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重疊的身影(下)※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

「不必,妳自己找事情做。」

「好吧……我就是沒事做才問你嘛。」


我洗完澡之後,陽太就無視我的存在一直在做自己的家務,一下掃地一下拖地,接著又開始摺起衣服。

坐在沙發上等待衣服洗好而無所事事的我,除了纏著陽太跟看電視外,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

而這時候我才想起來,下午時悠步提醒過我的事情。


「那陽太,我可以轉台嗎?」

「隨便妳。」

「……我就不客氣囉?」


拿起放在桌上的遙控器,我試著轉到讓我在意的頻道。

陽太也如他所說沒有對我加以阻止,視線透露出在觀察我的氣息。


「我記得是這一台,應該剛開始播……有了有了!」

「……這不就妳自己嗎?」

「對啊,前陣子錄的,想說時間剛好來看一下。」


鏡頭上是CYRA的四個人,以及細心訪問我們的老牌主持人。

這是一個專門針對歌手進行的談話性節目,每個禮拜會邀一組藝人來上節目,在訪談中穿插過去的回顧,有機會也能宣傳一下新歌。

因為有一定的公信力跟收視群基礎,能收到這個節目的通告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肯定。


「啊……大家都好可愛,哈哈……智代梨看起來超緊張的!」


雖然已經有不少舞台表演的經驗,但像這樣正經的專訪節目我們並沒有太多機會。

就算上到音樂節目或者客串綜藝節目,也都是受邀的卡司之一而已。

凡事都想表現到最好的智代梨,也因此透露出只有我們才看得出來的緊張,但我想一般的觀眾是察覺不太到的。


「這是很厲害的節目嗎?」

「應該算是吧?至少是我們收到邀請是很開心的。」


而或許是經紀公司的安排,節目播放的時間剛好處於即將發單曲的日子,趁著這個機會我們也搭配了符合新單曲主題的服裝。

開始簡單的訪談之後,我們不斷輪流回答著主持人的問題,主要集中在最近的活動上。


「CYRA的諸位,今天都穿得像婚紗一樣呢。」

「是的,跟我們下一張單曲『NEVER』所講述的故事有關。」

「說的也是呢……在下已經聆聽過了,是一首非常有趣的歌曲,我個人非常喜歡。」

「真的嗎?太開心了……」

「是啊……而今天CYRA特別帶給我們會收錄在新單曲裡面的MV花絮,想必有很多歌迷們在意的畫面,大家可別錯過節目後半段了!」


主持人說著事先告知過我們的提問,我也按照事先排演,一個一個回答出標準答案。

他是個有些年紀的大叔,但會主動開挖苦自己的玩笑,錄影現場對我們也很親切。

而畫面中的橘愛華那八分真摯、兩分扮演的營業笑容,大概連雙親都看不出來其中的不自然之處。


「陽太,快看!這笑容很好看吧!」

「……我覺得有點誇張。」

「哪會!不信你現在去推特上面看,一定大家都在說橘愛華很可愛!」

「是嗎……笑起來很不自然。」


陽太轉頭看了一下我,他眼神帶有的情緒我搞不太明白。

過了一陣子,我才明白陽太的意思應該是某種稱讚……就像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那天的稱讚一樣。


