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晴好雨奇】春和景明※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狹小到連轉身都有些困難的浴室裡,我用著不甚熟悉的蓮蓬頭仔細清洗自己的身體各處。

比起那浴缸寬敞到能伸直腳泡澡的自家浴室,所有衛浴設備擠在不到一坪空間裡實在說不上舒適。

抹去因熱水而佈滿霧珠的鏡台,鏡中的自己顯得精神飽滿又心情平穩,婚禮時不捨家人而落淚的低落情緒似乎都一掃而空。

然而雙頰上的紅潤不知道是因為溫熱的洗澡水……還是我有所期待才產生的。


確認身上沒有殘留任何泡沫之後,我掀開浴蓋泡進那必須要屈膝才能進入的小澡桶裡。

保有大量餘溫的熱水很快地沁入每一處毛細孔,皮膚上短暫的刺辣消失後,便是讓人疲軟到會不禁出聲的鬆弛感。

想到這是義勇先生剛沐浴過的,我未經思索便捧了一些水在手心裡把玩,並有意地淋到未浸泡至熱水中的胸前。感受熱水從身上滑落時的瞬間,我也就像在透過洗澡水,去想像被義勇先生撫摸的感覺。

然而意識到自己在做著有點下流的事情時,我就像羞恥地想要找個洞鑽,把半個頭縮到了水裡試圖忘記剛剛自己所做的一切。

但是一想到自己是為了什麼在這狹小的浴室裡泡澡,亢奮的情緒又更加無法被壓抑下來了。


在一整天繁忙的婚禮後,我跟義勇先生成了正式的夫妻。

身為他的妻子,也順理成章地住進了這個只屬於我們兩人的,說不上寬敞卻幸福洋溢的小窩。

晚上回到因搬遷只來過幾次,卻未留宿過的公營住宅時,其實我一直忍受著心中不斷加速的劇烈心跳。

我跟義勇先生一直以來約束著彼此,許多事情要等到成為夫妻之後才能嘗試。

長期按捺著探求欲的我們,都明白接下來迎接我們的會是什麼。


開始過多的想像後,感覺有些昏沉的腦袋要是繼續泡下去,意識似乎都要變得模糊不清了。

躲在浴池裡有一部分也是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膽怯,興奮累積得愈多,心中的不安也就多增長一分。

鼓起勇氣在泡暈之前起身,在擦拭身體跟髮絲的同時,又再一次透過鏡子檢查身體各處。

雖然有點害怕義勇先生會不會對身材感到不滿意……怕他會不會覺得我的屁股太大、或者胸部不是他喜歡的形狀……甚至是那最私密的地方……

我搖搖頭掃去煩惱,只能深信他平常對我說的甜言蜜語都是發自內心的想法。


套上單薄的連身睡衣之後,我別上喜愛的髮飾做最後一次的儀態確認。

看著置物檯上的純白內褲,那是為了今天特別買回來而且從未穿過的新品。

想到等等有可能被義勇先生親手脫下來,那股羞恥感似乎比不穿更劇烈,拿在手上遲遲沒辦法決定要不要穿上去。

但是思考到不穿的話,又可能在我還沒有足夠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義勇看見最害羞的地方。


