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5_傾倒的天平※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我睜開了眼睛,對睡夢中的我來說有些震耳欲聾的鬧鐘,讓我不得不清醒過來。

我看著明明不是自己的房間卻熟悉無比的天花板,那股從未變過的安心感就完全浮現出來。

我想起了陽太昨天看著我的眼神,還有那不斷撫摸著我的雙手,更不用說綿密又漫長的深入愛撫。

比起讓兩個人都滿足,陽太昨天更專注在單方面撫慰我。

明明全程我都得舒服得快要沒意識了,我卻一點都沒有昨天有做愛的記憶。

而身體沒什麼事後的疲憊感,小穴好像也沒有被陽太欺負過的跡象,甚至內褲還穿得好好的,這對我來說是有點新鮮的體驗。

我關閉手機的鬧鐘環顧四週,不但床上只有我一個人,陽太的身影也不在房間內的任何地方。

看到自己的衣服還有內衣整齊地放在茶几上,好像在等我起床的那一刻就可以重新穿上。

「陽太……起床很久了嗎?」

我揉了揉眼睛,自從開始試鏡一直不順利後,這兩周都變得沒這麼繁忙。

沒什麼定力的我,就這樣回到了經常在經陽太家過夜的生活。

就像是在彌補失去的工作重心,我膩在這邊的時間也變得愈來愈多。

除此之外,由於三枝小姐叫我先遠離官方的社群帳號,除了偶爾自搜之外我也沒什麼需要花時間處理的瑣事。

這個工作跟訓練的循環流程跟一年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是現在身邊多了陽太。

前幾天陽太告訴我,他終於順利地通過面試,對我來說也是件值得替他開心的事情。

我本來以為自己會因此感到消沉,甚至是覺得表現沒有被認可,但意外地一點都不會想要產生想跟陽太比較的心態。

昨天也是完成我們約定的日子,先有好消息的人要好好地撫慰另一方,陽太也用盡一切完成了這個約定。

或許是陽太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吧?我腦海裡還存在許多他昨天溫柔對待我的方式。

我笑著看著鏡子中一臉滿足的自己,默默拿起衣服穿上,並順便看了一下現在的時間。

「我記得陽太有說他今天要去實習的地方做社內參觀跟說明……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出門了?」

我帶著一絲好奇打開房門,想說如果陽太已經出門了就自己默默回家。

但來到客廳時,一個讓我驚豔的景象,幾乎是讓我目光完全無法離開的畫面。

「陽……太……?」

我幾乎是訝然地說不出話來,陽太那高大的身材穿上合身的西裝,那確認儀容的模樣讓我目不轉睛。

陽太本來就長得非常好看,但眼前所見到的卻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期。

他就站在那裡穿著一身簡潔的黑色西裝,即使看得出來並非是訂做的,身板也足以撐得起整件衣服的剪裁。

由於看起來是全新的套裝,衣領整齊地立在領口上,褲管的明顯折線也襯托著筆直的線條。

那以往蓬鬆的淡色捲髮向後梳著,雙瞳跟平常冷淡的模樣相比,顯得明亮又充滿朝氣。

而當我忍不住前靠上幾步的時候,陽太先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而轉過頭來。

「妳醒了?」

「嗯……」

就在陽太轉過身面對我時,我的視線不由得往他胸口看去。

在素色的領帶上,靠近胸口的位置夾了一個顏色相對明亮的領帶夾。

這瞬間我砰然心動,因為我絕對不可能會忘記自己送出去的生日禮物。

本來是想說哪天陽太畢業之後可以用上,如今卻比想像中更早還見到他使用這個禮物的模樣。

「陽太,那是我送給你的……」

「……剛好用得上。」

陽太沒有否認,又稍微調整了一下領口的位置,似乎想再做最後的確認。

我的腦海裡出現了女孩子幫男生調整領帶的畫面,並將自己跟陽太的身影代入進去。

但很可惜的是陽太並沒有給我這樣的機會,也不覺得自己會比他打得更好。

總覺得他看起來非常習慣穿上這樣的衣服,即使我這段時間,印象中全部都是穿著短褲或休閒裝的樣子。

看到他盛裝打扮的模樣,不僅沒有不習慣的感覺,還覺得這是他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帥氣的打扮。

