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22_嶄新的一刻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奇怪……怎麼都沒有回應?」

又結束了一次連續好幾天的忙碌工作,這一天結束上午的行程後便能享受半天的休閒時光,也碰巧遇上陽太下午沒有課的日子。

也因為預期會有這個空檔時間,早在好幾天前就先跟陽太約好要見面了。

可是回到家就已經通知陽太,後面也趁著洗澡跟換衣服的空檔發了不少垃圾訊息,陽太卻一直沒有閱讀訊息。

面對這個難得的情況,我也只能困惑地在家裡閒晃,看著跟陽太相處的寶貴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過去陽太有什麼意外或行程有變化的話都一定會通知我,我的腦袋裡完全沒有陽太爽約的記憶,他就是時間觀念這麼好的人。

這時候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完全失去了聯繫,這讓我不由得擔心起來。

心想再這樣枯等也不是辦法,我決定站起身主動出擊,至少看看陽太有沒有待在家裡。

說不定像陽太這樣的人,也是會有不小心睡過頭的時候。

「總不可能是跟其他人去約會了……吧?」

我一如往常穿著有些正式,就算直接去約會也不會顯得突兀的高腰裙跟一字領上衣,有些提心吊膽地按下陽太家的門鈴。

即使知道可能性不大,但一瞬間的不安,還是讓陽太跟其他人待在一起的畫面浮現在腦海中。

我趕緊搖搖頭提醒自己不要多想,雖然早就約好有對象隨時可以中斷現在的關係,但對現在的我來說絕對是不願意遇上的。

然而按了門鈴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仍然沒有反應,也感覺不太到屋子裡有活動的跡象。

為此我又多按了一次,這大概是我初次重複按下陽太家的門鈴吧?

如果是再早一點的我,應該會在按下二次前就先放棄回到自己家了。

但今天總覺得有些不太好的預感,那難以言喻的直覺驅使我應該再度嘗試一次。

「喀、喀!」

也幸虧我有這麼做,正當我再等待一陣子準備離去的時候,鐵門終於傳出防盜鏈解開的金屬撞擊聲。

隨後大門用稍嫌沉重且緩慢的速度敞開,陽太頂著凌亂頭髮的模樣也從門縫中冒出,此時也能看見屋裡的燈都沒有打開。

「抱歉,我沒注意到時間。」

跟平時盛氣凌人的模樣不同,此時的陽太看起來格外萎靡,整個人毫無精神且失去血氣。

而且開口就是一句道歉,這馬上就讓我察覺到許多跟過去不同的異樣感。

「今天就不要碰面了,之後再約其他的時……」

「不要。」

當陽太想要再一次關上門將我拒於門外的瞬間,我憑藉著自己靈活又嬌小的優勢鑽到了屋裡。

我很快就明白陽太遇上了什麼狀況,發出很肯定的拒絕後仔細望向他的臉龐。

那帶著汗珠且疲憊的神態幾乎是能馬上察覺到他的不適,就算他一開始想阻止我進來,跟我比起來粗壯許多的臂膀也顯得有些無力。

「陽太身體很不舒服吧?先回房間休息,我來照顧你。」

「不必了……」

「才沒這回事,你的頭燙成這樣……」

我伸出手撫摸陽太的額頭,就算沒有溫度計也能感受到那灼熱的體溫。

知道陽太發燒的事實後我順手將大門關上,並輕推他的背催促他趕快回到床上。

而或許是生病的關係,陽太的態度並沒有以往這個強勢,我只是稍微勸一下就改變了原本的想法,不再拒絕我的照顧。

回到床上時陽太看起來格外虛弱,平常沒什麼感情變化的雙眼多了一些從未顯現過的沮喪。

雖然一開始想要讓我離開,但此時能看得出來他對於爽約這件事感到有些愧疚。

不等我多問,寡言的陽太卻自己開始解釋了沒有回訊息的原因。

「抱歉,我原本只是打算躺一下……」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陽太的意思,在沒有很明確的資訊下只能憑自己的理解去猜測他想表達的。