「還、還是穿上吧……」


我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喊出聲,抬起腳將內褲慢慢地套進睡衣的裙襬裡面。

除了考慮到自己能不能承受羞恥之外,另一方面也是想在這重要的一天,給義勇先生看到準備萬全的自己。

在狹小的梳妝台重新套上婚戒之後,我重新調整了一次呼吸,想辦法減少自己愈來愈濃烈的緊張感。


「冨岡先生……應該在等著我。」


將手放在門把上,拿出最大的勇氣打開了浴室的門。

門外是熄燈的客廳,以及近在眼前……隔著燈火的一道紙門。

只要再打開這道門,臥室裡面就會是在等待我的義勇先生。


當我準備洗澡時,義勇先生就已經在整理我們等等要同床共枕的床舖了。

腦海裡的景象變得愈來愈具體,心跳也大聲到近乎撼動了我的軀體。

本來想拉開門的手抬起來,卻不斷微顫著也使不上力,只能不斷地深呼吸來安撫自己。

即使深怕義勇先生等得太久,從未這麼緊張的我還是無法輕易地冷靜下來,只能用帶著怯懦的聲音喊出他的名字。


「冨岡先生……我可以打擾嗎?」

「……啊!請……」


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我,有些思考被打斷而倉皇喊聲的感覺。

聽到他渾厚的聲音從房內傳出,不知道為什麼我手上的顫抖停了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從腳底蔓延到全身的期待心理,讓神經都隨之緊繃起來。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門進到臥室裡,看見義勇先生僅穿衛生衣跟四角褲卻莊重嚴肅地坐在床舖中央,我也從心中湧出一股笑意。

