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27_相印的心靈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我望向窗外不斷移動的景色,以及黃昏下在玻璃上反射出來的透明倒影。

戴著口罩的模樣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但仍然可以看見自己無神的雙眼。

外頭那延伸至群山直至視線盡頭的綠意,我無心去仔細欣賞它們,腦袋裡都是想趕快到家的想法。

我回想媽媽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過於平靜反而讓我增添無謂的擔心。

她只有簡短地說爸爸傷到腰,但我腦海裡充滿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不免去思考更加糟糕的狀況。

爸爸他經常要搬漁貨跟重物,想到他可能要動手術、可能有後遺症,甚至有可能沒辦法再工作……

《還在路上嗎?》

一直握在手上的手機,螢幕突然轉亮的同時顯示了陽太傳給我的訊息。

平常的我應該會更加開心一點,此刻的欣慰卻只能在心中產生些許漣漪。

《嗯,不過快到了》

為了不讓他擔心,我馬上回覆了訊息,並特地留了一個看起來很有元氣的表情符號。

《不會有事的》

《謝謝你,陽太》

面對陽太的關心,我送出簡單的感謝後就按了一下電源按鈕,讓自己回到寧靜的狀態裡。

我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思考自己為什麼待在這裡無神地望著窗外……

從接到媽媽電話的那一刻開始,其實我就緊張得沒什麼記憶了。

但我依稀記得在慌亂之下,我急著訴說我聽到的一切,不斷告訴他自己在擔心什麼,還有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徬徨。

他當時好像從書桌前跳起般,馬上回到我的身邊抱住我,並輕拍我的背讓我冷靜下來。

陽太等到我恢復判斷能力之後,才開始提醒我馬上跟三枝小姐聯絡,將我聽到的全部實情告訴她。

而我當然也將我從媽媽那邊聽到的話,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包括爸爸受傷跟動不了的事情。

三枝小姐很快就做出了反應,說她雖然沒辦法馬上趕來,但已經幫我請了假還訂了新幹線的車票,要我馬上出發回老家看望爸爸。

相較之下,前一刻我還在煩惱的輿論跟社群問題變得一點都不重要了。

由於時間有點緊湊,陽太也無法顧及當初跟三枝小姐的約定,一起到住處幫我整理了行李。

原本需要花費不少時間的事情,在他的協助下一下子就通通完成了,我也能比預計的時間提早很多出發前往車站。

當我拖著小行李箱離開時,陽太那有些捨不得的表情,讓我不禁多看了幾眼。

『路上小心。』

陽太說完這句話後,便在屋裡目送著我離開。

等到我準備進電梯前回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居然還沒有把門關上,用深情又擔心的眼神注視著我。

我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並小小對他揮了揮手表示再見,等到我真的進入電梯後陽太也才將房門關上,這讓我不禁在心裡想著,難不成陽太很想要陪我出門?

也因為這個小小的插曲,我的心情變得沒這麼惴惴不安,至少能平靜地坐上回家的列車。

由於三枝小姐幫我買了商務艙的車票,我坐在獨立的座位上不用擔心被打擾。

想著或許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到家,我閉上了眼睛稍微讓自己休息一下,而安穩的列車很快就哄著我進入了淺眠。

