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0814BB_edited.jpg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41_相戀的事實(上)※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三枝小姐的陪同下,我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連續劇全部後製完成的殺青慶功宴。

起初對於這樣的場合還有點陌生,畢竟之前從未參與過類似的演出,但當了人氣偶像歌手這麼久,我對這種場合還是很熟悉的。

 

雖然還沒有全部放映完畢,由於目前的收視率反應還不錯,所以會場也能看到帶著笑容的關係人士跟贊助商。

不過有時候會很感謝隱瞞真實年齡的人物設定,至少像這種場合還能理所當然地喝著果汁,無論如何都不會被勸酒。

當然等到連愛華的設定都成年之後,我想這樣的情況還是少不了吧?

 

「您好,我是週刊MONDAY的記者,請問能訪問愛華小姐幾句嗎?」

 

在慶功宴上有文字記者遞了名片來採訪,我看了一眼三枝小姐之後就得到了訪問許可,便轉頭讓記者提問。

前面幾個都是關於劇情跟角色內容的問題,也有問到一些關於拍戲時的心境。

正當我差不多要放鬆下來隨心所欲地回答時,卻突然來了一個讓我難以回應的疑問。

 

「看來愛華小姐的表現還是很好,請問之前的持刀傷害事件有對妳產生什麼影響嗎?」

「不好意思,這邊是慶功宴,這些跟本劇無關的問題我們應該有說明要特別安排……我可以直接跟你們編輯長聯絡,並告訴他雜誌被封殺是因為有記者不遵守訪問規範。」

 

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三枝小姐馬上伸出手打斷對話,她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在說:「我這個經紀人就在這裡,虧你還敢問這樣的問題。」

而三枝小姐馬上看著名片上的姓名,眼神銳利得像是隨時會把那名記者給宰了。

 

「你現在道歉並正常訪問的話,我可以忘掉你剛剛的失禮,並允許你繼續提問關於本次演出的內容。」

 

那名記者在三枝小姐的氣勢下很快就做出了道歉,後續雖然也有繼續訪問,但可以看見他變得有些畏縮。

或許是沒料到三枝小姐的態度會如此強勢,也沒想到她能直接聯繫到自己的上司並決定採訪權,馬上就為了自己的前途而放下姿態。

訪談的焦點轉移到我對其他演員的看法,也有在片場都如何互動的問答,總歸而言還算是不錯的過程。

 

「他們雜誌平常還挺正經的,但偶爾也會有一些八卦類的內容……剛剛那個問題,八成也是上級授意他這麼問的。」

「嗯……」

「果然不能掉以輕心,沒去找人打招呼而是留在這果然是對的。」

 

三枝小姐跟我看著訪問完離開的記者背影,不約而同地發出了無聲的嘆息。

 

「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要對那件事發表看法。」

「嗯,我知道。」

 

三枝小姐說的就是陽太被跟蹤狂拿刀刺傷的事件,一想起那天陽太腹部出血地倒在我面前的景象,我的雙手到現在還是會顫抖。

而連發現被跟蹤都沒有因此請假的我,因為這個意外而被迫待在旅館好幾天,在三枝小姐許可前都不准隨意離開。

由於我也不能去醫院探望陽太,一切的消息都是透過三枝小姐轉告的,只能在家害怕地祈求陽太不要出事。

 

陽太幸運地沒有傷到要害,直直捅進腹部的刀身全部閃過了內臟,但大量的出血還是讓他待在加護病房好幾天。

原本想要用非正式手段來處理的跟蹤狂,也變成可以用法律形式讓他從我的身邊完全消失。

然而不管最後的結果怎麼樣,我相信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在我的眼前刺傷陽太的事實。

 

預定的搬家計畫並沒有因此產生改變,原本那一絲和平收場就能搬回原本住處的妄想,也如此無情地被打破。

由於陽太很有可能會因為跟我扯上關係而受到關注,三枝小姐嚴令我這段時間絕對不能跟他聯繫,任何訊息都不准發送過去。

所以除了陽太沒有生命危險之外,後續的任何變化都沒辦法得知,三枝小姐也沒有要主動告訴我的意思,彷彿是在暗示我暫時不要跟他有任何聯繫。

但一想到我連最後的一句謝謝都沒辦法對他說,胸口總會產生刺痛的難受感。

 

將近三個月沒有跟陽太聯繫,我已經累積了難以想像的寂寞,甚至是永遠無法再聯繫的恐懼感。

但三枝小姐告訴我只是通話的話肯定有機會,只是現在還不到時候,要我再忍耐一下。

然而未來能夠再次聽見陽太的聲音,也有可能再也沒辦法觸摸到真正的他,想到這裡就讓待在慶功宴這個應該要開心的場合,變成一個思考該怎麼度過又一天寂寞的痛苦時間。

 

「今天可以去三枝小姐那邊過夜嗎?」

「今天……可能不太方便,不過到深夜前我可以陪妳出門消磨時間。」

「是也不需要如此啦。」

 

我開口向三枝小姐詢問今晚能否跟她待在一起,她先盯著我看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表示沒辦法配合我。

而明明被拒絕的人是我,她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比我還失落,反而是我露出狡猾的笑容。

 

