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0_深藏的脈動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陽太,你看這個姿勢怎麼樣?」

我高舉大腿,擺出類似一字平衡的姿勢,同時試著模仿電視上看到看過的投球動作。

雖然已經練習了很多次,但參加開球儀式的前一晚還是不免反覆嘗試。

「不……有點太誇張,內褲都露出來了。」

但坐在沙發上的陽太似乎不太賞臉,盯著我的模樣露出一點都不興奮的表情。

面對陽太這樣的反應,我也不免把腿放下來做出回應。

「到時候會穿緊身運動褲啦,而且裡面也會有安全褲,才不會露出來呢。」

「比起姿勢,能不能投到捕手的手套裡比較重要吧?」

「唔……」

陽太的論點太過正確,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但對於偶像的我來說符合人物設定的衝擊性是最重要的。

「對開球儀式來說是這樣沒錯,但對愛華來說姿勢是最重要的啦。」

「這又是什麼理論……」

「陽太,這可是少數可以讓大家明白,我的柔軟度不是只寫在官方資料上的場合耶。」

陽太遲疑了一下像是要再做出一些回應,但最後選擇了沉默不想繼續跟我爭論下去。

看著若有所思的陽太,我放鬆身體跑去坐回沙發上靠在他身旁。

「我擺了這麼好看的姿勢,陽太卻只注意到我的胯下,太好色了。」

「這沒辦法吧……」

陽太抱怨著,眼角望向我那寬鬆的鬆緊帶居家短褲,用眼神訴說注意到內褲也是難以避免的事情。

我心中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便故意做出挑逗的動作並稍微拉起褲管露出更多的大腿根部。

「陽太想看的話,可以這樣給你看喔……若隱若顯的樣子比直接脫褲子還色對吧?」

陽太還在思考怎麼回應我的挑撥時,我已經先整個人坐在了沙發上,刻意用大膽的姿勢展現身體給陽太看。

當然我的手也沒有閒下來,依舊做著會讓陽太忍不住的舉動。

「陽太,只能看啦……」

「別說這種辦不到的事。」

「說的也是……嗯……」

早就知道只有讓他看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裝作矜持卻一點都沒有想要反抗的動作,也是我跟陽太日常的一部分。

這一夜我跟陽太的纏綿,就從此時的一個熱情擁吻開始。

「……直接這樣全部拉開,褲子會弄很髒啦。」

「再洗就好了。」

「真是的……陽太要幫我洗喔……」

面對陽太的強硬,我也順其自然放鬆了身體,並喘出悶熱的呼吸。

即使明天要面對開球儀式這樣特別的工作,這個日常彷彿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不過我有些事情要告訴妳。」

「嗯?唔嗯……」

當彼此愈來愈投入這個氣氛時,陽太一邊吻著我,聲音中帶有一股額外的認真,好像想在這時候跟我分享什麼特別的資訊。

「我會去妳下一次的演唱當工作人員。」

「……哈啊!?等、等等!陽太……?」

一句讓我困惑又搞不清楚狀況的話語突然冒出來,而且還夾雜在兩個吻之間,彷彿這個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但我完全無法捉摸陽太的想法,那過度的輕描淡寫讓我一點都無法理解他的意圖。

「先等一下……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啦……」

「就這樣,沒什麼特別的。」

我的思考能力很快就被陽太奪走,身體各處都在快感中融化,直到最後我都沒能從陽太的口中聽到更多的資訊。

不過對於跟陽太交手經驗這麼豐富的我來說,這或許是他表達害羞的方法,要是太強硬追問會讓他不開心的。

畢竟對他來說,會主動跟我說這些東西,也已經十足的進步了吧?

我就勉為其難不去追究,先專心好好享受這一切吧。

***

上萬人觀眾的氣勢比我想像中更加震撼,雖然我知道並非所有觀眾都是為了我來,這個景象還是讓我雀躍不已。

面對這特別的場合,在正式上場前我的心臟依舊撲通撲通地難以克制,甚至可以跟演唱會上台前的瞬間相提並論。

「這就是……巨蛋球場嗎?」

我待在準備通道聽著愈來愈熱鬧的人聲,在心中想像著未來總有一天會踏上的舞台。

雖然CYRA的聲勢一天比一天高,但要在這樣的場地舉辦滿場的演唱會,還是差了一點契機跟時機。

跟陽太待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會沉浸在身為撫子的身分裡,但每當化身為愛華享受表演的時候,夢想的重量卻又會讓我完全導向天秤的另一側。但我也知道貪心的自己,是不可能放棄任何一邊的。

