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3_傾訴的方法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愛華,又有幾拍跑掉了,再專注一點。」

「是!」

今天是練習新曲舞蹈的時間,在結束一個階段後我很快就被指出失誤,由於自己早就察覺到那明顯不過的分神,只能努力在等等的循環挽回自己的顏面。

身為四個人裡面最年長的人,理應要發揮最穩定的我今天卻頻頻無法專心,舞蹈老師反覆看見我在不同地方失誤才終於忍不住提醒。

如果一直在同一個地方出錯,那還可以歸咎於練習不足或不擅長特定的舞步,但這個情況瞞不過她的眼睛,很快就被發現自己沒有完全專注在排練上。

我低著頭大口喘氣,無法掩飾臉上那對自己感到失望的表情,但如今怎麼懊悔都無法彌補自己沒有完全專注在訓練上的事實。

「……先休息個十分鐘吧,等一下再繼續。」

「是!」




在隨興的拍手聲後我們應聲放鬆下來,但密集練習後的喘息並沒有因此完全停下,陸續用乾毛巾擦拭依然熱烘烘的身體。

我看著自己包包角落的手機,不免想到了讓我分神的理由,不小心輕聲地嘆了一口氣。

《……再次誠摯感謝您對本次企畫的青睞並抽出寶貴的時間前來應試,祝您未來的演藝道路上一路順風。》

自從嘗試廣告拍攝後,三枝小姐給了幾個電視劇演出的試鏡機會,不過我似乎一次又一次讓她失望了,這一次一樣收到的是落選通知。

本來以為自己能夠欣然接受這樣的結果,但對於最有自信能夠爭取到的一個角色最終面臨落選,心情上果然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

『橘小姐,冒昧詢問一下,以前除了履歷上提供的,還有實際參與過什麼演出嗎?』

現在回想起來,在試鏡之後被這樣詢問,想必也有一些在質疑經驗的成分。

本來以為廣告拍攝的過程相當順利,自己的演技或許也受到了肯定,但當初是由業主指定而受到青睞,根本也不是因為自己有什麼樣的天賦。

雖然自己很喜歡自己屬於偶像這樣既夢幻又光鮮亮麗的身分,但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或許反而是一種框架跟既定印象。

在官方帳號完全交由公司跟三枝小姐去處理後,我雖然還是會利用空閒的時間去搜尋關於自己的評論,但多多少少有讓我更專心在工作上。

然而一再默許我跟陽太的關係,理論上我應該要更加努力回應三枝小姐的溫柔,卻沒有辦法爭取到她幫我試著安排的工作。

由於這一路上的人生都過得太順遂了,如今才發現自己好像不太能忍受這樣的挫折……

「愛華,妳沒事吧?」

似乎是我兩眼無神用吸管喝水的模樣太過明顯,此時連平常不太會注意到這些的悠步都跑來關心我。

可能也是因為舞蹈一直都是她的弱項,而今天我犯的小錯比她更多,讓悠步很快就意識到我的狀況。

看著跟我一樣嬌小的她,那無懼一切的笑容如今卻被擔憂的神情所掩蓋,這讓我不禁感到一絲愧疚。

「沒事的,不用擔心。」

我不費吹灰之力地擠出微笑,雖然演技還沒有得到認可,但至少扮演無憂無慮的少女依舊是偶像的基本功夫。

想當然這不可能騙得過悠步,即使她再怎麼單純也能察覺到我的變化,但在我這麼說之後也沒有繼續追問的理由。

畢竟大家多多少少都有順利跟不順利的事情,在團體活動之外也慢慢有各自屬於個人的通告跟工作,大家都需要自己消化阻礙。

「那,等等我們一起去吃蛋糕吧!我們好久沒有在休息時間待在一起了。」

悠步叫住了智代梨跟怜,一臉期待地期望能收到肯定的答案。

雖然並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但我們目前已經沒辦法這麼自由地一起出沒在大眾場合了,對此智代梨也很快就做出回應。

「三枝小姐不會允許吧?」

「不問問看怎麼會知道,那麼就先這麼說定了!」

悠步毫不猶豫地將這件事情當成肯定的答案,或許她沒有太多意思,但的確讓我失去反覆回顧失敗的心情。

她現在愈來愈多在電視上出演綜藝節目的機會,那大而化之又天真的個性不斷吸引好評。

本來以唱歌能力當作賣點的伶,也開始慢慢接觸模特兒的工作讓更多人看見她纖細的好身材。

智代梨每周介紹家鄉的節目逐漸有了固定的觀眾,能夠宣傳自己家鄉似乎讓她非常投入,神色也一天比一天更好。

而組成團體之後就一直最被期待的我,如今正在嘗試三枝小姐替我安排的轉型,讓先前拍攝的廣告不會是我唯一的演出作品。

不過我也很清楚不是只有我遇到不順遂的事情,悠步也曾被評論為沒有內涵只有外表特別好看的女生、怜因為內向的性格在工作時被說不夠積極、智代梨也被認為成為主持人有些太過於破格……大家都遭遇了很多難以向他人說出口的不順心。

