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陽太與撫子】23_翩翩的比翼※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這麼晚?」

看著幾乎是午夜時分才亮起螢幕的手機,畫面中心是通訊軟體有新訊息的提示。

會在這時候傳來訊息的人寥寥可數,在確認發送訊息的人之前就多少可以猜到是誰。

「等一下可以去陽太家嗎?」

一個通訊軟體裡簡短的詢問,距離上一次彼此的留言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

撫子如同她先前所說的這陣子變得非常忙碌,見面的頻率因此變得愈來愈低,經常因為出差而暫時失去聯繫。

或許是真的忙碌過頭,過去三天兩頭就發送訊息的撫子格外安靜,只有這時候才會發出遠比之前更加簡潔的邀約。

原本打算再複習一下就去睡了,但都已經收到睽違多日的邀請也不得不改變計畫。

幸好不久前剛好才洗完澡,就算用這樣的狀態跟撫子見面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只不過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要有邋遢的感覺,我還是特地去浴室再次整理了自己的儀容。

看著明明只是毫無感情的文字,我卻好像能感受到其中帶有的雀躍跟期待之情,撫子的笑容也似乎浮現在腦海裡。

「八嶋同學,希望你能給予協助。」

那個經紀人的話語仍然會不時出現在腦海裡,原本還以為撫子會因此被迫搬離他處並跟我斷絕聯繫,沒想到卻會迎來這樣的結果。

不僅不用改變原本的狀態,甚至便成一種近似被默許的關係。

那長達數小時的對話,我得知了許多本來不是我這個鄰居能夠明白的事實,也迫使我必須接受她所開出的所有條件。

「佐佐木小姐今晚會來我家,而且有可能過夜。」

在回覆撫子之前,我先傳了這樣如同報告的訊息給予她的經紀人。

這是其中一項最重要且絕對不能讓步的規則,也是允許我們繼續接觸的天條。

即使明白她無法掌握撫子全部行蹤,就算沒有如此詳盡報告大概也不會被發現,但當時她誠懇的請求讓我認為一五一十地回報是最好的方法。

在確認對方收到之前我先一步關閉了頁面,並將對話的對象切換到撫子那裡,給予了她明確卻更加簡潔的回應。

那是一個簡單的同意符號,安裝軟體之後就會有的最基本貼圖,卻也是屬於我跟撫子的默契。

很快就收到撫子相同的回覆後,我便關上手機螢幕整理起書桌準備明天要帶去大學的教科書跟筆記。

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但撫子似乎特地把我這個學期的課表記下來,就算只是一個看似隨意的拜訪,卻也考慮到我明天的課是午後才開始。

就算是這個時候來訪,我也能有足夠的休息時間來應付明天的課程。

在等待撫子到來的空閒時間裡,那熟悉的笑容總是會不經意浮現出來。

而與之相對的,卻也是那個經紀人言猶在耳的叮嚀與提醒……還有那令人意外的請託。

「麻煩你幫忙注意愛華……」

而我本來應該會有些漫長的回憶,被幾乎是來得相當急促的開門聲給打斷。

雖然收到了撫子的通知,但她這麼快就到達讓我感到有些意外,只能從椅子上起身去迎接撫子。

就算沒有表達出來,但我也深知自己對於她的到來異常地雀躍且興奮。

「陽太……」

撫子牽著小型的行李箱,精心打扮的模樣卻看起來格外憔悴,似乎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