因為短暫地睡了一下,兩小時的車程很快就結束了,列車到站前我搖頭晃醒了自己,並拖著行李箱踏進有些懷念的車站。

自從去年夏天就再也沒有回家了,一直想要找個機會看一下爸爸媽媽,沒想到卻是要用這種形式。

我稍微壓了一下自己的帽子,讓自己的視線看起來更不明顯,即是是熙來攘往的大站,我也仍擔心被舊識看見的些微可能。

我本來想打開手機看一下轉乘列車的時刻表,沒想到媽媽發了訊息叫我去載客區找她,她已經在那邊等我了。

《乖女兒,我開車來接妳了,我在載客區的出口等妳》

本來以為她會留在家照顧爸爸,面對這有點意外的情況,即使有些狐疑我還是沿著地圖指示去尋找媽媽的身影。

然而一見到她對我揮舞手臂的時候,那臉上的笑容讓我幾乎開始懷疑,她為什麼有辦法讓自己心情這麼好。

這一切都讓我愈來愈困惑,一靠近到能對話的距離,我便忍不住提出了疑問。

「媽媽?妳怎麼沒在家裡照顧爸爸,他的傷不嚴重嗎?」

「嗯?我有這麼說過嗎?」

我一邊問著她,一邊跟著她前往停車的地方,但媽媽一臉馬虎的模樣讓我異常焦急。

「有啊……妳不是說爸爸不能動了嗎?」

「對啊,所以想說妳回來看看他一下。」

「那妳怎麼不待在家陪他就好……爸爸應該是搬魚受傷的吧?」

我跟著媽媽來到寫著「佐佐木水產」的箱型車旁,由於要從不同側上車,我沒有注意到她最後的表情。

等到把行李箱放到後座,也坐上前座繫好安全帶,我才注意到她的嘴角帶著一抹嘲弄的微笑。

「我知道妳老爸專業得很,才不會因為工作受傷呢。」

「咦?」

「他是在整理妳的『愛華收藏』時,為了擺得更好看去搬櫃子的時候受傷的。」

「……哈啊?」

我有點瞠目結舌地盯著媽媽,看她帶著笑意說出這些話,真想叫她把我的擔心還給我。

她甚至說爸爸現在躺在床上,想的都還是沒辦法好好把收藏擺好的遺憾,到底是怎樣啦……

在我做出反應之前,媽媽的笑容看起來就像是在談論一件有趣的小插曲。

「所以……爸爸的傷不嚴重?」

「醫生說再躺個幾天就好了,就是動不了而已。」

「既然這樣的話妳說清楚一點,不要嚇我嘛……我真的以為……」

聽到媽媽這麼說,原本還緊繃的情緒都一口氣緩解下來,我整個人也攤在了座椅上。

雖然這個誤會讓我感到有點無奈,但知道傷勢不嚴重至少讓我安心了不少。

但也因為如此,我第一個想到的事情是趕緊跟三枝小姐報告自己的狀況,畢竟她可能以為我必須要請好幾天的假,希望能在工作不要影響太大的情況下回到崗位上。

本來以為三枝小姐會叫我處理完就盡早回去,但她請我慢慢來,說難得回家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已經修改過的行程再改回來也不方便。

於是我就變成突然多了幾天的假期,可以在老家待到三枝小姐幫我訂的回程車票日期為止。

我看著媽媽那帶著微笑的側臉,用淺淺的鼻息代替心中原本想發出的嘆息。

還有那年過四十依然像個美麗熟女的外表,很難想像她經歷了十幾年來育兒跟工作的摧殘,外表的部分可能是我遺傳最多的地方。

可是以前我雖然偶爾會展現任性堅持的一面,但自覺個性應該還蠻沉穩的吧,獨自在外面生活的時間久了,個性反而愈來愈像媽媽。

這就不曉得到底是血緣的關係,還是小時候的影響這時候才慢慢顯現出來的?