為此我需要的是用盡更多的力氣跟精神,去達成每一件我想要達成的目標。

「要準備上場了!麻煩您了,橘小姐!」

「好的!」

聽到工作人員呼喊後,我又不免感到未知的興奮,因為這很有可能是我人生中僅此一次的機會。

我專心聽著廣播的內容,當提到我的名字並且收到手勢後,我便露出笑容高舉手中的球跟手套,在主審的代理下往投手丘走出。

在開放觀眾入場前我已經實際跑過了一次,但場上已經有守備的選手站定位,在打擊練習區揮動球棒的打者,加上滿場的觀眾席果然臨場感完全不同。

更不用說那當我走上場時突然爆發出來的歡呼聲,無一不讓我感受到這令人興致高昂的氣氛

我讓紮起的馬尾微微擺盪,在走路的同時不斷跟各個方向的觀眾揮手致意。

等到我站定位置之後,原本喧囂的球場全部安靜下來,似乎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啊,好像真的有點緊張……」

我舉著球面對本壘,就像是先排練那般擺出可愛的宣示動作,但內心卻還是有點擔心會投出不好看的開球。

不管是在電視上還是練習時,好像投手丘跟本壘板的距離都沒有像現在這麼遠,舉著球棒等待我投球的打者看起來也好小。

雖然那為了觀眾所展現的純粹笑容緩解了一些情緒,身上卻還是在沒有激烈運動下就冒出了汗水。

「捕手手套,好小。」

明明是看起來如此難以瞄準的目標,此時浮現出的某個身影卻讓我放鬆了下來。

陽太一句不經意的埋怨,反而讓我想要給他看看,我那擺出完美姿勢又能投到捕手手套裡的樣子。

「不過當然……姿勢還是最重要的……」




就像是一股不服輸的心情,明明應該會很緊張的狀態,我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當我如同演練時高高舉起自己的大腿,現場的驚呼聲讓我明白自己的動作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看著自己投出的棒球用弧線慢慢往前方飛去,心中默默祈禱能落在一個好看的位置。

「啊……」

但對於一個平常沒有接觸的人來說,要每一次都投得像練習時偶一為之出現的完美投球,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最終白色的小球在打者的面前提前落地,擦出了一些紅土才彈回捕手的手套裡,但打者還是很溫柔地揮棒完成這一次的開球儀式。

