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19_思念的交點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過狼狽,但如今他跟我一樣正襟危坐,平常那冷淡而強勢的態度變得無比收斂。

我知道自己應該在陽太被迫開口前說些什麼,但不論我怎麼思考都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說法。

比起尋找藉口,我的腦海裡更多的是對這一切巧合的懊悔。

要是再早個幾分鐘出門,甚至是晚個幾秒鐘等門鈴響起讓陽太先躲起來……都不會演變成現在這樣最糟糕的情況。

明知道不管再後悔多久都無法改變的事實,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大部分的心思去考慮這件事情。

「妳沒辦法說的話……那這位,該怎麼稱呼你?然後跟她又是什麼關係?」

「……敝姓八嶋,跟她是鄰居。」

「那麼八嶋先生,請問你在我們公司承租的公寓裡衣衫不整地出現的原因,麻煩請你告訴我。」

看我一直不願好好開口,三枝小姐終於把矛頭指向了陽太。

她雖然帶著平淡的面容表達善意,但那不慍不火的威嚇早已從言語之中表露無遺。

陽太此刻稍微把原本直視前方的視線瞄了我一下,像是在跟我確認他是否能開口。

如果我繼續逃避的話,想必陽太也會被逼得忍不住吧?

「跟、跟他沒關係,是我讓他進來的。」

「……是這樣嗎?八嶋先生。」

我急著插嘴辯解,但三枝小姐幾乎是越過了我的回應繼續追問陽太。

深怕事情離自己的掌控愈來愈遠,我想要再次發言的時候被陽太搶先了一步。

「不,主因是我思慮不周。」

看著陽太低下頭表達歉意,我心中似乎產生了不知名的刺痛。

我心裡焦急得想快點再說些什麼,卻被三枝小姐那強烈的氣場給震懾住。

陽太的回應非但沒有發揮安撫的作用,反而讓三枝小姐壓抑的情緒不小心顯露了出來。

「在詢問你的底細之前,我應該先問……你知道身旁的女孩子是什麼身分吧?」

「如果您是說工作上的身分,是的。」

這短暫的一來一往回答雖然沒有針鋒相對的言詞,卻讓我感到刻意的交火。

陽太平淡的回應帶著一絲不願讓步,三枝小姐那試圖讓陽太感到愧疚的策略並沒有完全應驗。

但知道理虧的陽太也不敢擺出強勢的態度,此時的他看起來格外地成熟而且可靠。

而原本緊張又不知所措的心情,也在陽太幫我擋了兩句之後緩和不少。

「三枝小姐……對不起,一直瞞著妳。」

我偷偷深吸了一口氣穩住自己的聲調,終於能吐出一句像樣的話語。

而聽到我這麼說的三枝小姐發出了極其明顯的嘆息,完全就是一起對著我跟陽太兩個人來的。

「我早就猜到一點了,沒想到是這麼誇張的結果。」

「咦……早就?」

「妳以為我完全沒發現嗎?不只是妳,悠步跟智代梨的交友關係我也有掌握大概……」

該說是經紀人的經驗還是女人的直覺嗎?三枝小姐此時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是我以為會承受更嚴厲的斥責,眼前的三枝小姐所表露出來的神態卻是無奈佔了大多數。

「我雖然是很想花大把的時間一口氣教訓妳,但我們還有工作要趕場。」

「唔嗚……」

「那麼,八嶋先生請你在告訴我聯繫方式後先離開這裡……工作結束後我會抽空跟你聊聊。」

「三、三枝小姐……」

看見三枝小姐想留下陽太的聯絡方式,這讓我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只不過就在我想再次多嘴的時候,馬上就遭到三枝小姐一頓白眼。