但不管如何,我還是試著轉換自己的心情,用回家探望爸爸跟媽媽的心情看著故鄉的景色。

「工作都還順利嗎?」

「嗯,爸爸跟媽媽呢?」

「也就那個樣子吧,還過得去。」

媽媽打著方向盤轉彎,一派輕鬆地回答我的問題,或許沒有什麼比這樣的態度更讓人放心了。

「畢竟妳這兩年匯回來家裡的錢,早就超過爸爸當初資助給妳的生活費了。」

「嗯……」

「我跟爸爸還沒有到需要讓妳擔心的程度,好好朝夢想邁進吧,媽媽會一直支持妳的。」

我凝視著前方的道路,感受她充滿欣慰的話語,覺得自己好像難以說明的心情一一湧現。

從小到大不管我想做什麼,他們總是表達理解跟支持,儘管經常會有不同的意見,但他們一直給了我自由跟成長的空間。

如果給我重新再選擇一次,或許除了想當偶像這點之外,我會在其他方面更加聽話一點吧……

對於這麼大的包容跟期望,我能做的就是繼續努力在工作上,讓去東京這件事成為我最後一件任性。

「那個,媽媽……」

「怎麼了?看起來這麼嚴肅。」

然而我在東京不僅只是專注在偶像的活動上,我認為有些不屬於這份職業該有的變化,也想趁這個機會向媽媽坦承。

畢竟這一方面代表我將精力放在了私生活上,也是想要讓媽媽明白我目前的感情狀態。

「就是……那個、我有了喜歡的男生……」

「終於嗎?不是以前別人追妳,就直接答應交往的那種?」

「……啊?」

我聽著媽媽那了然一切的疑問,我不得不露出遲疑的神情。

雖然不覺得可以完全瞞過去,但媽媽似乎比我想像中,更加瞭解我以前的學校生活。

但畢竟她就是這樣的人,終究是那個最瞭解我,卻不一定會選擇將知道的事說出口的人。

「果然瞞不了媽媽嗎?」

「當然,女兒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也知道去朋友家是真是假,媽媽也經歷過這種時期啊。」

媽媽笑了出來,知道我是鼓起勇氣才選擇坦白,也就沒有選擇追問太過詳細的事情。

她那溫柔的微笑裡,就像在說我應該好好享受生活,只要沒有出大問題就會一直擔任守望的角色。

「這就是妳視訊裡氣色都這麼好的原因?趁回家之前,多說一點給媽媽聽吧。」

「哈哈……該從哪裡開始說呢……」

總不可能說我跟陽太是因為那丟人的「自慰大對決」而變得熟識吧?

我思索了一下心裡屬於陽太的那一塊記憶,浮現出的是那總是對我無比溫柔的身影。

「他很體貼又對我很好,不斷包容我的任性。」

我回想起陽太明明超怕看鬼片,卻還是陪我一起看又讓我待在懷裡的那天;

想起了還有穿著舞台服邀請陽太來家裡,不斷答應我想要被抱起來的那天;

也想起了我誤以為陽太的姊姊是他的新情人,鬧脾氣說了難聽話的那天;

甚至是答應我那危險的請求,一起偷偷坐在電影院相鄰位置的那天。

「我感到寂寞的時候,也會陪我。」

腦海中出現的,是在慶功宴被老前輩刁難,陽太溫柔地抱我入睡的那天;

拍了泳裝寫真之後,不管多晚都願意讓我進到家門一起度過夜晚的那天;

我穿得最精緻的裝扮去上節目,陽太用盡全力滿足慾望,願意陪我一起泡澡的那天;

還有我累得快失去意識,在昏睡時被好好疼愛,舒服到……唔,尿出來的那天。

「等發現的時候,我已經很喜歡他了……」

此刻本來應該回想的,應該是確定自己喜歡上陽太的那一瞬間。

但我的思緒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我第一次進到陽太家裡,在沙發上與陽太第一次做愛的畫面。

這屬於一切的開始,到現在依然是我所有記憶中最清晰的。

我很清楚那時候,我對陽太的感情並不像現在這麼濃厚,但那天的確是所有感情的起點。

如果喜歡上一個人是命運的安排,或許我那大膽的邀請,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刻。

媽媽很仔細聽著我的話,但我說出來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的形容有點讓人害羞。

可是那靜靜聆聽的神情,就像我即使不說清楚,也能理解我口中的陽太有多溫柔。

我經常不敢去隨便思考跟陽太的未來會如何,但媽媽無條件的支持,使我覺得自己多妄想一點也可以。

不過就算陽太還沒有選擇完整回應我的感情,我也很清楚自己也沒有現在就要跟他發展成更確定的關係。

說到這裡,我不曉得該怎麼繼續說明陽太的事情,就這麼陷入了沉默。

「嗯,不管怎麼樣,累了隨時可以回家。」

知道我無法用言語編織出心中的感情,媽媽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將這個寧靜一路帶回了家裡。

