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37_最後的轉折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離開住了一年的公寓,看著離去時的街道景色,陣陣讓人感傷的酸澀感堵在鼻子裡面。

在從事偶像這個工作的前提下,住在隔壁是最容易私下見面的形式,而這個聯繫也會隨著搬家而徹底中斷。

只是先搬到三枝小姐家住,照常理來說不是這麼需要難過的事情,但對我個人而言搬家就如同失去與陽太唯一的接點。

而會演變成這個結果,原因不只是那個令人惱火的跟蹤狂,也有很大一部分得歸咎於自己的不謹慎。

如果自己再小心一點,將自己隨時都會被破壞的私生活用更珍惜的方式去對待,可能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回首過去種種犯下的魯莽,很多時候都是將自己跟陽太都推到風險很高的位置上,有這樣的結局很多都是自己害的。

「愛華。」

三枝小姐的話語打斷了我的思緒,而回過神來便能從車窗中看見自己的模糊輪廓。

這句話並沒有讓我轉頭回去看她,深怕自己的情緒會輕易地從神情上展現出來。

可是即使我什麼都沒說,以三枝小姐對我的理解,也讓她很清楚我現在抱持著怎樣的想法。

「這幾天先住我那邊,我會幫妳安排之後暫時居住的飯店。」

「嗯……」

我明白自己的回應聽起來有氣無力,但如今卻沒有更多心力去描述現在的情況。

除了聽從三枝小姐跟經紀公司的安排外,我也不曉得自己還能做什麼。

至於暫時住在飯店之後,等事情處理完又要怎麼安排呢?三枝小姐並沒有告訴我。

想當然事情演變成這個程度,最終也不會有其他答案了。

「雖然對妳來說是很影響情緒的情況,但我們必須要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工作都要照原本安排進行。」

「我明白了。」

「……抱歉。」

「這不是三枝小姐的錯……」

「不,如果我能防範得更好一點……」

三枝小姐的聲音中充滿愧歉的情緒,此時我不敢看她的表情,害怕會讓自己更加難過。

可是我也沒有繼續回覆她的推論,三枝小姐已經盡了自己的職責,也沒有人能保證選擇其他方式就可以避免這個結果。

比起恐懼或不安,如今的想法更多是埋怨跟憤恨,心底深處一直有股心情不甘於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生活被打壞。

「我知道大家早就替我做很多了,如果我更小心一點……也不會變成這樣。」

「愛華……」

「現在要做的,應該是好好完成手上的工作。」

對於有沒有一點責任,我們都說不出口完全沒有,如今說更多安慰的話語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但我跟三枝小姐都明白這些話就到這裡為止,不能再繼續沉浸在這些負面情緒裡,便不再望著玻璃上反射出來的身影。

「但妳的表情,可不是這樣說的。」

「唔……這也沒辦法,我已經很努力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感到抱歉,必須要跟妳男友分開了。」