然而這樣的笑意似乎無法順利地藏起來,只好伸出手稍微遮住那老實呈現在臉上的笑容。

看見他比我還要緊張,我不安的思緒因此緩和了不少,便也放心下來待在他的身邊。


彼此都明白心中的欲望,時至今日才能得到解放的機會。

這埋藏許久的欲求,或許是從我們第一次接吻,不……甚至是交往那一天就開始累積了。


「忍,要關上燈嗎?」

「嗯……麻煩你了。」


當我伸長脖子想親吻他的時候,義勇先生似乎發覺了我的羞怯。

他急於彌補自己的不體貼,匆忙地關上臥室的大燈,只留下昏黃的小夜燈來維持我們的視野。

我在床上並沒有等待太久,畢竟是他熟悉的環境,在微弱的光芒下仍然能把我輕輕地放倒在床上,並細心摘去我頭上的髮飾讓我可以安穩地仰躺。


「忍……」


義勇先生的臉湊了上來,一下子便填滿了我的嘴,沒確實準備好的我被迫從鼻子呼出了一些氣息。

平常應該會很害羞的,但對於未知行為的興奮感淹沒了我,沒有多加猶豫便伸出自己不靈敏的舌頭回應著義勇先生的肆虐。

舌尖互相抵住的同時,本來應該無味的唾液卻刺激了我的味蕾,一股名為慾望的味道延伸到我的頷部。

吞下口水的同時,想像到他的體液已經透過這個方式進入我的體內,我不禁興奮得微微顫抖。


「冨岡……先生……」


我伸手繞過他的腋窩,緊擁他那寬厚的背肌,難以壓抑的情感全部透過我們唇間的空隙流竄出來。

義勇先生停下了他對我的進攻,頂著散落的髮絲擺出讓我沉迷不已的表情。

看見這樣的他,深藏心中的想法也自然而然流瀉出來。


「我一直期待著這一天……冨岡先生……」

「我也是。」


義勇聽完我訴說的情意之後深情地回應著我,緩緩靠過來的臉龐輕蹭了我的額頭跟鼻尖。

他這個舉動不只是為了接觸我的肌膚,更是為了讓我清楚地聽見他帶著氣音說出來的請求。


「我想聽……忍喊我的名字。」

「……義勇……先生。」


就算訂婚後仍然不敢輕易說出口的稱呼,在情慾的催化下竟能簡單跨過那堵高牆。

好幾次都想說出口,卻只敢在心中呼喊的名字說出來後,似乎有什麼情緒在轉化著。

就像是跨越了難題一般的興奮感充斥著我的全身,難以抑止的激動在催促著我繼續。


「義勇先生……義勇先生……」


不斷喊著眼前最深愛之人的名字,我抱住義勇先生的身體讓他不再只靠在我的鼻頭上,在一次又一次的索吻中,我抓緊每次分開喘息的空隙喊出聲。

彼此愈加急促的喘息象徵著我們壓抑的情感得到解放,那股期待也很快地表現在我們身上。

緊貼著彼此身體的同時,我早已感受到義勇先生那逐漸勃發的堅硬之物。

其實早在過去的擁吻之中就隱約察覺到它的存在,卻從未像現在僅隔兩層單薄衣物下如此明確。

然而不只是義勇先生,我身體的變化也明顯得難以否認,一股溫熱的濕潤感不斷從我下腹的核心處湧出。


被那難以名狀的慾望驅使著,我伸出手輕輕撫摸那無法被內褲所掩蓋的堅挺。

只不過是用掌心輕輕磨過,義勇先生舒服到發出聲音的氣息便一五一十地傳到我的耳裡。

那股微弱的氣音觸動了我,讓我不自覺地也夾緊了自己的雙腿,深怕那股未知的感官潰堤而出。


不讓我專美於前,義勇先生先是伸出手撫摸我的側臉,隨後輕輕戳弄了我的耳根。

這是在過去有限的肢體接觸中,我被他唯一所察覺到的敏感處。

就算我像是投降一般叫出嬌嗔的呻吟,義勇先生仍然不打算放過我,將我從原本平躺的身軀稍加調整,變成與他側躺相視的姿勢。

撐著地板的那隻手空出來後,在沒有停下撫摸耳朵跟親吻的同時,他開始進攻那至今仍未被開拓的未竟之地。

當手指劃過我的乳尖,我那從未被刺激過的茱萸就像是急忙回應義勇先生的挑逗,迅速地挺立起來讓輪廓浮現在衣物上。


「義勇先生……好羞人……」

「現在的忍,好可愛……」


看著被手指撥弄而不斷愈來愈堅挺的乳頭,我害羞地停下撫摸義勇先生的動作,試圖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胸前避免被玩弄。

但義勇先生明白我的抵抗徒勞無功,也從我的反應中看出我並不是真的討厭,毫不費力便頂開我的雙手繼續搓揉我的胸部。


「我很喜歡妳害羞的樣子。」

「唔嗯……不可以……」


我抿著嘴唇嘗試反駁,但不只是身體被撫摸的酥麻感讓我無法施力,鼓膜也被義勇先生的聲音侵犯著而讓四肢逐漸發軟。


跟其他同齡的女孩子相比,我對這些事情的好奇心或許更加旺盛也不一定……

自從認識了義勇之後,無意中讀到的成人小說的場景,都會在腦海裡一再重播。

隨著閱讀到的東西愈多,腦海裡模擬的情境也變得更加多變而直接,甚至『美喜那粉嫩秘肉的小縫,不斷貪心地吞噬三郎的肉棒』如此露骨的情節,我也能夠大膽地代換成我與義勇先生的身影讓自己沉浸其中。

