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撫子與陽太】Another Life試閱※


基於原創《撫子與陽太》與合本《Blue Pimpernel》的延伸創作

※女僕老爺設定、有露骨性描寫及尚存爭議性的內容



.

.



決定朝某個志向或夢想邁進,往往是只要一瞬間的事。

當我小時候看見在社交場合上保持著優雅跟專業,既貌美又閃閃發光的女僕時,我就明白那是我想要追求的目標。

我也的確憑著一股衝勁,在小小年紀就試著從實習開始慢慢學習,一步一步朝我想成為的樣子邁進。


剛來到八嶋家的時候,我還是個小女孩,甚至可以說是懵懵懂懂的年紀。

雖然來到這之前就已經會做簡單的家務,但將這件事情視為必須必須完成的任務,甚至當成自身的職責是我還沒觸及的領域。

幸好帶領我們的三枝前輩是溫柔的人,同期的女孩子們也都是善良又可愛的人,雖然想成為女僕的原因各有不同,我們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

來到這裡的日常,除了要學習未來工作的內容外,還需要像一般學生一樣參與不同的課程。

我跟其他幾個被挑選出來的孩子,成為了未來能夠成為貼身傭人的候補,作為大小姐跟少爺身邊的隨侍,出席重要場合至少要有能夠對答如流的知識。

這樣的機會並不是任何人都能獲得的,我自然不會想輕易放棄。


為了在能力跟涵養上都達到一流女僕的水準,一邊實習一邊上基礎課程有些辛苦,偶爾也會因為沒有辦法負擔太多任務而備感壓力。

我只要想起那些出眾的女侍們,並試著想像自己站在那裡的模樣,這些憧憬就會成為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這個理想原本很單純,我想成為一個能夠替主人打理一切,永遠能做出最合理且果斷抉擇的陪侍。

