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晴好雨奇】雪裏清香※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小忍的小肚子長出來了呢,讓姊姊聽一下。」

「姊姊……有點太早了。」

「唔……真的聽不到聲音耶。」

「真是的,姊姊妳太著急了。」


姊姊不斷用臉頰磨蹭我才正準備要隆起的腹部,距離確認懷孕也不過兩個月的時間,她便已經興奮地開始關心胎兒的狀況。

一旁的香奈乎也好奇地觀察了我的肚子一整天……與我一同坐在沙發上似乎也很想撫摸的樣子。


「香奈乎也想摸看看?」

「……可以嗎?」

「嗯……不過我想應該摸不到什麼……」


顯露如同能綻放出花朵的笑容後,即使隔著連身裙她仍然小心翼翼地撫摸我微微凸起的位置。

目前腹部的變化還不是很明顯,穿上寬鬆的裙子就幾乎感受不到差異了。

但只要仔細地觸摸,仍然可以感受到下腹部有處微鼓起的位置。


「這邊凸凸的……是因為裡面住了小寶寶嗎?」

「對呀,裡面是愛的結晶喔。」

「咦……?這樣的話,如果姊姊生了小孩,我就要變成阿姨了……」

「呵呵,真的耶……香奈乎要成為阿姨了。」


我摸了摸香奈乎的頭,除了對她的純真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想表達我心中微微的感謝,畢竟能走到現在也多虧了家人的全力支持。

以跟義勇先生結婚的時間去推算,其實才短短幾個月就懷上身孕了。

雖然來得有點比預期更早,但也只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狀況愈來愈穩定。

而迎來穩定期的此時也碰巧進入了寒假時期,便趁著家人都在時向大家報告這個喜訊。


原本以為至少會像堅持要與義勇先生結婚時,被父母親稍稍地責備。

但這一次所有人都欣喜地接受即將誕生的新成員,尤其是一開始不太喜歡義勇先生的父親,表現得最為興奮。

望向一旁正在與父親下棋的義勇先生,我不由得由衷地一笑……能夠被大家認同真的是太好了。


在迎來十九歲的生日之前,我先迎接了與義勇先生一同創造的小生命。

來得有些急促……但這時心中的迷惘又比答應婚事時更少,想必是家人的支持給予了我莫大的勇氣。

再加上我那最愛的丈夫總是能消除我所有的煩惱,反而讓我期待之後會更加幸福的家庭生活。


「不過小忍要先當媽媽了……感覺好不真實喔。」

「其實我也是啊……好難想像自己成為媽媽的樣子。」

「啊啊啊……會不會我結婚的時候,小忍就已經生一窩小朋友了。」

「才、才不會啦!大概……」


姊姊露出傻楞楞的笑容揣測著未來,我本來想極力否認這樣的可能性。

但一想到只要有時間就在跟義勇先生溫存的記憶,又突然不敢保證這樣的情形不會發生了。

如果能義勇先生一起養育許多小孩,似乎也很不錯……


「啊,媽媽好像快準備好晚餐了,我先去幫忙。」

「嗯,好的。」

「香奈乎也來幫忙,至於孕婦就好好休息吧!」

「姊姊妳太誇張了……」


嘴巴上這麼說,我還是乖乖聽姊姊的話好好在沙發上休息。

即使外表上沒有太多的變化,不定期產生的害喜跟嗜睡還是消磨了我不少體力。

今天回到老家那並不算長的搭車時間,也足以讓現在虛弱的我感到有些倦憊。

看見急著想起身幫忙,卻被我的父母徹底阻止的模樣,我不禁感到窩心。


雖然對義勇先生也有點不好意思,但自從告知懷孕的事實之後,他就愈來愈常幫忙處理家務。

就算下班看起來相當疲勞,也會堅持至少要洗碗、曬衣服之類的……

幾番勸說也總是說不贏他,只能不斷被他說服去享受他對我的好。

偶爾與鄰居的太太們聊天時,聽見他們對於丈夫的抱怨都會讓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幸運地……能夠被義勇先生愛護著。


