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7_咫尺的相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打從那平安夜的約定開始,我跟陽太的關係進入了一種更加奇妙的狀態。

從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被陽太冷淡以對,也被他前所未有的溫柔給好好呵護。

雖然陽太有說我還是可以對他任性,但我開始害怕惹得陽太不高興,所以這陣子一直盡量收斂起來。


原本跟陽太定下的一週見三天的約定,一開始還覺得這有點不上不下的頻繁。

最近這陣子卻覺得不太夠,甚至常常萌生想要每天跟陽太見面的想法。

可是我又不想一再打破約定,甚至讓陽太認為我很煩……雖然我猜他早就這麼想了。


在年末到年初的工作馬拉松結束之後,今天本來是個難得悠閒的假日。

但把堆積的家務做完,才剛癱在沙發上滑了一下社群想看自己最近表現的網路反應如何……我就已經開始無聊了。

要是平常的這時候,我可能已經把腦筋動到隔壁的陽太身上了。

只是現在的情況有點特別,陽太因為放寒假所以回老家,這幾天就算閒下來我也只能自己找事做。


年末因為很忙所以沒太大的感覺,幾乎是一回家把該做的事情做完就睡了。

現在只要一靜下來腦海裡就會自然地浮現陽太的身影,也莫名地比平常更想要做色色的事情。

所以陽太回老家跟繁忙期重疊的時候並沒有帶來什麼實感,直到現在閒下來了,才發覺他假還沒放完這點給了我多大困擾。


「好煩喔……這樣根本就是在思念他嘛……」


我窩在沙發上看著手機螢幕的對話頁面,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跟陽太主動開口我有多想他陪伴。

最近陽太都很積極約我,完全不會讓我感到寂寞,縱使沒見面的日子也覺得他好像就在身邊。

然而現在愈清楚陽太不在隔壁,就愈想要聽聽他的聲音,甚至是見到他的容貌。

雖然腦海裡早就想好了各種說辭,試著讓陽太再次為了我破壞規矩。

但正因為陽太最近都對我很好,反而讓我沒辦法去耍這些小手段。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現在的我只要被陽太冷淡對待,心中都會有某個角落產生有點刺痛的感覺。


「可是今天就真的……」


我噘起嘴唇,沒有把這句話說完。

腦海裡浮現出陽太的身影,那個樣貌愈清晰就愈讓我感到煩悶。

最後一次見到陽太已經是聖誕節的事情,如今新年到現在累積的寂寞快要到極限了。


「嗯……陽太……」


我忍不住伸手往寬鬆的衣物裡探去,無視仍然正在播出無聊節目的電視。

而我才輕輕觸碰,濕潤內褲透出來的黏液就一股腦沾上了指尖。


看著那沾濕的手我無奈地笑出來,稍微打開雙腿轉而注視自己的狀態。

光是想著陽太就可以變成這樣,看來我真的有點病入膏肓了。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嘛,誰叫最近陽太讓我這麼……