這句充滿包容的話語,也成了我們到家前最後的對話。

媽媽把車子停進老家的車庫,我也再一次把車上的行李箱搬下來,拖著行囊來到家門口。

而我還沒有進門,就可以看見太郎坐在玄關用比在鏡頭裡更大的幅度擺動自己的蓬鬆尾巴。

這座充滿我回憶的家裡,太郎的出現讓我想起了過去的歡笑、悲傷還有夢想,以及自己為數不多的青春。

「太郎,我回來了。」

「妳看吧,我就說太郎很想妳。」

「是嗎?原來太郎你有想姊姊啊?誰叫你都沒表情……來抱一下,乖狗狗……」

我帶著喜悅對太郎說話,他一貫地沒有太大的情緒,卻還是走到了我的身邊舔了舔我的手掌給予回應。

我已經一陣子沒見到太郎了,或許是我的想念之情投射在他身上,明明跟過去無異的表情卻看起來很想我。

我整個人跪在地上抱住了毛茸茸的他,他似乎理解我的思念,用頭反覆蹭了蹭。

那一刻我覺得所有煩惱都消失了,就算分隔兩地太郎也有掛念著我,我不知道在地上跟他玩了多久才願意分開。

「好了,不能再繼續抱了,我們先去放行李吧。」

好不容易停下來後,我選擇把行李帶回房間再去探望爸爸,太郎就像保鑣一般搖著尾巴跟著我,也像想把我不在的時間補足回來。

看著他默默黏著我的模樣,真的愈來愈容易讓我聯想到陽太,總是不愛說話卻一直陪著我。

《陽太,謝謝你,我平安到家了,父親的傷勢不嚴重》

回到客廳前我先用手機傳了訊息給陽太,至少告訴有點擔心我的他,我順利平安地到家了。

除了報平安之外,這段文字裡也飽含我對他的感謝。

雖然沒有時間去等待陽太的回應,但這段小小的訊息還是讓我有點開心,有種終於能放下心來跟他對話的感覺。

最後我來到主臥室,爸爸正在床上躺著休息,太郎也順勢回到自己的窩裡躺著休息。

窗外的餘暉在他的臉下投下溫暖的光,他看到我進入房間後露出了尷尬的苦笑,似乎不敢告訴我受傷的原因。

他把手交疊放著,雖然不太願意說出自己受傷的笨原因,但還是歡迎我回到這裡。

平常嚴厲的爸爸,自從我獨自前往東京之後,每一次回家都變得愈來愈慈祥。

為了讓這樣的爸爸不再覺得尷尬,我努力不詢問他受傷的原因,只付出了簡單的關切。

「爸爸,還好嗎?」

「沒什麼大不了的,其實也不用特地回來。」

「嗯……我會在家裡待幾天,有什麼要幫忙的都跟我說。」

「妳難得回家就好好休息,店裡我已經讓夥計們自己處理了,不用擔心。」

我點頭微笑,陪在爸爸的身邊,說出我這陣子做了哪些特別的事情。

當然陽太的事情我絕口不提,說的都是CYRA的其他人跟工作的東西。

我不確定爸爸有沒有興趣聽這些,但他似乎比我想像中更加熟悉我的生活,對於我講出來的工作都能做出一些答覆。

但大略想了想,如果真的有所謂「愛華收藏」的話,會有這樣的結果也不太意外。

「撫子,來幫媽媽一下——」

「好——馬上過去!」

此時我聽見媽媽的呼聲,跟爸爸說一聲後我就趕去聲音的來源。

而我很快就明白媽媽呼喊我的地方,正是我一直都沒有勇氣進去的收藏室。

「怎麼了?」

「爸爸因為突然受傷,整理到一半的東西都還散落一地,但我不知道怎麼擺回去。」

我看著琳瑯滿目的收藏,明明我從事偶像活動也沒有幾年,如今爸爸收集的東西卻已經足以塞滿整個空房。

就算不算上重複購買的專輯跟單曲,其他雜七雜八幾乎無役不與的周邊,也足以將這裡擺得滿滿的了。