『我只是覺得,實際上的妳不會比電視上遜色。』


陽太當時的神情與現在的場景重疊在一起,我突然感到了莫名的困擾。

明明電視上的自己是我很有自信的樣貌,現在工作的那一面被陽太看見卻有種讓人介意的感覺。

但一股逞強的心情,逼著我不應該在這邊向陽太示弱,我忙著在腦海裡尋找扳回一城的方法。


「那是因為……陽太有看過我私底下的樣子啊。」

「或許吧……」

「要是展現我自然的一面,比現在更受歡迎怎麼辦?」

「妳哪來的自信?」

「不是陽太說的嗎?真正的我比電視上更好。」

「不……我沒這麼說過……」

「但意思……差不遠了對吧?」


陽太的眉間微微皺起來,視線也飄回到電視上頭。

雖然想繼續逼他承認,但他一臉不想理會我又迴避話題的樣子,我就姑且當作是他默認加認輸了吧。


而陽太在把手邊的衣服摺完後並放回衣櫃之後,也放下了家務乖乖坐著陪我看電視。

電視上繼續放著我們的畫面,而看著自己沒出什麼差錯的樣子,也讓我慢慢感到安心。

原本很在意的訪談內容,也在撥放起MV之後暫時讓我放下心了。


「哼哼哼哼~哼哼~~」


我跟著電視上的旋律哼起了歌,身體也自然地左右晃動打起了節拍。

陽太不發一語地盯著電視,但我看不出來他是不是對這首歌有興趣。

就像當時看鬼片的時候一樣,無法從表情來判斷陽太在想什麼。


「鏡頭裡的大家都很可愛,對吧?」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陽太一直盯著,我想說是不是有你感興趣的人。」

「不,沒有。」


雖然想也知道他不可能會正面地回答,但我還是嘗試性地問了一下。

MV裡頭的我們,各有不同的理由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

對於少女偶像來說,我覺得算是一個蠻讓人驚喜的裝扮,把主視覺照片公開的時候也引起不小的討論。


我在裡頭扮演的角色,是個一開始只能對家人的一切安排都點頭示好的女性。

一直到試穿婚紗的時候,才發現鏡中的樣貌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樣子。

第一次嘗試反抗家人就是熱熱鬧鬧的逃婚,鏡頭裡的愛華扯開裙子在街上狂奔,開心沉醉在被路人注目的瞬間。

我們四個人用不同的方式逃離被各自被安排的命運而巧遇在一起,一見如故地成了知音。

結尾就在我們四個人穿著婚紗造型舞台服並開心唱著歌中結束了,是個非常簡單明瞭的王道劇情。


除了歌曲本身完成度很高之外,我自己也滿喜歡這次的服裝設計。

我本來就滿喜歡穿白色系的搭配,縱使沒有特別嚮往婚紗的打扮,仍然讓我相當滿意。

只不過與仔細看著每一幕的我相比,陽太顯得有些興趣缺缺。


「這首新歌陽太覺得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衣服不難看。」

「還真是微妙的感想,但至少服裝我們有共識。」


我稍微貼近了一下陽太,或者應該說我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變成像是貓一般的趴坐姿勢。

或許是內心那股愛惡作劇的心情又萌發……也或許是今天陽太的主動給我不同的感覺,讓我想做些特別的事情。


「陽太很無聊的話,我就來陪陪你吧。」

「……妳要幹嘛?」

「我想陽太應該是……比起電視上的我,對摸得到的我比較有興趣吧?」

「我沒這個意思,喂……!」


我掀開陽太四角褲的開口,將裡頭癱軟毫無生氣的性器掏了出來。

平常見到的都是趾高氣昂又蓄勢待發的狀態,這麼鬆懈的模樣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思索著為什麼可以膨脹得到這麼誇張的程度,我稍微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下。