然而,就像發掘自己的夢想不需要太多理由,理想的型態改變也是相同的。

我永遠記得那是我從半吊子的身份中逐漸脫離,開始能接觸到核心家族成員的時候。

我服侍到了陽太少爺,那即將成年的才俊樣貌跟冷靜成熟的態度,短短的幾句話就讓年幼的我理解到了戀慕之心。

原本那模糊而不明確的主人輪廓也在那時候開始有了鮮明的形象,我知道,那個比我大上幾歲的大哥哥便是我最想要的主人。


我試著表現自己,想成為更好更完美的女僕,並且讓陽太少爺注意到我的一切。

我開始仔細注重我的外表跟儀態,希望不只是在工作上,也能讓撫子這個人能被陽太少爺記得。

我明白我的成長跟進不都充滿了目的性,但我從不認為自己的行為很可恥。


隨著與陽太少爺接觸的機會變得更多,我也愈來愈有機會享受到他的體貼跟溫柔。

有時候他私底下對待我的方式,甚至會讓我忘記彼此的階級差異,彷彿是一個純粹無比的戀愛中少女。

然而,陽太少爺成年後的第一個願望,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轉變。


專屬女僕,那是一個只存在腦海裡的概念,也是我過去見過最優秀的女僕們所肩負的職位。

陽太少爺邀請……又或著是說他要求我成為只屬於他的女僕,不再只是替八嶋家服務。

我當時小小的腦袋並還沒有完全理解其中的涵義,帶著些許的迷惘去迎接這份新工作。

成為了專屬女僕,那便是象徵著我已經走到了這份職業的轉折點,我在那個年紀便有了一個真正的主人。


我依舊是待在這座宅邸裡,身邊的同事也沒有太大變化,彷彿一切都一如以往。

但從成為專屬女僕的那天開始,我的一切工作都不必再向三枝前輩報告,彼此的地位變成了同事。

我從四人同住的寢室中搬離,帶著自己的私物跟行囊與陽太少爺開始同居,那是一個那是遠超出我原本身分的生活環境。


原本屬於宅邸的一角,過去一直都是作為客房來使用的空間,如今是陽太少爺成年後獨有的私人領域。

自從我成為專屬女僕之後,無論是辦公室還是在一旁的餐廳、書房及臥室,都變成要由我來包辦一切。

原本以為會比過去還要繁忙,但因為陽太少爺維持著簡約又單純的生活模式,就算處理家務也不會花費太多時間。

於是除了正午前的上課時間、整理環境跟準備餐點外,我幾乎都陪侍在陽太少爺的身邊,並隨時等候他的指令。


在剛開始短短的一個月裡,我們的相處模式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雖然與異性同房讓我不免意識到自己的儀態,但很快我就習慣穿著睡衣與陽太少爺待在同一個空間裡。

我並沒有過問像我這樣的身份與主人同寢是否合宜,只能當作這是屬於專屬女僕的權益。

畢竟陽太少爺除了是我的主人之外……也是我喜歡的人,我並沒有害羞到會拒絕這樣能與他共處更長時間的機會。


在朝夕相處之後,陽太少爺表達出來的溫柔比我原先預想得更多。

只要沒有必要的話,他總是會盡量減少我的工作,並適時地請我休息。

不僅僅是我的愛慕變得更深,我也覺得他的視線一天比一天還要和煦。

那面容並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但從細小的動作裡,我總能感覺到他對我的呵護。


我知道這並不是我應該去想的,但在這成為專屬女僕的短短時間裡,我相信我自己完全墜入了愛河。

我開始希望自己的身體能夠被陽太少爺撫摸,並且能夠從他身上獲得與自己類似的感情。

而這個想法對我來說,原本都只是一個不能過度期待的妄想。


一切的轉變來自某一天的早晨,我按照慣例準備了早餐,陽太少爺也準備優雅地享用它們。

他先喝了一口我泡的紅茶後,道出了我從未聽聞過的誇獎,我當下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

