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1_直面的真心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八嶋同學,敝人是三枝,誠如方才所述,想請問您稍後是否有時間與我對談?有許多關於我負責業務上的疑問想請教,也有需要跟您確認意向的事務。》

被撫子的經紀人發現後,一整天都處於心神不寧的狀態,現在收到這樣的訊息更是讓我雙手顫抖。

在這段空窗的數個小時裡,我已經思考過無數種可能的結果,但無論是哪一種都讓我感到惶恐。

雖然最大的可能性就只是回到撫子出現前那乏味但規律的生活節奏,並且重新享受完全由自己支配的時間。

「嘖。」

我無奈地咂嘴,仰望著天花板思考該怎麼回應這封訊息,並在心中反覆揣測經紀人會做出什麼告知。

我回想起過去的那些身影,我似乎從未對一段關係即將結束而產生焦慮。

「八嶋……你總是這個樣子!」

「學長,你好像只有想做的時候才會想到我?」

「如果你沒有想把心放在我身上,我們還是分開吧。」

當不同的面孔浮現出來時,她們瞳孔裡映照出來的都是我那面無表情的回應。

在一次又一次被提出中止關係後,我似乎對於難受的那一份感情已經變得麻木。

起初還會去思考自己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但很快就將這些歸咎於性格不合,也不想多花心思去配合他人。

當時的我即使沒有太積極去追求,關係的空窗期也經常能自然地結束,抑或是也能用單純的肉體關係來填補。

我曾以為撫子對我來說也會是一樣的存在,也以為她遲早也會對我的無趣感到厭煩。

但日復一日的相處非但沒有減少她的興致,那熱情也如同把我拉下水般沉浸在其中。

撫子的身上有種他人無法取代的特質,不僅僅是因為她是一名偶像,更是她那隨時閃閃發光的氣質。

雖然我盡其所能地挑剔她的一切,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認她是美好得讓我望塵莫及的存在。

一開始讓我感到煩躁的聒噪,此刻回想起來都像是獨特的天籟,我卻很有可能再也沒辦法聽見那些話語。

我很清楚心中的恐懼為何,比起害怕失去一個契合的性伴侶,更接近害怕不能再與她維持這段秘密的關係、不能再這麼近距離看見她的臉、不能再聽見那任性又無理取鬧的撒嬌。

下定決心後,我緩緩打出回應,腦袋一片空白的我只能留下最簡短但直接的文字。

《今晚隨時可以,我會在家靜候。》

接著便放下手機,閉目思考各種我未曾考慮過的問題。

看著一分一秒經過的時鐘,我無心再做任何事情,只能靜待撫子經紀人來訪的時間到來。

此時腦海裡全部都是撫子的身影,此刻的我才驚覺自己有多麼害怕她離去。

如果我直視自身無能為力的狼狽模樣,肯定會無奈地放聲笑出來。

這段煎熬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地太久,很快地門鈴就響了。

平常這個聲音如果響起,站在門外的人就會是撫子。

但我知道這個時候在外頭等著的,是準備宣判這段關係會有什麼結果的人。

而她此時的表情,似乎比抓到我跟撫子幽會時更加柔和,但我無法確認中間發生了什麼轉變。

「您好,打擾了,八嶋同學。」

「不,沒事……」

確認到來的是跟剛才見到的經紀人相同,我便各自裝了一杯水給彼此,希望這個對話可以持續得更久一些,讓我有辦法整理心情,抑或是用我現在無法想像的方式去說服對方。

「謝謝,首先我想跟你確認幾件事情。」

「請說……」

「你跟愛華持續這樣的關係多久了?」

「……從去年夏天開始。」

「嗯,至少這點你們口徑挺一致的。」

她先是思索了一下,隨後拿起一本隨身筆記本,似乎在寫些什麼。

接著看似已經將要問的事情記錄下來,看著上頭的文字繼續詢問我。

「突然這樣打擾你我也很抱歉,但這件事情畢竟關乎我們藝人的形象跟事業。」

「不……」

「目前為止,沒有讓任何人發現你們的關係吧?」

「我認為沒有。」

「那麼八嶋同學,我希望你能給予協助。」

她那銳利的雙眼就像在審視我有沒有說謊,為了讓她堅信這個事實,我只能努力用平穩的視線去回應,並極力直視她的瞳孔。

在數秒的沉默之後,她發出了悠長的嘆息,表情又在這時候變得更加軟化。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麼接下來我們就稍微別這麼拘謹吧。」

