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4_失措的藏匿※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陽太,今天想要被親這裡。」

我推著自己還包裹著衣物的胸脯,示意不斷親吻我的陽太對我多做一些。

雖然這個過程早已經歷了許多次,每一次跟陽太的纏綿都讓我充滿了新意。

就像是永遠都不會感到厭煩,只想在愛撫的時候被陽太多疼愛一點。

「那妳稍微過來一點。」

「嗯……」

我聽從陽太的指示將原本躺在椅背上的身體往前挪動,並且稍微將手舉高讓陽太能將我身上的衣服脫下。

當手掌拂過腰際的肌膚時,我不小心發出了略微敏感的哆嗦。

那雙那人感到安心的大手,無論何時都會讓我產生莫名的快感。

「胸罩,幫我脫……」

我微微仰視望著陽太,用撒嬌的方式請求他再更徹底地服務我。

今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只是現在都很珍惜每一次跟陽太親密的時刻。

當陽太輕易解開我身後的排扣,明明應該是習以為常的景象卻讓我產生些許的害羞之情。

本來只充滿著情慾的情境,似乎在感情變得豐厚之後,有著愈來愈多的複雜感受。

「哈啊……」

當上半身變得赤裸後,陽太的舌尖很快就湊了上來,那略帶吸吮的輕舔一下子讓我喊出聲來。

從乳尖蔓延到全身的細微電流刺激著我,連綿不斷的顫抖不用太多言語就能表達我的快感。

「陽太……唔嗯……」

我下意識抓著陽太的後髮,他也順著這個動作將手臂繞到身後勾住我的腰身。

原本就是自己提出的想法,那躁動不安的胸口很快就被一連串發出細小水聲的吻給安撫下來。

強烈的舒暢跟愉悅取而代之,我那被滿足的慾望並沒有因此消釋,反而被每一個吻串聯起來而變得更濃烈。

我的喘息成了一種邀請,平凡無奇的午後有了這樣的情慾,相處的時光就會變得特別。

隨著陽太的吻愈來愈深入,吸吮的力道也慢慢變得強烈,我自然而然扭動起自己的下肢表達難耐的感覺。

我蹭上去的小腳示意自己想被更深入對待,陽太一感覺到我的期望,繼續吻著我的肌膚將下身的衣物也脫下。

「陽太,也脫嗎?」

「嗯……」

陽太彷彿在我詢問之前就確定了答案,低聲回應的聲音讓我的內心又湧出一股額外的興奮之情。

當他脫下襯衫時我不免產生了期待,看著他結實的肌肉慢慢顯現,我不禁已經開始想像起等一下會有多激烈的纏綿。

他寬厚的身軀很快就佔據了我大部分的視線,直到他將四角褲也脫下之後,才有別的事物搶走了我的注意力。

即使還沒有進入正題,好像每呼吸一次就會增加快感,喘息聲也比身體更快一步交織在了一起。

當陽太的手指沿著我的大腿向中心移動,他的視線好像在灼燒著我,那認真看著小穴的目光徹底勾起了我的渴望。

他那沉默卻深情的反應,總讓我覺得可以放下所有的煩惱,讓自己完全沉浸在一刻,沉浸在名為「陽太」的綠洲中。

陽太慢慢分開我的大腿,將探索過無數次的雙手摸索我的敏感處。

他的觸碰溫柔又堅定,指尖輕撫過內側的敏感區域時,一陣愉悅的顫抖從下身蔓延上來。

接著在陰戶的頂部輕輕戳弄又畫圈,等到我抿著唇期待不已時,才開始挑逗我的陰蒂,讓我高興地呻吟出來。

而此時仍然沒有停下的胸部吸吮,就像是一直記得我最初的請求,在我出聲拒絕之前都不會停止。

「陽太……乳頭好像、太……」

正當我準備出聲請求他換個地方進攻時,一個足以打斷我們的細微聲響從沙發的另一角傳來。

擱置在沙發角落的手機發出了震動的聲響,嗡嗡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瞬間從陽太深入的愛撫中抽離開來。

但如同無視自己手機正在震動的事實,陽太在短短的停頓後又繼續他的攻勢。

雖然我的話還沒完全說出口,但他似乎已經明白我的乳頭太過敏感而想要稍作休息的請求,將停下的雙唇轉而親吻我的嘴。

「唔……」

這個吻就像是堵住我的疑惑,知道我再過一下子就會開口詢問他要不要先接起電話。

而這一記深吻的效果也很明確,在愛液不斷透過愛撫分泌出來時,追加的親吻奪走了我的意識,那個震動聲彷彿消逝在唾液的交纏裡。

聽覺依舊有一部分被震動的聲音所佔據,但我的集中力已經全部放在每一個吻所發出的水聲上。

「撫子……」

陽太輕聲喊著我的名字,彷彿這一切都變得無比自然。

我想不起來一開始不太喊我名字,只有準備射進來才會這麼叫的陽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會這麼自然地叫我了。

