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08_額外的理解

※有愛撫表現※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嗯……咖哩該買哪一種呢?」


看著超市陳架上琳琅滿目的蔬果,雖然早就已經決定好要買哪些材料,現在的我卻陷入了苦惱之中。

所有材料都買好了,唯獨最重要的咖哩跟馬鈴薯仍無法決定。


「也不曉得該用男爵還是五月皇后……」


之前只問到陽太喜歡吃咖哩,卻沒有更詳細的情報。

如今在這種小地方上糾結,才後悔自己沒有問得更仔細一點。

連咖哩要買甜的還是辣的都不知道,要是買錯口味就功虧一簣了。


昨天信誓旦旦地跟陽太說全部交給我,今天一定會煮出好吃的咖哩。

現在卻只能安份再發訊息詢問他喜好的口味,才不會做出一鍋他根本不想吃的東西。


「你咖哩喜歡吃辣味還是甜味的?」


今天是例假日,我便想趁著晚餐時間到來前做好約定中的咖哩。

我祈求陽太是個連假日都會準時起床的好孩子,默默等待他的回信。

而他也沒辜負我的期待,沒讓我等太久就已讀並給予回應。


「不辣的。」


這不就是想吃甜味咖哩的意思嗎?

我在內心暗自吐槽著陽太的回應,該不會是自尊心作祟不想承認自己喜歡小孩子口味吧……

但我也不願妄加猜測,說不定真的就只是他習慣性的說法而已。

確認好其中一個答案之後,我緊接著詢問另一個我需要知道的情報。


「那馬鈴薯你喜歡男爵還是皇后?」

「差在哪裡?」

「口感不太一樣。」

「妳決定,我不知道有什麼差別。」


這不太認真的回應讓我有點困擾,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選才問陽太的。

但本人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照自己的喜好來挑選了。


「你可不能嫌棄喔,陽太先生……」


揀起了架上的馬鈴薯,我在嘴裡喃喃自語抱怨著。

當最後的材料放進購物籃後,我開始想像他被撫子的咖哩所俘虜的樣貌。

想到這我又不小心露出了竊笑,這下子結帳前得先整理一下表情才行。


確定材料都買好後,提著購物袋回程的路上我再次聯絡陽太。

雖然初冬之際不免有些寒風,但這個氣候宜人的午後只要套上長襪跟外套也不至於著涼。

而考慮到接下來的行程,今天我盡量穿著讓自己活動起來方便的上衣。


「大概再二十分鐘之後就會到你家門口了。」


我提著有些重量的袋子,彆扭地把手機抬到胸口的位置努力輸入訊息。

陽太迅速地回覆,反應也在我的一部分預料之中。

畢竟我沒有跟他說過,今天我是打算直接在他家煮咖哩的。


「太早了吧,現在才不到四點。」

「因為我要借用你的廚房。」

「妳做完再帶過來不就好了?」

「直接做好會更好吃的啦,相信我。」


陽太在這之後就沒有再回應了,也只能當作他明白我的意圖。

上次看他吃得這麼津津有味,那就必須讓他更加明白料理過程也是用餐的一部份。

聞到不斷傳來的香氣,肯定能更加刺激陽太的食慾。

當然,還有一點小小的原因——就是想讓陽太知道他吃到的東西是貨真價實……我做出來的東西。


扛著材料到達陽太家門口,我按照慣例確認四下無人後便按下門鈴。

而陽太也就像預測我什麼時候會出現一樣,幾乎沒有讓我等待到就把房門打開了。


「……妳買太多了吧?」

「咖哩一次多做一點才好吃啊,吃不完先冰起來就好。」


不等我提出請求,陽太便一手把我漸漸感覺沉重的購物袋一把抓去。

看見陽太把材料都放在餐桌上之後,我把脫好的鞋子擺好在玄關跟了上去。

