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魅魔的淪陷※_番外篇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不、不要!已經不行……呀!求、求求你……唔哈……呀啊!」


被壓制在寬大的雙人床邊,身後的男大學生一直用他那粗大的肉棒攻陷我肉穴的深處。

每一次被撞擊的痛苦,全部都又刺又麻地轉變成快感,我那無法控制的強烈收縮綻放出狂喜般緊緊吸附著他。

我像小狗一樣被他扣住雙手,完全施不上力反抗,只能不斷發出淫蕩的哭泣聲請求他放過我。

而身體無視我的高聲啜泣,背對著他的雙臀不受控地擺動,彷彿在配合著他粗暴的律動來深入得更裡面。

腦海裡已經模糊一片,也搞不清楚到底我要準備迎來第幾次高潮……只知道身體止不住太過愉悅的顫抖,水流也不斷從我的雙腿間滑落,。


「妳不是說要把我榨乾嗎?」

「對、對不起……我輸、哈啊!不要再……幹……呀啊!」


對啊……我應該是要把他榨乾,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才對。

身為魅魔的我,為什麼會像這樣無法抵抗一個人類,陷入強制高潮的煉獄裡……?


「啊……不行!又、又要……呀啊……嗚咕!」


完全不給我任何放鬆下來思考的空間,一波強烈的快感已經瀕臨忍耐的極限。

他就像看準了我的弱點一般,在我專心憋住那股快要爆炸的刺激時,深深地抵住我的花心。

我的雙腿因此一瞬間癱軟的瞬間,他又粗暴地將跟凶器沒兩樣的陽具狠狠抽出。

大量的潮液也在我來得及忍耐之前,全部又再一次傾瀉而出,一口氣噴濺到了早已滿灘水跡的地板上。


「啊……啊嗚……人家……不行……」


在餘韻未消,還有細細水流正滴落的時候,他又毫無預警地插了進來。

裡頭注滿了他早就射進來的雄精,已經變成他形狀的濕滑肉穴根本毫無抵抗的能力。

他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輕易讓我再次淪陷在他的性器之下。

不但趁我舒服到仰頸時咬住我的尖耳,還把那高大的身軀完全壓在我身上,強硬地利用體重把肉棒頂得更深。


「啊……唔嗯!又、進來了……呼啊……」

「妳不是很喜歡嗎?」

「沒有……陽太先生……不要……哈啊……」


按照慣例,在吃掉男人的精力之前我會先詢問他的名字。

在夢裡面他們的防備都很弱,肉體感受到的快感也會在清醒的瞬間變強。

一直以來我都是讓他們在分不清夢境跟現實之間的恍惚狀態下,狠狠將他們全部的精種吸出來的。

如今我卻像是在求饒一般,頻頻請求身後那個把我當洩慾工具的男大學生放過我。


「妳應該看看妳現在的模樣。」

「咦……?不、不要!呀啊……」


他在我耳邊預告些什麼,把手繞到了我的大腿處。

一陣天旋地轉的失重感,我整個人維持被插入的狀態被抱起來,還被迫搬去盯著落地鏡中的自己。

除了我那被攻陷沒兩樣的表情外,彼此性器交合之處也不斷吸引我的目光。


雙腿大開被抱起抬在腰間,強硬撐開的位置不停滑落水沫,高速抽送的穴口也泛出白色乳沫。

尾巴只能無力地隨著身體上下擺動,手掌摀住嘴巴也止不住呻吟,無論如何遮擋還是會落下淚水。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明明不久之前,我還在夜襲睡眼惺忪的他。