「討厭,怎麼會這麼濕……」


我反覆伸手撫摸私處,隔著內褲的觸感讓我不由得想起了陽太的愛撫。

我閉上眼睛,想像起陽太對我做過的一切,仿照他會對我做的事情挑逗起來。

但很快我就無法滿足於間接的刺激,像是面臨什麼天人交戰一番後,才緩緩脫掉自己愈來愈濕的內褲。


「唔、想要……陽太……」


我試著透過按摩來緩解寂寞,卻因為腦海裡的景象愈來愈明確而無計可施。

愈是撫摸,就愈想要真正的陽太,但我無法停下手邊的動作。

壓抑不了熾熱的下身,我把手指伸入到迫切渴求的身體裡頭,放任本能去玩弄敏感之處。

無法按捺的肉慾,迫使我伸進第二根手指,想體會更像陽太帶來的撫慰。


但不管怎麼摸,即使生理的需求稍微得到滿足,心靈上需要陪伴的空洞仍然存在。

我看著手機螢幕上的訊息,腦海裡全部都是想要讓陽太明白我有多寂寞的想法。

明知道這個行為可能會給陽太帶來困擾,我還是忍不住憑藉一個衝動來向他傾訴。


「哈啊……好色喔……」


我望向自己整根手指都沾滿淫水,並且在分開處掛著透明水絲的畫面。

儘管在心中嘲笑自己的行為究竟有多麼誇張,但我的雙手還是擅自把通話鍵按了下去。

肯定會有很嚴重的後果吧……沖昏頭的我根本無心去思考這個問題了。


「陽太……」


在還沒接通的等待期間,我依然不願意讓自己的手閒下來。

就這麼等待接聽的一瞬間,想跟陽太好好地撒嬌,並聽他溫柔的聲音。


「……怎麼了?」


在不算漫長的等待後,接通的時候我並沒有主動說話,而是默默等待陽太先出聲那一刻。

陽太並沒有馬上做出應答,而是在短暫的沉默後,見我毫無反應才詢問我這通來電的意圖。

隨著陽太的聲音出現,我馬上第一時間將電視關掉避免有所干擾。

我最後還是無法隱藏自己的想法,就算害怕被他責備也只敢好好述說原因。


「沒有……只是想聽陽太的聲音……」


我帶著悶熱的吐息,陽太那好像很久沒聽見的冷淡語氣,成了我現在最強烈的催化劑。

明明手機畫面空無一物,我卻因為那股聲音感覺陽太的樣貌出現在眼前。


「……妳又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不是啦,與其說不開心……」


上次我這樣擅自打給陽太,是因為莫名的失落而想要他陪伴,此時陽太猜測我或許又是類似的原因而找他。

但就算我可以藉此跟陽太撒嬌……我也很清楚這時候的自己,只靠這樣是沒辦法根治的。

因為有一部分,我就是想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告訴陽太,才撥下這通電話。


「只是好多天沒見到陽太,覺得好寂寞……」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但我拍下了自己剛玩弄完小穴沾滿體液的指節,並把充滿這個性暗示的照片傳給了陽太。

