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櫻草報春】醉蝶萌芳※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說今天想臨時改行程……但妳還沒告訴我,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實彌先生跟我並肩坐在咖啡廳的落地窗內望著對街的電影院,他有些疑惑地玩弄我那藏起一頭長髮的帽子,似乎在偷偷表達著不滿。

不過他會有這樣的困擾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坐上車之後才要求他載我到市區的這間咖啡廳,至今也沒有很清楚地告訴他原因。


「今天是小忍跟義勇第一次約會,我想要看看情況。」

「嗄?」

「作、作為姊姊,我還是想守護自己妹妹呀!」


自己也知道這樣的理由無法替跟蹤妹妹這件事站穩住腳,但看著昨天期待到緊張不已的忍,總是會有些好奇她能不能一切順利。

忍在運動會那天晚上,興奮又害羞地告訴我義勇跟她告白了,滿臉羞紅地描述過程又埋頭在沙發的抱枕裡,完全看得出來她到底有多開心。

跟蔦子成為小學同學是兩家人關係變好的契機,當時還讀幼稚園的忍跟義勇感情也因此變得很好,雖然國中時期變得稍微生疏了一點,最後還是順利走到交往這一步。

如今雙方家長都經常因公外出之下,我跟蔦子也盡自己所能去扮演好照顧者的職責,關注忍並適時給予她支持也是身為姊姊的責任之一。


「我懂妳的意思了,真心話呢?」

「我只是想小忍約會時可愛的樣子!」

「唉……」


雖然對不容易有兩天連休的實彌先生來說有點不好意思,回想昨天忍緊張地挑選衣服的景象,我實在不想放過這個珍貴的一刻。


『姊姊…妳覺得這套合適嗎?』

『合適呀!小忍這樣穿很可愛呢!』


看著忍試著一件又一件不失可愛又強調身體曲線的衣服,崛起的戀心給忍帶來的影響不容小覷。

為了支持妹妹的戀情,當忍說出想要跟我借用衣服的時候,我義不容辭地將衣櫃打開來讓她挑選。

雖然身高還有很多成長空間,但身材已經足以撐起成熟女孩的感覺了。


當然我也出於自己的私心,推薦了許多我覺得很適合她的搭配,但忍依舊無法狠狠地下定決心。

不過看著忍驚慌失措的樣子,也會讓我想起當年的苦惱,覺得初次約會穿什麼都不對的記憶。

而幾周前跟義勇還是青梅竹馬的忍,突然晉升成情侶的關係會不知所措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我能做到最大的幫助,就是讓義勇看到最可愛的忍,讓他再一次被我們家的二女兒給迷倒。


『欸?這件紗裙的顏色好可愛……』

『啊…等等!小忍!那不是……』


不過還是出了一些小意外,忍在櫃子深處翻找到我跟實彌先生獨處時才會用上,那些有點「特別」的衣物。

我再怎麼急忙把衣服擋起來並遮住她們的視線,再怎麼純情的忍也很快明白這是甚麼時候才能派上用場的戰衣。

同樣也來不及阻止將衣服攤開在自己身上比對的忍,對著鏡子展現身前那件充滿可愛蕾絲,胸部下方還繫著絲質緞帶的薄紗。


『香奈乎!妳什麼都沒看見!』


對純情的忍來說殺傷力有點,只見她滿臉通紅地急忙把衣服交還給我。

我也趕緊對一旁看著我們試衣的香奈乎打馬虎眼,希望能把這些對她來說還太早的東西全忘記。

雖然我相信她們兩人總有一天會明白這些衣服的效果有多好,但現在還是先略過這一部分吧。

這對她們來說,還是太早了一點。


一直到睡前,忍依舊沒有確定要穿怎樣的服裝出門。

她跟義勇約碰面的時間比我出門更晚一些,也因此到現在我仍然無緣見到盛裝打扮的忍。

想著那身影不斷與過去的自己重疊的忍,我也忍不住向實彌先生望去並暗自勾起了嘴角。


「幹嘛?」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我們高中交往的事情。」


停下用吸管玩弄冰塊的手,實彌先生似乎對我的笑容感到不太自在。

雖然我們都已經是年過二十的成年人了,但相較還在讀大學的我,明明跟我同年卻已經在警界待了兩年的實彌先生,總是比我更有成熟的氣息。

我從小就經常被說很穩重成熟,但就讀相同高中而相識的實彌先生,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符合這個形象的人。

雖然說話有些粗暴,也經常耐不住性子伸張正義而動手動腳,但永遠都在照顧後輩跟自己的家人,我還在猶豫應該讀哪所大學的時候,他就篤定自己畢業後要馬上進入職場降低家裡的經濟負擔。