「如果是真的是男友,我才不會這麼難受……」

我噘起嘴埋怨著,試著用輕鬆一點的方式回應三枝小姐苦中作樂的調侃。

如果我跟陽太真的是這種明確的關係,我或許也不會這麼擔心這個突如其來的離別,至少我可以一直想著他。

但在這個什麼名分都沒有的狀態下,斷絕了聯繫就等同於陌生人。

三枝小姐似乎也很清楚我跟陽太實際上是什麼關係,畢竟她一直有在跟陽太保持聯絡,如今看我這麼老實地反駁也沒辦法繼續開玩笑了。

「這點不太好啟齒……妳應該也猜得到之後會怎麼安排。」

「我懂,肯定是要搬離那棟公寓吧?」

「……沒錯。」

我用猜測般的語氣回答,但其實無比清楚答案就是如此。

在出入場所已經被不知名人士掌握,幾乎連確切的住處都曝光的情況下,搬家是最妥當的處置方式。

作為一名會經常出現在大眾視線內的職業,我沒有去怨恨這個結果,又或者埋怨自己生活被他人所影響的權力。

看見我這麼灑脫地回應,三枝小姐倒是反而露出了比我更難堪的神情。

「如果真的得跟陽太分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就只是回歸清純偶像的本分嘛。」

我擠出笑容但肯定看起來有些難看,幸好三枝小姐仍然在專心看著前方開車所以看不到我的模樣。

另一方面,我也是在戲謔地形容自己跟陽太之間是多麼「不清純」的狀態。

我不曉得自己要花多少時間調適,但我想努力去讓自己不要這麼在意陽太,更甚至暫時、又或者持續地淡忘這份情感。

不過我也清楚自己是三心二意的人,說不定很快我就會因為某個契機,選擇放棄「放棄對陽太的感情」這件事。

而就像在呼應這個思緒,我手中一直不知道為什麼緊緊握著的私人手機,待機許久的螢幕突然亮了起來。

《路上小心》

看到那熟悉的八嶋,以及一點感情都沒有的拘謹文字,好多情緒一口氣湧上心頭。

《妳的備品我不會收,全部都會保持原樣》

明明是一句毫無前後文的訊息,我卻好像能看見他正在發送下一封訊息的身影。

而我好像連接下來會看見怎樣的訊息,都能猜得到。

《所以想來就直接來,妳有鑰匙》

雖然我很明白自己很容易因為一些特殊的契機改變想法,這樣的過程早就在我跟陽太相處的過程中出現無數次。

但我沒想到這個割捨感情的決心,居然支撐不到抵達三枝小姐的住處。

即使前方的道路目前還是一片迷茫,但我似乎因為短短幾句話,就感覺到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跟陽太見面。

頻率無法像之前這麼高,似乎也變得無所謂……陽太特地發給我的訊息,讓我深信這個結果。

「真是的……這樣要我怎樣放棄啦……」

我對著手機自言自語,視線停留在最後發來的三封訊息上。

一直沒有看向我的三枝小姐此時終於趁著紅燈時,用眼角餘光注意我的表情變化。

「呵。」

她那略帶輕蔑的笑聲,彷彿是在嘲笑我此時露出的表情。

但仔細一看就會察覺到,那個笑容裡面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欣慰。

「還是這表情比較適合妳。」

「怎、怎樣啦……三枝小姐這個語氣簡直……」

三枝小姐的語氣簡直像陽太平常對我說話那樣。

難道我適合什麼表情,是大家都有的共識嗎?

