偶像。

因為同期出道又是夥伴的關係,縱使有一點年齡的差異,在閒聊時我們也沒有太多的上下關係。


「話說,今天就是播出的日子了耶。」

「……播出什麼?」

「愛華妳忘了嗎!?前陣子錄的訪談啊!」

「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因為最近過得太過充實,不論工作還是私人時間都被安排得滿滿的。

原本令我期待的節目卻被我忘得一乾二淨,要不是悠步提醒了我,真的會完全錯過。


「感覺愛華最近都很開心的樣子,該不會有發生什麼比這更好的事情吧?」

「好事嗎?應該也不算吧……」

「什麼什麼?感覺有蹊蹺耶……」


智代梨笑著詢問我的氣色,但我知道她並沒有特別的含意。

倒是聽見我的回答有所猶豫的悠步,馬上更進一步追問我究竟隱瞞了什麼。

我不能明確說出其中的原因……但今天中午私人手機收到的訊息,肯定佔有一些份量。


陽太難得主動約我,而且還這麼早就發訊息確認我的意願,我的內心比想像中還要雀躍一點。

對現在的我來說,跟陽太相處快要變成日常的一環了,不只是為了排解性慾而已。

但目前比較重要的事情,應該是怎麼樣擺脫悠步的追問……


「那個……三枝小姐在群組說她到停車場了,要送我們回家。」


我還在為此困擾的時候,已經換好衣服的怜意外地幫我解了圍。

在心中默默稱讚了怜一下之後,我便藉這個機會把話題帶開。


「那我們快點準備吧,別讓三枝小姐等了。」


我故作匆忙地把換下來的衣服裝起來,被我這麼一催促,其他人也只能盡量快點整理好自己的物品。

事務所有自己的地下停車場跟可申請的公用車,就算不是通告行程,只要我們四個人聚在一起,三枝小姐都會盡量開車接送我們回家。

雖然已經是出道的偶像,但老家在其他縣市的智代梨仍然住在離這不遠的團體宿舍,由宿舍管理人負責照料尚未成年的她跟其他練習生們。

而悠步跟怜則還是住在家裡,只有我目前是一個人獨居在外……而前陣子也從沒電梯的簡易公寓搬到了現在比較好的高級大樓式公寓。


所以三枝小姐通常都是分別送她們先回到家之後,再單獨把我載回現在的住處。

只不過她最近有點過度保護的跡象,就算是像現在這樣太陽剛下山的時間點也會想盡辦法親自送我回家。

明明在搬到新家之前,只要不是太晚的時間都會讓我搭計程車或搭地鐵回家的。

三枝小姐也只有大致告訴我,比較有名之後要更注重居住隱私的問題,所以我也沒有過問太多。


「最近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有啊,我們要發片了。」

「這我當然知道……沒什麼事是最好,總之有什麼需求都跟我說。」

「好喔。」


等車上只剩下我跟三枝小姐的時候,她最近總是會這麼問。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陽太的事情被三枝小姐察覺了,一陣窮緊張之後才發現似乎不是這樣。

她總是輕描淡寫地提起,就像是普通的問候,似乎只是詢問我的狀況而已。

我也漸漸地不以為意,把它當成了一種公務上的往來。


「雖然問這問題有點奇怪……但妳最近都沒拜託我買新玩具了,上次那個有這麼好用嗎?」

「咦……妳是說……啊!對、對啊,真的很好用耶!」


我遲疑了一下才發現三枝小姐想詢問我什麼,我才想起來自己的確有陣子沒有麻煩她了。

明明一年下來拜託她買的東西塞滿了小箱子,自從認識陽太之後就沒有再增加了,她會覺得好奇也沒辦法。


「三枝小姐也買一個怎麼樣?可以跟男友一起玩喔。」

「不……我就算了吧,那玩具的尺寸讓我有點不安。」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雖然透過反問三枝小姐來結束了話題,但我在心中稍微盤算……有機會應該再拜託三枝小姐,維持一切如故的假象才對。

本來想趁這個空檔看一下有什麼可以買的,才想起來私人手機有絕對不能被三枝小姐注意到的訊息內容。

就算只是被不小心瞄到一眼,也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我便什麼也不做地直到平安到達公寓。

踏進了大廳看著門外開著大燈的保姆車迴轉離去,我才敢安心地把手機從包包裡掏出來。


在等待電梯的短暫時間裡,我發了貼圖給陽太。

一方面為了確認陽太是否在家,另一方面也是想告知他我馬上就會過去他家裡。

陽太很快便回覆我,只要是在我們約好的那天,他總是很迅速地答覆。


本來應該先回家一趟洗個澡再過去的,但今天回到家的時間比想像中晚,本來預計太陽下山前就可以到家的。

讓陽太多等了一兩個小時,怕他到時候又有怨言,就想先去他家再好好洗澡。

反正剛洗完澡身體香香的,做起來陽太也會比較開心吧?