「三枝小姐是要跟男友先生一起過嗎?」

「……可以這麼說。」

「然後在我平常睡的那張沙發上做愛?」

「這種話題妳總是記得的特別清楚啊。」

「哈哈哈……誰叫妳說我是好色的女孩。」

 

我知道表現出太過失望的模樣,會比提出這個請求更讓三枝小姐困擾。

而也有自己生活的她,肯定也會顧慮到現在沒辦法跟陽太見面的我,不敢將跟男友先生恩愛的一面展現出來。

即使現在的我有任性的本錢,我也不想沒有上限地一直麻煩三枝小姐,只能用調侃來結束這段對話。

 

「妳不再多吃一點嗎?」

「的確……應該多吃一點呢。」

 

看著自助吧的美味料理,照常理來說我應該要很有興趣地每一個都夾一點來品嘗。

但這陣子用餐變得像是一個義務,只是為了讓自己能有體力維持工作,並且不至於讓自己瘦下來的必要過程。

 

「妳不能再更瘦了。」

「我有在努力了啦……」

 

回應三枝小姐的叮嚀,我將盤子裡的起司蛋糕放進了嘴裡,並努力感受它美味的地方。

 

「愛華,哈囉——」

「啊,晚安。」

 

正當蛋糕還嚼到一半時,其他跟我一樣是主要角色的演員聚在一起向我搭話。

在出演偶像劇的這段時間裡,戲外也會跟他們有聯絡,也有特別建立一個私人群組來閒話家常。

對於長期以來的交際圈都限制在CYRA之內的我來說,成了這段時間難得的額外社交來源。

 

就在他們向我搭話的瞬間,三枝小姐便退開了幾步讓我能更加自然地應對。

而提到慶功宴之後要不要幾個人再去唱歌的時候,三枝小姐並沒有替我決定,而是用眼神告訴我想怎麼做都可以。

雖然會需要讓三枝小姐接送,不只在工作上可以跟其他同行保持良好關係,也能讓我多一些不用胡思亂想的喘息時間,我想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

答應後用眼神跟三枝小姐再次確認時,她也用守望般的眼神告訴我做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天晚上在慶功宴結束後我就跟著大家一起去KTV唱歌,由於跟其他人一起行動,去程時三枝小姐並不需要陪同。

跟其他童星或是舞台劇出身的人不同,以唱歌出道的我很自然被拱去唱CYRA的歌曲,雖然氣氛很熱絡但我懷疑他們是瞄準這件事而來的。

不過我也豁出去滿足大家的好奇心,不但唱了好幾首還秀了幾個配合歌曲的舞步給大家看,或許對我們來說這是比慶功宴更值得開心的活動。

 

回程時是三枝小姐接送的,車子穿越單調的街道時,感覺時間又再次緩慢下來。

而即使時間感受得如此緩慢,又像一轉眼就回到了那陌生的新家。

這裡的保全措施又比之前的家更加萬全,理論上我應該要覺得安心,卻不自覺感受到了封閉環境的壓迫感。

 

當拿出鑰匙開門時,即使我再怎麼想忽略,也總會看見我無法使用的備用鑰匙。

數個月過去了,陽太家的一切還是感覺歷歷在目,甚至比我現在的家更讓人熟悉。

 

「我回來了……」

 

打開客廳的燈,總覺得整個環境好讓人沒有歸屬感。

今天是連續劇殺青的好日子,後頭也有許許多多試鏡成功的電視劇等著我出演。

但獨自搬到了陌生的新家,還是讓我不由得想起跟陽太在一起的時候有多快樂。

 

我慢慢走到了客廳,即使能帶來的用品跟家具都轉移到這了,還是有許多沒辦法習慣的地方。

跟過去住了一年的住處相比並沒有變得簡陋,這個地方完全沒有我跟陽太的回憶。

 

「陽太……」

 

我倒在沙發上,想著這是我本來用假身分進行演藝生涯時就應該體會到的孤獨。

如果沒有遇見陽太的話,即使多麼寂寞,我應該還是可以忍受下去。

但陽太帶給我的溫暖,已經讓我無法承受這個宛如在寒冬中赤裸的冷冽,只有他的體溫可以緩解這個難受。

 

我回憶起那天因為寂寞而第一次提出邀請的畫面,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我躺在沙發上自慰的聲音被聽見。

我想著這一切是這麼荒唐,卻又不自覺認為每一個巧合都產生了美好的結果。

隔壁沒有住人的空房如今空蕩蕩的,隔音也比過去的公寓更好,我想現在的我不管怎麼做都不會被發現在做什麼。

 

「嗚……」

 

我伸出手探進裙底,才只是輕輕撫摸就產生了好多的懷念感。

那裝有許多情趣用品的箱子我已經許久沒有打開,來到這裡後的日子我都是只用手來排解過多的性慾。

並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該怎麼享受這個過程,就像少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物讓我無法用萬全的心情去做準備。

所以每一次的自慰都像是現在這樣,有些突如其來,卻又發生得合理無比而讓我無法停下。

 

「真是的,為什麼……一直想起來啦……」

 

我回憶著跟陽太做愛的美好回憶,想像他每一次填滿我的快感,我透過內褲愛撫著陰蒂,卻遲遲感受不到迎來能高潮的興奮。

我現在做的一切都在提醒我,陽太給了我太多的快樂,現在沒有他都變成了一種空虛的體驗。

我的身體仍然渴望著他,好幾個月都沒有被任何事物進入的地方,變成沒有陽太就無法被滿足。

 

