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40_必定的離別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

.

好安靜。

只不過是回到了隔壁沒有人居住的時期,沒想到才幾週就會讓人感到如此寂寞。

明白這偌大的空間暫時不會有訪客後,彷彿做什麼事情都無法靜下心來。

事情發展得太快,幾乎是一個意外便宣告維持將近一年的日常就此結束。

去年也是這個季節,撫子搬到隔壁那擱置許久的空房。

也因為她的出現,讓無趣的生活多了不少煩人但有趣的事情。

曾幾何時枯燥乏味的大學生活,都因為隨時會突然出現的撫子而變得沒這麼無聊。

彷彿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只因為過於幸運而擁有陪在她身邊的機會,即使在學業上花費的時間變少了,卻因為有了目標而更有效率。

曾經會擔心自己是否會花太多時間在撫子身上,最終的結果反而因為她的存在,感覺什麼事情都得心應手起來。

一回到家我放下背包就什麼都懶得做,午後臨時停課我卻一點都沒有賺到的感覺。

似乎已經沒有太多值得期待的驚喜,不但沒有整理家務的心情,連回到遇見撫子前的狀態都感到乏力。

在燈都還沒打開的客廳裡,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卻是傳訊息給撫子,想讓她明白我還記得她。

《今天還好吧?》

在訊息沒有閱讀的提示後我便猜測她還在工作,接著就像是想要尋找什麼般走到了冰箱前隨意翻找。

如今內部的狀態早已與過去截然不同,不只過去藏著冰啤酒的深處現在空無一物,冷凍庫裡面還放著撫子最後多做的馬鈴薯泥,在保鮮盒內還好好地用保鮮膜分裝好每一人份的量,她告訴我這樣可以保存很久,但直到現在我都還不敢吃完。

想著那天撫子離去的身影,我在猶豫後還是取出保鮮盒中的其中一份馬鈴薯泥,如同想藉著這味道回憶起關於撫子的一切。

「還是這麼好吃……」

雖然撫子說搭配一點醬汁會更好吃,但微波完就這麼直接吃,依然能品嘗到跟常見的馬鈴薯蛋沙拉截然不同的口感。

我不曉得她放了什麼香料跟調味,吃過她這麼多次親手製作的料理,彷彿能從中理解撫子喜歡的調味方式。

雖然不到餐廳販售的料理這麼精緻,卻也沒有普通單身族那種隨隨便便只求填飽肚子的味道,似乎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讓我喜歡才做的。

本來以為繼續跟撫子待在一起,最讓我困擾的事情會是三枝她告誡不可以告白的禁令,如今卻連這個煩惱都沒資格去想了。

即使過了這麼多天,撫子最後從雙手傳來的顫抖還殘留在我的雙臂跟後背上,只能祈求她能安心地完成今天的工作並安然入睡。

《為了再見到陽太,我會努力的》

雖然中間並不是沒有跟撫子用訊息往來,但撫子在分離一整天後才回覆我的這則訊息仍別具意義,我甚至可以從這隻字片語的訊息裡,感受到她當時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留下這些話語。

雖然三枝跟撫子什麼都沒說,但我很清楚跟蹤狂的事情就算可以妥善處理,撫子能繼續住在這邊的可能性也很低。

要撫子把備用鑰匙留下,大概也只是我無謂的自我滿足,並祈求奇蹟發生的最後抵抗罷了。

「唉……整理一下客廳吧。」

與撫子離去時差別不大的客廳還沒有完全整理成該有的樣子,但我也明白想保留這個狀態直到永遠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撫子都已經下定決心做些什麼,我也不能只獨自沉浸在那股無法輕易消散的情緒裡。