久違的家庭聚餐讓我舒心無比,在老家寬敞的浴室洗起澡來更是減輕了我不少疲勞。

義勇先生也洗完澡之後,我坐在床緣並窩在義勇先生的懷裡。

在他幫我吹乾頭髮並梳理時,我觀望著自己許久未歸的房間,大部分常用的東西都已經被帶到我跟義勇先生的新居去,而顯得有些單調。

但一些舊家具跟已經用不到的個人用品還留在此地,在學時期獲得的獎狀則提醒了不到一年前自己還是學生。

我撫摸著以前每天都在睡的床鋪,突然感嘆起生活變化得好快,如今我都已經是個準媽媽了。


然而或許是今天真的過得太舒適了,我不自覺仰倒在義勇先生的胸前,想被他更仔細地呵護。

因為不明白我如此舉動的涵義,義勇先生很快地關上吹風機並放下梳子。


「忍,怎麼了嗎?」

「沒有,我想跟義勇先生撒嬌而已。」


我伸手撫摸了他的側臂,想要他對我做出一些表示。

而他也很快察覺到我的意思,繞過我的腰窩細心地撫摸著我的小腹,感受著腹裡那逐漸茁壯的小生命。


「呵呵……裏頭是我們的小寶寶呢。」

「嗯。」

「義勇先生,謝謝你……」


感謝著義勇先生這幾個月來付出的一切,我也把雙手交疊去體會他細心撫摸的溫柔。

這段時間不斷在醞釀的情緒,也在此時變得愈來愈有存在感。


「前幾天產檢時,醫生說……我差不多進入穩定期了。」

「……即使這樣,妳也別勉強自己做家事。」

「不、不是那個意思……」

「唔?」


想到自己即將要開口的事情讓人感到害羞,但這半年下來跟義勇先生的相處,已經讓我變得老實許多,也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慾望。

而在肚子裡面孕育的寶貴結晶,或許也正是我能夠坦然接受好色的自己……才能有的結果。


「這幾個月我一直忍著……我好久沒有被義勇先生好好疼愛了。」

「唔……忍?」


我扶著義勇先生的手,緩緩從腹部往下滑動。

這時候所穿著的連身睡衣,只要我掀起裙襬就能讓他伸進來撫摸到我雙腿之間的位置。


「忍,妳的家人都在這裡。」

「我會好好憋住聲音的,義勇先生……」


我用空出來的手撩起裙襬,並嘗試將自己的雙腿打開到能讓義勇先生看見的程度。

因為我想讓他看見我那準備好被撫摸,早就把內褲給浸濕的私密處。


「忍,妳好濕……」

「對不起……我太不檢點了嗎?」

「不、我只是…有點忍不住了。」

「不要忍了好不好?我想要義勇先生摸我……」


如果是半年前的自己,我肯定難以想像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

但身體才剛記住義勇先生的感覺沒多久,就必須忍耐好幾個月……

雖然之前早就好幾次差點忍不住,但我還是努力忍下來聽從醫生的指示。


「我本來也想好好忍住的,但今天感覺……特別不一樣。」

「……真的可以嗎?」

「嗯,只是醫生說不可以太激烈……平常義勇先生那樣……是不行的……噫!?」


可能是無法再繼續忍耐,沒有等待我說完話,義勇先生便喘著大氣開始用中指摸弄我陰蒂。

即使隔著內褲,仍然因為摸的位置太過準確,久違的強烈刺激讓我不小心叫出聲來。


「抱、抱歉!」

「沒事!我沒事的,只是……比想像中更敏感。」

「我會溫柔一點……」

「嗯,我相信義勇先生會的……每一次你都是如此。」


隨後他輕巧地重新摸索我的身體,平常他應該會在這時候一起逗弄我的乳頭,此時玩弄我下面的時候卻溫柔地撫摸我的肚子。

與往常不一樣的愛撫雖然並沒有感官上的刺激,但他的溫柔卻讓我感到下體更為脹熱。

而義勇先生的喘息也格外色情,起初以為是太久沒聽見才產生的錯覺,但我很快發現這樣的喘息……裡頭的情緒比起初夜更加亢奮。


「義勇先生,很興奮嗎?」

「因為我一直在忍耐著……」

「嗯,對不起,讓你忍耐了。」


我轉頭望向他憋起喘息而脹紅的臉,看似興奮卻又有些痛苦的樣子讓人憐惜。

懷孕之後我們的互動都僅止於擁抱跟親吻,我也以為義勇先生能夠承受暫時的禁慾。


「義勇先生其實可以跟我說的,就算是用嘴巴也好,我也可以……」

「妳懷孕已經很辛苦了……我不能……」

「真是的,義勇先生太老實了。」


而明白義勇先生與我一樣忍耐得很辛苦,我也能夠更加老實地訴諸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自己無論身心靈都已經準備萬全,我便把手伸到身後,把他腫脹不堪的陰莖從四角褲裡撥出來。