我的手指不斷在內褲中心繞著,不時輕輕地頂弄隔著布料的凸起輪廓處,快感依舊蔓延在全身的各處。

多虧自己的敏感體質,當伸進裡頭直接撫摸時,剛開始稍微用力就忍不住發出了快樂的呻吟。

我腦海裡的陽太正不斷挑逗我的乳頭,這也讓我下面變得愈來愈濕,直到內褲都沾滿了水痕。

 

我想像要以前那樣盡情地享受身體的快感,但感覺沒有他就無法達到那個巔峰。

雖然身體還是感覺一樣舒服,眉心也順勢緊縮在一起,我卻無法分辨這幾滴淚水是為什麼產生的。

明明跟以往一樣輕易地就高潮了,內褲也被我弄濕得一塌糊塗,但筋疲力盡的感覺總像少了一些什麼。

 

我吐了一口無奈的嘆息,乖乖脫下身上的衣服去洗了個澡。

即使有很多慾望的缺口還沒能得到填補,但我沒有想要再多做什麼的想法。

若不是生理的需求達到我無法負荷的滿溢,我也不想輕易地用這麼空虛的自慰來滿足自己,反而會愈來愈寂寞。

 

我躺在床上準備入睡時抱著小太郎,心中產生了一絲絲的虧欠。

當有陽太陪在身邊的時候,我好像幾乎忘記了這個從小到大的夥伴,如今很寂寞的時候才再次依靠他。

 

「對不起,這陣子又要讓你陪我了。」

 

閉上眼睛後,這裡比之前住的地方更加安靜,不管是外頭的聲音還是隔壁的活動氣息。

我回想起那隔音不太好的公寓,經常能聽見陽太在走路的聲音,即使待在家裡也知道他在做什麼。

而明知道不可能,這幾天我卻總感覺隔壁的空房好像有人在活動的痕跡。

 

我想著或許夢裡就可以跟陽太相遇,在意識模糊的時候想起了第一次跟陽太發生關係的那天。

明明對彼此一點都不了解,甚至是在接吻後才知道彼此的名字,身體卻從本能明白對方想要什麼。

那甜美又溫柔的感覺,從第一天開始就不斷累積起來,直到最後膨脹到我無法容納的程度。

 

抱著小太郎多少還是讓我的心情能沉澱下來,我最後還是幸運地一覺睡到了天亮,但起床時的心跳比正常清醒時更快一些。

明明沒有做任何的夢,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卻如同做了什麼驚心動魄的噩夢,讓我迫切地想要尋找安全感。

幾乎像是抓到了浮木,明明四個人都工作很繁重的當下,卻恰好讓大家都一起碰上了休假,想必也是三枝小姐難得能放心跟男友先生待在一起的機會,也難怪昨天她會露出這麼為難的表情了。

我詢問大家要不要找個地方聚聚,最後便決定早上就過去悠步家一起玩,然後直接在她那邊吃午餐。

 

***

 

「愛華……可以幫我攪拌一下那個嗎?」

「好的,沒問題。」

 

悠步用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著我跟怜,眼神中充滿著對於餐點的期待。

由於早上沒有要特別去哪裡,我只穿了一件連帽長版衛衣就出門了,其他人也都是相對居家的打扮。

到了悠步家的時候才知道今天她爸媽都不在,原本的安排就是想讓我跟怜幫她準備今天的午餐,不然弟弟妹妹又要抗議了。

大概是把全部的工作都交給我們有點過意不去,她至少是全程待在廚房看著我們,而弟妹則暫時讓智代梨在客廳陪著他們玩電動。

 

「抱歉啦,我真的做不出能吃的東西。」

「是無所謂啦,但妳一開始就跟我們說不就好了。」

「因為直到最後一刻,我都還在天人交戰嘛。」

 

悠步對著正在替怜攪拌醬汁的我道歉,但她的態度不像有太多歉疚的樣子。

即使是像這子四個人聚在一起的難得場合,長期投入在偶像事業裡的我們,也總會不自覺提起工作的事情。

 

「怜最近在準備個人出道的專輯吧?還順利嗎?」

「嗯……好像……已經要準備壓片了。」

「哇!那不就快了嗎?好期待喔!」

 

我趁著怜手邊沒這麼忙的時候隨口問了她,而她一開口就是很棒的好消息,在一旁聽著的悠步也馬上表達了誠心的喜悅。

 

「好好喔——愛華當了演員、怜是歌手,智代梨又有主持的工作……我卻變成了綜藝咖……」

「也沒什麼不好的吧?聽說妳有上節目的時候收視率都會特別好,網路上都說妳是無形象美少女呢。」

「都不曉得愛華妳是在挖苦我還是在稱讚我耶……」

「當然是稱讚啊,我經常誇妳可愛可是從來沒說謊過喔,而且妳還有很多成長空間呢。」

「嗚……我不想啦,胸罩好像又快穿不下了……」

「我才不是在說胸部!話說,妳這句話才是在挖苦我們兩個吧?」

 