我一連串試鏡都宣告失敗的遭遇,她們肯定也都看在眼哩,但關切彼此卻不多嘴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默契。

「三枝小姐說可以耶!只要別離開公司太遠!」

「欸……真的假的?那我想去吃那間的甜點!」

悠步興奮地舉著手機告訴我們詢問完三枝小姐的結果,智代梨有些不敢置信地湊上去看訊息的真假,很快也跟著悠步一起感到興奮。

這個聚會大概是為了讓我轉換心情才這麼做的吧?知道悠步這麼做的理由,我放下了毛巾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先專注在練習跟未來的工作上。

雖然不確定自己再次被刷掉會不會感到失落,但至少我有了再嘗試幾次的勇氣。

「好了,女孩們都回來,等舞步熟了我們就加上唱歌的部分。」

「是!」

在老師的催促下我們很快就再次站定位置,剛剛一直沒有說話的怜此時在音樂播出前開了口。

她那內向而羞怯的性格依然如同個人的本質,但在我們面前已經能展現另一種姿態了。

「愛華,加油。」

開始前這一句默默的打氣,也讓我自然而然露出了笑容。

既然連怜都出聲關心我了,就更不能在這種地方上分神,畢竟個人的工作再怎麼多,只要大家都還是CYRA的成員,那麼團隊的成功永遠都是第一順位的事情。

不只是自己,能跟大家一起成為偶像……是最快樂的。

***

「結果跳舞跟唱歌一起來,果然還是好多失誤喔……」

「哈哈哈……」

悠步癱軟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整個人軟綿綿如同氣力放盡,不斷磨蹭又撒嬌地如同尋求安慰。

我也順著請求稍微摸摸她的頭頂,讓她明白大家在訓練之後都一樣疲憊。

不管累積了多少訓練,練習新歌的時候仍然會有從零開始的挫敗感,這次的難度以過去的單曲來說又算是比較高的,我們四個人因此累積了無數的小失誤,最會跳舞的智代梨也不免在突然忘詞之後影響舞蹈,發生了一連串的落拍。

「我才是最難堪的吧,還差點跌倒了。」

還在等待甜點的智代梨喝了一口茶,語氣平淡地說出自己剛才的失誤。

她雖然一直以來都是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但她不會將練習中不完美之處視為一種羞恥,總是能大方地調侃自己。

智代梨,真是精神堅強的孩子。

「我也是……這次的歌有點難……」

怜的樣子也有些失落,雖然舞步並沒有太多錯誤發生,但作為這一首歌的主要演唱者,考慮到她的歌喉寫了非常難唱的旋律給了怜。

這讓我不禁覺得,或許經紀公司跟三枝小姐正在積極安排讓我們慢慢脫離用外表當賣點的情況。

只不過這讓我想到三枝小姐曾說的,過去還沒正式出道就消逝的偶像團體……目前公司裡面以年輕少女組成的正統偶像團體,好像也就只有我們而已,可能想要讓我們有更成熟穩定的形象吧?

雖然我覺得以其他三個人的年紀來說,或許維持原本的方式也沒關係,但上面的決策也不是我們能夠參與的。

「您好,幫您送上甜點。」

當店員將甜點送上桌時,我們很快中斷了話題,並點頭向他致意。

這間咖啡廳是我們成名之前就常來的地方,又在經紀公司附近所以算是被默許可以不用偽裝進入的場所之一,其他藝人也偶爾會在這邊消費。

由於環境相對隱密,其他藝人也不時會來這裡,剛剛進門時就跟公司的同事恰好擦身而過而打了招呼。

只不過即使是如此,面對店員時我們還是避免展現出太多的情緒,並盡可能不要在這裡聊太多關於私事或工作的話題,避免透露太多身分。

一直以來這裡都是我們公司藝人為數不多的休息場所,老闆也盡可能替我們安排一個低調又安靜的空間,也算相輔相成吧?