跟只穿著居家服的我相比,撫子的正式穿著產生了強烈的對比,身上淡淡的香氣也在訴說她用了典雅的香水。

她沒有多說什麼,似乎連更多請求都沒辦法好好提出,整個人像是昏昏沉沉一般晃著身軀。

那看似重心不穩的狀態讓我下意識伸出雙臂,而她也像是知道我會這麼做而撲了上來。

她一雙美麗的雙瞳帶著迷濛,長長的睫毛使她眼神更加魅惑,深邃的眼眸令人有種被吸引的感覺。

「嗯……」

她依舊沒有明確地用言語形容自己的渴望,但抬頭並噘起的雙唇使我明白自己該做什麼。

那也是我們比起平常的打招呼更常使用肢體語言,彷彿比起一般的戀人還更加親暱的行為,卻充斥在毫無名份的我們之中。

那已經帶著情慾的神情,我很清楚她是帶著什麼目的,又或者什麼想法前來這裡。

我輕輕抱住撫子嬌小的身體,那柔和的頭髮垂落在肩膀上,我便輕輕伸手撥到她的耳後避免我們受到阻礙。

因為我知道以她的狀態來看,接下來肯定會是一個深刻又漫長的濕吻,不好好整理大概會吃到一些頭髮。

那擦著唇膏的水潤雙唇透著獨特的魅力,小巧的雙唇很快就被我奪走掌控權,下一秒彼此的舌尖也交纏在了一起。

比起看起來無力的上肢,撫子在吻裡頭舔弄的舌頭顯得更加有活力。

那低吟的喘息在深吻中不斷傳來,那因為待在外頭而乾冷的肌膚也逐漸變得紅潤而飽滿。

等到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時候,她才一臉滿足地從吻裡頭離開,臉上稍微變得有精神的表情看似比親吻前更加吸引人。

「陽太,我回來了。」

「嗯。」

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想再去反駁撫子這樣刻意無比的說法。

她手上拿著的備用鑰匙,我一直都沒有開口去向她取回。

我用刻意漠不關心的方式去處理這件事情,實際上內心卻抱持著這樣撫子就更加屬於我的自私想法。

原本擔心相約的頻率過高而影響到其他日常的生活,如今的我在撫子工作忙碌之後,才開始想念起那沒日沒夜的相伴。

如果手上有鑰匙會讓她在這個時候能更頻繁地拜訪,那麼我也找不出主動向她討回的理由。

畢竟在內心中否認自己對她的想法,已經愈來愈沒有意義了……

原本以為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卻因為撫子的一通電話而獲得了改變。

我從未想像到,撫子會如此積極且明白地說出喜歡的感情,那是我不曾有的勇氣。

而且能聽到她這麼說,也是我曾經不敢擁有的奢望。

如今那愈來愈受歡迎的偶像就這麼被我捧在懷裡,同時也得知了她懷有的心意。

雖然我依舊不懂得如何更積極地表達感情,也沒有辦法用相同的方式去回應撫子。

在解決那個經紀人所提出的問題前,我必須忍耐下去不能輕易表白,否則大概會迎來更加麻煩的後果。

無論如何,我希望她待在這裡便能獲得最大的滿足……也希望總有一天能給予更明確的回應。

但在那之前,我只能當一個默默對她抱有好感的鄰居,乃至於有肉體關係的陪伴者。

「謝謝你,我好像恢復一些精神了。」

「……是嗎?」

撫子柔軟的身體緊貼在我身上,我能感受到她溫暖的氣息。

燦爛的笑容帶著飽滿的真摯想法,好像剛才那一吻真的給予她不少活力。

「陽太洗過澡了?」

「沒差,我可以陪妳再洗一次。」

「嘿嘿……謝謝,這樣好開心……」

我明白撫子的疑問是什麼意思,她蹭著我的衣物不斷嗅聞剛穿上的香氣。

我也沒有迴避的想法,知道她就是想要簡單的撒嬌,用疲憊的理由來要求我幫她洗澡。

我之所以沒有拒絕,是因為那眼角的疲憊是無法隱藏的,我知道她目前非常需要好好休息。

「衣服可以幫我脫嗎?」

我幫撫子把行李箱靠在牆邊時,她卻沒有趁這個空檔脫下衣物,而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等我。

雖然有一部分的心情認為撫子需要好好被對待,卻還是會對這個明知道我會順從她的任性搞得有些不耐煩。

我嘆了一口氣,用無可奈何的態度解開裙子的拉鍊並卸下上衣,撫子此刻的臉上卻洋溢些許滿足的微笑。

「內衣可以自己來吧?」

「沒有辦法……」

撫子搖著頭,繼續維持撒嬌的態度,不想在這邊多浪費精力的我沒有多做回應,便伸手解開她的胸罩並跟脫下的衣物擱置在一起。

而順著大腿慢慢脫下內褲時,即使不多加留意也能發現上頭沾著一些屬於情慾的清透液體。

這是撫子她容易產生反應的身體極為明顯的訊號,而早在剛才漫長的親吻時,就能從她體溫跟臉色察覺到些許的變化。

「陽太,等一下我們……」

「等洗完澡之後再說。」

「嗯……」

將撫子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後,我也跟她一起裸著身子進入到浴室裡,在等待熱水的同時協助她卸妝。