雖然是沒什麼意義的對話,但我們還是笑得很開心,即使相處的時間變少了也沒有讓彼此的感情變質。

該稱讚的時候就稱讚、能調侃的時候就調侃,以及能關心的時候就關心,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熟悉的CYRA。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八嶋先生的事情好可怕喔。」

「幸好愛華沒有受傷……」

「這麼近距離看見別人被刺傷,用想像的就起雞皮疙瘩了。」

 

悠步看著我的臉想起了陽太的事情,我連續好幾天驚魂未定的模樣她們都看在眼裡。

雖然只是短時間的合作,但作為曾經的同事被狂熱粉絲刺傷的事情,仍然會給她們帶來一些陰影。

對詳情不清楚的其他人來說,她們的理解就是三枝小姐的臨時助理替我擋下了攻擊,然後就再也沒有機會看見他出現了。

就像擔心我還有不安尚未掃除,兩人一提起這件事情後就用擔心的眼神望著我。

 

「雖然是真的很可怕,但我沒事了啦……」

 

我揮揮手試著消除腦海裡那天的畫面,除了不想讓自己想起陽太的血沾在手上的感覺,也是怕對他的思念又一口氣湧出。

本來跑來悠步家就是為了忘記孤獨的感覺,我可不想在她們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接受到多餘的安慰。

 

「好了,我們快點做好午餐,之後一起吃飯繼續玩吧!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把醬汁完成之後便轉身逃離悠步跟怜的視線,並投身在備料中讓自己暫時不用去想除此之外的事情。

最終我們一起享用怜做的美味料理,悠步的弟弟妹妹都露出無比滿足的笑容,但笑容的背後卻是充滿了平時由姊姊幫他們做飯的血淚。

 

「怜真的很厲害,每次都可以做得這麼好吃。」

「謝謝……愛華也有幫忙……」

 

一直在陪伴小朋友的智代梨吃了一口,馬上便發出驚艷的讚嘆,而被稱讚的怜則是害羞地低下頭。

 

「欸……我也有幫忙啊。」

「端盤子嗎?」

「不要這麼輕易戳破啦!」

 

悠步指著自己邀功,但很快就被智代梨戳破這個梗。

下午我們拋下所有煩惱,就這樣簡單地四個人聚在一起打鬧,對她們來說是少了學業跟工作的煩惱,而我則是放下了思念而產生的寂寞。

但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當太陽準備下山時,我知道我必須要回到那只有我一個人在的家,離去前悠步叫住了我,眼神比平常更加認真一些。

 

「愛華,覺得寂寞的話,隨時可以找我們。」

「咦?為什麼這麼說?我看起來……是這樣嗎?」

「嗯。」

 

原本以為只是悠步的客套話,但就在我反問的時候她們三個人都異口同聲地點頭肯定。

我眨了眨眼睛訝異地掃視三人的表情,果然怎麼樣隱藏都不可能瞞過她們。

 

「我知道了,有機會……我就會跟大家撒嬌的。」

 

離開時我揮手向大家告別,由於怜直接由哥哥接送回家了,只有我跟智代梨一起前往車站。

自從陽太受傷之後,比起悠步跟怜,她幾乎沒有詢問我關於陽太的消息或是我個人的情況。

由於還沒到尖峰時刻,如今一起坐上同一班沒什麼人的電車,智代梨才在獨處時開口提到陽太的事。

 

「愛華,八嶋先生的狀況還可以嗎?」

「唔……我不清楚耶,傷勢似乎沒有大礙,但我們沒有特別聯絡。」

 

由於我依舊需要隱藏這份關係,我只能大致上回應最貼近事實又不會過度透露的答案。

但智代梨的表情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被車窗外一閃而過的夕陽所映照的表情,看起來格外溫柔。

 

「雖然不確定發生什麼事了,但跟愛華最近這麼落寞跟這件事有關嗎?」

「……果然瞞不過智代梨嗎?」

「我大致上有猜到一些,但愛華不希望被發現的話,我就裝作不知道是誰吧。」

 

我點點頭,不只是因為智代梨比其他人都更加敏銳,這個時候的我也沒有心力去否認這件事了。

反而她察覺到我跟陽太的關係,在這個孤獨的過程中讓我得到了些許的慰藉。

或許她早就明白這一切的模糊輪廓,但一直沒有說出她究竟察覺到了多少。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愛華,但我可以說一下我自己的秘密。」

 

智代梨停頓了一下,露出了不像她這個年紀該有的成熟笑容。

 

「前陣子在家鄉拍攝固定的節目,外景地點就在祐介家附近,我心裡想的都是好幾個月沒見到他了。」

「智代梨……」

「我明知道不能亂來,我還是偷偷跟佑介見面了……」

 

我有點沒辦法掩飾自己的訝異,如果沒有口罩遮擋一定會看見我張大嘴巴的驚訝表情。

但沒過幾秒,這個訝異就因為明白智代梨是在安慰我,而變成了誠心的欣慰笑容。

 

「沒想到智代梨也很大膽耶。」

「對不起。」

「但跟我的比起來,或許只是一個很小的犯規而已。」

「是嗎?」

「嗯,哪一天有辦法說出來,一定會讓妳們都嚇一大跳的。」

「呵呵……真好奇會是怎樣的事情呢?」

 