因為我還來不及退開使得距離有點近,我永遠記得當時陽太少爺看了我的表情後,我們究竟相視了多久才有下一個互動。

我看著那雙讓我傾慕不已的臉龐,熱情很快就在我的心裡延燒開來。


那是一個無法阻止的衝動,在我能思考出後果之前就先有動作了。

我的動作很緩慢,腦海裡的思緒卻充滿了無法量化的紊亂。

我就這麼吻了坐在眼前的陽太少爺,那個理應是我應該敬重的主人。

屬於少女的那一部分,在這一刻的存在感遠遠超過了女僕的我。


陽太少爺的身體對我來說非常厚實,手掌也足足大了我好幾公分,體溫也暖得像寒冬時的太陽。

吻下去的瞬間世界變得好慢,腦袋也熱得像燒開的滾水,我努力思索自己應該想什麼,又或者做什麼……甚至是這個動作帶有的意義。


在這個應該為僭越去道歉的情形下,我選擇順從想像閉上了雙眼,並嘗試了將這個初吻留得更久。

那個吻充滿了高檔茶葉的香氣,那是前一刻我親手沖泡給他的飲品。

這件事發生時並沒有太多的預兆,明明只是一個單純的四目交會,下一刻我卻已經閉上眼睛與陽太少爺嘴唇交疊。

他的身體很結實又高挑,但嘴唇卻跟我一樣柔軟,呼吸也跟我一樣炙熱又倉促。


等我終於有一分冷靜的想法冒出,準備退開來為自己失禮的行為表達歉意時,陽太少爺卻牽住了我的手。

這讓我們的吻變得無比漫長,打在身上的鼻息也變得更多更熱,那股曖昧情愫於是化作了真實的感情。


我從那時候便明白那股愛意並非我獨有,陽太少爺也是用相同的心態在看待我。

不管是考慮到彼此身份差異的憂慮,還是那不知道該如何更接近對方的躊躇,甚至是讓自己思緒一片混亂的強烈情感……

我跟陽太少爺,在愛情上幾乎是完全對等的關係,同樣地生疏、又同樣地青澀。


由於很快就是我與大家一起上課的時間,我只能依依不捨地離開陽太少爺。

明明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我卻從未這麼期盼要與他重逢。

本來是一個能為初吻沉澱的機會,那一天我卻完全沒有辦法聽進任何的課程。


下課回到屬於我的工作場合時,我跟陽太少爺的第一件事情……卻是選擇了能夠滿足彼此的吻。

我踮起腳尖努力配合著他,在沒有時間壓力下我們經歷了輕柔卻漫長的細吻。

我們從站著吻到了椅子上,也從辦公室吻到了寢室。

也是從那一天開始,我再也沒有睡在自己的床上,而是在夜裡選擇在陽太少爺的懷裡入睡。


初次被陽太少爺抱著的畫面,回想起來仍然會讓我湧出暖意。

即使還沒有明確地使用言語表達出來,也有許多事物開始改變、開始發酵。

原本從女僕成為了專屬女僕,因為這件事情又讓我不只是專屬女僕。

我開始有了性慾,也開始明白陽太少爺……究竟帶有什麼樣的感情跟慾望。


***


「陽太少爺,今天也可以一起睡嗎?」

「嗯。」


我洗完澡換上睡衣之後,用一個女僕不該有的態度詢問已經在床上準備就寢的陽太少爺。

而他也就像在等待我這麼說,將一直拿在手上閱讀的書籍擺到茶几上,並拉開被子騰出一個空間給我。

這個大膽的行為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害羞的事情,我拘謹地慢慢縮進陽太少爺懷裡,隨後蓋上的臂膀跟棉被讓我身體馬上熱了起來。


我躺在那結實的上臂上頭,不像枕頭般柔軟卻讓我無比安心。

像這種時候我經常背對著陽太少爺,原因不僅是不敢在這時候直視他的面容,另一方面也是這樣更能感受他身體的變化。

那個變化我連在內心描述都會感到害羞,現在的我卻總是會對它產生莫名的期待。


當陽太少爺嗅聞我剛沐浴完的髮絲,一股衝動驅使他更加用力地抱緊我,也讓我馬上感覺到有硬挺的事物頂著後腰。

我多少明白這是被性慾所影響的結果,因為我也總會在這個過程中感覺到自己的改變。

每當陷入熱吻,或者是被緊緊抱住的時候,喉嚨總是會變得乾熱,還有一股又濕又悶的氣息堆積在腹部。

就算沒有再多做什麼,只要被陽太少爺抱著入睡,隔天起床都會發現自己換下來的內褲留下了一塊淫靡的水漬。

如果那股硬挺代表陽太少爺的慾望,那麼這就是屬於我的期待吧?