抱著這樣的心情,確認走廊上沒任何人後,我按照慣例地按下陽太家門口的門鈴。


「我來了。」

「嗯。」


沒過多久陽太便打開門來迎接我,明明是假日他卻看起來有特別整理過儀容,就像是有特別準備一樣。

我把這件事情默默放在心中,脫下鞋子跟著陽太進到屋裡。

將包包放好後,我本來想告訴陽太自己想在這洗澡的打算,陽太卻先一步抱住了我。


沒有留給我太多說話的時間,陽太在互擁的極近距離下深深吻了我。

他一如往常地充滿私慾,伸進來的舌頭不斷舔弄著我,等我反應過來時早就已將雙方的舌尖交纏在一起。

陽太的嘴裡充滿著薄荷的清香,我隱約記得那是他家裡牙膏的味道。


恍惚的熱吻總是可以讓我身體發軟,為了配合陽太的身高我必須踮起腳尖。

但這樣比起平常更難維持平衡的姿態,更讓我忘記要怎麼用力地掙扎。

他濕潤的嘴唇在與我分開後輕輕撥弄了我的上唇,故作輕咬的動作讓我發出些許的嬌喘。


「唔嗯……陽太……我還沒洗澡。」

「無所謂。」

「真是的……唔!」


完全沒有力氣推開陽太……不如說,這個過程總是讓我喜歡得不想中斷。

感受著陽太溫熱的吐息、他想吻我的慾望,還有那迫不及待已經伸進我裙底的大手……每一個小動作都讓我陶醉得困擾。

當他停下進攻嘴唇的動作,轉而親吻起脖子時,又讓我的身體得更加軟膩。


磨蹭在我鼻尖的側髮傳出一陣陣清香,還有髮絲上不太明顯的水氣,明白他剛洗完澡的事實,我更進一步失墜在他的懷裡。

明知道他在我肌膚上來回肆虐,遲早會聞到我身上散發出來的微微汗味,但我就是無法下定決心拒絕他的行為。


「妳想在哪做?」

「為什麼是問我啦……」


陽太一步步的進攻讓我愈來愈無法自拔,自己也早已沉浸在求歡的過程裡,開始積極起來主動索取更多的吻。

我摟著陽太的後頸,品味著他在深吻中餵給我的唾液。

悶在嘴裡聲音不斷從鼻息中發出,想先洗澡的思緒也慢慢從腦海裡消失。

腦海裏面留下的……是等等陽太會怎麼樣跟我交纏的身影。


「那陽太……抱我去床上可以嗎?」

「……那妳抓緊。」


陽太聽完我的請求,不拖泥帶水地把手繞過我的後膝。

原本以為他會像往常一樣把我粗暴地抱起來,這次卻把我像公主一樣打橫地抱在懷裡。

這個跟平常不同的姿態,讓我害怕掉落而緊緊抱住了陽太的脖子。

微微仰視的角度而映入的側臉,有些冷淡卻充分展現了他的韻味。

離房間愈近,我就愈無法遮掩自己的喘息,直到發出自己都無法料想的撒嬌聲。


「陽太……」


我湊緊陽太的身子,散發柔軟精香氣的衣服讓我心情難以平復。

就像貪心的孩子埋在他的肩膀裏頭,我不斷吸著那令人興奮的氣味。

一直到陽太溫柔地把我放上床為止,我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身體已充斥著醉醺醺的血液。