在將餐具乖乖地拿到流理台清洗後,我便伸了個懶腰默默地整理起客廳那對過去的我來說,無法說得上整潔的環境。

我只不過是將被移動過的物品放回原本的位置上,光坐在沙發上就會意識到我跟撫子經常在此處纏綿的事實,以及她那無法細數的美好身影。

我搖搖頭避免自己再多想,想要將茶几整理好的同時,一直擱在桌面上被我遺忘的攝影機便應入了我的眼簾裡。

我想起了那天撫子說過的話,她本來想用這台有點年紀的攝影機拍下做愛的過程,她那衝動的想法在冷靜下來後並沒有真的實行。

但我在表明對她的過去有興趣之後,撫子並沒有將其收回,反而是告訴我可以私底下看裡面曾拍攝過的內容。

我基於好奇跟緬懷的想法掀開手持攝影機的螢幕,裡頭可以看見許許多多自動記錄拍攝日期的檔案,由於無法看見預覽的畫面,光憑這些日期幾乎無法判斷裡面的內容。

雖然此刻有一度猶豫是否該擅自打開來看,一方面相信撫子選擇留給我應該就不會有太多私密的內容,另一方面也是我無法忍住想要見到她的心情。

最後我還是決定放下無謂的思慮,隨便選了一個多年前的影片檔打開,似乎是一個比賽過程的紀錄,從畫面中也能感覺到是有人拿著攝影機在拍攝。

而畫面中心是個將頭髮束起的女孩子,看起來十分嬌小而且化上了一些強調五官輪廓的妝容,雖然氣質比現在更加俏皮活潑,但看起來就是撫子過去的模樣。

裡面的撫子笑得比我認識的她更加開心,跳著芭蕾舞的姿態似乎很享受關注跟掌聲,即使不是什麼規模很大的場合,她仍然用盡全力在自己的表演上。

我目不轉睛地將影片完整看完,在最後她完成一整段舞蹈後有禮貌地向評審跟觀眾致謝,最後則是在退場前開心地向鏡頭揮手,想必拍攝的人就是她的父親吧?

雖然外表比現在更加稚氣,也不如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般優雅,但那股喜歡受人矚目的純真氣息,似乎一直以來都沒有改變。

接著我也看到了撫子初中時留著及肩短髮唱歌的青澀樣貌,也看到了她換上韻律服嘗試體操的各種動作,這台攝影機幾乎就是她一路以來的表演記憶。

她的外表隨著年齡成長跟改變,似乎每一年都變得更加漂亮,加上愈來愈優雅成熟的氣質,對我來說現在的撫子已經是臻於完美的狀態。

而這些紀錄似乎就中斷在撫子的初中時期,一直到最新的一個影片為止,中間有兩年以上的空白時期。

我思索著其中的原因,大概就是撫子那有些黯淡的高中生活,讓她無法展現出自己光鮮亮麗的一面。

不想再去揣摩那些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的想像,我最終還是打開了這個隔了兩年多才拍攝的最後一個紀錄檔。

「我是徵選編號107,佐佐木撫子,今年十七歲。」

比起之前都是由父親架設或手持的拍攝畫面,撫子在影片開始錄製後才匆忙地從畫面外跑到鏡頭中心,而此時的她已經非常接近我所熟悉的樣貌。

撫子穿著短袖上衣跟運動短褲,似乎是因為太久沒有上鏡頭,又可能是很少用這個方式在鏡頭中出現,裡頭的她感覺有些緊張,聲音中也帶著無法隱藏的顫抖。

不過看得出來她已經演練過很多次,在說完自己的基本資料後便是簡單的自我介紹。

「我想要藉這個機會成為偶像,我從小就很喜歡被稱讚跟在別人注目下表演,曾經學過體操跟芭蕾舞。」

看著影片中起舞的撫子,我不禁將她的身影與我熟悉的那一面重疊在一起,那股渴望被擁簇又喜歡表演的熱情,似乎從小就存在她的心理。

影片裡的撫子雖然顯得緊張,但這種真實的一面就如同私底下的她一般容易親近,彷彿在用盡全力傳達內心深處的意志。

我繼續看著她分享自己的想法,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毫無虛假,跟我見到她私底下的每一次笑容一模一樣。

「我知道要成為藝人是很困難的事,但我會很努力讓很多人喜歡上我,並且成為大家喜愛的偶像!」

她笑著說出這些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言辭中不但充滿著信心,也飽含她想成為藝人的初衷。