我不禁揉了揉雙頰,懷疑自己是不是經常露出這種反應,但也不可否認此時我的心情比起剛上車時要輕鬆多了。

「簡直?」

「沒事啦……我們是要直接去公司對吧?」

「嗯……我們盡可能要維持安排好的行程,還是妳想休個假?」

「……雖然有點疲憊,但我還是維持工作狀態吧,找點事情做也比較不會多想。」

三枝小姐點點頭,將決定權交給我。

但我其實不像言語中表現得這麼堅強,不想休息的另一個原因也是害怕自己一個人。

雖然大部分的東西都放在行李箱裡,但由於一開始就知道今天的行程是日常練習,我有把換洗的衣物先特別分開了。

而我也因為如此,並沒有很精心地打扮,就宛如平常去公司訓練那般。

由於很快就要見到CYRA的其他人,我也很好奇她們的情況怎麼樣。

「那個……怜她們知道我的事情嗎?」

「經過妳這次的教訓,我有稍微跟她們說了。」

「嗯。」

我此刻回想起手機中的那些留言跟畫面,不禁好奇三枝小姐接下來會怎麼處理。

「她們……知道之後還好嗎?」

「她們雖然有點驚訝,但也比我想像中堅強多了。」

從車窗外望去的風景匆匆而過,我緩緩地開口說道。

「我其實有點擔心,我的事情會不會對她們造成困擾。」

「這妳就想太多了,她們可是氣得要死都在替妳抱不平。」

「哈哈……好像可以想像。」

我想像著她們的模樣,而很快就能知道實際上,會不會跟自己想像中一樣。

來到公司內的舞蹈室後,其他人已經先一步到達,圍在一團聊天等待我的到來。

看見我跟三枝小姐後,以智代梨為首的三人很快就奔向我這裡,詢問我有沒有受到傷害。

「愛華!妳沒事吧?」

「沒事啦……有點嚇到而已。」

在智代梨的問候之後,悠步也急忙湊上來提供意見。

「以後要出門的話可以找我們一起,我們會保護妳的!」

「不……這更容易被發現吧。」

而在兩人身後的怜,也比平常更起來更加積極一些,趁著其他人說話的空檔對我表達出關心。

「有、有需要的話……我們家有空房可以住……」

「不行啦……怜不是跟家人一起住嗎?不能打擾妳。」

雖然很感謝怜的提議,但她家有三個青年哥哥,對大家來說大概都不太方便。

三枝小姐完全沒有參與這些七嘴八舌的關切,等到我回過神來她已經不在屋內,一直到舞蹈老師進門才被迫結束了我們的對話。

本來以為這個跟蹤狂會影響到我的專注能力,但本來是最大負擔的試鏡結果已經陸續有了好消息,我比想像中更能心無旁騖地專心在唱跳上頭。

對於自己能挽回名譽還是感到非常開心,被老師稱讚的感覺更是輕飄飄的,不管從事這份工作多久,只要被肯定都一樣會讓人充滿活力。

午後完成例行訓練後,三枝小姐幾乎準時地迎接我,就像她之前每一次接我下班時那樣。

在跟其他人道別後我搭上了車子,本來以為會開往我不熟悉的地方,我們卻在熟悉無比的街道上。

就跟我早上看過的景色,以及過去每次從公司離開時的景色一樣。

本來好奇想開口詢問三枝小姐,但我很快就明白她這個舉動的用意,她應該是要假裝送我回家。

「三枝小姐真的很謹慎呢。」

「沒有……就是因為我之前不夠謹慎才會演變成如此,我只是試圖減少影響。」

「但也很讓人敬佩了,照顧我們真的不容易呢……」

「是啊,除了每天忙不完的工作外,自己照顧的偶像還會偷偷跟男人來往之類……」

「哈哈哈……是誰呢?」

我苦笑著回應這個無比明顯的調侃,腦海裡不自覺浮現了陽太的身影。

而按照三枝小姐這個安排,我不禁思考是不是有跟陽太見面的機會。

然而不等我提出這個可能性,三枝小姐卻自己開口了。

「我等等會在停車場待個幾分鐘,妳可以上去跟八嶋說些話。」

「……不用了。」

對於我的答案,正在開車的三枝小姐露出有點詫異的神情,她本來以為我思念的強烈會毫不猶豫地接受她的好意安排。

但我很快就搖搖頭解釋自己的選擇,並說明自己並不是不想這麼做。

「陽太還沒放學,這時候見不到他。」

「是嗎?或許我們應該晚一點再離開?」

「不用啦……不必這麼刻意。」

「不是我要說,妳也太清楚他的行程了。」

「還、還好吧?」

我也不想這麼清楚,但在工作逐漸變得繁忙的生活步調下,這是為了把握每一次跟陽太做愛的機會。

三枝小姐也沒有打算繼續調侃我,就這麼保持著沉默將車開往公寓的地下停車場,稍作停留後便馬上離開。

而離去時我再一次看著那熟悉的大樓,雖然對於擦身而過有點惋惜,但三枝小姐的舉動也告訴我還有機會再跟陽太碰面而非永遠的離別。

可是若要像之前那樣跟陽太膩在一起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不曉得自己有沒有辦法忍受這樣的狀態。

總覺得會讓陽太的身影變得更加明顯,我自行決定中斷這個想法,而正好車子也轉進小巷裡好像快到達目的地。

三枝小姐把車停好並拉起手煞車後,我也順便觀察周圍的環境,是個稍微遠離市區不能說得上方便的住宅區。

「跟妳之前住的地方相比有點寒酸,就擔待一下吧。」

「說得我好像很養尊處優一樣,住那邊之前我一直都過得很普通好不好!」

「說的也是……妳的教養有時候會讓人以為妳真的是千金小姐,到底是為什麼呢?」

「哈哈,大概是爸爸媽媽教得好吧。」

我拉著行李箱來到三枝小姐的家裡,跟公司替我安排的公寓比起來的確顯得有些狹窄,可是跟一般在東京工作的單身人士比起來,這個空間還是算得上舒適了。

進門後馬上可以看見大量的文件堆積在桌子上,看起來有些凌亂卻能清楚感覺到它們的主人掌握著一切。

比起我那個住了一年仍看起來有些空闊的住房,三枝小姐的家更加充滿了生活感,所有空間都被有效甚至過頭地利用著。

而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很多東西應該不是三枝小姐的個人物品,我馬上就想起了那個曾經見過幾次的男友先生。