並不能完全肯定,但我猜陽太可能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不適所以想多休息一下,但一睡著就錯過了我回家的時間,直到被門鈴吵醒才急急忙忙爬起來應門。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腦海裡拖著生病的身體來開門的模樣讓我格外不忍心,如果不是我硬是要來拜訪就能讓他好好休息了。

但既然我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生病的陽太也躺在我的面前,那我就沒有理由無視這一切了。

「沒關係啦,陽太就好好休息……」

對於陽太的狀況,我露出有些擔心的神情。

我明白陽太是個不太喜歡給人帶來困擾的人,這已經是我盡量壓抑情緒之後的表情了。

為了讓陽太的症狀盡快得到緩解,我先去倒了一杯水拿給陽太,那倉促飲用的模樣也展現了他有多口渴,想必睡覺時流了不少汗卻一直沒機會補充水份。

臉上的汗跡跟凌亂的頭髮,也通通在說明他的身體狀況有多差。

「……你身上都是汗,我先幫你擦汗,之後換一件衣服吧?」




原本以為陽太會像我理解的那樣先出言拒絕,在我反覆強求之後才答應我的提議。

但這個時候他非但沒有阻止我,甚至乖乖地被我扶起身,連掀開他背上的衣服都沒有反抗。

一切是這麼地溫順,好像在照顧比自己年紀還小的乖巧男孩子。

然而一拿起毛巾擦拭那寬厚結實的背部,體格差異馬上使我記起陽太比我還要成熟的事實。

「身體還會很不舒服嗎?」

「還好……」

陽太的體溫即使隔著毛巾也能感受到滾燙,聽到呼吸的聲音也能感覺到他的不適。

而滿身汗水也的確浸濕了衣服,原本可以輕鬆把我抱起的雙臂此刻看起來連舉手脫衣服都有些困難,我便伸手協助陽太把衣服脫掉。

「褲子也要幫你換掉嗎?」

「……沒有必要。」

我帶著些許挖苦的笑容詢問陽太,但一開始就能猜測到會獲得什麼回應。

我沒有刻意再多強求,順著記憶摸索陽太的衣櫃尋找這時候適合他的衣褲。

將摺疊好的衣物攤開並幫陽太換上之後,剩下的褲子我便放在床鋪上並打算去做其他能做到的事情。

「我煮點粥給陽太吃,換完衣服就好好躺著等我吧。」

陽太沒有出聲,但看見他乖乖地拿起褲子的模樣後我便放心地把房門關上走去廚房,對於有這樣照顧他的機會覺得有些新奇。

雖然對陽太有些不好意思,但能看見他這麼沒有防備的模樣其實挺令我高興的。

「哎呀……」

但我滿心雀躍地打開冰箱門,裡頭單調又慘烈的存貨宣告我沒有辦法做出個像樣的料理。

陽太的冰箱一直以來多半都是即食品或啤酒,這種精簡卻很符合他形象的狀態。

這些都不是這時候能派上用場的東西,在只剩下雞蛋可以用的情況下我還是想要多放一些對身體好的材料。

