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重疊的身影(上)※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好了……各位的表現很好,明天我們再繼續吧。」

「是的!」「好!」


舞蹈指導宣告一整天的排練結束,打起精神回應之後便跟大家一起回到更衣室。

而這是新單曲正式發片之前,為唯一一次在電視台的直播演唱做準備。

為了讓直播時能做出最好的演出,CYRA的大家都不敢懈怠。


「唉……今天也好累喔……」

「打起精神來,悠步。」

「我知道啦……只是抱怨一下下……」


不過到了休息時間,只剩我們四個人的時候還是會徹底放鬆下來。

悠步像是累癱了一般搖搖晃晃地打開衣櫃,跟在後頭的智代梨則露出認真的神情鼓勵她。

兩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地打,邊換起衣服邊聊天。


「怜,今天也辛苦了。」

「啊,謝謝……」


我向裡頭年紀最小但長得比我高一些的怜做了簡單的問候,她也馬上有禮貌地開口回應。

怜留著清爽短髮,外表雖然看起來是有些冷淡的孩子,實際上是所有人裡面最有少女心的。

而公司也徹底地運用了她唱功最好這點,將她塑造成酷炫又不愛說話,只有舞台上會展現爆發力的形象。


不只是橘愛華,我們都有利用本身特質來包裝形象的成分存在。

乖巧可愛並頂著齊劉海的悠步、經常綁著馬尾而認真親切的智代梨,以及清爽開朗常保笑容的愛華。

不過跟我不一樣的是,她們都是真正的花樣年華少女,也就是真正的現役女高中生偶像。

因為同期出道又是夥伴的關係,縱使有一點年齡的差異,在閒聊時我們也沒有太多的上下關係。


「話說,今天就是播出的日子了耶。」

「……播出什麼?」

「愛華妳忘了嗎!?前陣子錄的訪談啊!」

「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因為最近過得太過充實,不論工作還是私人時間都被安排得滿滿的。

原本令我期待的節目卻被我忘得一乾二淨,要不是悠步提醒了我,真的會完全錯過。


「感覺愛華最近都很開心的樣子,該不會有發生什麼比這更好的事情吧?」

「好事嗎?應該也不算吧……」

「什麼什麼?感覺有蹊蹺耶……」


智代梨笑著詢問我的氣色,但我知道她並沒有特別的含意。

倒是聽見我的回答有所猶豫的悠步,馬上更進一步追問我究竟隱瞞了什麼。

我不能明確說出其中的原因……但今天中午私人手機收到的訊息,肯定佔有一些份量。


陽太難得主動約我,而且還這麼早就發訊息確認我的意願,我的內心比想像中還要雀躍一點。

對現在的我來說,跟陽太相處快要變成日常的一環了,不只是為了排解性慾而已。

但目前比較重要的事情,應該是怎麼樣擺脫悠步的追問……


「那個……三枝小姐在群組說她到停車場了,要送我們回家。」


我還在為此困擾的時候,已經換好衣服的怜意外地幫我解了圍。

在心中默默稱讚了怜一下之後,我便藉這個機會把話題帶開。


「那我們快點準備吧,別讓三枝小姐等了。」


我故作匆忙地把換下來的衣服裝起來,被我這麼一催促,其他人也只能盡量快點整理好自己的物品。

事務所有自己的地下停車場跟可申請的公用車,就算不是通告行程,只要我們四個人聚在一起,三枝小姐都會盡量開車接送我們回家。

雖然已經是出道的偶像,但老家在其他縣市的智代梨仍然住在離這不遠的團體宿舍,由宿舍管理人負責照料尚未成年的她跟其他練習生們。

而悠步跟怜則還是住在家裡,只有我目前是一個人獨居在外……而前陣子也從沒電梯的簡易公寓搬到了現在比較好的高級大樓式公寓。


所以三枝小姐通常都是分別送她們先回到家之後,再單獨把我載回現在的住處。

只不過她最近有點過度保護的跡象,就算是像現在這樣太陽剛下山的時間點也會想盡辦法親自送我回家。

明明在搬到新家之前,只要不是太晚的時間都會讓我搭計程車或搭地鐵回家的。

三枝小姐也只有大致告訴我,比較有名之後要更注重居住隱私的問題,所以我也沒有過問太多。


「最近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有啊,我們要發片了。」

「這我當然知道……沒什麼事是最好,總之有什麼需求都跟我說。」

「好喔。」


等車上只剩下我跟三枝小姐的時候,她最近總是會這麼問。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陽太的事情被三枝小姐察覺了,一陣窮緊張之後才發現似乎不是這樣。