當然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甜點非常地好吃。

「這個……好好吃。」

這個連怜都忍不住讚嘆的美味,便是我們在練習時就期盼不已的味道。

除了一開始就上桌的焦糖香草奶昔外,我還點了看起來非常精緻的藍莓巧克力蛋糕,而這點很快就被智代梨念了一句。

「愛華,妳也吃得太甜了吧?」

「我能吃這些的機會比妳們還少幾年啊,要趁還沒這麼容易胖的時候多吃才行。」

嘴巴上是這麼說,回家多用跑步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但我還是帶著一股想趁機對自己好一點的心情,一口將鬆軟的蛋糕放進嘴裡。

柔和甜美的甘納許很快就在舌尖融化,高甜度的蛋糕體配上藍莓內餡完美地中和了那強烈的甜味,即使有一絲罪惡感也無法掩蓋這一瞬間的幸福。

我告訴自己這些偶爾的放縱,是為了給我更多努力下去的動力,也是為了這一段時間來的各種努力做出小小的犒賞。

「真的好好吃喔……」

我幸福地揚起嘴角,或許是表現得太過老實,悠步一臉好奇地看著我表達也想嘗一口的心情。

我一點也沒有吝嗇的意思,就這麼將蛋糕的托盤往她那側推了一下,讓她也吃看看。

雖然今天的練習並沒有獲得太好的成果,但這小小的休閒時刻讓一切都變得值得,三枝小姐大概也是考慮到這點才放行吧?

最近是真的有點被繁忙的行程弄得喘不過氣,店內安靜的氣氛適度緩解了我們累積下來的壓力,久違的聚會也讓我們展露了毫無保留的真誠笑容。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我們都想趁來得及的時候享受那難得的美味,對不只有工作還有學業的她們更是如此。

跟隱瞞身分的我不同,她們在學校都是用真面目示人,生活更單純的另一方面,面臨的紛擾卻也比我更多、更沒有秘密。

「請問……可以幫我們簽名嗎?是CYRA對吧?」

幾乎是在盤子才剛被清空的瞬間,兩名年紀看起來比我們都更小的女孩拿著筆記本害羞地詢問,這讓我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感到尷尬。

這種情況本來就無法完全避免,但四個人一起在靜謐的咖啡廳裡面被這樣指認出來,我們幾乎是一起尷尬地往店員跟老闆的方向看了過去,深怕打擾到他們的生意。

雖然其他藝人也經常拜訪此地,但私人營業場所裡並不會經常遇見這麼大方的指認,多半都是偷偷拍攝幾張照片就過去了,對此我們也只能對於吸引歌迷做出這樣的事情而感到抱歉。

「嗯,可以喔。」

我們異口同聲地答應她們的請求,不管現在正在進行的私人活動怎樣被打擾,公開場合都盡量有禮貌答應簽名的請求,是替我們訂下的方針。

只要不是肢體接觸或留下影像的合照,簽名是屬於最基本的粉絲服務,我們也一直謹記著這件事。

在交換著小小的筆記本輪流簽名後,她們高興地說著有多麼喜歡我們,接著就雀躍地離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們面面相覷看著這樣的情景,最終在引起更大的騷動前,連飲料都還沒完全喝完就匆匆結帳離去了。

「看來這間店有陣子又不能來了。」

「沒辦法啊,偶爾還是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離去時悠步跟智代梨用遺憾的語氣說著,其實我們在路上經常會被認了出來,但絕大多數的人並沒會因此就這麼上前詢問身分,更不用說是在用餐或聚會的時候。

