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8_幸福的泡影※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要先洗澡嗎?」

「看妳吧。」

「那……晚點好了。」


我就像黏著陽太不放的無尾熊,無視落在各處的黏液跟汗水緊緊貼住他。

聽到我決定沒有要這麼快去洗澡,陽太便將原本散落在腰間的棉被拉到能覆蓋我肩際的高度。

起初一個為了排解寂寞而開啟的肉體關係,現在共處的時間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意義。


「我想再抱一下。」

「嗯。」


明明氣象說有寒流來襲,天氣會比平常更加寒冷。

此時的我卻全身都感到溫暖無比,被陽太輕吻撫摸過的地方如今都還在發出微微的熱意,我相信這不僅是屋裡暖氣的緣故。

每一寸赤裸身軀接觸到陽太的位置,都讓我捨不得離開半分,只為了把那溫暖的包容留下。


「妳別睡著了。」

「不會啦……」


雖然第一時間做出了反駁,但我自知陽太的擔心其來有自。

畢竟靠在陽太身上是這麼舒服,很容易就會被事後的餘韻給扯進夢鄉裡。

但我今天意外地格外有精神,意識如同不願意放過被陽太輕撫頭髮的感覺而無比清醒。

可能是我單方面的誤解,但自從與陽太充滿危險的視訊通話後,我們的關係似乎又變得更緊密了。


「陽太……」


我趁機再偷偷蹭了陽太,然而這樣的舉動輕易地就被他察覺,就這麼被他摟得更緊密。

而這樣的舉措我當然沒有反抗的必要,滿心歡喜地收下了陽太的呵護,並發出顯而易見的笑聲。

但愈是沉浸在這樣的幸福感裡面,我就變得愈是貪心。

原本還在猶豫要不要說出口的任性,如今更有一股衝動從喉嚨裡迸出。


「這個周末,陽太有空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那陽太……可以安排一天跟我約會嗎?」


我深吸了一口氣,把內心模擬許久的邀請說出了出來。

為了這短短的話語,我這幾天幾乎是一直牽掛在上面,直到說出口才終於能放下心頭的罣礙。

這個時候即使能裝出毫不畏懼的撒嬌來面對陽太的拒絕,但果然還是會害怕在第一時間聽到陽太拒絕的話語。

從原本的逢場作戲到現在,患得患失的心理已經慢慢湧現出來,陽太愈是溫柔對待我,被拒絕時的刺痛感似乎也就變得愈強烈。


「……是能怎樣約會?」

「我們以前不是有在陽太家約會過嗎?像那樣之類的……」

「該不會又要我陪妳看電影?」

「唔呃……算、算是吧?」


雖然是鼓起勇氣說出口了,但我真正的請求是更貪婪的願望。

如果是再早一點的我,應該能用刻意無比的調侃一步一步進逼陽太讓他就範。

但看著陽太跟往常一樣沒什麼表情的側臉,我的腦袋已經熱得有些不知所措。

看見我欲言又止的模樣,陽太不動聲色地等待我未說出口的話語。


雖然想深吸一口氣,但又怕自己過於明顯的反應被陽太察覺。

我眨了眨眼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並思索是否真的要把這些話說出口。

但陽太溫柔的擁抱成了我衝動的推手,我終究還是乘著一股莫名的勇氣做出最魯莽的提議。


「我想跟陽太……去電影院……」


而陽太訝異又難以置信的面容,我已經猜到他會有怎樣的答案。

啊啊啊……撫子,妳果然還是太不可理喻了。


「……妳瘋了嗎?」


陽太的表情有些複雜,除了比平常更加冷酷的低沉嗓音之外,還充滿著我無法理解的情緒。

但不管怎麼樣,我從他的視線裡感受到滿滿的責備,原本溫柔的雙臂也變得有些疏離。


「我想說……分開買電影票裝作不認識,是不是就可以……唔嗚嗚,算了啦,當我沒提過好了!」


我莽撞地說出口後,又慌忙搖搖頭躲開陽太的視線想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本來我可以繼續用無理取鬧的方式博取陽太的同情,但我已經不想要因為自己的過度任性惹得陽太不高興。

自己那原本跟跟水泥一樣厚的臉皮,如今早就因為陽太慢慢產生了改變。

我不曉得自己是因為害怕被罵,還是因為多了一些我原本沒想像過的情感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但我縮起身子依偎在陽太身旁,強迫自己滿足於能待在他身邊這件事情。


