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 Preview

這邊放置的是已公開的篇章,部份未公開的篇章及插圖僅收錄在實體本/電子書
有興趣可於
works購買商品。標題後打上※都是R15/R18內容
作者:Tecchan  繪者:キャロット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連繫  robosquat.artwork✤gmail.com

【狛戀】融雪之戀※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晨曦微光映入昏暗的臥房,這個時間點所響起的沉穩腳步聲,總能把我喚醒。

如果我過去的人生是沉積十數年的深雪,那他的面容就是融雪的新春朝陽;他的聲音就是讓大地新綠的微風。


「戀雪,早安」


宏亮渾厚的嗓音在門外呼喚著,沒有等待我的回應他便逕自拉開了障子。

陽光流瀉進來的同時,他溫柔的笑容也自然而然地映入我的眼簾。


「妳已經醒了嗎?需要扶妳起來嗎?」


面對早已從睡夢中甦醒的我,他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但他並沒有急忙過來攙扶我,而是在門邊等待我給予回應。


「沒關係的,狛治先生。」


我在床鋪中撐起自己的身體,如此簡單的動作卻是我三年前難以想像的。

當初連喝水、如廁都辦不到的自己,如今卻能夠替自己打理一切就像是奇蹟。


「嗯,別太勉強自己。」

「謝謝你,但我沒問題。」


而這一切的轉變都是狛治來到我身邊才開始的,這好像是……隨著狛治到來而產生的奇蹟。


「…那……那麼,我拿水給妳服藥吧。」

「嗯……」


最近兩人獨處時偶爾會有尷尬的感覺,從看見狛治的臉開始,就能感受到自己額頭產生的脹熱感。

前陣子父親代我向狛治提出婚事起,我就不太好意思直視狛治的目光。


並不是覺得害羞……

而是看著他就會覺得自己很幸福,幸福到自己的魂魄都不像是自己的。

這種難以掌控的感覺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彷彿整個身體都要被它充滿而被撐破一般。


我搖搖頭把這令人沉醉的幸福感晃去,趕緊在狛治回來前更衣完畢。

但偷偷在內心描繪著未來藍圖,讓我的動作比平常更為緩慢。


「戀……啊!」

「啊……呀……」


不小心忘記了時間,被狛治目擊了裸露的肌膚……

明明以前都是他幫我更衣的,但意識到狛治是自己心儀的對象後,就覺得這是一件有點羞恥的事情了。


「對……對不起!」


狛治趕緊轉過身去,手上仍拿著替我取來的生藥跟水。

我急忙地將衣服更換完畢,希望狛治不要注意到我發紅的身體。


「沒關係,請等我一下……快要好了。」

「喔…嗯……」


這樣平凡無奇的日常,卻是福至心靈的每一刻。


不僅僅是現在,明年、後年……未來的每一年我都想跟狛治一起度過。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狛治的,我無法準確地說是哪一天。


儘管情愫的起源我無法鉅細靡遺地描繪,但這份洶湧的感情我會帶到生命的盡頭,直到我再也沒有力氣握住狛治的手為止。


「今天晚上,要去看煙火呢。」


服完藥後我吐露出今天最令人期待的事情,總是錯過這種機會的我,終於要迎來這小小的改變。

第一次目睹煙火的美景,就是與自己喜歡許久的人一起觀賞。

心弦亂糟糟地纏繞在一起,彷彿在這一刻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嗯,一起去吧。」


不對,不是彷彿。

我相信……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


煙火猶如人間美景,但最後我腦海中只容得下狛治的話語。


『我會變得比任何人都強,用一生來守護妳。』


踏著回程的步伐,狛治粗壯的大手牽著我,深情的聲音也不斷迴盪在耳邊。


從今以後,我將與狛治結為夫妻。

能夠找到一個喜歡的人並且跟他永結姻緣什麼的,過去完全無法想像。

但這樣的畫面卻隨著狛治每一句深入心靈的告白,逐漸清晰了起來。


「狛治先生…謝謝你。」

「謝謝你出現在我的身邊。」


我不確定我此時擺出如何的面容,但狛治露出幸福而燦爛的笑容面對著我,想必我此時也是擺出這樣的表情吧?