「這太誇張了吧……」

「畢竟爸爸是妳的第一個歌迷啊,這邊就麻煩妳了,我先去準備晚餐。」

「嗯……啊,我要吃烤魚喔!」

「我當然會做啦,妳好好期待吧。」

看著凌亂的各種物品,我決定先查看一下爸爸是大概怎麼分類的,才知道該怎麼放比較好。

而仔細看過之後,才發現爸爸真的什麼都收集了,我可以看到大量的錄影光碟,還有各式各樣的新聞剪報。

我出於好奇拿了其中第一本來看,裡頭是第一次街頭公演的宣傳,只是周刊雜誌裡頭極小,只有一張照片的廣告欄位。

「連這都要收集,爸爸真是的……」

我笑著翻閱這個資料詳盡的剪報,裡頭記錄著我成為偶像後的點點滴滴,甚至連讓家人看到有些羞恥的泳裝照跟兔女郎寫真照都有。

雖然充滿了歡笑的回憶,卻不知道為什麼一陣鼻酸,當初爸爸反對的模樣全部在腦海裡浮現出來。

起初爸爸一直不願意讓我冒險,最終卻成了最支持我的人……我又再次體認到自己是在多少關愛下成長的。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看下去,便急忙拭去眼角快要成型的眼淚,讓自己快點完成媽媽交代的工作。

除了買來的東西之外,還可以看到不少爸爸特地錄下來的影片。

裡面除了電視上的各種畫面外,還可以看見我當初徵選時跟爸爸借錄影拍下的畫面。

我知道裡頭絕對是極度羞恥的回憶,我連標籤都不敢多看一眼就趕緊放回原位。

「啊……」

我甚至發現了一本屬於爸爸的筆記本,裡頭寫著關於我各種工作的評論跟紀錄。

雖然覺得有點不太好,但我還是帶著好奇打開了它,裡頭是爸爸用熟悉的筆跡寫的貼心評論,他將我各種活動的日期一一做了標記。

不但會對我的表現加入註解,還參雜著許多的私情,譬如我的鏡頭太少之類的偏心言論。

甚至在特殊的日子裡,我還看見了爸爸浮貼在裡頭的票根,似乎已經獨自偷偷來看演唱會不少次了。

我一邊感嘆爸爸的行動力,一邊收集散落在各處的所有物品,憑藉自己的理解將它們放回原本的位置。

在這之前房間看起來還一團糟,至少現在已經恢復了整齊的狀態,剩下的就等最熟悉的爸爸痊癒就可以自己整理了。

當我退後一步,看到架子上擺滿我一路走來的珍貴紀念品,覺得自己累積了很多屬於自己的成就。

最終我關上門,趁著媽媽還沒有把晚餐煮好,前往廚房盡自己的一分力去幫她做最後的收尾。

烤魚的香味還沒上桌就不斷飄散開來,知道我們在準備晚餐的太郎也蹲在餐廳的角落等待我們。

雖然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有些筋疲力盡,但上餐桌的時候還是讓我充滿了食慾跟活力。

看見爸爸還有辦法自己走來餐廳,這讓我明白自己真的不用太過擔心他。

許久沒吃到的家鄉味讓我胃口大開,加上下午吃的甜點得要跑很多步才能消耗掉,但今天的我不想管這些了。

我幸福地跟爸爸媽媽談論自己在東京的生活,並訴說自己有多麼想念這個味道。

太郎似乎也很在意我說的話,在吃完替他準備的晚飯後,就一直待在我的腳邊。

當夜幕降臨後,吃飽喝足幫媽媽洗完碗盤又泡了熱水澡後,我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臥室裡,而太郎又緊緊黏著我跟來了。