「三枝小姐,我住這會打擾到妳吧……妳也有自己的私生活。」

「啊,妳說他嗎?我讓他先住自己那邊,幾天而已不會死掉的。」

「唔,實際上呢?」

「……我可能會很寂寞,這個答案如何?」

三枝小姐用有些開玩笑的口吻自嘲,但這句話似乎有幾分的真實性,從她那有些彆扭的嘴角能察覺得出來。

雖然想對自己讓她沒辦法跟男友好好相處這點道歉,但以三枝小姐對工作的自我要求來看,她肯定是不會接受的。

「嘿嘿,那這幾天就讓我代替男友先生陪妳吧。」

「那還真是謝謝……行李放那邊就好了。」

「好~~」

由於離夜色降臨還有一段時間,我並沒有馬上打開行李箱,而是先坐在沙發上讓自己習慣這個環境。

而就在我放好行李端坐在椅子上後,三枝小姐拿了一些資料擺在了我的面前。

「晚餐之前,我想先給妳看些東西。」

「……是?」

「可能會讓妳有些不適,但作為日後的應對,我覺得妳現在有必要知道……」

三枝小姐遞給我的似乎是一個夾著大量紙張的資料夾,隨意傾倒之後便能看見裡頭大部分都是拆閱後的信件,以及一些列印出來的文字資料。

我隨意攤開其中一封在信封上被麥克筆標上日期的信,上頭便蘊含如今的我難以招架的濃厚情感。

【也許這封信會讓愛華驚訝甚至感到不適,但我無法再壓抑遲遲收不到回應的空虛。我知道這種情感承諾並不容易被接受,但我不想再繼續隱藏。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我都希望愛華能夠明白我的真心。我不希望愛華因此而感到壓力,但希望可以盡早在電視上回應我。這只是我內心情感的一種宣洩,一種讓我能夠繼續前進的方式。無論如何,我都會珍惜愛華在我生命中的存在,無論是否能夠擁有更多。請原諒我這封信的語氣可能有些強硬,但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內心的複雜情感。謝謝愛華在過去的日子裡給予我的能量。】

我不禁發出了驚呼,除了開頭的幾句話之外,後半段我幾乎是迅速地看完,才能壓抑住心中那股難以形容的情緒。

我鼓起勇氣循著日期看往接下來的幾封信,發覺似乎有更多我無法理解的情感。

【愛華在電視節目中提到喜歡的男性類型時,我的心情真是難以言喻。我想趁著這個機會,向愛華表達我最真摯的感謝,謝謝妳給我回應。】

【愛華,我覺得自己好失禮,其實妳喜歡的男生類型不是在說我對吧?我害怕是我自作多情,請妳好好再向大眾解釋吧。】

【愛華說每一封信都會看,那麼這封也會看到才對,我好想知道妳住在哪裡,當面跟妳道歉,再請妳告訴我吧。】

【我一直都很喜歡愛華,我將愛華視為自己的妻子,我以後繼續這樣想,妳也不會討厭我對吧?】

【今天有握到手很開心,我會等待愛華回應的,如果愛華不喜歡我繼續寄信,妳就在大家的面前說出口,這樣對我跟妳都好。】

我摀住自己的嘴,到最後仍然沒有辦法好好明白這些文字中的情感有多強烈,這跟平時看到的加油信件比起來混沌太多了。

那破碎的語言邏輯,以及好像將自己視為重要人物的態度,讓我萌生些許不適的感覺。

「嗚……這到底是……」

「一直以來我們都有篩選掉不適合妳看到的信件,除此之外還有零星的,但這些可能是同一個人寫的所以我特別留存起來。」

「感覺……好讓人不舒服……」

「所以才不讓妳看見,本來我只是全部信件都收集起來保留證據,沒想到意外發現可能就是跟蹤妳的人。但很遺憾地,我還無法確定他的身分。」

三枝小姐嘆了一口氣,好像面對了一個讓她感到棘手的問題。

「他看起來們什麼邏輯,但都巧妙地將有可能曝光身分的資訊都隱藏得很好,網路上的帳號似乎也頻繁在更換。」

「妳是說,像昨天看見的那個一樣?」

「嗯……在那之前我們已經抓到過不少次,但想要追蹤的時候他就會換成更加隱匿的帳號,像妳昨天看到的那個帳號今天早上就刪除了。」

「可是……他為什麼還要發照片又提起我的名字,這不是會被其他人發現嗎?」

我困惑地看著手上的信,有點沒辦法理解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冒著可能會被發現的風險把我的偷拍照片貼到網路上。