我嘴裡發出的輕柔呻吟如同回應著她,陽太也開始關注起會讓我高興地弓起身子、高聲喘息的私密之處。

當指尖緩緩深入時,我渾身發燙的感受馬上對他的摸索產生反應,想要他快點觸摸到我最渴望的位置。

「那裡……再裡面一點……」

震動聲在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停下,再也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打擾我跟陽太的聯繫。

我的身體很快就發出了熱情又平靜的訴求,明明不是戀人的我們,卻比任何人都了解彼此的願望跟祕密。

「啊、啊嗚……哈啊!」

我的呼吸隨著陽太的挑逗變得不穩定,下半身隨著愈來愈強烈的快感而期待著更多,每到了這個時刻意識就會跟不上自己的感官,直到陽太願意給我喘口氣的時間。

但如果陽太沒有打算停下來,那麼這股快感就會一直往上累積,直到超過了不得不釋放的界線。

而今天他似乎比往常更溫柔一些,對我的挑逗沒這麼激烈,等到我快要發出求饒的呻吟前,在我最濕潤不堪的時候抽出了手指觀察我留下的愛液。

「還是一樣濕。」

「嗯,都是為了迎接陽太……才這麼濕的喔。」

我用微弱的聲音說出略帶私心的想法,而我相信陽太也早已到了忍耐極限的邊緣。

「所以,陽太……快點……」

我伸出手撫摸已經迫不及待湊上來的性器,主動將它放到了穴口,讓陽太只要挺動腰身就能好好插進來。

即使不用言語去形容,也能明白那一下子就沾上陰莖前緣的蜜液,使得彼此的潤滑有多充足。

陽太就這樣輕柔又深情地將我壓在沙發上,仰躺著開放一切讓他好好地深入,準備迎來快樂的結合。

「唔、哈嗚!」

進入的瞬間好像肺部的空氣都被擠了出來,全身都發出漣漪跟共鳴,好像隨時都會達到極限。

我的呻吟中帶有陽太的名字,既滿足又令人恍惚,赤裸的肢體完全糾纏在了一起讓彼此的身材差異變得更加明顯。

失去了衣物的掩飾,自己的嬌小表露無遺,眼角餘光中的性器對比也刺激著我的視覺。

我可以看見自己的愛液不斷被勾出,才反覆抽插了幾次,陽太的肉棒就已經全部泛著迷人的水光,那全部都是來自於我的興奮。

「好喜歡……喜歡、陽太插我……」

我反覆喊著誠摯的感想,拋下了除了撫子以外的身分。

子宮被擠壓的刺激與一開始插入前就飽滿的愛慾聯繫在一起,此時我的顫抖明顯到連小腹都產生了晃動。

隨著陽太的節奏加快,我的身體逐漸陷入在快感裡,在交合的水聲響起時,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迎來極致的高潮。

我可以明白我的內壁在強烈收縮著,緊附著陽太的一切,貪心地貼合他的每一寸,愈是被撐得緊緊的,那被填滿的滿足感就愈強烈。

每一次的抽插都讓我微微拱起,彷彿宣告著我的內部充滿了陽太的力量,也讓我的呻吟變得更加響亮。

我泛紅而冒汗的臉頰成了最直接的表達,微微張開的嘴唇也不再說出任何話語,只是嬌媚的聲音就足以說明一切。

此時陽太的手機又再一次發出了震動的聲響,但我跟他都沒有打算停下,這一次是我主動伸出了手環繞他的身體,迫切地希望他更用力地插進來。

這個舉動就像是在宣示我跟陽太之間不會被外界的任何事物所干擾,沉浸在交配的歡愉之中。

雖然手機不斷震動著,但我只想專心享受跟陽太的結合,也想要讓陽太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直到我們都完全滿足為止。