她總是輕描淡寫地提起,就像是普通的問候,似乎只是詢問我的狀況而已。

我也漸漸地不以為意,把它當成了一種公務上的往來。


「雖然問這問題有點奇怪……但妳最近都沒拜託我買新玩具了,上次那個有這麼好用嗎?」

「咦……妳是說……啊!對、對啊,真的很好用耶!」


我遲疑了一下才發現三枝小姐想詢問我什麼,我才想起來自己的確有陣子沒有麻煩她了。

明明一年下來拜託她買的東西塞滿了小箱子,自從認識陽太之後就沒有再增加了,她會覺得好奇也沒辦法。


「三枝小姐也買一個怎麼樣?可以跟男友一起玩喔。」

「不……我就算了吧,那玩具的尺寸讓我有點不安。」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雖然透過反問三枝小姐來結束了話題,但我在心中稍微盤算……有機會應該再拜託三枝小姐,維持一切如故的假象才對。

本來想趁這個空檔看一下有什麼可以買的,才想起來私人手機有絕對不能被三枝小姐注意到的訊息內容。

就算只是被不小心瞄到一眼,也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我便什麼也不做地直到平安到達公寓。

踏進了大廳看著門外開著大燈的保姆車迴轉離去,我才敢安心地把手機從包包裡掏出來。


在等待電梯的短暫時間裡,我發了貼圖給陽太。

一方面為了確認陽太是否在家,另一方面也是想告知他我馬上就會過去他家裡。

陽太很快便回覆我,只要是在我們約好的那天,他總是很迅速地答覆。


本來應該先回家一趟洗個澡再過去的,但今天回到家的時間比想像中晚,本來預計太陽下山前就可以到家的。

讓陽太多等了一兩個小時,怕他到時候又有怨言,就想先去他家再好好洗澡。

反正剛洗完澡身體香香的,做起來陽太也會比較開心吧?