一直以來她都沒有掩飾這個想法,她並不是為了帶給大家夢想或是成就完美無瑕的形象,一直以來就是用她純粹的本質去吸引他人的目光。

起初我從電視上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的她,直到愈來愈瞭解她不為人知的真實性格後,才明白她為什麼能夠將一個優雅的女偶像演繹得這麼完美。

縱使她任性又傻氣乃至於不服輸,但那毫無心機並希望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樣幸福的本性,正是她不知不覺中將完美的夢想帶給眾人的理由。

「唱得好差……」

看著影片裡在自我介紹後開始唱歌的身影,我不自覺埋怨起那有些走音的歌聲。

這不僅僅是因為緊張的緣故,還可以聽出她的技巧跟現在差別有多大,而搭配歌曲的舞步也顯得無比彆扭。

也正因為如此,我能明白這幾年間撫子究竟下了多少苦心,才能進步到現在符合當紅偶像稱號的程度。

在才藝表演結束後,撫子的臉上浮現的微笑並沒有減少半分,似乎對於自己的表現相當滿意,這個懵懂的自滿大概也是她不敢當面給我看的原因之一。

確認所有的影片都看過後,我將攝影機蓋上並好好收到咖啡桌的櫃子裡,等到撫子再次來訪的那一天才能歸還給她。

「撫子……」

我默默地喊出那令我思念的名字,確定無法短期內碰面的孤寂感,讓我僅僅只是與她分別幾天便難以忍受寂寞。

我在內心思索著自己還能替她做些什麼,不希望她一直以來努力的夢想在接下來受到比現在更多的影響。

不管是身為愛華的她還是身為撫子的她,我都不想輕易放棄。

就像是一個迎來改變的鐘聲,就在我最徬徨的時候亮起的手機螢幕,上頭寫著我無法理解全貌的訊息。

《八嶋,你最近有興趣打工嗎?》

如果再早個幾天我肯定帶著狐疑的心情來思考如何回應,如今卻沒有太多讓我猶豫的理由。

我知道她這個時間點與我聯繫肯定有特殊的原因,便不假思索地正面詢問。

《我想知道是怎樣的工作》

《在貼身照顧愛華的狀況下,我目前有些分身乏術,我需要一個能幫我陪其他偶像工作的助理》

《是指我嗎?》

《是的,就是你》

一邊回應訊息時,我也開始思考起她真正的用意,我認為這次的狀況跟之前在演唱會打工時不同。

《但我對這行一點都不懂》

《你是經營學科的高材生,相信教一教就懂了》

這完全是兩回事吧?我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她,就在我思考要怎麼繼續回應時她先一步繼續說出她的想法。

《時間並不長,暑假檔期較滿的時候幫我分擔陪伴的工作即可,因為不是正式的缺額而是我個人聘僱的,薪水會比行情還低不少,只不過你有機會可以在工作時見到愛華幾面》

我權衡她的提議,雖然能夠透過這個方式見到撫子讓我有些動搖,但考慮到時程我不認為我有辦法同時做好兩件事情。

而且撫子她說不定現在想要全心處理工作跟跟蹤狂的事情,我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擾到她的決心。