「沒事……對不起……」

「至少妳還明白自己沒有立場發言。」

陽太臉上的錯愕沒辦法徹底隱藏起來,只能乖乖照著三枝小姐的指示將東西帶離。

他離去前看了一下放在鞋櫃上的爆米花,為了避免展現出不自然的一面,還是沒有刻意將遺留下來的物品帶走。

畢竟多做任何一個不必要的動作,可能都會多透露出我們一起做的事情。

「……妳喜歡的類型是這種啊。」

「不、不是因為這樣啦!」

「從來沒看過妳對什麼男人表達出興趣,原來都只是不合妳的喜好。」

「嗚嗚……不要再說了……」


三枝小姐在陽太離去之後說出百口莫辯的事實,但就因為是事實……

我才不想在這個時候聽見這些話從三枝小姐口中說出來,總讓我有一種全部都被她看透的不安感。

一開始的確是我主動接近陽太,至今也不能否認心中對他的好感。

「剩下的先出門再說,妳這臭小鬼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啊?」

「我當……當然知道啊!就是知道……才不敢跟妳說……嘛……」

我愈是反駁就愈是縮小音量,到最後連我自己都聽不見那懦弱的反抗,只能乖乖承受這個明顯不過的挖苦。

三枝小姐要是動手的話,肯定很想拽著我的耳朵狠狠教訓我一番。

但她終究是忍耐下來了,展現了身為成熟大人應該要有的氣魄跟優雅。

「剩下的,路上再好好跟妳討論。」

「是……」


就算我刻意去無視陽太留下的爆米花,三枝小姐再怎麼樣都不可能不注意到。

那看了一下便裝作若無其事的冷漠眼光,我知道這也將是她教訓我的理由之一。

我畏畏縮縮地跟在後頭,幾乎要遺忘那意氣風發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


「這關係持續多久了?」

「……這不能不回答對不對?」

「妳覺得呢?」


上車繫好安全帶之後,彷彿是看準了這個狹小的空間我無處可逃,三枝小姐一發動引擎便問了讓我難以回應的問題。

要是好好說實話,三枝小姐肯定會感到怒不可遏吧。


「就從……去年秋天開始的。」

「……那不就才剛搬過去沒多久嗎?」

「唔、唔咕,對不起……」


由於有面對三枝小姐連珠炮般斥責的準備,她一次又一次看似平靜的模樣反而讓我更恐慌。


「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吧?」

「當、當然啦!我怎麼可能敢……」

「我就姑且相信這個說法……想必妳也知道這是多嚴重的事情。」


我點點頭發出鼻音回應,羞愧地避開好像隨時會投射過來的側眼視線。

原本怕自己承受不了那個壓迫感才努力提起精神,此時還是被三枝小姐的氣魄給壓得喘不過氣。


「看妳怕成這樣……我當然有無數痛罵妳的方法,但我想成熟地解決這件事。」


三枝小姐並沒有要我出聲回應的意思,在短暫的停頓後就繼續自己說了下去。


「我還有一些東西要確認,在那之前我們先把今天的工作好好完成,妳應該還記得橘愛華的形象吧?」

「嗯……」


我看著車窗反射出來的自己,裡頭清純又真摯的表情,是當紅偶像給人的既定印象。

想到今天有可能是跟陽太最後一次見面,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情愫終於有勇氣說出口卻沒機會實現……做出這樣自然的笑容,已經是我最大的專業了。