然而不管書中描寫的內容多麼細緻,直接被義勇先生撫摸產生的快感,一下子就遠遠超過了數百次在心中的模擬。


視線被微微滲出的眼淚變得模糊的同時,我感受到了義勇先生坐起身子脫去身上的衣物。

聽見衣物落在榻榻米上的聲響後,他的手也放到了我的大腿兩側並緩緩拉起我的裙襬。

明白義勇先生的意圖後,在手掌到達我的背部時便順著他的力量抬起了自己的腰,讓自己的衣物能夠順利地被拉至肩膀。

然而睡衣脫到胸口時,感受到被衣物勾住的乳房因裸露出來而帶出稍微的反彈時,我還是忍不住害羞地發出難堪的哀鳴。


「咿……義勇先生……」


眼中的淚水快要被羞怯給逼出來,我不知如何是好喊出義勇先生的名字。


「忍……我可以舔嗎?」

「義勇先生想做什麼都可以……可是……我好害羞……」

「……是嗎?」


像是反問我口中的情緒是否存在,但他早已知道答案為何。

平時溫柔又靦腆的義勇先生,就像是貪求我的肉體一般伸出舌頭舔弄我的乳頭,遠比手指更加舒服的觸感馬上像是電擊一般深入我的肺腑。


「唔、呀啊……」

「抱、抱歉,會很奇怪嗎?」

「不會……請繼續……」

「嗯。」


義勇先生冷靜地回應我的請求,嘴巴上的動作也隨著熟練而變得靈敏起來。

不只是舌尖,義勇先生用著整根舌頭的各處在品嘗著我的乳尖,大量的唾液攀附在肌膚上之後,又像是要吞入沾有我味道的液體而吸吮回去。

光是要應付這樣刺激到幾乎讓我眼前發白的快感就費盡全力了,義勇先生卻在我將神經集中在胸部上時把手伸進了我的兩腿間。


他的掌腹先是輕揉了我的內褲邊緣的腿肉,在我來不及轉移注意力之下便開始撫摸起我的私處。

當他施展的力道不經意壓迫到我的敏感位置時,體內那壓抑已久的潮水就像是憋不住一般,無聲無息地竄流而出。

或許是這股感覺是我的錯覺而已,但我現在卻有些慶幸自己有穿上內褲擋住這股春液,才不至於讓這股反應直接呈現在義勇先生的面前。

然而當義勇先生的手指稍微離開我的下體,從本應阻隔我蜜壺的純白布料上勾出黏稠的細絲時,我徹底明白這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身體反應。


「呀……不要這樣……」

「已經變得很濕了……很想要嗎?」

「我不知道……」


我不曉得義勇先生是怎麼想的……但「當女孩子下面被玩弄得濕潤時,便是身體想要被進入的訊號。」

這幾乎是我讀過的小說中都會寫到的情節,我也一直深信不疑這個現象述說的真理,直到這一刻仍舊如此。

撫摸著眼前活生生的義勇先生,那結實而充滿肌理的胸腹還有厚實到無法輕易掌握的手臂,無一不在挑逗我的情慾。


「可是果然還是想要……想要義勇先生……」

「我也是……」


義勇先生的手指越過我最後的防線,我可以感受到他寬厚而帶繭的指腹在推擠我的陰戶,包裹著蓓蕾的雙瓣就這麼毫無阻礙地被他推擠開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分泌的液體全部沾到了他的手上,隨著他依附淫水的手指撥過我的陰蒂,我也就無法自拔地滲出更多的春水。