照片發出去之後,我還配上了能符合我現在心情的哭泣表情符號。

明白陽太一下子就讀了訊息,這讓我有一種被陽太注視的快感,使得我重新開始撫摸起自己的身體。

而他給予的回應也完全沒有出乎我的意料,用低沉的聲音稍稍責備了我一下。


「別這樣,會留下證據。」


然而這個抱怨並沒有讓我踩下煞車,反而因為愈發強烈的背德實感變得更加興奮。

陽太刻意壓低音量變成類似低喘的講話方式,就像是在說著自己有多麼困擾。

而我想他也馬上從中得知,與他通話的我正在做著怎樣的事情。


「因為我想讓陽太知道……我在做什麼嘛……」

「……妳有這麼不能忍嗎?」

「嗯,想要陽太陪我……就算只有聲音也好。」


我把手機開成了擴音放在一旁,在雙手撥弄的同時注視自己的私處。

而陽太就這樣默默維持著通話,卻沒有再多說什麼,讓這個過程變得有些安靜。

但我知道此時自己毫不掩飾的呻吟聲,是陽太可以聽得一清二楚的程度。


跟陽太保持通話所產生的效果比我想像中更加強烈,才短短一段時間我就比剛才還陶醉。

反覆玩弄穴口勾起的黏稠水絲之後,我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滿足於這個狀態。

就算知道現在把手指伸進去的話會很舒服,我心中還是有一個比這樣更討我歡心的方式。

只不過這要先徵求陽太的同意,我不敢肯定現在的陽太會不會答應我。


「陽太……還記得我們之前玩過的那個玩具嗎?」

「……玩過的太多了,妳說哪一個?」

「就那個……會跟音樂跳,也可以用陽太手機操控的那個……」


我望向放置收藏的箱子,這樣子的形容我想就足以讓陽太明白我在說什麼。

由於怕太久沒有買新玩具而讓三枝小姐起疑,這是之前拜託她買的東西。

只不過原本只是一個障眼法,事後還是真的跟陽太一起玩了一下,意外發現是很不錯的產品。

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用手機來遠端操控……是再適合不過現在情景的好東西了。


我腦海裡已經全部都是讓把主控權交給陽太的畫面,便在他回應我之前不理會依舊開啟擴音的手機。

隨後拿了幾樣情趣用品,包含我口中的情趣用品帶回到原本的位置,並告知陽太我現在的狀態。


「我想要讓陽太幫我控制……」

「……我應該沒說過現在有空。」

「那陽太可以抽出時間陪我嗎?唔嗯……」


不給陽太選擇的餘地,我用玩具放入體內的嬌喘來宣示自己正在進行的行為。

雖然跟陽太比起來這不算什麼,但進入那一瞬間的異物感還是讓我產生一連串的反射。


「麻煩你了……這樣就有陽太在身邊的感覺……哈、哈嗯!」


陽太繼續選擇了沉默,而我刻意放大了原本就會發出的喘聲,想讓他聽得更清楚。

而完整埋入身體裡的玩具,雖然還沒有啟動,卻已經因為我本能的緊縮使得存在感愈來愈強烈。

之前才認為不想要對陽太太過任性,如今的我還是順著情慾提出了自私的要求,並且深信依陽太的個性最終一定會選擇滿足我。


「我好好放進去了……就等陽太幫我打開震動的開關……」

「……妳認真的?」

「嗯。」

「……」


我一邊打開玩具的電源,並且透過便捷的操作讓它與我的手機連線。

這時候只要陽太再主動打開應用程式,我便可以把一切交付出去,讓陽太恣肆玩弄我。

本來我已經有必須跟陽太對峙一段時間的打算,就算最近的他再怎麼寵我,突然提出這種請求還是有可能被他冷淡的拒絕。

而陽太近乎寂靜的回答,讓我以為還有不少時間可以讓我慢慢等待。


「嗯唔、呀啊!?」

「這強度可以嗎?」


雖然強度設定在算是微弱的位置,但突如其來的開啟讓我措手不及。

原本還寂寞得撫摸腹部的雙手一下子就嚇得撐在沙發上,目光也被陽太害得只能死死盯著已經開始震動的情趣玩具。

像是在模仿被陽太愛撫一般,我下意識讓臀部微微浮起,如同以往配合陽太手指深入時的動作。


「陽太……太突然了啦!呀、呀啊……」

「是妳要我這麼做的,不是嗎?」


本來想抱怨一下陽太這宛如偷襲般的行為,但我才一說出口陽太就偷偷又加大了一點力道。

從原本的緩慢且微弱的方式,一下子變成了強烈又斷斷續續的猛顫。

陽太的聲音雖然一樣低沉,但比剛才的氣音還要更加平穩而有自信,就像平常玩弄我的陽太那樣。


「啊、啊啊……叫聲……停不下來……啊嗚……」

「沒差,我在房間裡戴著耳機。」

「不是……這個問題啦……哈、哈嗚!」


我的聲音愈來愈宏亮,理智的防線變得愈來愈薄弱。

雖然分隔兩地,但經由陽太的手不斷變化的震動,讓我終於有了寂寞被化解的暖意。

就算雙手撐著身體什麼都不做,此時也像跟陽太纏綿一樣,不斷層層累積濃厚的快感。

連續好幾天的空虛寂寞都在此刻慢慢被消除,一想到陽太聽得見我的聲音,就使得我更加興奮、也更加停不下嬌喘。


「陽、陽太……這樣、好舒服……」

「嗯……」


陽太就像以往一樣熟練,只不過是玩了一、兩次的玩具,他很快就記下我累積快感最快的強度跟頻率。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承受陽太的控制,整個人像模擬性交一樣在沙發上將雙腳再張開並放鬆。