「工作內容有需要我再說明一次嗎?」


看著嘗試用遮瑕膏掩飾吻痕的位置,我的笑容不禁露出了一點點動搖。

但想起自己偶像的身份後,原本預定行程的內容一下子就充斥在腦海裡。


「我還記得,今天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嗎?」

「沒有,像過去的愛華一樣表現就好。」


我再次頷首,很清楚今天出門的目的是什麼。

前陣子跟男星合拍的飲料廣告,在各大平台播放後的迴響似乎很不錯,廠商便打算再加碼系列廣告。

而今天的工作就是跟團隊會晤,討論接下來合作的時程跟方針。


「好的。」


我再一次對著車窗演練微笑,盡量讓這時的自己遺忘陽太的存在。

原本準備好的告白,也只能在充滿遺憾之下吞回去肚子裡。

也只能相信三枝小姐,最終仍會給我一個機會跟陽太好好道別……


走進廣告公司之後,由於遲到的關係我們一路上跟相關人員致歉。

但三枝小姐一點都沒有怪罪到我身上的意思,一個人包攬了所有的責任。

幸好行程延誤在業界並不是很難得的事情,大家也都願意包容,畢竟哪天會不會輪到自己耽誤也是不能保證的事情。


到達之後再一次簡單致歉後,製作人馬上便告訴了我們廣告的大意。

比起前一部已經播放的廣告,他希望我們跟男方在鏡頭裡的互動更親暱一些。

據他們的說法,已經有一部分的觀眾將我們認定是登對的銀幕配對,而未來這部即將拍攝的廣告便是想要瞄準這種曖昧的感覺。


開場重新自我介紹後,我們便專心聽取製作人的想像跟建議。

雖然實際上出演的是我,但大部分都疑問都已經由三枝小姐代替我取得解答。

另一方面,跟我合作的男星一直保持著業務的笑容。


我重新看了一下他的臉,果然不能否認三枝小姐的推論。

眼前的男星客觀來說是帥氣的,我卻任何一點憧憬的感覺都沒有。

就算是過去交往的對象好像也是如此,我以前以為的小鹿亂撞,或許只是對於性的好奇跟青春期特有的興奮。


目前真的只有陽太……讓我初次接觸之後就產生了興趣,自然而然在一點都不熟悉的情況下就成為讓自己心動的對象。

而好不容易先拋到腦後的私人感情,在這個時候隨著熱切的記憶讓我想起今天最後的纏綿,肚子裡暖暖的觸感讓我一瞬間迷茫了一下。


我搖搖頭,讓自己專注在眼前的工作上並重新把笑容掛在臉上。

這時偶然的四目相交讓我不得不用更明顯的笑意去回應,這個減少尷尬的企圖似乎被對方察覺到了,他便也刻意減少與我眼神交流的機會望向製作人。


「真是敏銳……人也長得不錯,但總覺得跟自己好像啊。」


內心裡不禁如此感嘆,我在他身上感覺到跟自己類似的氣息。

那個盡力維持工作時的形象,將自己的本質用最完美的方式展現出來的模式,就像是我照鏡子審視自己的感覺。

受歡迎的男星多半都是這樣的氛圍,才讓我從來沒有去考慮過比商務更深的交流吧。


「那麼廣告的最後,我們的期望是這樣……」


聽到需求的時候,我跟三枝小姐都稍微動搖了一下。

因為按照他們的安排,他們想把廣告拍成類似微電影的多段故事,將原本只是廣告形象的我們變成一段校園社團愛情劇的主角。

而我們會在一連串狗血的情節後,用一個充滿愛意的吻去主動表達感情。

即使只是螢幕上的演出,對我目前經營形象的方向來說還是需要審慎考慮的提案。


「銀幕初吻啊……」


我擅自想像了一下廣告拍出來之後的效果,雖然我猜多半是用借鏡的方式來處理,為了工作我並沒有太過排斥。

只不過……雖然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天,但要做好心理準備果然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啊。


「這部分請容許我們就細節安排進行討論,這必須要確認公司的意向。」


在我完全反應過來前三枝小姐就先放緩了這個提案,語氣和緩地表達出堅定的立場。

那在工作上毅然守護大家的態度,私人方面又盡可能解決我生活上的不便跟特殊需求,總是讓人感到信賴。


「我們也有相同的意見,可能要再研議。」

「那就麻煩兩位了。」


年紀比三枝小姐大不少的製作人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反應,並沒有馬上就想要取得兩位經紀人的認同。

畢竟突然走向這樣的發展,對我們藝人來說說都是有風險的,更何況這只是一支合作性質的廣告。

由於雙方都提出針對細節修正的意見,最後在是否要用借鏡或乾脆只親吻臉頰上僵持不下。

突然之間要進行修正當然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完成的,在確定還需要花費一番時間後我們便獲得了一小段的中場休息。


「我們有其他事項要找工作人員討論一下,妳先坐著休息吧。」

「好的。」


三枝小姐跟對方的經紀人離開小會議室之後,獨留我跟對方留在原地。

雖然不至於面面相覷,但短暫的合作中其實也並沒有熟識到能輕鬆溝通,即使如此身為後輩的我還是得先開口打招呼才行。


「赤田前輩,之前承蒙您照顧了。」

「啊、不會不會,我這邊才是。」


簡短的問候反而讓原本的氣氛變得更加混濁,演變成了不得不繼續開口的情況。

我思索著該怎麼把話題繼續下去,對方卻主動先提起剛才被經紀人拒絕的提案。


「剛才廣告的想法,橘小姐怎麼看?」

「我覺得挺有趣的……但還沒有心理準備。」

「說的也是,畢竟橘小姐的身分還是有些不妥。」

「哈哈……」


身為偶像是有許多行為不能讓大眾看見的,就算只是逢場作戲的吻還是有可能引起軒然大波。

然而早在成為演藝人員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有可能會需要面臨這樣的工作,也早早就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跟不熟的人演出親密的戲碼。