「呼啊……義勇先生……」


隨著裡頭的芯蕊被玩弄得更多,我的表情已經無法成形,就像是春雪般逐漸融化。

與此同時我也感受到義勇先生的手指想探尋得更多,像是在摸索他未曾見過的甬道,動作顯得有些徬徨。


「義勇先生,要再往下一點……」

「抱、抱歉。」


意識到觸碰的位置有些奇怪,些微的異樣感促使我發聲去指引義勇先生。

似乎也因為我的提醒讓義勇先生認知到自己過於急躁,動作突然變得溫和許多。

當他觸到我那隨著呼吸而開合,已經氾濫成災的泉口,我已經不能再多等待一秒。


「這邊……快放進來……」

「唔咕……」


我扶著義勇先生的手臂催促著,像是渴求一般無法闔上自己的嘴,只能不斷發出淫靡的吐息。

義勇先生吞了一口連我都聽得到咽聲的口水,手指就像是被我的身體吸入一般滑了進來。

我明白他並沒有施加多少力氣勾勒我的內壁,但僅僅只是稍微摩擦到就已經讓我被敏感得無法思考。


即使被內褲包裹著無法做出大幅度的擺弄,緩慢的進出還是逼得它發出些微的水聲。

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發出渴望的聲響,我焦急地哭出些微的嬌吟。

我明明感到害羞卻不自覺更加張開雙腿,義勇先生似乎很滿意我的反應而變得更加大膽,撥出的手指帶走我來不及收回的淫液,些許的溫熱也水流滑落至我的臀縫裡。


義勇先生將雙手放到我的臀側,我馬上明白他的企圖,也配合著他抬起雙腳並提起臀部。

當他將我的內褲緩緩扯下時,我也才見到自己那徹底浸濕且牽著稠絲像不願內褲離去的秘陰。

眼見自己的陰阜展現前所未有的紅潤腫脹,濕潤的程度也遠超自己的想像,剛剛消失的羞恥心像是約好般一同竄回我的身體。

我不敢面對自己的淫亂直接地被展現在義勇先生面前,強烈的羞愧感迫使我用手指遮住自己的大半視線。


「忍……比想像中還美……」

「義、義勇先生!?」

「原來是……這麼好看的嗎?」

「沒這回事……我覺得……好害羞……」

「不,真的好美。」

「不要……不要再說了……」


義勇放低身子,頂著昏暗的光線湊到我的胯股間,像是欣賞什麼美景一般發出讚嘆的感想。

不管是過去的春宮圖抑或是現代的小說,乃至於同儕之間的閒聊,大家所知的女體都與自己實際的情況有些差異。

當我得知身體長大之後仍毫無毛髮,下體還像是初生的孩童般稚嫩是不太常見的事情,我是感到一些不自在的。

一直到被脫光之前,我甚至都還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被義勇先生嫌棄。


但看見義勇先生如此仔細地品味並讚嘆我那至今仍未生毛髮的私處時,徹底顛覆了我的擔憂,也很快能享受著他的誇讚。

也或許是義勇先生不斷地稱讚我的身體,當他用舌頭舔弄著我的陰蒂時,我馬上被淹沒在舌尖傳遞來的軟膩裡。


「唔嗚……這樣好舒服……」

「……那就好。」

「可是義勇先生……的舌頭好色……」

「那是因為……忍的味道好甜美……」


義勇舔拭著我的味道,像是品嚐一般不斷含入自己的嘴裡。

靈活地環繞著蓓蕾的周圍,過多的歡愉讓我緊張地抓住棉被,身體也慢慢無法自拔地收緊。


「唔……唔嗯、啊嗚……」


瀕臨高潮的一刻我夾緊雙腿,熾熱的酸楚感從子宮蔓延開來,迫不及待想要義勇先生快點侵入我的肉壺。

當視線掃過我想追求的物體,我才意識到自己是過於享受的那一方,義勇先生那鼓脹的男物在被我短暫輕觸之後就被我一直冷落著,我趕緊撐起有些癱軟的身子到了跪坐的義勇先生身前。


「對不起……我只顧著自己。」

「忍,沒關係的。」

「不行……我可是您的妻子……」


我拉下義勇先生的褲頭,裡頭壯碩飽滿的性器便急切地彈出來。

雖然記憶裡的描寫,總是說著男人的那裡有多雄偉、多硬挺……但看見那佈著青筋與血管的黝黑陰莖,以及飽滿得發出濕熱氣息的龜頭,我還是不禁有些頭暈目眩。


「義勇先生……好大……」

「忍、別……」

「這樣的東西……會放進我的身體……」


我開始用舌尖輕舔著從鈴口不斷釋放出的稠液,它有些鹹又帶有著一股獨特的腥味。

但那股味道我並不討厭,甚至於明白這是義勇先生的味道後還感到有些喜愛。

一次舌頭劃弄義勇先生的分身時,義勇先生劇顫地想逃開,但我不允許他就此離開。


我不斷模仿著書中的內容,也用盡想像力試圖讓義勇先生感到更加舒服。

但當我想嘗試含住那碩物時,無論我怎麼做都無法避免自己的牙齒觸碰到它。

深怕自己讓義勇先生感到不適,我只能盡量用自己的小嘴包裹著少許的前緣。


「忍……不行……!」


我吸吮著義勇先生溢出的液體,同時想像這偌大的凶器要怎麼進入自己,蕩漾的思緒蔓延讓我伸手去摳弄自己的肉壺。

直到忘我地舔弄義勇先生,使得他舒服到近乎難受而推開我的身軀,才讓這一切停了下來。


「我已經要……忍不住了……」

「嗯,我也是。」


連躺下來的心思都擠不出來,我急忙地跪坐到義勇先生的身前讓他抱住我的腰。

我伸手攙扶著那粗長的慾根,並撥開自己的穴口感受接觸的一瞬間。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只能循著自己的本能去追尋義勇先生的溫熱。