啊……不過真的要比較,或許在演唱會認真打工的陽太,那氣質還是最無法取代的。

「要出門了?」

「差不多了,隨時可以出發。」

我隨口詢問,試著再讓陽太身影多透過雙眼記在自己腦裡。

陽太也在我問了之後看了一下時間,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

「應該會出門一段時間吧?」

「表定是一整天,應該晚上才會回來。」

我點點頭,陽太的目光擾過我的臉接著又移開視線。

我的心跳還是非常快速,想著昨天雖然滿足但不夠徹底的過程,我有些話急著想說出口。

但考慮到陽太現在的身分,我硬是將慾望的話語吞了回去,避免自己提出親密行為的邀請,可不能把陽太的衣服給弄皺了。

「那我來做晚飯吧,慶祝……就慶祝陽太有美好的一天。」

「都可以……」

陽太就這麼自然地離開了,也沒有留下什麼特別的叮嚀,彷彿就這麼讓任我待在他的家裡。

原本還有些熱鬧的客廳如今又顯得空蕩蕩的,我的心中全部都是他最後離去時的高大身影。

「我也先回家吧。」

我將手指抵在下頷思考今天的行程,由於陽太還要不少時間才會回來,我也不想就這麼賴在他家裡面。

即使今天剛好是空出來也不能這麼怠惰,上午先用跑步機跑個幾公里,再做一些基礎的有氧訓練……之後洗個澡,接著出門買替陽太做晚飯的材料––就這麼安排吧。

我懷著希望陽太一切順利的心情回到家裡,本來以為會是個平靜的早晨,三枝小姐卻恰好在我跑步的時候打電話來。

我並沒有就這麼停下,而是邊跑邊接通了電話,此時她應該能聽得出來我的喘息聲。

「喂……三枝小姐?怎麼了嗎?」

「我有些事情要通知妳……妳怎麼聽起來這麼喘?」

「我在跑步啊,怎麼了啦?」

「妳應該不是跟妳男友待在一起吧,如果是這樣妳先停一下。」

「怎麼可能啦!這可是性騷擾喔,三枝小姐……」

我的反駁引來了片刻的沉默,她沒有馬上附和這讓我有點尷尬。

「沒想到我也會有被妳說性騷擾的那天,拜託我買情趣用品的橘愛華小姐。」

「唔……這一碼歸一碼啦,三枝小姐妳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哦,其實這本來是可以用訊息通知妳的,但我覺得應該親口跟妳說比較好。」

聽到這邊我放慢了腳步從跑步機下來,好奇地靜靜聆聽三枝小姐想說什麼。

「之前妳試鏡的那個校園劇,雖然他們選了其他人來演,但製作人告訴我有個更適合妳的角色。」

「咦……這意思是說?」

「可以說是半內定吧,他們請我們參加兩天後的另一次配角試鏡。」

「欸欸欸……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但畢竟還沒完全確定,妳還是得有正常表現才行,如果那天有比妳更適合的人選突然冒出來,一樣還是得把工作讓出去。」

