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櫻草報春】一晌刺梅



一起看電影明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在彼此的關係冠上「交往中」的名稱後,一切就變得不同了。

所謂的看電影也變成了約會,為了約會而苦惱該穿什麼衣服,似乎也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雖然很感謝姊姊把她的衣櫃打開給我挑選,但更多的選擇反而讓我更無所適從。

也出了一些意外,意外得知了姊姊獨特的收藏……


姊姊先一步出門與不死川先生碰面時,我才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穿上自己新買而尚未穿過的連身裙。

在姊姊的建議下也特別仔細打扮,無論髮型還是妝容都與平常不同,只為了展現給義勇看見自己最有魅力的一面。

過去有什麼一起外出的需求,都是直接到對方家門按門鈴或敲門,甚至直接打電話就解決了。

但我們謹慎地約好在公寓的大門碰面……有部分也是為了減少一點尷尬的感覺。


確定有帶上鑰匙,出門前也再確認了一次自己把頭髮放下來會不會很奇怪。

清點完包包內是否準備齊全,再跟香奈乎稍微說一聲我就鼓起勇氣踏出家門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溫和的陽光加上和煦的微風,內心卻止不住激昂的鼓動。

或許可以說多此一舉,但還是發了訊息告訴義勇我出門了,收到已經在樓下等我的回信更讓我有即將要約會的實感。

搭乘電梯的過程從未讓我這麼興奮,整個人微微地發顫著,也無法克制自己溢於言表的喜悅。


到大廳前透過感應玻璃門看見在外面等待的義勇,心臟就在那一瞬間快要炸開了。

義勇似乎也為了今天打扮了一番,未曾看過他如此俐落的裝扮,就像是雜誌中會訪問到的那些路人一樣上鏡。

雖然以前就知道義勇的臉蛋不差,但偏偏這個時候意識到這件事情只會讓我更在意。


「……義勇。」


為了吸引目光還在手機上的義勇注意,我在離他幾步的距離停下腳步,並輕聲地喊他的名字。

一方面也是為了讓義勇看看,今天特別打扮過的自己。

他抬頭望向我的時候本來想要回應我的招呼,卻又像是被驚愕到一般把話塞了回去。


「我、我們走吧?」


不敢在這邊駐足再更久的時間,深怕自己會產生更尷尬的反應。

也不敢詢問他對於自己打扮有什麼意見,要是聽見不在期待之內的話語可能會讓我有些難過,只敢看著地板催促義勇跟上自己的腳步。

或許是意識到一些與往常不同的氣氛,義勇的舉措也變得僵硬起來。

但就像告白的那天一樣,在這種時候他總是能拿出比我更多的勇氣。


「今天的忍……很可愛……」


我有些訝異地望向與我十指緊扣的男友,然而映入眼簾的是嘴巴稱讚我的外表,卻把整個視線撇開並臉頰燒紅的拙樣。

明白他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才有辦法說出這樣的話,我也跟著釋懷了,並且慶幸著待在我身邊的人是他。


「義勇……也很帥喔。」


老實地訴說心中的感想後羞赧成了真摯的歡喜。膽小在此時能夠釋放出來,牽住的手也不知不覺在跨出沒幾步後變成了十指交扣。

明明是初夏的午後,心情卻像迎來春天,既充滿期待又興奮。


「我們是搭電車嗎?」

「嗯,時間很多可以慢慢走。」


即使是毫無意義的一問一答,也意外地有正在約會的實感。

趁著走路的機會再一次確認義勇的造型,感覺他真的用了不少心思在衣服搭配上。


「義勇你今天穿這麼好看,蔦子姊姊一定有幫忙吧?」

「唔……」


啊,看來是一語中的。


「哈哈……你被說中的樣子好蠢喔。」

「不……是事實。」

「這沒什麼,我也請姊姊幫我看了好久……雖然最後還是自己來挑就是了。」

「……很適合妳。」

「謝……謝謝。」


雖然有一段時間稍微變得疏遠,但義勇心直口快的特點一直都沒有變過,他總是可以很老實地稱讚別人的優點。

這是他值得被欣賞的地方,過於老實的直球連發有點害臊,但我還是開心地接納他的讚美。


態度有辦法變得自然後,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地到了最近的車站,或許是天氣太適合出遊的緣故,這天假日意外地多人。