「陽太少爺……」


原本應該是入睡的時機,但我們都沒有選擇熄上小夜燈,就這麼留下一盞昏暗的燈光勾出彼此的身影。

很多情感只要不去釋放,當累積到一個程度就會自行迸發開來,而這一刻就是那樣的時機。

我吐出的細微呼吸,傳進陽太少爺的耳裡聽起來更像是一種喘息,我相信能他能明白我心裡那無法名狀的興奮。


「撫子……」


我聽見陽太少爺的呼喊,還有那在我下胸處蠢蠢欲動的手掌。

我不確定當中帶有什麼意圖,但無論如何這都不是我們想要的階段,不管哪一方肯定都期望更進一步的撫摸。

隨著胸口的苦悶感開始加劇,這已經不是透過親吻或擁抱可以消除的感覺了。


「我能摸妳嗎?」


陽太少爺的詢問不如以往般平穩,甚至可以聽出一些害怕我拒絕的不安。

不過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救贖,因為我再如何想要也沒辦法說出這麼直接的請求。


「嗯,請……」


明明不會感到徬徨,但我的回應也充滿著顫抖的聲音。

深怕被誤會自己有任何不願意的心情,我努力放鬆下來讓胸口能盡情地被伸手觸摸。

但我明白只有這樣還不夠,我必須要像初吻那般更主動才能消除陽太少爺心裡的罪惡感。


「我也想被陽太少爺撫摸。」


我努力擠出堅定的語氣,但陽太少爺沒有立刻做出回應,那股猶豫仍然瀰漫在我的腰際。

如同做好了心理準備,過了半刻才有深刻又低沉的呼吸聲傳來,我便開始感覺到緩緩移上胸脯的觸感。

因為穿著睡衣不像平時還有內衣遮蔽,當手掌拂過胸前我可以明確知道自己的雙乳正在被推擠。


自從嘗試過接吻之後,我開始會期待不經意發生的吻或擁抱。

有時候也會試著在工作上表現更好,用迎接獎勵的方式合理化陽太少爺的疼愛。

即使做出了僕人理應不能有的舉動,也明白許多事情是身為僕人最基本的禮儀,卻是剛理解愛情的我無法控制的舉動。

獲得了寵愛也讓我一天比一天更加肆無忌憚,愈來愈無法切割身為女僕或少女的自己。


「啊、嗯嗚……」


在開始撫摸之前,陽太少爺的雙唇貼上我的耳際,一邊吐出溫熱的鼻息一邊吻起我的側耳。

與接吻截然不同的酥麻感席捲了我的全身,足以讓我發出顫抖的刺激甚至傳到了我的四肢末梢。

我閉上眼享受著這一刻,抿著唇避免自己發出呻吟,但也知道這一切不會就停在此處。


在我無法應付慢慢往頸部移動的吻時,劃過胸口的觸感讓我鬆開了雙唇,發出低聲的喘息。

細微的聲音只有近在咫尺的兩人能聽見,也僅僅發出了一瞬間,卻足以讓我明白這是我從未發出過的嬌聲。

這個不經意的叫聲讓陽太少爺遲疑了一下,但他很快就繼續親吻我,並默默感受起我那還沒正式發育的乳房輪廓。


厚實的拇指劃過乳房的邊緣,我羞怯地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任由這個撫摸持續著。

我發覺那指尖不斷發出微弱的顫動,極度紊亂的呼吸也使我理解到名為患得患失的心情。

就像擔心再繼續下去有可能會讓我感到害怕,陽太少爺的手愈來愈遲疑,動作在完全掌握我的胸部前完全靜止下來。


「我能……摸得更徹底嗎?」


我感受抱住我的陽太少爺,剛成年的他比我還要成熟太多了。

但我依然能查覺到他仍然有許多跟我相同的衝動,也是那樣的情感才讓我能夠與他擁抱在一起。

他對我身體的輕撫不像是一個擁有絕對命令的主人該有的行為,而享受這一刻的我理論上也不應該就這麼欣然接受。


「嗯……」


我點點頭閉上眼睛,等待所謂更深的撫摸朝我襲來。

在陽太少爺有所動作的前一刻,我覺得雙肩被緊抓的力道變得更強,隨後是一個讓我腦袋一片空白的溫柔搓弄。

我努力地尋找呼吸的空檔,意識到時我已經吐出呻吟般的祈求,胸口也傳出無法形容的苦悶。

當胸部被一手掌握時並沒有讓人難受的感覺,卻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減緩快感之外的燥熱。