「經紀人小姐……」

「叫我三枝就好了,這樣比較簡單。」

我吞了一口口水,被她強勢但堅定的態度震懾,自知理虧的情況下我無法擺出堅決的態度。

「看樣子你還是大學生吧?能住在這麼好的地方,想必家境還不錯。」

「……」

面對那無法分辨是揶揄還是調侃的話語,我只能先選擇沉默。

看見我沒有打算回應這個問題,三枝便繼續說了下去。

「我們上一次見面,應該是愛華剛搬來時的事情吧?你長得讓人很容易記得,當我知道你跟她是這種關係時,我比想像中還要不意外。」

「您的意思是……」

「愛華她在這幾年無論是多帥氣的男星,她都嚴守偶像的本分,從來沒有做出逾矩的行為……看到你出現在她的公寓裡時,我才後悔一開始沒有把你列入觀察名單裡。」

三枝搖搖頭,臉上充滿著無奈的表情,彷彿撫子給她了一個大麻煩。

「我想應該不用問你們進展到哪裡了吧?想必是該做的都做了。」

「是的,非常抱歉。」

「我想問的是——你應該沒有偷拍下她的照片,或者是留下任何有可能看見臉部的證據吧?」

我在內心稍微驚喊了一聲,如果三枝是詢問我本人的話,我的確沒有留下任何足以辨認撫子身分的證據。

但冒險做出這樣行為的例子並非全然沒有,我很快就想起了透過視訊看著她自慰的那天。

「不,絕對沒有。」

「很好……」

三枝說到這裡,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對她來說下一個是連她都覺得難以啟齒的提問。