三枝小姐的語氣非常地冷靜,好像從收到消息開始就確定我能有好表現。

但就算只是轉告有這樣的機會,我仍然心臟怦怦地跳,甚至比跑步時更加快速。

「總之,我打來只是想直接告知妳這件事,這兩天就好好調整心態吧。」

「好……好的!」

沒有多餘的寒暄,三枝小姐真的只是為了告知我這件事才打電話來。

看著已經結束的通話畫面,我還是難以壓抑開心的心情。

雖然並不是正式的錄取,卻依然代表著某種程度的認可,這幾乎讓我萌生了無與倫比的動力。

由於本來應該完成的訓練還有不少,重新踏上跑步機感覺身體反而比一開始更加輕盈。

如此一來或許需要犒賞的人不只陽太,還多了一個理由讓我也一起享受這一天的晚餐。

本來想說隨意做個晚餐就好了,看來得去超市稍微採購一番了。

洗澡換了衣服之後,我來到有段時間沒來的超市,下午這個時間有蠻多東西可以挑選的。

雖然已經有想吃得好一點的想法,但到底要做什麼還沒有明確的頭緒,只能隨便逛逛尋找有興趣的了。

比起日常容易看到的料理,總覺得想挑一些更有儀式感的食物。

「該買什麼好呢……」

在隨意逛過蔬果區之後來到賣生鮮的地方,馬上就看到了吸引我的食材。

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決定要買什麼的情況下,看到牛排就讓我馬上下定了決心。

「就是這個了!」

想到陽太今天早上穿上的西裝,我的腦海裡馬上浮現他拿著刀叉用餐的身影。

雖然並非是自己擅長的料理,但做出七分樣我還是辦得到的。

而考慮到只會做這一次本來是想買現成的醬料,但想想這麼特別的場合還是從頭開始做吧。

「陽太的味覺這麼小朋友,就做蘑菇醬吧。」

我開心地拿了兩塊密封好的牛排到購物籃裡,接著就回到蔬果區挑選配菜跟醬料用的菜。

在確定好主食是牛排之後,整套晚餐的食譜馬上就順勢跳了出來,牛排配蘑菇醬,再配個馬鈴薯泥跟花椰菜,之後用剩下的蔬菜做個簡單的湯。

對於自己的安排感到十分滿意,藏在口罩下的表情笑嘻嘻地,只有我能明白這個得意的喜悅來自何處。

「……嗯?」

然而就在結帳前,一個讓我不自覺回頭的感覺油然而生。

但當我回望身後熙來攘往的主婦們,卻又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股異狀很快就從我的身體中散去,直到回到家中都沒有再產生。

回到家裡之後我再次調整了妝容,明明只是做個晚餐我依然好好打扮了一下。

因為不只是與陽太一起吃晚餐,更重要的是那個獨特的氣氛。

看著依舊沒得到回應的訊息,我猜想陽太應該還沒有忙完。

起初還有點擔心還沒被社會摧殘過的陽太會不會感到疲憊,但想到陽太在演唱會準備時來回奔波的模樣,我想應該是不用替他害怕才對。

想著很快就可以更仔細看著穿西裝的他,我帶著雀躍的心情拿起晚餐的材料前往隔壁。

我用已經自然到不行的舉動打開門鎖,再用當來到自己家的態度進到了玄關。

「打擾了……」

但或許是從小養成的禮儀使然,進到空無一人的家門時我還是自然而然發出喊聲。

我看了時鐘,不確定陽太會什麼時候回來,我便先準備起可以先製作的餐點。

除了牛排要現煎之外,其他都是可以先做好放著,有需要加熱的再現場加熱就可以了。

我先把牛排放進了冰箱裡,將胡蘿蔔、洋蔥、馬鈴薯都小心翼翼削完皮之後,取出需要做醬汁跟配菜的量,剩下的全部拿去乾炒,隨後在表面上色後加水燉煮。

雖然有一些脂肪會更好,但作為獨居在外面的人來說,這部分用調味料跟高湯粉代替就可以了。

在煮湯的同時我也把馬鈴薯放在鹽水裡煮熟,趁熱騰騰的時候放在碗裡全部搗成泥,加入鹽跟胡椒並拌入奶油,最後再偷偷加入一些炒過的蘑菇增加鮮味。

雖然家常口味的話加美乃滋會更有味道一些,但這邊就讓它味道清淡一點吧,畢竟是用來當牛排配菜的。

看著材料慢慢被消耗而減少著,我敬佩著自己選擇了可以全部共用辛香料的一套晚餐,並暗自期待陽太看見晚餐如此豐盛的反應。

「呼……差不多完成了。」

當除了牛排之外的東西都準備好後,看著太陽逐漸西下的景色,我解開了繫起的馬尾滿足地坐在沙發上。

像是確認自己身上的氣味,我聞了聞自己的袖口,幸好沒什麼太重的油煙味。

我拿起手機看著依舊沒有回應的手機,寂寞的心情似乎在這時候稍微超過了期待。

「陽太,還不回來嗎……」

可能是今天起得太早,加上又是運動又是採買的,無所事事的情況下產生了強烈的睡意。

除了晚餐之外我還準備其他驚喜,不知道陽太知道我的企圖後會不會反對呢?

本來還想好好迎接陽太歸來,我卻就這麼坐在沙發上感到眼皮愈來愈沉重,漸漸地進入夢鄉。

***

「喂,妳睡著了嗎?」

「唔……陽太?」

雖然這一瞬間我迷迷糊糊地,但我並沒有認錯這個聲音。

甚至因為只感覺是閉上眼睛後沒多久的事情,我很明確地發現自己不小心睡著了。

我趕緊努力睜開眼睛,逐漸清晰的視線馬上看見依舊把頭髮向後梳的陽太。

不過此時的他沒了西裝外套,只穿著筆挺襯衫的上身更顯得他的結實。

「我睡很久了嗎?」

「我不知道,但的確不早了。」

我看著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夜色,完全無法判斷現在的時間,便趕緊抬頭看向陽太加的時鐘。