雖然心裡沒什麼波瀾,但真要說的話我可能有一絲絲不願意這麼做的想法,也有不想要讓如此畫面被某個人看見的抗拒感,然而這股心情絕不能讓任何人明白。


最後跟對方的交談流於業務上的閒聊,但作為曾經的對手戲成員還是比陌生人更加熟悉。

看著他故作和善的樣貌,反而能讓我放心用橘愛華的身分與他溝通。

因為我的心裡很明白,像他這樣清爽又柔和的帥哥果然不是我會心動的類型,也知道彼此都在扮演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

就算最後需要在廣告裡做一些親密的舉動,我反而能說服自己那都是為了工作。


就這麼過了一段時間,大家回來之後會議重新陷入了停滯。

依然無法對親密的一吻表達同意的三枝小姐,還有對發展持保留態度的另一方,究竟要怎麼協調成了一門課題。

畢竟也只是初期的會晤,然而一開始提出這麼誇張的需求大概也只是為了取得談判的籌碼,最後決定先妥協在只親吻臉頰後便各自解散了,剩下的細節會由三枝小姐與他們討論。

明明早就認定這是一門單純不過的工作,內心卻產生了一絲微妙的複雜心情,就像有股心聲在告訴自己並不希望就這麼定案。

當然這樣連自己都理不清的想法只能藏在心中,不可能向任何人傾訴。


回程時重新搭上三枝小姐的車,比起出發時的莽莽撞撞,此刻的節奏顯得更加緩慢。

三枝小姐臉上凝重的表情,我明白這時候才是她真正要開始審問我的時刻。

看著一路上單調的街燈,就算再想要保持沉默躲過這段時間,我知道有些事情我還是必須要主動開口詢問才行。


「三枝小姐……會怎麼處理我的事情?」

「妳總算是主動開口問了。」

「唔……對不起……」


我只能再一次重複道歉,除此之外我不曉得還能怎麼樣讓自己看起來誠懇。

而這股老實連我自己都感到有些訝異,就像是想透過這樣的態度,讓自己還有機會留下跟陽太見面的機會。


「我不想這麼說,但我會先觀察一陣子。」

「真、真的嗎?」

「……妳開心的神情好歹也掩飾一下,女偶像橘愛華小姐。」

「對、對不起!」


我幾乎是無法掩飾自己臉上的喜悅,也理所當然被三枝小姐斥責。

我趕緊道歉並低下頭,等待三枝小姐述說她這麼做的理由。


「妳跟妳男友的事情,其實我發現一段時間了。」

「他、陽太不是……嗚……」


感覺三枝小姐似乎誤會了什麼,我想要撇清跟陽太的關係沒這麼親密。

但我感受到那不耐煩加上生氣的視線後,便趕緊閉起嘴巴讓自己不繼續反駁。


「我個人立場當然希望妳可以馬上斷絕聯繫,但另一方面我也有其他考量,畢竟這不是我能單獨處理的事件。」


等紅燈的漫長時間裡,三枝小姐抽出空閒時間轉頭盯著我。

那埋怨的視線似乎充滿怪罪,但我也只能默默承受這些我本來就該面對的一切。


「我也有自己的前途,這件事曝光會造成我管理不周的印象。」

「說、說的也是……」

「不過妳不要誤會,這不代表我什麼都不會做。」

「是……」


重新踩下油門,三枝小姐跟我又陷入了沉默。

面對比之前更嚴厲的語氣,我只能靜靜等待三枝小姐再度開口,不敢做更多的反應。


「……維持了這麼長時間都沒出事,我想妳多少還是有點自覺。」

「嗯……」

「畢竟我要有飯吃還是得靠妳們,逼得太緊對大家都沒好處……我也經歷過管理太強硬反而出更多意外的日子。」


這一句簡單的調侃表達了三枝小姐的無奈,卻又包含了她的包容跟成熟,還有過去我所不明白的經歷。

比起自己犯了錯的心情,現在更多的是造成她困擾的歉疚。

雖然避免了就這麼被迫跟陽太分開的下場,但現況我也挖掘不出急於去見他的心情。


這麼輕易被放過讓我有些意外,可是三枝小姐並沒有把車子停在往常的位置上這點更讓我在意。

她把車子整整齊齊停進停車格裡面並且好好熄火並解開安全帶,跟往常不一樣的狀況讓我產生了不太妙的直覺。

我不敢多問趕緊踏上回家的步伐,一直在身旁緊跟著我的三枝小姐我原以為是要回我的家中繼續剛才的話題。

但就在進到家門口的前一刻,她就這麼與我分開……走到了隔壁房門口。


「三枝小姐?」

「怎麼了?」

「為什麼妳會站在那裡。」

「我說過會找妳男友聊聊的。」

「可是這也太……」


自從事情曝光到現在,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三枝小姐的笑容,但那帶著一些嘲弄的笑臉讓我感到驚慌。

對於來得太快這點我感到驚訝,但這一次我不敢再出聲阻止也找不到時機反駁男友這件事情,即使內心有許多困惑也只能試著去理解。

或許是我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三枝小姐覺得好笑,她此時的表情比起今天任何時刻都要自然許多,看著我像是要發自內心笑出來般露出有趣的神情。