而陽太一臉困惑盯著我束起馬尾的模樣,也全部被我看在眼裡。


「陽太你那困擾的模樣,我不會要你幫忙做啦。」

「不,我本來就沒這個意思。」

「那你就自己找事情做,找不到我要的東西我會再問你。」


我揮揮手請陽太離開我的工作範圍,稍微挽起袖子打開了廚房的燈。

除了日常用到的碗盤跟杯子之外,這座開放式廚房幾乎沒有使用過的痕跡。

即使如此,還是被我發現了一條掛在冰箱側緣的家用圍裙。

好奇這多久沒有使用之下,我拿起來反覆查看並稍微聞了一下並沒有感受到異狀,看起來也跟全新的沒兩樣。


「陽太,這圍裙我可以用嗎?」

「……可以,反正我用不到。」


我對著回到客廳的陽太詢問,雖然沒有任何牆面隔著但我還是放大了一些音量,讓陽太知道我在跟他對話。

陽太看也不看就知道我問的是哪一條圍裙,坐在沙發上視線沒有離開手中的手機。

得到陽太的同意後,把圍裙掛上後頸開始做最基本的備料,但沒想到廚具這一關先讓我稍稍被打擊了一下。


「唔……刀子居然都是鈍的。」


看起來久未保養的菜刀都變得難以使用,看來在切菜之前還要做更基本的事情。

也幸虧陽太家有不少陶瓷餐盤,讓媽媽教過我的小技巧得以在這邊派上用場。

多花費了一點時間用盤底簡單磨刀之後,終於可以開始正式的準備了。

將馬鈴薯跟蘿蔔削好皮、洋蔥跟雞腿肉切成丁,打開抽油煙機按照順序拌炒並開始加水燜煮。


趁著這段時間,將事先準備好的蘋果削成泥,準備跟咖哩塊一起下去增加風味。

雖然家常咖哩就只是一些簡單的步驟而已,但小細節可是影響味道的關鍵。

而我精心準備的高湯,隨著時間也漸漸加重傳出來的香氣。

在正式把咖哩塊丟下去之前,我打開鍋蓋撈了一點點食材來測試味道。


「嗯唔唔!」


喝了一口後我摀著自己的嘴,同時在內心讚嘆不已。

或許這是我目前火候拿捏最成功的一次,無論高湯還是食材都恰到好處,應該可以好好維持我的顏面了。

但這麼難得的一刻,我當然不能輕易放過陽太,便呼喊著陽太來這邊一趟。


「陽太,你來一下。」


我揮揮手請陽太來我的身邊,趁著陽太放下手機起身的時間,我從餐具裡面取出一個小碟子。

夾了一小塊馬鈴薯跟湯汁,我遞給走到我旁邊的陽太,並盡量吹涼避免他燙傷舌頭。


「怎樣?」

「你試一下味道。」

「這不是還沒煮完嗎?要試什麼……」

「你吃看看就知道了嘛。」





陽太聽完我的請求,嘴巴上有所埋怨還是低頭湊了過來。

還在擔心他這樣吃會不會燙到的時候,他就已經把碟子裡的東西一口氣吃進嘴裡。

他簡單咀嚼了一下之後,露出了無法第一時間看懂的表情。


先是遲疑了一下,他望向鍋子裡又看了我的臉。

接著展現出有些誇張的反應,像是對他無法理解的事情提出心中的質疑。


「妳湯裡加了什麼?」

「油跟鹽巴而已。」

「是嗎……」

「……除了高湯,連馬鈴薯也很好吃吧?」

「不否認……」


可能是仍舊是半成品的緣故,陽太的稱讚並沒有像上次做菜給他吃那般積極。

但光是他這樣的反應,就足以讓我在內心感到滿意了。


「快可以吃飯了,等我把咖哩塊跟優格……啊!」

「又怎麼了?」


失算了……我居然忘記最重要的事情。

中間明明有意識到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但太過認真處理材料完全把白飯給忘記了。

看著空無一物仍然大開的電飯鍋,我對於自己的愚蠢感到悔恨不已。


「我……我忘記煮飯了。」


悔恨到幾乎想要在原地下跪,無地自容的情緒讓我想找個洞鑽進去。

但這也不是無法解決的難題,我迅速整理好心情,走向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包。