不會到通勤時間這麼誇張,但進到電車裡面還是需要調整一下位置才能有比較充裕的立足空間。

本來還有一點餘裕能跟義勇並肩站著,但隨著下一站進來更多的乘客後已經無法再保持適當的距離,整個身體只能被迫往義勇的身上貼去。


有些擁擠的狀態讓我無法站穩也無法及時呼喊義勇,不過我很快地感受到平衡恢復的安定感,也明白是義勇摟住了我的後頸。

他手握著拉環讓我輕輕地靠在胸前,另一隻手則護著我很珍惜的髮飾避免推擠而掉落。

本想說出口的謝謝,聽見胸口所傳出的劇烈心跳後被我收回去,滿腦子就只剩下我正在被摟住的事實。


「忍耐一下,很快就到了。」

「嗯……」


口頭上給了肯定的答案,我心裡想得卻是這樣的狀態能維持更久一點就好了。

不管是結實的胳臂還是透過衣物感受到的胸膛,微微發出的熱氣都讓我感到目眩神迷。

調整了一下提包的位置,我用另一隻手繞過義勇的腰來抱住他。

彼此的距離像是不能再更近了,這因為外力所造成的小意外,讓我的內心欣喜無比。


平常覺得有些無聊的通車時間,此時卻期待能變得更漫長,也從未想過站點之間是感受得如此短暫。

我才剛冷靜下來感受義勇他劇烈心跳之上的呼吸起伏,宣告到站的廣播就無情地響了起來。

電車中的乘客開始往車門處移動後,擁著我的義勇慢慢放鬆了力道,我也只能依依不捨地放開他的腰部,牽起彼此空出的手離開車廂。

不過即使肩並肩走路,剛才義勇充滿明顯肌理的觸感久未散去,總有種義勇已經跟以前完全不同……有著男人般的身體了。


一直想趁著義勇不注意偷看他的側臉,卻好幾次因此四目相交讓臉變得更熱。

由於抱持著不純的想法,心情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也開始好奇起義勇是用怎樣的眼光看我。