在半睡半醒之間跟我對話的男大學生,老老實實地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做陽太。

就算我脫下他的四角褲舔弄他的性器時也絲毫沒有反抗,就這樣乖乖地讓我騎了上去。


我像是騎著小馬一般背對著他,扶著他的大腿稍微前傾著身子,強硬地擺動臀部讓仍在睡夢中的他享受至高的愉悅。

然而他的形狀似乎跟我挺契合的,我久違地感受到除了進食以外的性滿足。

雖然他撐的時間比想像中久,但直到他射出陽精把我餵飽的當下,都還沒有任何異狀。


「呵呵,今天的好好吃喔……」


不但味道比平常人更加美味,還有更加充足的飽足感,我不小心發出了感嘆。

體會到獵物就是要找年輕又健康的肉體,讓我有點感到意猶未盡。

但考慮到榨取太多次會嚴重影響到對方的健康狀況甚至死亡,我還是決定先保留這個美味的身體。

因為這位男大學生美味得……值得再來造訪他。


「今天就先不把你榨乾了……晚安。」

「我可沒說妳可以走了。」

「……啊?咦!?」


就在坐起身離開站到地板上時,我的尾巴突然被狠心地扯了一下,下半身也因此失去了力氣。

原來是躺在床上的男大學生突然坐起身來,用力地把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拉到床邊。