他形影不離的態度,似乎是想讓我明白,今天他會跟我睡在同一個空間裡。

看著他難得任性又黏人的一面,確認他沒有要回去自己家的意思,我便關上房門讓他跟我待在一起。

《多休息》

在躺回床上之前,我確認了手機是否有陽太回覆的訊息,一個簡短無比的關心卻讓我不禁期待見到他的身影。

回到老家雖然感到舒適,卻也有種不能隨時見到陽太的寂寞。

我知道這個時候的陽太一定在家,多虧科技的發達,我只要輕輕按下視訊通話的按鈕,就可以見到他了。

《我可以跟陽太通話嗎?》

《可以》

就算直接撥打過去好像也可以,但這次我還是先發了訊息過去,想得到陽太的回覆再這麼做。

而陽太很快就給了我答覆,我也毫不猶豫地打開通話介面,快一天沒見的臉蛋很快就跳了出來。

他的表情有點無奈,相對來說我臉上卻掛著明顯至極的欣喜。

「陽太有想我嗎?」

「我們下午才見過面。」

我笑嘻嘻地詢問,即使陽太的回答跟預期中一樣冷淡,也絲毫沒有影響到我的心情。

想到陽太今天擔憂我的反應如此真實,我試著讀出他的情緒是此刻是否有放鬆下來。

「是嗎?可是我很想念陽太耶。」

「……等妳回來就能碰面了。」

看見陽太一貫被我刺激得眉頭深鎖的模樣,我知道他已經恢復成往常的狀態。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特別想要跟陽太說的事情,原本就只是想要看看他的身影而已。

但我又不想這麼輕易地掛斷,便想到了很多今天回來老家才想起的事情。

「陽太,我跟你說……我今天回家才知道爸爸多誇張,有一間空房全部都是我當偶像的紀念品,他收集超級多的……」

「身為父親,為自己的小孩感到自豪,我認為挺正常的。」

我說著愛華收藏室的事情,陽太對於爸爸的行為留下了正面的評價。

但他的語氣中充滿了難得的不確定,好像連自己說出的答案都不能百分之百肯定。

我並不是第一次對於陽太的過去跟家庭感到好奇,但我一直認為還沒有到能問這些的時機,況且我還因為說錯話而對陽太姊姊留下出言不遜的事蹟。

不過我還是能夠分享自己的事情,多讓陽太知道屬於我的過去。

「爸爸跟媽媽都對我很好,我才能一直任性地做自己的事情,譬如當偶像之類的……」

「這是好事。」

我很開心陽太能明白家人給予我的支持,陽太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欽佩我的父母,這讓我感到驕傲的同時卻也有點愧疚。