雖然並不是一個很完美的結束方式,但至少我們都吃到自己想吃的蛋糕了,也算是滿足了一個小小的願望。

「那麼我就回宿舍了,妳們呢?」

「哥哥等一下會來經紀公司接我。」

「我一樣搭電車回家,晚上要照顧弟弟跟妹妹。」

「那我跟怜一起等吧,我等怜上了車再叫車。」

各自散會之後,我陪著怜在經紀公司等待哥哥開車過來接她。

而在三枝小姐不在的情況下,今天我必須要自己叫公司配合的計程車回家。

我是唯一不被允許搭乘大眾運輸的人,在她無法接送的情況下都必須要搭計程車。

雖然經常覺得三枝小姐太過謹慎,但也不是不能明白她的考量,畢竟我身上有太多太多不能被發現的秘密。

「愛華,會覺得扮演另一個人……很辛苦嗎?」

「怜?」

坐在我身邊的怜突然毫無預兆地開口這麼問,讓我有些驚訝。

「有時候還是會啦……但扮演愛華是我自己選擇的。」

「嗯……」

「怎麼了嗎?」

怜難得地這樣關心我,我卻有些摸不著頭緒,她的雙瞳中彷彿充滿了好奇跟疑問。

「愛華有那種,不管什麼煩惱都可以傾訴的對象嗎?」

「我……」

我還來不及思考怜這個問題真正的涵義,腦海先浮現出來陽太的身影。

既然答案如此地明顯,我也沒有理由在怜的面前裝模作樣,便老實地答了出來。

「可能有吧?」

「我也會跟哥哥說很多話,多小的煩惱他們都會聽,那愛華的對象……肯定也是的。」

在怜跟我分開時,她最後留下的話語,讓我在回到家之前不斷反覆地咀嚼其中的意義。

甚至讓我有種錯覺,是否她早就猜到我說出口的那個人,在我心中帶有怎樣的地位。

她的這一席話遲遲無法從我的腦海裡散去,彷彿在鼓勵我將心中的挫折全部說出口,那情緒就像是被牽動一般,自然而然在回家時躲進了陽太的家中。

陽太察覺到我進門後抬頭看了一下我,隨後又專注在整理床單跟毛巾,看起來就像是飯店的服務一樣仔細。

雖然知道這時候不適合打擾他,卻還是耐不住寂寞湊到了他的身邊,並擅自躺在了大腿上。

「鞋子有擺好嗎?」

「嗯。」

如同一股讓我不要太邋遢的叮嚀,但就算再怎麼慵懶,我也不會隨便把鞋子亂擺,還是有乖乖放好才來撒嬌。

雖然已經決定要再繼續努力試鏡,那如魚骨頭般卡在胸口的煩悶感,並不會因為我的決心而消逝,只是在情緒轉換之後強硬地壓抑下來。

怜或許是知道我會有這樣的情緒,才特別多說了那幾句話,希望我可以將這個情緒完完全全傾洩出來。

我並沒有猶豫太久,深怕愈是忍耐就愈有可能錯過說出口的時機,便趁著氣氛還沒沉靜下來時趕緊將這些煩惱道出來。

「陽太……這陣子我試鏡了好多電視跟電影的角色。」

「然後呢?」

「全部……都被刷掉了,一個都沒有。」

我試著用輕描淡寫的方式來描述這個挫折,但再怎麼坦然對待,聲音中還是參雜著連我自己都聽得出來的苦悶。

陽太原本沒有停下的動作,卻也在這一句話後暫緩下來,將手中的毛巾摺好後便不再繼續,而是就這麼看著我的雙眼。

隨後他像是思考到了什麼事情般,將我的身體扶起並粗魯地將我抱到了大腿上,像哄小孩般將我側抱在懷裡。

「是要我安慰妳嗎?」

「不、不是啦……我只是想分享一下而已……」

陽太那面無表情的反應原本讓人有點生氣,我一開始也想否認這個意圖。

但隨著他輕拍著我的身體,如同小力地呵護並撫慰我時,我也無法再隱瞞自己的想法。

「唔……其實,是有一點點啦……」

「我不太會安慰人。」

「沒關係,這個我很清楚。」

看著陽太轉為困擾的神情,原本想訴苦的我反而露出了微笑,因為我一開始就不期待能得到太多的撫慰。

我伸出手摟住陽太的脖子,用離臉部更近的距離倚偎在他身上,表達我並不介意他不擅安慰的特點。

「我的大學跟科系都還不錯。」

「……我知道啊?」

接著陽太突然說了一些讓我搞不清楚的話語,我眨了眨眼望向他,他的學校不只是不錯,甚至可以說是全國數一數二的。

這些我一開始就知道了,但我卻不明白陽太此時說這些的理由。

「落榜的時候,也想過自己無法辦到。」

此刻我能感覺到,陽太抱著我的力道漸漸地變強了,這一刻只需要這僅僅一句話,我就從不明白變成了完全理解。

「但我最後還是有考上。」

我看著陽太的雙眼,此刻不小心露出了更明顯的笑容,更忍不住用臉頰蹭著那笨拙的他。

「陽太果然……真的很不會安慰人呢。」

「少囉唆……」

「嘿嘿,但我很開心喔,有跟陽太說真是太好了。」

我主動親了一下陽太的臉頰,誠心地感到有說出來是正確的選擇,我也在內心的小角落好好地感謝了怜的一席話。

「我一直覺得自己年紀最大,當初也是被期待最多的成員,應該要比其他人表現更好。但大家愈來愈好的時候,似乎我的瓶頸是最明顯的。」

我緊抱著陽太,將整個人縮在他的懷裡,刻意讓自己被抱得更徹底。

「其實……我也會有不知所措的時候,深怕自己不夠好。」