「咦……這麼晚了?」

「……抱歉,我被抓去參加了上司招待的聚會。」

看著時針已經將近指向九點,我有點訝異自己睡了好長一段時間。

但當我回過神來時,發現更該訝異的是陽太這麼晚才回到家。

而我琢磨起陽太的話語時,才意識到他剛剛的道歉代表著什麼意思。

「所以陽太已經先吃過了嗎?」

「……我有吃少一點。」

雖然心裡有轉瞬即逝的不平衡,但陽太還是有他必須要面對的社交壓力。

我並沒有沉溺在那個情緒中,很快地就伸出手撫摸陽太的臉龐,告訴他我並不在意這件事。

「沒關係,大部分都是冰起來就可以放的料理,陽太可以明天再吃。」

「不,這是其次……妳還沒吃吧?」

「唔……對啊,我可以自己吃就好……」

我還來不及完全把話說完,陽太便回過來伸手撥弄我的頭髮,眼神中似乎還是帶著愧歉。

對陽太這麼老實的溫柔,我忍不住露出微笑,這陣子的他經常讓我感到一陣溫暖。

「還是,如果陽太吃得下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吃。」

「就這麼辦吧。」

陽太似乎一開始就決定這麼做,也不想讓我特別替他準備的晚餐白費一場。

而就在他說完準備起身換裝時,我卻有些沒禮貌地扯住那近在眼前的領帶。

被這麼做的陽太發出了短暫的驚呼,但還是配合著拉扯蹲下來看著我。

「我還不餓……我想要陽太……」

「等等……可能有妳不喜歡的味道。」

「我不介意。」

我噘起嘴等待陽太的吻,就算陽太說著這些話我也沒有放開領帶的意思。

被我的索求控制著脖子,他最終有些迫於無奈地吻了上來,溫柔的雙手也扶著我的肩膀。

話說回來……以前明明很害怕接吻時殘留的味道,我好像真的在這瞬間感到不在意了。

陽太的衣服上有些許燒烤的味道,我猜測他此時想的,可能是我曾因為大蒜而拒絕過他的事情。

但當雙唇接觸,更甚於舌頭都交融在一起的時候,我並沒有任何排斥的想法……甚至還能感覺到些許漱口水的薄荷香氣。

陽太嘴巴上這麼說,但我相信一絲不苟的他,不會讓自己有任何失禮的可能性。

「陽太的吻……都是薄荷的味道耶……哪有什麼我不喜歡的味道。」

「……我只是擔心。」

「不會……是平常陽太的味道。」

說罷,我跟陽太再一次陷入擁吻裡。

隨著吻得愈來愈深,我的身體漸漸被壓在了陽太的身下,看著跟以往裝扮不同的陽太,我吐出了意亂情迷的話語。

「我好喜歡陽太這樣穿……很性感……」

「是嗎?」

「嗯……我今天一直在幻想……跟穿成這樣的陽太做愛耶……」

陽太沒有多問,就像是用動作在確認我的話語真實性,他一邊吻著將手指湊到了我的私處上。

而隔著布料也迅速浸濕他指尖的潤澤,很快就讓他明白我沒有任何謊言。

「我想去陽太房間……」

就像是知道他一定會抱住我一樣,我伸出雙手環繞著他的頸部。

隨後一股失重感把我抬到了空中,我就這麼被陽太抱在懷裡準備送去他的床上。

而此時的視線十分狹窄,除了陽太的臉龐外,視線最容易看到的就是他的領帶。

「陽太有用到我的禮物,我很開心耶。」

「嗯。」

「嘻嘻……下次再送你可以搭西裝的手錶好了。」

「別亂花錢……」

路程不長,我還來不及凝視陽太此時的表情便被放倒在了床上。

我仰躺在床緣看著陽太,在進入正式的環節之前我隨意地詢問他今天的經歷。

「陽太吃飯的時候,有跟大家聊什麼嗎?」

「……上司有問我,有沒有女友。」

「咦?那你……怎麼回答?」

「不是很重要……」

雖然知道不會有正面的答案,但我還是有一絲期待,陽太會做出不一樣的反應。

但就像我原本料到的一樣,陽太選擇了沉默,並開始觸摸我的身體讓我遺忘這時候的話語。

我當然也知道陽太的用意,並沒有去深究他的迴避,就這麼配合他欣賞我穿著的反應。

「嘿嘿……陽太覺得我穿這樣好看嗎?我想特別配合你的西裝才穿的。」