「妳就這麼想出門嗎?」

「……一點點。」


陽太似乎在嘗試觀察我的反應,面對這樣的試探我無法再欺騙自己,只能老老實實地悶在陽太懷裡給予肯定。

我頹喪地提不起勁,深知陽太拒絕、甚至是抱怨我無知的可能性有多高。

我閉上眼,默默等待陽太會用怎樣的方式來拒絕我。


「妳知道這很困難。」

「嗯,說的也是……」


陽太平實且毫無波瀾的拒絕,讓我原本想好的各種糾纏手法通通縮回喉嚨裡。

明知道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卻不免覺得有些失落。

當然跟陽太待在家裡也很有趣,但裝載感情的容器愈是嘗試填滿它,它就會變得愈貪心。


「妳都不怕被發現?」

「當然會啊,但如果是跟陽太出門的話……」


我不敢繼續說下去,除了知道陽太答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之外,也是因為不想聽見會更使我難受的答案。

我想裝作沒有這個請求的存在,試著用簡短的總結來轉移到別的話題上。


「總、總之當成我胡言亂語就好了。」


我急忙地想將身體從陽太身上抽離,裝成若無其事一般逃開。

但陽太沒有輕易放過我的意思,不但遲遲不開口說話還盯著我困惑的樣貌。

可是就在這靜默的互看之中,我感覺到陽太似乎也在思索著什麼我還沒能理解到的東西。


陽太不斷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我有些擔心,深怕是不是又要因為自己的魯莽而承受責罵。

雖然我知道自己的任性本來就應該受到質疑,但陽太此時的表情讓我陷入困惑之中。

因為他看起來不像是在生氣,深鎖的眉頭卻又讓人無法理解他的想法。

就這樣持續了許久的沉默,不曉得時鐘上的指針轉了多少圈……仍擁抱著我的陽太終於選擇開口。


「我需要知道,妳是不是認真的。」


而此時陽太眼裡的事物,似乎與我過去所明白的都不太一樣。

他最終給予我的答案,也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


***


「嗯哼哼~~耳環要戴哪一個好呢?」


我哼著小調,將不同的耳環拿到耳垂上比對,我可以從鏡子裏頭映照的笑臉明白自己到底心情有多好。

這個充滿約定的一天,可以說是一個機率微乎其微的奇蹟所帶來的。


「嘿嘿……跟陽太看電影,欸嘿嘿~~」


挑選好耳環之後,那雀躍的心情有增無減,愈接近出門的那一刻就愈難壓抑興奮。

雖然我說了許多理由跟自己的看法,讓陽太明白這是風險很低的出遊,但最終他會答應卻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陽太最後帶著一些不情願地跟我一起用網路訂票,幾乎同時挑選了電影院後方比鄰的兩席座位,而名義上我們只是毫無關係卻剛好坐在隔壁的觀眾罷了。


「能想到這種方法,撫子妳果然是天才。」


我鼓勵著鏡中的自己,慢慢別上精心挑選的耳環。

就算是用單人出遊的名義前往電影院,但太高調被認出來還是會惹出麻煩,便挑了樸素一點的款式。

而且正因為是自己的提議,即使有得到陽太的首肯也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困擾。


可是就算平常還是會維持基本的形象,更何況今天還是以約會的名義跟陽太出門。

比平常更認真地挑選衣服,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第一時間就奪走陽太的目光。

確認萬無一失之後,我便戴上口罩跟平光眼鏡試著展現出最自然,卻能在小細節上展現魅力的一面。


「嗯,差不多可以出門了。」


我一邊在玄關穿上鞋子,一邊在心中重新模擬跟陽太討論好的計畫。

由於目的只是想過個特別的一天,對於要看什麼電影並沒有太執著的想法。

最後我選了一部我沒看過的重映文藝片,並且挑了很早的時間去避開情人節前夕的人潮。


關上家裡的大門後,我順勢看了陽太家的門口……壓下想跟他一起出門的貪心想法。

雖然無法掩飾心中的可惜之情,但我自己也明白要是做到這個程度就太過分了。

轉念一想,分別出門在電影院碰面似乎也更有約會的感覺才對。


搭著計程車看見街上那些出雙入對的情侶,我默默慶幸今天居然好好休息一整天,有機會成為這些人的一員。

由於一直到晚上都沒有特別的事情,現在的我只需要考慮怎樣度過早上的行程就可以了。

我打開手機的畫面,翻出最後一次傳訊息的對象,告訴陽太我已經出發了。

陽太這次一樣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迅速回覆了我,而且是對陽太來說一點都不意外的內容。


「我已經到了。」

「那到時候一起入場吧。」


為了避免人潮,我們已經挑了最早的上映時段,但陽太還是比預定時間早了許多出發。

以他謹慎的性格來看,應該是為了不讓我們有任何機會在路上相遇吧?