這樣既欣賞又崇敬的心態,就算跟他交往之後我仍然沒有太大的改變。


「也不是什麼值得回憶的事吧。」

「實彌先生是這樣覺得的嗎?」

「不……唉,當我講錯話了,實在是說不過妳。」

「那是因為……實彌先生對我太溫柔了。」

「唔……」


在眾人面前被誇獎都會否認又裝出兇巴巴的模樣,但只要私底下一被稱讚就會馬上露出明顯到不行的害羞神情並乖乖地接受,這樣的實彌先生我一直覺得很可愛。

只是如此簡單的反應,我覺得我可以欣賞一整天都不會膩。

就這樣被我的視線戲弄了一陣子,實彌先生像是注意到什麼伸出手指趕緊要我轉移視線。


「喂……那應該是那兩個小鬼頭吧?」

「啊,真的耶……」


遠處牽著手向電影院邁進的兩人,羞澀又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說話。

雖然打扮與以往的印象不同,但那兩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馬上就能辨別出身分。

義勇很靦腆地跟忍有說有笑,忍也看起來相當陶醉在其中,這氣氛可以說是好到不能再好了。


義勇沒有穿上他平常那些慵懶又寬鬆的圓領衫,整齊的襯衫再套上一件薄外套整個產生煥然一新的洗鍊感。

雖然昨天晚上有聽蔦子跟我說會特別叮嚀義勇,但沒想到換一套衣服對他的影響有這麼大。

就算是外表本來就不差的男生,好好打扮之後還是會有差別的。


然而忍倒是沒有穿上任何一套精挑細選完的穿搭,而是她前陣子買了之後卻從未穿出門的純棉連身裙。

那是件深藍底色帶有可愛領結的短袖洋裝,後面還有一個會隨著步伐起舞的大緞帶蝴蝶結。

平常都束起來的頭髮也放了下來並精心打理,與平常不同的樣貌並配上特別化過的淡妝,配上她往常配戴的蝴蝶髮飾,我認為義勇看見的第一個瞬間就完全被擊沉了吧。

我們家的女孩子,果然都是最可愛的!


「義勇跟小忍,兩個人都很可愛呢。」

「嗯。」


事先稍微跟忍調查了行程知道她跟義勇大概會什麼時候到電影院,今天早上便拜託實彌先生陪我埋伏。

看見他們到了售票口前先害羞地分開牽住的手,換到先訂好的電影票後忍還主動地挽住義勇的手跟他一起合照,我想很快就能在社群上面看見他們的自拍照了吧?

自從忍跟義勇交往之後,她絲毫沒有在同學面前掩飾這個事實,忍似乎從很久以前就對纏在身邊一直想要向她告白的人感到厭煩,跟義勇交往的事實也正好能一口氣迴避掉所有的追求者。

然而透過這一幕得到的身心滿足,比我事前的想像更為豐盈。


「這樣就差不多了吧?我們……」

「我們也進去吧!我買好最後一排的票了!」

「啊!?等、等等……妳在說什麼?」

「實彌先生之前不是說想看這部嗎?這樣就是一石二鳥的妙計對吧!」

「……唉,妳說了算。」


實彌先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站起身,我也牽起他的手在不被發現的前提下跟進到影廳裡面。