「……為什麼?」

「陽太忘記我最喜歡儀式感了嗎?穿成這樣跟陽太一起吃晚餐……就會很像真正的情侶呢……」

陽太依舊沒有回應,但他撫摸我肌膚的動作並沒有停下。

在我連連發顫的同時,情慾卻迫使我沒有輕易停下嘴巴喊出來的話語。

「像這樣一起吃特別的晚餐……在陽太眼裡,我會是可愛的小女友嗎?」

這或許是我至今為止最大膽的挑逗,回想著陽太姊姊來的那天如此狼狽的模樣,如今卻成了我額外的妄想。

如果在他姊姊的認知裡我是陽太的女友,那麼就讓我在陽太面前擅自這麼扮演,應該也可以吧……

又或者說不定,陽太給上司的答案……會有一點點不太一樣。

「妳一直都很漂亮,沒有太大改變。」

由於陽太的攻勢突然變得深入,我無法去細思這句話的意思。

但既然沒有收到責備或反駁,我也就當成這是可以繼續享受愛撫的意思。

「啊……」

「怎麼了?」

「沒事,想要陽太摸我……」

我提出請求之後陽太將我拉到更近一些的位置,這動作也讓我的衣服跟裙襬都更加凌亂。

雖然這是一個很難完全用溫柔來形容的對待,但任何拂過我肌膚的撫摸都使我的喜悅溢於言表。

然而剛才的那一點訝異,其實是想起了本來為了今晚的做愛而做的一些準備,可是來到這一步似乎有點太晚了,我便放下多餘的想法投入在這一刻。

反正陽太肯定……不會輕易答應的……

「陽太穿這樣,真的好好看……」

「別再說了。」

陽太梳著頭髮的臉龐就近在咫尺,讓我不禁又讚嘆了幾下,但他似乎不想聽見我再繼續說而吻了上來。

而因為距離實在太近了,即使我沒有刻意去關注,也能發現陽太的脖子跟耳朵略微發紅。

就像是在隱藏自己的害羞般,這個吻既漫長又不讓我有機會呼吸,似乎想讓我的注意力跟意識因此變得模糊。

「哈啊……陽太……」

當好不容易分開而大氣喘著呼吸時,我也的確被吻得有些迷茫。

既然陽太不希望我注意到這些細節,我就不繼續去追究這些,將身體交給慾望去決定下一步。

我主動靠近他將臉埋在胸口,嗅聞著他胸口略帶體香跟費洛蒙的氣息,陽太也用手更進一步回應著我的主動。

除了撫摸我的腰際跟側臀的輪廓外,呼吸也更靠近了我的耳際,這讓我不由得開始發出愉悅的顫抖。

「嗚……今天、很敏感……」

明明只是個還沒觸碰到關鍵地帶的撫摸跟挑逗,我卻已經開始迷失在快感之中,全身的感官都快要陷進去了。

「是嗎?」

如同在測試我這句話的真實性,陽太的手開始探入我的雙腿之間,輕輕用指尖劃過我除了小穴之外最敏感的內側肌膚。

陽太早就無數次探索著我的一切,他很清楚我的弱點在哪邊,一下子就摸得讓我發出響亮的呻吟。

我勉強屏住了呼吸,才不至於被敏感的反應所逼得亂動,但細緻的麻痺感依然在腿部上亂竄著,甚至一波一波打進了我下腹裡最私密的位置。

我那早就濕潤無比的狀態,連內褲都快要遮擋不住氾濫的愛液了。

「陽太,摸下面……可以嗎?」

「嗯。」

陽太輕聲地回應,就像完全明白內褲早就完全被浸溼,並沒有太多猶豫就解開了它,並輕輕地觸摸已經飽滿而淫靡的花蒂。

接著他的手由走到我身體中的其他部位,但沒有放過取悅我的敏感帶,依舊緩慢而巧妙地利用愛液讓我不會馬上感受到太強烈的刺激。

介於羽毛般輕盈跟熱情激烈之間的觸碰持續著,讓我大口喘氣著,聲音也變得跟最陶醉的時候一樣。

而就像是想要解放我的胸口,陽太試著伸手將我的上衣脫下,但很快就被我給阻止了。

「不要……今天我想穿著跟陽太做……」

這句話陽太沒有給予回應,但他的動作確實停了下來,隨後隔著衣服揉捏起我的胸部。

而另一側也趁著這時候開始探索起我的內壁,濕熱的吻也落在我裸露出來的頸部上。

如果陽太按照他本來的想法去做,這個時候他吸吮跟舔弄的應該就是我的乳頭了吧……

「陽太也是……不要脫下來,我想這樣跟陽太做……」