我有些失去平衡地撐在床板上,本來想趕緊起身探究發生什麼事情,雙手卻被他用僅僅一隻手環扣在一起。


「為、為什麼你起得來?」

「正好我很久沒做了……妳就陪我一下吧。」

「不是……你還沒回答……唔咿!?」


他完全不理會我說的話,壓制我的同時把他龐大的性器再度插進來。

跟平常榨取時的感覺完全不同,渾身都產生了莫名的炙熱。

只有吸收精液時才會感受強烈快感的我,居然會因為男人的性器插進來就有感覺。

這樣根本就不是在進食,而是普通地在性交嘛……


「你……到底……呀啊!?」

「很舒服嗎?畢竟只有我舒服到的話,不太公平。」

「不、不用……我才不要……啊嗚……」


這就是前因後果了。


之後我就一直這樣被他壓在床邊抽插著,直到現在這樣恥辱地盯著自己被肆虐的下體。

更過份的是,我都已經高潮到快失去意識了,他卻除了第一次被我吸出來的那一份,一直到現在都不願射精給我。

我從來沒有這麼屈辱過,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


「想被放下來?」

「嗯……求……求你……」

「那就回到床上做。」

「不要……真的不要了啦……」


在我的請求下,他終於肯把我從半空中放下,但全身無力的我依舊只能任由他宰割。

我被丟回床上後,他也跟說好的一樣沒把動作停下來,繼續用慾根蹂躪我的肉壁。

他跪坐著扶起我,讓我呈現小貓一般的跪姿,如同用屁股對他表示臣服之心。


「妳的尾巴是弱點吧?」

「不是……不可以拉……嗚咕……」


他撫摸了一下我尾巴的根部,酥麻的感覺又從骨盆處湧出。

我明白他想玩弄我最脆弱的位置卻又無法抵抗,不甘心的眼淚像湧泉一般冒出。


「啊……不、不要……啊嗚!」


感受到尾巴被用力地拉扯,我產生難以置信的複雜感覺。

又痛又麻,卻又帶著強烈的性刺激,失禁感也一口氣爆發出來。

隨著他力道的加強,配合上愈來愈激烈的律動,我的呻吟在此刻變成了真正的哭喊聲。


「不行……陽太!等一下!水、水牛……水牛城辣雞翅!」


我喊出了關鍵的安全詞,陽太的動作戛然而止。

我們周圍的時間彷彿暫停了下來,剛剛的激烈性行為都在暫時停止。

粉色的淫靡氛圍瞬間消失,陽太也似乎硬生生被拉回了現實之中。


「陽太!你這麼用力拉,我屁股會炸開啦!」

「……不是妳自己說要玩邊做邊拔肛塞的嗎?」

「對啦……可是今天塞的這麼大,要慢慢拉才行啦……」


在我的抱怨下,陽太終於把一直在我體內的性器拔了出來,滑落的體液又沾濕了本來就弄得有點髒的床單。

他轉身拿了毛巾幫我擦拭著狼狽的身軀,展現了跟角色扮演時截然不同的輕柔動作。


「唔……屁股塞著做真的太刺激了,舒服得差點死掉。」

「妳這不是自找的嗎?」

「我知道啦……就想增加一些情趣嘛。」


我摘下裝飾用的髮箍跟假的尖耳朵,頹廢地躺在床上讓陽太幫我擦汗。

幾乎毫無遮蔽功能的情趣內衣,早已脫離了本來該在的位置讓我跟裸體沒有兩樣。


「陽太你這次忍這麼久還沒射……有點辛苦吧?」

「等妳休息完再說吧。」

「我還可以啦……只是尾巴真的要先拔起來了。」


我使力撐起身體讓屁股翹高對著陽太,同時用兩手掰開自己的雙臀讓陽太能仔細看得清楚。

兩側拉扯著臀肉的同時我搖了一下屁股,示意他幫我把仍在擺動的惡魔尾巴拔出來。


「要溫柔一點喔……」

「……妳今天玩的東西太複雜了吧。」

「陽太覺得不好玩嗎……唔哼……慢一點……」


陽太鉤住尾巴根部的握柄,慢慢地將有些寬大的肛塞慢慢拔出來。

雖然不是第一次玩了,事先也讓陽太好好地幫我在屁股裡面抹滿潤滑液,但今天的我好像真的太貪心了。


「也不會,看妳的樣子挺新鮮的。」

「哈哈……那就好……唔咿……」


最粗的位置到達入口的時候,我又不小心發出了呻吟。

因為分不出來從體內排出的東西是什麼……儘管知道要放鬆我還是不小心稍微使了勁。

早知道應該用尺寸小一點的來玩了,沒想到會刺激到這種程度。


「妳放鬆一點。」

「我在努力了啦……哈嗚……」


下流的噗滋一聲,我也終於從無所適從的矛盾感中解放。

陽太把拔下來的金屬製塞子刻意拿到我的視線前,就像在展現剛剛將多粗的東西從我的菊花裡面取出。


「下次別玩這麼粗的吧。」

「因為清理屁股很麻煩嘛……想說要玩就玩徹底一點。」

「妳忘記塞進去的時候,妳都快哭了嗎?」

「唔……還記得啦……」


結果他只是想要藉機教訓我而已,什麼嘛……明明陽太自己也玩得很開心。

他嘴巴上不說,但激烈的動作跟喘息早就全部都曝光了啦。


「呼……那陽太先生,我們接著做下去吧?」

「妳還想繼續扮演啊?」

「沒有啦……想說陽太會不會喜歡這個稱呼而已,現在普普通通地做就好了。」

「……怎麼個普通法?」


我躺在床上高舉雙手,示意陽太快點過來摟住我。

他也聽從我的請求,乖乖地走到床緣抱起我的腰跟後頸。


「綁上手銬跟眼罩……這種普通地做?」

「妳對普通的定義很奇怪。」


陽太反駁這種玩法並不適合用普通來形容,深深地用嘴巴堵住我繼續胡言亂語。

剛剛角色扮演的痕跡,還剩下衣物跟綁起來的雙馬尾,啊……還有貼在子宮外側的紋身貼紙,叫做淫紋的東西。

如今的我們就只是普通地親吻、普通地做愛。

但或許放縱過後返璞歸真,如同愛侶般的互動方式,才是最讓我喜歡的角色扮演也說不定?