我的手輕輕勾勒著陽太的脖子跟背部,感受著除了肉棒之外也足以使我興奮的肌膚跟體溫,這種額外的身體接觸使我更加投入。

我也想用更徹底的方式讓陽太明白我的情慾,將這一刻的快樂持續放大到他射精為止。

我的身體不斷冒著汗水,彷彿肌膚變得比陽太還濕潤,更開始不顧已經開始抽搐的下肢,盡可能讓陽太更進一步駐進我的體內。

這一次我沒有像過去那樣請求陽太射精,也沒有要讓他說出什麼話來當作一個契機。

我想要讓這一次的做愛變成一種默契的實現,就像之前我對陽太說過的,隨時能在我準備好的時候射在裡面。

「撫子……」

當陽太再次喊了出聲時,我知道這一刻要來了。

在最後一刻之前,我的呻吟都好像是在懇求陽太。

即使沒有更多的話語,在陽太抵住深處迫使我發出高聲的驚呼時,也能徹底明白陽太就這麼射精進來,如同一瞬間填滿了我為他留下的空間。

不管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子宮在這瞬間被陽太完全填滿,所有的慾望也在這一刻得到滿足。

我的雙瞳睜得有些大,彷彿每一次的體內射精都像是新奇的事物,那股強烈的暖意讓我陷入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幸福中。

僅僅只是這短短的幾秒,身上所有的緊繃都釋放了出來,只剩下一種說不出的舒暢。

「陽太,有射很多嗎?」

「或許吧。」

「可是完全沒軟下來耶,是不是還想要?」

我笑著撫摸陽太的臉頰,我知道今天的他還沒完全滿足。

他偶爾會像這樣,即使射了還是一臉充滿慾望的表情,好像填滿我還不夠,要讓我完全裝不下才會罷休。

我很清楚陽太的想法,也覺得今天還有不少餘力去配合他,便再一次放鬆了身體。

「那陽太要直接繼續嗎?再做第二次……」

「嗯。」

陽太直接迎擊我的挑逗,就這麼維持著插入的狀態將我抱起,就這麼面對面坐在沙發上。

我坐著陽太的大腿,準備再一次親吻他將稍微冷卻的愛意重新燃起。

然而已經響了兩次的手機,這一次再度劃破了只有呼吸聲的寧靜。

這次終究還是無法無視那個看似急迫的傳喚,我稍微垂下眼眉盯著在一旁被冷落許久的手機。

「陽太,還是接一下吧?」

「……大概又是推銷之類的。」

「或許吧……但我會等你,你就先接嘛。」

陽太皺起了眉頭,看似非常不甘願地伸手抓起手機接通,而那似乎隨時都打算中斷對話的態度極為明顯,這時空出的手不但摟著我,性器也仍埋在我的深處不願離開。

好像覺得就算我留在他腿上也沒關係,但他看見來電的名字後露出了更加複雜的表情,原本扣住我的手也緩緩地鬆開。

雖然沒有要馬上分開的意思,但我也不敢隨便打擾陽太的通話,就這麼靜靜地靠在他的懷裡等待。

「喂?……在家啊……要做什麼?」

陽太的語氣就像是面對熟人般毫無禮節,由於跟陽太的距離還非常近,我能隱約聽見電話的另一頭是一名年輕女性的聲音。

「等等……妳說什麼?」

在電話中的聲音又說了幾句話後,陽太的臉色突然變得面色鐵青,原本還深深埋在體內的性器也突然沒了精神。

「不、妳不要別自己決定……喂!」

陽太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著急,似乎也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被掛斷了電話。

一臉迷惘的樣子持續了數秒鐘,還仰起臉帶著極為困擾的情緒,隨後才回過神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姊突然說要來家裡。」

「咦咦———!?那我快點離開……」

「不、她說已經在等電梯了……」

聽見如此糟糕的情況,原本的興致一瞬間全部消失,我也驚訝地從陽太的身上跳起。

正當我急忙收起衣服並說出要離開時,陽太卻告知了更糟糕的事實。

如果陽太的姊姊已經在等電梯了,那麼我離開他家的瞬間可能會直接被看到。

「唔、唔唔……等一下啦,那我該怎麼辦……」

「抱歉,只能……唔,妳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對於產生這個下場,陽太的神情充滿了極大的愧疚感,連眼神都在訴說對不起。

但此刻除了避免被發現之外,我一點都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只能急急忙忙到處收集散落的衣物。