《薪水並非問題,而是我已經安排好其它工作了》

《是這樣嗎?那沒關係,那我再想其他辦法,打擾你了》

《不會》

在簡短的溝通後我關閉手機螢幕,不自覺盤算各種可能性後,才對於自己是否拒絕得太快感到後悔。

這應該是撫子她們陷入泥淖中的這段時間,我能伸出援手的少數辦法。

她願意讓我用這個方式接觸到撫子,想必情況已經進展到她會考慮這麼做的程度了。

我試著起身去尋找能讓自己分散注意力的事情,一抬頭便看見我掛在衣帽架上的領帶。

那在室內燈光下仍然能反射出光澤的領帶夾,馬上又讓我產生了睹物思人的情緒。

直到撫子離去前,我都未曾能想像自己會思念一個人到如此程度。

「該死的……」

我猛力抓了自己這幾天都懶得好好整理的頭髮,好像在琢磨人生中最困難的問題。

最終還是忍不住再次打開了手機,思考是否該硬著頭皮去多做一份助理的工作。

而還來得及再多傳一封訊息,另一個人傳來的訊息恰好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

《嗯,導演說我的演技很好》

這是撫子回覆我剛才疑問的答案,在文字訊息之後還特地傳了一個愛心的貼圖給我。

我狼狽地露出可笑的表情,想必鏡子裡一定是個難看的笑容。

《不是客套話嗎?》

《才不是呢!到時候播出陽太就知道了!》

《什麼時候播出?》

《不知道……哪會這麼快知道啦!》

《那妳就別說》

就像是幼稚的男孩為了掩飾自己的好感,我還是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毫無意義的挖苦。