從裡面掏出一張野口英世,杖著一股氣勢塞到陽太的胸前。


「妳要幹嘛?」

「……想叫陽太幫我去超商買白飯。」


陽太接過紙鈔後,一語不發地將它放回到餐桌上。

我本來以為陽太是想要讓我自己想辦法,但他回到房間套上了習慣穿的連帽外套。

手上拿著鑰匙跟自己的錢包,連手機都沒帶就直接在玄關穿好拖鞋了。


「買兩碗就好了吧?」

「如、如果陽太想多吃,就多買一點。」

「嗯。」


大門關上之後,整棟屋子裡只剩滾沸的水聲,還有我無言的嘆息。

有陽太的協助我也按照心中原本的計畫,熄掉爐火加入切碎的咖哩塊跟蘋果泥慢慢攪拌。

最後加入幾匙無糖優格,我精心製作的咖哩終於快完成了。

一切順利的話,陽太回來的時候應該就可以起鍋開飯。


而心中才想著這事情沒多久,就聽到大門外傳來鑰匙碰撞的聲音。

把咖哩放在擺好隔熱墊的餐桌之後,我跟回到家中的陽太剛好四目相交,過於自然地脫下圍裙對他打招呼。


「啊,歡迎回來,可以吃飯了喔。」

「……怎麼說得像是妳家一樣。」

「才沒這回事啦……還是我要應該多問你要不要先泡澡?」


為了體恤多跑一趟的陽太,我脫口而出的用詞卻顯得引人遐想。

當下未察覺到的端倪,在陽太稍微吐槽後才湧出一絲不自在的顧慮。

我想辦法在情急之中再多調侃了一下陽太,但臉頰還是有些不自覺地發燙。

而陽太也像是故意忽略我的追問,把買回來的白飯連同袋子放到桌上


「……拿去,妳要的白飯。」

「謝謝你,我等等再把錢拿給陽太。」

「不必了。」


一向斤斤計較的陽太,偶爾也會展現沒這麼愛討價還價的一面。

不過我慢慢明白他的愛計較只存在於嘴巴上,實際上並沒有這麼難說話。

就算不刻意回想,也早已有好幾個陽太拗不過而答應請求的場景,事後也沒像他自己說的這麼小氣。


「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開動吧?」

「嗯。」


我打開事先買好的罐裝福神漬,並且將陽太買回來的三人份白飯裝到盤子裡。

其中的兩份應該是陽太買給自己的,便把比較多的那一盤遞給了陽太。


「陽太有什麼特別喜歡吃的料嗎?我多盛一點給你。」

「沒有……洋蔥跟紅蘿蔔少一點。」

「洋蔥跟紅蘿蔔……原來陽太是會挑食的人嗎?」

「不,我只是不喜歡吃而已。」

「廣義上來說,這就算是挑食吧?」


我照著陽太的要求給了他多一點馬鈴薯跟肉,並反過來多盛了一點蔬菜給自己。

陽太盯著我那盤大部分都是紅蘿蔔跟洋蔥的咖哩,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這下子我又多明白一點他的好惡了。


「看來陽太的味覺還是小孩子呢。」

「少囉嗦……」

「但即使討厭還是會不甘願地吃一些,這點倒是挺成熟的。」

「我不是什麼情況都願意吃。」


陽太拿起湯匙,拌著福神漬跟咖哩默默大口吃了起來。

本來還期待他會不會再聽到一些感想,但陽太顧著吃像是無視我的存在,我也只好跟著開動。


漫入口中的溫潤甘甜味迅速擴散開來,久久沒吃自炊的咖哩,馬上就讓我想起了老家的味道。

來東京已經快兩年,扣掉出道前跟大家一起合宿的階段,這段時間幾乎都是一個人在獨自生活。

如今眼前卻有能一起分享晚餐的對象,這件事情帶給我的溫暖有些過於強烈。

懷著難以跟陽太分享的心情,我們默默地把盤裡的食物全部吃完。


「多謝招待,很好吃。」

「是嗎?謝謝你的誇獎。」


陽太邊稱讚我的料理,邊把我們空無一物的碗盤收到水槽裡。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成的默契,陽太在吃完飯後會自己跑去刷牙,而我也會跟上去用他放在浴室的漱口水清潔。