陽太卡住一隻腳到我的雙腿間並用雙手撐在床上,我仰躺著對他點點頭,接納隨之而來的擁吻。

他熟練地解開我胸口的鈕扣,眼神中的意圖表露無遺。

我一邊感受他的侵略,一邊感受被摟住的後頸,用全身放鬆來宣示自己的毫無防備。

像是預告自己的下一步,陽太給了我一個漫長的吻,接著用有些沉重卻不會弄痛我的力道揉捏起我的胸部。


「什麼都不說就開始揉……陽太真粗魯……」

「妳不喜歡可以拒絕。」

「嗯……我不喜歡,當然會拒絕……嗚嗯……!」




雖然有稍微厚實的胸墊擋在我們之間,但全身已經慢慢放鬆的現在,即使是些微的推擠也會讓我有感覺。

更不用說……因為揉捏的力道慢慢讓胸罩跑出空間,逐漸磨蹭到敏感的乳尖讓我發出更明顯的喘息。

我希望陽太有聽懂我的意思,而他愈來愈沒顧忌的手部動作,我想他已經徹底明白了。

而事到如今我也沒有想隱藏的意思了,我開始用放縱的嬌聲來告訴他我有多麼喜歡。


「啊……呀、呀啊……」


我不覺得彼此都是老實的人,唯有這時候我想讓陽太看見最老實的自己。

而我展現出自己真誠慾望的一面時,陽太也總會揭露一些充滿慾望的本性。

看著陽太被我的身體所吸引的樣貌,我總是會更容易陶醉在肉慾裡面。


「唔……呼嗯……!」


在我還沉迷在胸前的撫摸跟接吻時,陽太的手突然伸進我逐漸敞開的裙底。

他流暢地轉移攻勢,隔著內褲開始按摩起我的私密處,恰到好處的力道讓我毫無預警地發出顫抖。

原本就相當濕潤的蜜穴,一瞬間又變得更加潮濕而悶熱,讓我心癢難耐的快感隨著陽太的按壓一陣一陣地從下腹部傳遞到胸口。

陽太的嘴也沒閒下來,他不像剛才那樣深深埋著我的嘴,而是拉開了一點點的空間,來回舔舐我喘著氣而露出的舌尖。


來回在我的私處周圍畫圈的手指,動作顯得有些色情,我卻因此發出更加嬌嗔的聲音。

被陽太弄得快要溢出水流的穴口,也隱隱發出想要被觸摸的訊號,開始弄濕遮掩它的布料。

為了把這個訊號傳達給陽太,我也不自覺輕輕扭動起自己的臀部,用身體示意我現在的渴望。


陽太似乎有感受到我的請求,熟練地從內褲的上方探入。

已經被玩弄到想探頭出來的陰蒂,一下子就被陽太輕易地找到,他把我流瀉出來的蜜液當成潤滑來回用指腹輕輕磨蹭著。

我難以承受這理所當然的強烈刺激,被突如其來的快感襲擊下我稍稍夾起了雙腿。

但陽太放在我股間的手掌很結實,我只能在短暫的反抗之後,慢慢再一次放鬆身體。


在我放鬆下來之後,陽太並沒有執拗地進續進攻我的那裏。

而是向下一路探尋,緩緩將粗大的指節,一節一節放入我的小穴裡。

我明白他只有放入一根手指,但深深沒入的指腹輕易地玩弄我深處敏感的位置。

更不用說他經過這麼多次的探索,早就摸清楚我裡面最容易感到舒服的地方在哪裡。


我咬緊牙關準備迎接他的攻勢,但就像過去每一次的摳弄一樣,只要輕輕勾出我裡頭的形狀,我就會沉迷地無法好好思考。

沒過多久,我就變成只能緊抓身後的棉被,不斷被陽太勾出淫水的淫靡姿態。


「唔哈、唔嗯……陽太……」


到了這個時候,連普普通通地喊出名字都像是在撒嬌。

聽到我有些徬徨的呼喚,陽太放慢了動作,並輕輕地調整動作把我摟在懷裡。

感受貼近的身軀,一併回應陽太擁抱的同時,我將另一隻手伸到那抵在我大腿處的褲檔。

我配合著陽太的撥動,開始隔著褲子撫摸起他蓄勢待發的性器。


「陽太的下面好腫耶?」

「所以今天才會想找妳。」

「那真是……拿你沒辦法呢……」


我喘著大氣,用手掌去感受陽太的形狀,明白他堅挺無比的事實讓我更加興奮。

我揣摩陽太的分身,找到了他敏感的鈴口處,輕輕用指尖去磨蹭我猜想的位置。

在我輕盈的小小進攻下,陽太發出了短暫而微弱的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