而且那個帳號之前都沒有提到愛華,卻唯有昨天那張購物的偷拍照,特別提及了我的名字導致搜索系統會出現。

可是三枝小姐那理所當然的神情,說明了那個人的思考方式跟我理解的有所不同。

「他一直躲在暗處跟蹤妳……或許是想藉此宣示,他比任何人都瞭解妳吧。」

「這種想法好噁心……」

我不禁吐露出真實的想法,但三枝小姐並沒有責備我這個粗俗的嫌棄。

「給妳看這些,除了要讓妳明白事情的真相外,也是想看妳會不會早就察覺到些什麼,可能對於找出……或是釣出犯人有幫助。」

「我不知道,我從來都不曉得歌迷們會狂熱到這種程度……」

我搖搖頭,內心中沒有明確的答案……但心中的確浮現了一個奇特的身影。

「可是,的確有一個人在廣播的時候問我會不會讀信……握手會的時候也被這樣問過,我在想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是怎樣的人?」

「是一個每次握手券都會拿一大疊,經常就什麼都不說就只握手的人,他唯一一次開口就是問我會不會看每一封信。」

我回想起那個畫面,那個讓我尷尬的狀況如今仍然記憶猶新。

而三枝小姐瞪大了眼睛,好像聽到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情報。

「……等等,這個資訊很重要。」

「咦!?是、是嗎?」

三枝小姐好像聽到什麼喜訊一般,稍微施力抓住了我的肩膀,好像在誇獎我的一句話讓她有了意外收穫。

「或許一開始就不應該這麼保護妳。」

「欸……不要啦,這樣我之前就不會搬家了。」

這句話讓三枝小姐笑了出來,她看見我能一派輕鬆地回應,似乎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看著我故意眨了眨眼等待她說話的反應,