「身為經紀人我不應該這麼問的,但愛華的情況有點特殊……」

她抬起頭,用拷問般的眼神盯著我,不容許我在此產生任何一點的謊意。

「我知道你們還沒有交往,但對你來說,愛華是什麼存在?」

我本來想衝動地說出口,可是回憶馬上沉靜了我的思緒。

「未來也多多指教了,陽太同學。」

「嘿嘿……這算是別人常說的男友襯衫吧?」

「陽太如果想摸我,甚至是想做,也沒關係的……」

「我猜有人,喜歡我是一隻兔子對吧?」

「陽太現在就是我的乖狗狗了,要聽主人的話喔。」

「陽太不歡迎我嗎?明明這麼多天沒見了。」

「對不起,我不太懂得道歉……也不知道怎麼樣讓陽太原諒我……」

「陽太的話……會碰到更深的這裡才對……」

驕縱、可愛、任性、淫靡、魅惑、成熟、溫柔……所有形象的撫子一口氣全部湧上我的心頭。

「……我還想說回來可以看到陽太,不行嗎?」

「我不知道,再說吧。」

而最後浮現的,是我跟撫子最後的對話……此時應該好好回應她的後悔完全佔據了我的思緒。

如果我再率直一點,或許可以在事情演變成這樣之前,就好好地完成我早就應該發出的回應。

「佐佐木小姐……是我喜歡的人。」

「她知道這件事嗎?」

「我不確定,但我還沒有對她說出口過。」

「是這樣啊……」

面對我的回答,三枝暫時保持了完美的沉默,但臉上的表情透露出她相當滿意這個答案。

「看來到目前為止的答案都在預料之中啊。」

她看著我的反應露出了柔和的欣慰氛圍,隨後說了讓我當下不知該如何作答的問題。

「那如果有機會讓你照顧愛華,你應該也會願意吧?」

我不明白她這個問題的用意,但我還是在思考過後點了頭。

「這本來是絕對不能公開的事情,她為什麼把真實年齡告訴你我就先不追究了……愛華她跟其他成員不同,她不能住在宿舍,同時又必須防範日漸嚴重的窺探事件。」

說到這裡,她終於喝了第一口水,似乎在給自己決定接下來用詞的空檔。

「這也是她為什麼搬來這裡的原因,本來是希望她能夠好好專心在工作上,只是沒想到……」

到這邊話鋒一轉,她的眼神似乎充滿了無限的埋怨。

「不過這正好,因為我的確需要你來分擔一些壓力……如今我們發現愛華可能真的被跟蹤了,但我們找不到確切的嫌犯。」

「……這是真的嗎?」

「我也無法肯定。」

她說著,盯著我的雙瞳透露出強烈的控訴,彷彿在給予我一種難以言喻的警告。

特地告訴我這件事情,除了讓我知道撫子的現狀之外,另一方面如果我就是騷擾撫子的那個人……這就是表示她已經注意到我的宣示。

「我會先將你放進觀察名單,希望後續你能好好配合我,如果能辦到的話我會默許你跟愛華之間的關係。」

此時她額頭微微前傾如同在對我行禮,這是我事前完全沒有料到的發展。

「我無法時時刻刻都待在她的身邊,希望在我無法照顧她的時候,你能替我確認她的安危。」

「不,我不太明白我能做什麼……」

「妳跟愛華就盡量維持過去的關係,變化愈小愈好,只不過需要隨時告知我動向。」

她指了指自己的手機,示意我以後都必須與她保持聯繫。

「麻煩你幫忙注意愛華,但不要告訴她任何有關跟蹤狂的事情而影響到她的情緒……更不要讓她難過了。」

「這、不,我不曉得……」

「雖然她是我負責的藝人,但同時也是很重要的朋友……」

說到這裡,她並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似乎接下來的話語都超出了一個經紀人該有的責任。

但此刻我已經很明白她想表達的想法,便沒有再繼續追問。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了,後續我會再用手機跟你聯繫。」