他雖然常常嘴巴上埋怨,但不管我什麼時候去陽太家裡,他身上香噴噴的讓人味道想一聞再聞。

即使陽太什麼都不願意說,我還是能感受到一股他無論如何都會準備萬全的安心感。

而像今天的日子,去期待與他相會的瞬間,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單雙號的入口不一樣。」

「開個玩笑而已嘛(哭笑不得」


我故意留了半哭半笑的表情符號,試圖隱藏刻意顯露出來的情感。

大半臉蛋躲在口罩底下的我,早已不能停止吃吃笑出來的模樣。

雖然一直以來都渴望有一場真正放風的機會,但心中忐忑跟興奮完全超乎了我的想像。

看著街上的景色逐漸接近目的地,心跳的震動幾乎到了我無法負荷會感到辛苦的程度。


遞交車資並下車之後,我不得不站在原地調整呼吸才能繼續走動,這讓我想起了第一次站到演唱會舞台上的緊張。

彷彿今天的會面會變成像是人生轉捩點一般,異常難以平復激盪高揚的情感。

確定自己準備好之後,我走向一早還沒什麼人的電影院並期待著跟陽太巧遇的那一刻。


但事情並沒如同我想像中有趣,在影廳外頭等待入場的時間裡,我並沒有看見陽太的身影。

明明以陽太顯眼的程度,在稀稀落落的人群裡要找到他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情況我難以掩飾心中的小小失落,卻無比相信陽太不可能會失約。

我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只要陽太沒有說臨時取消,他肯定會在入場的那一刻出現的。


然而,我坐在沙發上等待電影開演的時間到來,並盡可能讓自己不多做顯眼的舉動安靜等候。

過了一陣子後,我握在手上已經進入待機狀態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上頭是簡短且一眼就能認出是陽太傳來的訊息。


「妳要甜的還是鹹的?」


雖然是一封沒頭沒尾的訊息,但靜下來思考就能察覺到陽太的意思。

這也讓我明白之所以在候影區看不見陽太,大概是因為這時候的他還待在販賣部。

陽太突然這樣問我,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比較好。

只不過考慮到了現在的心情,或許吃點鹹的東西沖淡心中不平靜的激烈情感也不錯。


「鹹的好了,謝謝陽太。」

「嗯。」


我關上手機的螢幕看著許久沒有來訪的電影院,危險的甜蜜感終於在這時一一湧現出來。

我吞嚥了唾液讓乾燥的喉嚨能得到一些滋潤,在這個日子裡會來看這部片的人寥寥無幾。

除了少數中年的觀眾之外,剩下的就是帶著一些文藝氣息的年輕情侶。

而我跟陽太這樣的觀眾,看起來會不會像是特別在假日早晨來看愛情片的落單人士呢?

但不管我在他人眼裡是怎樣的感覺,祈禱在電影開場之前什麼事情都不要發生,是我現在唯一能去想的事情。


然後就像是設了鬧鐘一樣,在電影開放入場的那一刻我看見陽太悠悠走向影廳的入口,戴著眼鏡且稍微打扮過的模樣讓我感到無比新鮮。

他抱著爆米花跟有些巨大的飲料杯,就像是個很會獨自享受的觀眾。

陽太早就注意到我坐在哪裡,卻很刻意地裝作兩人毫不相識,也自然地不將目光投注在我的身上。

我也知道陽太的用意,便默默起身前往與他截然不同的入口排隊等候。


帶著雀躍的心情坐進最後一排,中間與我緊鄰的座位已經有另一位客人入坐,而他將爆米花跟飲料都放在我們之間的置物籃。

我趁著昏暗無比的環境脫下口罩,留下只有裝飾作用的眼鏡以防萬一。

雖然只有電影螢幕的光芒,但已經足以讓我清楚辨識陽太的臉龐,在這種地方待在一起的感覺與平時截然不同。

僅僅看了一下側臉就難以遏止滿溢而出的心情,此時也只能努力維持與往常無意的感覺去向陽太搭話。


「這麼大杯的飲料,陽太是一個人要喝嗎?」

「怎麼可能……買來一起喝的。」


陽太調整了姿勢舒適地貼在椅背上,一臉理所當然地回應我的疑問。

而他似乎也沒有要馬上食用的意思,我便撿了一個爆米花塞到嘴巴裡,並湊到吸管上偷喝了一口飲料。

以我對陽太的理解,他大概是擔心一個人來看電影,手上卻拿著兩杯飲料會看起來有點奇怪。

只是像這樣兩個人共用一份餐點……完全就是真正的情侶約會了吧?