「哈啊……有時候還真是佩服妳的精神力。」

「精神不強韌一點,可是沒辦法扮演女高中生的。」

「那麼就慶祝有進展,我們晚上就叫『金之盤壽司』來吃吧。」

「真的嗎?那我想吃『甲斐』套餐跟鮪魚泥蓋飯……啊,還是我可以吃最貴的那種?」

聽見我輕易指出喜好的答覆,三枝小姐突然凝視著我的雙眼,好像察覺到一些言語中蘊藏的資訊。

她那看起來高速思考的模樣,讓我有些不寒而慄。

「妳聽起來很熟悉菜單嘛,這家只有做外送……妳應該不是在老家吃的吧?」

三枝小姐的眼神非常銳利,她很清楚我的老家自己就是賣魚的,不太叫這些昂貴的外送握壽司。

而且以前我常跟她聊自己老家的事情,提過爸爸媽媽對於飲食很挑剔,所以不愛吃外送……

但她也沒有想要責備我的意思,反而露出憂慮的表情,或許是經過這些事件讓她有些焦慮。

不想讓她有太多的擔憂,也知道隱瞞沒有意義,很快就說出實話了。

「就是……以前在陽太那邊,有時候會叫來吃……」

「妳應該沒有笨到用自己的資料叫外送吧?」

「這是當然的!不管外送還是網購,都是填陽太的資訊……」

「……網購?這點八嶋也沒告訴我,是什麼網購?」

「啊……」

我急著辯駁卻沒想到說出了更多不該說的話,三枝小姐的眼神突然變得好銳利,讓我偷偷縮起了身子想逃走。

但她的態度非常明顯,我沒有解釋清楚不會輕易放過我。

最後我只能羞恥地告訴她我買了情趣用品,又盡可能不要透露太多的資訊……不然什麼串珠內褲、尾巴肛塞什麼的,三枝小姐聽到一定會高血壓的。

聽完我的解釋後,三枝小姐比起釋然看起來更像無奈,她也知道這都是已經發生的既定事實,她也不想花費力氣責備我了,只要知道我還很安全就好了。

「……妳還有什麼沒告訴我的?」

「一定要說嗎……」

「作為妳的經紀人,我有必要知道。」

「唔……我、我有一次跟陽太偷偷去看電影,就是妳發現的那一天。」

我本來以為三枝小姐會勃然大怒,但她的表情卻更像是一種「妳終於說出來了,這是很好的進展」的態度。

起初還有點狐疑這個強烈的反差,三枝小姐馬上告訴我她早就從陽太的口中問出來了。

原本以為這是個能夠讓人安心的一天,但直到睡覺前我都一直被三枝小姐逼問所有沒說出口的事情。

本來應該是個很有壓迫感的過程,在慢慢吐露這些秘密給三枝小姐之後,我的心情卻也更加放鬆下來。

而另一個我沒有想像到的影響,則是在說出這些回憶的時候,我也萌生了對陽太的想念……僅僅才一天,我就好想見到他。

***

「妳想睡床還是睡沙發?」

「我睡沙發就好,反正只是幾天的事情。」

「睡不習慣的話,妳也可以跟我擠同一張床。」

睡前三枝小姐幫我準備了毛毯,並詢問我想要睡在哪裡,她並沒有客氣地要我睡床而是給了我選擇的權利。

我不想搶走三枝小姐的日常,也覺得那張床兩個人要一起睡的話得貼合很近,便拒絕了這個提議。

但另一個讓我拒絕的原因,還有那張床的周圍充滿了甜蜜的痕跡,我不想進入那個已經建立好的兩人領域裡。

「不用了啦……如果是我的話,應該不會希望別人睡在我平常做愛的床上。」

「妳還真是毫不猶豫地性騷擾啊……」

「還不是因為三枝小姐平常就很愛調侃我!」

面對我這毫不掩飾的騷擾,三枝小姐卻沒有因此退縮,反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那妳怎麼會覺得,沙發就沒有呢?」

「……好了,我們結束這個話題吧,三枝小姐晚安。」

我不想繼續深入這個話題,比起平常騷擾陽太,沒想到跟三枝小姐對答更令人害羞。

三枝小姐也沒有打算在這點上挖苦我,聽完晚安後她便熄了室內燈躺回自己床上,但我還可以聽見敲打手機的聲音。

而我躺在沙發上也沒有馬上入睡,就這麼拿起手機隨意地劃動,放在行李箱裡頭的小太郎也因為慵懶而沒有拿出來抱著。

看著最後一封訊息停留在《所以想來就直接來,妳有鑰匙》上頭,我一直有些想要回應的話語。

我也想跟陽太訴說今天有可能見面的機會,最終卻什麼都打不出來。

知道就這樣已讀卻沒有回應不太好,找不到最好的回應方式,我只能再繼續維持著沉默。

就像是被一股強烈的思念所驅使,我向上滑到底慢慢往下瀏覽,看著一封又一封我跟陽太互有來往的文字,甚至是圖片訊息。



第一次約好用通訊軟體來約定做愛的日子。

做了餃子跟味噌湯給他吃的那一天。

看完鬼片怕得想要一起睡的那些訊息。

被前輩刁難想要陽太來家裡陪我睡的那天。

做咖哩給陽太吃、穿著舞台服做愛、意外穿了情侶裝的那天……

「陽太……」

雖然只是一些簡單又看不出意義的文字,卻充滿了我至今為止與陽太的回憶。

在一整天正常的工作後已經緩和的情緒,此時又再度壟罩著我的視線。

我的表情逐漸變得苦悶,有種不甘心的難受感卡在胸口無法釋放。

「三枝小姐。」

「怎麼了?」

「我之後還可以……再跟陽太相處嗎?」

「事情順利處理的話,有這個可能性。」

這個黑夜中只有話語聲響的疑問,讓我下定了決心。

即使最後還是得面臨搬家的命運,我還是不想破壞掉與陽太的關係……像他這麼好的男人我才不想輕易放棄。

不只是作為一名炮友,而是因為陽太是我喜歡的人……第一次,打從心底喜歡上的人。

《為了再見到陽太,我會努力的》

我終於有了回應陽太的勇氣,發出這個宛如宣示的文字訊息。

不只是短暫的碰面,我想要的是可以跟之前一樣在陽太身邊過夜的日常——那個我冒了這麼多風險,而且不惜隱瞞三枝小姐才獲得的日常。






581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