感受到他的堅挺從背部傳來溫熱的觸感時,我站起身將內褲緩緩脫下,用背對義勇先生的姿勢貼合彼此的性器。


「唔……忍!」

「哈啊……呀……」


不只淫叫聲重疊了起來,我們的手也彼此交錯,在義勇先生撥開我的肉唇時,我也攙扶他的肉莖對準自己的穴口。

緩緩把體重放沉並逐漸深入到裡面的過程中,我早已舒服得難以自拔,原本說會好好忍住聲音的自己馬上毀了這項約定。


「啊啊……義勇先生……」


感官都集中在被輕輕抵住的花心上,原本併攏雙腳並攙扶著義勇先生膝蓋的自己,就像止不住貪欲而跨坐到了他的腿上。

我大開著自己的雙腿去體驗不斷進出而被磨蹭的內壁,在忍不住想要被狠狠頂進去而想整個人坐下去時,義勇先生都好好地拉住我那快脫韁的理智。

比起掂著的腳尖,我身體的平衡更多來自於撐直在義勇先生大腿上的雙手,以及被義勇先生輕輕摟住的軀幹。


「忍,慢一點……」

「我知道……可是太舒服了……!」

「唔……妳先放鬆……嗚!」


相對於我那不聽話的神智早就快要在慾望之中迷失,義勇先生比我更記得不能太過激烈的提醒,他開始操控著我的身體緩慢進出……

我強忍著自己想劇烈擺動的腰肢,把控制的權力交給了義勇先生,讓他來決定我應該被插得多深。

無數次的交纏早就讓他知道我能負荷的位置在哪裡,每一次都輕巧地讓鈴口正好磨過子宮前端。

即使是比平常更加緩慢的動作,難以言喻的快感不斷衝擊著我,就算是事前愛撫最確實的一夜,都未曾像現在如此敏感過。


「義勇先生,好舒服……我好像要……不行了……!」

「我也差不多……」


沒有消耗太多的時間跟體力,我已經感受到溫熱的暖流開始從自己的下體冒出。

噴濺出來的液體毫無規律地灑落在地面跟義勇先生的大腿上,難以克制的高潮也因義勇先生尚未停下來的動作不斷產生,我只能不斷目睹自己的身體傾洩出久違的春液。

被義勇先生抽插而不斷顫抖的下肢,也貪心地收緊想榨出義勇先生囊袋裡頭那濃稠的白漿。


「嗚嗯……義勇先生……給我……嗯嗚、啊!」

「太刺激……唔……!」


而不消多時,我感受到義勇先生大力地劇烈顫抖,雙腳像是抽搐一般拉直,我也在這一瞬間被稍稍頂起來而踏離地面。

隨著快感慢慢變成餘韻,我們維持著插入的狀態去感受流淌在體內的熱切。


「義勇先生……這次好快就射了……」

「因為太久沒做了……」

「嗯……我也是……」


靠在義勇先生的身上時,對於他的答案我感到不太意外。

此時他溫柔地加強抱住我的力道,像是傾訴情意一般在我耳邊低語。


「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想做到早上。」

「這樣會被發現……而且我會承受不住的……」

「嗯。」


義勇對我的回應並沒有做出反駁,但我們彼此都明白,今天僅僅只是這樣絕對是不夠的。

久違的做愛對我們來說是過於甜美的果實,直到無法再品嚐出美味之前……只會想不斷地滿足空缺的慾望。


「但如果是現在的話……我想我還可以再一下下……」


我撐起身子並讓義勇先生暫時離開我的身體,才一分開我馬上感受到洶湧的浪潮從裡頭滑出至雙腿上。


「義勇先生……」


我躺到了自己熟悉的床上,微微張開雙腳,再一次用跨出床緣的腳尖觸碰著地板。

想像著義勇先生等等會給我更多的種子時,我又不小心讓自己變得更濕潤了。

維持仰躺的姿勢望向那撐起我的雙腳並放到自己肩膀上的丈夫,他此時充滿慾望的雄姿再一次打開我的慾望開關。


他站在地板上,將那仍默默滴著淫汁的陽物放在我的兩腿之間,因期待而收緊的蜜壺馬上淌出大量他剛剛射進來的熱漿。

溫熱的感覺滑落到我的屁股時,那股觸感讓我不自覺微微一震。


而我那濕滑的私處早就毫無抵抗之力,即使義勇先生的手攙扶著我的雙腳,沒有任何引導的陰莖仍然能順暢地侵入我的身體裡。

義勇先生的動作一樣有些謹慎,即使一口氣滑入我的深處,在觸碰到芯蕊而讓我舒服地叫出聲前,仍然放緩了速度。