「我才要謝謝妳,讓我有了新的人生。」


話語剛落,他的手心也稍微加重了力道,就像是極力將我留在他的身邊並深怕自己無法守護我一樣……


他的包容與溫柔就像是陡峭的砂丘,只要失去一小部分就會整個崩解。

在強健堅毅的外表下,包裹著的其實是一個脆弱又害怕寂寞的心靈。


「嗯……在狛治先生的人生裡,我會永遠相隨左右的。」


用盡為數不多的力氣,我回應了狛治的緊握。


感受到我傳達過去的訊息,並且感受到我確確實實存在的證明後,狛治才終於放鬆了自己緊繃的手掌。


「狛治先生……」「我有個任性的請求,能請狛治先生聽聽嗎?」


直視著狛治的雙瞳,我鼓起勇氣說出內心渴求許久的願望。


「作…作為狛治先生的妻子…」

「今晚我能與狛治先生…同床共枕嗎?」


然而,狛治好不容易放鬆的身體不只僵硬地無法自制,連汗水都毫無保留地洶湧而出。

明明是比我年長又穩重的狛治,此時卻徹徹底底看起來像是個比我還小的弟弟。


他回過神後,勉強擠出幾個稍微能辨識的字句。

「如……如果妳不介意是我的話…」

好不容易讓自己鼓起勇氣提出請求,狛治羞怯的反應讓我強忍住的羞愧感全部湧出。

此時的我也無法好好回應他了,只能繼續踏著步伐無聲地點點頭。


就這樣難以找出適合的話語,無言地緩緩步回道場,迎來我們作為夫妻最重要的一步。


***


晨曦微光映入昏暗的臥房,這一次喚醒我的是輕柔的撫摸。

令人安心的粗壯大手撫過我的臉頰,暖意也隨著手心傳達到我的胸口。


「戀雪,早安。」

「早安…狛治先生。」


經過一夜的纏綿,一絲不掛的我們包裹在被窩裡。


昨天狛治給予我的暖意,到現在還殘留在體內無法散去。

我伸手撫摸著自己的下腹部,再次確認了昨天的一切並不是夢境。


起身更衣時狛治那毫無瑕疵的胴體,又讓我憶起了昨日他緊緊擁抱我的過程,還有沉浸其中的自己……

想到日後常常會與狛治行夫妻之儀的機會,雖然種種都讓人羞愧想找洞鑽進去,卻又不經期待了起來。


「戀雪,我今天想去父親的墓前一趟。」

「我想告訴他,我要辦婚禮了…」


這或許是我第一次聽見狛治如此正經地提到他的父親。

我想,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改變著狛治吧?


雖然只是我小小的自滿,但我覺得自己也對於狛治的改變貢獻了一些。

看著他的轉變,我沒有任何猶疑便答應了他,希望他父親的在天之靈能夠守護著我們…也守護狛治…


狛治在日落前就會回來,對我來說只是短短的分離。

現在即使沒有他的幫助,我也能處理一些簡單的家務事了,打水做飯什麼的已經難不倒我。

身為狛治將來的伴侶不能總是勞煩他,我也得盡一分心力去扶持狛治才行。


然而,這一切就在我與父親用早膳時天崩地裂。


一股熱辣的噁心感從我的胃部翻滾而出……

在我來得及反應前,一大團腥紅的鐵鏽味伴隨著腥臭無法止歇地從嘴裡嘔出


原本以為是自己的疾病爆發前所未見的症狀,

但看著眼前的父親陷入跟我一樣的困境,

我的腦袋開始思索著各種可能性。


啊啊……

在狛治先生離開後,有一群似生似熟的面孔在家旁徘徊。

仔細一想……那些人似乎就是過去找過我們碴的人。


不斷嘔出的血液提醒著我,或許自己的一生就要這樣消逝了。

但比起逝去生命的痛苦,我更怕留下害怕寂寞的狛治一人。


像他這樣溫柔的人要是沒有我與父親陪伴在他身邊,肯定會前往我難以想像的地方的。


對不起…狛治。


沒能陪伴在你的身邊。

沒能遵守與你的約定。


所以,你也不用遵守我們的約定也沒關係,不用變得更強也沒關係的。

雖然沒能夠繼續陪伴在你身邊相當惋惜,但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已經足夠了。


拖著自己漸漸僵直無法自由行動的身體,想至少撐到狛治回來為止對他說一句『歡迎回來,親愛的』。

但似乎是沒辦法了……


啊啊……雖然連最後的道別都辦不到……


但自從狛治你出現在我的人生中,我短短的十六年生涯,

就不是一個悲慘、滑稽、無聊的故事了。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連極冬之雪都能融化……

最純粹的、最生動的一段戀曲。






標記:

60 次瀏覽0 則留言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義忍】願念

「這裡就是……冨岡先生的老家嗎?」 看著老朽的屋瓦,可以感受到許久沒有人居住了。 久久未經保養的梁柱,也漸漸出現了蛀蝕的痕跡…… 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管,遲早有一天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垮掉吧。 「嗯。」 冨岡先生難得穿著隊服以外的衣服,看著他羽織底下的褶裙樣貌讓我感到有些新鮮。 只是他並沒有因為難得的休假,就變得比較善於溝通,用詞還是一樣精簡。 自從八重的事情之後,我們又一次在工作場合巧遇。 不過這

【義忍】蟬鳴※

※成人向、有性描寫※ ※未滿18歲或未成年請勿觀看※ . . 「哈啊……唔……咕!」 久違的幽會,只有我們獨處的房間裡又一次傳出歡愉的喘息。 要不是戶外有唧唧不斷的蟬鳴,在這風和日麗的午後早就被不小心經過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了吧? 「胡、胡蝶……等等……唔!」 沒錯,只有我們的房間裡,響著讓我無法按捺情慾的喘息。 只是往常止不住淚吟的人是我,如今卻是冨岡先生用他誘人的嗓音在微微求饒。 「嗚……不行…

【義忍】引蝶

「這些應該夠了……」 為了籌措鬼殺隊日常的消耗品,我帶著竹簍在藤襲山外圍採收紫藤花。 此處一年四季皆盛開的奇特現象,對於有大量需求的我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資產。 平常都是拜託隱來幫忙這些工作,這次卻心血來潮想自行前往…… 或許有一部分是想暫時放下就任柱之後突然變得繁重的責任,藉此讓浮動的情緒冷靜下來。 把玩著手中精緻無瑕的紫藤花朵,一個我已下定決心卻不知該從何開始的計畫,一直繚繞在我的腦海裡。