智代梨坐在我身旁牽起我的手,她的手燙燙的,在泛紅餘暉下那瞇起眼的笑臉似乎有些害羞。

我們看著對方相視而笑,好像都能明白此時心裡在想些什麼。

在因為要下車的車站不同而必須分開時,我努力保持自己的成熟,對智代梨的關係表示感謝。

 

「等智代梨哪天方便,我可以再多聽妳說說佑介的事情嗎?」

「嗯,愛華也是。」

「謝謝妳,智代梨願意告訴我這些,我的心情好很多了……」

 

向智代梨道別後我走在街道上看著更加西沉的夕陽,一邊思考今天究竟該怎麼消磨今晚剩餘的時間。

如今處在兩份大型工作之間的銜接空窗期,我反而希望自己能夠更忙一點,至少讓自己胡思亂想的機會能少一點。

 

再次回到保全措施比過去更森嚴,光是進到電梯口就要經過兩道感應鎖的公寓,外頭連應該算熱鬧的黃昏時段都顯得寂靜無比。

我點頭向全天輪班的警衛致意,據三枝小姐所說同公寓裡面也有一些藝人居住,所以對住戶隱私的保護更加全面,是對我來說再適合不過的新住處。

 

在封閉走廊裡等待電梯時我便摘下了口罩,看著電子螢幕上的數字慢慢跳動,直到它發出到達時的清脆提示音。

我沒有刻意在想什麼,但不經意的低頭發呆時,我並沒有留意周圍的狀況,也沒有去注意有什麼腳步的聲響。

在我進到電梯裡只按下自己的樓層並放著讓電梯門自己緩緩關上時,幾乎已經全部閉上的門又重新打開來。

我知道這是有人在後頭也想要搭電梯的意思,便下意識往裡頭走了一步避免讓自己站在電梯的中央。

而那從敞開的電梯門外緩步進入的下半身,讓我突然產生了生理上的困惑反應。

 

「……咦?」

 

這一瞬間的震撼讓我遲遲無法言語,難以置信地抬頭望向那對我來說太過高大的俊俏身影。

我幾乎不能再更確信了,眼前的人就是陽太,但無法理解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腦袋,瞬間變得一片混亂又無法整理思緒。

我應該要撲上去擁抱他的,但腦海裡湧現出來的無數個問題,似乎讓時間跟我的動作都全部凝結成一塊。

 

他自然而然地走到我的身旁,就像過去每一次我們一起搭電梯時那樣,但我們並沒有透過電梯的鏡子用側眼偷看,而是就這麼直視彼此的雙眼。

等到電梯門再次自己關上後,我才忍不住打破寂寞,用顫抖而結巴的聲音開口。

 

「陽、陽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陽太的神情並沒有太多猶豫,就像是一開始就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我搬到了妳的隔壁。」

「……怎麼會?」

 

我的心臟好像在聽到陽太的回答後停止了跳動,這個答案簡直讓我措手不及。

我盯著他的眼睛試圖理解他的話語,但我的喉嚨越乾得無法順利說話,身體也完全不能動彈。

他的雙眼好像也在注視我,表情跟前一刻比起來變得非常不自在,但嘴角依舊毅然地動了起來。

 

「抱歉,一直沒跟妳連絡。」

 

不等我理解這句話並做出反應,陽太馬上接著繼續說道。

 

「我來見妳了。」

「等一下……我不太懂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臉龐一瞬間像是燒起來一般,鏡中反射的膚色也看起來像燒紅的木炭。

 

「我、我還沒辦法理解……解釋的先後順序呢!?」

 

我急忙伸出手,就像是要確認眼前的他是不是幻影,但他摸起來就跟我的記憶中一模一樣。

如果不是意識到自己還在電梯裡面,我應該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這樣撲上去抱住陽太。

 

「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

「這幾天晚上,剛好都沒遇到而已。」

 

陽太說得很輕描淡寫,一點都不明白我這幾個月是在多寂寞的情況下度過的。

可是見到他之後一口氣消散的空虛感,好像所有內心的空洞都被他的存在給填滿了。

電梯門打開後,我急急忙忙踏出去,仍舊不敢想像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我跟陽太就像過去那般並肩走著,我用試探的方式伸出手,當指尖觸碰到他的瞬間,他就反過來緊緊牽住了我。

 

「等等,陽太要回家嗎?」

「……我還沒搬完。」

「那……去我家嗎?」

「嗯,就去妳家。」

 

明明過去都充滿了餘裕,此刻的我卻在提出邀請時羞紅了臉,將三枝小姐無數次不要帶任何人進家裡的叮嚀遺忘殆盡。

這如同奇蹟的瞬間就是我一直引頸期盼的重逢,但看著陽太那依舊沒甚麼表情的側臉,我仍然有些許的不滿想對他說。

 

「能見到陽太很開心,而且還又搬到隔壁什麼的……」

「嗯。」

「可是陽太如果先告訴我,我就能穿得好看一點了。」

 

我看著身上的衛衣,對於自己用這個造型迎接感動的再會有點不太開心。

如果知道陽太會出現,我就可以打扮得很好看來面對久違的他了。

 

「因為先提醒妳的話,我可能就會沒勇氣說出口。」

「嗯?沒有勇氣說出什麼?」

 