***


「陽太,妳覺得看起來怎麼樣?」

「妳又打算幹什麼……」


陽太接受我的邀請,看見我這一次新買的角色扮演服裝……沒錯,又一次,因為我好像有點沉迷在這件事情上了。

今天準備所花費的時間以及購買回來的道具,都是花上最多心力的一次。

不僅有尖角髮箍跟精靈耳朵的耳飾,還刻意用了一些髮片讓自己的頭髮變得更長而蓬鬆。

像是刻意在強調自己可愛一面的雙馬尾,會隨著我的轉身或跳動而搖擺。


「先說說你的感想嘛。」

「……還不錯吧,妳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上面?」

「唔,這個是秘密。」


的確是花了不少時間在準備,但我不想讓陽太知道。

要是讓他知道我花費多少心力,大概又要被他酸溜溜地說沒有必要。


「不過還是有最後一件事,我想要陽太幫忙。」

「怎樣?」


我躺到了床上,將那幾乎沒有遮蔽到的私處展現給陽太欣賞。

將手上的道具遞給了陽太,示意他幫我裝上。


「幫我把尾巴裝上去……」

「妳不覺得有點大嗎?」


陽太看著我拿給他的肛塞,似乎懷疑我是不是拿錯東西給他。

但都花了這麼多時間了,就不想浪費掉這樣的機會……我選了一個至今沒用過的大小。


「我知道啦,但今天想試看看這麼大的。」

「妳不要後悔就好。」

「才不會。」


陽太熟練地取來我放置在房間的潤滑液,幾了一些在手上,並均勻地塗抹在手指跟肛塞上頭。

他靠近我的胯下,輕推了我的大腿示意我再將腿打開一點,我也順著陽太的意願放鬆了身體。


「妳屁股那粉紅的顏色還是一樣色情。」

「不要邊看邊說啦……」

「……要塗了。」

「好……唔嗯……」


陽太撥開我細得像一條線的內褲,伸進我事先清理乾淨的後庭裡面,來回在肉壁上抹上冰涼的黏稠液體。

他的動作還是很細心,就算我不特別說仍會很小心地移動。

已經數不出來是第幾次跟陽太玩角色扮演了,兔子?狗狗?女學生等等……還有這一次的小惡魔。

雖然口口聲聲說是為了情趣,但我自己也有點明白……自己想追求什麼感覺。


「哈啊……這樣塗潤滑液,就好舒服喔……」

「妳完全變得糟糕了吧?」

「都是陽太害的……唔哼……下次讓陽太,幫我洗屁股好了……」


陽太沒有進一步回應我,在確保肛塞能夠順利放進去之後便將手指抽出。

一股冷冰冰的金屬觸感從屁股傳來的時候,我明白陽太要準備將粗大的肛塞放進來。

不小心喘了一口大氣的我,完全把心中的期待用呼吸傳達出來。


「妳的表情,要不要克制一下。」

「沒辦法啦,每次都覺得……這樣好色……」


我無法自拔地體會慢慢被擴張的感覺,跟陽太用他的凶器放進小穴是截然不同的快感。

不過隨著接近最粗的位置,已經被玩弄過許多次的屁股還是讓我發出了悲鳴。


「痛……!太大了!唔唔……!」

「停下來嗎?」

「不要……快點放……不!還是慢一點……嗚咕……」


我語無倫次地哭喊,這個挑戰比我想像中地更加龐大,但又想快點將它全部放進來。

而好不容易通過直徑最寬的位置後,肌肉的收縮讓我一口氣將肛塞完全夾進身體裡面。


「呼啊……放、放進來了嗎?」

「嗯。」

「太好了……這感覺等等做起來,一定會舒服到受不了……」

「……或許吧?」


我差一點就要痛到哭出來,還好最後一刻終於是好好地裝上了尾巴。

陽太將內褲卡回肛塞跟肉縫之間的位置之後,便起身跑去浴室清理自己的雙手。

雖然陽太還是跟以前一樣故作鎮靜,但他褲子底下完全蓄勢待發的慾根,可逃不過我的法眼。


趁著陽太還沒回來之前,我照了一下鏡子確認自己的樣貌。

今天的我是個性格乖張的小惡魔,以榨取年輕男子的精液並吸收他們的精氣為樂。

購物網站推薦我一定要使用的紋身貼紙,也好好地貼在我的子宮外側的地方。

這個叫做淫紋的東西,其實我不明白由來為何……但裝上之後卻顯得異常淫穢。


「所以,今天妳又要玩什麼?」

「啊……對耶,我還沒跟陽太說設定。」


等陽太擦乾淨雙手從浴室回來後,我細心地告訴他我想到的設定。