抱著這樣的心情,確認走廊上沒任何人後,我按照慣例地按下陽太家門口的門鈴。


「我來了。」

「嗯。」


沒過多久陽太便打開門來迎接我,明明是假日他卻看起來有特別整理過儀容,就像是有特別準備一樣。

我把這件事情默默放在心中,脫下鞋子跟著陽太進到屋裡。

將包包放好後,我本來想告訴陽太自己想在這洗澡的打算,陽太卻先一步抱住了我。


沒有留給我太多說話的時間,陽太在互擁的極近距離下深深吻了我。

他一如往常地充滿私慾,伸進來的舌頭不斷舔弄著我,等我反應過來時早就已將雙方的舌尖交纏在一起。

陽太的嘴裡充滿著薄荷的清香,我隱約記得那是他家裡牙膏的味道。


恍惚的熱吻總是可以讓我身體發軟,為了配合陽太的身高我必須踮起腳尖。

但這樣比起平常更難維持平衡的姿態,更讓我忘記要怎麼用力地掙扎。

他濕潤的嘴唇在與我分開後輕輕撥弄了我的上唇,故作輕咬的動作讓我發出些許的嬌喘。


「唔嗯……陽太……我還沒洗澡。」

「無所謂。」

「真是的……唔!」


完全沒有力氣推開陽太……不如說,這個過程總是讓我喜歡得不想中斷。

感受著陽太溫熱的吐息、他想吻我的慾望,還有那迫不及待已經伸進我裙底的大手……每一個小動作都讓我陶醉得困擾。

當他停下進攻嘴唇的動作,轉而親吻起脖子時,又讓我的身體得更加軟膩。


磨蹭在我鼻尖的側髮傳出一陣陣清香,還有髮絲上不太明顯的水氣,明白他剛洗完澡的事實,我更進一步失墜在他的懷裡。

明知道他在我肌膚上來回肆虐,遲早會聞到我身上散發出來的微微汗味,但我就是無法下定決心拒絕他的行為。


「妳想在哪做?」

「為什麼是問我啦……」


陽太一步步的進攻讓我愈來愈無法自拔,自己也早已沉浸在求歡的過程裡,開始積極起來主動索取更多的吻。

我摟著陽太的後頸,品味著他在深吻中餵給我的唾液。

悶在嘴裡聲音不斷從鼻息中發出,想先洗澡的思緒也慢慢從腦海裡消失。

腦海裏面留下的……是等等陽太會怎麼樣跟我交纏的身影。


「那陽太……抱我去床上可以嗎?」

「……那妳抓緊。」


陽太聽完我的請求,不拖泥帶水地把手繞過我的後膝。

原本以為他會像往常一樣把我粗暴地抱起來,這次卻把我像公主一樣打橫地抱在懷裡。

這個跟平常不同的姿態,讓我害怕掉落而緊緊抱住了陽太的脖子。

微微仰視的角度而映入的側臉,有些冷淡卻充分展現了他的韻味。

離房間愈近,我就愈無法遮掩自己的喘息,直到發出自己都無法料想的撒嬌聲。


「陽太……」


我湊緊陽太的身子,散發柔軟精香氣的衣服讓我心情難以平復。

就像貪心的孩子埋在他的肩膀裏頭,我不斷吸著那令人興奮的氣味。

一直到陽太溫柔地把我放上床為止,我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身體已充斥著醉醺醺的血液。