自從與陽太少爺擁抱過之後就未曾消散過,如今這個隔著衣物的觸摸更是讓它濃烈得無法控制。

整個身體好像隨時會被吞噬,愈是想要透過撫摸讓這個慾望消失,存在感反而就明顯。

但我也無從選擇,比起無處宣洩的欲求變得厚重,要是什麼都不做會更加地無所適從。


「哈嗯……唔……」


我的嘴慢慢無法完整地閉合,也快忘記怎麼用鼻腔來呼吸,呼出來的氣息又乾又熱。

一直維持這樣的體勢,我感覺到陽太少爺抱得愈來愈不自在,我也慢慢不滿足於現狀。

某種默契化成一股牽引我們的力量,全身發軟的我轉過身子仰躺在陽太少爺的手臂上。


「……」


而就是這麼一個改變,讓我原本因害羞而無法直視雙眼的心情消失殆盡,胸口也近得能讓陽太少爺看見我的呼吸起伏。

此時才發現不只有我感到緊張,陽太少爺的表情甚至比我更加不知所措。

那盯著我不放的雙瞳,似乎在訴說著無法輕易用言語表達出來的欲求,我害羞地閉上嘴吞讓乾燥的喉嚨得到溫潤。

我默默地等待陽太少爺的下一步,放鬆身體表現出無論經歷什麼都不會抵抗的態度。

在漫長的寂靜後,我跟隨那視線的交點低頭看往自己的胸口。

意識到自己究竟在被用什麼方式看著,原本就因為呼吸而拼命起伏的胸口,節奏似乎又更加急促起來。


「我、我是陽太少爺的專屬女僕。」


這是我一直以來顧慮主從關係而主動說出口過的情感,此時在莫名的勇氣催下就這麼從嘴裡迸出。

我很難理清這時候所帶有的情感,卻很清楚為什麼這麼說的目的。


「而且,我很喜歡陽太少爺……從小時候開始就如此了。」

「撫子……」


我繼續盯著自己的胸口,默默伸手與陽太少爺的手臂交疊在一起,心裡想著他剛才是如何撫摸我。

我知道我身上的睡衣是阻擋在陽太少爺視線最後的遮蔽,只要少爺伸出手掀起衣服,就能看見最毫無保留的我……


「所以陽太少爺想對我做的事,也是我想要的事。」


雖然我快要泛出眼淚,但那不僅只是緊張,更多的是對於未知境界的興奮感。

我已經開始在腦海裡想像自己被陽太少爺脫下衣服的模樣,還有被那雙大手直接撫摸的感覺。


「……我也一直,等著妳能屬於我的那一天。」


陽太少爺訴說著自己累積許久的感情,思緒似乎回到了他成年的日子。

那對我來說近乎改變人生的指示,對他來說也是同等重要的抉擇。


「抱歉,我不擅長用言語表達想法。」

「啊……」


陽太少爺的手離開了我的胸部,連身睡衣的裙襬先是越過了膝蓋,再來是大腿……接下來,我已經無暇去細數跟感受。

因為當衣物掀至腰際時,我明白樸素的底褲已經完全展露在陽太少爺的面前。


「陽太少爺……」

「再這樣下去,我會無法中途停止。」


我眨了眨眼回神過來,努力去思考陽太少爺這句話的含意。

如果直接撫摸身體都只能算是中途的行為,我小小的腦袋裡慢慢浮現出最終階段的畫面。

從小就在學習成為一名優秀的女僕,豐富的學識也是其中一環,自然也會學到跟同齡人相同甚至更多的性知識。


性行為……又或者說是做愛,腦海裡已經都是這樣的詞彙。

我未曾接觸過比教學內容更多的事物,但身體似乎已經發出渴求陽太少爺的訊號。

再深入的東西我從未學習過,本能卻已經告訴我究竟該怎麼做了。


「不停下來……也沒關係的。」


我主動伸手結束最後那一段掀起衣物的過程,讓上半身完全袒露出來,胸口晶瑩的汗珠也在燈光下反射出水光。

我盯著自己的胸口壓抑住羞恥心,知道彼此都在想著一樣的事情。


「我也想學習,跟陽太少爺做更多的事情。」


我把手放在上胸處,希望陽太少爺不要停下來。

雖然有一股想要自己掀起襯衣的衝動,但要主動做出這樣的行為,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是太羞恥了。

趨於平緩的呼吸傳達出我的真切,動作停下來的他終於再一次撫摸起我的身體,緩緩將手掌從我的襯衣下方伸入。


「會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嗯……唔、唔嗯……」


我努力點點頭,但手指愈來愈靠近乳房中心的時候,讓我還是不免發出了難以言喻的呻吟。

即使很努力在說服自己不用感到害怕,但初次被如此撫摸的感覺,身體還是擅自開始瑟縮起來。

而這一切在指尖觸摸到乳頭的時候,全部都轉變了極為敏感的刺激,我還來不及思考就發出了高聲的嬌喘。


「啊、啊嗚……」


如同幼貓般的吟聲從我抿住的嘴角竄出,或許是我的反應一點都不像在拒絕,陽太少爺在看了一眼我的表情後,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