接下來與其說是一起洗澡,不如說是我在全程幫她用沐浴乳搓著疲憊的身軀,並且緩慢撫摸她的肌膚。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疲憊的關係,她在被撫摸時所展現的反應似乎比平常更加敏銳,輕輕劃過乳房周圍時便發出了陣陣的顫抖,即使我並沒有刻意用愛撫的方式去搓揉。

只是單純且毫無意圖的搓洗,撫子的身體卻已經在這個過程中變得愈來熱,臉上的神情也模糊得像經歷了什麼格外舒服的事情,這讓我就算不多想也產生了強烈的生理反應,幸好撫子並沒有多餘的活力,不然這時候她一定會伸手撫摸起來並用暗示的言語勾起我的慾望。

而緩慢地洗完澡,泡在剛放好的熱水裡時,撫子在懷裡那幸福的神情表露無遺。

她靠在我的身上,因為她的纖細跟嬌小,讓兩個人同在浴缸裡也不會顯得太過擁擠。

平常她總會刻意挪動臀部跟後腰,挑逗我無法控制的勃起並試著磨蹭在她身後的硬挺,今天卻只是乖乖地閉上眼睛休息。

這個比平常更加惹人疼愛的模樣,也不禁伸手去擁抱她,感受她在自己懷裡泡澡的事實。

平常有活力的撫子這時候看起來格外輕盈,也比平常更容易掌控。

而她完全沒有做出反應,就這麼靠在我的手臂上如同幼貓般溫馴。

在一個無力的擺頭後,我才終於察覺發生了什麼事。

「喂……妳睡著了嗎?」

「唔欸……陽太?」

在我的呼喚下,撫子才將微閉的雙眼睜開,但看起來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意識,隨後才像豁然開朗般露出和煦的笑容。

「對耶……我在跟陽太泡澡……都忘了……」

「累了就睡吧,我抱妳回床上。」

「嗯……」

跟平常那活潑開朗的模樣相比,此時的撫子看起來更加嬌媚,而且語氣和緩得讓人感覺到柔和的氣質。

她偶爾會展露出這樣的氛圍,但那通常是在床上纏綿之後異常疲累時才有的景像。

不過也因為有這樣的經歷,我明白撫子此時真的累積了不少疲勞,隨時可能會就這麼暈過去。

「來,先從浴缸出來吧。」

「嗯,一起去睡覺……」

我拖著撫子疲軟的身軀,好不容易才將她抱了起來,而本來是想要幫忙她擦乾淨身體再離開浴室,但像連站穩有點困難的模樣,我終究還是選擇用浴巾裹起來先讓她坐回床上。

而我仔細幫撫子擦拭水珠的時候,一股奇妙的心情閃過的思緒,看著那睡眼惺忪又毫無防備的臉蛋,就算有人願意這麼信任我,半年前的我也不可能至麼輕易地全盤接收這些撒嬌的要求。

雖然早就知道心中蘊藏了什麼心意,但這陣子以來又增加太多值得回顧的事情,讓我必須去正視自己的改變。

「妳要穿內褲嗎?」

「嗯,陽太幫我……」

「這也不能自己來嗎?」

撫子搖搖頭,臉上露出刻意的傻笑,就像深知自己擺出這樣的態度就能夠讓我同意。

而我不但沒有拒絕,起身前往衣櫃時也沒有中斷自己的回憶,依舊在一一回想與撫子發生的種種。

究竟是什麼時候真正迷上她的?