陽太卡住一隻腳到我的雙腿間並用雙手撐在床上,我仰躺著對他點點頭,接納隨之而來的擁吻。

他熟練地解開我胸口的鈕扣,眼神中的意圖表露無遺。

我一邊感受他的侵略,一邊感受被摟住的後頸,用全身放鬆來宣示自己的毫無防備。

像是預告自己的下一步,陽太給了我一個漫長的吻,接著用有些沉重卻不會弄痛我的力道揉捏起我的胸部。


「什麼都不說就開始揉……陽太真粗魯……」

「妳不喜歡可以拒絕。」

「嗯……我不喜歡,當然會拒絕……嗚嗯……!」




雖然有稍微厚實的胸墊擋在我們之間,但全身已經慢慢放鬆的現在,即使是些微的推擠也會讓我有感覺。

更不用說……因為揉捏的力道慢慢讓胸罩跑出空間,逐漸磨蹭到敏感的乳尖讓我發出更明顯的喘息。

我希望陽太有聽懂我的意思,而他愈來愈沒顧忌的手部動作,我想他已經徹底明白了。

而事到如今我也沒有想隱藏的意思了,我開始用放縱的嬌聲來告訴他我有多麼喜歡。


「啊……呀、呀啊……」


我不覺得彼此都是老實的人,唯有這時候我想讓陽太看見最老實的自己。

而我展現出自己真誠慾望的一面時,陽太也總會揭露一些充滿慾望的本性。

看著陽太被我的身體所吸引的樣貌,我總是會更容易陶醉在肉慾裡面。


「唔……呼嗯……!」


在我還沉迷在胸前的撫摸跟接吻時,陽太的手突然伸進我逐漸敞開的裙底。

他流暢地轉移攻勢,隔著內褲開始按摩起我的私密處,恰到好處的力道讓我毫無預警地發出顫抖。

原本就相當濕潤的蜜穴,一瞬間又變得更加潮濕而悶熱,讓我心癢難耐的快感隨著陽太的按壓一陣一陣地從下腹部傳遞到胸口。

陽太的嘴也沒閒下來,他不像剛才那樣深深埋著我的嘴,而是拉開了一點點的空間,來回舔舐我喘著氣而露出的舌尖。


來回在我的私處周圍畫圈的手指,動作顯得有些色情,我卻因此發出更加嬌嗔的聲音。

被陽太弄得快要溢出水流的穴口,也隱隱發出想要被觸摸的訊號,開始弄濕遮掩它的布料。

為了把這個訊號傳達給陽太,我也不自覺輕輕扭動起自己的臀部,用身體示意我現在的渴望。


陽太似乎有感受到我的請求,熟練地從內褲的上方探入。

已經被玩弄到想探頭出來的陰蒂,一下子就被陽太輕易地找到,他把我流瀉出來的蜜液當成潤滑來回用指腹輕輕磨蹭著。

我難以承受這理所當然的強烈刺激,被突如其來的快感襲擊下我稍稍夾起了雙腿。

但陽太放在我股間的手掌很結實,我只能在短暫的反抗之後,慢慢再一次放鬆身體。


在我放鬆下來之後,陽太並沒有執拗地進續進攻我的那裏。

而是向下一路探尋,緩緩將粗大的指節,一節一節放入我的小穴裡。

我明白他只有放入一根手指,但深深沒入的指腹輕易地玩弄我深處敏感的位置。

更不用說他經過這麼多次的探索,早就摸清楚我裡面最容易感到舒服的地方在哪裡。


我咬緊牙關準備迎接他的攻勢,但就像過去每一次的摳弄一樣,只要輕輕勾出我裡頭的形狀,我就會沉迷地無法好好思考。

沒過多久,我就變成只能緊抓身後的棉被,不斷被陽太勾出淫水的淫靡姿態。


「唔哈、唔嗯……陽太……」


到了這個時候,連普普通通地喊出名字都像是在撒嬌。

聽到我有些徬徨的呼喚,陽太放慢了動作,並輕輕地調整動作把我摟在懷裡。

感受貼近的身軀,一併回應陽太擁抱的同時,我將另一隻手伸到那抵在我大腿處的褲檔。

我配合著陽太的撥動,開始隔著褲子撫摸起他蓄勢待發的性器。


「陽太的下面好腫耶?」

「所以今天才會想找妳。」

「那真是……拿你沒辦法呢……」


我喘著大氣,用手掌去感受陽太的形狀,明白他堅挺無比的事實讓我更加興奮。

我揣摩陽太的分身,找到了他敏感的鈴口處,輕輕用指尖去磨蹭我猜想的位置。

在我輕盈的小小進攻下,陽太發出了短暫而微弱的顫抖。


「咕……!」

「呵呵……唔、唔嗯……!?」


對於陽太的老實反應,我微微笑了出來,但陽太馬上就不讓我有這樣的餘裕。

手指抽出的刺激讓我停下笑聲,從快感中解放的瞬間卻讓我感到裡頭有些寂寞。

就像是刻意展現給我看一般,陽太先在我眼前搓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隨後更舔了一下那泛著透亮水光的位置。


我猜到這是想讓我害臊,更進一步取得主導地位的小手段。

我不介意把掌控一切的權力讓給陽太,也不想吝嗇於暴露自己的弱點,但他太貪心的話我也是會稍稍反擊的。


「我的味道……好吃嗎?」

「……還不錯。」


我喘著大氣盯著陽太的嘴,用簡短的詢問告訴他我並不會因此而害羞。

雖然身體還非常敏感,陽太繼續進攻的話我應該又會馬上淪陷,至少口頭上我不想讓他佔到太多便宜。


彼此的視線在此時交會在一起,不等陽太有下一個動作我作勢先拉下他的褲頭。

平常我們在這個時候就差不多要進入正題,讓他粗大的性器慢慢進入我,一起享受在濡濕而濃厚的交歡裡。

所以陽太伸出手脫掉我的內褲時,我也配合他手掌的位置抬高臀部,讓他能更輕鬆地卸除我最後的遮掩。


我也使力伸展雙腿,把氾濫成災的腫脹小穴展現在陽太的眼前,準備迎接要降臨身上的厚實存在感。

陽太緩緩推開我的大腿讓我張得更開時,我才注意到陽太並沒有完全脫下他的褲子。

還在疑惑陽太是否有什麼其他想法時,我已經來不及阻止他將我的紗裙拉得更高,接著把臉部埋入我大腿間的突襲。


「……咦?陽、陽太……哈、哈嗚……」


他靈活的舌尖先是在我的穴口色情地舔了一下,之後便專心地刺激我毫無防備的蓓蕾。

陽太甚至不需要用手指輕輕剝開,弱點早就徹底暴露在他的面前,他的舌頭想怎麼玩弄我都無法阻止。

毫不忌諱地來回擺弄我的敏感處,一下子我又感覺到已經滿盈的穴口又趁隙流了一些春液出來。

陽太之前並沒有用嘴巴服侍過我,總是在兩人都準備好之後就急著進來。

而偏偏他初次這樣吸吮,如同仔細品味我最私密味道的行為,卻剛好挑了這個我還沒仔細洗過澡的一天。


雖然說不上真的羞恥,但我不想讓陽太以為這就是我本來應該有的味道……有洗過澡明明會更好聞的!