但此時的體勢比剛才更為安穩,躺直的身體也不會壓迫到腹部,因此讓我心情上更為放鬆。

往往如此熟練的義勇先生都會讓我感到訝異……這一次也毫不例外……


「義勇先生……這個姿勢……?」


我邊喘出呻吟,邊詢問著他為什麼用著不太常見的方式進入我。

但由於對他的了解,我想我已經猜到了可能的答案。


「我私底下……有問過醫生……」

「唔……義勇先生……好色……」


此時我也才想起來,不是只是我……義勇先生也曾找過醫生私底下詢問過一些事情。

說不定那時候,義勇先生也問了跟我一模一樣的問題。

而想到不只有自己期待著能趕快溫存,明白連義勇先生也期盼這件事情後,我又不由得興奮得想用肉穴吸吮義勇先生放進來的慾根。


「忍……這樣還可以嗎?」

「嗯……好舒服……唔、嗯啊!」


我已經數不清,這是我第幾次這麼說了。

但「好舒服」往往就是我在跟義勇先生纏綿時,最直接深刻的感受。

或許是我的反應吸引了他,義勇先生邊擺動著自己的腰窩,將大腿打在我的雙臀上發出撞擊的聲響。

在肩膀托著我的雙腿時,雙手也環繞過我的大腿固定住我的身體。


「這樣會冷嗎?」

「不、不會……哈、啊……義勇先生……不要停……哈啊……」


他用厚實的手掌掀起我的裙擺,在來回抽插我時勾勒著我突起的小腹。

這一個他最近經常會展現的小舉動,這時卻讓我害臊得難以遏止。

感受著不斷抵入深處的快感,眼前義勇先生撫摸我肚子的舉動,就像是在強調裡頭的生命是從我們正在進行的行為而誕生的……

一旦意識到這件事情,我的神經就像是突然全部集中在敏感的肉壁上,心思也無法離開巨大的感官刺激。


「義、義勇先生……啊、嗯……好大……!」

「是忍……妳夾得太用力了……咕……!」


從雙腳的空隙裡,我能看見義勇先生陶醉的神情。

看見他沉迷在我的肉體裡,那舒服到有些難受的樣貌,我就更想要努力地把裡面夾緊。

想要讓他……也感受到跟我一樣的感受。


「義勇先生……也很……舒服嗎?」

「嗯,忍的裡面……呼嗚……真的好舒服……唔……!」


我掩著自己的嘴,想去遮掩早已遺忘要去壓抑的呻吟。

當我壓低了聲音,也才注意到義勇先生的低喘有多麼地性感。

像是逞著獸慾卻又用理智壓抑著想用力對待我的感覺,讓我感到莫名地興奮。


「是不是……很喜歡……我的身體?」

「啊啊……忍真的……太色了……」


早在新婚那一天,我就已經明白自己是個充滿淫慾的女性。

我也早已能夠接受那個被義勇先生用力抽插時,會不斷勾出淫水濺在他身上的自己。

看見被房間的主燈照射而閃爍著光芒的淫水撒出,加上被義勇先生抱住仍然不斷顫抖的雙腳,我知道自己一直處於失心的頂峰。


而逐漸昏白的視線,也讓我難以用腦袋去思考自己到底有多舒服。

就算義勇先生極力讓自己溫柔一點,過於敏感的身體早就讓我無法再體會更高層次的歡愉了。

也或許正是這樣溫柔的他……才能讓我這麼地,從身心靈的深處感到愉悅。


「忍……我要射進去了……」

「好的……呀……啊、啊啊!」


在簡單的宣示之後,義勇先生的速度又再加快了一些,摩娑在體內的肉莖也變得更為堅挺而壯碩。

這早就被記憶在身體裡的感覺,我全身的感官都明白是義勇先生要射精的徵兆。

我也知道……他這時候總是會想辦法頂到我的最裡面。

即使我明白義勇先生在這個狀態下會極力克制自己,想到等等會迎來的劇烈高潮,我還是……會想期待一下。

我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全心去等待義勇先生吐出白漿的瞬間。


「唔咕……忍!」

「啊……義勇、先生……呀、哈啊!」


義勇先生塞滿我並再度頂住花心,我知道他這次比起過去都還要溫柔,但還是稍稍把我擠得叫出聲。

這一天下來最深的一次,讓我放出了有些放縱的高亢呻吟,身體也隨之劇烈顫抖。

那對我這小小身體而言太過巨大的分身不斷在顫動,一波又一波的吐精也使我無法輕易地靜下心來享受餘韻,每一次抖動都會讓我不小心再陷入高潮的錯覺。