他們經常給予我最大的包容,我卻也因此經常自己按照直覺進行決定。

「陽太是高中有很多回憶的人嗎?」

「不算吧……沒什麼有趣的事情。」

「是嗎?我以為陽太應該會交過很多女友。」

「……如果以一般人的觀念來說,或許是吧。」

我沒想到這個本來只是想順勢接著提自己高中生活的問題,卻得到陽太正面的回應。

我以為他會刻意忽略或打馬虎眼,沒想到陽太沒有停下,繼續說了自己的事情。

「因為這樣,我大學重考了兩次……甚至我是第二次落榜,才開始有自己很糟糕的覺悟。」

「陽太……」

「而且我不認為自己是個好對象,大概就是他人口中,所謂的垃圾男人……」

陽太的表情突然落寞起來,我不曉得他是用多大的覺悟告訴我這件事情。

但他看起來要笑不笑的苦澀表情,似乎在告訴我,這些事情他早就想對其他人說出口了。

「但是陽太還是上到很好的大學,即使晚了一點點……」

「或許吧……」

「而且,我想就是陽太的過去很多采多姿,才會對我這麼溫柔,又能讓我這麼舒服吧?」

陽太可能沒有意識到我會在這麼認真的地方開黃腔,臉上的困惑表露無遺。

但他直視我的雙眼時,很快就發現到我並不是用開玩笑的心情在回答他。

「我以前也瞞著爸爸媽媽交了男友,而且還是我剛上高中的事情。」

我憑藉腦海裡浮現出來的回憶,慢慢地說出我高中時的故事。

那時的我跟現在或許還要穩重一些,但好奇心完全無法被表面的賢淑給隱藏。

初中一直投入在韻律體操的社團裡,我憧憬著更加自由的高中生活,也總是希望能有一段令我感到幸福的戀情。

「入學沒一陣子後,有認識的學長跟我告白,我就不假思索答應交往……」

只是一個奇怪的幻想,我以為相處得不錯就是適合的對象,但我從未意識到交往跟當朋友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其實我根本還沒有準備好,天真地認為只要我一直願意跟他在一起,遲早會萌生心動的感覺。

在摸索中我什麼都願意嘗試,很快就與對方發生了關係,也認為自己快要明白喜歡的心情了。

可是事情並沒有這麼順利,我們沒有辦法建立任何真正理解跟互相支持的連結,只留下遺憾跟誤解的回憶。

「可是我還沒喜歡上他,就分開了。」

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對方的佔有慾變得愈來愈強大,直接影響到我原有的人際關係,連跟異性說上一句話都會引起他的嫉妒。

對於自己在學校裡面有多受歡迎,這點我很清楚也沒有想去改變,也不認為身為男友就可以干涉我的一切。

我一開始並沒有預想到這樣的結果,但短短數個月的時間我就選擇結束了初戀……甚至在我真正喜歡上對方之前就結束了。

為了證明我不是因為喜歡上別人才交往的,一股倔強讓我拒絕了所有告白,不管我對方是我多熟識、多有興趣的人。

直到二年級,等學長畢業後我才答應跟一直以來都關係不錯的同學追求,再一次嘗試跟人交往。

在交往之前,他是個挺溫柔又善解人意的人,我也認為這或許會成為一段美好的戀情。

但他頻繁冒出的前任比較心理讓我無比疲憊,不管是相處還是更私密的事情上,總想跟幻想中的敵人分出優劣,讓我知道彼此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可能性。

「第二個男友也是,我沒什麼特別好的回憶……」

而兩人的共通點,都是把跟我交往這點當成一個勳章,又或者更直接說是將我當成了戰利品。

甚至讓我有一種,能在學校裡跟我交往是一種獨特又高貴的象徵,這讓我有些失望……也有些難過。

在那之後,我不再跟同學發展成比普通朋友更加緊密的關係,高中生活也在黯淡又低調的情況下結束了。

「所以我沒有去期待什麼男女朋友的關係,只要陽太願意陪我就好了。」

為了彌補難以說明的遺憾,在畢業前參加海選回到那個想要受到矚目的狀態,也悄悄順利達成了這個夢想。

但那個憧憬溫暖的懷抱,還有一段不被限制又美好關係的自己,卻並沒有因為成為偶像而消失。

隨著獨自來到東京,孤獨變成了寂寞,性幻想也壓過了純粹對於戀情的渴望,遇見陽太之後好像更是全部都爆發開來。

當初只是一個小小的嘗試,只是憑藉著直覺邀請了陽太,最後卻成就了我這個不期望能達成的理想。

「不過我覺得,就是因為我跟陽太都有不同的經歷,才能像這樣相遇在一起。」

我笑了出來,再一次說出自己誠心的想法。

如果我跟陽太都沒有經歷我們認為糟糕的過去,第一次那大膽的做愛也不會發生。

也如果沒有那天的一切,我也沒有機會理解到陽太,也不可能會發現會有這一個讓我喜歡上的人……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陽太是我第一個喜歡……大概也會是最喜歡的男生了。」

我不曉得自己在鏡頭裡展現出怎樣的笑容,但陽太別過頭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可愛。