即使想嘗試伸手推開陽太的臉,他使勁壓住我的腿又不停地用複雜的方式舔弄,我早就已經渾身無力地被他掌握在手中。

他舌頭靈巧得不可思議,刺激的位置完全沒有重複過,擺弄方式也無法預測,不知道下一次快感會怎麼襲來的我,完全無從反抗。


「陽太……啊、啊嗚……!」


而一方面讓我難以拒絕的原因……就是陽太讓我太舒服了。

雖然他的動作有點粗魯,但嘴巴上的動作卻細緻得讓我感受不到任何不快。

重複堆疊起來的快感讓我快要無法駕馭,但就這樣放鬆讓自己迎接高潮還是太過羞恥。

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跟陽太舌尖接觸的位置,下意識地想要抓住些什麼的我只能把手伸回來,緊緊抓住自己的身後棉被。


「唔咕……呀……哈啊!」


原本就已經被陽太的手玩弄得相當敏感的身體,再怎麼努力忍耐,在陽太執意的進攻下讓快感一口氣爆發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陽太貼緊我輕輕吸住了我腫脹的果實,同時不斷用嘴裡的舌尖反覆輕盈地勾著,我知道我抵擋不了這樣的強力進攻。

我發出了像是要哭出來般的呻吟,下肢的肌肉都在同一時間緊緊收縮了起來。

甚至還來不及搞懂陽太為什麼能讓我這麼舒服……一陣巨大的顫抖就先讓我迎來了高潮。


一陣一陣的洪流,不知羞恥地從體內竄出。

明明有不少潮液濺到了陽太的嘴邊,他仍然沒有因此停下動作。

他愈是不停下來,我就噴濺出更多的淫水,一直到把我的裙子、床鋪、陽太的身體都濺濕……好一陣子等水勢逐漸停了下來,陽太才終於願意放過我。


他鬆開我的大腿,將自己的上衣脫下並抹去臉上的水痕。

我全身癱軟地躺在床緣,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連同褲子跟內褲都慢慢脫掉。

看著他龐大的凶器在重新抬起我的雙腳後慢慢逼近,我知道我將要迎來下一波感官的囚籠。


陽太並沒有在言語上給我任何的準備,用手扶著自己的性器抵住穴口……不如說他刻意地用鈴口輕輕戳了一下我的陰蒂,想看我的反應。

濕滑的入口如同在邀請陽太一般,黏液都沾到了陽太的陽根上,他也確認我現在可以被他輕易地進入之後就一股腦地全部插了進來。

明明跟他體型差異甚大的緊緻肉穴,卻像一直期待這一刻而貪心地緊緊吸住他凶器的每一處肌膚。

每一次進入的瞬間,都會有種自己在被他蹂躪的錯覺,突然被填滿的強烈快感總是讓我無法順利捉摸。

而這種像是灼熱感的歡愉,都會讓我的腦袋呈現轉瞬的一片空白。


「好大……好……舒服……」


不管是什麼情況,只要是跟陽太進入做愛的正題,我都會老實地告訴他我的感想。

可能是前戲比起以往都更加充實,體內比之前都還要更難受——如果用最直接的方式說出來,就是又熱又癢……想要陽太更用力地磨蹭我的花心。

而陽太似乎也從我完全不加遮掩的動作看出來,我比平常更想要他粗魯地對待我。


陽太調整了自己的角度,同時拉著我更進一步湊近床緣。

站在地板上的陽太壓制著我,讓芯蕊跟性器的接觸又更緊密了數分。


「啊!嗯啊……!哈啊!」


我毫無節操地發出淫蕩的叫聲,每一次嬌嗔的喘聲都是為了讓陽太更加投入,想讓他進一步地抵入我的更深處。

而陽太也比平常更加地興奮,在我體內肆虐的分身變得愈來愈堅硬、愈來愈巨大……甚至讓我有一種連子宮都想被他填滿的妄想。

我眼前那不斷在抽送的性器,連同根部都沾滿了我體內被勾出的淫水,也重覆證明著陽太有多努力地塞到最裡面。