但不管是作為一名支持者還是那個與她關係密切的男性,我都不免期待她到時實際播出的表現。

而撫子大概是正趁著工作時偷閒發訊息,接下來沒有馬上回覆時便沒有繼續去打擾她,等她有空的時候肯定會再留下一些沒意義的訊息。

這短短幾則訊息就讓我重拾了繼續過上一天的動力,等待她的回覆也成了我未來幾個小時中的莫名期待,也冷靜下來思考答應三枝的邀請究竟有多困難。

停止了好幾天的齒輪在這天開始重新轉動,全部的環節都扣在了一起,一切都如同劇本安排一般巧妙地交織成了一個連鎖的發展。

當這天晚上撫子說出她想見我的時候,我便明白無論是多麼艱困的工作條件,我好像都能產生拚勁去完成它。

《我好想陽太》

《我也是》

而我不知道從哪產生的勇氣與誠實,等發出後才意識到這似乎是我最徹底的一次告白。

但我並沒有感到後悔,這是我在有限的程度裡最足以表達思念的一句話了。

後面在鏡頭中看見她的臉蛋後,也讓我更加不顧一切想要去見她,不管是用怎樣的形式。

《對不起,我還是想詢問細節,以確認時間上是否有辦法配合》

在一個一點都不適合詢問工作細節的夜裡,我還是將訊息傳送了出去。

***

「謝謝大家今天來參加我的個人見面會!今天真的好開心!」

在一個說不上寬敞的會場裡聚集一百多名幸運抽中的歌迷,每個人都在撫子演唱數首歌後表現出極為亢奮的情緒。

除了事先刻意挑出來的嫌疑人之外,裡頭也有事先安排的工作人員,但以我的層級來說並沒有辦法得知誰是協助者,他們也不是全部人都明白這場活動真正的用意。

然而即使是這麼多陌生面孔,連我都能察覺到幾個特別令人在意的人,而等等輪流與撫子對話時似乎就能更清楚地明白我的直覺是否準確。

「那麼,非常感謝今天來參加見面會的各位,等一下請依照手中整理券的分組來排隊,並提醒本場次並不提供簽名,有想贈送的禮物也請先放置在禮物箱或轉交給工作人員。」

在撫子演唱完最後一首曲子後,她便跟所有人揮手小跳步回到後台讓主持人接手,這時間除了重新補妝之外也是在轉換場地時趁機休息。

而只有少數幾個人明白,等等的重頭戲對撫子她來說是多麼充滿壓力的環節,畢竟她可能要直接面對長期跟蹤自己的人。

而連日來兩頭燒的疲憊也稍稍困擾著我,在這個如此關鍵的時刻裡不免感到身體有些沉重。

但我也明白這次只要能夠妥善處理,撫子就可以從恐懼中暫時解放,我也才能擁有再次與她相處的可能性。

看著乖乖照著分組編號排隊的參加者,我根據三枝事先的安排觀察他們手中的入場手環,那看似隨機的顏色,其實都特別針對嫌疑人配上了最明顯的紅色手環。

而且為了讓撫子有足夠的時間確認犯人,他們都被特別安排在每一組的最後一位,如果臨時有什麼需要,可以在組別之間更自然地多安排時間給她。

「八嶋,這陣子實際看見她工作時的模樣,感覺如何?」

「只覺得……原來她真的是偶像。」

「還真是直白的感想,你得多學學如何誇獎人。」

看著握手環節順利地進行,前幾個嫌疑人也沒有引起撫子特別的反應,三枝便放鬆下來與在遠處一起觀察現場的我搭話。

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我明白她的語氣充滿著培育出當紅偶像後的自豪。

「唱歌跟舞蹈可以用後天的努力補足,但能否討人喜歡就是一種天賦了,這也是我們花費心力隱瞞資訊也要讓她成為偶像的原因。」

三枝拍了拍我的背,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感慨。

「起初察覺到真相時我真的非常惱火,只覺得她給我添了大麻煩,尤其她的身分又這麼敏感。」

「……現在呢?」

「還是覺得很麻煩……但她搬去新家沒多久,表現突然就變得更好,作為經紀人我也是很為難。」

接著三枝嘆了一口氣,彷彿用一種看著女兒長大的態度在對著我說話。

「但作為朋友,我還是很慶幸她能遇見對她好的人。」

「不……言重了……」

「謝謝。」

那無奈的笑容中充滿我似懂非懂的情緒,但感謝的心情是我才更需要對她說出口。

「這是我才應該說的。」

我微微點頭致意,在不引起他人注意的前提下盡可能表達出謝意,若不是她願意包容我們的任性,很多事情應該可以更簡單。

更不用說在如此艱困的狀況下,還允許我跟撫子單獨見面……這肯定不是一個藝人的經紀人會輕易做的決定。

「機會難得,那麼就再問你一次吧。」

當下一個嫌疑人正好結束握手後,三枝便趁這個機會將注意力轉移到我的身上。

雖然她的身高不比撫子高多少,此時震懾我的氣場卻好像隨時能把我壓垮。

「你是真心喜歡撫子嗎?」

前面的對話她一直避免提到當事人的名字,所以都沒有說出我們討論的對象是此時名為愛華的撫子。

而她提出這個問題時,是我第一次聽見她從口中說出自己藝人的本名,想必不是用經紀人的身分而是用朋友的身分在問我的。

「是的。」

面對這個提問我還以為自己會有所遲疑,但我下意識要表現出決心,彷彿這是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考驗。

「就算抓到兇手,安排她搬離現在的住處這件事也不會改變。」

「……」

「但事情全部處理完之後,你想對她說什麼都可以。」

與其說是一個承諾,反而更像一個補償。

但就算她給了我這樣的機會,我此時還不曉得要選擇怎樣的時機,以及到時該說出怎樣的話。

「……辛苦妳了。」

「彼此彼此。」

雙方的想法在這一刻都了然於心,視線也都一同聚集在撫子身上。

立場從一開始就不同,但同樣希望她能夠過得開心這點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喂……她的表情……」

「嗯,你留在原地。」

我們才鬆懈下來沒多久,便察覺到撫子的神情產生了異樣,三枝也移動到了隨時可以處理意外狀況的位置。

雖然已經將臉上的表情維持得跟平常無異,但我們都明白撫子在壓抑自己的恐懼。

而她此時面對的歌迷正好手上戴著紅色手環,不免讓我們接收到強烈的警戒訊號。

我也將注意力放在那個人身上,那陰沉少話且不斷握著撫子雙手的削瘦身影,馬上有許多熟悉的畫面浮現出來。

除了在球場上見到的背影,還有演唱會時購買商品的模樣,全部都好像清晰的片段般從腦海裡甦醒。

而不僅僅是如此,我終於意識到這個身影甚至出現在我的生活圈裡頭,我早就在超商裡面見過他好幾次。

不只是撫子的反應讓我確信兇手就是他,我過去的記憶也在證明這一點。

在握手的過程中,與他隔著一張桌子的撫子似乎很想逃避,但最終都努力忍下來了。

為了確認更多的資訊,撫子似乎還主動開口詢問他了一些話,可惜在嘈雜的環境裡又距離太遙遠無法聽到他們說了什麼。

我不敢輕易放鬆戒心,屏住呼吸深怕任何意外會突然發生,直到兩人的手分開並在保全提醒時間已經結束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在那個男人離去後撫子才忍不住顫抖起來,她看著自己的雙手好像在思考些什麼,幾度深呼吸之後才恢復成偶像該有的燦爛笑容以面對下一組的參加者。