這是部劇情緊湊的動作驚悚片,片長其實不太短,趁著一些小空檔我偷偷觀察了一下,忍跟義勇似乎都很認真在欣賞電影上,並沒有做出太多很親密的舉動。

反而是實彌先生,一進到電影院之後就緊抓著我的手不放,一直到散場時才緩緩放開。

平常不太主動做出親密舉動的他,就算是遲鈍如我也能察覺到他的心情有些浮動。

雖然知道自己的行為有點冷落他,但今天的日子比較特別……我還是不想錯過看著自己妹妹沉浸在幸福裡的神情。


在電影結束之後,我也看見了忍在午後艷陽下拿出手帕替義勇擦汗、讓義勇幫自己挑選衣服的忍,還有一起吃同一個冰淇淋的兩人。

看著看著,我便不自覺轉頭望向陪我一起吃可麗餅的實彌先生。


「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嗎?」

「……我沒印象了。」

「不過我還記得,實彌先生吃到萩餅可麗餅時的表情真的好……」

「別說了。」

「唔……你那時候笑得真的很可愛嘛!」

「很羞人的……別說了。」


實彌先生捏了一下我的鼻頭阻止我繼續說下去,但看得出來他的臉頰已經害羞地發紅了。

跟家境優渥的我相比,實彌先生很早就開始半工半讀來維持家計,但就算是這樣累人的生活作息,他仍然在高中畢業後好好地考取到了警察官。

如此成熟的他卻經常表現驚人的喜怒哀樂,學生時期一看見不公平的事情就跟人打架,身上也因此留下了不少傷疤。

他把成熟與幼稚展現得愈徹底,就讓人愈想要照顧他……或者是說接近他。


高中才認識卻很快地吸引彼此,家世跟性格都截然不同的我們就這樣從高二交往到了現在。

而我就算到了現在,仍然忘不了他第一次吃到「萩餅可麗餅」這種神奇食物的瞬間,那像孩童般天真的笑容。


「怎麼了?妳不多注意他們的話,就要跟丟了。」

「……沒關係,因為他們也差不多要回家準備晚餐了。」

「……是嗎?」


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背影,我也差不多感到滿足了。

與其說是好奇,一部分也是想瞭解他們更多一點,或許就能在忍感到迷惘的時候給予更適合的意見。

但看起來,除了很可愛跟感情很好之外沒有更多讓我需要在意的地方了。


「那麼,上車吧。」


實彌先生跟我目送完準備回家的他們後,俐落地從口袋中取出他跟父親借來的車鑰匙。

這次是他難得的假日連休,我也特別向忍還有香奈乎請了假,晚上在實彌先生的家打擾。

今天的行程本來是一起約會完之後,便到實彌先生的家吃晚飯後在他那邊過夜。

然而看天色,似乎也差不多要到這個時間點了,我便跟著實彌先生的腳步上了副駕駛座。


「等等要回實彌先生的家對吧?」

「不,計畫有變。」


上了車行駛了一段時間,我隨口問了一下晚上的行程,卻得到了有些意外的答案。

在一個我不熟悉的地方停下車子並熄火後,實彌先生取出了手機撥打電話,在接通前並沒有再理會我。


「喂,玄彌嗎?」


對話的那頭,似乎是玄彌同學。


「晚上本來要跟香奈惠姊姊一起吃晚餐……我們今天不回去了,明天中午左右再一起吃飯吧。」

「咦?」

「啊……對,你們晚餐跟母親一起打理吧,抱歉了。」


窗外的景色是有些靜謐的街區,不過眼界所及之處有著零星的霓虹燈招牌。

雖然是不在原本計畫內的目的地,我卻不太感到訝異。

要說為什麼的話……今天我臨時修改行程,實彌先生對我做出一樣的事情也很合理。


「實彌先生……要在這裡過夜嗎?」

「嗯,作為我當兩個小鬼頭的褓姆的代價。」


我跟實彌下車之後,佇立在眼前的華廈並非陌生的地方。

畢竟這附近,我跟實彌先生來過好幾次了嘛。

雖然眼前這間有著斗大招牌的「HOTEL NICHIRIN」我沒有來過就是了。


「這家我們好像沒有來過耶。」

「嗯,聽同事說環境還不錯。」

「我們要到明天……中午嗎?」

「沒有意外的話。」


最後他選了一個有些普通,但足以讓我們好好共度一夜的房間。

在搭乘電梯的時候,看著他有些不開心又冷淡的表情,似乎在偷偷向我抱怨著自己被冷落。

看見如此率直的彆扭,我也才把今天做的額外準備告訴他。


「那個……實彌先生?」

「怎麼了?」

「其實我今天裡面……一直穿著實彌先生喜歡的那套,有點透透的那個。」

「……」

「你會……願意原諒我嗎?」


出了電梯之後,這是我第一次被用公主抱的方式被抱進飯店的房間裡。

畢竟我們有段時間沒約會了,我本來就做好去了實彌先生家,晚上要好好壓低音量不被他弟弟妹妹的準備了,但改到旅館反而讓我更加期待準備要發生的一切。


「實、實彌先生,快要走光了……」

「那又怎樣,這裡又沒人。」


但這個姿勢果然還是有些困擾,我急忙遮住飄盪的裙襬,有點害怕自己那有些色情的內衣被實彌先生以外的人看見。

實彌先生露出充滿勝利的氣息,我也知道他明白我早就在期待著,仗著我不會反抗在享受著扳回一城的快感。


至於進房間之後的詳細經過……就是暫時還不能讓義勇跟忍明白的事情了。

***


隔天下午回到家之後,忍看見我的疲態馬上發出訝異的驚叫。

我也有點後悔,並對自己的自不量力感到悲哀……不應該隨便挑逗實彌先生的。

平常跟實彌先生過夜完都是容光煥發的我,此時卻憔悴到像隻落魄的野貓。


「姊、姊姊!妳怎麼看起來這麼憔悴!?」

「哈哈哈……陪實彌先生熬夜看電影,看太多了一點……」

「看…看電影?你們是看了多少啊?」

「我記不清楚了……但應該至少看了五部吧……哈哈哈……」


我疲憊地脫下外衣跟鞋子,搖搖欲墜地緩步前往自己的房間。

痠痛的感覺佈滿全身,卻又有另一股飄飄然的幸福感。

看到有點想要攙扶我的忍,我不經意地詢問她昨天約會的狀況。


「小忍昨天,跟義勇約會得怎麼樣啊?」

「沒、沒什麼啦!姊姊妳快去休息吧。」

「是嗎……我還以為你們會有什麼進展呢……」

「不會有什麼進展啦……今天晚餐一樣我來做吧,妳快去休息。」

「謝謝妳了……小忍。」


忍在我隨口一問下產生的表情,比我第一次跟實彌先生約會後還要更幸福、更羞赧。

但就算是這樣幸福的忍,也無法阻止我躺在床上讓痠麻到無法挺直的腰臀好好復原。

請原諒我這樣的姊姊……等我起床之後一定會好好關心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