「呀啊啊——!?精液滴到地板了啦!」

「妳先拿衣服,地板等一下我清。」

「好、好啦……衣服、衣服……還有包包!」

我抓了所有散落在客廳各處能想起的東西,接著在準備找地方藏起來的時候注意到了意外的盲點。

而陽太也趁這個時候趕緊把衣服穿上,讓自己看起來至少像是獨自在家的模樣。

「鞋子!鞋子不能忘了!」

那擺在玄關整整齊齊的高跟涼鞋,完全述說著陽太家裡有其他人存在,我連穿衣服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狼狽地撿起鞋子。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電鈴響了起來,如果沒有大門的隔絕,陽太姊姊跟我的距離也就幾公尺而已。

「等一下!」

陽太知道門外的人是誰,喊了一聲之後繼續幫我善後,並用眼神示意我快點躲起來。

由於陽太房間我已經進去過無數次,我知道陽太的木製衣櫃裡面相當空曠,除了幾件掛起來的襯衫跟外套外,底部只有一些不常用的物品。

最終在眼神交流下,我就帶著包包、鞋子跟衣服藏了起來並稍微清出自己能待的位置,讓自己驚魂未定的呼吸聲快點安定下來。

「來了!」

第二次的門鈴響起後,陽太似乎也準備好了,他的聲音再一次從客廳傳來。

此時我才發現,陽太房間跟客廳之間幾乎毫無隔音可言。

「啊,忘記關房間的門了啦……」




我有些懊悔地看著從木櫃的隙縫透進來的光線,感嘆自己急急忙忙之間還是有一些疏漏。

雖然期待陽太等等能幫我關上門,但說不定這個刻意的舉動反而會引起懷疑。

正常來說自己躲在這樣的地方應該是不會被發現的,只要好好安靜等待陽太的姊姊離去就可以了。

「總感覺這個情景似曾相識。」

我嘆了一口氣,回想起當初被三枝小姐發現的情景。

雖然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就要背負這樣的風險,可是遇上時總是比原本預想得更加緊張。

「嗚……流出來了……」

我伸手試著阻擋還在流出來的精液,第一次在內心埋怨陽太射得太多。

我幾乎是發出難堪的苦笑,全裸拿著衣服躲在鄰居家衣櫃的現役偶像……光是用文字形容就荒誕得無比。

由於也沒有辦法拿東西擦拭,最終我放棄了這一切,任由私處流淌著陽太的白漿,乖乖坐著等待這一切過去。

「真是的,電話不接,還讓我在門外等這麼久……你剛剛是在睡覺嗎?」

「沒什麼……妳突然來這裡幹嘛?」

「我工作經過這附近,想說買個甜點順便來看看你過得如何。而且才不是突然呢,是陽太你一直不接電話。」

我聆聽著客廳傳來的對話,那毫無距離感的話語完全是親情的證明。

想到自己曾經懷疑過她是陽太的新對象,現在實在對那時的想法感到羞愧。

「這家的蛋糕很好吃喔,你應該還沒跟你的小女友分手吧?」

「就說了不是,別想太多。」

「看你那樣子……表示還有在相處嘛,那你就跟她一起吃吧,記得說是我的心意喔。」

好強……該說真不愧是陽太的姊姊嗎?