我猜他這時候是感到害羞,便沒有再繼續追擊下去。

而太郎似乎也感覺到我喜悅的神情,也好奇我究竟在跟誰對話湊了上來,畫面裡馬上映出我跟太郎的模樣。

「啊……太郎,怎麼了?」

「太郎……這不是妳玩偶的名字嗎?」

「玩偶叫小太郎啦……太郎是我重要的家人。」

我緊緊抱著太郎給陽太看,讓他明白我們的關係有多親密。

這個展現感情的動作只得來他默默守候的眼神,這個沉默再次讓我確認自己的直覺。





「我一直覺得陽太跟太郎很像,難怪第一次見到你就很有親切感。」

「……哪裡像?」

「嘿嘿,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啦。」

我摸著太郎的頭,他的體溫讓我溫暖無比,也讓我萌生想要介紹自己家人的想法。

我告訴陽太自己是獨生女,除了爸爸媽媽之外,陪伴我最久的就是太郎了。

雖然就年紀來說我自稱自己是姊姊,但在我的成長過程裡他更像是年紀比我小卻更穩重的家人。

我大概很喜歡這種感覺,才會用撒嬌的方式面對陽太,想要一個我未曾經歷過卻一直想要的大哥哥。

不過在知道陽太的過去後,才明白本應同年的陽太比我更成熟並不是錯覺。

而我也知道陽太家裡真的很優渥,因此父母對他的期許比我高太多了。

他的姊姊也是很成功的人士,這讓陽太背負的責任難以量化,更不用說重考時有多麼艱難。

但他終究在大量難以言喻的精神壓力下考上了理想的學校,那是就連功課不好的我都明白的名門校系。

這也讓我明白,為什麼陽太總是說自己自制力很差,卻總是用極為嚴格的方式在督促自己的課業……畢竟對陽太來說,他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再犯錯的機會了。

而這個難堪的過去,或許也就是陽太為什麼這麼不願意提起自己私生活跟過去的原因。

這天我們聊了很多,陽太聽我講了許多,我也聽到陽太說了很多自己的事。

我一邊抱著太郎,一邊看著陽太的臉聊到很晚,直到我的手機快要沒電才準備中斷通話。

而就在話題即將結束時,我看見自己以前的衣櫃,想到了我跟陽太充滿遺憾的青春時代。

「陽太,我給你看個東西。」

我走下床舒展了一下筋骨,之後打開了衣櫃拉門拿出掛在衣架上非常久沒有拿出來的衣服。

「是不是很適合我啊?」

「高中制服……?」

「對啊,我覺得我們制服挺可愛的。」

我拿著以前的制服在身上比劃,模擬自己穿上去的模樣。

而敏銳如陽太,他肯定已經明白我在說什麼了。

「等我回東京之後,我們來一起找回青春的回憶吧?」

我咧嘴而笑,調皮地眨了眨眼,暗示我回到東京後想穿著以前的制服去見陽太。

這個創意當然得到了一個冷淡的眼神,但陽太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否認或拒絕,可能是分享了這麼多過去讓今天的他敞開了心扉。

「我不記得有這麼聒噪的學妹。」

「但這個聒噪的學妹,不可否認既可愛又漂亮,對吧?」

「……妳開心就好。」

想當然不考能在陽太身上問出答案,但我知道他不是真心討厭我這個提議。

我知道穿上高中制服跟陽太約會,肯定會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氛圍,甚至會讓陽太用不同的方式對待我。

一想到自己會穿著它們被陽太抱在懷裡,我的心跳又止不住地開始加速。

雖然在老家的時間可以過得很悠閒,可是這個時候的我,又多了一個期待回到公寓的理由了。

而我沒有告訴陽太的是,我還在衣櫃裡注意到另一件值得我帶回東京的衣服,他肯定會更喜歡的。

而這個時候的我,開心地忘記了所有煩惱,不管是工作還是我所擔憂的任何事情……



702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