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額外的理解

※有愛撫表現※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嗯……咖哩該買哪一種呢?」


看著超市陳架上琳琅滿目的蔬果,雖然早就已經決定好要買哪些材料,現在的我卻陷入了苦惱之中。

所有材料都買好了,唯獨最重要的咖哩跟馬鈴薯仍無法決定。


「也不曉得該用男爵還是五月皇后……」


之前只問到陽太喜歡吃咖哩,卻沒有更詳細的情報。

如今在這種小地方上糾結,才後悔自己沒有問得更仔細一點。

連咖哩要買甜的還是辣的都不知道,要是買錯口味就功虧一簣了。


昨天信誓旦旦地跟陽太說全部交給我,今天一定會煮出好吃的咖哩。

現在卻只能安份再發訊息詢問他喜好的口味,才不會做出一鍋他根本不想吃的東西。


「你咖哩喜歡吃辣味還是甜味的?」


今天是例假日,我便想趁著晚餐時間到來前做好約定中的咖哩。

我祈求陽太是個連假日都會準時起床的好孩子,默默等待他的回信。

而他也沒辜負我的期待,沒讓我等太久就已讀並給予回應。


「不辣的。」


這不就是想吃甜味咖哩的意思嗎?

我在內心暗自吐槽著陽太的回應,該不會是自尊心作祟不想承認自己喜歡小孩子口味吧……

但我也不願妄加猜測,說不定真的就只是他習慣性的說法而已。

確認好其中一個答案之後,我緊接著詢問另一個我需要知道的情報。


「那馬鈴薯你喜歡男爵還是皇后?」

「差在哪裡?」

「口感不太一樣。」

「妳決定,我不知道有什麼差別。」


這不太認真的回應讓我有點困擾,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選才問陽太的。

但本人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照自己的喜好來挑選了。


「你可不能嫌棄喔,陽太先生……」


揀起了架上的馬鈴薯,我在嘴裡喃喃自語抱怨著。

當最後的材料放進購物籃後,我開始想像他被撫子的咖哩所俘虜的樣貌。

想到這我又不小心露出了竊笑,這下子結帳前得先整理一下表情才行。


確定材料都買好後,提著購物袋回程的路上我再次聯絡陽太。

雖然初冬之際不免有些寒風,但這個氣候宜人的午後只要套上長襪跟外套也不至於著涼。

而考慮到接下來的行程,今天我盡量穿著讓自己活動起來方便的上衣。


「大概再二十分鐘之後就會到你家門口了。」


我提著有些重量的袋子,彆扭地把手機抬到胸口的位置努力輸入訊息。

陽太迅速地回覆,反應也在我的一部分預料之中。

畢竟我沒有跟他說過,今天我是打算直接在他家煮咖哩的。


「太早了吧,現在才不到四點。」

「因為我要借用你的廚房。」

「妳做完再帶過來不就好了?」

「直接做好會更好吃的啦,相信我。」


陽太在這之後就沒有再回應了,也只能當作他明白我的意圖。

上次看他吃得這麼津津有味,那就必須讓他更加明白料理過程也是用餐的一部份。

聞到不斷傳來的香氣,肯定能更加刺激陽太的食慾。

當然,還有一點小小的原因——就是想讓陽太知道他吃到的東西是貨真價實……我做出來的東西。


扛著材料到達陽太家門口,我按照慣例確認四下無人後便按下門鈴。

而陽太也就像預測我什麼時候會出現一樣,幾乎沒有讓我等待到就把房門打開了。


「……妳買太多了吧?」

「咖哩一次多做一點才好吃啊,吃不完先冰起來就好。」


不等我提出請求,陽太便一手把我漸漸感覺沉重的購物袋一把抓去。

看見陽太把材料都放在餐桌上之後,我把脫好的鞋子擺好在玄關跟了上去。

而陽太一臉困惑盯著我束起馬尾的模樣,也全部被我看在眼裡。


「陽太你那困擾的模樣,我不會要你幫忙做啦。」