由於明白最困難的過程已經結束,最後只要好好用純粹的服務心情來面對剩下的歌迷就行了。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輕鬆下來的心情,接下來的表現比我這陣子看見的她都還要更好,就如同我們的日常還沒崩解的那些日子般完美。

整個原本就是有特殊目的的活動,最終也在完成原定的計畫後順利結束,我也期望這可以成為一個句點。

但在整理人去樓空的會場時,我想起了三枝的話語——撫子搬離現在的住處這件事不會改變。

我只能將更多的想法壓抑下來,避免因為那渺茫的期望消失而過度地失落。

「什麼話都可以說……是嗎?」

在與善後的工作人員道別後,在三枝的指示下我先一步在車子附近等待,直到撫子換完衣服後跟我們一起回到飯店。

後門沒什麼人走動,一聽到兩雙腳的鞋跟踏步聲我就能明白聲音的主人是誰,其中一個節奏較快的清脆步伐肯定是撫子,隨後將視線轉向聲音的來源也證實了我的猜測。

由於在外頭不能隨便表現出任何逾矩的行為,在車子發出遙控鎖解開的聲響後,我便打開後門等待撫子上車。

「謝謝。」

「不客氣。」

就像是單純的偶像與助理般的對答,沒有任何多餘的感情在其中。

可是當我準備關上門去前座時,撫子卻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指著後座要我坐在她旁邊。

我抬頭望向另一側的三枝用眼神詢問意見,她露出一臉隨便我怎麼做的表情。

我點頭表示明白後,便在撫子上車後與她一同坐在後座,但直到我們三個人都坐上車,把音響跟冷氣打開為止,我都不敢輕易將助理的身分輕易放下。

「哈啊啊——終於結束了。」

「辛苦妳了,剩下的就是我們來處理了。」

「那陽太呢?有覺得我表現得好嗎?」

「很好,一百分。」

撫子整個頭倒在我的大腿上,完全不顧形象地來回磨蹭,我也只能伸出手稍微撫摸她的頭髮。

誇獎她的語氣已經壓低了情緒的溢散,卻還是覺得自己的聲音有著不少欣慰。

「妳很確定是那個人嗎?」

「我有試探了一下,他好像都知道我回公寓的時間……最有可能的人就是他了。」

三枝一邊看著後照鏡專心在開車上,一邊思索著撫子的回答,在沉默一陣子後反過來詢問我。

「八嶋呢?你有察覺到什麼嗎?」

「我有在家附近看過這個人,的確嫌疑很高。」

「我明白了,我會用大人的方式調查他,然後解決這件事。」

縱使整起事件還沒塵埃落定,但至少我跟撫子能做的都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就是靜待最後的結果。