「等等、這個意思是,我不用……」

「就是這樣,我希望你可以繼續陪在她身邊,但是……」

她站起身來作勢要離去,我也跟著她到達玄關,等待她將最後的話語說完。

「不要輕易回應她這份感情,這肯定會讓她失去重心。」

「什麼意思?」

「……你是裝傻還是真的不知道?愛華肯定很喜歡你吧。」

聽著這有些不可置信的話語,三枝一邊穿回她的跟鞋,一邊做出今天的註解。

「無論如何都不許做出回應,就是對你偷吃我們家藝人最大的懲罰了……我們家可愛的愛華,就暫時拜託你了。」

說罷,她便留下錯愕的我獨自離去,而下一步似乎就是去找隔壁的撫子。

兩人究竟再聊了什麼我無法確認,然而讓我更加無法預料的,是稍晚來自撫子的一通電話。

「其實我今天本來想跟陽太說……我喜歡陽太的。」

而收到這份告白的當下,我便明白了所謂的懲罰有多麼令人感到痛苦。

但因為一直以來都假裝自己不在意,似乎要繼續維持對她冷淡的態度,比我想像中更加容易。

可是之後愈是收到來自撫子的好感,我心中無法回應的罪惡感就愈沉重。

我同時也想明白,自己如果沒有三枝設下的限制……是否也有那個勇氣,親口對她說出真正的心意。

***

「喂,新來的!那幾箱搬一下,快點快點!」

「是!」

我大聲地喊出回應,在主管的命令下搬起沉重的紙箱。

一連數天的打工,讓我首次接觸到撫子平常從事的工作環境,即使我只是底下最渺小的工讀生。

對於各方面來說都養尊處優的我來說,並沒有需要賺取外快的理由,這自然也是我第一次在外工作。

「不好意思,左前方這盞燈請再往後調整一點!」

在我們忙碌時舞台上也沒有閒著,在持續不斷的伴奏下反覆排練著,此時從音響中傳來的是撫子充滿自信的指示。

只不過不管對現在的我還是其他人來說,這時候的她都是那個眾所皆知的愛華。

「謝謝你們!我們可以從來再來一次嗎?」

那充滿朝氣的聲音是現役偶像的聲線,接下來透過麥克風傳來的歌喉也足以響徹整個室內空間。

我不曉得撫子她究竟在藝人中屬於哪一個等級,但這個至少可以容納數千人甚至上萬人的會場,想必就是她們的人氣所在。

如今已經進入最後的排練,在台上彩排的撫子跟其他人也已經穿上舞台服,準備數日的演唱會在太陽下山後就會正式開始。

「別發呆,動作快點!」

「是!」

已經是不曉得第幾次被訓斥,對於大聲回應這件事我也愈來愈熟練了。

由於從未有兼職的經驗,起初頻頻搞不懂自己該做什麼而被罵,但就連這樣毫無經驗的我都已經在這幾天裡面慢慢上手了。

會利用寶貴的連假來做這種事情,起因也是三枝的一句話……以及先前那令人擔憂的一瞬間。

我們偷偷出門買甜點的那一天,三枝突然告訴我撫子有可能發現到異狀了,要我多注意她的狀況。

而她那顯而易見的驚慌神情,讓我差一點點就將無數想要表達的感情說出口,但我依舊只能選擇默默地陪在她身旁。

在那之後我也變得有些患得患失,也開始如同三枝擔憂撫子那般,注意她的一舉一動是否有改變。

所以當三枝詢問我願不願意來應徵基層工作,順便當一個最低限度的眼線,注意是否有奇怪舉動的歌迷出現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當然實際上來到此地後,工作內容比我想像中更加繁重而複雜,是我事先沒有料想到的事情。

只不過也因為來到這個地方,也才能像先前撫子在我們學校表演時那樣,用更不同的角度去看見撫子的另一面。

即使我再怎麼裝作冷淡,在台上那閃閃發光的氣質也依舊讓我難以忘懷。

雖然曾經說過我更中意她私底下的模樣,如今我卻也明白她是怎麼樣吸引這麼多人的目光,並用她在舞台跟電視上的表現擄獲眾人的芳心。

雖然我知道撫子身上有許許多多的謊言,但她在身為偶像時的笑容跟真切,全部都是表裡如一且貨真價實的。

這一點直到我見識到最完整的她之後,才產生了比任何人都還要深刻的體會。

或許是三枝的安排,我在演唱會開始前負責搬運需要銷售的周邊,而表演開始後則是前往外圍進行封鎖線的管理,無論哪一項都是會實際接觸到歌迷的工作。

目前我汗流浹背地跟其他人搬運大量的周邊來準備販售的攤位,此時場外已經聚集了一些提早來等待的觀眾,行有餘力時我也會盡量達成三枝的請託,但並沒有發現任何明顯的可疑人士。

可是如果按照她的敘述,讓撫子感到困擾的人沒有展現出太多破綻,否則他們早就發現是誰了……想必真正有問題的人,並沒有辦法輕易從外觀判斷出來。

打工的體感時間與平時不同,在疲憊的時候總是特別緩慢,可是等回過神時又會突然過了好幾個小時。

愈是接近正式的演出,我就愈明白撫子本來是距離我多麼遙遠的存在。

如果不是她當初主動接近我,我也不可能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體會許多宛如夢境的經歷。

然而那個因距離產生的無力感並沒有完全席捲我,反而看著這專門為她們準備的舞台跟眾多的支持者,讓我明白自己有多麼特別。

或許只是一個心境的轉變,但我無論如何都不希望這個生活產生改變……正如我之前對撫子說的,我是個習慣維持現狀的人。

對於這個已經充滿她的生活裡,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那個任性又聒噪的聲音充斥屋內的生活。