一開始那個因寂寞而想要彼此撫慰的邀請時,我還認為自己只是覬覦撫子的美貌。

我本來以為她很快就會對我失去興趣,沒想到當我重新提出邀約的時候,她依然願意維持這個口頭的承諾。

有太多值得珍視的回憶,讓前陣子已經感到迷惘的我,內心還產生更複雜的情感。

「其實我今天本來想跟陽太說……我喜歡陽太的。」

我至今仍然很難形容我聽到這句話時當下的心情,即使遇見撫子之前有好幾段關係,也未曾有任何一句話能使我如此激動。

我不敢抱持著這樣的想像,也不敢隨意去期待撫子會用這種角度看待我,甚至也沒有辦法輕易給她答覆,深怕過於平淡的回答會無法表達自己確切的心情。

但我終究還是選擇了不完全的答案,只敢用彆扭的方式去回應撫子的感情。

如果自己的個性再老實一點,又或者……沒有經紀人的那一席話,我可能就會誠實地告知自己內心的想法。

現在的我們,並不適合再有更深入或者更直接的關係,但我也不想輕易放棄對撫子的情愫,只能繼續用這個曖昧的距離與她相處。

自從撫子進到自己家門的那一刻開始,就得認為自己是無比幸運的人,這個想法跟她無比優雅的那天相比有增無減。

為此我只能用更認真對待她的來訪來回應她的一切,不吝嗇用撫子來直接稱呼她也是其中一個我能做出的轉變。

另外盡可能展現我所認知的溫柔,去配合她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跟欲求也是我少數能做的事情。