在諸多考量下,我稍微在腦海裡權衡了一下便決定再一次回到陽太的房間裡。

「陽太……在休息了嗎?」

我沒有打開房間的燈,就這麼輕聲在房門附近開口詢問。

而陽太閉上了眼睛躺在床上,意識似乎還清醒得能回答我的問題。

「還沒,怎麼了?」

「我想出門買一點菜,可以跟陽太借大門的鑰匙嗎?」

陽太對於我這個請求產生了猶豫,我也只能馬上說出選擇這麼做的原因。

但我自己很清楚,比起想要讓他明白其中的理由,更多的是擔心被他拒絕。

「我想說這樣回來的時候,陽太就不用勉強自己幫我開門了……」

「電視下面……右邊數來第二個抽屜有備用的鑰匙。」

「謝謝,那我全部弄好再叫你。」

聽完陽太的說明後,我不小心發出了不明顯的微笑,幸好這時候不會被他察覺到這個笑意。

雖然名義上是為了陽太,但我心中也有些許的私心……好像拿到陽太家的備用鑰匙會是一個特別的成就。

我頻頻告訴自己不是為了私心才這麼做,但一個人最難欺騙的往往都是自己。

如今我也不想否認這股開心的心情,畢竟自己有多喜歡對陽太耍任性都是早就明白的事情。

我幾乎是哼著小調走出陽太的家,只是包包裡多了陽太家的鑰匙心情就格外地不同。

由於只是去買一些簡單的材料,雖然原本為了跟陽太獨處而穿著過度色情的內褲,但應該不會這麼輕易曝光,便沒有刻意再調整自己的外觀,稍微整理一下頭髮就戴著厚實的口罩就出門了。

來到熟悉的超市也沒有花費太多時間,買了絞肉跟蔥薑等等食材後便匆匆結帳回到陽太家裡,不必按門鈴的感覺好像跟平常截然不同。


「這感覺好新奇,嘿咻……」

拿了備用鑰匙自己打開陽太的門,這一個小小的動作感覺賦予了我很多新的意義。

明明從未這麼做,我卻像很熟悉陽太家一樣輕易地找出大燈的開關位置。

像是回到兩個人一起居住的家裡,各種宛如雀躍的心情也一一湧上,我那欣喜的笑容也慢慢擅自浮現出來。

不過感受手上的小提袋再望向陽太房間緊閉的房門,我很清楚現在有重要的工作。

我趕緊洗了米再打開瓦斯爐,並同時準備其他要丟進鍋裡的材料,並在煮成粥的時間裡默默等待。

內心不斷有想要趁這個空檔去騷擾陽太的衝動,但我很努力一次又一次壓抑下來,強迫自己打開手機消磨時間。

而隨意滑動社群的過程裡,我看到了未來不久讓我非常感興趣的行程。

本來在確定的時候就一直想要跟陽太分享,卻又因為這是跟陽太有一點關係的工作而想要快來臨時再當成驚喜。

結果放著放著就錯過了說出口的時間點,眼看再沒幾天就要正式上場了,陽太或許也聽到消息了吧?

想當然現在也不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只能默默等待那一天到來,再來看陽太當下會有什麼反應了……