「您好,請問需要什麼?」

「愛華全部的商品……都要兩份。」

我聽著客人的需求,將指定的商品全部從紙箱裡拿出,在遞交給收銀人員時注意到了那名客人的外觀。

他帶著厚實無比的口罩像是怕被認出,身形則顯示出他是一名有些發福的中年男子並戴著保護腰部傷勢的護腰,而這個樣貌我卻有種獨特的既視感。

在短短數秒的期間我很快就想起自己曾在哪裡見過他,那便是我請求老姊載我去球場看比賽,抑或是可以說是看撫子開球的那一天。

眼前的只買撫子商品的人,正是那一天拿著相機不斷拍攝的男人。由於演唱會嚴禁攝影而沒有帶著當時的相機,但整個氣質讓我相信自己沒有認錯人。

由於在大批年輕人中顯得有些特別,我自然多放了一些好奇心在他的身上,但他買完商品之後很快就淹沒在人群裡,沒有再給我更多的觀察時間。

雖然他是一個令我在意的歌迷,但我說服自己像這麼明顯的可疑人士,不用我注意到,保安跟經紀人團隊早就會在他圖謀不軌時做出反應。

這也成了一個我觀察客人的契機,在參加了校園演唱會跟開球儀式後,意外地注意到不少出現在此的面孔都是好像曾與自己擦身而過的人,要在這麼多忠實粉絲裡面找到狂熱者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也難怪三枝會如此困擾。

隨著繁忙的販售時間結束,我們也急急忙忙整理攤位準備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任務,拉起外圍的封鎖線避免沒有買票的人闖進會場。

當熱烈的歡呼聲跟沉重的音響聲從會場迸發而出,地板也隨之震動時,我知道演唱會已經正式開始了。

由於距離有些遙遠,我無法聽清裡面演唱的曲目,相對入場時的熱鬧此時外圍顯得無比冷清。

我靜下心感受這寂寥的氣氛,並再次意識到撫子本來就是如此遙遠的存在,若不是一連串陰錯陽差的意外我也不可能站在這裡。

原本以為這個過程會無聊又漫長,但聽著遙遠無比的音樂,時間卻比想像中經過得更快。

當響起一致的安可呼喊時,如同告訴我這為期數天的打工體驗即將要結束了。

雖然還有事後的場地整理,但至少證明了整個活動已經完美結束,那難以言喻的成就感充斥在全身,彷彿自己完成了一些未曾達成的成就。

最終在協助觀眾散場並清點會場內沒有任何遺留的人後,我便投入到最後的工作裡協助搬運拆卸下來的器材設備。

「請問這一車要搬去哪裡?」

「……這些怎麼會在這?這應該要搬去另一邊上車,快點拿到那邊集中。」

主管指著距離這邊非常遙遠的位置,看起來沒什麼人煙的暫存處,就算是如此我也只能遵從指示。

繞著外圍的工作走廊,我可以感覺到自己離人群愈來愈遠,也再一次暫時遠離繁忙嘈雜的環境。

然而到達他指向的位置時,我卻有些不確定他所謂集中放置的地方在哪,只能獨自在陌生的地區摸索。

我推著手推車四處張望,仍然沒辦法看見任何一個我能詢問的人,直到看見一個熟悉的少女身影。

「……啊。」

身穿舞台服的撫子看見我之後露出有些驚訝的神情,她本來想打招呼卻馬上用手掌摀住了自己的嘴,像是差點脫口而出些什麼的模樣。

我知道自己現在的身分只是一個工讀生,也沒有打算做出太過親密的行為,只能繼續裝作與她完全不認識。

「抱歉,我不太確定這箱器材要放哪。」

「是嗎?我看看……這個的話,我大概知道應該要往哪走。」

撫子湊過來看了一下箱子的內容物後,便示意我跟著她。

隨後她好像是再確認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沒有看見任何人之後才放心地用私下的態度來說話。

「我只是去個廁所,沒想到會遇到你。」

「嗯。」

或許是還在提防那一點的意外可能,撫子並沒有像往常那樣直接用名字稱呼我。

此時畫上舞台裝的臉蛋,輪廓比平常更加清晰,華麗的身姿也十足展現那光鮮亮麗的職業本質。

由於她稍微在側前方領著我,我無法辨認她此時的表情,但話語中是帶有一些喜悅的。

「其實這幾天我都有注意到你在工作的樣子,但完全沒有搭話的機會。」

由於籌備演唱會而集中排練的緣故,撫子這幾天都是跟其他成員一起住在飯店並沒有回家,彼此都因為疲憊也沒有透過訊息聊天。

雖然都在同一個場合裡,關係卻比之前都更加生疏,即使看得到對方的身影也無法與對方說上任何一句話。

「就是這裡了,應該跟其他東西一起放著就好了。」

最終我跟撫子來到會場的後門,似乎是用來裝卸物品的停車場,此時鐵捲門是完全關閉的狀態。

除了我手上這一箱東西之外,此地已經堆放了大量無法分辨功能的物品,雜亂無章且放得比人還高的擺放方式讓視野極度糟糕,遠處的燈光幾乎完全無法照進此處,連撫子那近在咫尺的臉龐我都無法看得清楚。