陽太沒有出聲,而是就這麼默默看著我,讓我把想說的話都先說完。

又或許是他知道自己不擅長安慰,就這麼選擇用傾聽來緩解我的壓力。

「我一直在努力練習唱歌跟跳舞,現在也想要把演技訓練到應有的水準……因為我跟其他專業的藝人比起來,太晚才接觸這些了。」

由於是經歷海選才成為藝人,不管是跟劇團出身還是從小就扮演童星的人相比,我的起步時間都晚得太多。

而長期跟實際上比自己年齡還小的人一起工作,不可能沒有感到壓力或恐懼。

「但妳還是成了知名的偶像,也被譽為建國以來最美的美少女。」

「嗚……幹嘛突然提這個我快要忘記的稱號啦……」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妳充滿自信的時候,比較吸引人。」

陽太的表情相當認真,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好像這些話是切切實實的真心話。

「……我還可以告訴妳,我工作實習的書面審查資料也全都被寄回來了。」

「咦?那陽太……沒事吧?」

「沒什麼,總會有人要的。」

「嗯,陽太好堅強。」

原本是要尋求安慰的我,此時在聽完陽太傾訴的話語後,變成反過來在撫摸陽太的頭頂給他安慰。

陽太不一定喜歡我這個舉動,但此刻我就是想刻意做這樣親密又充滿捉弄感的動作。

「那這樣的話,今天我們可以互相安慰對方呢。」

「怎樣安慰?」

「既然是佐佐木撫子跟八嶋陽太……還會有怎樣的安慰方式呢?」

我故意反問陽太,作為最適合我們的互動方式,不就只有那一種嗎?

正當我準備對著陽太的嘴唇吻下去時,我的公務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不想就這樣從懷抱中離開的我,便請陽太幫我把手機遞給我。

「唔……」

「怎麼了?」

「沒事,只是又一個落選通知罷了。」

原本還會讓我心情變差的通知,此時變得像毫無重量的文字般,一點都沒有影響到我的情緒。

「不過,我好像一點都不難過了。」

彷彿是在宣示自己的心情沒有起伏,我帶著高亢的心情吻了陽太一下,並用一貫毫無道理的話語說出此刻的盤算。

「我們可以比看看,是陽太的實習先錄取,還是我的試鏡先錄取?」

「……這有什麼好比的。」

「有啊,當然有……」

我再一次緊緊黏著陽太,並輕聲地用帶著嫵媚的語調說出進入纏綿前的最後一句話。

「先錄取的那個人,要好好疼愛對方,讓對方受傷的心靈完全被治癒才行喔……」

而這樣的賭注雖然沒有陽太口頭上的回應,但就在下一個吻開始的時候,我們都知道這個契約已經成立了。

那麼不管是誰先得到了好消息,我們都會期待那一刻趕快來臨的。






54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有煉銅/多P、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看著已經夕陽西下的窗外景色,此時響起的門鈴聲讓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這個時間點會來拜訪的人沒有其他人選。 我伸了個懶腰從書桌前起身,一點也不著急地把開房門,映入眼簾的便是帶著一頭烏黑秀髮,眼睛閃爍著寶藍色光芒的少女。 「嗨,人家來了。」 撫子身穿的深色毛衣外套裡頭是薄透的白色襯衫,有些短的百褶裙跟黑色大腿襪之間能看到些微的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明日菜,妳覺得喜歡上一個人會是怎樣的感覺?」 「唔……可能是會開始想著,十年後、二十年後自己在他身邊的畫面吧?」 「是嗎?果然好難懂喔……」 我穿著紮好的白襯衫跟百褶裙,在校園頂樓與另一名與我年齡相仿的女孩子對話。 我闡述著自己對於感情的大道理,臉不紅氣不喘地形容自己對於「喜歡」的想像。 她理著及肩短髮卻外貌無比秀麗,是個經常被男生圍繞著卻一直不明白他人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離開住了一年的公寓,看著離去時的街道景色,陣陣讓人感傷的酸澀感堵在鼻子裡面。 在從事偶像這個工作的前提下,住在隔壁是最容易私下見面的形式,而這個聯繫也會隨著搬家而徹底中斷。 只是先搬到三枝小姐家住,照常理來說不是這麼需要難過的事情,但對我個人而言搬家就如同失去與陽太唯一的接點。 而會演變成這個結果,原因不只是那個令人惱火的跟蹤狂,也有很大一部分得歸咎於自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