就像是只要共處一室,我們就保留了會發展成任何狀況的可能性。

這一次看著陽太刷牙,我不禁開始思考是不是要放一支牙刷在這裡……只是要先取得陽太同意就是了。


接下來也像是另一個默契,陽太去洗碗的時候我坐在沙發看電視休息。

通常不用多說什麼,我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但我看著牆上的時鐘,對著陽太的背影說出今天比較不同的情況。


「陽太,我晚上還有工作,差不多要準備出門了。」

「……是這樣嗎?」

「嗯,等經紀人到樓下就要離開了。」


陽太將最後的餐具晾乾後,擦乾雙手向我走了過來。

我還在試圖搞清楚陽太的企圖時,他已經先一步湊上來盯著我的臉。


「妳怎麼沒先說?」

「因為……今天想說只是來煮飯而已……」


陽太用他寬闊的身軀繞住我,稍微限制了我的活動範圍。

他愈來愈逼近之下,我慢慢被壓在沙發上,任由他往低領上衣露出來的肌膚輕輕一吻。


「還有多久?」

「不知道,七點要到那……哈嗚……」


陽太扶著我的腰際,用輕盈的指尖挑逗我的感官神經。

我嘗試把注意力集中在胸前的吻時,陽太的另一隻手已經伸到了我褲裙跟襪子間的大腿內側一陣輕撫。

同時被進攻兩處的我馬上沒了力氣,輕鬆地被陽太壓在了沙發上,只能仰躺著繼續被陽太玩弄。


「那還有時間。」

「可是要提早出發啦……陽太、啊……嗯唔、唔唔!?」


感受到耳垂被嘴唇輕輕夾住的觸感,側臉馬上被陽太的呼吸給逼得脹熱。

我喘著大氣感受陽太一路吻到我的脖子、鎖骨,再慢慢沿著頸部的輪廓吻了上來。

感知到陽太很靠近我的唇邊時,我已經無法再嘗試緊閉自己的嘴。

雖然我試著用眼神表達抗議,但這抗議也僅止於對陽太的纏人有所責難。


「陽太……唔……」


遲遲無法拒絕的我,漸漸讓陽太變得予取予求。

幾次的吻都用舌頭徹底奪走我的意識,指尖也從寬鬆的裙底伸進去撫摸我的三角地帶。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仍遲遲沒等到三枝小姐的來電。


「陽太今天好纏人……」

「是嗎?」

「嗯……很故意……」





陽太的手指輕輕從側緣勾起了我的內褲,對我來說卻是壓垮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

感受被輕輕撫摸,我開始配合陽太的動作微微抬起大腿,讓他更容易對我惡作劇。

原本就知道自己很不擅長面對這樣的進攻,但陽太總是能讓我很快地進入狀況。

就算一開始我並沒有想要做些什麼,陽太卻可以讓我無法拒絕。


「唔咿……先停下啦……」


陽太不理會我,深怕被他摸清楚自己有多濕潤的話,我會更加無法控制慾望。

每一吻都讓我喘不過氣,停止跟繼續的意念交纏在一起,腦袋也變得炙熱而遲鈍。

縱使明白繼續下去會變得相當糟糕,但我又無法不去妄想陽太的手接下來會對我做什麼。


即使只是稍微伸到內褲裡,我已經能感受到自己分泌出來的體液讓陽太的手變得濕滑。

我只能期盼三枝小姐快點打電話給我,我才能名正言順地拒絕揚太。


「腿抬高一點。」

「咦……?」


陽太抓著褲裙的鬆緊帶,緩緩地幫我拉下。

僅僅只是這樣的動作,又讓我整個人變得更加濕漉漉、輕飄飄。


「撫子,可以直接做吧?」

「陽太……太作弊了……」


陽太叫得很自然,將脫下的褲裙放置在一角。

我開始後悔當初說出讓陽太喊名字的請求,現在被他反過來用在這種情況下,我變得更無力抵抗。


「再不停下來的話……哈嗚……唔嗯……」


我不甘願地吐出粗重的喘息,大腿慢慢被陽太打開。

就算不刻意去注視,依舊可以看見陽太褲子裡有多腫脹,看起來就是非常想要的樣子。

當然我也沒資格去抱怨陽太,我明白自己也有多想要把握這樣的機會。

看著濕潤的內褲準備被陽太撥開,我放棄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想把接下來的行為全部交給陽太。