用聽的就能明白陽太的氣勢完全被壓了下來,行雲流水的嘮叨讓他一點招架能力都沒有。

「那……企業實習的進展怎麼樣?」

「還沒確定下來。」

「這樣子嗎?那就慢慢來吧,真的有需要的話……家裡的公司也是一個選擇。」

「……我還是想先自己試試。」

接下來話題變得有些沉重,即使我努力讓自己分心也沒有用,多多少能聽見陽太沒對我說過的現況。

「只要你願意回來,家裡還是會幫你留個位置。」

「我知道……」

「不過……我相信你這麼優秀,肯定很快就會有好消息的。」

「不……優秀什麼的……」

為了避免聽得太多而讓自己顯得尷尬,我安靜地整理起我拿進來的東西,想說至少把衣服套上。

內衣沒這麼方便穿上,要是動作太大可能就會發出聲響,但為了萬一還是想先將內褲穿上,所以我開始翻找手上的東西尋找它。

但這一刻我卻突然後悔自己的舉動,在內心暗自喊著不妙。

「內、內褲不在這裡……欸欸欸……」

我急急忙忙尋找,祈求只是自己不小心脫手而藏在陰影中,但無論我怎麼獨自翻找都沒有見到它的蹤跡。

我努力回想剛才的一切,才愈來愈確定我沒有將陽太隨手扔到一旁的內褲撿起來。

我努力祈禱陽太的姊姊不要注意到,不管內褲是落在沙發上還是地板上被看見,都是超級無敵糟糕的結局。

「我等等就要回去了……還是聊點輕鬆的吧,你的小女友是怎樣的人啊?」

「為什麼非得現在問這個?」

「因為你在電話裡都不跟我說啊,想說面對面你比較願意告訴我。」

「才不會。」

「太小氣了吧……聊一下也好吧,你以前對女孩子可沒這麼保護耶。」

前一刻還覺得偷聽不太好,此時卻讓我不禁豎直了耳朵。

不管是陽太那令人好奇的過去,還是他會怎麼回答姊姊的疑問,兩個因素都讓我即使帶有罪惡感也想一五一十地聽進去。

「那我換個方式問好了,她是高的還是矮的?」

「……矮吧。」

「啊,感覺不是很意外呢……應該不是很糟糕的年紀吧?」

「已經成年了啦……」

「好啦好啦……那她長得好看嗎?個性怎樣麼樣?多說一點給我聽嘛。」

「呃……我不知道,別再問了。」

陽太姊姊的聲音表現出激動的心情,陽太也在盡可能不要透露太多資訊。

「妳到底想問什麼……」

「可以的話我想知道全部啊,畢竟……她似乎讓你改變了很多,我很想知道這麼照顧我弟弟的人,會是怎樣的女孩子。」

「……」

姊姊的這一席話換來陽太的沉默,但我好像可以明白這個無聲的回應,並不是因為被窺探私生活而產生的尷尬。

好像有著另一種更難形容的感情……是陽太不能輕易說出口的答案。

「不過看你那表情,看來是一點都不用擔心了。」

這個沉默沒有持續太久,陽太的姊姊突然用著釋懷的語氣說話,蘊含著顯而易聞的親情。

「……可是你的客廳有點亂耶,這不太像你會有的邋遢……咦?等一下,陽太……這是……女孩子的內褲?」

「啊……」

幾乎是同一時間,我跟陽太發出了一模一樣的驚聲。

再一次迎來沉默的同時,我相當清楚這跟上一刻的沉默是截然不同的事物。

「原來如此……所以才沒接電話嗎?」

「……妳臉上那笑容是怎樣?」

「沒事、沒事啦……那個……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沒這回事,妳別擅自亂想。」

「抱歉抱歉,姊姊我這就離開……」

「就說了不是這樣,喂……」

陽太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急,在這之後陽太姊姊的話語聲突然變得很細碎,讓躲在衣櫃裡的我無法聽清楚,如同知道這個空間不只他們姊弟兩人而刻意壓低聲量……

這讓我更加不敢輕舉妄動,瑟縮在衣櫃裡慢慢等待所有雜音消失,直到確定陽太的姊姊離開。

關門聲響起後不久,衣櫃被緩緩打開,映入眼簾的是陽太嘆著氣的模樣,一臉尷尬的虧欠模樣。

而我在衣櫃角落抓著衣服裸身,私處還仍在滑落體液的體液,看見陽太出現終於放下心來,但聲音不免帶有徬徨。

「陽太……對不起,弄髒衣櫃了。」

「無所謂……擦一擦就好了。」

「嗯……」

我緩緩從衣櫃裡面爬出來,將隨身物品放在了床上。

我們經歷了一小段尷尬的時間,陽太才緩緩伸手將被他姊姊發現的內褲遞給我,開口劃破沉默。

「抱歉,我沒想到會變這樣。」

「沒關係啦……哈哈哈……」

看著這麼狼狽的自己,雖然在嘴巴上逞強,但在接過內褲的時候還是不免發出了乾笑。

「要洗澡嗎?」

「嗯,幫我洗……」

陽太幾度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開口詢問,而我也點頭拿著因為很早就脫下而沒弄髒的衣物進到浴室。

原本還說好要再做的,但如今我們都沒有那個心情了,心中仍然還有些驚魂未定。

洗澡的時候陽太一臉覺得我好像受委屈的表情,我也只能反過來安撫他的心情。

「之後有電話還是乖乖接吧。」

「嗯。」

或許是作為一個性行為的代替,我讓陽太難得地幫我洗頭,讓他細心地按摩頭皮。

我閉上眼睛享受這個獨特的瞬間,但也覺得陽太的愧疚感太過於強烈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溫柔,又或者是我自己撒嬌爭取來的,那我可能會更加投入在這個時間裡。

