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魅魔的淪陷※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不、不要!已經不行……呀!求、求求你……唔哈……呀啊!」


被壓制在寬大的雙人床邊,身後的男大學生一直用他那粗大的肉棒攻陷我肉穴的深處。

每一次被撞擊的痛苦,全部都又刺又麻地轉變成快感,我那無法控制的強烈收縮綻放出狂喜般緊緊吸附著他。

我像小狗一樣被他扣住雙手,完全施不上力反抗,只能不斷發出淫蕩的哭泣聲請求他放過我。

而身體無視我的高聲啜泣,背對著他的雙臀不受控地擺動,彷彿在配合著他粗暴的律動來深入得更裡面。

腦海裡已經模糊一片,也搞不清楚到底我要準備迎來第幾次高潮……只知道身體止不住太過愉悅的顫抖,水流也不斷從我的雙腿間滑落,。


「妳不是說要把我榨乾嗎?」

「對、對不起……我輸、哈啊!不要再……幹……呀啊!」


對啊……我應該是要把他榨乾,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才對。

身為魅魔的我,為什麼會像這樣無法抵抗一個人類,陷入強制高潮的煉獄裡……?


「啊……不行!又、又要……呀啊……嗚咕!」


完全不給我任何放鬆下來思考的空間,一波強烈的快感已經瀕臨忍耐的極限。

他就像看準了我的弱點一般,在我專心憋住那股快要爆炸的刺激時,深深地抵住我的花心。

我的雙腿因此一瞬間癱軟的瞬間,他又粗暴地將跟凶器沒兩樣的陽具狠狠抽出。

大量的潮液也在我來得及忍耐之前,全部又再一次傾瀉而出,一口氣噴濺到了早已滿灘水跡的地板上。


「啊……啊嗚……人家……不行……」


在餘韻未消,還有細細水流正滴落的時候,他又毫無預警地插了進來。

裡頭注滿了他早就射進來的雄精,已經變成他形狀的濕滑肉穴根本毫無抵抗的能力。

他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輕易讓我再次淪陷在他的性器之下。

不但趁我舒服到仰頸時咬住我的尖耳,還把那高大的身軀完全壓在我身上,強硬地利用體重把肉棒頂得更深。


「啊……唔嗯!又、進來了……呼啊……」

「妳不是很喜歡嗎?」

「沒有……陽太先生……不要……哈啊……」


按照慣例,在吃掉男人的精力之前我會先詢問他的名字。

在夢裡面他們的防備都很弱,肉體感受到的快感也會在清醒的瞬間變強。

一直以來我都是讓他們在分不清夢境跟現實之間的恍惚狀態下,狠狠將他們全部的精種吸出來的。

如今我卻像是在求饒一般,頻頻請求身後那個把我當洩慾工具的男大學生放過我。


「妳應該看看妳現在的模樣。」

「咦……?不、不要!呀啊……」


他在我耳邊預告些什麼,把手繞到了我的大腿處。

一陣天旋地轉的失重感,我整個人維持被插入的狀態被抱起來,還被迫搬去盯著落地鏡中的自己。

除了我那被攻陷沒兩樣的表情外,彼此性器交合之處也不斷吸引我的目光。


雙腿大開被抱起抬在腰間,強硬撐開的位置不停滑落水沫,高速抽送的穴口也泛出白色乳沫。

尾巴只能無力地隨著身體上下擺動,手掌摀住嘴巴也止不住呻吟,無論如何遮擋還是會落下淚水。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明明不久之前,我還在夜襲睡眼惺忪的他。

在半睡半醒之間跟我對話的男大學生,老老實實地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做陽太。

就算我脫下他的四角褲舔弄他的性器時也絲毫沒有反抗,就這樣乖乖地讓我騎了上去。


我像是騎著小馬一般背對著他,扶著他的大腿稍微前傾著身子,強硬地擺動臀部讓仍在睡夢中的他享受至高的愉悅。

然而他的形狀似乎跟我挺契合的,我久違地感受到除了進食以外的性滿足。

雖然他撐的時間比想像中久,但直到他射出陽精把我餵飽的當下,都還沒有任何異狀。


「呵呵,今天的好好吃喔……」


不但味道比平常人更加美味,還有更加充足的飽足感,我不小心發出了感嘆。

體會到獵物就是要找年輕又健康的肉體,讓我有點感到意猶未盡。

但考慮到榨取太多次會嚴重影響到對方的健康狀況甚至死亡,我還是決定先保留這個美味的身體。

因為這位男大學生美味得……值得再來造訪他。


「今天就先不把你榨乾了……晚安。」

「我可沒說妳可以走了。」

「……啊?咦!?」


就在坐起身離開站到地板上時,我的尾巴突然被狠心地扯了一下,下半身也因此失去了力氣。

原來是躺在床上的男大學生突然坐起身來,用力地把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拉到床邊。

我有些失去平衡地撐在床板上,本來想趕緊起身探究發生什麼事情,雙手卻被他用僅僅一隻手環扣在一起。


「為、為什麼你起得來?」

「正好我很久沒做了……妳就陪我一下吧。」

「不是……你還沒回答……唔咿!?」


他完全不理會我說的話,壓制我的同時把他龐大的性器再度插進來。

跟平常榨取時的感覺完全不同,渾身都產生了莫名的炙熱。

只有吸收精液時才會感受強烈快感的我,居然會因為男人的性器插進來就有感覺。

這樣根本就不是在進食,而是普通地在性交嘛……


「你……到底……呀啊!?」

「很舒服嗎?畢竟只有我舒服到的話,不太公平。」

「不、不用……我才不要……啊嗚……」


這就是前因後果了。


之後我就一直這樣被他壓在床邊抽插著,直到現在這樣恥辱地盯著自己被肆虐的下體。

更過份的是,我都已經高潮到快失去意識了,他卻除了第一次被我吸出來的那一份,一直到現在都不願射精給我。

我從來沒有這麼屈辱過,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


「想被放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