「叮鈴鈴!叮鈴鈴!」


而就在這箭在弦上的一刻,我的公務手機響起了鈴聲。

響亮的音樂從我的包包裡激出,同時蓋過了電視跟我們的聲音,響徹在客廳裡。


「等、等等!我先接電話!」


我使勁推開了陽太迅速爬起身來,明明不會被看見容貌但還是稍微整理了儀容才拿起手機,雖然現在的我只穿著內褲就是了……

但我再怎麼急迫,最終還是讓響鈴聲持續了一段時間才接起。

幸好興致被中斷的陽太還是很安份地坐在沙發上,並沒有再做出騷擾的舉動。


「喂?愛華,我到妳家樓下了。」

「好、好的,三枝小姐等我一下,我馬上下去。」

「我提早到而已,慢慢來……妳怎麼聽起來這麼喘?」

「哈哈……因為我剛剛不小心睡著了,急忙爬下床接電話……」

「是嗎?那妳記得打扮一下。」


掛上電話之後,我在內心發出了感嘆,並趕緊取回放在沙發上的褲裙套上腰間。

要是三枝小姐再晚幾分鐘打電話過來,可能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甚至會讓我無心去接聽電話吧?

回頭望向頭髮有些凌亂的陽太,我帶著一些落寞的語氣向他道別。


「我要離開了……陽太你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嘛。」


陽太雖然試著讓自己不展露情緒,但他彆扭的寂寞還是從身體的姿態中隱約傳出。

像是在抱怨今天來做晚飯之前,沒有先告訴他晚上有工作而錯過了一次機會。


「如果我下班陽太還想要,就再聯絡吧?」


我穿上外套並拎起包包,拿起化妝鏡確認儀容並解開剛剛一直被我遺忘的馬尾。

陽太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只是默默地關上電視目送我離開。

為了確保他有聽見我說的話,臨走前我再一次叮嚀他。


「咖哩完全涼了之後,記得要冰起來喔,不然會壞掉。」


避免三枝小姐等太久,我三步併兩步地趕往電梯口。

而等待電梯的途中,包包裡的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本來以為是三枝小姐想告知些什麼,才發現震動的是私人手機。

帶著一些好奇心打開了螢幕,最上頭是通訊軟體的新訊息通知,而發信人正是剛剛才跟我分開的男性鄰居……


「會幾點下班。」


看到內容的瞬間,我不小心笑了出來。

同時心臟卻也緊緊揪了一下,迸發一股難以言喻的欣喜。


「可能會很晚。」

「那妳就直接過來。」


雙方迅速地回覆訊息,甚至電梯都還沒到達我們就已經約好今夜的行程了。

電梯門打開後,我雀躍地收起手機,帶著有些快活的心情去見來迎接我的三枝小姐。


「三枝小姐,讓妳久等了。」

「不會……妳身上的咖哩味有點重。」

「啊?……這是因為我晚餐做了咖哩啦。」

「……妳不是說剛剛睡著了嗎?」

「對、對呀,我吃飽就不小心睡著了……」

「這樣子啊……」


面對提出疑問的三枝小姐,我急忙地想替自己身上的氣味尋找理由。

但她好像也並不是很在意其中的緣由,確認我繫好安全帶之後便踩起油門出發了。

我不確定她是否有感受到我隱瞞了什麼,只能盡量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等等是要上廣播節目對吧?」