「妳就乖乖回家休息吧,過兩天還有更重要的工作。」


彷彿我不回家她就會一直杵在那,我只好乖乖打開家裡的門走了進去。

真的完全踏入家門之前我還是偷偷看了三枝小姐一眼,想嘗試能否多看到一些額外的情報,但她插著腰等我關上門的模樣讓我驚恐地趕緊緊閉房門。


「他們到底……會聊什麼啊?」


回到家後我趕緊將包包跟鞋子拋離,一股腦把耳朵貼在跟陽太家最近的牆壁上。

這裡的隔音如此差勁,應該多多少少可以讓我聽見他們在聊什麼吧。


「唔……好不清楚……」


我壓抑呼吸聲盡可能去聽取隔壁的一切聲響,但兩人平穩的對話聲絲毫沒有透露出我能理解的情報。

除了模糊的人聲外,我完全無法辨別他們對話中的字句帶有什麼涵義。


「愛華……愛華怎麼了啦……」


在所有聽不清楚的對話裡,這是我唯一勉強能辨認出的單詞。

但就算是這樣,我依舊不曉得他們話題的重心是什麼。


「氣死人了!明明平常隔音都這麼差……」


我把耳朵貼緊,屏住呼吸繼續嘗試摸索出一些有用的情報。

但陽太跟三枝小姐聊了許久,不管我怎麼努力都還是一無所獲。

最後在一陣比較大的動靜後,陽太家便陷入了寂靜。

隨後響起的門鈴,讓原本全神貫注的我幾乎要從沙發上嚇到跌下來。


「來、來了!」


聽到門鈴後我急急忙忙跑到玄關,想知道來訪者是誰。

明白門外的人是三枝小姐後,我有些猶豫但還是乖乖把門打開來。


「我要回去了,有什麼事情要交代我的嗎?」

「啊……沒有……」

「……畢竟妳現在不需要我幫忙買那些奇怪的玩具了。」

「三枝小姐!」


我抬頭望向三枝小姐的笑臉,她看起來充滿自信的樣子還是讓我有點沒辦法習慣。

但似乎可以從她肢體動作跟神情感覺出來,跟剛才進陽太家門前比起來更加和善。

而這刻意的挖苦,也彷彿回到過去是同事又像朋友的互動感。


「唉……沒想到妳比我想像中還縱慾啊。」

「咦、欸!?妳到底問了陽太什麼啦!」

「這妳不用知道……目前沒被發現只是妳運氣太好,之後我會常來拜訪妳的。」

「我知道了……」


雖然很在意他們對話的內容,但我也知道就算再怎麼追問都不會有結果。

目前也只能乖乖聽話,等之後有機會再好好探聽。

我想陽太應該不會把全部都供出來……不然扮成狗狗被陽太欺負、說自己喜歡被陽太硬來、甚至是穿舞台服做愛的事情被陽太以外的人知道,真的會讓我想挖個洞與世隔絕。


「就這樣吧,明天我休假,希望妳別捅出什麼婁子……要玩也別在公司租的公寓裡玩。」

「別用『玩』這個字啦!」

「可惜我是經紀人,不然作為朋友我應該會祝福妳吧。」

「欸、什麼意……?」


不等我問完,三枝小姐便自顧自揮揮手優雅地離開了,只獨留還有些錯愕的我。

對於這一切這麼輕易被原諒,還是讓我有點難釋懷,我甚至找不出三枝小姐會對我這麼溫柔的理由。

但望向隔壁深鎖的大門,想到這並非跟陽太的訣別讓我不禁喜從中來。


「不行不行,要克制!」


想到這點的同時我搖搖頭,馬上想起了三枝小姐的叮嚀。

這下子回歸寧靜的日常,我也終於稍微能靜下心來審視過去的一切。

正如三枝小姐所說的,我好像有點做過頭了……

而此時手機突然響起的來電聲,前一刻才下定決心的我,情感跟理智都馬上遭遇了挑戰。


我知道自己還沒完全冷靜下來,所以並沒有像過去那樣歡欣鼓舞地接起。

試著調整心情慢慢走回沙發,深吸了幾口氣之後我才有辦法把自己偽裝成泰然自若的樣子。


「沒事吧?」


一開始就讓我出乎意料的,是那陽太有些溫柔並帶著明顯擔心的聲音。

我以為那冷漠又艱澀的挖苦並沒有出現,而是一股足以完全讓我想起自己這幾天心情的話語。

原本想好的回答也沒辦法派上用場,甚至想要詢問陽太跟三枝小姐聊了什麼的想法都近乎消失,只能順著自己的直覺去做出回應。


「對不起,今天不過去了。」


我想起今天本來跟陽太約好了,那跟三枝小姐聊過卻變得溫柔異常的語氣,讓我產生了許多雜亂的想法。

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要問陽太,也有很多話想對陽太說,但現在的我滿腦子都是那個提醒我自制的聲音。