撫子繼續把我的腿當成枕頭,呼吸隨著時間愈來愈平穩,看起來累得隨時會睡著。

從壓力中釋放開來的結果,終於讓她能夠去思考更多快樂的事情。

「這樣很快就不用住飯店,可以搬回去原本的家了。」

撫子說著這些話,但我不確定她是對誰說的。

由於三枝對此保持沉默,我知道自己必須說些什麼,可是已知的事實讓我無法與撫子一同感到開心。

「嗯。」

「我一直認為自己很喜歡變化……但有些時候,果然還是每天都一樣最好了……」

「嗯……」

我繼續撫摸著撫子的臉龐,嬌小的身體即使側躺在車子的後座上也顯得綽綽有餘。

呢喃的聲音隨著睡意愈來愈小,已經分不太出來是囈語還是呼吸。

看著能夠在工作過後輕易地入睡的體質,我再次認知到撫子真的是一個很容易睡著的人。




「又能回到……每天跟陽太……」

接著真的只剩下睡眠時的深呼吸,跟每一次突然在我懷裡睡著的鼻息沒什麼差別。

「椅背後有毯子,幫她蓋一下吧。」

「嗯。」

我努力不驚動到剛睡著的撫子,伸手從後方拿了三枝說的毛毯,稍微整理一下幾乎要露出臀部的凌亂裙襬後便攤開毯子蓋住她的身體。

由於會場離飯店有些距離,走走停停的行車過程應該足夠讓撫子好好睡上一覺,我跟三枝也盡量壓低音量避免打擾撫子休息。

「八嶋,你當初說能幫我到什麼時候?」

「到這個月底。」

「那還有不少時間……」

三枝小姐從後照鏡看著我的雙眼,似乎在確認我有沒有認真聽她說話,四目相交後馬上消除了她的顧慮。

「我下週要親自處理智代梨在她老家那個塊狀節目中的新單元,陪她一起去拜訪電視台。」

「會離開多久?」

「一整天,那天要由你來陪愛華。」

聽到她這麼說,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耳朵,這似乎是我完全沒料到的結果。

「你就按照行程來飯店接她,計程車的交通費記得留收據。」

「我明白了。」

「就算揪出跟蹤狂也不代表事情就結束了,無論如何都不要搭乘大眾運輸。」

我對著後照鏡點頭,我相信三枝也收到了這個回應。

「……除了這天之外,剩下的時間可能還會有幾次機會,要你來陪同愛華。」

「為什麼?」

三枝搖搖頭,肢體動作在告訴我這些事情沒有太多理由。

如果有理由的話,想必我也早就知道了。

「愛華搬家的手續,會在下個月初時辦好。」

這句話毫無關聯的話語,卻是給我的最好解釋——這是離別的補償。

而我需要做的正是在這稍嫌短暫的時間裡,弄清楚我應該留給撫子的話語。

與此同時,撫子那原本安穩而緩慢的呼吸聲,似乎也在這個瞬間稍稍改變了節奏。

「我瞭解了。」

我並沒有太多感傷的機會,兩頭跑的狀況並沒有因為跟蹤狂的事情解決而得到太大的改善,最大的差別或許是我來當助理的頻率變得沒一開始高。

三枝也會在情況許可下,幫我安排跟撫子一起工作的機會,在這段時間我幾乎每個禮拜都能見到她。

每一次撫子看見在飯店樓下的我,都會露出與工作模式截然不同的笑容,這讓我想到當初我們那承諾一個禮拜見面三次的時期。

人們總說幸福的時間會過比較快,時間一下子就來到最後一次陪同撫子工作。

我只要是單獨來飯店迎接撫子時都盡可能讓自己保持低調,但來了這麼多次,櫃檯似乎都已經認得我的模樣了。

為此我也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假裝臉上的那副眼鏡可以隱藏自己的身分,並極力讓自己完全像一個純粹的藝人助理。