陽太的呼吸變得有些紊亂,我也觀察到了他偷偷深吸了一口氣。

他雖然一開始看起來有點不甘願,但我表現出不願放開的態度後,陽太並沒有繼續出聲阻止我。

手心裡原本軟綿綿的觸感,也在我簡單套弄之後迅速地變得結實。

雖然離平常看到的完全體還有些差距,但已經感覺得出來它變得愈來愈有精神了。


「陽太……這樣舒服嗎?」

「還不錯……」

「那接下來……我可以吃看看嗎?」

「等等,做完還沒洗澡……」


陽太作勢要阻止我,但我回應了一個簡單俐落的笑容。

我覺得陽太有點不甘願的模樣有點有趣,一樣的情況明明才發生在不久前的我身上。


「陽太都不在意我沒洗澡了,有差嗎?」

「……不是這個問題。」

「反正我不管啦……」


不理會陽太那囉嗦的態度,我先用舌尖輕嚐了一下陽太的味道。

雖然有一股剛射精完的微微腥味,也嚐得到些許本來屬於自己的酸澀味,卻也不至於到難吃的程度。

因為知道他很愛乾淨,本來就不太擔心會有難聞的味道,甚至還能微微聞到他洗完澡的體香。


我稍微舔弄了一下他的鈴口,淡淡的鹹味傳到了我的舌根上。

陽太顫抖了一下做出伸手阻止我的動作,我也很識相地暫時停了下來,伏在大腿上抬頭故意用仰望的角度面對他。


「陽太……不舒服嗎?」

「不……不是……」

「那你在顧慮什麼啦……」


我再度埋頭含住陽太的龜頭,輕輕地在嘴裡吸了一下。

感覺到剛剛在嘴裡的陽太偷偷變大了一些,刻意發出小小「啵」的一聲後,我又一次停下嘴裡的動作。


「你就當作給我練習一下嘛……」

「……隨便妳吧。」

「嘿嘿……是你說的喔。」


其實說練習也不全然是謊話,比起服務別人我更喜歡被別人服務。

當然也不是對自己的技巧沒自信,真的要讓陽太感到舒服應該不是難事。

如果想讓他更舒服甚至直接射在嘴裡的話,還是得先習慣一下他的尺寸才行。


不過說也奇怪,我們是隨時都可能中斷關係的炮友……最近的我卻會思考如何讓彼此的性事變得更契合。

明明我只要勾起陽太的慾望,就足以好好享受,根本不用多做什麼才對。

現在的我,卻有些陶醉地含著陽太完全勃起的分身,想讓陽太感到更加地舒服。

沾著唾液變得愈來愈濕熱的性器,傳進嘴裡的味道也變得更加性感。


「唔……哈啊………」


想讓自己集中在眼前的男人身上,我仔細聆聽他的喘氣聲,不想放過任何一點細節。

每一次進出我都嘗試著讓自己多含住一點,直到喉嚨產生一股被抵住的不適感我才開始放棄。

逼著自己忍耐的結果,是眼眶裡不斷微微冒出了淚珠,而陽太幾乎還有一半暴露在外面。

不過聽見他發出了至今最像呻吟的聲音,我還是忍不住讓自己更努力一點。


「唔……撫……唔咕……!」


雖然他沒有完全喊出來,但只是說到一半我就感到額頭微微地發燙。

陽太實在是……露出這麼舒服的表情,還差一點喊出我的名字……

如果不是故意的話,這人就未免太可愛了一點。


我緩緩把嘴裡的碩物退出,在日光燈跟電視的映照下泛著油亮的光芒。

上面沾滿我的唾液,看起來彷彿比平常更加巨大……又或者只是因為我在特別近的距離看著而已。

但不管怎麼說,我體內那燥熱的慾望也被陽太那無心的一喊激發了出來。

不過並不是想要被進入的慾念,而是一股想讓陽太變得更舒服的想法。


「陽太……等我一下。」

「……怎麼了?」


為了不讓牙齒刮到陽太,我只能很努力地盡量張大嘴。

其實下顎早就已經有點陣陣酸楚,但僅剩的一點餘力我想好好地運用。

我跨過了陽太的大腿,跪坐在陽太雙腿之間的地面。


「把內褲脫下來啦。」

「妳這口氣是怎樣……」


陽太嘴裡嘟噥著,但還是乖乖配合我的要求把內褲脫了下來。

在完全沒有內褲掩飾之下,佇立在我眼前的凶器看起來更加雄偉而堅挺。

泛著水光的龜頭近在咫尺,看起來格外地色情而淫蕩。


雙手分別捧起陽太的卵囊跟陰莖根部,盡量調整成讓自己最舒服的角度。

再一次讓巨大的凶器滑進來,一開始我就含到了最極限的位置。

我知道喉嚨已經被滿滿填住,但只要憋住乾嘔感還是能含住更多一點。

我努力忍耐住淚意,只能閉上眼全心全意地讓自己投入在裡面,也無暇理會陽太更劇烈的呼吸起伏。


「哈啊……嗚估……嗯唔!」




我趁隙用舌根舔弄著陽太的馬眼,聽著陽太比平常更內斂的呻吟,我的身體也變得更加灼熱。

我忍住伸手去撫摸私處的慾望,用心去感受陽太的熱度。

我明白陽太處於極度緊繃的狀態,只缺一個更激烈的時機來釋放。

我努力地加快速度,但嘴巴終究是按捺不住那個酸澀……只能放慢速度表示投降。


而超越忍耐極限的不適,也終於把我逼得不得不鬆口,讓陽太獲得了短暫的解放。

但我想不管是陽太還是我,堆積在體內的情慾早就布滿全身的毛細孔,得不到發散而發出陣陣刺癢感。


「陽太是不是差一點點而已?但我嘴巴真的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