「啊,看起來差不多了。」

打開鍋蓋之後煮透的鹹粥發出陣陣清香,沒有加入太多調味的肉粥應該會是挺好入口的料理。

在送去給陽太之前我按照習慣自己試吃了一口,做了這麼多次料理之後相信也會是陽太喜歡的味道。

只不過畢竟是剛煮好的,可能要慢慢吃才不會燙到嘴巴就是了。

深怕在端過去的過程中打翻,我先打開陽太的房門並呼喚他,連同房間的燈都一起打開才慢慢拿著剛煮好的粥走進房內。

此時的陽太又已經滿身大汗,雖然氣色看起來比剛才好了一些,但狼狽的模樣似乎更上一層樓。

「陽太,來吃一點東西吧。」

「……我又睡了很久嗎?」

「沒有喔,大概一個小時而已。」

陽太搓著自己的臉頰,因為一直處於熟睡的狀態突然點亮的燈,此時看起來有些難以睜開雙眼。

不過此時還是有些許陽光照進拉上窗簾的房間,才不至於讓他這一瞬間特別難受。

「來,趁熱吃吧。」

陽太似乎還在半睡半醒之間躊躇,看起來也不太有食慾。

看著我放在床邊櫃上的熱粥,遲遲沒有伸出手拿取餐具。

而他迷迷糊糊的模樣進一步激發我的照顧慾,我便自己拿起了餐具稍微舀了半匙的熱粥放在嘴邊吹氣。

「沒力氣的話,我來餵陽太吧……」

「嗯……」

陽太此刻默許的模樣幾乎擊潰了我的理智,過去我沒有如此打從心底認為陽太是這麼可愛的人,一直以來冷淡內斂的形象這一刻產生了極大的扭轉。

然而這並沒有減損我任何好感,反而因為接觸到這從未見過的一面而提升了好感。

當我把湯匙放到陽太嘴邊時,那乖乖入口的模樣簡直像極了溫馴的大狗狗,就算沒有戴上耳朵也讓我有想好好稱讚他可愛的衝動。

但我也深知此時並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只能默默笑著看他把煮好的粥吃完。

原本看起來沒有胃口又精神疲乏的陽太此時看起來比較有精神了,只不過臉上的表情還是感受不到太多活力。

「舒服一點了嗎?」

「嗯。」

「再幫你擦一下汗吧?」

「謝謝……」

就像自然無比的互動,當我拿起毛巾的時候陽太便主動將上衣脫下。

他的肌膚一樣滾燙,停留在身上的汗珠也帶著熱氣,沉重的呼吸也熾熱無比。

此時冷靜下來後,我的思緒也開始慢慢想到不該思考的方向。

「陽太的身體好熱……」

「……妳又在想什麼?」

「這麼多天沒做了,當然是在想那些事情啊……」

我老實地承認,言語中充滿了挑逗的情緒。

一直反覆撫摸陽太結實的身體還有比平常更熱的溫度,會想到這點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吧?

也當然會好奇……要是陽太這個時候有興致的話,這麼熱的身體會讓我有什麼感覺。

「會傳染給妳的,別做這種事。」

「我當然知道啦……而且我也不想勉強生病的陽太。」

「那個,撫子……」

陽太將衣服穿回去之後,我本來想拿餐具回廚房清洗,但陽太先一步出聲叫住了我。

我轉頭回望,那比平常更家困擾,甚至露出一絲愧疚的樣子讓我有些驚奇。

「抱歉,妳難得的休假……」

「陽太覺得不好意思嗎?」

陽太沒有馬上回答,但可以感覺到他在嘴裡咀嚼著答案。

我也沒有很著急聽到答案,便待在原地慢慢等陽太決定好要怎麼回答這個疑問。

「……算是有吧。」

「嘿嘿,但是對我來說,能跟陽太待在一起就不算浪費了。」

我笑了出來,不等陽太進一步解釋就繼續走去廚房把餐具洗乾淨。

為了讓陽太好好琢磨我這句話的意思,洗完時我刻意放慢了動作,不疾不徐地把每一處污垢都好好清洗。

確定都整理乾淨後才慢慢回到陽太的房間裡,他那看來還是有些內疚的表情,讓我不得不出聲關心。

「陽太不要想太多了啦,我真的不介意。」

「就算妳這麼說……」

「真是的……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

我坐在床緣把自己的手掌跟陽太交疊,隨後還多施了一些力扣住指縫。

這股心情就像要再一次告白,心跳比原本還要劇烈許多。

「陽太應該很清楚我心裡是怎麼想的……就算什麼都沒做,我也很喜歡跟陽太待在同一個空間裡。」

我望向陽太的雙眼,用無比堅定的神情告訴陽太這個想法。

就算只在電話中說過一次,我相信陽太也不可能會輕易忘記我的情感。

但我也知道正因為陽太明白這點,才更不想要用這個方式有所虧欠。

「是這樣嗎……」




我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幾乎是想要把這一幕永遠留存在腦海裡。

由於集中力全部放在陽太的臉上,我相信這絕對不會是我的錯覺。

陽太笑了……

雖然只是一道微乎其微的苦笑,但這既不是挖苦也不是嘲諷的笑容,而是最純粹的微笑。

我反覆眨著眼睛,雙頰一瞬間熱得比陽太還誇張,就算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上肯定抹上了紅暈。

即使知道這只是一個反差,我還是沒有抵抗的餘力,只能任由愈來愈快的心跳佔據理智。

「那下次……再補償妳吧。」

「嗯……」

我害羞地低下頭,明明是這麼稀有的表情我卻沒有辦法繼續直視。

原本主動自己扣上去的手,也在不知不覺中鬆開來,空氣也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靜滯。