「對,今天只有妳跟智代梨,大概的腳本應該有看過了吧?」

「嗯,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


今天的工作是去廣播公司參與直播工作,由我跟智代梨再次替新專輯宣傳。

除了歌曲本身,可能還會跟主持人聊到錄製專輯碰到的狀況,並且分享一些團員的近況或小秘密,最後再即時回應一些節目官網的討論區留言。

幾個必須要記得的要件我都已經打在手機裡了,可能出現過的歌迷提問也事先模擬過答案。

由於對於這樣的工作並沒有太多的經驗,剩下未能準備的部分就只能交給自己的臨場反應了。


***


「那麼待會就麻煩兩位了。」


到達廣播公司之後,我們在帶領之下前往高樓層的其中一間錄音室。

節目助理點頭示意並關上門,讓我們在正式收錄前先待在錄音室外面短暫休息。

坐在我身旁的智代梨一臉正經,明明身穿符合她年紀的可愛服裝,乍看之下卻是有些嚴肅的表情。


「智代梨,離我們前一次上廣播節目,好像有一段時間了?」

「對啊……而且好像也是我們兩個。」

「或許是三枝小姐覺得我們比較適合吧?」


智代梨輕鬆自在地回應,她對自己的工作表現非常嚴格,但也因為總是有充足的準備而擅長應對這種直播工作。

悠步比較容易怯場,而怜不太擅長跟陌生人對話……我想三枝小姐也有經過考量,才將不適合全體參與的廣播交給我們吧?

但在工作分配上我們很少聽三枝小姐說明原因,多半的時候都是放心將全部的安排交給她決定。


而三枝小姐似乎要去找更高層的人談話,目前她先暫時離開了工作現場。

靜下心等待工作時,衣袖上傳來的微微咖哩味,讓我想起了下午跟陽太一起吃咖哩……還有最後離開他家之前發生的事情。

也因為如此,我有些大膽地拿起私人的手機,搜尋起所在地的廣播公司官方網站。

趁著智代梨專心觀察錄音室裡頭的狀況時,我將網路收聽直播的網址傳給了陽太。


「陽太寂寞的話,可以先聽這個。」


網址的上頭寫著即將在十分鐘後開始的節目,一看就知道今天的來賓是誰。

扣除掉原本的固定主題,副標題明顯地寫著我跟智代梨的藝名。


「右京小姐、橘小姐!可以開始入內準備了。」


而我還來不及確認陽太是否已讀,只能急忙將兩支手機都調整為靜音放回包包裡面,並在助理的引導下進入錄音室裡頭。

當然不管陽太有沒有跟著收聽,都不會影響今天的既定行程就是了。


錄製的過程相當地順利,我適時地補上智代梨第一時間回答不了的話題,智代梨也靠成熟表現幫我巧妙地接應走我不擅長的話題。

要是三枝小姐有看到我們的工作狀況,肯定會對我們交出來的成績感到滿意的。

然而一直進行到回覆大家此時在官網的留言時,才是真正考驗我們臨場發揮的時候。


「好了,又到了我們慣例的環節,工作人員會幫我們挑出一些留言請來賓回應。沒被挑到的觀眾也請不要難過,持續關注我們節目就會有機會的。」


嗓音清脆的年輕主持人接過了字卡,上頭是轉交給他向我們提出的問題。

而在真的由主持人說出口之前,我跟智代梨也拿到了一模一樣的內容,當作多幾分鐘事先準備的小抄。

當然裡面挑出的內容不乏單純的加油打氣,以及看似是提問,其實是做球給我們營造形象的內容。

在感謝完加油打氣的內容後,接著收到了第一個針對我而來的提問。


「來自東京都的『橘(已入贅)』先生留言……喂,不要擅自自稱啊!要先經過廣大的粉絲跟愛華本人同意才行啊!我看看……橘先生問的是:『時常看到愛華會貼出粉絲來信的照片,請問愛華每一封粉絲內容都會看過嗎?』這樣的問題。」


而主持人說完後,似乎有點面有難色地望向我,隨後向遞字卡的工作人員使了責難的眼神。

我明白他這個神情的意思,因為這一道看似很好回答的問題,其實隱藏了不好處理的地雷。

身為藝人都明白要閱讀每一封來信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而我們也只能盡力去完成這件事情。