我不敢戳破現在的氣氛,最後再偷看陽太一眼後就把目光轉到銀幕上頭。

隨著開演時間到來,電影院內的燈光全部暗了下來,我也必須集中在即將放映的電影上。

在各式各樣聲光效果十足的預告後,畫面突然轉為有些早期的風格。

這是一部我只聽說過名字卻從來沒深入研究過,甚至是親自看過的作品。


電影裡面並沒有太多複雜的場景,但輕鬆愉快的的劇情讓人很容易投入其中。

裡頭講述的是個一點都不難理解,甚至會好奇能不能吸引我的題材……

雖然只是一個兩個家世不同的男女,遇到一切困難卻仍然努力跟對方在一起的老套故事。

但因為戰爭分離,書信跟情感無法傳達給對方的心情還是讓我的心思就這麼懸在空中。


『你也是鳥對吧?』

『如果妳是的話。』


原本只是想挑一個沒觀眾的老片,卻意外地讓我無法再分心到劇情以外的事情上。

而我也在自己都沒察覺的情況下,將手伸往陽太放在扶手上的手掌,將所有感性都融入在電影裡頭。

雖然我一直都很滿意自己,但跟陽太待在一起的時間……頻頻讓我挖掘到過去都無法想像,更加像是自己的一面。


『最棒的愛情會喚醒靈魂,讓人成長……而這些都是你給我的。』


當這句帶著飽滿情緒並宛如告白的台詞出現時,我下意識將轉頭望向陽太,彷彿這句話如果埋藏在我的心中……那或許這樣的對象就會是他。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跟陽太幾乎是同一時間把注意力轉移到對方身上,目光也尷尬地交會在一起。

但我並沒有急著閃躲陽太的視線,他也沒有裝作沒有這回事而轉頭,這樣的情況就這樣持續了幾秒鐘。

直到我們有默契地在下一句台詞說出口時,把視線轉回到銀幕上才結束了這難以形容的景況。


接下來我已經無法完全專心在劇情上頭,腦海裡全部都是剛才與陽太對望的情景,並沉浸在所謂約會的氣氛裡。

因為擔心陽太突然意識到不對勁而縮回去,我也不由得更加緊握住他的手。

我們就維持這樣的姿勢不再有變化,爆米花跟飲料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去觸碰,直到電影結束。


零星的觀眾在片尾播放時陸續離去,我的手到此時依然牽著陽太。

等到燈光逐漸亮起時已經沒有剩下多少人,我才趕緊將手放開並裝作彼此不認識。

有點好奇陽太會怎麼處理幾乎沒動到的零食跟飲料,但避免風險我還是在看了他一眼後就獨自起身。

陽太坐著不動刻意在等我離去,我也只好趕緊整理好衣物並戴上口罩先行離開。


在這之後我也不敢逗留太久,離開電影院後就盡快隨手叫了計程車回家。

但這簡單的隱密約會帶給我的餘韻比想像中還要深,我遲遲無法忘記剛才那真實無比的氛圍。

更不用說與陽太相望的情景,完完全全佔據了我的心思。

我無法按捺自己的衝動,拿出了手機輸入我現在唯一想說的話。


「陽太等一下可以來我家嗎?」


我發出明確無比,卻跟往常不太一樣的邀請。

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問能不能去他家,但心血來潮的時候總有一兩次想這麼做。

而跟平常更加不同的是,我接下來的請求。


「我想要陽太。」


雖然互相約了這麼多次,但這一次渾身脹熱的感覺讓我初次發出如此明白的訊息。

我也很清楚這已經跟排解寂寞的初衷截然不同,我想要的只有陽太一個人……如今已經沒有能替代的事物了。

而我終究不得不承認那股一直以來都在心中醞釀,卻遲遲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那妳先回去等我。」


看見陽太簡單無比的肯定回答,我安心地放下手機發出由衷的笑容。

如今的我已經有勇氣去面對那個事實,因為陽太就是一個足以讓我忘記自己的人。

而那個事實便是——我早在不知不覺中,就變得這麼喜歡陽太了。


如今認知到這個事實,並且在心中好好承認之後,我一直以來的疑慮也一掃而空。

這種從未體驗過的感情讓我患得患失,深怕自己的身分無法享受這個情感給我的快樂才不敢面對。

但如今的我已經明白,有些事情勉強不來……喜歡就是喜歡,我跟陽太就這麼剛好遇上了。


感到釋懷的我並不覺得回家的路漫長,確信陽太等等會來拜訪也讓我清洗身體的過程輕鬆無比。

雖然晚上還有一些簡單的工作,情人節前夕的氛圍還是讓我在那之前能好好享受與陽太共處的過程。

原本只是以為自己喜歡約會,現在我徹底明白我更加喜歡的是與陽太在一起的各種時光。

而這些時光裡面最讓我無法自拔的,就是跟他毫無保留的纏綿。


以往心情這麼好的情況下,我應該會刻意穿上一些能夠引誘陽太的服裝。

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情緒,促使著我穿上最樸素的洋裝,就像一個等待良人歸來的少女。

這樣的裝扮彷彿是不想要這一場約定好的幽會,在遇見陽太之前就先以情慾來作為註解。


電鈴響起的瞬間,我迫不及待地打開房門。

看見身上穿著與剛才無異,手上還拿著爆米花跟飲料的陽太,我卻不顧他方不方便急忙湊了上去。

與過去等待陽太吻我的情況不同,這一次是我主動將背好好拉直,並盡可能踮起腳尖去吻他。

我扯著陽太的衣領,不管他意願如何深深吻了他一口,而為了維持平衡不讓食物掉落的陽太卻顯得有點狼狽。


「陽太,快點……人家想要……」


我逼迫陽太將物品放在鞋櫃上不管,他一臉埋怨我的著急卻還是配合我的慾望,開始輕柔地揉捏我毫無防備的胸口。

而我也反覆沉溺在一次比一次深的吻裡頭,用盡一切方法來讓身體表達出心中的情意。


好喜歡陽太……這股想法不斷充斥在我的腦海裏面。

這個早在之前就應該淹沒我的想法,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強忍而造成了更嚴重的湧浪。