他細心地搓捧起只有些許隆起的胸部,並用掌心跟指節不時磨過或夾住我的乳頭,讓我發出愈來愈舒服的叫聲。

而就在這緩慢的愛撫裡,我的下半身也開始發出莫名的高熱,身體內部好像濕潤又黏膩,不去刻意感受也慢慢能察覺自己的大腿內側變得更加濕漉漉的。

這個變化在持續的撫摸下愈來愈劇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困惑讓我扭動起身體,試圖緩解那股無法釋放的苦悶。


「陽太少爺……」


我的雙眼充滿了被生理反應逼出的淚液,在有些模糊的視線中看見自己被玩弄之後挺立起來的粉色乳粒,還有跟少爺的手掌相比相當白皙的小巧乳房。

我感受這無法形容的狀態,眼裡望著未曾如此興奮的軀體,胸尖那完全挺起的狀態就像在請求更多的疼愛。

而這個想要更多疼愛的期望,不只是肉體上的,心靈上也早已陷入慌亂無章的狀態。

我渴望著更多,想要更徹底的結合……想要陽太少爺說的,不只是中途停止的行為。


如今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話語,舉手投足都已經蘊含著大量的想法。

原本緊張的心情,在陽太少爺毫無掩飾的撫摸下也慢慢放鬆下來,開始能細心地感受被揉捏產生的快感。

看著自己的乳頭被輕輕地挑起跟輕捏,那微微變形的模樣,讓我明確認知到正在做色色的事情。

明明沒這麼徬徨,但呼吸卻沒有因為放鬆而變得平穩,反而被胸口陣陣刺激給逼出熱辣的短促呼吸。

我整個人癱軟的姿態有些狼狽,雖然四肢都麻得不知所措,但我希望陽太少爺能夠更盡興地撫摸自己。

我忍耐自己想稍微縮起身體的反射動作,努力敞開胸口被繼續玩弄,隨著時間讓感官堆積,身體也慢慢產生奇妙的變化。


「啊、啊……」


或許是被摸索到舒服的位置,又或者我自己開始習慣了被愛撫。

原本摻入許多複雜感覺的逗弄,開始變成趨於純粹的歡愉,被捏住乳頭時慢慢只剩下快感。

我的嘴開始無法合攏,就像需要更多的空氣般快速地換氣,手也不經意去撫摸起陽太少爺的身體。

就像是一個渴望與傾慕之人交合的少女,我老實地從這種模樣透露出內心深處的慾望。

即使我什麼都不明白,也從未探索過自己的性慾,乃至於觸摸自己的性器……但現在的我無比希望能由陽太少爺來開發這未知的一切。


「下面……裡面、有好奇怪的感覺……」


那隨時都必須保持優雅,無時無刻表現得跟淑女一樣的儀態教學,如今都被我拋諸腦後。

我困惑地看著自己的大腿內側,陽太少爺也馬上注意到了布料已經多麼潤溽,雙眼直直盯著我股間的中心位置。


「撫子……想被摸那裡嗎?」

「嗯、嗯……我不知道……但、可能是……」


我一時之間不確定該怎麼回應比較好,只能急著點頭同意,但語氣中充滿了不確定。

聽完我這麼說後陽太少爺先是撫摸了我身體的其他地方,像是在確認我嬌小的身體如今有多麼地炙熱,隨後將手掌慢慢沿著我的後膝而上探至我的大腿內側處。


「那,我要摸了。」

「好……」


當他的指尖隔著一層薄布觸摸到陰戶時,我馬上酥麻得發出敏感的顫音。

這宛如感嘆的語氣不像是要挑逗我,而是更加出乎意料的單純訝異感。


「哈、哈嗚……唔嗯……」

「好濕……」


就算剛才緊盯了我多久,直接的觸碰或許讓陽太少爺感覺到我的多汁超乎他的預想,那股讚嘆是無比真切的。