「不,我本來就沒這個意思。」

「那你就自己找事情做,找不到我要的東西我會再問你。」


我揮揮手請陽太離開我的工作範圍,稍微挽起袖子打開了廚房的燈。

除了日常用到的碗盤跟杯子之外,這座開放式廚房幾乎沒有使用過的痕跡。

即使如此,還是被我發現了一條掛在冰箱側緣的家用圍裙。

好奇這多久沒有使用之下,我拿起來反覆查看並稍微聞了一下並沒有感受到異狀,看起來也跟全新的沒兩樣。


「陽太,這圍裙我可以用嗎?」

「……可以,反正我用不到。」


我對著回到客廳的陽太詢問,雖然沒有任何牆面隔著但我還是放大了一些音量,讓陽太知道我在跟他對話。

陽太看也不看就知道我問的是哪一條圍裙,坐在沙發上視線沒有離開手中的手機。

得到陽太的同意後,把圍裙掛上後頸開始做最基本的備料,但沒想到廚具這一關先讓我稍稍被打擊了一下。


「唔……刀子居然都是鈍的。」


看起來久未保養的菜刀都變得難以使用,看來在切菜之前還要做更基本的事情。

也幸虧陽太家有不少陶瓷餐盤,讓媽媽教過我的小技巧得以在這邊派上用場。

多花費了一點時間用盤底簡單磨刀之後,終於可以開始正式的準備了。

將馬鈴薯跟蘿蔔削好皮、洋蔥跟雞腿肉切成丁,打開抽油煙機按照順序拌炒並開始加水燜煮。


趁著這段時間,將事先準備好的蘋果削成泥,準備跟咖哩塊一起下去增加風味。

雖然家常咖哩就只是一些簡單的步驟而已,但小細節可是影響味道的關鍵。

而我精心準備的高湯,隨著時間也漸漸加重傳出來的香氣。

在正式把咖哩塊丟下去之前,我打開鍋蓋撈了一點點食材來測試味道。


「嗯唔唔!」


喝了一口後我摀著自己的嘴,同時在內心讚嘆不已。

或許這是我目前火候拿捏最成功的一次,無論高湯還是食材都恰到好處,應該可以好好維持我的顏面了。

但這麼難得的一刻,我當然不能輕易放過陽太,便呼喊著陽太來這邊一趟。


「陽太,你來一下。」


我揮揮手請陽太來我的身邊,趁著陽太放下手機起身的時間,我從餐具裡面取出一個小碟子。

夾了一小塊馬鈴薯跟湯汁,我遞給走到我旁邊的陽太,並盡量吹涼避免他燙傷舌頭。


「怎樣?」

「你試一下味道。」

「這不是還沒煮完嗎?要試什麼……」

「你吃看看就知道了嘛。」





陽太聽完我的請求,嘴巴上有所埋怨還是低頭湊了過來。

還在擔心他這樣吃會不會燙到的時候,他就已經把碟子裡的東西一口氣吃進嘴裡。

他簡單咀嚼了一下之後,露出了無法第一時間看懂的表情。


先是遲疑了一下,他望向鍋子裡又看了我的臉。

接著展現出有些誇張的反應,像是對他無法理解的事情提出心中的質疑。


「妳湯裡加了什麼?」

「油跟鹽巴而已。」

「是嗎……」

「……除了高湯,連馬鈴薯也很好吃吧?」

「不否認……」


可能是仍舊是半成品的緣故,陽太的稱讚並沒有像上次做菜給他吃那般積極。

但光是他這樣的反應,就足以讓我在內心感到滿意了。


「快可以吃飯了,等我把咖哩塊跟優格……啊!」

「又怎麼了?」


失算了……我居然忘記最重要的事情。

中間明明有意識到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但太過認真處理材料完全把白飯給忘記了。

看著空無一物仍然大開的電飯鍋,我對於自己的愚蠢感到悔恨不已。


「我……我忘記煮飯了。」


悔恨到幾乎想要在原地下跪,無地自容的情緒讓我想找個洞鑽進去。

但這也不是無法解決的難題,我迅速整理好心情,走向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包。

從裡面掏出一張野口英世,杖著一股氣勢塞到陽太的胸前。


「妳要幹嘛?」

「……想叫陽太幫我去超商買白飯。」


陽太接過紙鈔後,一語不發地將它放回到餐桌上。