我帶著會被陽太責備的心理準備,像他這麼在意承諾的人,肯定早就把晚上的時間排出來給我了。

我當然也想見到他,但我覺得目前的自己沒辦法好好地面對陽太,也沒辦法專心去享受肌膚的接觸。

更何況我因為自己的疏忽,讓陽太被我的工作牽扯進來,這完全不符合我們當初立下的約定。

與其有個不愉快的碰面,不如一開始就拒絕當一個不遵守承諾的壞人吧……我用這樣的想法拒絕了陽太。


「那就這樣吧。」

「陽太不生我的氣?」


陽太意外地乾脆,也沒有要繼續執著在這點上的意思。

本來以為生活會隨著三枝小姐的發掘而改變的我,一時之間無法明白到底中間有什麼我還沒察覺的事物,並且更好奇兩人對話的過程了。


「沒什麼。」


……沒什麼?我感受到陽太語意中的異樣,刻意隱瞞什麼事情的感覺變得更加濃厚。

聽見他如此模稜兩可的答案,我終於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馬上做出詢問。


「三枝小姐跟你聊了什麼?」

「叫我多注意妳的私生活,還有要克制一點。」

「……就這樣?」

「嗯,沒聊什麼。」


陽太這樣的反應讓我不知如何是好,這可以說是再明顯不過的推託了。

但既然不管是他還是三枝小姐都沒有要跟我說的意思,再問下去大概也是自討沒趣。


「三枝小姐……真的沒有阻止我跟陽太見面耶……」

「或許吧?」


陽太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的態度,讓我知道事情肯定沒這麼單純。

但不管是三枝小姐還是陽太都沒有積極地讓這段關係終止,這讓我原本不敢奢望的事情又再一次湧上心頭。

而就在我紛亂的情緒還沒得到緩解,隨時都會因為衝動讓自己說出不該說的話時,陽太這時又追加了致命的一擊。


「妳不打算過來的話,有空開鏡頭嗎?」


今天的陽太有點積極到奇怪的地步,自從上次嘗試過電愛之後他明明一直不允許我這麼做的。

依舊什麼都搞不懂的我沒辦法第一時間意會過來,但我的畫面先一步馬上顯示出看起來很不習慣使用鏡頭的臉龐。


「陽太是怎麼了?今天真的很反常。」

「我只是讓妳遵守約定而已。」


但自己再怎麼想隱藏,也終究是壓抑不住聽見看見陽太的喜悅之情,終究還是默默按下了打開鏡頭的按鈕。

我把臉埋在小太郎裡面藏住表情,整個人縮在沙發上看向拿著手機看裡頭的陽太,依舊是那個讓我有些心動的容貌。


「這麼積極的陽太,會讓我失去分寸的。」

「是嗎……」


本以為陽太會因為我的調侃別過頭,此刻的他卻越過畫面直直看著我的雙眼。

比起平常想從我身上獲得情慾滿足時不太一樣,他此刻的眼神看起來格外溫和,一點都沒有想要就這一切給予責難的意思。

明明我又再一次毀約,讓工作上的身分介入了他的私人生活裡。


「陽太,對不起……不但打擾到你的生活,今天還擅自改變約定不過去了。」

「兩件事都無所謂,等妳想要過來再說。」

「嗯……以後還是乖乖去陽太家就好了……」


看著陽太此刻的樣子,今天早上的心情果然沒有任何變化。

只要我鼓起勇氣,好像隨時都可以能把喜歡陽太說出口。

但因為被三枝小姐發現這段隱藏的關係,我明白這句話說出來會給陽太造成更多困擾的。