「陽太……裡面好癢……咿、啊!」

「已經……插得很激烈了……」

「就算這樣……還是想陽太更用力……唔嗯……!」


我的請求才剛說完,陽太維持反覆深入的態勢放開我的腳,改成抓緊我的腰部更強烈控制著我的身體。

陽太配合自己腰部的律動,邊挺進邊施力讓我靠向他,被兩股兩道同時推擠之下,頻繁地碰到今天最深的位置。


「這樣……這樣好舒服!」


我舉高雙手摟住陽太的脖子,癡醉地望著眼前讓我舒服至極的男人。

感受整個肚子都被塞得滿滿的衝擊,我的腦袋又被陽太給予的快感給填滿。

我失控地緊縮,下腹部的神經全部集中在陽太最深入的那一點上。

我身上充滿著被陽太逼出的汗水、唾液、眼淚,還有停不下來的淫水,全身像是浸在名為快感的熱流裡無法逃離。


「我想要……陽太給我熱熱的……哈啊……哈啊……」

「……妳又這個表情,真的是……!」


我不曉得陽太口中說的我,到底是什麼樣子。

但我知道我一直盯著陽太的雙眼,雙唇舒服得無法收起,舌頭也不受控地一直伸出來頂著唇瓣。

還有被快感逼到無法控制,愈興奮就愈持續上揚的嘴角,似乎露出了難以想像的微笑。

或許在他眼裡,這是是極為誘人的姿態吧?


「就真的……很想要嘛……呀啊……!」



陽太不再出聲回應我的請求,但整個人埋到了我的身上,喘息也在我耳邊響起。

他的動作變得更加激烈,在我體內的陰莖也突然膨脹起來,筋肉緊繃的脈動也明顯得讓我能明確感受。

知道這是陽太準備射進來的前兆,我盡可能張開自己的雙腳,讓他的身體能夠更貼近我。


這就像是一種默契,也或許是我們追求快感所展現的本能。

做愛的過程,我們總是會想盡一切辦法讓高潮時短短幾秒的快感放大到極限。

為了得到這樣的結果,我跟陽太都明白如果要全部射進來……一定要射在最裡面,讓彼此完整享到過程的脈動。

我擅自認為不管是陽太還是我,這都是最能盡情享受且毫無遺憾的方式了。


最後我感覺到一陣短暫的記憶空白處,思緒也變得模糊,我只能當作這是快感堆疊到太過極限的恍神。

回過神來的時候陽太已經抵在我的花心又擠又磨,我的下肢也因為又再次迎來高潮,隨著蜜液的濺出而陣陣顫抖。

陽太一股一股注進他的炙熱到我的身體裡時,我也無法受控地收縮內壁,像配合陽太一般噴出潮水。


他埋在我身旁的臉,則像是難以克制不斷呼出低喘,如同野獸一般嗚咽出本能的快感聲。

而聽著這樣的陽太……也是我享受這個過程的一部份,想到他正老實地被我榨出來總是會讓我感到一陣歡喜。

我撫摸著陽太的後髮,用心地感受他塞到極限的慾念,這時的他就像想直接射進子宮裡頭的貪心鬼。


「唔嗯……陽太……還在射……」

「……積了很多天。」

「那你就……盡情地釋放給我吧……」


我喘著大氣,讓陽太在體內停留了一段時間,直到我們兩個都不再顫抖。

陽太的射精完全停下來後,我輕扶著陽太的臉,稍微張開了嘴伸出舌頭撒嬌。

交歡時的我們總是很有默契,這時不須言語溝通他就知道我想要一個深深的吻,想再醉倒在陽太的溫情裡。

不僅是我狹窄的蜜壺,感覺身體每一處都因此被陽太好好填滿的感覺……我真的好滿足。


接吻之後的一陣眼神交流,我們終於找到合適的拔出時機。

平常我應該會在陽太抽出來之前用手堵住,避免流出的精液一次全部濺出。

但這一次我好奇地想體驗自己徹底不防範,任由剛剛注進來的隨意流淌的感受。

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是單純的心血來潮……又或是有什麼新的情緒在我心中萌芽吧。