要是在這邊做出太肯定的承諾,或是說出太過於無情的回答,都會間接演變成難以收場的結果。


「謝謝,這是……橘先生的提問對吧?我不曉得我有沒有看到每一封寄給我的信,但只要交到我的手上我都會看完。」


我知道自己的回答有一些瑕疵,但礙於現場回答我並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

說到這裡,我緊張地讓喉嚨一緊,喘口氣琢磨接下來該怎麼繼續回答。


「所以我貼出來的照片,也一定是我好好閱讀完畢才會拍下來……不管哪一封信都給了我很大的力量,謝謝大家對愛華的關愛。」


在我回答得差不多後,主持人也相當機敏地快速帶過這個問題,盡快進入下一個提問。

但在他專業的引導下,一般聽眾大概是察覺不到剛剛空氣中的不穩定,我也對於危機暫時結束而放下心來。


「好的,我想愛華對粉絲的用心應該都能從中感受到……我們下一個問題也是來自東京都的『Y.Y.』先生,他問的是或許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問題呢……『愛華小姐喜歡吃什麼?』,能請妳告訴大家嗎?」


這個問題就相對輕鬆而且好發揮,我甚至不用扮演成愛華,只要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老實回答就好了。


「啊,我好像真的沒提過耶……我喜歡吃一夜干。」

「哇……這真是大人的口味啊。」

「真的!我常常因為這樣被嫌棄舌頭很老,但我媽媽做的一夜干真的很好吃嘛!」

「原來是家人的味道啊,妳們家都拿什麼魚來做?」

「有很多種類耶,但我最喜歡比目魚了!因為我是北陸出身的……」


接下來都沒發生值得一提的狀況,也順利地把今天的工作徹底結束。

在回家的路上,我翻了一下剛剛節目後在官方社群貼出來的合照,裡頭是我跟智代梨加上年輕的男主持人。

作為一個日常的節目,加上又不是非常大型的企劃,網路上並沒有太廣大的迴響。

只是翻閱底下的留言時,也一如以往能看見一些被官方手動刪除的內容。

我的帳號也曾被語焉不詳的留言騷擾,管理者只要看到都會好好地幫我過濾掉,只能說這就是身為偶像的日常吧?


跟三枝小姐告別後,我在等待電梯的過程中掏出了私人手機。

我迫不及待地轉換心態,回到了佐佐木撫子的身份裡。


「我到樓下了,陽太要讓我去你家嗎?」

「直接按門鈴就好。」


晚上發給陽太的直播網址並沒有得到回應,反倒是現在這個訊息飛快地得到回覆。

我心裡埋怨這個色鬼,內心卻也壓抑不住悸動,想讓彼此好好繼續下午沒有完成的事情。

踏入陽太的家門後,我甚至差點在門尚未完全關閉時就上前索取擁抱。


「陽太,我回來了,等很久了吧?」


確定聽見門關上的沉重聲響後,我踮起腳尖吻了陽太。

喊著極為故意的台詞,我刻意等待陽太會給我什麼反應,除了吻他不再多作聲。

陽太表現出一些不耐煩,用粗魯的動作扯住我的肩膀不讓我繼續親。


「就說了,這裡不是妳家……」

「那陽太……要趕我回家嗎?」


瞬間的失重感襲來,我整個人被抓著臀部提起,只能將全身體重深深地往陽太身上靠。

但我完全不想反抗,反而笑出聲來。

除了被興奮的童稚心所影響之外,陽太身上的氣味也是讓我發笑的其中一個原因。


「陽太身上有好重的咖哩味,晚上又偷吃了嗎?」

「妳不就是要留給我吃的嗎?」

「是沒錯啦,但晚上又吃……是有這麼好吃嗎?」

「少囉嗦……」


鞋子都還沒脫就被壓在沙發上的我,躺在今天被吻遍全身的地方露出了睥睨的笑容。

而陽太此時困擾的樣子,是我去洗澡前……最後一個還能仔細對焦的表情了。

2,149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