也開始暗自揣測著,也許這樣頻繁地視線交會也代表義勇對我報有好奇之心……

而且本來也以為自己已經可以不在意別人的眼光,盡情享受著自己身為義勇女友的身分。

但售票台姊姊對我們投以那過於溫柔的眼神,還是讓我不由得害羞地放開手。


我們看的電影是正處於話題之中,但實在說不上浪漫的作品。但與其硬要挑氣氛好的片子,不如選一部兩個人都有興趣的作品——這是雜誌上面所建議的約會注意事項。

不過再怎麼說也是值得紀念的初次約會,還是想好好地紀錄下來。

我戳了戳手上拿著票的義勇,把進入拍攝畫面的手機對著我們兩個。


「義…義勇,我們來拍一張照片吧?」

「嗯。」


跟義勇交往那天開始我就沒有刻意隱瞞大家的意思,消息也很快在朋友之間傳開。

在那之後,上高中以來經常遇到的搭訕也變得愈來愈少,義勇的身旁也成了我異常安心的歸宿。

不過偶爾還是會聽到為什麼選擇義勇的疑問……雖然覺得有些失禮也只能保持冷靜回答,說著自己就是喜歡他。

拍照上傳到社群網站也算是一種默默的抗議,想讓大家知道義勇他帥氣跟好的地方,並且藉此宣示自己過得有多幸福。


催促著義勇對鏡頭擺出表情,另一股私心則是……如果用這理由把臉靠在一起也不會感到尷尬,可以盡情地貼在他身旁。

然而照片裡的義勇一如以往地不上鏡,表情僵硬動作也死板,但就是這樣的他才讓我感到熟悉。

看著絲毫不知道自己在照片裡有多蠢的義勇,默默地標註了他不常使用的帳號並上傳之後,就把手機收起來回去跟本尊一起到電影院裡了。


常聽別人說約會的時候看電影,會完全沒辦法把注意力放在畫面上。

但除了因為過強的冷氣會想要靠在對方身上之外,整個心思還是能放在觀賞作品上。

或許跟內容精彩與否也有影響,走出電影院之後我跟義勇的話題也集中在電影上,有幾個瞬間甚至會有種回到孩提時期的錯覺。

接著看見他在豔陽下稍為冒出汗水的前額,才因為他那有些成熟的側臉,重新讓我想起雙方是戀人的事實。


拿出手帕替他抹去臉上的汗水,那僅僅一句沒有表情變化的謝謝都可以使我再一次怦然心動。

人潮擁擠或行經斑馬線時掩護我的動作,明明是義勇從小時候開始就有的習慣,現在卻全部都被賦予了不一樣的意義。

從開始交往之後的兩個禮拜,每一天都讓我有了新的感受,今天更是完全讓我脫胎換骨。

說不盡的喜悅全部湧上心頭,讓我顧不得這裡熙來攘往的行人挽住義勇的手,想盡情表達自己有多喜歡他。


「……忍?」 「義勇不喜歡這樣嗎?」

「不……沒有不喜歡。」

「那就好……接下來我想看衣服,陪我好嗎?」


去服飾店讓義勇幫我挑衣服,其實也不是自己真的想看什麼新衣服,而是想知道他的喜好。

但他每一件都說好看根本沒參考價值,鬧著彆扭對他抱怨卻得到了「因為忍穿什麼都好看」這種更讓我感到困擾的稱讚。

但說內心沒有因此雀躍完全是欺騙自己,因為不管跟義勇做什麼、被他怎樣稱讚,都讓我覺得好開心。


能跟冨岡義勇在一起……真的好開心。


***


在準備回家之前,我們找了一家很有名的冰淇淋店一起吃同一份。

原本只是因為以我們的零用錢來說,一人一份有點太奢侈……但兩個人一起吃同一份食物意外地有情侶的實感。

尤其是看著他吃到嘴角都是冰淇淋的呆瓜模樣,讓我迫不及待地將這珍貴的一幕拍下來。


原本就不太擅長把食物吃得很優雅的義勇,配上邊走邊吃這個不利的條件又變得更糟糕了,我提議找個安靜的位置坐下慢慢吃,便挑了一個供人休息並帶著陽傘的座位用餐區坐著。

看著眼前慢慢減少的冰淇淋跟手上的湯匙,我因此想到了一個大膽的舉動。


「義、義勇……啊——」


我將挖了一小口冰淇淋的湯匙遞到了義勇面前,想要像漫畫裡常見到的那樣餵給他吃。

看到這景象的義勇先是怔了一下難以做出反應,我又晃動了一下手上的湯匙才終於搞懂我的意思,便有些羞赧地一口把冰淇淋吃掉了。


「好吃嗎?」

「唔嗯……」


有點過於著急地詢問他,卻沒注意到義勇嘴巴裡有食物不方便說話,他只能急忙緊閉嘴用鼻音來回應並點點頭。

想到自己的失誤跟義勇可愛的樣貌,我不小心露齒而笑,根本無法遮掩自己的喜悅。

被我這樣嘲笑的義勇似乎有點反應不來,用著很近的距離盯著我不發一語,可能是一直被我笑而感到生氣了吧。


「對不起,我一直笑你……生氣了?」


義勇沒有回應我的疑問,卻用手輕輕扶在桌子上往我靠近。

接著……有股非常柔軟的觸感從我的嘴唇上傳來,思緒也全部停在了這一瞬間。

我想可能實際上是非常短的時間,我卻覺得像永恆一般持久。





別人常說初吻是檸檬的味道,我的初吻卻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這是我當下唯一在思考的事情。