我本來以為陽太是想要讓我自己想辦法,但他回到房間套上了習慣穿的連帽外套。

手上拿著鑰匙跟自己的錢包,連手機都沒帶就直接在玄關穿好拖鞋了。


「買兩碗就好了吧?」

「如、如果陽太想多吃,就多買一點。」

「嗯。」


大門關上之後,整棟屋子裡只剩滾沸的水聲,還有我無言的嘆息。

有陽太的協助我也按照心中原本的計畫,熄掉爐火加入切碎的咖哩塊跟蘋果泥慢慢攪拌。

最後加入幾匙無糖優格,我精心製作的咖哩終於快完成了。

一切順利的話,陽太回來的時候應該就可以起鍋開飯。


而心中才想著這事情沒多久,就聽到大門外傳來鑰匙碰撞的聲音。

把咖哩放在擺好隔熱墊的餐桌之後,我跟回到家中的陽太剛好四目相交,過於自然地脫下圍裙對他打招呼。


「啊,歡迎回來,可以吃飯了喔。」

「……怎麼說得像是妳家一樣。」

「才沒這回事啦……還是我要應該多問你要不要先泡澡?」


為了體恤多跑一趟的陽太,我脫口而出的用詞卻顯得引人遐想。

當下未察覺到的端倪,在陽太稍微吐槽後才湧出一絲不自在的顧慮。

我想辦法在情急之中再多調侃了一下陽太,但臉頰還是有些不自覺地發燙。

而陽太也像是故意忽略我的追問,把買回來的白飯連同袋子放到桌上


「……拿去,妳要的白飯。」

「謝謝你,我等等再把錢拿給陽太。」

「不必了。」


一向斤斤計較的陽太,偶爾也會展現沒這麼愛討價還價的一面。

不過我慢慢明白他的愛計較只存在於嘴巴上,實際上並沒有這麼難說話。

就算不刻意回想,也早已有好幾個陽太拗不過而答應請求的場景,事後也沒像他自己說的這麼小氣。


「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開動吧?」

「嗯。」


我打開事先買好的罐裝福神漬,並且將陽太買回來的三人份白飯裝到盤子裡。

其中的兩份應該是陽太買給自己的,便把比較多的那一盤遞給了陽太。


「陽太有什麼特別喜歡吃的料嗎?我多盛一點給你。」

「沒有……洋蔥跟紅蘿蔔少一點。」

「洋蔥跟紅蘿蔔……原來陽太是會挑食的人嗎?」

「不,我只是不喜歡吃而已。」

「廣義上來說,這就算是挑食吧?」


我照著陽太的要求給了他多一點馬鈴薯跟肉,並反過來多盛了一點蔬菜給自己。

陽太盯著我那盤大部分都是紅蘿蔔跟洋蔥的咖哩,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這下子我又多明白一點他的好惡了。


「看來陽太的味覺還是小孩子呢。」

「少囉嗦……」

「但即使討厭還是會不甘願地吃一些,這點倒是挺成熟的。」

「我不是什麼情況都願意吃。」


陽太拿起湯匙,拌著福神漬跟咖哩默默大口吃了起來。

本來還期待他會不會再聽到一些感想,但陽太顧著吃像是無視我的存在,我也只好跟著開動。


漫入口中的溫潤甘甜味迅速擴散開來,久久沒吃自炊的咖哩,馬上就讓我想起了老家的味道。

來東京已經快兩年,扣掉出道前跟大家一起合宿的階段,這段時間幾乎都是一個人在獨自生活。

如今眼前卻有能一起分享晚餐的對象,這件事情帶給我的溫暖有些過於強烈。

懷著難以跟陽太分享的心情,我們默默地把盤裡的食物全部吃完。


「多謝招待,很好吃。」

「是嗎?謝謝你的誇獎。」


陽太邊稱讚我的料理,邊把我們空無一物的碗盤收到水槽裡。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成的默契,陽太在吃完飯後會自己跑去刷牙,而我也會跟上去用他放在浴室的漱口水清潔。

就像是只要共處一室,我們就保留了會發展成任何狀況的可能性。

這一次看著陽太刷牙,我不禁開始思考是不是要放一支牙刷在這裡……只是要先取得陽太同意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