我依舊用雙手撐著身體,蜷曲的腳趾就像在彰顯自己有多投入。

視線中心那不斷震動且亮著燈的玩具,我開始擅自將它當成陽太的延伸,試著想像緊膣肉的按摩是來自陽太的手指。

我開始閉上眼睛,陽太的樣貌彷彿就立刻出現在身旁,溫柔並細心地愛撫空虛寂寞的我。


「不行……陽太……」

「不行什麼?」

「這樣子……我會想要更多……!」


隨著陽太把頻率調高,震動也變得再更強一點,原本累積到高點的感官進入了另一個境界。

但就算是加上滿腦子的妄想,還有陽太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只靠這樣還是差了一些什麼。

我忍不住放開撐住身體的手整個人靠在沙發上,轉而去拉住露在外面的軟柄,伴隨強力的震動開始微微抽送,並讓肉壁各處想要被照顧到的地方都得到滿足。

並且不時操控尾端去微微觸碰膨脹的肉蒂,身體內外獲得的刺激都讓我的慾望用最快的速度沸騰起來。


「哈、哈啊……陽太……你現在一個人待著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


陽太對於我這個理所當然的疑問遲疑了一下,他大概覺得我一定是腦袋出了問題才會這樣問吧?

但接下來我想做的舉動,還是得做最後的重複確認才行。


「陽太……等我一下下……」

「嗯。」


陽太沒有問我原因,在我說完之後就把震動關閉起來。

我也趁這個機會抽出滿是汁水的震動玩具,並將它擱到一旁。

我知道自己再一下子就會得到久違的滿足,才更要在這時候停下來用別的方式迎來高潮。


「自從跟陽太做過之後……就沒再用過了呢……」


我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拿起了我帶到身邊的玩具之一。

那便是跟陽太不相上下,具有震動功能的假陽具。

跟陽太會發展成現在如此複雜的關係,仔細想想就是因為那天玩得太激烈的後果。


「陽太,要好好看著我喔……」

「等……妳想做什麼?」


我拿起偶爾會用來拍攝生活照的手機架,將手機架到了咖啡桌上面並讓鏡頭對著自己的下半身。

接著在陽太還沒有同意之前,擅自按下了鏡頭的開關,讓自己的身體映入畫面中。

陽太慌亂的呼吸告訴了我他有多著急,但我相信陽太不會讓這個畫面被其他人看見的。


「妳別幹這種事情……」

「這樣通話結束,也不會像照片留下證據……對吧?」

「不是這個問題。」


陽太突然改變的語調,讓我察覺到他失去了一些冷靜。

而陽太真的不允許我這麼做的話……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通話切斷的。


「陽太有好好看見了嗎?我那寂寞的小穴……」

「妳這樣子的話……」


……這樣子的話?陽太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完,但我知道其中並沒有否認的含意。

鏡頭沒辦法把所有的細節傳達給陽太,但我很肯定陽太有好好看見我那濕潤又飽滿的狀態了。

就算是剛好切掉臉蛋的畫面,只憑身材跟私處的輪廓我想陽太也足以想起我的身影了吧?


「陽太你看……跟你的很像吧?」


接著我拿出諾大的假陽具在腹部附近晃動,並稍微緊貼在肌膚之上讓陽太能知道他的實際比例。

見陽太沒有回應,我便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說起當初的各種思緒。


「一開始我看到它,還想說誰會長這麼大啦……但遇見陽太之後我就改觀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微微撐起臀部讓粗大的玩具慢慢沒入濕潤無比的身體裡面。