「……至少褲子讓我脫吧?」

我知道陽太想表達什麼,這個時候早就意亂情迷的情況下,似乎任何話都成了調情的話語。

的確如果不把褲子脫下的話,一定會被我無法忍耐的潮噴給弄得狼狽不堪。

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兩人的性器有多契合,但似乎隨著每一次做愛都在讓我更習慣陽太的一切,高潮也來得更加強烈、更加快速,這完全成了一個不可逆轉的改變。

不僅僅是身體上變得更加契合,連我心中的感情也在催化這一切,我愈來愈堅信這也是讓我變得舒服的原因。

陽太慢慢地向下移動,用細膩的吻去接觸我沒被衣物遮蔽的各處肌膚,另一隻手也從胸部慢慢移到了我的私處,同時用兩手按摩著我舒服而濕漉漉的地方。

我自然而然翹高了屁股,放鬆身體迎合陽太的所有愛撫,輕柔而平穩的挑逗讓我流出更多豐穰的愛液,直到狹窄的內部再也容納不下而溢出。

當陽太用手指輕戳我滿是弱點的陰蒂,配合著另一邊指腹按摩內壁的夾擊,我高興又驚訝地哭喊出來,臀部也不由自主扭動起來,希望他更進一步滿足我身體的渴求。

然而正當我以為自己就要直接到達幸福的頂峰時,陽太放緩了節奏,最後甚至抽出了手指,靜靜看著殘留在上頭的透明汁液。

我的嘴角發出了一聲抗議般的喘息,但在我出聲抱怨之前他抓起了我身旁的枕頭放在我的腰下,我的下半身就這樣稍微被抬離了床鋪。

而就在我改變了姿勢等待他下一步時,陽太開始解開腰帶上的扣環。

當房間中充斥金屬撞擊的聲音時,我的心跳因期待而露了一拍,每個動作似乎都因為這個聲音而放大了對我的影響。

我看著陽太的一舉一動,任何細微的變化都讓我不得不將目光集中在上頭,尤其是他已經帶著慾望的容顏。

當陽太連內褲都脫下而露出粗壯堅硬的勃起時,一想到他很快就會來填滿我,我的全身就因興奮而刺痛著。

而他傾身上來時,表情似乎除了興奮之外還添了幾分的困擾,皺著眉頭盯著我的雙瞳。

「領帶呢?」

「不可以……」

就像是一開始就知道我的答案,陽太並沒有在我開口前自行解開領帶。

而我雖然笑著回答不行,但還是主動伸出了雙手稍微鬆開領帶跟解開他的扣子,讓他能夠多呼吸到一些空氣。

「在滿足我之前,要一直戴著喔……」

我伸手摟住陽太,他也往前再靠了幾分,直到我們的性器幾乎全部接觸在了一起。

我們就這樣停了幾秒鐘,享受著進入前的最後一刻,之後才一寸一寸地滑入我準備萬全的蜜肉裡。

逐漸深入的時候我知道自己的內壁在緊緊吸附著他,而他的推擠也不斷觸碰我感覺舒服的每一部分。

身體中散發出來的純粹快樂就像電流充斥在各處,透過交合的位置不斷增強,直到我無法再忍受而爆發出愉悅的釋放。

「好舒服……陽太,今天……真的特別舒服……」




雖然陽太溫柔地替我墊了枕頭,但我很清楚今天的差別不是來自於這點。

我心中的感情已經無法再壓抑,每天跟陽太待在一起成了我至福的時間,那股喜歡的心情已經到了有些危險的地步。

但即使知道這份感情各方面來說都很不妙,我也沒有想要壓抑的意圖……因為真的就是無法用其他感情取代的事物。

「喜歡……好喜歡陽太……」

我心中的思緒不假思索地用低語表達了出來,當陽太不斷深入跟加速時,我也張開雙臂歡迎著他,感受他充滿熱意的肌肉跟力量。

我相信自己的表情已經有些恍惚,陽太溫柔而執著地吻著我,這一瞬間彷彿完全與他合而為一,身體也不想與他跟開。

「啊、啊啊……陽太、好用力……」

隨著陽太的抽插愈來愈用力,我一下子就產生高潮的反應,但因為太過瞬間而強烈讓我無法分辨究竟是如何。

我只能大聲呻吟著表達自己的快樂,雖然想用下半身去回應,卻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只能不斷痙攣著溢出無數的愛液。