不過……真要說實話,我根本就很樂在其中,也總是在充滿創意的性行為中感到滿足,甚至會在心中暗自有所期待,撫子又會有什麼新的想法要我陪她完成。

「唉,每一件都是這種……」

我無奈地翻找衣櫃的角落,放在這的內衣褲都不太正常,要找到適合現在這個情況的款式實在不容易。

在一堆只能勉強遮住私處的情趣內褲中,終於找到一件雖然有些透,但相對能讓人接受的蕾絲內褲。

而當我帶著它回到床邊時,撫子已經累得倒在床上發出了微微的呼吸聲。

為此我也放棄幫她穿上內褲的打算,將擱置在旁邊的浴巾掛起,並準備幫撫子蓋上被子。




這一瞬間我也注意到她躺下的裸體有多吸引人,宛如絕美的畫作。

小巧的臉蛋跟修長細緻的睫毛,以及沒有一絲贅肉的白皙胴體,即使沒有任何打扮仍然好看得讓人目不轉睛。

即使我再怎麼刻意去迴避,仍然無法不去注意那精心打理過的私處,也不得不想起跟撫子發生過的種種。

我努力壓抑自己下流的想法,那嬌小的身軀與我纏綿的畫面依然會浮現出來,只能盡快幫她把被子蓋上。

看著已經比原本預定更晚的入睡時間,我也選擇關上燈與撫子一同進到被窩裡。

而明明已經入睡了,撫子卻依然用僅剩的本能鑽到我的懷裡,讓我只能將她摟在臂膀中。

我露出有些無奈的反應,但也只能用呵護的態度去承接她的疲憊,除了深知她有多努力之外,也是因為好幾天沒有像這樣一起過夜了。

我稍微挪動自己的身體,讓撫子能夠用更舒適的方式沉眠,並且感受懷裡那柔軟的溫度。

「親親……」

「剛剛不是親過了嗎?」

「不夠……」

撫子的聲音柔和得讓人難以抗拒,我並沒有遲疑太久,很快就用她想要的吻滿足這個請求。

起初只是停留在嘴唇上的細吻,很快就隨著我擁抱的力道增強而慢慢深入,隨後連我自己都忘我地開始用舌頭纏著撫子。

撫子很快就被親得發出嬌喘,但懷裡的身體卻變得愈來愈軟,好像慢慢把全身都交給了我一樣。

「唔嗯……哈嗯……」

而當親吻的力道慢慢趨緩下來後,也能從中感覺到撫子的主動性變得愈來愈弱。

等到我慢慢把嘴唇分開後,她也像在這段時間裡頭慢慢進入了夢鄉。

但她一意識到這個吻即將要結束,就突然如同驚覺我要離開一般,用僅剩的力道撫摸我的手臂,不願就這麼輕易放過我。

我也只能乖乖地配合她的挽留,用更像是呵護的方式去回應這個擁抱。

「陽太……想要……」

「妳不會累嗎?」

「嗯……一點點、可是……唔……」

撫子發出呢喃,從模糊不清的咬字可以聽得出來她已經幾乎沒有意識,如同在說完這句話後就昏睡過去了。

雖然我一度懷疑她還清醒著,但那緩慢的話語跟破碎的邏輯,從以往經驗來看應該是在半睡半醒中的情況跟我說話的。

之前有許多次做到一半撫子就暈過去,但仍然能發出足以辨認內容的文字並配合我的動作,會撐到連我都滿足後才會像斷線的人偶癱軟下來。

這也是總是無法拒絕求歡,讓我愛不釋手的理由之一……因為撫子不管從什麼方面來說,都是讓人覺得太過完美的伴侶。

一想到撫子過去那些景象,思緒還是被躁動不安的性慾給影響了,我推開了棉被讓撫子的身體能更清楚被看見。

雖然房間關上燈而昏暗無比,卻還是能依藉著戶外的微光來感受她纖細的身段。

我撫摸著那嬌柔的肌膚,並感受洗澡時不敢隨意觸碰的部位,當揉捏那小巧的雪乳時很快就感受到一股令人著迷的彈性。

我那原本親吻撫子雙唇的嘴也變得不安份,開始從她的鎖骨一路親吻,並吻上她軟嫩的乳頭。

當我拖著她的乳房舔舐時,乳粒比她醒著時更快挺立起來,幾乎是在我的舌尖輕觸時就產生了反應。

這也讓我明白這時候的她究竟有多敏感,那不斷張著嘴喘息的聲音也一再證明這個事情。

撫子就這麼躺著因為快感而顫抖,臉上露出有點辛苦的表情,呼吸也悶熱得難以想像,要不是足夠了解她,絕對會認為這時候是在裝睡。

當兩側都被我舔得尖挺後,我回頭親吻她身體的其他部分,每一次親吻都可以感覺到她的體溫變得更高。

我嘗試撫摸她的臉頰跟側髮試著喚醒她,但過了許久仍然沒有任何反抗跟回應,反而開始更加放鬆得任我玩弄。

我伸出手拂過那沒穿內褲的私處馬上能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濕潤感,還有那柔軟無比的蜜肉在緊貼著我。

「撫子……」

「哈嗯……啊……」

如今我再怎麼想忍耐,再怎麼體諒她的疲憊,我的理智終究還是戰敗了。

我忍不住伸出手指探到貝肉處,並且被濕滑過頭的穴隙給吸引過去,感受到無與倫比的貼合。

我稍稍將指頭放入磨蹭甬道的入口,撫子就發出敏感至極的反應,體內的水流也像是湧出般沾上我的指尖。

「唔嗯……哈、哈嗚……」

撫子原本閉實的雙眼在快感下微微睜開,大腿也下意識微開在歡迎我繼續下去,我在這個時候連同深吻一起給她,她也乖巧地張嘴去接納一切。

整個人像處於放鬆的狀態,彷彿很享受在下身的愛撫上,吐息急促的模樣看起來更是格外誘人。

披散的黑髮讓撫子無比魅惑,白皙的身體也透出微微的桃粉色,明明疲憊至極卻渴望結合的意念,完全表現在了身體的反應上。

我很快就察覺到撫子的快感比往常更快地累積起來,因為半昏睡狀態的影響讓她能用更明確的方式感受我的撫摸,一下子就濕得難以想像,從伸出的指節處滴落甜美的蜜液。

而當我想將手指拔出去稍微體會撫子有多濕潤時,那不甘寂寞的皺眉就像催促我快點再繼續。

「真的是……」

當我觸摸到飽滿的肉蒂時,我萌生了另一股企圖,傾身埋到撫子的大腿間稍微推開腿根。

我伸手剝開閉合在一起的貝肉,淫靡的清香很快就隨著我的呼吸傳遞到腦門,也讓我迫不及待伸舌品嘗那股純粹的肉慾。

軟嫩的蓓蕾觸感很快就在我舌尖的推擠下反彈回來,愛液混著淫水的味道很快就刺激著我的感官,因快感產生的顫抖也比用手指時更能明確地傳達給我。

重新開始疼愛撫子後我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心力跟時間,甚至只能算輕輕地逗弄一下,她便發出了明顯迎來絕頂的反應。

而我持續地舔弄陰蒂,撫子的呻吟就變得更加高亢,下身的肌肉也能感覺到陣陣的緊縮。

就在一連串激烈無比的抖動下,很快就帶著一股嬌嗔的哭腔而洩了出來,我也趁著撫子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多品嘗了這個味道幾口。