那宛如被陽太插入的撬開感,逼得我更加回想起他溫熱的身體,那是玩具遠遠無法複製的觸感。


「嗯哼……好大……但還是想要真正的陽太……」





隨著玩具慢慢深入,愈來愈多跟陽太纏綿的記憶一起慢慢湧出。

直到深處的花心被磨過的瞬間,我終於再也無法克制自己即將融化的腦袋,一股腦把藏在心裡的話語全盤托出。


「我以前……會在自慰的時候……想像是在跟鄰居先生做……」

「……是嗎?」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默,陽太擠出的反問帶著些微的吐息。

由於沒有畫面的輔助,我無法確認陽太此時的狀態,但我只能當作他正陶醉在我淫穢的樣貌上。

在打開震動開關之前,我先緩慢地進出,如同陽太有時插進來時會讓我習慣的行為。


「那天被陽太發現、嗚嗯……我就是用這個玩具、想像被鄰居先生壓在沙發上用力插……」


我開始慢慢加快速度,繼續說著過去蘊藏的妄想。

就像想要把真實的自己呈現出來,我盯著被玩具帶出的汁液,把想像中的畫面描繪得更加仔細。


「被那熟悉又陌生的帥氣鄰居粗魯對待的畫面……我很喜歡這樣想像……」


早就已經快要瀕臨崩潰的理智,隨著重新累積快感變得更加模糊。

我快要不曉得自己在說些什麼,簡直是把自己最變態的一面展現給陽太。

但我克制不住這樣的自己,愈是說出讓人害臊的台詞,就更讓我忍不住說出後續。


「自從當了陽太的鄰居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我咬著牙忍住快感,想把自己帶到更深的位置再一口氣洩出。

而電話的那一頭雖然無法聽得很清楚,裡頭細碎的喘息聲還是能在這個寧靜的環境裡稍微察覺。

或許是即使與平時沒什麼兩樣,陽太不在隔壁讓我有種比平常更加安靜的錯覺。

比往常更加寂寥的客廳,就只剩下我的身體所發出來的水聲,以及細微到幾乎難以聽見的陽太呼吸。


「可是、我就真的……會忍不住拿陽太來……我好變態……哈、哈嗯!」

「這不算變態……因為這樣的話,我也是。」

「……欸?」


陽太突如其來的打斷,讓我的心跳頻率突然急速上升。

從單純從這句話的資訊來判斷,根本無法得知陽太想說些什麼。

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我能猜到陽太會說出一些讓我更加興奮,再也無法回頭的話語。


「我……我也這樣想過,隔壁的女偶像。」

「那我……好想聽陽太告訴我……」


就算無法看見陽太此時的表情,我也很清楚他的聲音帶有一種羞怯。

比起面對面調情,這樣遠距離的對話總有種特別的魔力。

而比起展現最原始的一面,將自己的妄想說出口,聽見陽太這麼說更讓我感到害羞跟興奮。

我迫不及待地加快手上抽送的速度,想聽陽太會對我說些什麼。


「……我想過,在電梯裡面把妳……」


陽太說到這邊停頓了許久,似乎在做一些只有他能明白的心理建設。

但他的喘息並沒有因此減少,聲音裡頭也帶有強烈的高漲情緒。


「把妳整個人壓在扶手上……不顧妳的意願……」


陽太在講述過程的時候愈來愈猶豫,似乎在選擇他認為合適的措辭。

陽太或許是考量到我的心情才這麼做,但當下我並不認為有什麼,無論他說什麼都會是讓我更興奮的字句。


「繼續、陽太,繼續說給我聽……唔嗯……」

「唔……總之……我想像著在電梯裡的妳……喊著不行……卻配合我的撫摸……」

「嗯,這樣子、太色了……」


我急促地喘息著,一下子變得更加亢奮。

我的腦海裡已經出現了陽太所描述的畫面,裡頭的我用不太情願卻無力抵抗的表情,在跟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鄰居做愛。