「我再躺一下,妳也回去休息吧。」

「我在這邊也算是休息,看著陽太的睡臉也很不錯。」

「……隨便妳吧。」

陽太恢復原本的表情閉上雙眼,躺下時的模樣看起來格外安穩。

而我也如同先前所說的乖乖待在旁邊,靜靜在旁邊欣賞陽太的睡臉。

在拿出手機尋找殺時間的手段時,我才想起包包裡多了一個跟陽太借來的事物。

本來應該在這個時候放回原本的位置,如以往一般任性的私心卻在最不應該的時刻湧出。

明知道趁這個機會提出來不太好,也知道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被拒絕……但我還是鼓起勇氣趁陽太完全熟睡前提出請求。

「陽太家的鑰匙,我可以留著嗎?」

「嗯?妳帶著要做什麼?」

「萬一以後陽太又生病的話,我才能再照顧你……」

我自知這個理由充滿破綻,同時也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內心還是暗自希望能聽見陽太肯定的答案。

也幫自己設了一個底線,告訴自己不能在陽太拒絕後繼續糾纏,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無所謂,妳就留著吧。」

「……咦?真、真的嗎?」

「不是妳自己開口問的嗎?」

「是這樣沒錯啦,但我……唔、沒事,謝謝你……陽太,我會好好珍惜這支鑰匙的。」

「說得好像收到禮物一樣……」

陽太的語氣沒有太多的埋怨情緒,只是在重複我語氣中的感情。

因為對我來說,或許就像是收到珍貴的禮物,兩人的關係中也得到了更進一步的變化。

這跟擅自留下內衣、化妝品或牙刷之類的東西比起來,更像是一種正式的認證,這象徵著我進入陽太的家裡可以不必再徵求他的同意。

而這一刻比我想像中來得更快,亂竄的情感不斷敲打著身體各處,在安靜的室內懷有振奮無比的心思。

「陽太,晚安……」

「嗯。」

我關上房間的燈讓陽太能更舒適地補眠,自己則坐到一旁慢慢滑起手機看個漫畫或小道消息等等。

雖然沒什麼意義,但我想要等陽太真的熟睡再離開,試著讓自己的存在填滿他還有意識的時間。

不過忙了這麼多天,難得有一天好好休息的機會,靜下來之後就開始有了睡意。

想著在這邊入睡也不會對陽太造成太多困擾,意識模糊不清後我便放下手機閉上雙眼,讓自己慢慢沉浸入夢鄉裡。

「陽太……要快點好起來喔……」

我帶著囈語失去意識,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比原本更加昏暗。

先是無法確認時間的困惑,再來就是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方向感錯亂。

一股溫暖又柔軟的觸感包覆著身體,完全不像是在單人沙發上睡著的感覺。

「唔……」

「醒了嗎?」

「欸、陽、陽太!?」

陽太的臉龐從我半開的雙眼前出現時,我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窩在被子裡。

完全搞不清楚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這時才急忙確認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否完整。

「妳睡到一半喊著好冷,就自己鑽進來了。」

「唔,對不起……有打擾到陽太嗎?」

「沒什麼,剛好我也快醒了。」

陽太似乎明白我的困惑,在我還沒釐清事實之前就告訴了我答案。

大概是累積的疲憊比我想像中更多,沒想到居然會睡到做出連自己都沒有記憶的事情。

「我應該沒有做出更多奇怪的事情吧?」

「……沒有,跟以往一樣奇怪。」

「唔嗚……」

陽太的回應再度產生了一絲微妙的遲疑,但很快就用他一貫的語氣挖苦我。

我沒辦法去理解陽太在猶豫什麼,只能羞愧地躲起來表達自己的歉意,並趕緊準備從被窩裡鑽出去。

「我先離開好了,不然又會不小心打擾到陽太。」

「不,妳留……我是說,妳待著也沒關係。」

我本來想就這樣逃走,但手臂卻被恢復不少力氣的陽太抓住無法離開。

原本虛弱的陽太突然變得這麼強勢,我的心情又瞬間被他牽動著。

「……像這樣待在被子裡也沒關係嗎?」

「太近的話會被傳染。」

「可是我待著,就會下意識想要跟陽太更近一點……」

「那妳忍耐一下。」

此刻我看著陽太認真要我留下,卻又不能跟他太親密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

原本以為陽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此時不想太寂寞的模樣看來還沒完全消散。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展現自己的任性,如今換成承擔任性的那一方有些新奇。