不管有沒有投得準,現場都一樣發出了鼓勵的歡呼聲,面對這些鼓勵我深深一鞠躬向大家道謝,象徵完成了這一份的開球工作。

「辛苦了。」

「啊,謝謝。」

回到球場內部的休息室後,三枝小姐遞給我球團提供的補給品,那是在這裡才能買到的飲料跟點心。

雖然投球的表現不算太完美,但她臉上的表情似乎還是在表現出了一股認可的心情。

「練習了這麼久,只有姿勢是滿分。」

「哈哈……差點點就可以端出完美的表現了呢,隔天的體育新聞就會寫『橘愛華——令人驚豔的開球』之類的。」

「跟那孩子前幾天的演出比起來,完全可以用太好來形容了。」

我們成員各自在不同的球團主場開球,三枝小姐說的是在我前面的悠步。

她那燦爛又完美的笑容可以說是獲得了滿堂彩,但投出去的球卻完全跑到了鏡頭外,捕手還得爬起來用跑的去接球。

「但就結果而言,悠步那樣也不錯。」

畢竟偶像是販賣個人的魅力還有給予夢想,大家通常都不會對我們太過苛刻……也不會期待我們拿出專業的表現。

也因為悠步投出來的球太慘烈,鏡頭也多集中在她的臉跟動作上,重播也盡量減少把焦點放在那令人不忍直視的準頭上。

「不過妳的工作還沒有結束,有空就先換裝,造型師等等就會過來。」

「嗯。」

三枝小姐說完後便離開了,而我也轉頭望向掛在旁邊衣架上的待換衣服。

比起棒球的制服,這件衣服讓我更加熟悉,也更像我平常工作時的穿著。

那是一件無袖的啦啦隊服上衣,下面搭配著一條蓬鬆的迷你蛋糕裙。

雖然跟真正的啦啦隊比起來有些不同,但對於我們偶像的身分來說是更適合的裝扮。

事先知道會有這樣的環節,但實際上看到比我想像中更可愛的衣服,我敢肯定穿上去跳舞時的歡呼聲會比剛才開球時更熱烈。

換上衣服後我照了照鏡子,露出的肌膚面積比我想像中更大一些,雖然早就有固定在除毛還是不免偷偷確認了一下腋下的狀態。

看著自己換上新衣的模樣,我也不免試跳了一下事前練習的舞蹈。

我已經跑過流程很多次,但並沒有實際上真的跟等等要一起跳舞的球團啦啦隊配合。

雖然實際上是我站在最前頭表演,啦啦隊會在後方配合著我的節奏,但我還是想盡量讓每一個舞步都對在拍子上。

然而鏡中那飄著馬尾的身姿,還有看起來青春無比的模樣,讓我一時玩心大起。

「加油!加油!……加油!」

如果穿著角色扮演用的啦啦隊服,跟陽太一起玩類似的橋段,好像……也不錯耶……

從工作中暫時脫離後,短暫的休息時間也會讓我不小心讓思緒飄到不該思考的地方上。

是陽太那個好色鬼的話,肯定是會喜歡的吧?

「快點!快點!快點出……」

「打擾了。」

然而就在我模擬那令人害臊的情節時,突然敲門的造型師讓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自知在做一些羞恥又癡女的事情,在應門前我趕緊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整理自己凌亂的髮絲並坐回位置上。

「咳咳,請進。」

當造型師調整起我的妝容跟髮型時,我一邊看著自己一邊回想剛剛那些令人害羞的想法。

我知道自己不該想那種事,特別是在工作時,但有時候我的思緒就是會失控。

或是因為身體對陽太的記憶太過深刻,有時候我會在腦海中突然迸出一些情境,好像只有完全集中在工作上時才不會胡思亂想。

我努力集中注意力,讓自己不要再想那些令人害羞的事情,透過鏡子可以看到造型師正在細心地調整我的妝容與髮型,身為經紀團隊的她一直是我們的助手之一。

「今天我們強調青春的感覺怎麼樣?」

「嗯……最好是可以讓人在甲子園一見鍾情的那種。」

「呵呵……我會努力的,愛華小姐。」

面對我這刁難的提議她也沒有太多怨言,只是用輕輕的微笑帶過,並專心讓我表現出最大的魅力。

由於今天是我一個人工作,三枝小姐也沒有帶太多人,我只需要專心在自己的任務上即可。

但我也知道任何一次的演出都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所以必須拚盡全力讓表現無可挑剔。

開球或許是我們最不專業的部分,但在人們面前跳舞就是不容妥協的地方了,我相信原本不是為我而來的球迷,也會有一些人看完我的表演後特地來現場看我。

只要每一次表演都發揮全力,讓每次看見我們的人都能有一小部分選擇支持我們,遲早我們會用主角的身分站上巨蛋這個舞台。

當比賽進行到中場時,由於兩隊比數咬得很近使得觀眾沒有鬆懈的機會,這對我來說是完美的時機。

跟啦啦隊員們打了招呼之後,我便跟著音樂跑到了三壘看台前的界外區開始站好位置。

在練習期間我不斷地反覆確認動作和表情,只希望能夠在這幾分鐘內讓觀眾看到最好的一面。

現在我已經可以感受到球場上的氣氛跟開賽前完全不同,對於沒有看過我表演的觀眾來說,這應該會是一個讓他們對我感興趣的機會。

「嗚……太剛好了吧……」

我站在綠色的人工草皮上,感覺心情緊張又興奮。

可是當我抬起頭望向看台時,視線不偏不倚落在拿著大台相機的中年男人身上,那鏡頭就這樣直直照著我。

就算他的大半臉龐被相機遮住,我幾乎是不用思考就能知道他的身分,畢竟我跟他相處了二十年了。

「爸爸還真的來了。」

我在心中埋怨著那不斷按下快門的手,不曉得自己究竟在這段時間被拍了多少相片。

雖然也不是討厭他這麼做,但實際上看見他替我加油還是覺得有些彆扭。

如果沒有意識到就無所謂,讓我知道之後很難不去分心注意爸爸的狀態。

不過看起來他很低調地投入在拍照裡面,我也只能說服自己不要在意這麼多,快點把精神集中在準備響起的音樂上。

終於,隨著非常有節奏的舞曲開始,我算著節拍開始踏起舞步,身處最前排的我只能全心相信後面的吉祥物跟專業的啦啦隊。

我相信他們比臨時練習的我更加專業,但同樣身為帶給大家活力的職業,在熱情上我是不能被他們的鋒芒給掩蓋下來的。

隨著音樂接近高潮,我也開始跳起了更加複雜的舞步。

我用盡全力在最前面為觀眾帶來表演,展現出一直以來的練習成果。

而在間奏的空檔時,我突然靈機一動加入了即興表演,故意用高抬腿的舞步展現類似開球時的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