不僅是強迫性的,還是在電梯這樣的公眾空間裡面……對象則是那個曾讓我一見傾心的男性。


「然後……妳愈來愈無法抵抗……」


我想像著他粗厚的手臂把我撐在扶手上,用我無法抵抗的力道狠狠撐開我的雙腿。

身上一件衣服都還來不及脫去,就這樣被扯開內褲從裙底插進來,以及我夾在舒服跟不願之間的模樣。

明明是被強迫,我還是伸出手抓住他的衣服,讓他為所欲為地蹂躪我。


「就這樣,一直聽著妳求饒的哭喊……」

「然後呢……接下來呢?」

「唔……」

「有像現在這樣……這麼用力幹我嗎?」


陽太依舊稍微了猶豫一下,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回答我的好奇。

我明白自己早就已經越過要高潮的極限,但我依舊強忍著,只為了想聽見陽太說出最後的結果。

我手上的動作無比激烈,就像是模仿一場跟陽太進行的性愛,我想要跟隨這個妄想經歷到最後才將自己累積的情慾釋放出來。

原本的姿勢也成了更誇張的擺弄,像是要給陽太看得更仔細般蹲起身子,手裡的動作也愈來愈忘我。


「不,更用力……妳整個人都要浮起來了……」

「是、是嗎?那一定……真的很用力……」

「妳喊著不可以……但我不管妳……」

「不可以……?我說了什麼……哈嗯、嗯啊……」

「妳說不可以,射在裡面……」


隨著陽太所說的後續,我心中的想像也跟著清晰起來,現實跟幻想愈來愈難以分清。

我無力地發出嬌喘,難以承受鄰居先生帶給我的快感,他愈來愈膨脹的慾望我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

我很清楚自己要被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射在身體裡,那股恐懼跟徬徨促使我發出拒絕的哭喊。

但心裡卻又有一絲渴望,那源自於不知何處的情感,想就這樣被好好欺負到底。


「那最後……最後呢?我想跟陽太一起……啊、啊啊啊……」

「我選擇……就這樣射進去……」

「唔、我想聽……更仔細的、嗯、唔嗯……」


我打開了一直沒開啟的震動開關,並且讓玩具頻頻抵到我最舒服的位置上。

我已經隨時可以放下抵抗去迎來最深的一波洩洪,只等陽太更仔細描寫的一句話。


「插到最裡面……把全部的精子……射進妳的身體裡面……唔咕!」

「啊、啊嗚……不、不行……射在裡面……不可以……!」




不管是幻想中還是現實中的我,都在這一瞬間陷入最深的恍惚裡頭。

而想像中的自己……更是被熟悉的陌生人給好好注入最熱切的慾望,失去力量癱軟地抱著那寬厚的軀體。

隨著最清晰的畫面從眼前迸出,我終於放棄了忍耐將激烈的潮液噴濺而出。


因為瞬間而強烈的收縮,我手一放鬆就讓粗大的玩具從蜜穴裡被擠開掉了出來,但我一陣又一陣的潮吹並沒有因此停下。

我晃動著充滿餘韻的臀部,將緊繃的神經逐漸釋放開來,直到水勢趨緩我才減緩這本能的顫動。

只不過就算如此,我的下肢還是會不自主地抽搐,比一個人自慰的滿足感更加強烈而明顯,也比過往更加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

而我噴出來的春水有一小部分濺到了手機螢幕上,剛好讓水滴遮住了鏡頭讓畫面變得無比模糊。


「哈啊、哈啊……陽太……那個……」

「呼嗚……呼嗚……怎樣?」


陽太沉重不已卻比剛剛更趨緩的吐息從另一端傳來,我便猜測陽太也迎來了屬於他的快樂。

即使螢幕上的畫面已經什麼都看不見,通話還沒切斷的事實仍然存在著。

對於陽太的好奇,也成了我進一步挑逗的勇氣……


「陽太剛剛也在摸自己嗎?」

「妳那個樣子……怎麼可能忍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