「哈啊……哈啊……義勇先生……好裡面……」

「抱歉……我還是……克制不住了……」

「我想應該沒問題的……義勇先生……忍得很努力了。」


就像是明白不能過於弄髒床鋪,我們兩個很有默契地在抽出後趕緊蓋住,盡量不讓彼此的液體滴落在床上。

但無可避免地還是弄髒了角落,即使用紙巾擦拭也無法拭去那深深的水痕。

雖然有許多要善後的事物,但我們纏綿後都顯得相當疲憊,便先選擇躺到了床上好好歇息。


「還是弄髒了一些呢。」


事後在床上與義勇先生擁抱時,我笑著調侃剛剛縱情的兩人。

義勇先生摟住我,似乎在用輕輕撫摸我的動作來安慰著我。


「不過……應該沒什麼問題吧?畢竟是我自己的床……」

「真的沒問題嗎?」

「嗯……雖然可能不太好,但說這種事情太羞恥了啦。」

「也是啊……」


侵襲而上的睡意慢慢壟罩著我,在義勇先生的安撫後我也似乎沒這麼擔憂了。

他的胸懷總是能讓我心情平穩,呼吸愈來愈沉穩並失去意識後,等到回神時已經是隔天早上的事情。


與往常不同的床上,早晨卻是相同的一張臉在迎接著我。

只要是比較悠閒的假日,義勇先生先我一步醒來的話,他都會默默看著我的睡臉等待我起床……就算是像現在這樣的日子也不例外。


「義勇先生,早安。」

「早安。」


進行完例行的早晨之吻後,在能夠承受起床帶來的不適後我便慢慢地坐起身來。

義勇先生幫我梳頭髮時,下面傳來的潤溽感突然變得有些強烈,我也才在這時想起來昨天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脫下來的舊內褲沾滿液體像是濕毛巾一般誇張,由於這一趟只帶了剛好天數的衣物,此時相當慶幸自己還有遺留一些衣物在娘家的房間裡。


「義、義勇先生……可以去幫我拿一下乾淨的內褲嗎?」


在簡單地整理完衣物跟儀容而準備輪流去盥洗時,在房間門外的走廊我遇到了也起床的姊姊。

我便趕快整理好思緒,讓自己盡量遺忘昨晚發生的事情……用平常心去面對早上的招呼。


「啊,小忍。」

「姊姊,早安。」

「妳也早啊,昨天睡得好嗎?」


她依舊保持平常燦爛的笑容,就如同外頭的朝陽一般溫暖。

但這樣的提問,去思考要回答什麼還是讓我有點心虛。


「還……還可以。」

「……是這樣啊?」


此時她的笑容並沒有太多改變,但不知道為什麼讓我產生了一股微妙的陰涼感。

明明姊姊在我面前展露笑容,卻是從背後冒出來的……那種陰涼感。


「小忍,妳知道我們家的隔音……不太好對吧?」

「……知、知道啊。」


她突然逼近並輕拍我的肩膀,笑容變得不再這麼自然。


「妳隔壁住的是姊姊我,真是太好了呢。」

「等一下……姊姊!妳該不會……」

「小忍跟冨岡先生,真是壞孩子呢。」

「咦……咦咦咦!?」


這一次,她兩隻手都扶住我的肩膀。


「床弄髒了的事情……我會幫妳好好瞞住爸爸媽媽的。」

「姊……姊姊!?」


這一天早上,我發出了絲毫沒有節操可言的驚叫聲。

而這正是因為,我正在經歷人生中最過於羞恥的一件事。

226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晴好雨奇】春和景明※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在狹小到連轉身都有些困難的浴室裡,我用著不甚熟悉的蓮蓬頭仔細清洗自己的身體各處。 比起那浴缸寬敞到能伸直腳泡澡的自家浴室,所有衛浴設備擠在不到一坪空間裡實在說不上舒適。 抹去因熱水而佈滿霧珠的鏡台,鏡中的自己顯得精神飽滿又心情平穩,婚禮時不捨家人而落淚的低落情緒似乎都一掃而空。 然而雙頰上的紅潤不知道是因為溫熱的洗澡水……還是我有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