而確認東西放好之後便準備離開時,撫子似乎刻意往我這邊靠了上來,同時伴隨著一聲小巧的喘息。

我無法立即判斷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下意識伸出手隨意往前一抓,便正好摟住了那嬌小的身軀。

「啊……」

「怎麼了?」

「嗯……沒事……」

理論上確定沒事之後,我應該要趕快放開撫子,她也應該趕快離開我的懷裡,但我們都沒有這麼做。

遠方的喧囂似乎都跟我們無關,細微的呼吸聲在黑暗中傳遞給了彼此。

「這邊……幾乎什麼都看不見呢……」

「嗯……」

「我們是不是,要快點分開才對……」

「嗯……」




我們嘴巴上說著,但身體的距離愈來愈近,我可以感覺到撫子將胸口完全靠在我的身上,熾熱的呼吸已經發出嬌媚的聲音。

她的喘息充滿了我可以理解的情感,那個無法再忍耐任何一刻的期待,就像在催促我做出相對應的舉動。

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這麼做,這肯定是至今為止風險最高的舉動,但數天下來的疲勞跟寂寞促使我做出不理智的選擇。

「被發現就完蛋了。」

「嗯……陽太……」

我喊著最糟糕的結果,但雙手已經緊緊抱住了撫子將她擠到了更加視線不良的角落,並用身體完全擋住了她的身影,給予了她一個最深刻的熱吻。

雙唇不斷難以抵擋的慾望,當彼此相互纏繞交織時,我的雙手開始撫摸著撫子的背部,撫子的手臂則環繞在我的腰際上,讓我們的距離變得更近。

撫子的呼吸變得急促而不規律,彷彿有一股我們無法形容的火花在心中燃起。

我用舌尖輕輕探入她的口腔,與她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彷彿要將自己的存在完全融入她的身體裡。

「陽太、不能……再繼續了……」

「嗯……我知道……」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凝結,我沉浸在這份激情中忘卻了周遭的一切,每一次接觸都讓我們更加渴望對方,更加不可自拔地陷入這股慾望的漩渦中。