陽太沒有馬上回應我,跟他以往那樣惜字如金的態度如出一轍。

我插進鑰匙打開門時,不由得期待起等等能被陽太抱著又吻著,然後滿足我這幾個月來都無法被滿足的慾望。

然而就在我半個人踏進家門,最沒有防備的瞬間,跟在我身後的他才突然開口說了話,而且還是我始料未及的話語。

 

「我喜歡妳很久了。」

 

這句話簡直是將我的雙腳定在原地的魔法,但我急急忙忙轉過上半身盯著他,深怕自己聽錯了什麼。

陽太那臉上的神情就好像鬆了一口氣,以及終於把該說的話語說出來的解放感。

我還在懷疑自己聽見了什麼,他順勢跟著我進到屋裡,在狹窄的玄關處幾乎完全貼在一起,他此時的臉龐好像比我還要紅。

 

「門……要先關起來嗎?」

「嗯,麻煩……你了……」

 

我尷尬得連話都答不上來,在大門關上後就急忙埋在他的懷裡避免表情被看見。

久違的擁抱就在眼前,我慢慢伸出手抱住陽太的腰際,告訴這陣子我有多想念他。

 

「陽太,我好想你……」

「嗯,我知道。」

「剛剛那句話……是認真的嗎?」

陽太停頓了一下,雖然臉蛋跟耳根都紅到不行,可是並沒有避開我的注視。

他回應了擁抱並輕輕托起我的身體,那迎上來的深吻喚醒了我最珍貴的記憶。

 

「認真的,我很久以前就應該說了。」

 

我的胸口猛然一震,好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雙眼瞇起露出滿足的笑容。

好像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刻,然而不只能見到陽太,還能聽見這個從未期待的告白。

我在他的懷裡待了許久,直到他的嘴唇慢慢遠離我,抱緊的雙手也逐漸放開才放鬆自己的身體。

可是太久沒有跟陽太溫存,在深刻的一吻後我似乎比想像中更加癱軟,只能繼續倚靠在陽太的胸前。

 

「陽太……告白的時機挑選得太糟糕了啦……」

「抱歉。」

 

陽太沒有多做解釋,但我隱約能猜到他覺得準備得太齊全,反而會沒辦法好好說出口。

即使這是個宛如偷襲的愛意,也絲毫沒有減損我心中的喜悅。

我算不出來,這究竟是第幾次陽太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也不曉得到底是第幾次覺得驚喜。

他總是在我最沒辦法預測的時候出現,接著又一下子滿足我對他的思念,使我每次都無法自拔地淪陷。

 

我凝視著陽太,心中有太多想要跟他說的話。

我也想要好好回應陽太的感情,但炙熱的體溫已經讓我沒辦法好好思考,在整理情感之前我的身體有更迫切的需求

當陽太想再一次親吻我時,我貼著他的身體撒嬌著,告訴他我現在想要在這之上的事物。

 

「我們……先不要站著好嗎?」

 

情慾早就超過了我能忍受的極限,在脫下鞋子後我就牽著陽太回到客廳。

早已是完全不同擺設的新家,陽太卻依舊熟練地將我輕放在沙發上,並輕輕撫摸起我的大腿。

沒有更多對話的當下,最明顯的聲響是我們的喘息聲,其中也透露出我們如今的恍惚狀態。

 

陽太吻著我的頸部,讓我發出輕聲嬌喘的同時繼續往我的腿根處探索。

他的手恣意在我的身體上遊走,手掌傳來的溫度好像都滲進了肌膚的深處。

 

「果然……想穿得可愛一點……」

「我覺得現在就很好。」

 

陽太的語氣比以前還要溫柔,但即使是他有無數挖苦過我的地方,卻總是盡可能在稱讚我的身體。

如今也感覺毫無虛假,他興奮的呼吸也在證明這件事,緩緩地用手臂勾起我的下襬,直到我的內褲逐漸顯露在我們的眼前。

而素色的純棉內褲讓我的濕潤無比明顯,即使不刻意去注視也能看見細長而暈開的水痕。

 

「嗚嗚……內褲、也應該要更好看的……」

 

陽太沒有理會我的微弱嗚咽,很快就用手指搓揉起我已經濕成一片的地帶,用動作在訴說他一點都不在意。

只是輕輕一碰,那不屬於自己指尖的挑逗就讓我感覺飄上了雲端,一切是這麼超脫現實,卻又那麼地熟悉。

這個感覺太久沒有體會到,我的身體差點就要忘了被陽太撫摸的感覺,可是才只是摸了這麼一瞬間,全部的快感就甦醒過來了。

雖然沒有刻意去準備,也沒有為了這一刻做什麼增進情趣的事情,但性器好像比狀態最投入時都還敏感。

 

我的顫抖比平常更劇烈,這也讓陽太的動作稍微放緩下來。

他望向我的迷濛雙眼確認我是否感到不適,但他很快就從我的表情察覺到我很喜歡。

 

「胸部,也可以嗎?」

「好……陽太,想怎麼做都可以……」

 

陽太對下面的逗弄逐漸放緩,隨後停下拉起我的衣服直到完全露出胸口,並從後方慢慢拉起我的胸罩。

他像是要回憶我的嬌小跟柔軟,輕輕用掌心感受著我稍微隆起的曲線,接著在我的乳暈附近輕柔地畫圈。

就算沒有直接刺激到重點,我仍然能感覺到乳頭在陽太的愛撫下不由自主地一步一步挺起來。

 