「撫子……」

只是一聲傾喊,心中就萌生了難以言喻的安心感,我喘著大氣面露微笑,自從第一次做愛以來好像很多事情都改變了。

或許只是一點點,但在陽太的陪伴下我覺得自己成長了許多,我也見到了陽太為了我做的許多改變,事到如今陽太已經是我心中最不可取代的男人。

「陽太……人家、好想跟、陽太在一起……」

幾乎是一句忘我的話語,看著在我眼前擺動的領帶上頭依然掛著我送他的禮物,我情不自禁地說了出口。

但就像是感到害怕,我不敢再繼續說下去,深怕自己再次開口就是更激烈的感情表達。

我抿住了嘴唇,在壓抑感情的同時也克制因為高潮而傾洩出來的嬌聲,深怕這些話語會讓陽太無所適從。

「嗚咕……」

但我似乎觸動到了陽太心中的某些東西,陽太的表情並沒有因為我的話語而困擾,反而伴隨著他那因被稱讚帥氣害羞而產生的紅暈,萌發出了我至今未曾能理解的想法。

我不想當成是幻覺,將這消縱即逝的重量,好好地記在了心裡。

「我、也一直都……唔……」

就在陽太那細碎的感情發出來的瞬間,射精的脈動也隨即爆發開來。

讓我無法再做任何思考的快感直衝我的腦門,強大而無法抵擋的洪流讓我跟陽太在同一時間再次高潮。

我知道濃烈的精液正在緩緩滲入我子宮裡,氣喘吁吁地擁抱著有些力竭的陽太,一同享受這對我們來說獨一無二的餘韻時刻。

而就在我隨著快感慢慢消失而取回理智時,我依然不敢確定最後聽到的話語,究竟是不是真實的。

但至少,我可以直白地敘述我有多喜歡跟他做愛,唯有這點能毫無保留地表達。

「真的好喜歡這樣……」

我盡量壓低了我的聲量,用力抱住了陽太讓他繼續待在我的身體裡。

在度過了幸福無比的纏綿時分後,我慵懶地躺了一陣子,乖乖地讓陽太稍微幫我清理下體。

直到完全恢復體力,我才起身詢問陽太是否可以跟我一起吃晚餐了。

「那我去做晚餐吧?」

「我幫妳。」

「欸……好啊,那陽太幫我準備碗盤跟配菜。」

在纏綿完一次之後我跟陽太就回到了廚房,帶著還有些溫熱的軀體一起做了晚餐。

本來是想說自己做個收尾的牛排就好,沒想到陽太主動說他要幫忙,我便讓他幫我熱一下其它已經先準備好的配菜。

我將事先處理好的牛排從冰箱裡拿出來,在指示陽太該怎麼做的時候熱起了鍋子。

先是在下鍋前再抹上些許的鹽巴跟胡椒,趁油鍋還沒完全熱之前加入冷油升溫,等到快要冒出油煙的瞬間放入鍋中煎烤。

很快地香氣就瀰漫在廚房裡頭,對於還沒吃晚餐的我來說是個無比邪惡的誘惑。

等到兩面都煎成金黃色之後我關上爐火,趁著油鍋還滾燙的時候加入香料跟奶油跟蒜泥,慢慢地讓牛排入味直到發出濃郁的乳香。

「陽太,香嗎?」

「……妳也準備得太複雜。」

「畢竟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嘛。」

我詢問一直待在我身邊的陽太,像這樣兩個人一起準備特別的晚餐,即使用新婚夫妻來形容也不為過。

我就這樣默默抱持著如此想法完成晚餐,看著身旁那一如以往高大又帥氣的男生。

或許是知道我喜歡他這樣穿,陽太一直到這時候都沒有換下他的襯衫。

「不是只有陽太有好消息喔。」

「……那很好。」

「不過還沒完全確定就是了,等成真再跟你說。」

我提起今天三枝小姐早上跟我說的事情,但還不想這麼早就滿懷喜悅地說出來,要是真的最後被刷掉就不好笑了。

而陽太似乎也誠心地為我感到開心,聽完我這簡單的告知後臉上的表情又緩和了一些。

在靜滯牛排等待內部透過餘溫熟成時,陽太也好好地將我交代好的東西都加熱好了。

當我想要舀一口湯來測試味道時,我看著在湯勺裡的蔬菜湯有了別的想法。

我吹了幾口氣讓它別這麼燙,隨後伸到了陽太的面前作勢要讓他試喝。

而陽太也就這麼低下身子,湊上來將我遞給他的熱湯一口喝下。

「好喝嗎?」

「嗯。」