雖然是難得的共處時光,因為本質上還是工作,所以無論是否在獨處的場合,我們都不敢閒聊工作以外的事情。

除此之外對彼此的稱呼也是橘跟八嶋,兩人都不敢隨便在這個時候掉以輕心。

不過三枝說已經好好處理掉那個跟蹤狂,在用職場跟親族的名義用各種手段施壓後,相信他之後會好好安分守己。

也多虧了這份工作,我有幸在電視正式播出前看見撫子演繹主要角色的樣貌。

可是就算逼近了我卸下助理職位的日子,我依然沒有決定好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

而且我明白自己害怕寂寞又懦弱,若是將好意說出口,想必回到一個人的生活會更加難受。

在最後一次的計程車搭乘後,也是我跟撫子最後一次來到這間飯店。

下車後我仰望著眼前高聳的建築,似乎有無數的話語想對撫子說。

「撫子。」

「欸……陽、陽太?我們還在外面耶……」

我在飯店的大門外停下腳步,雖然離我們最近的飯店服務人員還有數十步遠,但撫子還是被我的一聲呼喊嚇到了。

同時她也好奇我為什麼突然叫住她,便轉頭看向了我。

撫子身穿一身典雅的夏季時裝,裙擺在大樓下方特有的側風下被吹動著,高跟涼鞋則讓她嬌小的身軀看起來比原本更修長。

撫子大概也意識到今天是個有些不同的日子,她的打扮比起前幾次陪同時更加仔細,臉上的妝容跟配飾也顯得更加用心。

我也有意識到這一天的意義,早在出門前也好好準備了一番,但我們都沒有對這一天的改變表達意見。

「這一年來,我很感謝妳。」

「……我也是,我一點都不後悔那天主動邀請陽太。」

她說著只有我們明白的暗號,便是那個絕對能說得上最糟糕的相識過程。

撫子的嘴角隨著這句話吐出而開始上揚,我也因為瞭解她在說什麼而不免反射性地皺起眉頭。

我們此時只隔著幾個人身,對我來說卻好像是遙不可及的距離,如果失去鄰居的身分,不是助理的我跟撫子便不再有任何關係。

即使這一年來有多麼美好,在她搬離之後……便只能留存在彼此的回憶裡。

我不願意這件事情發生卻無能為力,只能一語不發地看著眼前那惹人憐愛的女性。

「陽太,我該進去了……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

「嗯。」

即使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我還是選擇將告白藏在心裡,希望跟撫子分離的日子不至於太痛苦。

撫子的眼睛瞇瞇的,聲音也有些細微的顫抖,臉上尷尬的笑意隱藏著我不得而知的情緒,但從顫動的雙唇我能明白她還有話要對我說。

而在她繼續說出更多之前,我感覺到一個推擠感從側身傳來,就像是走在路上被故意撞到肩膀的感覺。

「都是你的錯……」

我很快就發現撞向我的人就是我們揪出的跟蹤狂,我不曉得他是從那裡冒出來的,但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

而在我能理解狀況之前,隨著撞擊而來的是腹部的劇烈疼痛,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熱辣感。

「陽太!」

我聽見撫子尖叫的聲音,低頭便看見有什麼鋒利物體刺入我的身體,被穿破的衣物也迅速染成了腥紅色。

我來不及思考,但看著眼前雙臂無力的男人,我想到的是馬上抓住他避免傷害到近在咫尺的撫子。

而他的確也沒什麼力氣,他的手腕很快就被我扭住而無法握住刀具,但我似乎無法再多支撐幾秒。

幸好整個事情很快就被飯店內的服務人員還有行人注意到,他們蜂擁而上壓制了那個已經沒有凶器的男人。

看著他不再能夠威脅到撫子,一安心下來便失去危機時爆發的本能,不但抵抗不了疼痛而跪坐在地,隨後更因為無力支撐身體而躺下。

「陽太……為什麼會這樣……請幫我叫救護車!」

撫子一刻都沒有去理會那個已經被眾人壓制在地上的犯人,她匆忙地跪在我身邊,焦急的淚水全部灑在我的臉上。

而不管是我還是她的雙手,都被我的鮮血所染紅,我想要抬起手拭去她的眼淚卻擔心弄髒她的臉。

我努力保持清醒,但視線卻愈來愈模糊,快要看不清撫子的臉龐。

不管平常多麼努力鍛鍊身體,人體遇到這種事還是脆弱不堪啊……我無奈地這麼想著。

我好像從來沒看撫子哭得這麼慘,她果然還是笑起來的時候比較好看。

幸好,那個男人一開始攻擊的對象就是我,而不是撫子……

對,我應該要好好跟撫子告白才對。

「抱歉……」

不是道歉,應該是要說更直接的。

已經沒有力氣了,得選擇更加簡單的話語,我隨時會失去意識。

「我……」

突然的呼吸困難讓我無法好好說話,視線變得一片模糊後只能透過耳朵聽見撫子的聲音,身體也從熱燙的難受感迅速轉變為發冷。

如果真的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早知道不管三枝當初怎麼說,都要不顧一切告白才對。

但別傻了……那跟膽小鬼無異的我,根本沒有那個把「喜歡」完整說出口的勇氣。

就算是到了最後一刻,也是如此。



708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