原本我一刻都忍耐不了,想牽著陽太就往房間裡走去,但看起來並不是只有我單方面有所期待。

陽太的手伸進裙底時,察覺到我裡頭穿著吸引他的樣式而有所動搖,便停下手上的動作把我抱了起來。


「陽太……」

「妳想在哪做?」

「今天,想在房間……」


我們都很明白等等只會發生一件事情,而那正是我們共同期待的。

將我放倒在床上後,陽太拿下眼鏡之後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脫掉,我也趁這個機會把衣服脫掉扔在一旁。

當陽太脫光光湊上來時,我調皮地在他胸口上反覆親吻試著留下唇印。

而陽太對於這樣的舉動當然是不太情願,數度扭過身子不讓我輕易這麼做。


「別這樣……」

「陽太也吻我的話,就公平了。」


我不顧陽太的反對,繼續一點一點侵犯陽太的肌膚,在厚實的胸肌上頻繁點綴。

本來想好好在床上接吻的陽太,行動也因為我的自作主張而有所限制。

跟以往不太相同的反客為主讓陽太有些困惑,他最後還是忍不住將我壓制住,禁止我繼續為所欲為。

而此時的陽太,早已因為我過度的親吻在身上留下了許許多多殷紅的印子。


「陽太……要親我的身體了?」

「妳不怕留下印記?」


我只能用微笑做出回應,因為我的確帶有一些擔憂。

但我想互相佔有對方的心情已經完全掩蓋我的理智……加上我也很清楚陽太是個比我有分寸的人。

我知道把自己的全部交給陽太,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我不知道……但我想要陽太用力親我……」


才剛說完,我便伸手撫摸自己的身體,在胸際跟大腿內側提示我想被親吻的位置。

而陽太也在一陣吞嚥並短暫猶豫後順從我的渴望,先是用舌尖輕輕挑逗我寂寞的乳尖後,便在我的胸部上緣處吸吮起來。


「啊……陽太……」


在一陣帶著搔癢的強烈吸引感後,陽太的嘴唇從我身上分開時牽了一絲透明的唾液。

而胸口留下的淡粉色印子,讓我迷離得幾乎不能自已。

我直直盯著陽太在我身上留下的記號,欲罷不能的快感讓我做出更多的渴求。


「還要……還要陽太留給我更多……」


而第一道印記就像是一個禁忌的開關,在這之後陽太的顧忌變得愈來愈薄弱,一路吻到我的鎖骨上。

他邊親吻我的身體,並同時用雙手撫摸我的身體各處,不時還輕輕玩弄起我興奮到有些腫脹的私處。

多重累積的快感很快就奪走我的思考能力,一下子滿腦子都只剩下「好喜歡被陽太這樣對待」的想法。


而一路在胸口肆虐的陽太,終於把目標轉移到了我的脖子上。

我跟陽太開始互相注視了一段時間,才下意識閉上眼睛放鬆身體。

我知道錯過這一個瞬間,冷靜下來的陽太就再也不會對我這麼做了。

或許這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但被強烈的情感蒙蔽的自己,已經無法判斷什麼才是正確的了。

現在的我,只想被陽太溶解、只想跟陽太交織在一起。


「啊、啊嗚……」


宛如靈魂都要被吸走的觸感從脖子上蔓延開來,細微嬌喘彷彿化成了更進一步的邀請。

此時陽太已經沒有再撫摸我的下身,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被親吻的附近。

但即使沒有直接觸碰,在陽太進攻完脖子轉而親吻我的雙唇時,子宮就像發出歡愉的聲響,陣陣的快感開始湧現並使我四肢發軟。


因為這難以言喻的連接,讓我愈來愈陶醉在陽太的吻裡面。

當我無力地只能專注享受當下時,陽太卻在我覺得最舒服的時刻遠離我的嘴。

但他的眼神並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就這樣親吻我的身體沿路往下,經過胸脯的時候也不忘要親舔一下我挺立的乳尖。