「忍……慢慢來……」

「唔……嗚嗚……好……」


本以為會有強烈的劇痛傳來,非但沒有不適,也不存在任何阻礙,義勇先生的性器就這樣難以置信地一下子滑了進來。

雖然我還是感受到了強大的異物感在擠壓我的甬道,然而這異物感有多強大,爆發出來的快感就有多強烈。


「啊啊……進來了……!」

「忍好緊……整個夾得好緊……」


我發出高亢的淫叫,下身又痠又麻地傳來陣陣快感,裡頭難以克制地咬住義勇先生的肉棒。

我扶在義勇先生的雙肩上,讓自己緩緩降下到能夠接納完義勇先生為止。

但當我認為快要辦到的前一刻,花心被狠狠壓迫的感官凶猛地襲擊上來,我明白這已經是極限。


為了減緩這個撲天蓋地的酸爽,我緩緩抬起身子想讓自己獲得短暫的休息。

但拔出產生的摩擦,讓我大腿細細抽搐著,蜜穴傳來的刺激讓我舒服得接近失控。

我無法自拔地重覆這樣的過程,先是感受著子宮被擠壓,再體會抽出時那舒服的抽搐。


「義勇先生……舒服……好舒服喔……」

「忍……我也……唔!」


義勇先生像是無法滿足於緩慢的抽插,抱起我的腰身開始操控著進出。

我的臀部被頂得不斷顫動,兩條腿也被愈頂愈開,裡頭的每一分空間都在被義勇先生的陽具侵犯著。

當水聲從我們緊密結合的位置激出時,我嘴裡的唾液也從嘴角蔓延出來滴落到他的胸口上。


我嘗試跟著義勇先生的節奏擺動,他卻不斷趁著我扭腰時猛力往上頂。

眼看自己的雙腳就要完全失去力氣,癱軟地任由義勇先生擺佈……我就這樣維持著插入的狀態,被放倒在棉被上。

義勇先生的腰肢壓在我的大腿上逼得我不得不抬起臀部,緊貼我腿根的同時頂往最深處。


「義勇先生……太、太裡面了……」


我哭喊著發出類似求饒的聲音,伸出手想請他放緩動作。

但我反被他緊緊地十指交扣,變成他控制我的另一項途徑。

我的手像是韁繩一般,當義勇先生拉往自己的身體時,我的裡頭也會被狠狠地抵住。


也因為屁股被稍稍抬高,我可以看見那放進自己手指都曾有些勉強的穴口,正在貪心地吸著義勇先生的陽根。

看著自己不斷被擴張而前後擠壓的唇瓣,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義勇先生幾乎要頂進我肚子裡的事實。