「撫子……」

而撫子也因為獲得了一連串的高潮,在潮吹之後全身癱軟得沒有再表達索求,悶熱的低喘也轉為滿足的平穩呼吸。

當我起身時她也沒有伸手挽留,彷彿已經因為剛才的行為填滿了身體的渴求。

「抱歉,可以進去嗎?」

「唔……嗯……」

但對我來說就並非如此,見識到撫子如此意亂情迷的一面,我早在被撫子磨蹭的時候就已經快接近忍耐的極限。

已經演變成這個情況,深知應該讓撫子好好休息的腦袋,卻已經跟不上勃發的興致了。

我也知道撫子不可能給予什麼拒絕的反應,這個邀請也不過是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的藉口。

我帶著些許的虧欠,就這麼用性器撐開撫子充滿彈性的蜜穴,一吋一吋逐步滿足想進入她最深處的渴望。

「啊嗚……」

撫子的表情近乎在這一瞬間融化成一團,原本好不容易平穩下來的喘息也開始急促起來。

但即使如此,她看起來依舊保持著昏睡的狀態,幾乎是純粹地使用肉體來感受我的深入。

因為撫子的身體很嬌小,平常必須多注意她的狀態才不至於傷到她,這讓我對於她的變化瞭若指掌。

而裡頭依舊緊實無比,狠狠地吸附著我進入她的每一處,雖然能輕易地碰到她幼穴的終點這點不會改變,但可以感覺到她的過度興奮而富有彈性。

這也證明了此刻的撫子即使沒有意識,身體也處於足以容納我的狀態,又濕又軟地承受我的每一次抽送。

深怕她感到不適,也為了降低自己的罪惡感,起初我動得很慢,希望撫子能慢慢適應這個睡夢中的性愛。

我盡可能放慢速度,撫子的表情卻看起來愈來愈舒服,一點都沒有會因此驚醒的跡象。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唯一產生變化的卻只有撫子的蜜肉變得愈來愈濕、愈來愈軟。

「哈啊……哈啊……」

我撐著撫子的腰肢,隨著逐漸加快的速度,我也慢慢更深入她的身體裡。

我不單滿足於享受那誘人的表情,我傾身吻起了她,讓彼此的連結變得更強烈。

而親吻時的溫熱鼻息,也進一步帶動了我的慾望,讓我還沒真正進入正題,就已經把累積好幾天的衝動堆到頂點。

「陽、陽太……?」

「撫子……唔……」

而先一步迎來高潮的撫子,原本閉上的雙眼微微開闔,似乎能意識到我正在親吻她。

雙方都因為過度的快感而顫抖著,我分不清究竟是誰先一步投降,就這麼在恍惚之間將精液注入到撫子的體內。

「哈啊……哈嗚……陽太在裡面、好多……」

撫子已經沒辦法吐出完整的嬌喘,因為顫抖而讓聲音斷斷續續的,癱軟的身體也隨意我操弄著,全身似乎只有小穴的內部能給出反應。

她的容貌因為快感而更加吸引人,舒服的喘息也增添了魅力,我撐在她的身上完全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讓自己累積快感的瞬間。