他是我今天的目標——大學生陽太先生,本來應該只是一個平凡的榨精日子,我卻意外被他的大雞雞給征服。

從來不會因為廢物男人感到愉悅的我,卻被完完全全壓制在床上,只能不斷高潮求饒……的故事。


「所以,為什麼我會沒事?」

「不知道耶……就陽太先生很特別?」

「也太不嚴謹,除魔家族的血統之類很基本吧?」

「那就這樣吧,陽太先生是我這個魅魔的剋星!」

「……又是些亂七八糟的劇情。」


陽太聽完設定便打算將我壓到床上,但我推開他的胸膛示意他還沒開始。

他一臉狐疑地看著我,我才告訴他我還沒將話說完。


「陽太先躺在房間裡面,等我襲擊你吧。」

「妳連這都要講究嗎?」

「對呀……這樣等等才有被反制的感覺。」


我坐起身,繼續告訴陽太我的其他想法。

一開始還會對於這樣的扮演感到害羞,但現在跟陽太一起討論角色扮演的玩法,會讓我對接下來的展開感到無比興奮。


「我的弱點在尾巴上頭,陽太等等可以拉扯這邊喔。」

「……沒問題嗎?」

「不知道,可是我想哭著被陽太盡情欺負嘛……」

「那我要怎樣知道妳是假的不要,還是真的不行?」


陽太提出了我沒想過的問題……劇情是有點像是要被陽太強制性交的狀況,我肯定會一直喊類似的台詞。

但要怎麼讓陽太知道,哪裡是我的底線呢?

思索著各種可能性,終於在視線掃過陽太的手機時,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那就設一個安全詞吧,當我講出『水牛城辣雞翅』的時候就要停下來。」

「什麼鬼東西?」

「昨天我們一起吃的外送嘛,這很直觀吧!」

「是沒錯……」


我開心地站起來,同時晃了晃手,讓陽太好好欣賞今天的服裝。

但陽太不只是欣賞而已,還好奇地動手掀開我只用披肩遮蔽的胸部。


「不要掀開啦!」

「不就是要給我看的嗎?」

「對、對啦,但要在做愛的時候若隱若現才色情啦,變態陽太。」


我打了一下陽太不安分的手,並拉扯了一下衣服整理自己的儀容。

雖然整套衣物都刻意彰顯色情之處,但在正式扮演之前還是想讓自己盡量整齊一點。


「妳貼在這個地方的東西,又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耶,陽太覺得它有什麼用意嗎?」

「不……當我沒問。」


陽太坐在床緣撫摸著我小腹下方的紋路,一臉好奇地觀察。

當我回問陽太的時候,他便將手移去他處,似乎不想將話題留在這個地方上。

對於一如以往,偶爾會變得不老實的陽太,我只能再一次展現出自己自信的笑容。


「不管如何……反正陽太覺得很色就好了,不是嗎?」

「隨便妳怎麼說。」


陽太撫摸著我的身體,並且用手指勾勒著我敏感的大腿內側,用動作在催促著我趕緊進入下一階段。

而我不可能沒意識到陽太的慾望,便輕輕撫摸他的後腦勺,獎勵他的主動跟積極。


「那陽太就躺在床上,等我從房間外面進來吧。」


撫摸足夠之後我推開陽太,並轉身靠近房間門口。

我回望了一下陽太期待的神情,覺得自己今天的裝扮應該有發揮到作用。


「那麼等等見面,我們就是小惡魔跟陽太先生了喔。」


我關上門,讓自己盡量融入在角色之中。

要是三枝小姐知道我磨練的演技用在這種地方,一定會大發雷霆吧?

但期待得早已濕潤不堪的肉穴,已經告訴我,自己有多麼期待等等會發生的事情了。

光是想到陽太會怎樣好好地欺負我……我就興奮地連呼吸都能感受到細微快感。


「呵呵,今天的獵物……是怎樣的味道呢?」


我打開門,看著已經乖乖躺在床上的陽太,露出扮裝牙套上的尖牙……並用上最淫穢的笑容。

而亢奮的心情讓我不自覺縮起了下半身,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會有個讓我難忘的經歷。







3,01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