在我全身都變得更加興奮之後,陽太的手又繼續玩弄起我的陰蒂,但這次是從內褲的側方鑽進來,直接用指腹挑出我的弱點開始撫摸。

而他那一開始吻著我脖子的雙唇,也一路向下親吻直到越過鎖骨處,在另一手搓揉乳頭的同時,還幾乎不留給我任何餘地般吸吮著另一側的胸部。

數個月來都只能用自己的手指來撫慰,突然像這樣三處都被徹底進攻著,我一下子就無法忍耐呻吟,發出了歡愉無比的高亢淫聲。

 

「這樣、太舒服了……好喜歡、就是這樣……」

 

我的呼吸一口氣變得急促無比,快感也迅速堆高到這陣子自慰時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敞開的雙腿很快就亢奮地劇烈顫抖。

陽太繼續強硬地給予我愛撫,我的叫聲很快就變成了分不清情緒的啜泣聲,腫脹起來的陰蒂每被滑過一次,我就幾乎要被快樂的浪潮席捲一次。

他肯定明白我的渴望,所以無論是舌尖擺動的頻率還是手指搓揉的力道,都逐漸變成我最無法抵抗的程度,這些都是被他摸透的我用身體反應出的訊息。

 

「陽太……啊、啊啊……」

 

我近乎狂喜地喘息著,在呼喊他的名字時,全身的感官被強烈的高潮所震懾。

在累積許久的潮流一口氣洩出的同時,我的全身也失去支撐的力量癱軟在沙發上。

我跟陽太都知道這個高潮僅僅是開場的宣告,在我的潮吹停下後便順勢便脫下被我自己弄濕的內褲,讓我的小穴時隔多日地再次呈現在他眼前。

 

「一下子……就高潮了……被陽太摸真的不一樣……」

「還行嗎?」

「這不是一定的嗎……?陽太、還沒插進人家的小穴裡……」

 

我笑著回應陽太的提問,用雙手剝開自己的花瓣,露出蓓蕾跟滿是愛液的穴口。

裡頭濕潤的粉肉就像在期待陽太快點進入,隨著我的呼吸發出慾望的鼓動。

 

「人家這幾個月,連手指都沒放進去過喔……」

「……是嗎?」

「嗯……因為人家只想要,陽太的那個……」

 

這句挑逗的話語似乎對陽太非常的有用,我傾盡情意的肉慾告白也讓他稍微失去了分寸。

陽太可能本來想把節奏放得更慢一點,但我似乎讓他沒辦法再繼續忍耐了,他將全身的衣服都脫去,最後留在身上的平口褲也沒有留下太久。

這狀態就好像我們第一次做愛那般,我身上的衣物幾乎都完好,而他已經脫得一絲不掛。

 

原本高潮完就已經敏感又濕潤的小穴,在我盯著陽太露出他的凶器時,好像又緊縮了幾下分泌出更多的愛液。

我的深處雖然傳來陣陣癢麻,也期盼陽太進入的瞬間快點到來,但我還是乖乖地坐著等待,讓陽太主導這一切會怎麼發生。

而與此同時,我也很快注意到他腹部上突起的疤痕,那是看似剛痊癒不久的幾公分傷口。

 

「陽太,這邊還會痛嗎?」

「不太會了,偶爾會有緊繃感而已。」

「都是因為我才……」

「不,跟妳沒有關係。」

 

陽太吻了上來,就像要我不要胡思亂想。

他湊上來的身軀,也讓我能在與他深吻的同時,稍微用手去感受他的疤痕。

那邊的皮膚有些粗糙,不規則的表面讓我能明白這是多麼嚴重的傷勢。

而即使陽太被傷得這麼重,也無法與他取得任何聯繫,最後他還是來見我了。

 

「哈啊……陽太、插我……」

 

我按捺不住渴望自然脫口而出,雙手攙扶陽太的腰際看著他靠上來時,彼此的喉嚨好像都有微弱的滾動聲。

他的身體就像一團火一樣,跟已經熱到受不了的我又更加高溫一些,當滾燙的陰莖觸碰到我還在擅自收縮的小穴時,理智就已經完全被沒收了。

 

「咕……撫子,妳的裡面好緊……」

「嗚、陽太……也好大……」

 

我濕潤的入口慢慢被陽太撐開,我的雙腿在這股難以遏止的熱情下頻頻顫抖,明明因為太久沒做而覺得有點辛苦,我的臀部還是不自覺抬起配合他的深入。

或許真的是太久沒有被進入了,此刻的陽太好像大得讓我難以容納,我沒有體驗過這麼激烈的充實感,幾乎是一瞬間就把我的感官拉扯到無法承受的程度。

我想著這或許才是我跟陽太真正的身材差距,如果我沒有保持給予自己快感的習慣,肯定就會像現在這樣,一下子就被陽太征服了。

不對……就算我有好好習慣,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吧?因為跟陽太做愛,真的是太舒服了。

 

「陽、太、再進來……子宮、好癢……」

 