「陽太……?」


陽太將我的雙腿往兩側推開,原本以為他想要像過去那樣輕舔我的蓓蕾,把我帶入更深的快感漩渦裡。

可是這一切並沒有如我的猜想,陽太就這麼在我的兩側大腿間不斷親吻並時而吸吮。

跟陽太纏綿了這麼多次,這個很容易讓我又癢又麻的地方是我極為明顯的弱點。


被幾次有些強烈的吸吻侵略之下,我已經無法忍耐那股介於歡愉跟緊繃之間的奇妙感受。

我試著微微夾緊雙腿讓陽太沒辦法這麼恣意進攻,卻因為陽太伸手輕撫我濕潤的肉穴而放軟身子。

我就這麼被陽太輕易帶離,再一次把全身的控制權交了出去。


陽太似乎就像刻意在控制我的快感,偶爾輕撫我的穴口並輕揉陰蒂,卻又用有些粗魯卻深入的態勢逼迫我將舌頭伸出來與陽太纏繞在一起。

而一波一波累積起來的淫慾,已經讓我躁熱得像在火上,全身都舒服得像要飄起來。

最後我被陽太深深一吻,明明全身唯一連接的位置是雙唇,小穴裡面卻愈來愈舒服。

就在陽太舔舐著我嘴裡深處的位置時,我居然無法掌控滿溢的快感,就這麼在接吻之中小小高潮了。


如此難以想像的情況加上前所未有的體驗,我的意識全部都集中在了陽太的吻上。

而不斷顫抖的下半身,就像是想要讓這股突如其來的快感延續得更久。

當陽太想再一次抽離開時,我甚至捨不得地擁住他,用比剛才被陽太親的時候更加激烈的方式深吻。

直到身上的餘韻漸漸趨緩,我才放鬆擁抱的力道,讓陽太能夠仔細看見我淫靡的模樣。


「陽太……好喜歡……」

「撫子……」


陽太看著我全身都是吻痕的胴體,下肢那勃發的慾根已經腫脹得難以形容。

或許是我的錯覺吧?但這時候的陽太似乎比平常更加腫脹。

雖然只能先當作是幾天沒見又剛好遇上陽太很想做的日子,但是……如果是因為陽太在約會完之後,跟我一樣產生渴望對方的心情才變成這樣,那我應該會開心到失去理智。


「要插進去了。」

「好……我也想要陽太了……」


兩人同時述說著初始的慾望,彼此的性器距離愈近我就愈興奮,彷彿跟以往的做愛都完全不同。

這時候的我,幾乎是抱持著與戀人結合的心情在等待陽太進入的那一刻。

好喜歡陽太……這是我承認自己有多喜歡陽太之後,第一次讓他進入我的身體裡。


「啊……好、好舒服……」

「妳不要每次、一進去就夾這麼緊……嗚……」

「因為……好喜歡、好喜歡陽太……呀啊……」

「嗯。」


明明只是剛剛插進來,我卻已經開始語無倫次,無法明確分辨這股告白的主詞。

但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因為現在不管是跟陽太做愛,還是陽太本身我都好喜歡。

而陽太就算是一句有些淡薄的首肯就足以讓我喜悅萬分,那緩緩進入的存在感也訴說著我有多被陽太疼愛著。

那每次讓我滿足過頭的陽太,身上的每一處都讓我著迷不已。


「更裡面、陽太……插進人家更裡面……!」


我發出嬌嗔無比的哭喊,盈眶的生理淚水隨著我每一次眨眼從眼角泛出。

顫抖的全身宣示著我又迎來了一次高潮,而這短短的時間裡我已經無法細數這是第幾次經歷。

每一次都讓我像品嘗甜美的杏桃般欲罷不能,但愈是品嘗就愈是口乾舌燥、愈是想要更多的陽太。


那與過去如出一轍的撒嬌話語,如今喊起來卻帶有不同的涵義。

許許多多跟陽太待在一起的回憶都浮現出來,眼前在我體內摩娑的男子身影幾乎與過去每一次讓我癡迷的樣貌重疊在一起。

我懷著對過去自己的感謝,以及幸運的種種……能讓我用這種形式遇見陽太。


「撫子,差不多了……」


陽太的動作變得愈來愈激烈,沉重的吐息也劃過我的臉頰。

明白即將迎接我最喜愛的一刻,我就像是想用最不保留的方式在這一天完全接納陽太滿滿的精液,甚至產生了深處花心已經為了陽太綻放開來的幻覺。

我喘著大氣無法用明確的話語訴說情感,只能伸出舌頭並扶著陽太的側頸,告訴他我想在彼此接吻的狀況下被他好好填滿。


「唔嗯……哈嗯……」


我們兩人悶在喉嚨裡的吐息一同發出共鳴,因為聲帶的微微震動讓嘴唇有些癢麻。

而剛剛被陽太深吻的絕頂感,跟著被恣意侵略的小穴深處一起發出最強烈的快感。

因為親吻而產生的小小高潮,我抵擋不了兩側一起襲來的攻勢而逐漸潰堤,在陽太頻頻撞擊到最深處的情況下洩出了大量的潮液。