明白自己再怎樣抵抗都是徒勞,我只能無助地祈禱自己不要被綿密不斷的失禁感給淹沒。


「慢一點……裡面變得好奇怪……」


我忍不住扭動身體想逃避,反而讓義勇先生巨大的莖身在裡頭攪動得更厲害。

子宮口旁的敏感帶一直被義勇先生的龜頭磨蹭著,使我處於崩潰的邊緣。

快要扛不了那盡力憋住的快感,傾瀉而出的電流也讓我被欲望所支配。


「啊、唔啊……呼啊……」

「唔咕……忍!」


當我快要放棄忍耐的時候,義勇先生那又大又硬的事物在裡面膨發。

隨著劇烈的脈動,一股溫熱的暖流注入到我的子宮深處,接近承受極限的快感也慢慢地散去。

我慶幸自己守住了最後的矜持的同時,卻又對自己沒有跟那充滿體內的種子一起邁上雲端感到有些失落。

義勇先生將我的臀部放回到床上,讓我能夠把大腿放在他彎曲的膝蓋上休息。

再一次深吻的同時,我就這樣感受仍舊聯繫彼此性器的位置,閉上眼睛緊緊抱住他。


「忍……我好像還不夠。」

「……咦?」


然而,輕柔又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時,我不得不從瞑目中驚醒。

當他從抽出自己那未縮小半分的分身時,我們之間聯繫著透明而黏稠的水絲。

看見秘部流淌出來黏呼呼又泛著白光的濁液垂落到床鋪上,已經安分下來的蕾心也再度發出又疼又癢的感覺。


我被義勇先生提起來,順著力道的方向我變成屁股對著義勇先生。

趴伏在床鋪上無法直視身後的狀況下,我感受到義勇先生沾著溫熱液體的分身,正在試探著我併攏雙腿裡的前庭。

明白義勇先生準備要再進入我,我的臀部也擅自浮了起來,去迎接那即將被填滿的瞬間。


「忍……我要進去了。」


簡單的宣告之後,義勇先生便抱住我的腰,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陽物從上而下插了進來。

緩和下來的刺激也在他毫無阻礙地深入到最深處時勃發開,與之前相異角度所傳達過來的快感重疊再一起,原本停在高潮邊緣的自己終於再也無法阻止意識的墜落。


「唔……嗚嗚嗚……!」


我把頭埋在棉被裡,發出無意義的咽語,只能把身體全部交付給快樂。

洶湧的潮水不斷冒出,打在了我們身體交接處後全數從我的雙腿間滑落到床舖上。

但是義勇先生的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我叫得愈淫靡他似乎就擺動得愈大力,逼得我一次又一次被推上高潮的巔峰,雙腳也不斷發顫著。

為了傳達自己因為過於強烈的刺激而產生的無助,我稍微轉頭從棉被裡面挪開,大口吸著空氣讓自己能說出聲來。


但是在狹窄的臥室裡,位於床鋪側面不遠處正好是我從娘家帶來的全身鏡。

蓋上布的鏡子從底部露出了一部分,而那塊區域正好對著我的臉龐。

看著自己從小照到大的鏡子,裏頭那沉浸在快感之中滿臉幸福的女孩子,卻是我從未見過的身影。


「好舒服……這樣子插……義勇先生……好舒服……」

「我也是……忍……好緊……」


她張開著嘴,喊著自己丈夫的名字,同時發出幼貓一般的嬌聲。

眼角的淚水一粒一粒滑落,卻都是舒服到無法自拔的淚珠。

啊啊……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嗎?

臉頰泛紅又伸著舌頭喘氣的歡愉樣貌,就是在跟義勇先生做愛的我嗎?