我笑嘻嘻地感到滿意,隨後將所有餐點都擺到餐桌上,跟陽太共度了難得的一夜。

雖然味道並非真的像餐廳這麼好,加上我完全不懂酒也沒有配上紅酒,可是靜謐的獨處便足夠讓我獲得無與倫比的滿足。

就這樣肩並著肩享受這個獨一無二的體驗,而用餐的過程中我一直想著剛才陽太跟我一起準備晚餐的畫面,這絕對會成為我重要的回憶。

***

「陽太有吃飽嗎?」

「吃了兩餐,不飽很難吧。」

「呵呵,那就好。」

飯後我跟陽太一起整理了餐具,就這麼依偎在沙發上看著依舊無聊的晚間節目。

雖然還沒有完全清理身上因為做愛而殘留的汗水跟體液,但就想先稍微發個懶再跟陽太一起沐浴。

而我隨手想從包包拿出手機時,發現了我本來帶過來卻遺忘的事物。

「……這什麼?」

「攝影機。」

「帶這個要幹嘛?」

陽太很快就注意到我手上除了手機以外的攝影機,那是爸爸使用的舊型號,至今仍然能好好運作。

而這就是我本來為了今天的情趣,特別做的準備。

「我出門之前想起來這台,以前爸爸都會用它來記錄一些生活影片,充了一下電之後發現還可以用就帶過來了。」

但除了不小心忘記它的存在之外,我也在冷靜下來之後發現這是多麼羞恥的事情。

我並沒有按照原定的計畫使用,就這麼隨手放在了一旁。

「不……妳沒回答我的問題。」

「啊……就、就是……」

我那拙劣的演技很快就被陽太發現……倒不如說,我是刻意讓他發現,才能順理成章地解釋理由。

「我本來是想今天陽太穿西裝好好看,可以拍下……跟陽太愛愛的影片……」

「啊?」

「就、就有時候不方便來的時候,我可以自己看嘛!」

陽太的反應可以說完全在預料之中,但他並沒有因為我沒實現的提議而發脾氣,只是無奈地嘆了一口大氣。

「這很不妙吧……別幹這種事。」

「我、我也知道啦……所以我才沒真的說出口……」

我嘟起嘴表達了一些委屈,我不小心偷瞄了一下陽太的反應,他好像對於裡面拍攝過的紀錄有些興趣。

這讓我有些不好意思,沒想到讓他看見過去的自己會是如此害羞的事情。

「陽太在想什麼?」

「只是好奇妳以前的模樣。」

「唔……沒什麼好看的啦。」

我看著那一小台手持的攝影機,裡頭除了中學時跳舞的紀錄之外,還有我當初參加海選初試時自拍的影片,裡頭我記得是表演舞蹈跟唱歌……那時候的歌藝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那羞怯的聲音要是我現在聽見,肯定羞恥地想要躲起來,不准陽太繼續看。

「是嗎?」

「我不知道啦……」

我貼緊著陽太,用撒嬌的方式代替反駁,用這樣的態度讓他把注意力多放在我身上。

我並不會全然排斥讓陽太看見過去的自己,但可以的話希望不要在我的面前發生這一切。

如果只是陽太看完之後發表意見,我的小小心靈應該比較能承受這件事。

「陽太有興趣的話,你等我不在的時候再看好了,在這裡讓你看太害羞了啦。」

「不,害羞妳就帶回家啊……」

「可是我也想讓陽太看看以前的樣子嘛。」

「搞不懂妳……」

似乎是興致被中斷,陽太的視線又落回了電視上頭,但手臂還是空出來讓我可以靠著。

而我為了分散剛才的羞恥心,打開了手機隨意瀏覽著社群尋找今天有什麼有趣的新消息。

演算法常常會推薦給我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但我依然樂此不疲。

正當我好奇今天又會有什麼奇怪的留言時,我看見了一個讓我永遠無法遺忘的畫面。

【為您推薦:

愛華今天又買了好幾餐的材料,不過牛排別吃太多比較好。會瘦不下來喔(燦笑】

而留言下面所附帶的照片,是一個讓我熟悉無比的嬌小女性背影……







1,835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