本來覺得陽太比平常射得久或許是錯覺,但我撐起身體盯著陽太拔出的瞬間,流出的量驚人得讓我在心中發出了讚嘆。

目睹如此色情的景象,我無視了內部的襯裙被弄髒,興奮地摳弄起我們的穢液在手中把玩。

另一個呈現在眼前的景象,是陽太用細細稠絲勉強跟我的穴口牽連的鈴口,我便好奇地套弄他還相當堅挺的性器。


「等……唔!」

「呀啊!?」


撐在我上方的陽太仍舊在喘著氣,似乎在做短暫的休息,被我這麼突襲他發出了微微的顫抖跟驚聲。

而我這小小的突發行為,也讓陽太留在身體裡的殘液流了出來……而且還全部濺到了我腰部之上,折在腰際的紗裙染上了白漬。

沾到內部或小範圍還可以回家再洗,但最外側摺起來的紗裙攤開之後就變成了又長又寬的黏稠污漬,幾乎從腰部直達裙底都有明顯的痕跡,簡直慘不忍睹。

看著這令我困擾的景象,我跟陽太頓時陷入面面相覷的窘境。


「……可以借陽太的洗衣機嗎?」

「嗯。」


我開口說出不曾向陽太提出的請求,但我想這時候的他應該是明事理的。

陽太不但點點頭協助我把衣服脫掉,還少見地仔細幫我擦拭身體。


「妳先去洗澡吧。」


等處理得差不多之後,陽太拿著我的衣服離開房間。

由於馬上就要洗澡,我也乾脆不好好整理儀容了,直接脫掉掛在腳上的內褲,提著它只穿胸罩走去浴室。


「要一起丟進去洗嗎?」

「唔……這些我還是帶回去洗,不過裝在包包裡的運動服也一起麻煩你好了。」


在準備洗澡把內衣脫到置物櫃上時,在洗衣房幫我設定洗衣機的陽太隔著敞開的浴室門詢問我。

我知道他只是好意問我,但貼身的衣物果然還是想在自己家洗。

但今天練完舞都是汗水的運動服,應該可以趁機一起洗乾淨。


「衣服跟毛巾我放這。」

「啊……謝謝,陽太不一起洗嗎?」

「……妳想我幫你洗?」

「我沒這個意思!我只是問你要不要一起洗而已!」

「我剛洗完,晚點吧。」

「是嗎?好吧……那你幫我把這些帶出去好嗎?」


陽太的調侃讓我有些急躁地反駁,但他很平淡地答覆我就離開了,只能多請他把我的項鍊跟耳環拿走。

沖熱水搓洗身體的時候,我還是因此不小心發出微弱的嘆息。

有一點點……就真的那麼一點點,有想要陽太幫我洗身體沒錯。

畢竟陽太細心地幫我摳出來……也會讓我覺得是事後享受的一環,在陽太家洗澡時我總是會偷偷期待它發生。

當然不是每一次都能讓我得償所願,有時候還是得像這樣自己洗澡。


「隨便洗一洗吧。」


陽太沒有一起的話我就在這邊洗澡提不起幹勁,便打算回家之後再好好清理。

我拿起陽太幫我準備的衣服,一攤開就可以明白我們的身材差距。


「這就是所謂的男友襯衫嗎?……雖然也不是男友就是了。」


我將內衣暫時先留在洗衣房,保持真空的狀態穿上陽太給我的大尺碼衣服。

寬大的袖口跟足以遮住大腿的衣襬,如此新鮮的感覺讓我不禁竊笑了出來。


「哈哈……也太剛好了吧……」


看著鏡中的自己,彷彿就是在高大男友家寄宿的女性,衣襬正好可以遮住臀部下緣不至於馬上曝光。

過去從來沒在男人家留宿過的我,陽太讓我嘗試初次在男人家過夜後,今天還讓我獲得了這麼難得的體驗。

趁機偷聞一下陽太衣服上的柔軟精香氣後,我漫步回客廳去找陽太。

這時候的陽太已經在邊做家事邊開著電視來看,我也就自動坐回沙發跟著一起看電視。


「衣服還可以嗎?」

「嗯,都可以當成連身裙了。」


陽太稍微看了我一眼,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間……他視線掃過我自信的白皙大腿時,可不會被我錯過。

雖然陽太總是表現出有些冷淡的模樣,但他很喜歡我的身體這件事,我早就一清二楚了。


「一不小心就會走光耶……還是說陽太想看嗎?剛剛跟陽太做完,現在還腫腫的喔。」

「不必。」

「嘿嘿……這算是別人常說的男友襯衫吧?」

「妳想太多了吧?這只是鄰居襯衫。」

「哈啊!?你真的很沒情趣……再怎樣也能算是炮友襯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