這個熱吻持續了一段時間,但最終我們還是被理智所喚醒,同時放開了對方。

如果視線能更加清楚,肯定能看見撫子臉上帶著微妙的羞澀和後悔,我明白這個舉動充滿了風險,但同時也明白這份無法被壓抑的激情,究竟強烈得有多麼超乎我想像。

「走、走吧……」

「嗯。」

撫子的聲音還帶著一些迷茫跟糾結,我也試著讓呼吸平靜下來。

當光線稍微能透到顯現出我們的影子時,撫子才再一次開口。

「我要準備跟團隊的成員去慶功宴了。」

「嗯,路上小心。」

「可是結束之後……我也想跟陽太一起,舉辦只有兩個人的慶功宴。」

她笑著說,之後手裡擺出只有我看得到的再見招呼。

「這幾天努力工作的陽太,真的很帥喔……辛苦你了。」

隨後她轉身離去,看著她的背影時,我覺得剛才親吻到的位置仍在微微發燙……

***

那幾分鐘的邂逅宛如一個幻覺,沒有產生任何的異變,也沒有讓撫子的行程有任何影響。

在藝人跟籌備方離去後,我們依舊收拾著現場直到完全所有表定的工作,我也拖著疲憊無比的身軀搭上電車回家。

這一刻也象徵我的假期已經結束,使我抱持著無法形容的孤寂感,看著比前幾天都還夜深的街道,我的心中卻更加充滿雀躍,因為我明白今晚會是有點特別的日子。

我想著撫子離開前最後的話語,在經過超商時隨手買了一些她曾說喜歡的零食跟飲料。

看著其它櫃架上原本很常買的提神飲料還有啤酒,意識到與撫子的關係愈來愈密切之後,就幾乎沒有再買這樣的東西了。

明明多半的時間都花在了與她纏綿上頭,卻沒有因此浪費太多體力,有時候反而更能專注在課業跟體能上。

我曾聽別人說如果遇上了喜歡的人,一個人就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

或許這時候的我,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幾分道理。

回到家後我馬上洗了個澡將衣服換下,想著撫子可能會到來便也準備了她可能會用到的毛巾跟衣物。

並且確認家裡的整潔狀況後,再整理好床單下的保潔墊以防任何因為性行為產生的意外。

原本頂多做一些基本的措施,隨著撫子拜訪的次數愈來愈多,我做的事前準備逐漸變得愈發完善,只為了讓彼此能更盡興地享受其中。

然而等待的時間有些漫長,我坐在沙發上並不斷看著手機螢幕等待撫子隨時送來的消息。

或許是慶功宴持續地比想像中更久,在眾目睽睽之下她不可能隨便傳訊息給我。

我看著不斷走動的時鐘逐漸產生睡意,不禁打起了哈欠並慢慢閉上眼睛,就這麼昏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陽太……你要回床上睡嗎?」

我感覺到一個溫柔的觸感拂在臉頰,在半睡半醒之間恢復意識並睜開了眼睛。

「撫子?」

那穿著小波浪衣領上衣的甜美身影逐漸清晰起來,撫子的眼睛閃著微光,微笑中帶著無數的柔和,讓她看起來格外迷人,稍微整理過的頭髮讓她的臉龐更加可人。

「我回來得有點晚了,陽太先去床上等我可以嗎?」

「沒關係……」

「我想先洗澡啦……等等你就可以直接在床上摸我了。」

「嗯……」

我昏昏沉沉地被她拉著走,由於意識還不清晰,我輕易地就被催促回到床上躺著。

雖然想盡可能維持清醒,卻在躺下去沒多久就再次失去了意識。

或許是已經看到撫子身影所產生的安心感,我不再強迫自己清醒,就這麼順著睡意閉上雙眼。

當我感覺到一個溫暖的小身體靠在我身前,我知道她已經洗完澡並輕巧地鑽進了我的懷裡。

撫子的長髮散落著,順著我的臂膀撒嬌著,我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剛洗完澡的清新香氣,讓我一瞬間清醒過來。

我緊緊將她擁入懷中,感受著她柔軟的肌膚,並嗅聞著她身上與我同款的沐浴乳。

「陽太,我好想你。」

撫子輕聲地說道,聲音中充滿了累積已久的慾望。

她用頭蹭了蹭我,用明顯可見的笑意望著我。

「想要親親……」

撫子帶著微妙的顫抖靠近我,我摟著她讓嘴唇再次接觸,用激情的吻回應她的請求。

只是一個吻就讓她在我的懷抱中發出顫抖,我能感受到她細微變化的呼吸和心跳,彷彿在這一刻重新與她合而為一。

「啊……」

我們的吻越來越熱烈,雙手不自覺地開始在她的身體上游走,甚至開始觸碰她最私密的地帶。

只是稍微撫摸了一下,撫子便全身放鬆下來,呼吸也變得深沉而均勻,跟平常那充滿亢奮的喘息不同。

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我好奇地觀察著她的臉龐,原來她已經累得安穩地睡著了。

深怕打擾到她休息,我停止了挑逗她的敏感帶,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替我們一起蓋上被子。

我靜靜地躺在撫子身後抱著她,並跟著閉上雙眼享受這時隔數日的安穩夜晚。

雖然跟預想中的行程不同,但獲得的滿足感幾乎一致……至少明天早上她還會在我的身邊,到時候再提出我的索求就行了。

而不管舞台上的撫子多麼耀眼而遙遠,此刻的她被我摟在懷裡的事實,都不會有所改變。




816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