「陽太……」


然而只要一鬆懈下來,迷濛的視線就會讓我漸漸失去冷靜。

失而復得的情緒,也使得我更想起了怦然心動的記憶。


「嗯嗯……沒事,陽太願意給我看,我很開心。」

「嗯。」


我搖搖頭,我還是把那股心情壓抑下來了。

我祈求明天開始,我跟陽太的關係能恢復到昨天以前的狀態。


「撫子。」

「嗯?」


看見陽太一臉正經喊出我的名字,這也好像是第一次在做愛以外的時間聽見他這麼喊。

一瞬間脹熱的雙耳透露出我的情緒,我暗自慶幸鏡頭並無法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有什麼事情的話……不,就算沒什麼事也可以來找我。」

「咦……陽太好奇怪,這是什麼意思?」


明明只是一個模稜兩可的邀請,我卻不明所以地感到喜悅。

我甚至沒有搞清楚這個邀請真正的用意,卻已經沒來由地產生羞怯之情。


「像過去那樣就好的意思。」

「喔、喔!我想今天睡一覺之後,我就能整理好情緒的……」


我只能當作三枝小姐跟陽太的對談產生了什麼我不曉得的變化,我的好奇心依舊沒有減少,但陽太執意不告訴我我也只能忍住不繼續過問。

有必要陽太遲早會告訴我,沒有必要的話就讓陽太繼續埋藏在心裡吧。

畢竟我們兩個人一直以來,都是這麼過來的——只有自己願意說的時候,才會透露自己的事情。


「陽太,謝謝你一直包容我的任性……能遇見你真好。」

「……」





我用最誠摯的心情說出的話語,陽太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好像是聽到什麼驚人的告白般,那股錯愕的程度幾乎是我第一次見到。


「那是我要說的話。」


我還來不及咀嚼陽太這句話的意思,視訊畫面就這麼斷線了。

我的感性把這一瞬間當成了是陽太害羞的表現,臉上的笑容終於在這一刻無法自拔地展露出來,就算不知道陽太為何對我這麼溫柔的原因也無所謂。

因為陽太……就是一個對我來說這麼好的人,這件事情我再清楚不過了。


「晚安。」

「嗯,陽太也晚安……」


他倉促地向我道晚安後,並沒有馬上切斷語音,我也遲遲不願意主動做出這個舉動。

最後的一聲晚安……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是我是以往所見愛情連續劇的主角,此刻大概會選擇讓雙方退一步到先前的距離,之後繼續糾纏牽連大把時間才說出自己的想法吧?

但這個久未停下的沉默,讓我有了更進一步的衝動,而那股衝動我想我已經再也沒有辦法停下。


「其實我今天本來想跟陽太說……我喜歡陽太的。」


一念之間的差異,讓我說出了如此大膽且徹底的話語。

說出口的瞬間我本來以為自己能保持平靜,但我從未想過第一次如此誠摯地跟人告白,會讓自己的心跳變得如此劇烈。

好像隨時都會因為心跳得太快而窒息一般,只要還沒有收到電話另一頭的回應,每一秒都像一輩子般煎熬。

而比平常更加安靜的夜裡,陽太的呼吸也變得比平常更加清晰……這時的我彷彿能聽見他哽咽在喉嚨裡的紊亂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