瞬間產生的強烈收縮,彷彿拉著陽太的快感跟我一起完全交融,每當這個時候我都能感受到陽太急著想在這時候射出來。


「陽太、陽太……好喜歡……呀、呀啊啊……喜歡陽太!」


我趁著兩人嘴巴分離的最後瞬間,將這半年來累積的所有情感傾瀉而出。

在宛如失禁般大量的潮吹淋滿陽太的同時,陽太也在我告白的同時把熱切無比的白漿贈與給我。

我深吸了一口大氣,抽搐的下半身頻頻收縮將陽太榨得更多出來。

而看著陽太享受在當下的神情,我知道那虛無飄渺的告白並沒有完整地傳達給他。

那宛如逢場作戲的傾訴情意,雖然心底完全明白卻還是有些角落的空虛無法被填滿。


「陽太……嗯唔……」


而最後的這一吻,依舊讓我滿足得可以忘記這一切。

原本那個只因為外表而引起我興趣的男生,愈了解他就愈喜歡他。

從一開始一次滿足彼此肉體的行為,演變到現在萌生這股難以自拔的感情完全是我沒有預料到的。

對現在的我來說,只要能夠跟陽太待在一起做這樣的事情,對身為橘愛華的我來說……或許就足夠了。


在這之後我們沒有輕易地放過彼此,雖然身體裡還充滿著敏感的餘韻,我還是提起身子去舔舐陽太那剛抽出來沾滿各種體液的慾根。

我一邊品嘗濃烈的慾望一邊催促陽太躺到床上,主動用手撐著他的腰際去磨蹭他的大腿,像是告訴陽太我有多麼喜歡他身體的一切。

我把這段時間當成一個休息,反覆地親吻陽太直到他又變得無比精神。




愈是親吻就愈是無法分離,剛做完的溫熱體溫就像在給予彼此最溫和的熱意。

堅挺慾根上泛著水光的模樣,就像在告訴我……陽太有多麼想要我。

我沒有刻意再提剛才的告白,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詢問陽太的心意,因為我知道這時候只要去做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陽太,這一次讓我來吧?」

「嗯……」


我輕扶著陽太的分身跨坐上去,利用體重慢慢讓陽太再次進入我之後,我一下子就忘我地開始搖擺臀部。

陽太盡力享受我緊緻的身體跟柔軟的身軀,除了抱住我的腰之外什麼都不需要做就可盡情品嚐我為他準備的一切。

我不斷盯著陽太陶醉的神情,一再迎來讓我滿足不已的絕頂,直到我沒了力氣趴在陽太身上。

明白自己敏感的身體沒辦法獨自讓剛射完的陽太再次繳械,便只能維持這樣的姿勢親吻陽太,用這個動作告訴他我想把主導權交出去。

當感受我宛如邀請的一吻之後,陽太便毫無顧慮地再一次將我壓倒在床上。


「哈啊……陽太、陽太!」

「撫子……」


我重新被壓制之後,陽太便強硬地扣住我的雙手,緊緊把我整個人壓在底下。

帶著十指交扣的強烈深入,我的蜜穴被陽太強硬地抽送,雙腿也受制於陽太的動作被高高翹起。

如此徹底的蹂躪讓我沒有辦法再更滿足,一波又一波的強烈高潮早就讓我無法控制傾瀉的潮液,宛如情人一般緊緊牽著手也完全讓我忘了自己是誰。

但就算是如此恍惚的強烈刺激,也不會阻止我繼續享受跟陽太纏綿的每一個瞬間,我想維持意識到陽太再一次將又熱又燙的精液灌注給我。

陽太在完全填滿我之後用猛烈的氣勢抽出,止不住的春水跟濃烈的白漿徹底把我雙腿間的床鋪染得滿是水漬,只能用狼狽來形容我的癡態。

甚至在淌著陽太給我的精液時,我還在因為餘韻而產生陣陣的潮吹……顫抖的下半身還在過於滿足而陶醉在陽太給我的快樂中。


「抱抱……」


我掛著歡愉的淚水喊著陽太,不顧身體的虛弱伸出雙手請求陽太再一次擁抱我。

而總是讓我予取予求的陽太,依舊用他最溫柔的方式將事後無力的我摟近懷中。

被擁抱的安心感讓我從快感轉移成幸福,一下子就讓我從肉慾裡脫身,成為一名滿懷戀慕的少女。


「陽太,晚上也有空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那我等等工作完,回來想跟陽太一起睡。」


跟陽太的生日一樣,這是屬於我的自私。

我想要在進入情人節的那一秒,將真實的感情說出口。

我不奢求會有什麼更進一步的發展,畢竟我跟陽太現在的關係已經足以讓我幸福得失去理智。

我就只是好想……好想要告訴陽太,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選擇待在一起,是因為我已經喜歡上陽太了。