原本就明白裡頭有多氾濫,在輕柔的間接撫摸下我知道又泌出了更多蜜液。

那小心翼翼的愛撫一方面是為了體諒生澀的我,另一方面也是陽太少爺還不確定該用什麼方式來撫摸我。

但這樣宛如在外緣繞圈圈,沒有直接刺激到深處的方式,反而讓我能用更輕鬆的方式累積快感。

輕薄的布料很快就無法阻擋我的持續溢出的愛液,漸漸直接透出到陽太少爺的手上,白布上留下的水漬範圍也一直擴大。


不只是陽太少爺,連我都很好奇這具小小的身體裡面蘊藏了多少祕密。

那股迫切想要探索的心情,終於在陽太少爺忍不住脫下我的內褲後有了應證的機會。

剛開始長出細緻汗毛的恥丘依舊光滑,泛著水光的飽滿模樣卻是我從未見過的狀態。

而一直藏在肉瓣裡頭的花蒂,似乎在興奮過頭的情況下微微地想要探出頭來,等待著主人將它探尋出來。


「想停下來一定要告訴我。」

「沒有……請繼續、不要停……」


我把手伸去下腹部,用微微張開的掌心說出我的願望。

當溫熱的指尖埋入肉縫剝開我的陰戶,肉蒂很快就感覺到直接的刺激,並使我反射性顫抖跟高聲地呻吟。


「啊、咿……」


在稍微磨蹭之後,陰蒂便好好地裸露出來,原本就濕滑不堪的狀態讓陽太少爺能輕鬆地給予我快感。

我顫抖著發出歡愉的嬌喘,溢出汁水的穴口也興奮地開闔,等待被探索的那一刻。

明明性教育曾教導過的自慰我未曾嘗試過一絲一毫,甚至連陰蒂都不曾主動觸碰的我,如今卻無比渴望陽太少爺快點把手指深入到我的體內。


「裡面……也可以嗎?」

「好……也要……裡面也想要陽太少爺摸摸……」

「嗯。」


陽太少爺的提問宛如一個能化解我慾望的救贖,當沾滿我自己淫水的手指慢慢摸索到穴口後,在一陣微微的遲疑後便緩慢地插入進來。

比我還要寬厚的指尖比我想像中更充盈,除了快感之外還產生了奇妙的異物感。

我預想中會是更純粹的舒服,但我卻感受到在此之上的感官刺激,還有如今遲來的些許不適。

當內壁被陽太少爺的指腹輕輕刮搔時,那個感覺還在一瞬間產生擴張,我很快就卡在舒服跟困惑之間的夾縫裡。


「不舒服嗎?」

「唔嗚……不知道,很舒服……但身體好奇怪……」


我的反應或許有些明顯,陽太少爺很快就露出擔憂的神情。

我也無法確切地表達這個感受,在那無比舒服的感覺裡,總覺得藏著一些我不能盡情享受的理由。

感覺再這樣下去,我會迎來讓這個身體難以承受的改變,這讓我無法給出完全肯定的答案。

但不管怎麼樣,只有一件事絕對不會改變,那就是我想要與陽太少爺結合的事實。


「陽太少爺、請不要停下來……」


當嘴唇重疊用更熱切的吻來結合,下體因摳弄發出的水聲雖然讓我羞得面紅,全身卻都沒有發出抗拒。

我開始漸漸沉浸在其中,起初的微微不適也被快感所覆蓋,一股微弱的痙攣感默默開始蔓延。

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那個感覺已經擴大到我無法抵抗,無法分辨是尿意還是其他感覺的我,很快就如同踩入陷阱的白兔無法掙脫。


隨著陽太少爺摳弄的位置逐漸加深,似乎有一處的觸感讓他感到特別不同。

他開始重複撫摸內壁上的同一個位置,我也因此發出強烈的反應,原本循序漸進增加的刺激一口氣湧上變成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