我高速的喘息讓我無法好好發聲,內部的膨脹感還在不斷增強,直到我第二次的高潮在狂喜中襲來。

陽太的動作變得愈來愈沉重,也逐漸變得更快,在我好不容易適應的時候,又給了我根本承受不了的快感。

我只能緊緊抱著陽太,感覺體內的潮水不斷湧出,每一次插到最深處時陽太的呼吸都會再更劇烈一些,那聽起來很舒服的喘氣聲也點燃我心中慾望的火花。

不只是自己想要舒服,我也想要陽太因為我而感到舒服,這是我一直以來在跟他做愛時都不曾改變的想法。

 

「撫子……」

「陽太、想射……就在陽太喜歡的時候射進來……」

 

我高聲嬌喘回應自己名字的低聲呼喚,跟陽太那動作熱情卻嗓音低沉的模樣相比,我的呻吟高亢得難以遏止卻又癱軟地任憑他抽送。

小穴裡面的黏膜不斷被陽太的性器磨蹭著,每一處都在狂喜地分泌出更多淫靡的潮水,彷彿不會有變得乾涸的一天。

我知道陽太只要繼續插進來,我就可以一直舒服下去直到筋疲力盡,甚至是失去意識也能感覺到快感。

 

「陽太……想射進哪裡?」

「……什麼?」

 

我輕聲地詢問陽太,以往我都會自己宣告出來,想要陽太好好填滿我的子宮。

但或許是聽完他的告白後,我也變得比過去更有餘裕面對他,居然有辦法在這個時候做出挑逗的舉動。

 

「我想聽……陽太想射進人家的哪裡?」

 

明明是詢問陽太想怎麼決定,但我的問題好像早就預設他會射進我體內的某一處,所以我不是問他想「射在」哪裡,而是……「射進」哪裡。

我的心跳還在高速鼓動著,但這不僅僅是因為性快感的興奮,還有陽太會怎麼回答我的期待。

 

「……深處。」

「深處……深處的哪裡?人家……真的好想聽陽太說出口……」

 

或許是抵抗不住我的誘惑跟邀請,陽太皺了一下眉頭後還是動起了嘴角。

就像是為了懲罰我的好奇心,他此時的動作又更加劇烈一些,好像是在埋怨我不應該這麼追根究柢。

就在我發出更加難以招架的嬌喘時,陽太終於緩緩說出了他的答案。

 

「我想射在妳……撫子的子宮裡。」

「嗯、嗯……射進來、都射進來……」

 

陽太的話語不只是為了回答我,也是在做最後的確認。

我們的感官好像融合在了一起,從我的核心蔓延到全身,並且一波又一波地層疊起來。

陽太此刻每一次沒有保留的深入,都讓我感覺他隨時會將強忍的熱流迸發到我的子宮裡,將我推入更接近深淵底部的刺激裡。

 

「嗚、唔嗯嗯嗯——呼嗯!」

 

我咬著嘴唇忍耐全身的痙攣反應,因為在陽太無聲的乾喘中,我能明顯察覺到他正在用熱烈的精子注入我。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在我的腦海裡全是一口氣被填滿的想像畫面,在他劇烈的顫動中好像又將我裝得更滿。

這就是我最想要的,一個能在陽太的愛意中被滿足的瞬間,一個讓我再也無法從陽太身邊離開的瞬間。

 

「撫子……」

「我也……好喜歡陽太……」

 

在呼吸逐漸放慢下來後,我捧著陽太的臉頰露出無法克制的笑容。

在剛才的激情過後,留下來的是彼此輕柔的呼吸聲,以及凝視對方時產生的無限幸福感。

但不只是訴說愛意時的暖意,我也想要再聽更多次來自陽太那遲來的告白。

當然……還有他為什麼會突然再一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3,607 次查看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撫子與陽太】番外.椿與晃(一)

※撫子與陽太的番外※ ※三枝與她的小男友、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 熟悉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在熄火後踏厚跟鞋在開放式樓梯的腳步聲,足以讓我明白門外的人是誰。 鑰匙圈互相撞擊的聲音愈來愈近,門把轉動之後,看起來相當疲憊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阿晃……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小椿,要吃晚飯了嗎?我替妳做好了。」 椿仰起下巴用鼻子聞了聞瀰漫在屋裡的香氣,臉上的疲勞似乎消散了不少。

【撫子與陽太】42_相戀的事實(下)※

※原創BG、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 「我可以再聽陽太說一次嗎?」 「不……感覺很丟人……」 「不行啦,我想聽陽太說。」 陽太猶豫了許久,用雙手抱緊我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最終才在我的耳邊輕聲訴說。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 「嗯,我知道……」 我遮掩不住自己喜悅的情緒,用比他更強的力道擁抱回去,幾乎遺忘了我們的性器還完整嵌在一起的靡淫事實。 「……妳比我

【撫子與陽太】魔女的性夜_番外篇※

※鄰居炮友關係、自我滿足的產物※ ※小番外請輕鬆看待※ . . 我盯著鏡子打量自己的身影,平常垂落在兩側的鬢髮被我繞過耳垂編到了側後方,頭上別著我為了今天特別挑選的飾品。 雖然頭飾的造型有點不符合季節,是一叢充滿夏季風情的藍色桔梗撫子,但不管季節感的話還是想在萬聖節用自己喜歡的裝扮出門。 「哇……背後比我想像中更性感耶……」 我轉了半圈觀察自己的背後,只穿著類似連身馬甲的上衣,大部分的背部肌膚都裸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