「……那妳下班再說吧。」

「嗯!」


我無法看見陽太此時的表情,但沒有什麼比他委婉的肯定更讓我開心的了。


「那陽太,我出門前先一起洗澡吧?」

「我沒衣服能換,況且也沒有毛巾。」

「衣服就穿剛剛那件就好了,毛巾我再拿一條給你就好了啦。」


洗澡的時候,我檢視彼此的身體,原本淡淡的吻痕隨著時間經過變得愈來愈明顯。

看著身上比想像中更多的痕跡,我不得不感嘆起陽太的好色。


「陽太好色,親太多了啦。」

「……能藏住吧?」

「可以啦,不用擔心,穿厚一點就行了。」


我知道陽太的語氣裡頭帶有一絲絲虧欠,畢竟總是很謹慎的他一直都不會給我造成困擾。

如今在情欲的催化下,他應該對於自己的衝動有些後悔吧……

但我一點都不介意,倒不如說我的腦袋還是很清楚今天很有可能遮住這一切,才會願意讓陽太這麼做。


洗完澡之後我們再一次回去床上互相擁抱,想要的時候便向陽太索取一個吻。

我沉溺在上班前僅剩的共處時光裡,直到不能不準備出發的時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陽太開始打理自己。

今天的工作只是要跟三枝小姐一起去照會合作夥伴,所以穿著的選擇上也比較自由。

看著鏡子裡私密處都是吻痕的自己,只能慶幸現在還是能穿高領衣服的季節更迭之際。


最後我挑了一件高領的毛衣配上足以遮住大腿吻痕的裙子,跟天氣配合起來既優雅又不會顯得突兀。

為了證明給陽太看並讓他放心,我稍微轉個身讓他欣賞了一下準備萬全的自己,並作為最後的保險披上造型用的圍巾。


「看吧,一點都沒問題。」


看到我這麼做,陽太臉上的表情雖然一樣平淡,卻可以感受到細微的放鬆。

我也就這麼往還沒穿好衣服的陽太湊上去,略帶俏皮地說出我的建議。


「我晚餐前應該就會回來了,陽太可以在這裡等我。」

「我考慮一下……」


而陽太默默開始穿上襯衫,似乎並沒有同意這個說法。

我當然也很清楚陽太不會輕易地留在這裡,以往他都會盡早離開這個容易產生風險的地方。

但要是有這麼一次,我回家的時候就能見到陽太,那我肯定會開心到驚慌失措的。


「……我還想說回來可以看到陽太,不行嗎?」

「我不知道,再說吧。」

「好吧……去陽太家也很好啦,那現在送我出門就好?」


我扯著還沒有好好把襯衫穿好的陽太,強迫他跟著我去客廳替我送別。

雖然跟陽太相處的時間比想像中花費得更多,但我還是盡可能提早出發。

自從上次煮完咖哩遲到之後我就再也不敢怠惰,因此今天離三枝小姐到來還有不少餘裕,想必不會有任何機會讓她起疑的。

我懷著開心的心情打開大門,映入眼簾的卻是我始料未及的一幕。


「三枝……小姐?」


我還來不及發出任何明確的反應,眼前的身影讓我一瞬間墜入了深淵,最不能發生的事情就在這一刻發生了。

襯衫穿到一半的陽太,還有看起來準備按下門鈴的三枝小姐,以及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我……

我們三個人在這一瞬間面面相覷著,周圍的氣氛也隨之凍結到了冰點。

比起吻痕被發現,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更加百口莫辯。


「我只是偶爾來看一下妳的生活狀況怎麼樣……」


而我從來沒有聽過……三枝小姐發出如此低沉的聲調。

很多事情沒有重來的餘地,但不論是我還是陽太肯定都會對於今天做出的所有決定感到後悔。

此時的我才終於想起來,我跟陽太的關係就像脆弱的泡泡,只要有任何一點意外就會瞬間土崩瓦解。


「不好意思,在下是SC事務所的三枝,由於前一個行程耽擱了……是的,非常抱歉,我們會盡快趕過去……是的,是的……要請您等待我們。」


三枝小姐這時候冷靜地關上門,並且撥打電話給等等需要碰面的廠商時,那完全進入業務狀態的模樣卻讓我不寒而慄。

她邊講著電話,邊頻繁在我跟陽太身上審視,那眼神絕對是在生氣。

我完全不敢看現在陽太的模樣……而這絕對是我所有想像中的糟糕結果中,我最不想迎接的可能性。


這半年來的幸福時光,就像泡影一般……






1,605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討厭,居然下雨了……」 本來只是想出來透透氣,從連日工作裡面尋找一些讓自己放鬆的機會。 結果就這麼好巧不巧碰上了突如其來的豪雨,在什麼遮蔽物稀少的公園裡只能暫時先躲在涼亭裡。 然而這也是自己的疏忽跟粗心大意,整個公園裡幾乎沒有訪客,就算有零星來閒晃的人也都好好地帶著傘。 而我卻在這個已經不算炎熱的天氣裡……只穿著單薄的衣物淋得滿身濕。 「該怎麼辦……」 連身裙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