我輕輕撫摸她的雙頰,確認她的意識已經慢慢清醒之後,便試著與她對話。

「我想直接繼續,可以嗎?」

「嗯、可以……啊嗚……」

面對才剛高潮完的撫子,我知道應該稍微緩和一下節奏,身體卻沒辦法冷靜下來。。

但這明明是近乎讓我脫力的一次射精,我卻沒有因此感到讓思緒清晰的解放感,滿腦子都是想要繼續下去的私心。

在撫子體內的硬挺也絲毫沒有收斂的跡象,依舊挺拔地待在深處,好像對於這數天來的重逢感到不夠滿足。

我在剛注滿白漿的小穴裡繼續抽送,把還依舊硬挺的肉莖再次磨蹭起撫子敏感的肉壁。

確認撫子沒有感到不適之下,我開始幾乎每一下都插到了最深處,她也因此在被頂弄的過程中不斷產生劇烈的顫抖。

雖然害怕她被玩壞的想法不斷閃過,但回想過去每一次激烈的性愛,這樣的擔憂慢慢被我拋在腦後。

也無法說是有所猶豫了……我自認自制能力很差勁,更何況用這麼嬌媚姿態躺在我面前的人還是撫子這樣的少女。

我撐起那放鬆下來的雙腿,憑藉著撫子本身的柔軟將腳踝撐在自己的肩膀上,這樣就算撫子沒有刻意抬起臀部,仍然可以強迫她懸起下半身變成容易接納我的角度。

「這樣、好……好敏感、好舒服……想要尿尿……」

「忍耐一下……」

「哈啊、啊……不行!不行……太舒服了……」

我忍不住抱住了撫子,此刻便是用她屈身被我抱在身下的誇張姿勢繼續做愛。

那柔軟的身段用這樣的方式抽插,好像也不會給她帶來困擾,舒服的嬌聲變得更加誇張且明顯,高潮特有的收縮也不斷從下身傳來。

比醒著時更加敏感的身體,我已經無法細數在這個過程裡她究竟高潮了多少次,也無暇去顧及被潮水所浸染的床鋪。

更不用說,曾幾何時我遺忘了要照顧撫子並讓她安心入睡的決心。

「啊……啊啊……陽太……人家、啊……陽太……」

當我一開始加速,撫子快感的眼淚從眼角垂落,此刻的她好像被快感給完全驚醒,雙眼的瞳孔已經能反射出我的容顏。

隨著我的速度跟深度都不斷變得更激烈,撫子的意識也慢慢恢復,能慢慢用動作給予我回應。

她意識到自己在用誇張的姿勢被我抱著插入,原本攤在一旁的雙手縮到懷裡撫摸我的胸口,似乎在感受自己的嬌小是如何被我給操控著。

她沒有擺出任何拒絕的反應,反而因為醒過來而讓喘息變得更加明顯,也開始能喊出我的名字。

「陽太、好舒服……比平常還……好奇怪……」

看著撫子陶醉的神情,我完全遺忘了前一刻還抱持的罪惡感,忘我地用全力滿足自己的慾望。

射精的衝動也在這時候猛烈地衝上腦門,下腹部那股灼熱隨時都有可能在我忍不住的時候潰堤。

但我咬緊牙關,想讓那股熱切累積到更誇張的程度,再一口氣噴發出來。

此刻的我,滿腦子只剩下如何把精子注入在撫子更深的位置裡,讓她的子宮盡可能填滿我的熱漿。

「撫子……要射了、接好……唔!」

「好、好……!陽太的精子……最喜歡……!」

我吐著厚重的悶喘,在釋放的同時把肺部累積的空氣排出,並發出比平常更加放肆的聲音在撫子體內肆虐。

就像是知道撫子不會對這一刻的我有任何記憶,我也不願再保留那所剩無幾的矜持。

我很快就感覺到過多的濃熱精液在撫子的體內流淌、雙腿也激情地發顫,我可以感覺到快要迸出的心跳聲從胸口傳出,狠狠地將這一刻的感官刻在身體裡。

這讓腦袋一片空白的過度愉悅,讓我隱約感覺到就算經過很長的時間,我都不會輕易遺忘現在這個讓所有神經都麻痺的愉悅。

「撫子……抱歉……」

撫子原本在末段逐漸清醒的意識,此刻好像也被高潮給沖刷殆盡,表情又變回帶著迷濛而恍惚的狀態。

但我深知這個狀態不能持續下去,撫子此刻已經展露出她的極限,臉上的表情也不全然是愉悅,還帶著一絲看似撐不住的神情。

雖然連續做了兩次,但好像還是有一些慾望的角落沒有被填滿,我只能帶著些許的遺憾,慢慢將跟插入時差不多腫脹結實的性器慢慢拔出。

「啊……啊啊……」

但撫子發出的反應似乎是我從未見過的狀態,在抽出時頻頻產生不像高潮的微顫,身體也發軟得讓我不知所措。

她的雙眼更是在這時候睜開,像是察覺到有什麼與眾不同的事情在發生。

不過我擔心只是因為自己停留得太久,給予剛睡醒的她太多刺激,我因此加快了離開她的速度。

但沒想到讓她有這個感覺的正是我抽離的動作,但當我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挽回,也根本無法預料究竟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