即使腦袋跟不上發生的事情,身體卻很明白義勇在吻著我。

甚至還來不及害羞,就已經先把所有感官都集中到了嘴唇之上。

接著義勇像是鑄了什麼大錯一般趕緊把身體收回去,臉上展現的表情比突然失去初吻的我還要驚恐。

他緊緊握住我的手看起來後悔至極,表情也有些痛苦。


「抱歉!」


我下意識地伸出了手指摸了摸自己剛剛被吻過的地方,沒有產生太多的厭惡感。 倒不如說我好像已經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內心起伏不大地想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譬如我剛剛是否有呼氣到義勇臉上……或是今天擦的唇蜜味道怎麼樣之類的……


「沒關係……」


還沒有徹底回神的我,只能平淡地說出這樣的回答。

然而故坐鎮靜地再吃了一口冰淇淋,嘴裡湧上的香草味卻讓我憶起了剛剛的一吻,遲來的羞怯感才在這時全部向我襲來。


我跟義勇……接吻了。


低著頭思考著這件事情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我終於再也沒辦法正眼看義勇的臉。

沒有討厭的感覺,真要說應該是喜歡的。

但我還沒有進展到這一步的心理準備,好多東西都跟不上剛剛發生的一切。

也開始不由得擅自亂想,接吻之後的下一步……


在那之後我們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杯子裡面所剩不多的冰淇淋我們都沒有再吃一口,就這樣放任著它慢慢融化。

我低下頭思索義勇是用怎樣的心情吻我,眼角餘光也偷瞄到義勇那像是犯了錯的自責表情,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也只能提醒義勇,我們差不多到該回家的時間了。

他悵然若失地點點頭,回程往車站的路上卻顯得消極許多,也怯懦地不敢牽起我的手。


就這樣維持有點糟糕的氛圍上了電車,下午離峰時段有些寬廣的電車顯得更加寂寥。

並排坐在寬敞的橫椅上,一股莫名的恐懼從心裡逐漸蔓延出來,我開始想起中學時那個患得患失不敢跟義勇有太多接觸的自己。

總覺得要是這樣繼續下去,說不定我跟義勇又會突然間回到那個狀態。

如果那時候我老實一點的話……要是又變成那個樣子……我不要……


我緊張地摟住義勇的手,也無暇去顧及車上少數婆婆媽媽在打量我們的眼神,我只想盡量把義勇留在身邊。

我盡到極限地將身體往義勇身上靠以增加接觸的面積,去感受義勇身上的溫暖。

雖然一樣沒有勇氣說出什麼更多的話語,但從義勇回應我的力道來看,我想他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


明白我正在試圖傳達……我沒有改變,一樣很喜歡他。


維持這樣的狀態下了電車,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們終於能重拾出門時的喜悅,重新牽著彼此的手。

看著他恢復靦腆害羞的表情,我心中的大石也終於放下,再也不用害怕因為一些小彆扭而使得關係停滯不前。


「忍……小心。」


也或許是太注意著義勇的表情,在離家沒多遠的寧靜巷弄裡忽略了行走的車輛,在有些驚險的時刻義勇稍稍將我拉到了路邊。

沒錯……他從小開始就有這樣隨時保護著我的習慣,我也曾把它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現在已是義勇女友的自己靠在他寬闊的胸襟裡,就另當別論了。


即使車子已經遠遠駛離,我仍然沒有想要離開義勇的想法。

我抬起頭看著他有些困惑卻成熟的神情,當下突然明白了義勇為什麼親了我。

因為那是積年累月的情愫,只不過剛好在那一瞬間爆發開來而已。


我扶著義勇的肩膀踮起腳尖,深深地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