當我接受自己完全沉迷在肉體交歡之中,我也更能夠欣賞著鏡中那個被狠狠抽插的自己。

我也注意到鏡中那抬高讓義勇先生更好進入的臀部,上頭是每次抽插都沾滿體液並打著泡沫的肉棒。

每次摩娑也都帶出了我更多的淫水,噴濺在我們身體之間。


看著半蹲著不斷用力頂我的義勇先生,我那嬌小的身體甚至不如他的下半身寬闊。

雖然義勇先生的臉蛋剛好被布給遮住了,但看著他如此忘我的動作想必也擺出了很淫亂的表情。

然而如此瘦小的我,居然可以如此依依不捨地勾住義勇先生的陰莖,完整地容納在我的身體。

下半身不斷被深入,我已經數不清自己已經是第幾次高潮……甚至懷疑這樣的過程會不會無窮無盡。


「又要、又要去了……義勇先生………」

「忍……再忍耐一下……」


幾乎無法思考的腦袋,還有因呼吸急促而逐漸昏黑的視線,意識似乎都集中在那個舒服到快要發出聲音的子宮裡。

一口氣流瀉出難以置信的大量潮液,我終於再度感受到義勇先生要射精的預兆。


「忍……又要射了……」

「嗯……唔嗯……哈啊……」


但我已經沒辦法給予回應,只能用更加高揚的呻吟來告訴義勇先生我有收到這個訊息。

溫熱的白漿再一次注入到我的體內時,幾乎要忘記呼吸的快感再一次湧上全身。

等到義勇先生的脈動停止後,我像斷了弦的人偶一般雙膝發軟地倒在床上。

連舉手或翻身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身體盡情地享受事後的痙攣,並體會義勇先生的白精在蜜穴翻滾的餘韻。


當義勇先生撫摸著我的側髮時,那股安心也讓我失去了意識。

就這樣,我赤裸身子用著有些狼狽的樣貌進入了夢鄉。


***


我是個不太擅長早起的人,為了比義勇先生早起我在此前還練習很長一段時間。

但隔天我還在睡眼惺忪而搓揉自己雙眼時,義勇先生早已經在替我們兩人準備早餐。

鼻尖察覺烤魚香味的我,理智也在這一瞬間全部恢復。

沒有善盡做為妻子的重要職責之一讓我感到羞愧,急忙想要從被窩中爬起來時卻因為雙腳發軟而跌坐在了床舖邊緣。


似乎是聽見碰撞聲,義勇先生穿著圍裙拉開了臥室的紙門。

他手上還拿著調理筷,有些不安地詢問我的狀況。


「忍……怎麼了?」

「義、義勇先生……早餐我來做!」

「我快做好了,你先休息。」


義勇先生說罷便轉身回到了廚房,看著自己跪坐的狼狽模樣有些懊悔卻又難以行動,只能乖乖聽義勇先生的話。

身上穿著的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換上,尺寸大得誇張足以遮到我屁股的襯衫。

我急忙地掀開衣物檢查自己的私處,空無一物的股間卻讓我莫名地安心,至少沒有羞恥到讓義勇先生幫我穿上內褲。

但我能感受到昨晚被義勇先生撐得有些開的穴口,至今仍流瀉出混有我們兩人體液的一切。


「……先穿內褲好了。」


嘆了一口氣之後,我老實地換上自己的衣物到餐廳與義勇一同共進早餐。

在啜飲著味噌湯的同時,義勇那冷靜的神情卻讓我想到昨晚發生的一切。

比起性知識都從書中得知的自己,昨晚的義勇先生熟練得不可思議,這股好奇心也促使著我開口詢問。


「那個……義勇先生昨晚好厲害。」

「是、是嗎?」


聽到我發出由衷的稱讚,原本面無表情的義勇不但臉蛋發紅,手上的筷子也停了下來。


「舒服到……我快要死掉了。」

「抱歉……」

「不、不是,我只是覺得……義勇先生怎麼知道……讓我舒服的方法?」


義勇先生的樣子變得有些困頓,我也在此時感到一絲不安,深怕聽見讓自己會感到難過的答案。


「我、我只是模仿書上的行為……」

「書……?」

「就是那些寫著色情內容的書……抱歉,我以前都會看這些東西。」


義勇先生害羞地撥弄自己的頭髮,這股羞怯就算是昨天同床共枕都沒能見識得到。

對於難以汲取性知識的我們來說,沒想到這點如此地相似。

聽完這個答案之後,我心中的陰霾也一掃而空,開心地讓我把嘴埋在了味噌湯碗裡。

笑著喝完一口湯汁後,整理好情緒我才敢把湯碗放下……因為我深怕自己的笑容太過於燦爛。


「義勇先生,謝謝你……作為義勇先生的妻子,我又更了解你一點了。」

「……是嗎?」

「嗯,這是作為義勇先生的妻子才能了解的事情呢。」


醉心於他的單純與老實,更不用說他帥氣又瀟灑的那一面,我笑著握住義勇先生的手。


「我也有很多,身為忍的丈夫才能知道的事要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