不過一點都不覺得困擾反而還有些開心的我,應該還沒辦法理解陽太平常面對我的心情。

「那我就再多待一下吧,要開燈嗎?」

「麻煩妳了。」

我爬下床打開燈查看陽太的狀況,感覺氣色已經恢復了大半,臉上的汗水也變得沒這麼明顯。

隨後也依照彼此的約定,一同在屋裡度過剩下的優閒時光。

雖然並沒有太多的交流,兩人都在用著自己的手機偶爾搭個話而已,但相信我們都不討厭這個狀態。

而這個時候我也想起了一直想跟陽太說,卻一直忘記的行程。

「陽太你知道嗎?我們要去你的學校表演耶。」

我拿起手機,將活動的宣傳頁拿到陽太面前。

但他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訝異,反而冷淡得讓我有些無趣。

「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真的假的……虧我還想給你個驚喜……」

「學校裡早就貼滿活動的海報,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我聽著這理所當然的答案,既然是學校找來各種藝人的活動,學生會也不可能不去宣傳。

雖然只是一間學校的校慶,但歷史悠久的他們總是會在這天邀請各種偶像或歌手去表演,已經是一個持續幾十年的知名活動了。

考慮到高度的曝光率,即使出場費用並不高經紀公司仍讓我接下這份工作,而除了近期開始的新節目之外,為了這個行程所做的預演也是這幾天特別繁忙的原因。

「陽太既然知道的話,會來看我表演嗎?」

「如果剛好有空會考慮一下。」

「嗯,那就希望陽太……能夠空出時間來看看了。」

這個話題在幾句話之間就結束了,我們也沒有繼續拘泥在其中。

對我來說只要告知陽太這個事情,要不要來是陽太自己的選擇。

對偶像一點興趣都沒有的陽太,強迫他來肯定也不會感到多開心吧?

但我的心中,當然也很明白自己在期望些什麼。

如果陽太真的有來看我,這大概是我唯一一個能用愛華的身分,去正正當當看著傾慕對象的機會……

晚上跟陽太道別之後,我又進入為期好幾天的繁忙日子裡,甚至可以說是行程最緊湊的一段時間。

每天早出晚歸的生活與陽太的作息錯開,好不容易拿到的備用鑰匙也一直都沒有使用到的機會。

為此我只能祈求三枝小姐能盡快給我一些休息時間,把今天完全沒有補充到的溫暖一口氣從陽太全部索求回來。

不然每天晚上最多只能聽陽太的聲音,對一天比一天還要喜歡陽太的我來說很快就會覺得不夠了。

更不用說那一個陽太不經意出現的笑容,已經讓我陷得比之前都要更深……

66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叮咚!」 我一早就按下陽太家那習以為常的門鈴,指尖卻興奮地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顫抖。 應該是跟往常沒有太大差異的會面,因為一些些特別的準備而顯得截然不同。 長達將近兩週的出差結束,我在回程的路上詢問陽太適合拜訪的時間。 確定他有空閒後我並沒有急著在回家後馬上找他,而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上還洗了很徹底的一個澡做好萬全的準備才來找他。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愛華,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支持CYRA的!」 「啊啊~~謝謝,我會繼續加油的。」 我展露職業的微笑,用最真誠的心態去接受這漫長時間的緊握。 作為偶像的重要活動之一,便是在這樣的場合裡接觸購買專輯的歌迷。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俗,但這個年代裡大家對於握手會的存在已經司空見慣,而今天是中型場館的小規模演出行程,在表演結束後讓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所以,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三枝小姐坐在單人沙發上,表情嚴肅得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她盡可能保持平穩的語氣,我還是能感受到她源源不絕湧出的怒氣。 我畏畏縮縮地抓緊裙擺,只敢用屁股接觸椅子的最前緣處,讓自己看起來足夠誠懇。 「那個……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了坐在我身邊不遠處的陽太。 幸好三枝小姐有給陽太穿好衣服的時間不至於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