「陽太,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了。」

我往前一步伸手幫自己搓洗頭髮,並告訴陽太不必帶著這種心情對我。

「這跟三枝小姐發現的那天很像,那天也是我給陽太很多困擾。」

我一邊沖洗著頭髮,一邊用水聲也掩蓋不了的音量繼續跟陽太說話。

「而且今天都是陽太在善後,我也沒有被陽太的姊姊發現……雖然還是覺得有一點丟臉,但我沒有這麼在意喔。」

這或許是對陽太來說一個能讓他鬆口氣的訊號,當我洗完頭望向他的時候看起來不像起初這麼彆扭,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肩膀沒這麼沉重。

「我們就快點忘記剛才的尷尬,回到平常的自己吧?畢竟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結果也不算太差。」

陽太點了點頭,表示我們對於發生的一切有了共識。

不過如果陽太還是想對我好一點的話,我的確有件事情要讓他幫忙。

「等等回到客廳,我想要陽太幫我吹頭髮……不是什麼補償,只是我想要陽太幫我吹。」

***

「可以了嗎?」

「嗯,應該差不多了。謝謝你。」

穿上來時的衣服,雖然全身都沒有怎麼弄髒,但看到剛才的內褲就會想起今天的一切,我最終還是換上了新的一件。

頭髮也在陽太細心照料下乾得差不多了,我也就笑著在他放下吹風機後靠近懷裡。

而我的眼神一直注視著陽太桌上的蛋糕,那似乎是他姊姊買來的。

「陽太,蛋糕要先冰起來嗎?」

「……不,先吃一些吧。」

陽太起身將盒子從紙袋裡拿出,原本以為是一塊完整的蛋糕,沒想到卻是兩份不同口味的小蛋糕。

如果想到他姊姊剛才說的那些話,這就分別是陽太跟那位女友的份吧?

然而我還沒有深思這句話語的涵義,陽太就這樣去廚房拿了兩把叉子,將其中一支遞給了我。

「妳要吃哪一種口味?」

「欸……」

接過叉子的時候我有一點點不知所措,但還是很快回過神來,挑選了比較沒有負擔的水果口味。

畢竟上次去咖啡廳,好像真的有點太過放縱了……

雖然跟姊姊想像中的關係不太一樣,我也只能認為這個蛋糕是為了待在這個家裡的我所買的,最終我還是戳下了叉子將蛋糕放入嘴裡。

「好好吃……」

「嗯。」

陽太也跟著我吃了一口,但隨後像是感覺到什麼一般又放下了叉子。

我看著他突然起身前往廚房,用茶包泡了兩杯熱茶放在蛋糕的旁邊。

我笑出來感謝陽太細心的同時,看著已經缺了一角的蛋糕,略帶好奇地向陽太提出疑惑。

「陽太姊姊最後離開時,有說什麼特別的嗎?」

「……沒什麼。」

「是嗎?」

我喝了一口熱茶化解嘴裡的甜味,看陽太沒有意願告訴我的樣子,也就沒有想要繼續追問了。

我本來想說就這樣用品嚐美食來度過沉默,陽太卻在我沒有預期的情況下再次開口。

「她只是說,有機會想見一下那個常常來這裡的女孩子。」

我詫異地看著陽太,沒想到他最終還是選擇告訴我。

我睜大眼睛吞下嘴裡的蛋糕,遲遲無法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回應方法。

看著漸漸減少的食物,我的心中的確也有些遺憾。

這麼重要的心意,我卻一點都沒有辦法做出回應,必須要隱瞞這段關係跟自己的身分。

不希望一點表示都沒有,我最終還是對陽太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就麻煩陽太轉告她,謝謝她的蛋糕……很好吃……」

「嗯。」

「有機會……真想當面謝謝她……」

陽太沒有對我的遺憾作出回答,就這樣默默地陪著我把蛋糕吃完然後將餐具洗乾淨。

這一天我一直依偎在陽太身旁,雖然沒有更深的纏綿,卻也因為一個意外有了更多的理解。

而這個本來只是一個感謝她心意的回饋,我此時卻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有另一個意思。

不管是用什麼形式跟陽太的姊姊介紹自己,都會是變相地告訴她……那天跟陽太做愛到一半,落下內褲被發現的女孩子,就是我……





1,64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兩難的抉擇_番外篇(2)※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建議先看過 兩難的抉擇_番外篇(1)※ . . 「她要我們仔細看十秒耶,啊……在倒數了……」 「等等一定會有恐怖的東西跳出來,這很老套。」 「還說要盯著那個符號……不要啦……」 「別看就好了啊。」 開場那平穩而低沉的旁白讓我跟陽太一下子就被牽著走,而陽太那自以為是的結論並沒有成真,而是持續緩慢又深沉的劇情鋪陳。 我不時會回頭偷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